眾人又向前行走了一段,而這時候,眾人所處的位置,卻讓丘若零、陰陽叟二人的臉色變得有些難看了——這也不知道是無情尊者真的就有這種預感、還是碰巧了!這一次行走到的位置,卻正好就是何林華同丘若零、陰陽叟二人碰面的地方!在這種地方真的施展起了那種追蹤的水鏡之術。那這裡先前的一幕,可就真正地完全顯現出來了。到時候,何林華同丘若零、陰陽叟二人擦肩而過,就算是傻子估計都知道,他們兩個同何林華之間有著一些貓膩兒了!無奈之下,丘若零、陰陽叟二人對視一眼,輕微地點了點頭,已經準備好逃亡離開……

Home - 未分類 - 眾人又向前行走了一段,而這時候,眾人所處的位置,卻讓丘若零、陰陽叟二人的臉色變得有些難看了——這也不知道是無情尊者真的就有這種預感、還是碰巧了!這一次行走到的位置,卻正好就是何林華同丘若零、陰陽叟二人碰面的地方!在這種地方真的施展起了那種追蹤的水鏡之術。那這裡先前的一幕,可就真正地完全顯現出來了。到時候,何林華同丘若零、陰陽叟二人擦肩而過,就算是傻子估計都知道,他們兩個同何林華之間有著一些貓膩兒了!無奈之下,丘若零、陰陽叟二人對視一眼,輕微地點了點頭,已經準備好逃亡離開……

一切如同先前一樣,無情尊者下令讓那位修士施展手段,重現這裡先前發生的事情。水鏡之中清晰地重演著先前的情況,而何林華和丘若零、陰陽叟二人擦肩而過的情況,也被眾人看在了眼裡。不過,就在看到這一情況的時候,眾人的神識都稍微有了那麼一絲停頓,有些反應不過來。而就在這時候,丘若零和陰陽叟二人已經抓住了機會,神念一動之下,直接從這眾人的包圍圈之內向外突圍起來!那些和丘若零、陰陽叟二人實力差不多的修士自然還在震驚之中,搞不明白丘若零和陰陽叟二人為什麼會直接無視掉何林華的存在,而這時候,兩位尊者卻已經一同暴起,直接開啟了道紋力量,臉色猙獰地向著丘若零和陰陽叟二人抓了過去,看他們這架勢,顯然就是奔著要殺掉丘若零和陰陽叟去的……

「就知道你們這兩個小雜魚有鬼!原本只以為你們這兩個小雜魚抓了何林華,把何林華給藏起來了!沒想到,你們兩個居然如同虎鶴二叟一樣,都已經歸屬於何林華那雜魚!」無情尊者和李尋道尊者二人咆哮的聲音,讓周圍的修士們都陷入了明顯地獃滯之中——明顯,這句話裡面的信息量實在是有點兒太大了!丘若零和陰陽叟二人,那可是同他們同級別的強者啊!哪怕是無情尊者和李尋道尊者當初以性命要挾,他們兩個都根本沒有屈從,怎麼現在就這麼輕輕鬆鬆地就給屈從掉了?而聽無情尊者和李尋道尊者的意思,似乎早就已經猜出了這一點……

無情尊者和李尋道尊者雙手之中凝聚出了道紋力量,向著丘若零、陰陽叟二人席捲過去。而丘若零、陰陽叟二人在看到這一幕之後,卻是絲毫不示弱,直接將道紋力量給提升到了極致,迎頭就同無情尊者、李尋道尊者對撞了過去——在試煉之地裡面,一般的攻擊、防禦手段。那都已經起不到什麼效果,只有完全提純的道紋力量才能起到效果!而若是說起道紋力量來,丘若零和陰陽叟二人,又怎麼可能同無情尊者、李尋道尊者二人相比?尤其是無情尊者,這傢伙更是開啟了七層道紋力量啊!七層道紋力量比起四層道紋力量,那強大的可真的不是一點半點的!

兩股道紋力量相互撞擊,丘若零、陰陽叟二人都覺得神識一顫。而附著在他們體內的道紋力量,更如同是被鐵鎚砸中的豆腐似的,瞬間就碎裂開來。恢復成了最為初始的黯淡道紋模樣,二人也都覺得喉頭一甜,一口鮮血噴射而出!不過。丘若零和陰陽叟二人體內受了傷,但是這一切,卻都是在他們兩個的預料之中的!就在他們兩個吐血的同時,卻也順著無情尊者和李尋道尊者二人轟擊的力量,身形猶如閃電似的,向著後方疾飛出去。之後,二人就在眾人的速向前逃亡!

不過,二人這時候雖然逃亡,但是速度卻實在是算不上快的。無情尊者和李尋道尊者二人首先反應過來,身形快速地從虛空之中劃過。再度出手卻已經是束縛類的道紋術法,為的就是擒下他們兩個,而不是殺掉他們兩個。而周圍的那諸多修士,在看到這一幕之後,一個個也都反應過來。口中高叫著「追」,也向前追去!

前方,正在逃亡之中的丘若零、陰陽叟二人又怎麼可能會束手就擒?他們兩個現在要是真的被擒拿住了,再給帶出試煉之地,那迎接他們兩個的,必然會只有死亡一途!若是先前他們兩個的身份沒有暴露的話。那或許還有著一爭的機會!但是現在,他們兩個的身份很明顯已經暴露了,兩位尊者又怎麼可能會放過他們?

於是乎,在看到兩位尊者的攻擊再度臨近之後,二人已經一咬牙,又勉強抵擋了一下,卻是來不及飛出太遠,身形一動之下,找了臨近的一處試煉之門,就這麼給鑽了進去!無情尊者和李尋道尊者二人這時候使用的完全就是道紋力量,並不太敢浪費,是以擒拿的力度雖然看上去厲害,卻並不是很強。二人都不用心,這接下來的事情自然就可以理解了。丘若零和陰陽叟二人就在他們兩個的目光之中,進入了那一道試煉之門……

「該死!」無情尊者輕哼一聲,一掌揮出,狠狠地擊打在了丘若零和陰陽叟二人進入的那一道試煉之門之上。不過,無情尊者的力量,對這種試煉之門似乎並沒有任何作用似的。那一道試煉之門僅僅只是來回晃動了兩下,便又一切恢復如初。李尋道尊者這時候也是冷著臉說道:「好了,現在且先別說這些了。丘若零和陰陽叟二人已經進入了試煉之門,那現在就算是進入這試煉之門,也沒有任何作用!現在的當務之急,還是要找到何林華的蹤跡才是!至於他們兩個……」李尋道尊者說話的時候,眉目之間已經閃爍著陰冷的殺意:「……交給其他人負責就是!讓人就在這一道試煉之門這裡守著,等著他們兩個出來!我還真不相信了,他們這兩個小雜魚,能在這一道試煉之門力量躲上一輩子不成!」

「哼!先找到何林華再說!」無情尊者在略微一猶豫之後,心中便已經有了決斷。

無情尊者和李尋道尊者二人決口不提二人先前各自隱藏力量,導致陰陽叟和丘若零二人成功逃亡的事情,轉而將話題轉移到了何林華的身上。確實,現在對他們兩個來說,真正重要的事情,就是能夠找到何林華而已。只要能夠找到何林華,從何林華的手裡面奪到空間,那其他的一切,都是浮雲! 豪門小夫人 他們兩個先前想要留下陰陽叟和丘若零二人,說白了,其實也就是想要盤問何林華的消息罷了!現在這兩個人不容易抓到了,但是就情況而言,似乎也算不上多大事情——何林華的痕迹現在很清晰,再加上陰陽叟和丘若零二人先前說的謊話,那隻要確定他們之間的貓膩兒,還有陰陽叟、丘若零二人先前所在的位置,再讓那位能夠施展水鏡之術的修士施展一遍水鏡之術,何林華的蹤跡。自然就變得一清二楚!

此時,身後的那大量修士也都已經趕到。不過,這些人到來之後,看到陰陽叟和丘若零二人都逃掉了,一個個都不敢開口說話——他娘的!那兩個正主兒已經逃掉了,誰知道這時候開口,會不會被兩位尊者視為挑釁。然後順手就給上兩下子的?這種事情,在以往的時候雖然不多,但也不是沒有見過啊!嗯……不說其他人。就是他們自己,似乎也有著這種愛好的。

無情尊者和李尋道尊者也懶得同身後這些人廢話,直接將目光掃視一眼。然後冷聲問道:「在場這些人裡面,誰是陰陽叟、丘若零二人的手下?都站出來!」

無情尊者和李尋道尊者這盤問的話一出口,周圍的修士們就如同是觸電似的,立刻遠離了身旁那些隸屬於陰陽叟和丘若零二人的修士。相互之間的距離,可是真的不小,可謂是涇渭分明啊!至於那些陰陽叟和丘若零的手下們,有的還強自支撐著,一副「我不怕」的架勢,有的顫顫抖抖,還有的想要轉身逃走——不過。周圍的眾多修士又怎麼可能會給他們這個機會?周圍的所有逃亡線路,早就已經被他們給堆滿了。現在想要從這種程度的包圍前之下逃走,這難度,那可真的不是一般的大的!

無情尊者直接盯著眼前的這些修士,冷聲問道:「陰陽叟和丘若零二人先前在什麼地方。立刻說出來!」

現在在場的這些修士,裡面根本沒有陰陽叟和丘若零二人的死忠。陰陽叟和丘若零二人的死忠,早就已經被二人給安排到了何林華所處的那一片試煉之門附近。像是周圍的這些人,充其量都只是暫時依靠在陰陽叟和丘若零手下的修士罷了。而這些人,自然也不可能為陰陽叟和丘若零二人的所在位置保密。幾秒鐘之後,立刻有人開口說道:「陰陽叟和丘若零二人……他們先前就在前方的一片試煉之門那裡!我聽人說。先前那裡似乎發現了一片試煉之門,都是沒人進去過的。然後,陰陽叟和丘若零二人知道之後,就佔據了那一片區域,說是讓他們兩個來負責……至於其他的,我們就都不知道了……」

無情尊者和李尋道尊者二人一聽這情況,又怎麼可能不知道這其中的意思?他們二人對視一眼后,齊聲冷哼,然後直接向著前方飛行。身後的那些修士見兩位尊者出動了,自個兒自然也不可能無動於衷,又都跟了上去。很快,眾人便到了那一片滿是試煉之門之所在。這時候,臨近的一位修士小聲地嘀咕道:「現在在這裡的這些人,似乎都是陰陽叟和丘若零他們兩個的鐵杆手下。」這話一出,幾乎已經證實了先前那人說話的真實性了。

無情尊者和李尋道尊者依舊是鐵著臉,面目表情之上實在是看不出喜怒。那位擅長使用水鏡之術的修士又被叫了過去,繼續施展水鏡之術。於是乎,幾秒鐘之後,先前這裡發生的事情,又在水鏡之術上出現了。先是陰陽叟和丘若零二人,然後一眾手下一同向著試煉之門內衝去。緊接著,就是何林華快速地沖了過來,然後二話不說,直接鑽進了那唯一的一個空著的試煉之門……

若是說起來,先前陰陽叟和丘若零二人所做的這一切手段,真的是再還是不過了。這原本就是能夠矇混過去的最佳手段!若是沒有那位精通水鏡之術的修士,哪怕是通過其他手段查到這裡了,也根本沒法辨認——這裡都已經有人進去了嘛!可惜,現在因為這位莫名其妙出現的特殊種族,陰陽叟和丘若零二人想出來的好點子基本上報廢沒用了,而何林華所在的試煉之門,也杯具地顯露在了眾人的眼中……

在看到了何林華鑽入試煉之門的一幕之後不久,水鏡之術再度破碎,而周圍的諸多修士,表情卻是各異,各不相同。這些人裡面,有著幾位的實力,同陰陽叟、丘若零二人比較起來,也是絲毫不遜色的。他們這等人物,在知道了何林華的蹤跡之後,又怎麼可能會無動於衷?至於無情尊者和李尋道尊者二人,更是直接就在瞬間決定了,一定要進入試煉之門,找尋何林華的蹤跡!至於其他的一切,在他們二人的眼裡面,已經都成了浮雲!

周圍的氣氛,在這一刻,似乎有著一股說不出的靜謐。除了無情尊者和李尋道尊者二人,周圍的喘息之聲也是十分明顯,就好像這裡並不是一些修士密集著,而是集中著一大群的牛似的!能夠消除道紋隱患的寶物啊!在場的人,誰敢說不想要?(未完待續。。) 沉默持續了片刻,無情尊者才忽然開口,打斷了沉寂道:「李尋道尊者,不知你覺得,你我二人哪一個進入試煉之門,找尋那何林華才好?」

無情尊者的話音才剛剛落下,李尋道尊者立刻呵呵輕笑兩聲,笑道:「無情尊者,先前在怪物領的時候,是你攔截。而現在的試煉領,勉強算是我的半個地盤,不如就讓我進去冒險如何?——這位何林華道友,看上去似乎並不是太好對付的。能先後收服虎鶴二叟還有陰陽叟、丘若零等人,這何林華,可不見得是個什麼易於之輩啊……」李尋道尊者這話,聽上去似乎是將麻煩給攬在自己身上了,但是在場的人誰卻又能不知道,這現在雖然是攬事兒上身,但是一旦能夠找到何林華,那李尋道尊者,可就算得上是掌握了絕對的主動權了!一旦能夠找到何林華,那從今以後,李尋道尊者就能掌握何林華身上的秘寶,而周圍的眾多修士大半都要仰他的鼻息才能生存!至於無情尊者,在這種情況之下,說不定也要低上他一頭了……

無情尊者這時候則眯了眯眼睛,微笑著說道:「哦?李尋道尊者認為您出動更好?可是在下卻也很想去啊!當初在下畢竟同這位何林華交手過,對他的一些手段也算是有一些了解……嗯,如果要是我出手對付他的話,似乎要比李尋道尊者的把握更大一些……」無情尊者隨口說著自己的理由,而他們兩個的交鋒。也一直都只在他們兩個之間。至於說其他人?在他們眼裡面,他們這兩個至高者才算是有著一定的爭奪必要的。剩下的人,根本不應該參與進這裡的爭奪來!誰要是敢參與進來,那就是在找死!

無情尊者說罷之後,卻又同李尋道尊者對視起來。二人對視片刻之後,相互之間展顏一笑,隨後李尋道尊者說道:「罷了。這抓捕何林華。原本就是現在整個弱者墓地裡面最為重要的事情,其他的都容后再說,你看如何?我覺得。咱們兩個就算是約定了不進去,另外一個也不見得會同意吧?」

無情尊者立刻點了點頭,笑道:「不錯。李尋道尊者高見!既然如此,那咱們二人,這就一同進去吧……嗯,只可惜,要苦了何林華了。他的試煉任務,一下子就變得這麼困難了。」無情尊者又說了一句閑散的話,然後不再多說——他們兩個都是鬥了多年的老朋友了,彼此之間,這誰又不知道誰的?這所謂的約定,在他們兩個之間。還沒有一層紙厚呢!就算是說了不進去,估計那人一進去,另外一個也要跟著一起進去了!

二人之間有了約定之後,才又扭頭看向四周,兩雙眼睛之中包含著恐怖的殺意。向著周圍的那些修士身上掃蕩著!周圍的那些修士聽著這兩個人的討論,再想想先前水鏡之術裡面看到的畫面,如何還能不清楚?這是兩位尊者準備拋下陳見,一同進入那一道試煉之門啊!至於他們?現在在兩位尊者眼裡面,無疑是最礙眼的人了!這件事情,兩位尊者可不想再有他們這些小雜魚給摻和進來!一旦有著其他人進入那一道試煉之門。其中定然就會產生新的變數!試煉之門裡面每多上一位修士,就意味著試煉任務的難度會高上一層,要是這一道試煉之門裡面進入的人數太多的話,甚至於就連兩位尊者的實力,都有可能會死在試煉任務裡面!試問,這種情況,兩位尊者又怎麼可能會放心?

於是乎,在兩位尊者的殺意之中,周圍的那些修士們開始退縮起來。李尋道尊者這時候才又冷聲下令道:「諸位,其餘的話我也就不多說了。附近似乎有著不少試煉之門,諸位且挑選一個進去吧!」李尋道尊者並沒有想著直接將這些人趕開——把人趕開,就這種誘惑的情況之下,簡直就如同是根本毫無作為一樣!只有先把周圍這些人都給束縛到試煉任務裡面,那才算是真正的保險!那才能確定,周圍絕對不會有什麼不長眼的人跟著進去!

周圍的諸多修士一聽這話,臉上不由得有些發白——以他們的腦子,如何能不明白兩位尊者這麼做的意思?不過,先前從水鏡之術裡面看到的那一幕,周圍的這些試煉之門裡面,可是都已經有著修士先行進去了啊!而且,這些人可都是陰陽叟、丘若零二人的親信!別的不說,僅僅只是親信二字,就足以說明,這些人的實力根本弱不到哪裡去!當然,這些人的身上不一定有著沒有煉化的道紋。現在就算是進入試煉之門,頂多也就是不融合道紋的普通試煉,比起融合試煉來要低上一個等級……不過,就算是如此,這種試煉,裡面的危險程度也是極高的啊!一個不小心,就他們這種實力,折損在裡面可謂是再正常不過了!當然,這其實也不是最重要的。最為重要的是,他們都清楚,一旦他們進入了其他的試煉之門,那何林華身上的寶物,就徹底與他們無緣了——除非無情尊者和李尋道尊者二人聯手,都不是何林華的對手!這種可能,在他們看來,比現在無情尊者和李尋道尊者直接撲街死掉的概率都要小上那麼一點點兒的……

周圍諸多修士的猶豫,看在無情尊者和李尋道尊者的眼中,就是徹頭徹尾的不識趣兒了——他們這現在已經算是最為溫和的手段,並不想在同這些人爭鬥的時候浪費力量了。沒想到,這些人居然還要猶豫!頓時,無情尊者和李尋道尊者二人一同黑了臉,無情尊者更是冷哼一聲,問道:「怎麼?難道說,你們還不樂意嗎?這點兒小事兒,該不會還想讓我同李尋道尊者來幫你們吧?」無情尊者這話語裡面雖然說的客氣。但在場的諸位誰聽不出來,這話裡面隱藏的另外一種意思!他們要是繼續這樣僵持下去,無情尊者和李尋道尊者肯定不介意就此擒拿住他們,然後送出試煉之地整治啊!

於是乎,周圍的那些實力稍低的修士們,已經開始猶豫著,三三兩兩地向著旁側試煉之門走了過去——他們能夠參與到這次的追尋任務裡面來。整體實力還算是不錯的!現在進入這些試煉之門,只要注意一些,隱藏起來。等到進行試煉任務的人完成試煉或者死掉了,那他們也就好說了。不過,這些人裡面有的人已經認命了。但是其中實力稍強一些人,卻還是不太認命——憑什麼兩位尊者就能進去繼續尋找何林華,而他們就得在這最為關鍵的時刻停下來,進入那些生死未卜的試煉之門去?憑什麼!?

周圍的修士已經有一半進入試煉之門了,而附近這一片區域的試煉之門,也被這些運氣不好追上來的人給進入了一圈了。這時候,這些人裡面實力最強的四人里其中一人拱了拱手,說道:「兩位尊者,其他的道友們也就算了。不過,我們四人自認還是有一些實力的。若是一同進入那一道試煉之門,說不定在某些事情上,還能幫得上兩位尊者的……」這四人,卻是思來想去,最終還是覺得不甘心。在這裡大著膽子向著兩位尊者提出了要求!他們也想要加入這種角逐之中!他們並不想由這兩位尊者來決定著他們的命運!他們不想!

不過,這種非分的要求,兩位尊者又怎麼可能會同意得了?只有他們兩個進入那一道試煉之門的話,何林華的試煉會提升一定的難度,但對他們兩個來說,難度卻還不見得有多大。輕易地就能應付得了。但是,要是真的再加進四個人去,那這試煉難度,相當於要一下子再提升四個境界了啊!到時候,他們兩個就算是還能應付得了,那也足夠他們頭疼的!試問,這種事情,他們怎麼可能允許?而且,最為重要的是,再加入四個人,他們兩個能夠得到空間的幾率就會相應地少上一些,這件事情,對他們兩個來說,那可是絕對沒有商量的了!

無情尊者冷著臉冷笑道:「哦?那你們四個的意思,是要不聽號令嘍?」

無情尊者這話語裡面的殺氣,估計就連個傻子都能看得出來。不過,現在這四人既然已經走到這一步了,自然不可能退縮。四人昂起頭說道:「我們四人算不上是兩位尊者的手下,似乎並不用遵從兩位尊者的號令!」

「好……好……」無情尊者眯著眼睛,說了兩聲「好」,然後才猛然間暴起,雙手運轉起了道紋力量,面色猙獰地向著這四人擊打了過去,「那你們四個就給老子去死吧!」說話間,李尋道尊者似乎收到了什麼通知似的,手上也運轉起了道紋力量,攻擊向了四人!

這四人似乎早就料到了這一情況似的,面對兩位尊者的暴起攻擊,所有人都動作一致,立刻運轉起了道紋力量,狠狠地向著兩位尊者轟擊了過去!不過,他們所能夠控制的道紋力量,比起兩位尊者來說,實在是相差太遠了!於是乎,就在這一瞬間的對攻之中,他們四人就如同是先前的陰陽叟和丘若零二人一樣,道紋力量瞬間潰敗。緊接著,無情尊者和李尋道尊者二人手中道紋力量再度運轉,猶如先前一樣,想要將他們四人束縛住。不過,這四人似乎早就料到了這一狀況似的。只見他們四人再度強撐著道紋力量,將無情尊者和李尋道尊者二人的束縛力量彈開,隨後,四人卻一同向著無情尊者和李尋道尊者二人的身後快速騰挪而去!

無情尊者和李尋道尊者現在畢竟只能利用道紋力量而已,想要直接使用最強暴力徹底控制住四人,畢竟是有些困難!他們二人才剛剛想著放鬆一些警惕,不過,緊接著發現的情況,卻讓他們兩個氣息一滯——丫丫個呸的!這四個傢伙,為什麼要往他們的身後跑呢?無情尊者和李尋道尊者這稍微一想后,總算是反應過來了!何林華進入的那一處試煉之門,可不就在他們兩個的身後?這四個人。卻是想用利用這個間隙,跑進試煉之門裡面去!

「爾敢!」無情尊者和李尋道尊者二人一同爆喝一聲,又是道紋力量轟擊而出!不過,這四人先前在計劃了老長時間之後,早就已經將所有的行動都給統籌好了。無情尊者和李尋道尊者二人在這種情況之下的反應,他們又怎麼可能會沒有考慮到?於是乎,這四人直接利用道紋力量融合。硬生生地在身前形成了一道道紋防禦。無情尊者和李尋道尊者二人的攻擊衝擊在了這一道道紋防禦之上,大部分的道紋力量都被抵消掉了,而剩下的力量。卻反倒是推著這四人的速度又加快了一些,直接落入了何林華所在的那一道空間之門裡面!無情尊者和李尋道尊者確實是不想讓這四人進去啊!可是,現在他們二人又怎麼可能阻攔得了?再想要動手已經來不及了。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四人進入了道紋之中!

「可惡!」無情尊者和李尋道尊者二人臉色氣得鐵青!現在這裡突兀出現的變局,意味著他們進入試煉之門追捕何林華的行動也會出現不少的不良反應!別的不說,這試煉任務的難度一下子就會變難許多,再加上他們兩個,這也意味著,試煉任務的難度,會在何林華自身試煉任務的難度基礎之上,提升六個層次啊!這也意味著,接下來他們兩個要面對的情況,相當於是面對著何林華開啟第七層道紋時的試煉難度了!

至於周圍的修士。在看到這裡發生的情況時,一個個自然也都給嚇呆了——他們都只是一些普通的強者罷了,哪裡會想到,現在居然會看到兩位尊者同人對敵?嗯……而且貌似還是最嚴重的那種。這種刺激,估計比起先前發現陰陽叟和丘若零二人早就投靠何林華的那種憤怒。更要厲害了吧?於是乎,等到兩位尊者將目光投向他們的時候,這些修士們一個個動作一致,二話不說,也不管自己衝進去會造成什麼情況,直接就跑進了最近的一處空間之門裡面去。短短的時間之內。附近的修士幾乎都跑了個精光!

無情尊者和李尋道尊者看著附近的人差不多跑光,最後才又冷眼看向那些依舊還在附近的人,冷聲問道:「你們現在還在這裡幹什麼?是想找死嗎?那老子就讓你們去死!」無情尊者和李尋道尊者話音落下,二人又再度爆發出了道紋力量,向著四周攻伐而去!

而在這些依舊沒有選擇試煉之門進入的修士之中,卻還有易平慈和那位先前使用了水鏡之術的修士。那位使用了水鏡之術的修士現在因為耗費了不少力量,再加上透支體力,算是徹徹底底的陷入虛弱狀態了。就他現在這情況,一旦進入隨便一道試煉之門裡面,就他這開啟道紋之後只有渡劫期頂峰的修為,隨隨便便遇到一隻試煉怪物,估計就要死翹翹了。他之所以不走,就是想著能不能向兩位尊者求求情,保證絕對不會將消息泄露出去,保下他的性命。至於易平慈?這傢伙則是在大吼著:「兩位尊者!兩位尊者!二位進入試煉之門后,難免會有什麼說不清的人亂闖,屬下願意為兩位尊者看守這一道試煉之門……」

這兩人,對無情尊者和李尋道尊者二人來說,可以說是都有著一些幫助的。不過,現在在這兩位尊者眼裡面,有沒有什麼幫助,又能怎麼樣?在他們看來,現在根本就不需要一絲一毫的不安定因素!所以,那位精通水鏡之術的修士在沒有來得及反應的時候,就被徹底滅殺掉了。隨後,又是易平慈被殺掉了……至於他們兩個的幫助?讓這一切都見鬼去吧!

將周圍的人都給殺乾淨之後,無情尊者和李尋道尊者又對周邊的環境進行了一番神識探查,確定再也沒有什麼隱藏的修士之後,二人才又同時進入了何林華所在的那一道試煉之門!當然,這時候進入試煉之門的時候,二人心中是要多憤怒就有多憤怒的!這二人心中已經打定主意,一旦進入試煉之門,看到了其他任何修士,那二話不說,直接就把人給殺掉!他娘的,這事兒,過的讓他們兩個快要瘋掉了!

不過,就在無情尊者和李尋道尊者二人進入試煉之門的時候,就在這附近的虛空之中,只見一番靈力波動之後,一道人影卻從虛空之中鑽了出來!這一道虛影,一眼看過去,身上的四肢卻少掉了三個,一雙憤恨地眼睛,盯著先前無情尊者和李尋道尊者二人進入的那一道試煉之門……(未完待續。。) 如果要是周圍還有活人的話,一定能夠一眼認出,現在這正在紛紛生恨的人,卻不是易平慈還能有誰?這易平慈之所以能夠活得下來,說起來,還是要同易平慈的特殊血脈說起了。\首發\易平慈說起來,也算是一個特殊種族的族人。而他的這個特殊種族,雖然對實力來說並沒有多少增幅,但是在逃命上,卻算得上是一個絕活了!傀儡族人,能夠將身上的某一部位變為自己的模樣,替自己抗下所有傷害,而這位修士自己,則會因為啟用了血脈的緣故,直接隱匿到了虛空之中,一般修士根本就沒辦法察覺!何林華當初之所以會放易平慈離開,並不是自願的,而是不得不這樣。因為,易平慈若是真正地融入虛空之後,縱然是何林華,也難以發現此人!至於當初何林華會接連兩次砍中易平慈,這說白了,還是因為易平慈想要給何林華留下那麼兩句狠話而已!而現在,無情尊者和李尋道尊者的出手,易平慈自然也不會想著要撂狠話,在被擊中之後,身形直接就給隱匿在了虛空之中,直到看著無情尊者和李尋道尊者二人進入了試煉之門后,才從虛空之中脫離了出來!

「哼!這斷肢之仇,老子絕對不會忘記的!」易平慈恨恨地瞪了那一處試煉之門后,腦中念頭一轉,已經開始思考起了報復的手段和方式!以易平慈的實力而言,想要真正地正面對抗兩位尊者,那當然是不亞於痴人說夢了。兩位尊者就是再怎麼弱。想要對付他這麼一個小菜,那簡直就是再容易不過了!說起來,易平慈先前所說,想要為無情尊者和李尋道尊者二人看守試煉之門,其存心自然是不良的。對何林華身上的那件「寶物」,要說他根本沒有任何貪念,那他自個兒都不相信的。不過。兩位尊者卻只因為他提出了這麼一句話,就滅掉他,那讓易平慈著實是不滿得很!

僅僅只是思索了幾秒鐘之後。易平慈的目光之中,已經閃爍起了赤紅色的光芒:「哼!何林華身上肯定有著異寶,不過以我的實力。現在進入試煉之門裡面,想要參與爭奪,根本不可能了!現在試煉之門之內已經多加入了六個人,試煉任務的難度提升了至少六層,而其中可謂是危險重重。我一進去,那就是送死!不過,我雖然沒有能力進去爭奪,但要是想要給兩位尊者添堵,甚至於讓他們兩個陰溝裡翻船,折在試煉任務裡面。卻也是簡單!只要我再慫恿一些修士進入試煉之門,這試煉任務的難度自然又會更大,到時候,裡面的人可就不好受了!何林華、無情尊者、李尋道尊者,我這三個仇人都在試煉任務裡面。要是能把他們直接陰的全部都死在試煉任務裡面。那可就是最妙的結局了!」這易平慈,不愧是心狠手辣之輩,僅僅只是略微一思索之後,就想到了這麼一番毒計!一旦他真的慫恿了眾多修士進入了試煉之門裡面,難度大增的試煉任務,確實有可能把眾人都給留在試煉任務裡面了……

想到就做。易平慈心中有了決斷,居然直接在原地捏碎了求援玉符。這附近的修士數量還是不少,畢竟先前在這個位置已經捏碎過了一塊兒通訊玉符了。附近的修士們快速地向著這一片區域之內匯聚。很快,僅僅只是幾秒鐘之後,其中一位實力看上去不弱的修士已經出現在了虛空之中,目光一掃之下,最後落在了易平慈的身上。那位修士顯然也認識易平慈,見面直接,直接就恭恭敬敬地說道:「我說是誰,原來卻是易平慈道友了!不知這裡先前卻是哪一位修士捏碎了求援玉符?」

易平慈臉面上擺出一副痛苦的神態,而動作上更是有些扭曲——嗯……就易平慈這四肢只剩下一肢的人來說,不管是什麼動作,都能算得上是扭曲了。易平慈擺出一副痛苦的模樣,氣若懸絲地說道:「是……是我,先前捏碎了求援玉符的人不是別人,正是我……」易平慈此時故意把說話的語氣放慢了一些——現在,周圍僅僅只有這麼一位修士,人數實在是太少了一些。而且,眼前這位修士實力比起他來只強不弱,若是這位修士聽著他把那一番「假話」說出來后,起了滅口的心思,那他肯定又要難辦了。雖然他不太擔心被滅口的,不過要是真的抵擋不住,身上再少一個零件,可就真的得不償失了。而一旦這裡人多了,他再將消息說出來,這效果自然也不一樣。消息其他人知道了,那他就變得不是很重要了,自然也就不用擔心生命安危。

「嗯?原來先前求援的人,卻是易平慈道友了。那不知易平慈道友卻是為何求援?」這位修士也不疑有他,拱了拱手,又問了一句——現在,在他看來,周圍根本沒有什麼危險氣息,他這詢問的稍微慢一些,也算是能離危險稍微遠一些,這卻又何樂而不為呢?而在這位修士問話的時候,附近隨著人影一下又一下的閃動,卻又出現了七個人。這七個人出現之後,也立刻問道:「先前是誰捏碎的求援玉符?」而在這七位修士的身後,還有著不少修士的氣息,已經隱隱約約地能夠感應得到了。

易平慈目光之中閃爍著危險的氣息,又扮作氣若遊絲的樣子說道:「先前求援的人……就是我……嗯,諸位道友有所不知,先前兩位尊者發現了何林華的蹤跡,可惡這何林華,居然暴起傷人,打傷了在下,然後進入了我身後這一扇試煉之門去了!之後,無情尊者和李尋道尊者二人也都追了進去。至於在下,傷勢實在是太重,就算是進入試煉之門內也會成了拖累,是以就在這裡靜候援兵了。哎……可憐這何林華身上的至尊寶物。www..首發肯定是要被兩位尊者給拿到手裡面了……」

周圍的這些個修士,先前在聽著易平慈說話的時候,反應是一個比一個平淡。不過,就在易平慈忽然之間說出了「寶物」的時候,周圍的人雙目同時爆發起了光芒——他們這些人雖然都只是最底層的一些人,但好歹也算是有著一些見識的。兩位尊者之所以一直抓著何林華不放,可不就是因為想要奪取何林華身上寶物的緣故?而現在。兩位尊者還有何林華都已經進入了這一道試煉之門,這件事情,對他們眾人來說。可以算得上是一個機會了啊!

易平慈把火點了起來,卻是不管不顧,神識一動之下。直接隱匿在了周圍,然後又找了一個機會,混入了之後到來的人潮之中。他這動作,不算快也不算慢,但是周圍卻並沒有人注意到。而這時候,那首先知道了消息的八人之中,卻是有一人直接飛身而起,沖入了試煉之門裡面,留下了一陣聲音道:「你們這裡在這裡繼續思考吧!哈哈哈!在下先走一步!提醒一下諸位,進入的人越多。這試煉任務的難度也就越高。現在除了兩位尊者,再加上我,人數已經四人!不過,人數要是再多的話,這試煉之門裡面的危險到底有多少。那可就真的說不清楚嘍!」這可憐的傢伙,他根本就沒有想到,先前易平慈的話根本就是在忽悠他,在他之前,加上兩位尊者和何林華的話,已經進去了足足七個人!再加上他。那就是八個人!八個人在同一個試煉任務裡面,這試煉任務的難度,自然是可想而知了!而且,貌似這還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在他的身後,好像還有著無數的人想要闖入這試煉之門裡面……杯具,從易平慈想出這個陰謀設計的時候,就已經註定了。區別,只是誰會被這種手段給陰了這一道罷了。他們,無疑是最不幸的那一批人!

後面沒有率先反應過來的七位修士在微微發愣之後,卻是同時怒罵一聲——他們怎麼就沒有想到,這首先闖進去再說呢?現在第一個人已經進去了,而他們這些人,卻還在為誰進去糾結著。這八個人在這時候,也算是被易平慈的那一句「寶物」給晃瞎了眼了。他們居然就忘記了,先前跟隨著兩位尊者一同行走的修士,數量也真的是不在少數……現在那些修士之所在,他們卻並不知道!他們現在,已經被寶物給吸引的沒有多少判斷力了!

因為有了先前以為修士直接闖入試煉之門的事情,這後面自然也有著修士想要效仿一下。其中一人忽然之間加快了速度,想要進入那一道試煉之門。不過,他的動作才剛剛開始,立刻吸引了剩下六位修士的火力。這六人根本想都沒想,全部利用起了道紋的力量,向著這人衝殺了過去!而那位修士似乎也有所防備,在周圍修士對他進行圍攻的時候,神念一動之下,背後出現了一道道紋力量凝聚而成的盾牌,雖然他一人之力,根本擋不住剩下的六人之力,但卻十分取巧地利用著巧勁兒,沖入了試煉之門裡面。再一次有人進入了試煉之門,這六位修士之間的小小平衡再度被打破。寶物的吸引力,讓他們一個個都忘記了思考,二話不說,就沖入了試煉之門裡面。而這些人也管不了裡面的試煉難度到底有多大了,他們心中都在想著,他們自個兒的運氣應該還算不錯!只要進入試煉任務裡面,在最短的時間之內找到其他修士,把周圍的修士都給殺乾淨了,那試煉難度自然又會降低下來。而且,在這試煉任務裡面,還有著兩個尊者呢!想要通過正常手段滅掉兩位尊者,自然是不可能了。而現在提升了試煉之門的難度,讓兩位尊者自顧不暇,卻絕對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這最先出現的八個人,都進入了試煉之門裡面了。不過,他們八人顯然都忘記了,就在他們八人身後,可是還有著零零散散數不清的修士啊!這麼多修士出現之後,又有先前看到他們八人進入這一道試煉之門的事情,說不定還要再加上隱藏在人群之中易平慈的詭異挑撥……這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那可真的是說不清楚了……

果然。眾多修士到了這一處位置之後,彼此相互之間雖然都很忌憚,但卻搞不明白這裡到底是用來幹什麼的。幾秒鐘之後,才有一位修士忽然開口說道:「這到底是誰將咱們諸人給叫來的?還有,先前兩位尊者不是帶著不少人馬來這裡了嗎?現在這些人去去了哪裡?先前那八位修士為什麼又急匆匆地闖入試煉之門裡面去了?這誰不知道,貿然闖入別人的試煉之門,一個不小心。那可是會要命的啊……而且,這些人這一同進去,一下子還進去了八個人……這簡直擺明了就是去送死的嘛!」

周圍的眾多修士一同點頭。而這時候,隱藏在人群之內的易平慈卻忽然之間改變了聲音,直接喊道:「哎!先前兩位尊者似乎是發現了何林華的蹤跡。才這一路追過來的啊!現在兩位尊者還有其他人不在,想來應該是追蹤何林華去了。不過,先前那八位道友,真的是去送死的嗎?或許,他們應該是有什麼事情,值得付出生命代價去爭奪的吧?」易平慈那挑撥的話不敢說的太過清楚,僅僅只是起了一個頭,至於後面的內容最後會給聯想成什麼,那可真的就不是易平慈能夠知道的了。

「哈哈哈!誰知道這些人到底想幹什麼,說不定就是想要去送死唄!」有人立刻介面說道。而周圍的修士們。似乎也覺得這一舉動根本沒有什麼不合理的地方,一個個都你一言、我一語地閑扯了起來。而易平慈,聽到這麼多人這扯過來、扯過去的,居然根本就沒有太引起這些修士的注意,臉上也變得有些不好看來——說起來。先前那一道試煉之門裡面已經有著七個人了,再加上他後來忽悠進去的八個人,現在試煉之門裡面的試煉任務難度,說是要逆天了也可以的。不過,這試煉任務的難度是要逆天了,但是難度大了。同樣也意味著傷亡的幾率要變大了!要是這些人運氣不好,真的一下子就遇到了實力太強的試煉難題,直接就被試煉任務給幹掉了,那這試煉難度豈不是又會降低了?這種情況,可不是易平慈希望看到的啊!

易平慈這時候心中暗自著急,正在猶豫著是不是應該開口再「提醒」一下的時候,這時候,忽然有一位修士開口說道:「這……該不會是兩位尊者發現了何林華進入了那一道空間之門裡面。然後那後來過來的八位修士到了這裡之後,也發現了這一情況,所以才鑽進去的吧?要真是這樣,那豈不是說……」

那位修士這麼一開口,易平慈頓時覺得心安了不少,也鬆了一口氣。而周圍這諸多修士,在聽到這一句話之後,先是沉寂片刻之後,隨後才有人開口道:「這……這也不是沒有這個可能啊!」「不是說沒有這個可能,而應該說這個推測基本上不離十才對!要不然,那八個人還能真的成送死去不成?」「對啊!要是真的能夠得到何林華身上的寶物,這個險,卻也是值得冒一下的……」……

周圍的吵吵聲不斷,而這時候,一些個距離試煉之門稍微近一些的修士,卻忽然之間加快了速度,直接鑽進了試煉之門裡面去!而附近其他的修士們看到這一幕,一個個都驚叫一聲,隨後有人道:「不準進去!不準進入那一道試煉之門!他娘的!有人進去搶奪寶物去了!」

「啊?豈有此理!老子也要去搶!」立刻就有修士大聲地嚷嚷了起來——現在,這附近的修士和修士之間,實力相差其實並不算太多的。一聽著有人已經進入了試煉之門裡面,立刻就有人著急了。頓時,就有人急匆匆地往試煉之門裡面跑。而後面的那些修士又怎麼可能會允許這一情況的發生?直接運轉起了道紋力量,狙擊起了前面的人——現在,這許多人的道紋力量,同先前幾個人的道紋力量總算是差別了出來。先前少量的道紋力量,頂多也就是重創修士,根本不可能引起死傷。而現在,這麼多人都是四層道紋力量合擊,那形成的力量,可就真的不可小覷了!這些想要闖入試煉之門裡面的人,有的還真被後面的人給轟殺掉了,而有的則運氣不錯,受了重傷然後掉進了試煉之門裡面。易平慈看到這一幕,臉上的笑容更加濃郁了。這裡的情況越越亂,他所想要達成他的目的,自然也就更容易一些!有了這些「生力軍」,現在試煉任務肯定更加混亂了!(歡迎您來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修士之間不斷的相互爭鬥的。那些在前方想要進入試煉之門的修士們,有的運氣好,真的擠了進去,而有的卻根本來不及進去,就被徹底轟殺了!這樣的混亂持續了約莫有一兩分鐘之後,有人發現,似乎再也沒有什麼修士能夠進入試煉之門內部。那位修士猛然間想到了一個可能,然後大聲地開口道:「諸位道友!諸位道友!不要再爭了!難道說,諸位就沒有發現,現在的試煉之門,已經沒有人能進去了嗎?」

「嗯?」周圍的這些修士雖然比不上陰陽叟、丘若零等人的這種級別,但是能夠進入試煉之地內部來追蹤何林華,卻也是眾多修士之中的赫赫之輩。先前無人提醒的時候,他們可能並不會注意這情況。而現在既然已經有人說了,他們又怎麼可能還會這般無視?於是乎,眾多修士之間的爭鬥終於稍微弱了下來,緊接著又有幾方勢力聯合,將試煉之門附近的區域直接給封印住了。之後,這些掌權之人又派著一位修士嘗試著向著試煉之門走去——果然,讓眾人發愣的一幕出現了。試煉之門前面,那位修士不管是怎麼用力,但就是進不了試煉之門內部。那位修士在嘗試了幾次之後,臉色發白地扭頭說道:「不行,真的進不去了……」

這條消息得到證實之後,周圍的修士在集體發愣之後,臉色又全部變白了——他們都不是愚鈍之輩,如何能品不出這其中的意味來?先前有著不少修士能夠擠進試煉之門。那是因為試煉之門還能容納下修士罷了。而現在試煉之門居然連基本的修士都容納不下了,這也就意味著,這一道試煉之門的容納已經達到了極限!達到極限意味著什麼?意味著這一道試煉之門內部的所有試煉任務,都已經是最困難的了!現在,裡面哪怕是普普通通的一隻試煉怪物,其實力只怕是也不比他們任何一人差了!甚至於……還有可能達到了陰陽叟、丘若零,乃至於無情尊者和李尋道尊者的這種級別!先前那些修士不顧生死地闖了進去。接下來可以肯定的是,他們應該是死定了!就算是不被試煉任務裡面的種種試煉給搞死,也要被試煉任務裡面的人給殺死!先前眾人都被何林華身上所謂的寶物給吸引著。並沒有注意到這一條。現在,這回過神兒來之後,才發現他們之前所做的事情。是多麼的危險!這麼危險的試煉任務,縱然是進去了,那又能如何?連命都保不下來,就算是真的得到了何林華身上的寶物,那又有什麼用?

「守住這裡,任何都人不得進入!嗯……與其進去送死,反倒不如在這裡守著人來自投羅網來的容易一些……」終於,有人開口說了一聲,而周圍的眾多修士則默然地點了點頭,沒有誰提出什麼反對意見的!開玩笑啊!現在這種情況。就算是別人要逼著他們進去,估計他們都不會進去的。先前不知道,還以為有好處。現在知道了,進去就是送死,誰還願意去?而在人群之中。易平慈看到眾多修士似乎逐漸地沉寂了下來,雙目之中閃過了一絲失望,緊接著又恢復如初——按照他原先的計劃,就是要策動周圍的眾多修士進入試煉之門,然後陰死何林華等人的。現在的目標已經達到了,那自然也就無所謂了。而且。易平慈自覺著,像是現在的這種試煉任務難度,就算是無情尊者和李尋道尊者這兩位尊者級別的人物,估計都要殞命其中了……

……

試煉之地之內,因為何林華的緣故,已經亂成了一團。而在試煉之門內部,何林華則剛剛進入了第一道試煉之中!

「試煉目標1:將眼前試煉空間之內的一萬隻大乘初期怪物盡數殺掉,則通過第一道試煉。」何林華盯著頭頂之上的一道靈力屏幕,仔細地觀察著——這是何林華在先前進入試煉之地以前,就詢問過虎叟的。進入試煉之門后,一般都會傳送到一處特殊的試煉場景之內。而在這一道試煉場景之內,抬頭觀察的話,則會看到相應的試煉目標。而在完成試煉目標之後,才會被傳送入下一個試煉空間,繼續進行著試煉任務。「頭頂之上顯示的靈力屏幕,不僅僅顯示著試煉目標,同時也顯示著試煉難度。像是現在頭頂之上的靈力屏幕之中,顯示我所處的試煉任務,就是大乘初期,而試煉難度,則是一層道紋,算是我的初始試煉難度了!橫向顯示的,是我的修為,而豎向顯示的,則是道紋試煉的難度。其中還有一條不規則線條,顯示的則是意外難度。這所謂的意外難度,想來也就是有著其他人進入試煉任務之後,又可能會達到的難度了……」

何林華眯著眼睛,腦中嘀咕著。片刻之後,他才將目光轉移了回來,又看向了身前的這一些怪物們——這一些怪物,就是先前智廣勁在所謂的禁地之內殺戮的那些怪物,並不是現在荼毒著整個原始宇宙的那種怪物。不過,現在何林華並沒有同這些怪物接觸,是以這些怪物們還猶如是雕像一般,根本一動不動。一旦何林華首先發起了攻擊,這些怪物便會立刻衝到何林華所在的位置,進行圍攻。

「這一萬隻怪物,聽上去數量似乎極多,但是對我來說,卻並沒有太大的威脅。殺掉這些怪物,根本就是輕而易舉罷了。不過,這試煉空間也確實是夠大的,這裡一處聚攏著的,就是我要進行試煉的怪物們。而極目遠望,也能夠觀察到,在這一處試煉空間的其他位置,也有著不少的大乘初期怪物——想來,那些怪物不屬於我的試煉,卻應該屬於這個試煉空間了。卻不知道。我能不能穿越我這一群試煉怪物,進入其他的試煉怪物群里……」何林華淡淡地掃了遠處的試煉怪物一眼,也就不再多想了。怪物數量不少,而對何林華來說,真正需要面對的,僅僅只有眼前的這一萬隻怪物罷了。至於其他區域之內的怪物,何林華也懶得搭理。

選擇了一處只用一面對敵的好位置之後。何林華神念一動之下,才運轉起了靈力,緊接著將混沌劍祭煉了出來。天門御劍訣快速運轉之下,一瞬之間形成的劍芒,泛出了恐怖的殺機!劍芒鎖定目標。然後混沌劍直接穿刺出去,眼前在距離何林華較近的上千隻大乘初期怪物,已經都成了何林華的攻擊目標!在劍芒發射出去的時候,四周原本平靜的怪物們也如同是被一塊兒丟進水裡面的石頭給驚醒似的,一個個咆哮著開始向著何林華的位置沖了過來!不過,現在何林華對天門御劍訣的把握是如何之大?僅僅只是一擊過去,身前這些被鎖定的上千隻怪物,就被何林華給殺掉了大半,至於那些實力強一些的,擋住了這一道轟擊。卻也是身受重傷。

一道攻擊之後,何林華也對這些怪物的總體實力有了感應——這裡的怪物實力,比起何林華來說,有著一定的差距。只要何林華認真一些,在短時間內將這些怪物給滅一圈。絕對不成問題!

「頂多十幾輪攻擊之後,這上萬隻大乘初期的怪物,就應該能夠徹底滅掉了!嗯……這試煉任務,對我來說,似乎並沒有多少難度……嗯?」何林華腦中還在思索著,忽然之間。卻敏銳地發現,正在向他衝來的怪物,似乎實力一下子提升了一個檔次!恐怖的靈力波動之下,這些怪物的身上統一出現了一道道紋力量,同時提升到了大乘中期!何林華還在發獃之中,猶自沒有反應過來,而緊接著,這些怪物卻又多了一層道紋,而實力又再度提升,達到了大乘後期!大乘後期!以何林華現在的修為算起來,不加上陰魔蠱王、琦爾燕娜他們的幫助,何林華頂多也就是同大乘後期的修士爭鬥一下罷了!現在身前試煉任務裡面的這些怪物們,實力一下子都達到了大乘後期,這簡直就是要人命嘛!

何林華臉色稍微有些發白,緊接著抬頭看了看頭頂上面的試煉目標。只見試煉目標裡面所顯示的任務依舊還是原先模樣,不一樣的卻是在試煉難度裡面的不規則線條,卻向上足足增加了兩個檔次!而從旁側不規則線條上的數字顯示,卻是有著四位修士闖入了他所在的試煉之門!

發現了這一情況之後,何林華心中暗罵一聲「該死」,隨後直接通過神識聯繫起了陰陽叟和丘若零二人,張口就問道:「你們兩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我的試煉之門裡面,怎麼會突然之間闖入四個修士?」

陰陽叟、丘若零二人現在都身受重傷,但是因為先前的事情,又怎麼可能會不知道這到底是因為什麼?不過,這種事情,他們可沒有膽子直接告訴何林華啊!不過,現在何林華已經問了起來,他們兩個自然不敢隱瞞,丘若零開口說道:「主人,我們二人運氣不佳,原本以為能將此事給掩蓋過去,沒想到兩位尊者居然從不知什麼地方找來了一位擁有開啟無限制水鏡之術的特殊種族修士,直接沿著您的痕迹一路追了過去。至於我們兩個,在半道上就已經暴露了。那進去的四位修士,想來應該就是爭奪進入您的那道試煉之門的修士了……」

何林華聽著陰陽叟和丘若零二人說完,如何還能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他心中暗罵一聲,然後直接切斷了同陰陽叟、丘若零二人之間的神識聯繫,隨後思考起來,這突然之間闖入他的試煉之門的人會是誰?「無情尊者和李尋道尊者這兩個傢伙肯定會進來,不過,其他的修士,卻還有誰?能在這種檔次的爭奪之中闖入試煉之門,想來蛇剩下的人實力也應該不錯了!至少,也應該是陰陽叟、丘若零、虎鶴二叟這種級別的。我接下來的試煉任務,只怕會有些麻煩了……」何林華腦中思索著,而這時候。異變再度發生,卻只見到,身前的這些怪物們,身上居然又開啟了一層道紋,達到了三層道紋!而這些怪物們現在的實力,卻已經達到了大乘期頂峰!

何林華立刻又抬頭查看了一下頭頂之上顯示的情況——果然,不規則線條顯示難度又提升了一層。而闖入修士的數量又增加了兩個!何林華心中再度暗罵一聲,心中憤怒著:「他娘的!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居然一下子又闖進來兩個人!這些人到底是誰?無情尊者和李尋道尊者難道是白痴不成?他們就不知道把外面的修士們給清理乾淨了再進來!這下子只怕不僅僅是我要頭疼,他們也要頭疼了吧?」何林華雖然心中暗罵。但卻無可奈何。眼看著身前的怪物實力都不弱,何林華猶豫了一下,直接將巨型龜給召喚了出來。讓巨型龜擋住了身前那些正在迅速接近的怪物們。同時,何林華又抬頭觀看了一下頭頂上的試煉任務顯示。而這一看之下,何林華卻稍微呆愣了一下——

何林華將巨型龜給召喚了出來,按照慣例來說,那不規則線條的顯示試煉難度應該會再大上一些,而且,數字顯示上也應該增加成七個人才是。可是,現在卻依舊還是留個人,而不規則線條顯示的試煉難度,也根本沒有什麼增長!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難道說。在進入試煉空間之後,再有人從試煉空間之內多出來,就不算是多嗎?還是說,因為巨型龜屬於獸類的緣故?」何林華腦中念頭快速閃動之下,神識一動。卻是從自己的空間裡面,將影麒麟給召喚了出來。這一下子,影麒麟一出現,何林華便發現頭頂之上的不規則線條顯示的人數有多了一個。何林華在略微思考了一下之後,心中卻已經有些瞭然了——「巨型龜是隸屬於煉魂神殿裡面的生活,而巨型龜卻是存在於我體內空間裡面的生物。巨型龜在某種意義上來說。徹底依託於我而存在著,是以在試煉空間的規則之下,默認為巨型龜同我是同一個人了。至於影麒麟,則是我體內空間裡面的生物,但是彼此之間的關係卻遠遠不像是巨型龜這種依託與被依託著的關係。是以,影麒麟出現之後,才會認為是多了一個人!這樣一來,也就是我,我煉魂神殿裡面的那些手下可以召喚出來,隨意驅使的。而我體內空間裡面的手下一旦召喚出來,立刻就會增加危險程度了……而且,我剛才也嘗試了一下,似乎這難度同人數就是成正比的。人數變少的話,難度相應的也就變小了!不過,畢竟還是不敢召喚出十來八個人的做做實驗。若是這難度增幅真的是沒有限制的,那一下子眼前的這麼多怪物都變成無情尊者、李尋道尊者那種程度的強者,我可就要完蛋了……」

「嗯……」何林華心中有了猜測,緊接著,神念一動之下,又從煉魂神殿裡面開始向外召喚起生物來。果然,先是陰魔蠱王,然後又是靈獸獵場裡面的靈獸,緊接著又是散修招募台的散修。這些人出現之後,不規則線條顯示的人數並沒有增加。而何林華又將體內空間裡面的人往外召喚了兩個。果然,這一召喚之後,人數顯示立刻多了起來!

「果然,這一切就如同是我推測的一樣!看來,我也不是根本沒辦法借用外力的!煉魂神殿裡面的力量,還是可以適當借用一下的。不過,就現在這種難度而言,煉魂神殿裡面真正對我能起到輔助作用的,也只有巨型龜和陰魔蠱王罷了。至於其他人,對我來說,根本沒有什麼太大的幫助……」何林華腦中思考片刻之後,已經又有了決斷,只將巨型龜和陰魔蠱王留了下來。

「上萬隻怪物,現在的整體實力卻已經達到了大乘期頂峰。有著陰魔蠱王防備,倒是不用擔心這些怪物會攻破防禦,威脅到我的身上。不過,現在想要殺戮怪物,難度卻變大了許多,就算是有著陰魔蠱王的破靈能力幫助,一輪攻擊下來,能殺掉**十隻大乘期頂峰的怪物,也就算不錯了!可惜,在剛剛進入試煉空間的時候,我並沒有想到試煉一下借用他人的力量。否則的話,在先前那一輪攻擊之後,已經足夠將這上萬隻怪物徹底滅殺掉了!」何林華心中有些惋惜,但是僅僅只是片刻之後,就將這種念頭給掃了出去——不過就是多浪費一些時間罷了,浪費一些時間,卻弄清楚了不少事情,對何林華而言,也算是一件幸運之事了。至少,這些內容都是在最初試煉任務中發現的。(未完待續。。) 根據何林華先前得到的信息,進入試煉任務之後,第一次試煉的時候,一般都有三個試煉目標。而試煉目標的具體情況並不明確,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之後的試煉目標,肯定要比前面的試煉目標困難得多。像是這些內容,在難度相對來說要較為容易、簡單的第一層試煉目標中發現,顯然要比在之後發現,弄的個手忙腳亂來的簡單些。而之後,若是一個不小心給弄出了什麼不安定因素,可就真的不太妙了。

接下來,何林華又開始穩紮穩打地攻擊起了附近的那些怪物們。有著巨型龜的防禦,還有著陰魔蠱王的破靈能力,何林華這時候的小日子,過的可謂是再愜意不過的。陰魔蠱王破靈,何林華混沌劍刺殺出去,每一次出去,都能殺掉近百隻怪物。眼看著附近的怪物已經被殺掉一半的時候,何林華卻忽然感應到了四周怪物的氣息似乎一下子多了許多。當下,何林華暫時停止了攻擊,飛身而起,騰飛於虛空之中,看向了遠方。這一看,何林華立刻發現,卻是遠處的試煉空間裡面,有著兩處總共兩萬隻怪物的試煉空間被人給激活了——試煉空間里的怪物們,一般都是靜默不動的。而想要激活這些試煉怪物,唯一的方法和手段,就是攻擊這裡的怪物。不過,一般來說,誰會做這種白痴的事情?這些人進入空間的目的,何林華自然是清楚的,無非就是想要來抓他罷了。若是能安穩地找到。誰願意給惹出這種麻煩來?

何林華還在糊塗著,又一陣觀望之後,才算是發現了一些端倪——原來,在這一群怪物之中,卻還有著幾位修士。這幾位修士相互之間並沒有什麼多餘的動作,只是一個追,一個逃罷了。看到這一情況。何林華心中頓時有些瞭然了:「原來如此!想必那些新進來的修士,應該是看到了我這裡的怪物已經開始攻擊,是以認定了我的位置。想要過來追擊。不過,後面的其他修士卻不想讓這人領先,是以攻擊了怪物。讓怪物幫忙將人給留了下來。不過,這樣一來,相應的卻將周圍的人都給拖進了泥潭裡面……不過,這些人相互之間狗咬狗,對我來說,卻算是一件好事兒的!他們之間開始狗咬狗了,而我這裡的負擔卻會減輕許多。這卻是再好不過了……」

何林華想到了這其中的因因果果,自然不會再想著傻兮兮地過去看看情況了。他二話不說,又繼續殺戮著周圍的怪物。不過,就在幾秒鐘之後。這周圍的怪物身上,卻又泛起了一層道紋,實力再度提升了一籌!何林華在發現這一情況之後,先是呆了一下,然後又抬頭觀看起了頭頂之上的試煉目標——這一看。何林華立刻看到,上面的不規則線條顯示人數,已經達到了八個人!不過,這還不是接觸,在接下來的試煉之內,不規則線條的人數顯示居然又往上跳了起來。幾次跳動之後,人數卻已經達到了十四個人!而這時候,眼前的這些怪物們身上的氣息,比起陰陽叟、丘若零等人的實力,卻是絲毫不弱了!

「我……我擦啊!這他娘的!這些人到底在搞什麼鬼?一下子進來這許多人,他們這是進來送死的嗎?無情尊者還有李尋道尊者這兩個傢伙,他們兩個真的有這麼白痴,居然讓這麼多人進入了這一道試煉之門?他們兩個這應該也是不想要命了?」何林華心中暗罵一聲,又抬頭看了看頭頂的試煉目標——這時候,試煉目標之上的不規則線條上提示,人數進入太多,當前試煉難度已經達到當前桎梏之頂級,只有再進來更多的人,怪物們的實力才會有所提升。不過,話說,何林華現在哪裡還顧得上這些?現在這些不弱於陰陽叟、丘若零的怪物們已經讓何林華很頭疼了,這麼多怪物,他一個人對上一個兩個的話,也不過就是勉強擁有自保的能力而已,至於說殺掉?這其中的難度,可真的不是一般的大的啊!使用厄運符?這個念頭剛剛冒出來,何林華直接就又給掐滅了——開什麼玩笑,現在還在他這裡的怪物,沒有五千,也有四千五!這麼多怪物,要是真的全部使用厄運符給殺死,那得多大一個數字啊!何林華身上的厄運符,估計都沒有這個數字的!

不過,毫無疑問,因為進入的人數實在是太多了一些,何林華身上的壓力一下子變大了。好在何林華先前選擇地方的時候,選了一處好地方,三路和空路都封死了,僅僅只有眼前的區域暴露在怪物眼中。不過,先前何林華站立的位置距離怪物們要稍微近一些,現在危險了他直接就給縮到了這一處位置的最裡面。而在這麼一處位置,何林華現在僅僅只需要同時面對兩隻怪物罷了。這樣一來,何林華受到的攻擊很明顯少了許多,也算是能勉強支撐下來了。「這麼多人進入了試煉空間,想必他們的大體實力也應該不會太強才是。像是無情尊者、李尋道尊者,還有丘若零、陰陽叟這種級別的修士,數量畢竟還多不到哪裡去!而且,他們相互之間,也有自相殘殺,再加上怪物的轟殺,這裡修士的數量,想來會越來越少才對。只要人數少了,那試煉難度自然也就降低了。我通過試煉的幾率,也才能大一些……」何林華腦中思索著,念頭一個接著一個的閃過。

好,何林華心裏面計劃的是不錯。不過,這接下來的事情,卻並不按照何林華想的劇本進行。頭頂之上,不規則線條顯示的人數一個沒少,反倒是在一分鐘過後,不規則線條之上的顯示的人數卻變得多了起來。只見那人數顯示先是十四個,然後十五個、十六個……很快便超過了二十之數!而在超過了二十之數之後。不規則線條之上顯示著,人數達到二十人,當前試煉等級桎梏已經被打破。緊接著,何林華身前的這些怪物們實力再度攀升了起來,短短的時間之內,又開啟了一層道紋,實力強度。已經同無情尊者還有李尋道尊者是一個級別了……

「啪!」巨型龜的混沌盾直接一下子就被擊破了,何林華心中暗罵一聲「我擦」,然後本能地想要逃脫掉。他神識一動之下。卻是逃回了帶著巨型龜和陰魔蠱王逃回了空間裡面。而隨著他進入空間之後,那些圍繞在他四周的怪物們似乎一下子就失去了目標,開始迷茫地在四周遊走了起來。在看到這一情況之後。何林華才算是輕鬆了一口氣,抹了抹腦門兒上的冷汗——剛才那情況,實在是太過危險了!他險些就要被那些怪物給擊中了!這些怪物們現在所擁有的實力,卻根本不是何林華所能夠抵擋得住的!一旦被一擊擊中,何林華的這一具分身百分之百就要被毀掉了!

「呼……還好,我能躲回空間裡面。若是不能躲回空間裡面的話,那這次真的要杯具了。」何林華很是慶幸,自己的身上還帶著空間。若不是因為這空間的緣故……隨後,何林華立刻又想到,他因為擁有空間。能夠幸運地逃脫掉,那其他人可就不至於了。現在外面隨隨便便一隻怪物的實力都能同無情尊者和李尋道尊者二人相比了,那想必這些在試煉空間裡面的修士們,十有**要杯具了!

「等著他們死光光了,這試煉任務的難度想必就會降低下來。到時候。我再出去。嗯……如果無情尊者和李尋道尊者他們兩個也能死在這試煉空間裡面,那就再好不過了……」何林華腦中雖然這麼想著,但是卻知道,這個可能性卻並不是很大。人畢竟要比怪物的智慧更甚一籌,兩位尊者就算是在殺戮上有些不足,但是勉強抵擋的話。卻應該還不成問題。而且,他們兩個也知道,殺怪物絕對不成,只有殺掉那些多餘的修士,才能行。接下來,估計就是修士與修士之間的對決殺戮了!

何林華一邊兒想著,一邊兒又抬頭看了看頭頂——這一抬頭,何林華髮現,那試煉目標居然還跟隨著他進入了他的空間裡面!於是乎,何林華索性也不管其他的,就開始不斷地注意著那條不規則線條的情況。而何林華這一看,卻又直接無語了——只看那條不規則線條之上顯示的人數,居然還在不斷地增加著!二十六、二十八、三十一……短短的時間之內,居然又達到了五十人!緊接著,不規則線條之上又顯示了出來,人數再度突破當前桎梏,試煉難度再度提升,當前試煉難度,已經達到最高級。人數達到最高上限,只能減少,不能增加……

「呃……」何林華看著直接就給無語了——丫丫個呸的,這是要逆天啊!「方才的難度,那些怪物的實力已經達到了兩位尊者的級別!而現在這試煉難度再度提升一級,這些普通小怪物的實力,豈不是已經同那個神秘莫測的守關人相去不遠了?這下子,估計連兩位尊者都要杯具掉了……這些個白痴,真是搞不明白他們到底在想什麼!人數越來越多,試煉任務的難度也就會越來越大。一下子擠進這麼多人來,這可真的是在找死了……」

何林華心裏面想著,抬頭看看按個「五十」的數字,索性就在空間裡面打坐起來。現在人數已經達到了五十人,要是按照剛才那股子進人的趨勢,估計這一時半會兒的,人數少不下來。與其浪費時間觀察這個數字,反倒不如安心打坐來的好些呢!

……

何林華在自己的空間裡面開始安心打坐了,而在這一個試煉空間裡面其他區域的無情尊者還有李尋道尊者二人,確實是給氣得臉都白了——所有的修士在進入試煉之門后,頭頂之上,都會顯示出所在試煉空間之內的情況,任何人都不例外!在剛剛進入試煉空間的時候,無情尊者和李尋道尊者二人先是查看了一下所在試煉空間的情況,然後便開始感應起了周圍的情況。而就在這時候。他們各自也發現了何林華所在的那一片區域的怪物們已經活了起來,就這麼沖了過去。不過,他們兩個雖然快,卻還有更快的。要知道,可是還有四個人在他們之前進入試煉之門呢!現在,這四人速度比他們還要迅速,快速地接近著何林華所在的區域。這種情況。兩位尊者若是不知道倒也罷了,現在既然已經知道了,又怎麼可能會眼睜睜地看著其他人率先接觸?於是乎。兩位尊者直接就想到了某個陰人的法子,將周圍的怪物給激活過來,將前方的人給困住了!並且。他們兩個也確實上前去追殺起來了。不過這四位也不是易於之輩,雖然幾下就重創了他們幾個,但一時之間想要擒殺卻還有些難度。

也就在他們兩個向著殺掉了四個礙事兒鬼,然後再去找何林華的時候,異變發生了!只見他們頭頂的試煉目標上顯示著,人數再度增加,而周圍怪物的實力也再度提升了起來。這一下子,就算是無情尊者和李尋道尊者二人的實力再怎麼強橫,也變得束手束腳起來!因為,這在周圍的怪物們實力。可是僅僅只比他們低上一個層次了啊!而且,這一情況的出現,也確實是讓兩位尊者憤怒不已!在他們兩個之前,已經有著四位修士搶先進入了試煉之門,這個情況已經讓他們很不滿了。而他們兩個當然不會仁慈。心中打定的主意,就是要把試煉之門外的那些修士都給殺掉。當然,他們兩個,確實也都這麼做了,只是他們沒想到,易平慈有著這種特殊能力。甚至於躲過了他們兩個的盤查!這個根本沒有料到的情況,一下子就給他們兩個帶來了大麻煩!大量的修士進入了試煉之門,讓他們兩個都不好受了……

「一定是有什麼人沒有抹殺掉,所以才會成了這樣!」無情尊者咬牙切齒,聲音之中滿是狠厲之色。

李尋道尊者也點了點頭,腦中閃現著一個又一個的人影,最後才嘆息一聲,說道:「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應該是易平慈才對!我似乎聽人說起過,這易平慈是一位特殊種族的修士,實力雖然不強,但是保命手段卻不少。這應該就是他沒死之後,想辦法的報復了……」李尋道的猜測能力還不錯,直接就把目標鎖定到了易平慈身上。

「等從這裡出去之後,一定要把這易平慈碎屍萬段!」無情尊者又恨恨地嘀咕了一聲,然後同李尋道尊者對視一眼之後,二人卻也顧不上繼續應付那四個雜魚了,轉而開始向著別處躲閃而去——試煉空間裡面也有著區域劃分,每一處區域的基礎怪物數量都是一萬隻。這一處的怪物雖然已經激活,但只要進入了下一片區域之內,那他們自然就不用面對這麼多的怪物了。兩位尊者速度飛快,很快便衝進了下一處區域之內。而那四位修士,在勉強抵擋著周圍的n多怪物,最後一個個身受重傷,但好歹也算是闖進了另外一處安全的區域之中。接下來,這四位修士卻是對視一眼之後,合力向著無情尊者和李尋道尊者二人所在的那一片區域之內的怪物身上攻擊而去——先前無情尊者和李尋道尊者二人利用攻擊怪物的手段,將他們給攔住了。現在他們四個這卻是以彼之道、還施彼身,反過去又陰了兩位尊者一道了!

而兩位尊者也著實沒有想到,那四個人居然會有著這種膽量,攻擊他們區域裡面的怪物。而他們所在區域裡面的怪物一驚醒之後,直接就將目標鎖定成了他們兩個,又開始圍攻了起來!這下子,無情尊者和李尋道尊者二人也徹底炸毛了——這算是什麼事兒的?他們兩個實例更強一些的,居然被四個實力不如他們的給攻擊了?不過,貌似這還不是最重要的。幾秒鐘之後,四周怪物身上似乎有多了一層道紋,緊接著,周圍這些怪物的實力又有著提升的趨勢!他們兩個連忙抬頭一看腦門兒上的解釋,頓時有一種崩潰掉的感覺——這外面居然又跑進來十幾個人,總人數已經達到了二十個!這些怪物的實力也再度有了突破,真正實力已經相當於他們兩個的真實實力了!而且,這人數,似乎還在不斷地增加著……

「他娘的!這次若是能活著出去,定然要將那些找死的雜魚們都給徹底滅殺掉!」無情尊者和李尋道尊者二人心中同時冒出了這個念頭,然後二話不說,速度到了極致,向著旁側一處安全的區域之內逃命而去! 【絕對權力..】在這裡抵擋禦敵?開什麼玩笑!無情尊者和李尋道尊者在面對比他們兩個低上一個檔次的怪物的時候,都只能奔逃,更別說現在這些怪物們的實力已經同他們兩個對等了!現在,無情尊者和李尋道尊者二人只想著先逃到一個安全的地帶,然後再將那些貿然闖進來的修士們都給擊殺掉!進入試煉空間裡面的修士數量少了,那試煉任務的難度也就會相應的減弱,他們才算是有著活命的機會!否則,真的繼續這樣下去,別說是找到何林華,奪取何林華身上的寶物了,只怕他們這些進入了試煉空間的修士們,都要徹底杯具掉了!

從一群同級別怪物的口中逃脫,那可不是什麼簡單的事情shuda8..無情尊者和李尋道尊者二人相互援助,卻也耗費了好幾分鐘的時間才好不容易從那一片區域裡面逃了出來不過,從這麼一堆怪物口中逃了出來,他們兩個也變得異常狼狽了現在,他們兩個哪裡還有尊者級強者的威嚴?一個個身上滿是血跡、衣裳襤褸的,看上去不見得比那些乞丐要強上多少!從怪物口中逃出來之後,無情尊者和李尋道尊者二人對視苦笑一聲,然後還沒來得及感慨兩句,便又被接下來的情況給驚呆了——闖入試煉之門的修士達到五十,現在試煉難度再度升一籌,而那些活動區域之內的怪物們的實力,也再度升了一個檔次,他們兩個的實力在這種級別的怪物眼中,已經根本不夠看了!在驚訝之後,二人立刻又各自慶幸了起來,幸虧他們兩個先前逃命的速度夠快的,要是真的同那些怪物們僵持一會兒,估計他們兩個現在就要真的杯具了!一萬隻相當於守關人那個級別的修士啊!想到這一情況,他們兩個就覺得渾身發麻不已!一個守關人料理他們兩個已經是輕輕鬆鬆了,現在一下就出現了一萬隻……

「這次出去之後,定然要好好整頓一下弱者墓地裡面的秩序了先前閑散式的統治估計也是有些太過放鬆了隨隨便便一些修士,居然也敢冒犯尊者的尊嚴,實在是……罪無可赦!」無情尊者躲在一處偏僻的地方裡面心有戚戚地感慨著他同李尋道尊者二人都不是什麼擅權之人,懶得管理下的諸多勢力,只是訂下了一些閑散的規矩而已所以,就算是他們這兩位尊者名義上下轄的隊伍,特別行動大隊,那有時候對他們兩個的命令也是陽奉陰違不過,因為他們二人實力高強,對這其中的局勢有著最大的掌控權力,所以也懶得理會這些罷了不過,這次在出了這麼一件事情之後他們二人可真的要長記性了這次出去之後,一定要從上到下好好地整頓一番,讓所有的人都確切地認識到尊者的威嚴,讓他們知道,尊者的任何命令是絕對不允許違背的!不管這命令到底是什麼命令,也不管這其中到底有著多大的誘惑……

李尋道尊者也苦笑著點了點頭,說道:「不錯,出去之後,肯定要給那些人好看了若總是這樣,下次說不定還會給我們兩個帶來更大的危機!」

二人這些話現在都只能在言語上說說不過,可以肯定的是,他們兩個確實是起了整頓的心思了

二人一邊兒坐修士,一邊兒關注著腦門兒上的相關信息人數恆定到五十個人的時候,人數也總算是不增加了,二人也才算是鬆了一口氣——這人數要是再增加下去,試煉難度繼續升的話,他們兩個可就真的沒有活命的把握了在略微休息了片刻之後,二人又一同起身,挑選著一些並沒有被激活怪物的區域行走著,同時,他們二人神念外放,一道又一道的神念掃視著周圍區域之內的所有情況,希望從中能夠找出活著的生命體,藉此來消滅那些貿然闖進來的修士,降低區域之內的試煉難度——兩位尊者一起出動,清理著周圍的小雜魚們,這效率不可以說不高很快,二人便找到了一位修士,然後也不廢話,直接動一擊,就將那人給滅殺掉了而同時,二人腦門兒上顯示的人數少了一人,而試煉難度也降低了一個檔次,周圍的怪物們實力也恢復成了同他們兩個恆等的樣而且,在死去一人之後,他們頭上的那個示人數依舊還是四十九,並沒有增加,這就說明,外面的那些白痴也總算是知道不要跑出來送死了這下,二人才算是鬆了口氣——既然最大的危機已經解除,接下來的殺戮中,就算是遇到了怪物圍攻,至少也暫時不用擔心生命安危了從一群實力大約同他們兩個相差不遠的怪物口中逃脫,他們還是有著一定的把握的

二人感應到一處修士,就殺掉一次,不過半個小時的工夫之後,人數便已經達到了二十五人當然,這二十五人,並不全是他們兩個殺的在這過程中,有的是自己找死,不只死活地闖入或者激活了活動怪物區域,然後被怪物給滅掉了而有的,則是被最先出現在試煉空間裡面的四位修士給滅殺掉的——他們四個,那可不是醬油的人現在的趨勢,怪物的實力越弱,對他們四人來說就越安全為了自己的安全,他們也只有動圍剿周圍的怪物了在人數僅僅只剩下二十五人的時候,無情尊者和李尋道尊者二人對視一眼,相互之間已經隱隱約約地有了決斷——

最先進來的那四位修士,給無情尊者和李尋道尊者二人帶來的麻煩不小而且,他們兩個想要一次性就滅掉這四人,也稍微有些難度不過,如果要是借刀殺人的話,那難度則相對而言會稍微少上一些!現在周圍怪物的實力還是同他們兩個恆等的,而對任何弱於他們兩個人的修士來說,這都是要命的事兒只要他們能夠找到這四個人,然後攻擊、激活那一片區域之內的怪物,接下來的事情,就不用他們兩個來辦了!相信,那些活過來的怪物們一定不介意滅掉他們那四條小雜魚的至於何林華?無情尊者和李尋道尊者這時候暫時無視掉了何林華所在那一片區域之內的怪物,現在都是遊盪狀態,根本沒有誰在攻擊這樣一來可以確定的是,何林華要麼是被這些怪物給殺掉了,要麼就是使了什麼特殊段隱藏起來了這兩天不管是哪一條,他們現在是否過去,都根本起不到什麼作用是以,二人並沒有急匆匆地跑去追蹤何林華

心中有了決斷,二人速度飛快,在周圍立刻尋找了起來在尋找了幾分鐘之後,眼看著生存修士僅僅只剩下二十一人的時候,無情尊者和李尋道尊者二人才算是找到那四位修士,這四人,卻是又找到了兩位修士正在圍殺之中平時這四位修士要殺掉兩個實力低於他們的人,當然是要快捷無比,但是現在他們四個都已經受了重傷,活動起來也不方便,所以才會出現這種算是半僵持的局面無情尊者和李尋道尊者二人看到了那四位修士那四位修士自然也看到了他們兩個不過,這時候兩位尊者可不會給這四人什麼反應的機會,直接出,就激活了四人所在的一片區域之內的怪物們一看到這一情況,這四人哪裡還敢有什麼猶豫,也顧不得那兩位修士直接向著旁側一處安全的區域裡面跑了過去!

兩位尊者當然不會眼睜睜地看著他們四人逃出那一片區域——要知道,他們四人所在的那一片區域裡面,可是還有著兩位修士呢!區域之內的怪物被激活,這兩位修士的命運已經註定,分之會死亡!而這兩位修士一旦死亡,總體人數就會下降到十九人,到時候,試煉難度則會再一次降低,對這四人來說,威脅就又會少上一些!是以,當務之急,必須得在那兩位修士死掉之前,先把周圍給布置成一個必殺局面才是!

那四位修士如何能不明白兩位尊者的計劃?他們四人這快速地向著旁側逃亡,可不就是不想進入這個必殺之局裡面?不過,他們四人現在畢竟都已經受了重傷,真正地同兩位尊者比較起來,實力更是差了n遠的!而且兩位尊者的傷勢也不是很嚴重,應付他們四個受了重傷的人,僅僅只是堵截的話,簡直太容易了!無情尊者和李尋道尊者在他們跟前這一堵路,後面的一部分追蹤過來的怪物們已經圍住了他們四人還有兩位尊者在面對這種局面的時候,這四人都已經心生絕望了!像是尊者這種級別的人,就算是一個人也能把他們給拖的死死的如果再給上一定時間的話,他們那肯定是必死無疑!而現在,周圍所有戰鬥力,全部都是尊者級別的這卻讓他們該如何逃脫才是?

至於兩位尊者,自身給陷入了這種被圍攻的局面之後,二人只是勉力抵擋著周圍的怪物攻擊,順便繼續攔路罷了終於,僅僅只在兩秒鐘之後,這四人之中傷勢最終的一人就被兩位怪物撕扯成了兩半,然後咽進了肚裡面另外三人為之色變,而也就在這時候,四周怪物的實力一下就削弱了下來,卻是在另外一處被圍攻的兩位修士也終於被圍殺掉了,人數僅僅只剩下十八人,道紋的力量再度減弱了一籌!

四周怪物的實力變弱了,另外三人便想要逃走不過,無情尊者和李尋道尊者如何能允許這件事情的發生?四周怪物實力變弱,對無情尊者和李尋道尊者二人的威脅也變得越發的小了是以,無情尊者一人支撐著靈力防禦,擋住了身前怪物們源源不斷的攻擊,而李尋道尊者則一道又一道的狠招狠狠地招呼在剩下的三人身上剩下的三人本來就被怪物圍攻的自顧不暇,再加上李尋道尊者的招呼,身上還帶著重傷,又怎麼可能能支撐得住?終於,隨著時間的推移,這三位修士都死翹翹了看到人數減少成了十五人之後,兩位尊者才從這一群怪物群中逃脫出來躲到了另外一處安全的區域裡面!這些怪物現階段的實力雖然僅僅只是陰陽叟、丘若零二人這種級別的,但是能不享受這種圍攻,還是不享受這種圍攻的好啊!這種程度的圍攻之下,對他們二人而言,一個不小心,也會受傷挂彩的!這不管說什麼,自身能夠安全得了那才是王道啊!

躲到了一處安全區域之後,無情尊者和李尋道尊者二人又稍微休息了一下,又開始在附近的區域之內繼續尋找起了那些修士們又清理掉了六名修士試煉空間之內的修士僅僅只剩下九人的時候,他們才暫時停止了動作——十人是一個分界線,十人往下怪物們開啟的道紋,又再度少了一道怪物們現在的總體實力,也不過就是相當於大乘期頂峰罷了!大乘期頂峰的修為,對他們兩個來說,威脅度已經不是很大但是對那些其他修士來說,威脅卻還是不小而且,他們兩個篤信,何林華在應付這些大乘期頂峰怪物的時候,也會束束腳!對他們兩個來說並沒有什麼威脅,而對何林華來說卻是一道難題,這種局面,可不就是他們兩個想要看到的嘛!

二人放棄了尋找剩下的七名貿然闖入的修士,轉而向著何林華所在的那一片區域飛了過來不過,在飛到了這一片區域之後兩位尊者通過神識掃描,卻根本沒有發現何林華的蹤跡不過,這些的這些怪物們,對無情尊者和李尋道尊者這兩位貿然闖入者可不會有什麼好臉色的於是乎,兩位尊者受到了這許多怪物的「熱情」招待當然,這種級別的怪物對兩位尊者來說,根本沒有多大的威脅幾秒鐘的時間裡面,兩位尊者就足足殺掉了兩千之多!不過,接下來二人可不敢再殺下去了——這一片區域,就是何林華這第一層試煉目標的試煉區域,他們兩個若是在這裡把所有怪物都給殺乾淨了,那何林華的這試煉目標就算是直接達成,緊接著就要被傳送到下一層試煉空間里去了!他們兩個,可不想將麻煩拖到下一層去!

在殺掉了不少怪物之後,二人找了一處算是稍微安靜一些的區域,神識依舊還在附近不斷地查找著任何生命的痕迹,但是卻依舊還是沒有什麼反應一分鐘之後,無情尊者才又狐疑地說道:「怪了,這何林華到底跑什麼地方去了?就算是他真的能夠隱匿,也應該會留下一些痕迹才是,怎麼會連一點兒痕迹都沒有?難道說,這何林華在先前的時候,真的被怪物給殺掉了?」先前怪物實力最強的實力,可是相當於守關人那種級別的啊!守關人這種級別的修士,要說是秒殺掉一個何林華,難度好像還真的不大的

而李尋道尊者這時候則黑著臉搖了搖頭,說道:「不太可能如果說,何林華真的死掉了,那咱們腦門兒上為什麼還盯著這麼一個醒?這應該還是何林華的試煉任務,並沒有轉換成其他人的試煉任務!」李尋道尊者嘴上雖然說的肯定,但是心裏面卻也同無情尊者一樣狐疑著——他們腦門兒上的那個任務目標示到底是誰的,他們又怎麼可能會分辨的出來?他們兩個之所以會這麼說,無非也就是在寬慰自己罷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