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我要失禁了!」

Home - 未分類 - 「啊——我要失禁了!」

知道長發美男還是一位警官,女生們更控制不住自己了,各種令人臉紅的議論聲紛紛冒了出來。

李學浩也聽得暗自咋舌,現在女生們的膽子真是大得沒邊了,看來不僅僅是澤井優子一個人人小鬼大,看看這些女生就知道了,估計西村未名朝她們勾勾手指,這些女生就會主動地爬上他的床。

「真中,是姐姐讓我來保護你的。」西村未名似乎習慣了被女生們盯著看,他完全沒有一點的不自在。

「西村警官……」

「叫我未名就可以了。」西村未名哈哈一笑,「你可是姐姐的戀人,我好像應該叫你『義兄』呢。」語氣里還帶著那麼一點討好的味道。

「未名警官。」李學浩也覺得叫他「西村警官」容易跟西村真名混淆,也改了口,「來之前,我已經見過…真名了,她讓我告訴你,不用保護我了。」

「真的?」西村未名先是一愣,繼而有些狂喜起來。

李學浩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也是抗拒這種事情的,本來還準備了一些小手段,現在看來,什麼都不用做了:「是真的,不信的話,你可以去問真名本人。」

「不用了,我相信你說的,真中,這真是太好了!」西村未名對他完全信任,也有可能他怕自己去問反而適得其反,那還不如什麼都不做。

李學浩也樂得輕鬆,起碼不用動點幻術之類的小手段了。

不過西村未名的離開,卻讓女生們失落不已,有些甚至想追上去,但想到還要上課,最終只能遺憾地停下腳步。

李學浩不會認為自己做了什麼壞事,那些女生的失落與他無關。

「真中!」走進學校里時,身後的兩個腳步聲追了上來。

李學浩稍稍一頓,回過頭,只見山本良太和福圓圭一匆匆地跑過來,叫住他的是山本良太。

「咦,你好像高了?」跑到近前,本來要說什麼的山本良太第一時間被他突然拔高的高度給吸引了注意力。

旁邊的福圓圭一也目露古怪,這一點他深有體會,以前比他還要矮一點的人,現在居然跟他一樣高了。

「最近鍛煉了,所以長高了一點。」李學浩輕描淡寫地說道。

「原來如此。」山本良太顯然是個粗神經,完全沒去想,怎麼鍛煉能讓人一夜之間長高好幾公分。

倒是福圓圭一比較理智,不過他沒有問出口。

「真中,下午放課,我們去留學生公寓怎麼樣?」山本良太有些興奮地問道。

「去那裡幹什麼?」李學浩疑惑看著他,留學生公寓他知道,之前還被邀請去參加了中國留學生的聚會,只是最後聚會的地點沒有放在留學生公寓里,而是改在了酒店裡。

「今天有中國留學生和美國留學生的比賽哦。」山本良太滿是八卦地說道。

「比賽?」李學浩一愣,這倒是第一次聽說。

「是的,魔術比賽,獲勝的一方,可以重新挑選宿舍,如果被挑選的宿舍里已經有人住了,必須搬走哦。」山本良太解釋道,末了又問,「真中,你去嗎?」

「下午放課,社團活動時間結束嗎?」李學浩來了興趣,有中國留學生參加的比賽,作為老鄉,他當然覺得有必要去一下,反正放課之後也沒有什麼事做。

「不用等社團活動時間結束,我們跟鈴木部長請假就可以了。」山本良太顯然已經計劃好了一切,「你知道嗎?留學生的比賽,每年都會舉行,去年是心算比賽,是韓國留學生贏了,可惜中國留學生沒有參加,如果參加了,韓國留學生早就輸了。」

「哦?」李學浩倒是不知道他居然對中國留學生有那麼強的信心。

「那就這麼說定了,真中,下午放課我們再叫上橫寺前輩,四個人一起去。」山本良太說道。

「嗯。」李學浩對於幾個人去無所謂,他純粹是作為中國留學生的「後援團」去的。

一行三人邊走邊說,很快到了一年級的校舍,李學浩和山本良太跟福圓圭一分開,後者一個人去了二年級的校舍。

進入一年C班,李學浩又發現自己的座位被人佔了,不是別人,和昨天一樣,還是中村隆史,這傢伙簡直陰魂不散,都已經答應了要見他姐姐了。

「真中,你終於來了。」中村隆史見他進來,連忙站起身,今天的他黑眼圈似乎很嚴重了,不過臉上的神情卻很振奮,絲毫沒有因為睡得不好而顯得精神不濟,像是遇到了什麼喜事。

「中村前輩,我不是已經答應了你嗎?」李學浩有些不爽地看著他,這傢伙又要得寸進尺提什麼要求嗎?

「真中,我來找你可不是因為姐姐想見你。」中村隆史連忙解釋道,又看了看教室里,見不少人都看了過來,他稍稍壓低了聲音說道,「真中,你有很多個交往對象對吧?」

「你想說什麼?」李學浩皺起眉頭,這傢伙是什麼意思,一來就揭他的短?暗示他花心?

「我想知道,你平時是怎麼和她們相處的?」中村隆史滿是期待地問道。

「嗯?」李學浩一愣,但也聽出來他沒有揭他短的意思,反而像是誠心在請教。

「奈奈子已經接受了我……」說到這裡,中村隆史興奮得滿臉通紅,又有些不好意思,「因為我是第一次和女孩子交往,所以不知道和戀人之間應該要做一些什麼?一起上學然後一起回家嗎?」

李學浩頗為驚奇,看他此刻的樣子,比一個純情少年還要純情,而且聽他話里的意思,竟然是第一次交女朋友,這就更是不可思議了。以他高大的身材和英俊的面容,還沒有和人交往過,簡直讓人難以置信。

沒有得到他的回答,中村隆史繼續自顧自地說下去:「昨天奈奈子親手做了便當送給我,今天我也準備買一份學園裡的炒麵麵包送給她,你認為怎麼樣?」

「嗯,不錯……」李學浩隨口敷衍道,實在不怎麼想搭理他,這傢伙似乎還帶有一點炫耀的意思?

中村隆史說道:「真中,你和福圓直美還有明月結花平時在一起都做一些什麼?有KISS嗎?」說到最後,這傢伙已經開始雙眼放光了,也不知道想到了什麼。

「中村前輩,你是不是誤會了什麼,明月…結花可不是我的戀人。」李學浩皺了皺眉,這傢伙越說越離譜了,什麼時候明月結花和他是戀人關係了?而且他雙眼放光的樣子實在太猥瑣了。

「難道是我記錯了,是鈴木美娜子?」中村隆史撓了撓後腦勺,一副疑惑表情。

李學浩本來就有些煩躁,現在對他更沒有什麼好感了,乾脆揭穿他的美夢:「中村前輩,你確定聽貓會長接受了你嗎?」

「當然,昨天她送便當給我,你可是一直就在現場的。」中村隆史一臉你居然還要問我的表情。

「那麼吃完便當之後,你有見過聽貓會長嗎?」李學浩心中冷冷一笑,這傢伙還真是純情得可怕。

「沒有。」中村隆史搖了搖頭。

「如果是這樣的話,中村前輩,我有一個建議。」

「請說。」

「現在去找聽貓會長吧,或許她會告訴你,以後怎麼和她相處的。」李學浩扯了扯嘴角,希望等一下聽貓奈奈子不會太過直接,那樣讓他產生心理陰影,以後說不定都不敢和女孩子交往了。

https: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手機版閱讀網址:m. 「那咱們開始吧!」風長老見沈暮沉就位,緩緩的說道。他見其餘三人都微微頷首,便轉身向安生說道:「安生,麻煩你在此地護法!」

安生對幾位長老極為的尊重,緩緩的退到了一旁,手中的勁力一發,登時將那烏沉沉的烏木杖召喚了出來。烏木杖在手,那安生威風凜凜,開始了自己的護法工作。

「疾!」接著,只見那地長老首先發功,雙掌登時平平的推出,一道雄厚的力道自他掌心發出。

「這是怎麼一種力道,只怕得有法尊的實力!」沈暮沉看到了地長老出手,心中暗道。

地長老出手之後,其餘幾位長老也緩緩的觸手,頓時在那平台上形成了一個奇特的區域。一時之間,地火風水四種元素彙集,有生有滅,有進有退,就好似是一個小小的世界一般。

「收攝心神,幻象出與自己法力最契合的東西,不要胡思亂想!」沈暮沉正在觀察那平台的變化,耳畔卻突然響起了風長老的話語。

「是……」沈暮沉輕輕的答應一聲,盤膝坐下,雙目微微的閉合,便開始了內心之中的冥想。

首先,映入沈暮沉腦海之中的是闊別已久的峨眉金頂。她彷彿又回到了峨眉金頂之上,看著曾經生活過的地方,她居然百感交集。金頂上似乎沒有任何的變化,房舍依舊,就連那些樹木也還是之前的模樣。

她緩緩而行,在金頂之上漫步。所有的一切就如同沒有改變一般,她也如同回歸過去,還是那個無憂無慮的峨眉小徒。可是,金頂上空無一人,連鳥獸的蹤跡都難以尋覓。此時,她才明白,這不過是一個夢境,一個關於前世的回憶。

陡然,沈暮沉面前的場景變幻,又到了一處險地——後山捨身崖……

沈暮沉的眼睛雖然閉合,但眼皮之下的眼珠滴溜溜的亂轉。而更詫異的,卻是平台上為其作法的幾人。

在風火地水幾人的眼中,面前的小女孩的想象力似乎也太豐富了。她體內的法力緩緩溢出,在頭頂成型,變幻著模樣。有時幻化成高山,有時幻化成房舍,有時幻化成樹木。可那些圖形都是一閃而過,登時便沒有了蹤影。即便是一瞬之間的東西,也是這個世界都不曾見過的。

那風火地水幾位長老相互看了一眼,都在各自的眼中看到了詫異的神色。若是這般的自由想象下去,還不知道要到什麼時候。

可是,那幾位長老又怎麼會知道,此時沈暮沉腦海之中出現的,其實都是她前世的記憶。

自沈暮沉開蒙之後,體內的內力便可以修鍊,待內力有了根基之後,便可以繼續修行《素女周天功》。此時,沈暮沉丹田之中積蓄的內力居然以一種奇特的方式蒸騰而出,並全部彙集到了頭頂之上。

「或許,這就是這個世界中所謂的法力吧!」沈暮沉此時緩緩的想道。

沈暮沉深深的陷入到了回憶之中,也不知過去了多久,昏昏沉沉,就好似過了千年! 水龍疾風勁草一樣一躍而起,為群龍的場面深深的震撼了,他俯首在紫年面前,心甘情願!這次是心甘情願!

而他也不再懼怕金龍之光了,正是那光,包裹了自己的龍力,現在,水龍所有的修為都回來了!這是圓滿!

涅槃,水龍已經涅槃。

而紫年依然觀察著黎明水晶,它還在高速運轉,根本看不清水晶的形狀了……

只見一片白。

騰騰……

一樣紅色東西飛出來,翅膀上還閃著紅色寶石般的色彩……

是鳳凰!

她的紅更加的艷麗了!像一片燦爛的山花,也像天邊的紅雲。

接著出來的是斑斕,她的身上充滿鑽石般的冰晶,好一隻冰斑斕,幾乎是冰雕的一樣,晶瑩剔透,我見猶憐……

她們出來后,水晶球還在轉動,唯獨不見落月。

「小姑姑,一定要醒來,你的年兒,等了你好久,你不在他身邊,他覺得好孤單,甚至孤單的不想活下去,你就是他存在的意義啊,我的小姑姑,我永遠的小姑姑,我永遠的落月,年兒這一生一世都只想,只想和你相依終老……」紫年心中禱告。

一時間,雪花流轉漫天,每一朵雪花中都能看到一個小小的蜷縮在的身影,那就是落月在水晶球中的模樣。

這些雪花從水晶球中飛出,漫天飛舞,毫無規律和軌跡可言。

紫年看的驚呆了,哪一個才是真正的落月?

就連見多識廣的金龍和其餘百龍們也都目不轉睛的看著雪花流轉,這是天幕雪簾。

柳絮一般綿薄,銀一樣的白,玉一樣的潤,一朵朵一簇簇,紛紛揚揚冉冉飄落,閃著寒冷的銀光。

眼睛一眨,落到紫年睫毛上一片,捧在手心,裡面的影響似乎活躍起來,落月伸展軀體,對他微微一笑。

「小姑姑。」紫年吃驚的叫著,可雪花卻從手中飛走了,再一看,成千上萬個落月在雪花的包裹中伸展著不同的姿態,就像是無數個幻化的精靈一樣。

金龍覺得有些慚愧,因為他也沒有見過這樣的情景,竟然在信任主人面前說不出個所以然,有違這麼多年見多識廣的聲譽了。

無數的落月在周圍流傳,忽然這些雪花開始聚合,朝著固定的方向,巨像水晶球的上空……

「不要走……」紫年喊著。

雪花們回到水晶球內,那裡還安然的躺著落月。

失落感劃過紫年的心間。

突然……

凸凸,凸凸……

唰……

烏拉!

一個高潔的女子從水晶球中飛馳而出,手握冰雪權杖,一身潔白的雪衣,拖地三尺,上面有冰晶和雪晶如同星辰般點綴,閃爍。

高高的衣領遮擋著她的頸項,讓整個人更加冷眼高貴,連金龍都在暗自驚嘆,從來沒見如此純粹的白色……

這女子目光如瀲,她有成千上萬的雪花匯聚而成,頭頂上帶著一隻冰雪王冠。胸前閃動著一把鑰匙,那是落月的鑰匙。

她的容顏,較從前,更勝幾許。

還記得藍靈兒當時用人皮描出人間天上最美的女子,讓當時的落月也驚艷了一番。

如今的落月比那張臉還要美三分!

翩若驚鴻,婉若游龍。穠纖得衷,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約素。延頸秀項,皓質呈露。雲髻峨峨,修眉聯娟!

!!

。 第838章誰不會啊

「我……我成績不差吧,挺到了第四天……」顏汐還是沒真正意識到自己到底錯哪了。

霍彥霆沒說話,只是別有意味地凝了權赭一眼。

權赭抿唇回道:「光你開箱這個舉動就已經被判定不及格了。戰場的確需要勇敢,但更需要謹慎的勇敢。」

這下顏汐噤了聲。

霍彥霆招手讓戰醫帶顏汐走。

「三哥哥……霍老哥……」顏汐在上直升機前喚道。

霍彥霆賞給她一個沉悶的背影,而權赭卻是目色凝重地看著顏汐,一臉望穿秋水的樣子。

待直升機離去,權赭拿出自己的信號彈準備拔掉引線時,霍彥霆一把制止了他。

「幾個意思?」權赭不解。

霍彥霆眸色一寒:「內應,從現在起你是本場選拔考核的內應。我要你滅了這裡所有的考核成員。」

權赭微微抽了抽眼角:「怎麼可能,光你家蘇蔓我就滅不掉。」

聞言,霍彥霆倒是認同地點了下頭。

權赭:「……」

「那你把其他人都滅了。」霍彥霆繼續堅持要讓權赭去當內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