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綾音。」

Home - 未分類 - 「對不起,綾音。」

「不,是我說得太誇張了,浩二,你不用放在心上哦。番△茄“`.-f`.`com其實我知道的,浩二的性子不怎麼習慣和別人相處呢,良太也和我說過。」

李學浩聽得心中暖暖的,山本綾音對山本良太來說可能是個恐怖的魔王姐姐,但對於他,就是那種既溫柔又聰明的女朋友:「回去我帶禮物給你們。」

「真是令人期待啊。」山本綾音嘻嘻一笑,「對了,你們明天回來了是嗎?」

「是的,可能明天下午的飛機。」李學浩說道,這次的修學旅行只有三天的時間,今天已經是第三天了。說實話,本次的修學旅行很失敗,就只看了一個黃大仙祠,剩下的景點都沒去,當然主要是因為發生了一些意外,不然今天會去逛九龍公園等景點。

「良太那小子沒有給你添麻煩吧。△◇△番茄□」山本綾音又聊到了她的弟弟。

「沒有,良太一直很……安靜。」李學浩也不知道怎麼形容,山本良太的表現可比他活躍多了。不過在他姐姐面前,自然要給他說好話。

「那就好。」山本綾音鬆了一口氣,接著問道,「浩二,你給直美學姐打了電話嗎?」

「還沒有,等下就給她打。」李學浩心中不由一跳,不知道山本綾音怎麼突然說到了福圓直美。

「嘻嘻……」山本綾音笑得有些開心,估計因為自己是第一個被打電話的人,雖然表面上不吃醋,但女孩子嘛都有一種攀比的心理,不過嘴上卻很大度地說道,「那麼浩二等下給直美學姐打電話記得告訴她,你是第一個給她打的哦。番茄△□☆小△說網.-f`q-x-s“.`c`om」

聽得出,山本綾音是為他著想,李學浩卻搖頭說道:「不,我會告訴她先給你打了。」這種事並不需要隱瞞,雖然山本綾音是為了他好,但實在沒有必要。

「那好吧,希望直美學姐不會因此不高興哦。」山本綾音說道,正要繼續說下去,陡然電話那邊傳來一個成熟的男人嗓音,「綾音醬,吃飯了,誰的電話?」

「好的,我就來。」山本綾音大聲應了一句,然後說道,「浩二,爸爸叫我吃飯了,我要去吃飯了哦,你快給直美學姐打電話吧。」

「好的,記得要多吃一點。」

「嗯嗯。」

結束了和山本綾音的電話,雖然彼此之間並沒有說什麼甜言蜜語,李學浩心中仍有種異樣的情緒波動,很令人振奮,或者這就是甜蜜的感覺。

接下來,他撥通了福圓直美的電話號碼。

這次卻不像跟山本綾音打電話那麼順暢,鈴聲響了好一會,都沒有人接,直到電話自動掛斷。

可能這時候福圓直美有什麼事情,李學浩又再打了一次。

這次接通了,但卻是一個男人的聲音:「喂,你好。」

「圭一?」李學浩馬上聽出來是福圓直美的弟弟福圓圭一的聲音。

「是我。」福圓圭一的語氣聽上去有些僵硬,還有一點不耐煩,當然,他也早知道對面的人是誰。

「直美學姐呢?」李學浩問道,福圓圭一不是山本良太,一直反對福圓直美跟他交往,儘管迫於姐姐福圓直美的威壓不怎麼敢表現出來,但一直看他不順眼。

「姐姐在洗澡,你找她有什麼事嗎?」聽到他追問姐姐,福圓圭一語氣里突然有些緊張。

「既然在洗澡,那我等下打吧。」李學浩準備掛掉電話。

那邊的福圓圭一卻更加緊張了:「等一下,你是想告訴姐姐那個秘密嗎?別忘了你答應過我和良太,不會告訴姐姐的。」

「你說什……」李學浩剛想問出來,陡然想起,之前福圓圭一和山本良太兩人換上西裝準備去「體驗」一下成年人的世界被他抓個正著,原來是擔心這個,難道他看起來像是那種會打小報告的人嗎?

「放心吧,那件事我不會告訴直美學姐的。」

「希望你能說到做到。」福圓圭一輕哼了一聲,態度還是那麼差。

李學浩也懶得跟他計較:「好了,我先掛了。」

掛掉電話之後,李學浩並沒有收起手機,因為他還有第三個女朋友,間島由貴。不過想到之前兩人已經通過電話,猶豫了下,他打給了千葉小百合。

千葉小百合雖然不是他的女友……但一直以他妻子自居,還是正妻的身份,原本他的打算是能拖就拖,拖到最後不了了之,不過已經相處了那麼長的時間,他的想法也漸漸改變,早把她當成了家裡不可或缺的一員。(未完待續。) 第144章玻璃心要不得

「老大,大巴車行李艙里最外圍是普通行李,中間一層是珍稀動物,最裡面是黑火。」鍋灰快速組織語言,「這些人膽夠肥的!」

「走,先去看落跑那人。」霍彥霆撿起那人手槍,往山腳走去。

剛一走近,他抬手一槍射在那人大腿上。

昏迷那人瞬間被痛醒,破口大罵:「誰敢打老子!」

霍彥霆身子微微前傾,手槍指著那人眉心,目色森然:「這位BOSS看樣子不是普通的盜獵走私,火力如此兇猛火力,可不是一般人能弄到手的。」

那人瞳孔一縮,把頭一瞥,不作回應。

霍彥霆把槍交給鍋灰:「接下來你有大把時間考慮坦白從寬,還是抗拒從嚴。」

轉身的瞬間,冷諷出聲:「灰狼比較識時務。」

「你!你們!……」那人鬱結地咬牙切齒,「明明在這裡設防了,何必再打電話故弄玄虛!」

霍彥霆沒理會,鍋灰一把架起那人,冷聲說道:「只要能為兄弟們多爭取一分安全,能卸下你們的防備,付出一切都在所不惜。」

將那人往上提了提,拖著走:「說了你也不懂,給我老實點!」

霍彥霆留下來組織大局,配合相關部門善後跟進,順便對本次行動整理作戰總結,並且向上級提交隊員戰功申請,包括蘇沐的份。

大夥多多少少有些挂彩,在回去路上蘇沐安靜地逐個進行包紮治療。

回到特戰隊,她一刻都沒有耽擱,央求大夥給她加大訓練強度,加快指導進程,眾人勸其勞逸結合、不宜操之過急。

蘇沐應允歸應允,卻經常獨自一人鑽到閱覽室里一天不出來,如海綿般吸收一切事知識,晚上則在空間里各種訓練,順便大批量煉製五行血凝丹、生肌丹、洗髓丹等有關止血、消炎、恢復元氣的丹藥。

核心組幾人均是一片擔憂,向霍彥霆彙報蘇沐情況,卻只得到霍彥霆的一個指令:蘇沐訓練用的槍靶全換成人形靶。

眾人雖不解,但依舊執行指令。

一天夜裡,五人組宿舍難得午夜嘮嗑。

鍋灰雙手枕後腦勺,問道:「老黑,你不覺得老大對蘇沐有些不同嗎?」

胡半仙立馬插嘴:「鍋灰同志,你這玻璃心要不得啊。俗話說,後宮佳麗三千不一定要獨寵你一人。」

鍋灰:「滾!」

老黑按揉著上次槍傷位置,淡淡說道:「沒什麼不同,蘇沐畢竟是星兵,是老大親自挑選出來的雛鷹苗子,自然多重視一些。」

「不對,我還是覺得不對勁。」鍋灰繼續說道,然後他將那天霍彥霆和蘇沐頭抵頭的畫面跟大夥描寫了一下。

老黑和大鳥抬起手臂遮住雙眼。

火柴若有所思地彈坐起來!

這下,連同胡半仙在內也是無盡惆悵。

五人組宿舍陷入詭異的安靜,畢竟嘮嗑話題太尬,沒辦法繼續往下嘮。

「大半夜的不睡覺,荷爾蒙過剩是不是!」突然,霍彥霆悄無聲息地出現在門口,「全體都有,負重50公斤50公里。」

(本章完) 第1658章被抹除的痕迹

看顧雲念安靜了下來,慕司宸鬆了口氣,接著說道:「萬一我們想多了呢?你這樣跑過去,該有多尷尬。」

顧雲念冷靜了,但還磨著牙,咬牙切齒地說道:「那我就等著。 名門摯愛:億萬老公寵上癮 孤狼要是敢騙我媽,看我怎麼收拾他。」

「好!到時候我幫你!」慕司宸揉著她的頭說道,努力地忽略著心裡的那一絲心虛。

商場內,孤狼神色緊張地往商場出口的方向望,「我剛才好像看到念念了!」

「哪兒呢?」雲水謠給孤狼選好了皮鞋說道。

孤狼一指剛才顧雲念買鞋的專櫃,「就是那兒。」

雲水謠一看,除了看到一個無頭蒼蠅一樣亂竄的雲韻,並沒有顧雲念的身影。

拍著孤狼的手臂安撫道:「肯定是你看錯了!念念不喜歡逛街,衣服鞋子要麼是我選的,要麼就是讓人送上門。」

此刻無頭蒼蠅雲韻在商場內沒找到跟丟的顧雲念和慕司宸,靈光一閃往商場外跑去,只來得及看到慕司宸和顧雲念離去的背影。

慕司宸剛接到陸羽的電話,季遠航的事有進展了。

沒時間先送貓崽先回去,兩人只能牽著它一起去了約定的地方。

季老爺子和陸羽已經到了,季家大伯和二伯不在,兩人已經回任職地。

看到跟著顧雲念和慕司宸進來的貓崽,季老爺子的目光有些發直。

「念念丫頭,這就是你家喂的那隻『貓』?」

最後那個貓字,季老爺子刻意地加重了語氣。

「如果你說的是貓崽,那就是了!」顧雲念有些心虛地說道,實在是無法違心地應一句,這就是那隻『貓』。

還是陸羽一臉的淡定,因為貓崽的准養證,就是慕司宸讓他幫忙辦的。

調侃了兩句,算是調解了他們來之前有些凝滯的氣氛,就說起了正事。

陸羽正色道:「季遠航十五歲那年的調查有了新進展,可以判斷他是於二十七年前,他十五歲那年開始與背後的勢力開始接觸甚至加入其中。

二十七年前他確實發生過重大車禍,造成了失血過多,可醫院沒有任何治療和輸血記錄。之後在一年內,參與季遠航救治的醫療人員以各種理由調職、轉行或是出國,其中幾個主要負責人各種意外身亡,不過他們都沒生出過懷疑。

就連季家的勢力都不足以做到這一切,更何況季遠航一個才十五歲,手中沒有任何權力的少年。定然就有一個龐大的勢力在背後支持。

我能查到這些消息,還是當時一個實習醫生察覺到不對,果斷故意犯了個小錯,然後憤而離職,沒再從事醫療行業,卻因此對此事記憶猶新。這次我們找到他時,發現他的反應不對,逼問之下才知道這些。」

季老爺子沉默許久,才問道:「為什麼?車禍的事,並不需要這麼大費周章地隱瞞?」

「這我也想不通。」陸羽說道,這也是疑點,恐怕要等抓到季遠航才能知道了。

說著,他看了季老爺子一眼。

(本章完) 梵少天發怒,多帶了一些賭氣的成分在裡面,他是在和嵐堂爵雅較勁,這樣的男人,他本就是設為競爭對手,如今嵐堂爵雅帶走幽雪染,梵少天絕咽不下這口氣。

「天兒!你這是要做什麼!」

梵夫人和梵老爺趕來了,他們看到嵐堂府結界的碎片掉落一地,地上還有和結界相撞而被損壞的八品靈器,這靈器一看就是梵家所造的。

梵夫人不禁覺得胸口一悶,她的小兒子,怎麼就這麼會給她惹事呢?

然而梵少天已經和嵐堂爵雅打起來了。

幽雪染忽覺好笑,梵少天是覺得自己的威嚴被嵐堂爵雅折損了,才不顧一切的與他交戰吧,結果卻打著是為了討回她的幌子。

幽雪染打了一個哈欠,她語氣懶散的對嵐堂傾顏道:

「我們回屋去吧,這裡,嵐堂公子因是能應付的。」

傾顏也不擔心自己的哥哥對付不了梵少天,她對幽雪染點了點頭,

兩個人的對話被梵少天給聽見了,梵少天欺身而下,就往幽雪染所在的方向襲去,然而就在這時,大片的黑衣刺客涌了出來。

嵐堂爵雅暗道不好,君氏的殺手在嵐堂府附近埋伏多日,他們不敢自己直接攻破嵐堂府的結界,卻讓梵少天破了結界后,再出現襲擊幽雪染。

「帶洛雪姑娘走!」嵐堂爵雅傳音給嵐堂傾顏道。

以嵐堂傾顏的功力,應該能抵擋君氏的殺手一陣,只是現在,嵐堂爵雅要加速解決梵少天,自己才能脫身了。

轟的一聲,梵少天如流彈一般墜落在了地上,而幽雪染回頭,她聽到了咒語吟唱的聲音。

按理來說,嵐堂府內即便有靈術陣,那也是歸嵐堂府所用的,君氏的這些殺手根本沒法動用嵐堂府的靈術陣。

然而幽雪染聽到那冰冷的咒語如同無形的枷鎖捆住自己手腳的時候,她心底一涼,知道君氏的殺手們啟動了聖靈術的靈術陣。

「君氏怎可如此!」嵐堂爵雅好看的眉頭皺了起來。

一個沒有任何靈力的盲女,君氏居然對幽雪染使用的聖靈術!這樣的女人,就這麼被君氏視為了虎狼。

聖靈術的靈術陣是在空中出現的,那靈術陣是一朵頃大的木槿花的形狀,金色的木槿花在空中涌動,將方園百里的自然靈力全都吸入了其中。

「哥哥……」嵐堂傾顏低聲向嵐堂爵雅求救。

她怎麼都不會想到,君氏的人居然對幽雪染動用了聖靈術。

「嵐堂爵雅,你還要救她么?」

君氏的三位長老出現在了嵐堂府的上空,嵐堂爵雅笑容郎朗,只是他的臉上已凝上了一層冰冷,少年白衣飄飛,出塵不染,他的面龐散發著令人不敢直視的光。

「君氏的三位長老居然都來了,我父親,母親出外遠遊,先有梵家的人破我府結界,再有君氏動用聖靈術,你們想對付的是一個弱女子,還是要對付我嵐堂家?」

他的威儀無人能夠與之比肩,御三家之間相互較勁,而今卻因一名女子,開始在明面上針鋒相對,嵐堂爵雅不喜歡這種感覺。 ??「浩二君?」接通電話之後,千葉小百合冰冷的聲音傳了過來,語氣中帶著一絲詫異以及掩飾不住的喜悅。▽□番△茄▽“

聽到熟悉的聲音,李學浩心情也有些激動:「小百合,你們還好嗎?」

「嗯,就等浩二君回來。」千葉小百合冷著聲音,話中卻有強烈的期盼之意。

「明天我就回去了。」李學浩忍著心中的激動,這一刻前所未有地思念起遠在日本的女友和家人,「你們吃過晚餐了嗎?」

「我正在做。」千葉小百合冷聲說道,冷不丁地旁邊一個聲音突然插了進來,「誰的電話?是膩醬的?」是瓜生麻衣在說話。

「嗯。」千葉小百合冷冷地應了一聲。

「讓我聽,讓我聽。」瓜生麻衣的聲音頓時振奮起來,接著聲音也變得更為清晰,估計是千葉小百合把電話交給了她,「喂喂,膩醬,聽到我說話了嗎?」

「麻衣姐,我又不是聾子。☆番茄小說網—.`.-c-om」李學浩有些無語,他原本是打給千葉小百合,兩人之間說些秘密悄悄話的,誰知道瓜生麻衣橫插一腳。

「哼哼,你聽清楚了,明天回來我要禮物,很多很多的禮物。」瓜生麻衣一點也不客氣,在電話中「大放厥詞」。

「禮物會有的。」李學浩不由有些頭疼,連忙轉開話題,「由貴姐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