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此刻,那些重傷的九清太虛宮長老們都不見了,原地只剩下兩名太上長老!

Home - 未分類 - 然而此刻,那些重傷的九清太虛宮長老們都不見了,原地只剩下兩名太上長老!

不僅如此,他們的情況令九晏大長老看著駭然無比!

只見他們兩人跪倒在地上。

一個雙眼被挖出,鮮血淋漓的只剩下兩個窟窿,黑漆漆空洞洞的看著前方,表情獃滯。

另一個雙腿被兩柄長劍一穿而過,深深的插入地下,將他牢牢的釘在地上!

他的小腿脛骨被貫穿,鮮血如注,奔涌而出,就下方的白骨堆都染得一片鮮血!

這一番場景,饒是九晏大長老見多識廣,看多了恐怖駭人的場景,也止不住的一陣心中發寒。

這是怎麼回事?

他們消失到現在也不過數秒的時間,誰能將他們弄成這樣?!

而且那兩柄長劍,九晏大長老認得,正是那名太上長老平生最得意的武器,叫子母雙劍!

之前因為覺得對付君雲卿勝券在握,就沒有動用,誰想君雲卿竟然能夠完全啟動魔神鎧,瞬間打了他們一個措手不及,那名太上長老還沒反應過來就被打傷,根本沒來得及動用!

而另一名太上長老的傷勢九晏大長老也很熟悉!正是那名太上長老最得意的攻擊造成的!

那名太上長老最擅長使用一對雙鉤,食指和中指微屈,可以隔空十幾米取人首級,一抓一個窟窿!

怎麼卻是都用在了他們自己身上?!

誰能反過來用他們的招式和兵器傷了他們?!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無聲無息的做到這一點,怎麼不直接殺了他們?!

九晏大長老的面色驚駭,心中的寒意止不住的往上涌著。

「兩位太上長老!」

他運起勁氣在兩人耳畔猛然一喝,兩名太上長老身體猛地一震,緩緩抬起頭來,面色獃滯的看向他所在的方向。

只這一眼,九晏大長老全身的汗毛便根根豎起!

只見那名小腿被貫穿的太上長老抬頭,眼睛竟然是一片如血一般的顏色,黑色的眼珠已經沒有了,只剩下一片血紅!

裡面彷彿有無數細小的蟲子在遊動,滴滴血水從眼角流落了下來,彷彿燭淚一般,看上去駭人至極!

看著這一幕,饒是九晏大長老這些年看慣了詭異恐怖的場景,全身的寒氣也嗖嗖的往外冒!

這個時候,他才驀然驚覺,這裡不是一般的地方!

這裡是元獸遺迹的百骨獸冢,元獸為自己選擇的陵墓之地!

百獸屍體,怨氣匯聚的地方!

除了妖獸怨靈,說不定還有更恐怖的東西存在!

之前君雲卿從那秘地中取寶而出時,那驀然急追而出的一隻巨大手臂,就知道這裡有多麼的危險恐怖!

他怎麼一時得意忘形,把這個給忘了!

這個時候,九晏大長老也顧不上尋找君雲卿的蹤跡!

他全神貫注的盯著那兩名太上長老所在的方向,眼角餘光不斷的掃視著四周。

一方面防止那兩名狀態詭異的太上長老暴起,一方面尋找著可以離開的方向。

然而就在這時,他忽然感覺到身後傳來一陣陣似風聲似嗚咽的聲音!

九晏大長老回頭一看,赫然兩眼發直,整個人如遭雷擊!

在他身後,濃郁的灰霧碰撞消散中,一隻血色的眼睛赫然慢慢的升起!

那隻血色的眼睛直徑數百丈!裡面沒有黑色的眼珠,只有一個血色的眼球,裡面瀰漫著無窮無盡的死寂之色,蒼茫而渾濁!

凝視著它,會讓人心中莫名的生出一股極度悲涼的氣息,壓抑得人心中喘不過氣來!

那血色的眼球之中,倒映著無數人的身影,在裡面浮浮沉沉,彷彿隨波逐流一般,猶如水中浮萍,無根無源,漂泊無盡!

這些身影非常的奇特,裡面有人類,在妖獸,更有屍界,冥界的人!

還有些長相奇怪卻並不屬於六界的種族!

他們的身影全部倒映在這血色的眼球中,在這裡哀嚎著,扭動著,看上去猶如還活著一般,表情痛苦凄厲,看上去令人說不出的毛骨悚然。

這一隻血色的眼睛,就彷彿冥域之主的眼睛一般,看透天上地下,人間和煉獄!

所有一切生命的終結都彷彿在其中無所遁形!

這是什麼鬼東西?!

九晏大長老面色驚駭!

另一邊同樣被種種迷霧掩蓋籠罩了的君雲卿卻驀然睜大了雙眼!

死亡之眼!

看見這血色眼球的剎那,君雲卿心中就浮現出了這四個字!

之前三足赤金烏族王者和吞天蟒族王者英靈所說的,百骨獸冢最令人恐懼的危險!

遇見它的第一件事就是跑!

不管發生什麼事都不要回頭!

兩位王者臨消散前的遺言在君雲卿耳中回蕩著。

與此同時,那隻血色的眼球緩緩的轉動著,看向下方的君雲卿和九晏大長老。

君雲卿還沒什麼,九晏大長老卻驀然身體一震!

即將晉陞真神境的他對於即將發生在自己身上的危險有著近乎敏銳的察覺,幾乎是在那隻血色眼球轉動的瞬間,他便想也不想的飛身而起,轉身迅速的奔逃。 臨經過兩名太上長老時,他驀然伸手,一人抓住一隻胳膊,猛地向前一提。

撕拉!

那名眼睛被挖穿了的太上長老還好,直接一提就走了。

另一名太上長老卻是直接被撕扯掉了雙腿,只剩下小半截大腿根和胯部相連,鮮血淅瀝瀝的一路滴下,看上去駭人至極!

君雲卿的動作只比九晏大長老慢了一拍,在後者動作后,她也同時飛身而起,向著後方急掠而去。

兩人一前一後的撞破灰霧,互相對了個正著,卻是沒心思再鬥了!

九晏大長老倒是恨不能就地將君雲卿斬殺在這,但是他不敢動!

因為在他的後方,那隻血色眼球盯來的方向,一道道恐怖的吸引力赫然傳遞了過來!

這股吸引力不是一般的吸力,它直接作用在九晏大長老的腦海中。

後者駭然的發現,在這股吸力的作用下,自己的意識竟然漸漸的變得模糊起來!

身體更是無意識的後轉,腳步邁動著,彷彿要在這一股吸力的作用下,折返回去!

九晏大長老被自己身體的變化駭得是魂飛魄散,極力的糾正扭轉,卻根本無濟於事,他的意識越來越模糊,越來越模糊……

撲通撲通!

兩道悶響,九晏大長老手中提著的兩名太上長老掉落了下來。

令人驚駭的是,他們掉落在地上后,很快就目光獃滯的爬了起來,那名眼睛被扣挖掉的太上長老幾乎是毫無障礙的往前迅速走著,彷彿有什麼神秘的力量在為他指路一般!

而那名小腿被撕裂的太上長老在地上瘋狂的爬動著,和另一名太上長老一樣,一前一後的向那個血色的眼球爬去。

很快,兩人就在九晏大長老前面,衝進了那血色眼球之中!

他們的下半身彷彿被血融掉了一般,就這樣一點點的消失,最後慘嚎著成了那血色眼球中的兩個剪影——那血色眼球中倒映的身影,原來是這樣來的!

九晏大長老的面色驚駭到了極點。

他的意識在和侵入他腦海的神秘力量做著最後的抵抗!

但即將跨入真神境的他,對於那入侵到他腦中的神秘吸引力根本毫無辦法!

他的身體,還在不由自主的往前走著。

每走一步,九晏大長老的面色也蒼白恐懼一分!

君雲卿的腦海也被那神秘的吸引力入侵了!

她的靈魂之力更不如虛神境巔峰的九晏大長老,幾乎是在那力量入侵的剎那,她迅速向外衝去的身體便赫然掉轉了方向,以絲毫不減緩的速度沖向那血色的眼球!

君雲卿竭力的想要抵擋,但她的靈魂力對比那神秘的吸力實在是太弱了!

連虛神巔峰,僅僅只差最後一點就能突破到真神境的九晏大長老都拿這死亡之眼的吸引力沒辦法,君雲卿不過虛神巔峰,哪怕兩世為人,也不是死亡之眼的對手!

畢竟,締造這一恐怖存在的,是元獸!

得其元氣,可成元尊的,掌控這一方天地法則的元獸!

君雲卿的身形難以控制的朝血色眼球急沖而去。

在她身後,只聽一聲慘叫,九晏大長老對抗死亡之眼的吸引力失敗,整個人驀然如同一支長箭一般,唰的一下沖向血色眼球。

經過君雲卿身邊,意識還保持著清醒的君雲卿清楚的看見九晏大長老的面色獃滯,猶如提線木偶一般飛身而起,直直就衝進了血色眼球之中。

凄厲的慘嚎聲響起,剛剛還不可一世追殺著君雲卿,誓要將她擊殺在此的九晏大長老,瞬間被死亡之眼化成了一灘血水!慘叫著變成了血色眼球之中的一道最新剪影!

自此,九清太虛宮的眾人全軍盡沒,只剩下君雲卿一個人!

說來也真是諷刺!

九晏大長老帶著人信誓旦旦要殺她時,可絕沒想到會是這樣的結局吧?

君雲卿唇邊笑意冰冷。

然而看著前方那不斷逼近的血色眼球時,她的笑意又變得凝固起來。

必須得想個辦法逃離才行!

君雲卿心中懊惱,暗罵九晏大長老等人浪費了她的圓珠,不然這會拼著性命啟動魔神鎧,一定能夠逃出去!

怎麼辦怎麼辦?!

君雲卿的腦子急速的轉動著,而她的身形也離血色眼球越來越近!

大概她已經是最後一個獵物了,又或者她完全不能抵抗,所以死亡之眼一點也不著急,君雲卿以極其平緩的速度朝血色眼球飛去。

就在這時,君雲卿想到了一個辦法!

死馬當活馬醫了!

遇到死亡之眼這麼恐怖的東西,分分鐘將九清太虛宮的眾人,連同九晏大長老和另外兩名虛神巔峰的太上長老都吞噬得一乾二淨,君雲卿也沒有一定的把握能夠逃離!

但不管行不行,總是要試一試!

死亡之眼,死亡之力……

第六琴弦,你大爺可一定要給點力啊!

君雲卿打定主意的剎那,便猛然一咬舌頭!

噗!一口精血驀然從她口中噴出!

在這精血的幫助下,君雲卿的意識瞬間反撲,在剎那將腦海中那股神秘的吸引力給壓制住,取得了這一瞬間的身體控制權。

「天魔!」拼著最後一點意識和控制力,君雲卿開口,驀然召喚出天魔七罪琴。

後者猛然從她額頭上的蓮花托琴烙印中暴沖而出,飛旋著落在她手中。

君雲卿扣緊琴弦,在意識重新被反壓制的剎那,驀然用力一拔!

鏘的一聲,一下把第六琴弦從天魔七罪琴上扯了下來,一把扔向死亡之眼!

沒錯!是直接扔了過去!

因為她根本來不及彈奏音陣了!

燃燒精血的辦法也只能讓她擁有一兩秒的身體操控權,這段時間遠遠不夠彈奏音陣!

更何況,即使彈奏出了,君雲卿也不敢保證,音陣就能奏效!

看到了九晏大長老試圖反抗卻激怒死亡之眼,比自己還先被拖過去,君雲卿就知道自己只有一次機會!

絕對不能浪費,必須盡最大的努力,一擊即中!

將第六琴弦直接丟過去是最好的選擇!

同性相斥,異性相吸!

如果第六琴弦之力都救不了自己,那就算三大音陣融合也沒辦法!

畢竟魅影沉淵音陣等三大音陣,都是建立在第六琴弦力量的基礎上的!

而且殘缺的天魔七罪琴,並不能完全發揮出第六琴弦的全部力量! 事實證明,君雲卿賭對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