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也是?」有什麼好怕的?大家不都是一樣。

Home - 未分類 - 「你不也是?」有什麼好怕的?大家不都是一樣。

而且這副本里……指不定全是鬼呢。

「那一樣嘛。在副本你久了就會覺得自己還是人,我們在這裡還會流血,會生病,會受傷,會死……」

「會死?」

「當然。」萬信奇怪:「大佬……你連這個都不知道?」

「……」我應該怎麼避免我新手身份暴露呢? 第五零七章半夜密談

「什麼任務?」李廣趕忙問道,身後的將士也著急啊,看著別的隊伍打的火熱,他們早就猴急的不行了。

「衝出去,砍倒敵人中軍的大旗,當然了如果你砍掉了獸人統領的腦袋,陛下會給你封侯的。」

「得令。」李廣接到命令絲毫不敢遲疑,快速的帶領這輕騎兵衝出了城門,飛撲敵人中軍。

講到這裡,李廣不講了。

「接下來呢?」大家問。

李廣一擺手:「沒有接下來了。結果就那樣,我帶領輕騎兵沖了過去,獸人出乎意料,我們全力衝殺,最後把獸人的大統領獅王給射瞎了一隻眼睛。獸人回軍,緊跟著關里的士兵傾巢而出,就連韓大帥都著大刀砍獸人。最後咱們大漢勝利了,但是結果很慘,二十多萬的守軍只剩下了不到五萬。我那個隊伍只剩下了不到五百人,死傷慘重。

本來還想著封侯,但是每每想到慘死的兄弟們我總感覺我是用他們的鮮血換取了官位,所以我做了逃兵,找了個荒山隱居起來。」

劉龍海點點頭,表示明白,肯定是那一仗打的太激烈了,死傷太多,讓李廣心灰意冷。

「不對啊,秘史上寫的好像高祖回長安的時候只帶領了不到五萬的士兵啊,其他的士兵呢。」

「那個也沒啥好奇怪的,那次大戰過後,陛下下令讓大軍追擊。韓大帥不願意,結果還是陛下說的算,二十幾萬大軍西出樓蘭關追擊了三千多里也沒發現獸人老巢。由於給養跟不上,再加上水土不服,不少的士兵生病了,偏偏這個時候有一隊數百人的飛鷹人來了,天天騷擾大隊人馬。埋伏的狼人看到漢軍撤退也來搶好處,士氣越來越低落。最終狼狽而逃,再次回到樓蘭的時候士兵已經不足十萬了,偏偏北部草原匈奴人以為大漢剛剛經歷了戰爭以為軍力薄弱,發兵攻打。陛下就把衛青留在了西北邊陲,一起留下來的還有五萬士兵。皇帝回長安的時候可不就是五萬人馬啊。

再後來就是史書上記載的了,韓信、趙佗紛紛回了封地,可是沒想到陛下的那個陰毒的老婆趁機害死了陛下,奪取了皇位,結果導致天下三分,這一分就是幾十年啊。

顯然李廣還有不少的事情沒有說,但是事情的大概講清楚了,劉龍海也不變多問,只需要再採集一些獸人的資料就可以向陛下彙報了,至於接下來如何那就不是他考慮的問題了。

夜漸漸的來了,李廣家的那三間房子肯定住不下這麼多的人,索性大家都在院子,也都習慣了。大西北的夜溫度變化厲害,白天還是很熱的,但是一到了晚上天就開始寒冷了,照例是要點幾堆火,大家架起帳篷蓋著風衣睡覺。

李廣這個老人有意思,有房子不睡,非要在帳篷里睡,劉龍海道:「你老可是天下人人敬仰的大英雄,再說了這帳篷里可是睡地面的,又冷又硬的,凍壞了你可就麻煩了。」

「屁,什麼英雄不英雄的,流血流汗的是大家,當英雄的是我,這個英雄不要也罷,要我說啊,你們才是真正的英雄,每次打仗都是斥候在最危險的地方,戰鬥勝利了斥候立下的功勞最大。你是不是看我身子骨老了,就以為我不能睡帳篷了啊,要不咱們兩個比劃比劃。」

「老將軍說笑了,榮譽那些虛名早$淫蕩小說就看開了,如果重虛名我就不當這個隊長了。您老要是真想睡帳篷那就睡吧,可是你要把你的狼皮褥子拿來啊。」

「好好,我去拿。」李廣像老小孩一樣,乖乖的去把狼皮褥子拿來了。

因為此地平坦,算得上是險地,真正睡覺的只有三十人,有二十四四處執勤呢。夜半,劉龍海起來四處檢查一下,雖然帶來的都是精銳,但是每一次劉龍海總是很小心,每一個加入血狼的人都明白這樣的信條,小心的人才能活的更久。

通訊兵的帳篷里,傳來滴滴的電報聲,大功率的電台剛剛接收到了電報。通信兵剛剛出來就看到了劉龍海,示意一下手中有東西,就進了帳篷。

「什麼情況?」劉龍海問。

「陛下詢問咱們到達哪裡了。」通訊兵說。

劉龍海接過電報,一看上面詢問血狼戰隊到了什麼地方了,發現了什麼情況沒有。還有就是叮囑劉龍海千萬小心不可大意,同時告訴了劉龍海空軍已經派過來了,如果有什麼重要情況,血狼的人可以呼叫空軍,乘坐直升飛機撤退。

劉龍海看罷心頭一熱,高興的點點頭,「立刻回電,就說我們立刻就要到樓蘭關了,同時遇到了一個自稱是李廣將軍的人,五十年前的獸人大戰是真的,只等我們見到獸人軍隊,取得更多的獸人資料就完成任務了,預計三道兩天返回。」

「是。」

青州城,原齊國皇宮勤政殿里,劉宇正聚精會神的端坐在作案後面批閱奏章,這些奏章大多是下面人員把握不準的,大部分是關於一些有分歧的事情,處理起來很是頭疼。好在現行的執政體系比較健全,不然就是累死劉宇也批閱不完。

房門吱呀一聲開了,傳來輕柔的腳步聲,一碗冒著熱氣的銀耳蓮子羹輕輕的放到了桌面上。來人穿著一身粉色的套裙,雲鬢花顏。高高的胸脯頂起衣服,細腰長腿,裙擺不長,剛剛好遮住滾圓的大腿,但是更顯的苗條的小腿異常的吸引人,叫上居然穿著一雙水晶的涼鞋,牛奶一樣白嫩的小腳。再看臉上白如凝脂,但是眼角眉梢透著股調皮的勁兒,來的不是李瑩瑩又是誰。

「大哥哥。」李瑩瑩坐到了劉宇的旁邊。

劉宇自顧批閱奏章,問道:「又怎麼啦,哪個掌管的讓你來找我的。」

瑩瑩嘴角嘟起來,生氣的樣子異常的可愛。如今的李盈盈已經二十二歲了,去年已經和劉宇成親了。

「你是我老公,我就不能給你做碗湯喝。」

「呵呵,那就好。我就嘗嘗你的湯。」劉宇也真餓了,端起湯喝了幾口,感覺還真不錯。「好喝,好喝。」

「好喝就行,你的真的要讓更多的商行進軍大車店嗎,那樣咱們環宇大車店的生意恐怕會受到很大的影響。」

「哈哈,終於露出尾巴來了吧,這個問題沒有商量的餘地了。創辦環宇大車店那天起咱們也沒指望他能賺多少前,可是如今呢,他的營業額太大,兩千多家分店,勢力龐大。還時不時的要加價,不好好整頓一下要出大問題的。」劉宇伸伸懶腰靠到了椅子背上面。

環宇大車店完全是一種巧合,創立之初本著為環宇商行的運輸隊,客運車輛提供方便。可是沒有想到,雖然中土和周邊草原貿易的加強,隨著分期購買牲口政策的推行,有馬、有車的人越來越多了。

原本最不看好的生意,環宇大車店居然慢慢的火了起來,人和馬不管走到哪裡都要吃東西。大車店就是為人、馬提供住宿、食物的地方。環宇大車店不僅僅有各種人吃的美味快餐,還為馬匹準備了各種飼料。居然是草料的利潤最大,隨便一個小店都有上百匹馬來購買草料。就這樣環宇大車店發展壯大了,但是也牛氣了,下面的人經常搞些小動作,一會兒草料漲價了,還口口聲聲的嚷著草原上遭遇大雪災了,咱們這裡的草料也要漲價了,這是與草原接軌。一會兒又喊,今年天氣不好,收成減產,草料漲價。

草料,別看事情不大,但是關係到千萬的馬幫大車行,草料一漲價就影響到運費啊,哪怕馬也不能整天馱著一捆草料到處走吧。

「呵呵,回頭告訴主管大車店的那個掌柜的,少整點事情出來,別以為我不知道他那點花花腸子,一旦觸發了法律督察院可是不會輕饒的。你們自己小心了,我相信最近一段時間大車店會越來越多的了。」

李瑩瑩看說服不了劉宇,笑道:「我明白大哥哥的苦心,現在你已經不能只為咱們商行考慮了,更多的考慮的是天下的百姓。我會細心管理的,哪個商行都不會讓他發展的太好,一旦形成壟斷我就拆分他。」

劉宇拉住了瑩瑩的手一把摟到了懷裡:「這些年辛苦你了,商行的事情慢慢的放放,交給其他的人來管理,你也該生個孩子了。」

瑩瑩一聽這話想到那羞人的事情,耳朵根子都紅了。

「好吧,蘇蘭姐姐,白雪姐姐都有孩子了,我也該有了。不過商行可不能丟,我還是要管著的,你不知道下面的那些人刁蠻著呢,一不小心就來個小動作。白雪姐姐不也管著全天下的醫館嗎?」

「好好,不過從今年開始環宇商行所有產業,每年要拿出百分之三十的利潤來補貼給戶部,現在太多地方需要用錢了,另外商行多多創辦一些公益事業。」

瑩瑩乖巧的點點頭:「已經資助了幾百所的小學,幾十座的幼兒園,全免費的。」。.。

更多到,地址 第五零八章一級戰備

「呵呵,我知道,可是你們還可以再多資助一些啊,你們是商業協會裡的領頭羊,你們資助了,其他的商行也會辦。商人,賺再多的幹什麼,還不是用來回報社會,留給子孫適當就好了。」劉宇笑道。

誰知道瑩瑩搖搖頭:「環宇商行再資助多少都沒問題,反正整個商行都是咱們一手創辦的,我哥、石頭哥、陸文機他們只是些分紅的小股東,更何況他們對錢也不是多麼的在乎。可是其他的商行就不是那樣了,如果不是法度嚴苛,一些不法商販什麼事情都敢幹。今年年初的時候大理有家商行就像北方販賣南瓜種苗,以高出規定價格三倍以上的價格銷售,還誇大宣傳,說一個南瓜能結出上百斤來。結果被罰了傾家蕩產。」

劉宇點點頭:「這個案件我知道,這家商行獲利不少,但是罰款很重,現在這個老闆還在掃大街呢。不過虛假宣傳是不成立的,是的種植場里種植的南瓜,大水肥,居然都有長到二百多斤的。人心難測,人人都想到錢,這個就需要教育來解決了。國家先愛每一個人,才能讓每一個愛國家。」

「砰砰,砰砰。」門口傳來輕輕的敲門聲。

「進來。」劉宇說。

吱呀一聲,門開了,一身戎裝的小猴進來了,立刻一捂眼睛:「我什麼都沒看見,你們繼續。」

原來小猴進來剛剛好看到瑩瑩坐在劉宇的腿上,所以立刻要出去,不過撒謊都不會,什麼都沒看見還繼續啊?

瑩瑩趕忙從劉宇腿上下來,狠狠的掐了他一把:「誰讓你喊進來,喊那麼快的。」

轉身向門口叫道:「死小猴,進來吧。」

猴立刻轉過身來,打小小猴就怕瑩瑩這丫頭,因為原來他哥哥就是李大牛,村裡除了村長兒子就是他了。

小猴小心翼翼的拿著電報朝劉宇走去,冷不防瑩瑩一個暴栗打到了頭上。

「唉呦,人家好歹也是個三品武官,這麼打我太不給面子了。」小猴呲牙說。

「還來勁了,我讓你三品武官,三品武官。」瑩瑩又打了兩個暴栗,小猴抱頭跑到了劉宇身後,瑩瑩才住手。

嬉鬧自然是有度的,瑩瑩知道大半夜的小猴進來肯定是有事情的,轉身回房間洗白白了期盼著劉宇一會兒能來自己的房間。

「陛下,血狼回消息了。」

「恩,我看看劉龍海他們到哪裡了。」劉宇接過電報仔細一看,原來血狼把從月氏大宛一直到樓蘭城這一路上的見聞都做了詳細的彙報,已經確定秦軍西征是要對付獸人入侵的。而且也了解到了西域各小國甚至一些部落正全力以赴的準備應對獸人入侵的。劉龍海等人已經發現了小股的獸人部隊,但是還沒有接過火。眼前立刻就要到樓蘭關了,最近一兩天就有可能和獸人接觸了。更為有意思的是,劉龍海等人發現了一個重要的歷史人物,五十年前抗擊獸人的英雄人物李廣,雖然劉龍海說目前還沒有足夠的證據證明這人就是李廣,但是感覺應該是。劉宇非常了解劉龍海這人,一身好功夫,但是又很低調,一般很少誇讚別人,但是對遇到的這個老頭非常誇讚,想來應該是錯不了的,看來獸人軍隊入侵的事情是真的了,不由得臉上露出擔憂的神色。

「陛下,有什麼不好的消息嗎?」

劉宇沉思了一會而道:「你立刻打電話通知軍部、丞相、李將軍,還有韓義等人召開緊急軍事會議。」

猴轉身出去了,回到旁邊的屋子裡,把內線電話接通,先是打給了吳有才,電話里隱隱約約的還有女人喘氣的聲音,顯然是在做該做的事情呢。

因為電話還沒有流行,只有內線,吳有才當然也不會生氣,這個時候打電話一定有著急的事情。

「吳軍師,我是小猴。有點緊急情況,陛下請你立刻過來,你順便叫一下其他軍部要員。」

「好,馬上有才說,小猴在電話里還聽見女人不讓離開,生氣的聲音。

二十分鐘后,御書房會議室里,聚集了十多個人,雖然大家大都是在睡覺中被吵醒了,但是精神都很好,尤其是那個韓義,這個原來的皇帝,現在的國事參謀能參加這樣的會議還是很得意的。

「半夜把大家叫醒了,實在非常的不好意思,可是事關大漢國運,事關百姓安危。」劉宇說。

「大哥,什麼事情,是不是秦國打過來啊,不能啊,他們也沒那膽子啊。」李大力問。

吳有才和司馬宏可沒隨便猜猜,靜靜的等候劉宇說。

「根據史書記載、情報處的情報,和血狼實地觀察的結果,現在可以斷定,獸人大軍即將入侵。最大的可能性是從樓蘭關那裡入侵,規模不詳細,可是我們要早作準備啊。」劉宇說。

司馬宏嘆道:「這事情我早說過,只是沒有證據,現在落實了也該準備了。該死的獸人,中土連年征戰,正是要修整的時候啊。」

作為軍部的首席官員,吳有才就審慎多了,思考了良久才說道:「全**隊進入三極戰備狀態,隨時準備出戰。其中駐守格拉里的地一騎兵軍團、駐守冀州的四騎兵軍團、駐守神都一帶的第三騎兵軍團,還有空軍進入一級戰備狀態。兵工廠立刻開始日夜加$淫蕩小說班趕工生產,以備不時之需。」

「你的意思是獸人還有可能從格拉里過來?」李大力問吳有才。

吳有才指著地圖說:「咱們的空軍探查過西部的地形,西部有一條又高又長的山脈,山峰上常年積雪,幾乎沒有翻越的可能性,在西北部只有樓蘭關一線是通往中土的通道。西南部在格拉里高原上,那裡也有一些小通道,可以通往極西之地,獸人有可能從那裡進攻,還有就是最近幾年格拉里的異獸可是出了不少啊。」

「那,這個。魯飛他們豈不是兵力太少。不如派我們軍團過去支援吧。」李大力說。。.。

更多到,地址 萬信眼底的狐疑越來越重。

這個問題,經歷過幾次死神空間的試練者都清楚。

在初箏思考要不要打暈萬信度過這次危機的時候,遠處傳來一聲慘叫,成功讓萬信逃過一劫。

「出事了?」萬信注意力被轉開:「大佬,我們去看看!」

萬信拔腿就跑。

同時往那邊跑去的還有學生。

初箏趕到已經圍起來一大群人,不少同學面露不忍和恐懼。

「怎麼跳樓了……」

「太慘了,我都不敢看,怕做噩夢。」

「真的死了嗎?」

失憶后我成了預言女王 「死的誰啊?」

「這不是高二八班的那個叫袁可的嗎?聽說她在外面賣呢,怎麼還跳樓了。」

「真的假的?」

「我也不知道,聽人說的,反正看她也不是什麼正經人,聽說平時上課不是遲到就請假……」

初箏仗著自己校醫的身份,很快就到裡面,並看見躺在地上的學生。

初箏只看一眼就知道這人沒救了。

其餘老師和主任匆匆趕來,謝暢和主任一起。

「死了嗎?」謝暢主動問一句。

「嗯。」旁邊的老師不忍心看。

「哎,這是幹什麼啊!」主任急得團團轉:「快讓學生都回教室去!!」

老師們立即開始清場:「大家不要圍在這裡,快回教室去。」

「開始死人了。」萬信在旁邊碎碎念:「完了完了。」

謝暢和後面趕來的林颯、蘇韻,都還算鎮定。

畢竟都是見過大風大浪的試練者。

主任那邊打電話報了警,警方很快就趕到現場,拉了警戒線,一個一個的開始詢問。

袁可長得挺好看,但是性格不太好,經常請假遲到,成績也不理想,平時很少和同學來往。

在同學間,還流傳著關於她一些不好的傳言。

袁可的班主任強調袁可之前很正常,他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就跳樓了。

警察來調查之後,最終也只給出『自殺』的結論。

試練者們因為外人在場,不好討論,約了一個見面詳聊。

初箏對此沒什麼興趣,表示不去。

謝暢:「大家有什麼線索可以交流下,前期大家還是合作比較好,能更快找到線索。」

「對啊大佬。」萬信也道。

「不去。」初箏還是這兩個字。

「行了吧,人家不願意就算了。」蘇韻瞥初箏一眼:「不過這後面的線索和信息,我們可就不會和你分享了。」

初箏無所謂:「隨便。」

大家各做各的,互不妨礙最好不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