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女人,哪怕他以前是妓女,只要心繫於我,不再背叛,我依然能接受!

Home - 未分類 - 我的女人,哪怕他以前是妓女,只要心繫於我,不再背叛,我依然能接受!

段無涯來自二十一世紀的地球,在這個神奇的地方,女子的貞潔已經不被看重,段無涯深受這樣的影響,根本不在乎你存不存在那一層膜!

段無涯現在終於明白,靈煙為什麼對小孩子會有那麼大的善意,那麼容易母愛泛濫。也許靈煙不僅在此之前已為人婦,或許也已經貴為人母!

可是無論什麼原因,你總要向我說,讓我明白你的心,讓我明白你的處境。就算再難,我也能幫你扛起半邊天!

段無涯猜測,靈煙的身份絕不簡單!

靈煙的實力到底有多強,段無涯不知道,斬妄境的桂林,在靈煙的手底下,沒有絲毫反抗之力可以看出,靈煙的實力最少是斬妄巔峰,或者是已經到了尊者之境!

能讓如此強大的靈煙,甘願易容為奴,可以肯定靈煙絕對是在逃避著什麼!

飛行中的段無涯,身體忽然一滯。

靈煙且不論是什麼實力,是斬妄巔峰也好,是尊者境也罷,靈煙都能輕而易舉的劃開時空通道,隨手撕裂空間裂縫。這裡就算遠隔天雲萬里,也只不過是眨眼睛就能回去!

哪怕有一絲希望,我也不能停留,我必須要回去!

段無涯雙翅再次扇動,身體重新化成流光,繼續向前面飛去。

這裡是西南方向,之所以選擇這個方向,是因為這裡是龍族勢力最薄弱的地方,也是通往大陸最近的方向。

「嘩……」

一頭巨大的鯨類,段無涯說不出名字,原本漂浮在海上的身體,在看到段無涯從空中飛過之後,急忙將身體沉入海底,似乎很是驚懼。

鯨魚的巨大身體,讓海水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漩渦,海水四濺高達數十米!

段無涯不以為意,這裡是東海海域,無論什麼海洋族群,如果不受到天敵的威脅,它們都不會有生命的危險。人類來不到這裡,就算來到這裡是捕魚還是被魚捕都是個問題。

這也造成了這裡的海獸族群很是泛濫,海洋靈獸隨處可見。

這也是這頭鯨魚沒有引起段無涯注意的原因。

「嘩……」

又是一聲鯨魚入水的聲音,這頭鯨魚入水之後,並沒有沉入海底,而是露出半個腦袋,目視著段無涯一閃而過。

這一次出現的鯨魚,段無涯微微皺了皺眉頭,這鯨魚很怪異。相同的水域,除了一個族群的,是很難容下不同的族群進入自己的領地!

剛才出現的兩頭鯨魚,明顯是不同的種類,可它們卻出現在了一處水域!

不過這些有些怪異的地方,段無涯也僅僅是感覺到,有些不同尋常。鯨魚在水裡速度再快,也快不過自己在天上飛!

段無涯將靈力更多的輸入雙翅,飛行的速度,猛然有提高了一截。

不過隨著不斷的飛行,段無涯的眉頭又皺越緊,似乎能擰出水來。

「嘩……」

又是一頭鯨類,這鯨類比以往遇到的明顯不願同。這鯨魚沉入水裡,露著腦袋,嗤牙咧嘴的向段無涯無聲嘶吼,做著挑釁的動作。

「第兩百七十七頭了,這有些不尋常!」

這一路飛行而來,段無涯在遇到第四頭鯨魚的時候,就暗暗留了心。

就算一個族群,也沒有這麼多種類不同的鯨類混居在一起吧!

段無涯心中有種不妙的感覺,已經到了這樣的情況,段無涯猜測,自己被監視了!

「嘩……」

又是一聲浪花拍岸的海水急流的聲音!

竊玉偷香 這一次不再是鯨魚,而是一條長達近千丈的巨大海蟒!

這條海蟒豎起粗壯高達五百張的蛇尾,向靠近的段無涯一尾巴抽去。

「找死!」

凝元巔峰的實力,讓抽過來的蛇尾,有種開天闢地的威勢。

段無涯心頭一怒,老子這是著急回家,否則還會有心情與你玩玩!

既然擋老子的道,就先付出慘烈的代價再說!

找死這兩個字一出,段無涯速度不停,靈氣匯聚搭雙掌,虛空微微一滑,無形的靈氣大刀,在神不在鬼不覺之間,海蟒的頭顱,應聲而落!

元神之威,竟然強悍如斯!

這是段無涯遇到的靈獸實力不強,要是段無涯遇到的海靈獸的實力,在超越段無涯的時候,段無涯就不會使用元神之力對敵了!

如果遇到神體境或者破虛境,以這些武者的破壞力,段無涯的元神就會受到威脅!

身後的情況,段無涯也沒有觀看,段無涯只要一心回到大陸上去!

段無涯之所以沒觀看,是因為段無涯對自己的元神妙用有堅定的信心!那一刀根本就無跡可尋,悄無聲息間靈氣已經在海蟒身後形成。

靈氣形成的大刀,不僅無跡可尋,更是毫無聲息,海蟒註定要悲劇!

「在東海撒野,殺我族類,還想逃嗎?」

一隻大手穿過雲層,隨著話音,直接抓向段無涯。

被危機籠罩的段無涯,面色一變,看著抓來的大手,還有那熟悉的聲音,停下身形不再逃亡。

「又是你!」(未完待續。) 「哈哈…上次讓你跑掉了,這次你無論如何也別想再逃走!」

這隻大手的主人沒有現身,但那張狂且自信的狂笑,在這一片海域上空回蕩。

「是嗎?焦通天,這次你註定還是要失望了!」

段無涯中注視著抓過來的大手,嘴角微微一翹,身影驀然消失不見!

在大手還沒有抓過來之前,段無涯再次消失!

「轟!」

空中的雲層忽然傳來一聲轟鳴,劇烈的轟鳴將雲層也震得四散飄開,焦通天鐵青著臉露出了身形。

「天羅地網陣!」

焦通天幾乎是咬牙切齒的說出來的這一句話,段無涯這個只有凝元巔峰的小小人類,竟然再一次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消失了!

是消失,用神魂感應,用龍眼看破一切虛妄的本領,也搜尋不到段無涯的任何身影!

「凝元巔峰!」

焦通天差點從空中栽落。

「這怎麼可能!短短不到一個月,竟然連續跳躍三重小境界,長此以往那麼……布陣,布陣,方圓百里,一隻蚊子也不許放過!」

焦通天忍不住心中生出一股寒意,不到一個月,竟然連續突破,前一次看到段無涯時,他還只不過是區區凝元六重,現在已經是凝元巔峰!

這樣下去,用不了多少年,一個巔峰強者就會橫空出世,龍族……

唉……這樣得罪一個可怕的人物,到底是幸運還是不幸?

看著下方海族不斷地變換陣型,空中無數的飛魚,將這一方海域,圍得水瀉不通,焦通天還是有些不放心。這個人類小小武者,可是能在自己斬妄境的注視下憑空消失,這些實力普通的海族,能攔得住段無涯嗎?

焦通天有些後悔,當初自己不應該仗著實力強橫,將段無涯逼入死路,得罪這個可怕的少年,給龍族帶來預想不到的威脅,都是自己一手照成的!

「傳令,將這裡的情況,如實稟報給龍王,就說龍族面臨生死存亡的威脅!」

這件事再隱瞞下去,對自己沒有絲毫的好處,如實稟報上去,龍族最起碼也能做好應對的準備!

「還有…」看著又出不遠的海族傳令兵,焦通天皺著眉頭略微一思索,臉上浮現一抹狠厲:「請求龍王封鎖整個海域,凡是看到帶翅膀的人類身影,不惜一切代價格殺勿論!」

既然已經得罪了,想要挽回已經不可能,只有在這個人類實力沒有強大起來之前,才是殺死他最佳的時機!

如此準備,焦通天略微將提起的心,稍微放下了一些,兀自還是有些不放心的傳令道:「通知蛟龍一族,到這方海域集結,四方海域嚴格把關,不準有絲毫懈怠!」

「吼……」

焦通天的命令下達,下方的海族靈獸,開始忙碌起來,傳出一聲聲的吼叫聲。海獸們忙碌的身影,將海面掀起一陣陣滔天大浪,百里方圓的海域的海水,眨眼間開始渾濁!

「呵…人類小娃娃,老子知道你還沒有離開,不過這一次你要是還能逃出去,老子就叫你爺爺!」

焦通天傲立在空中,一臉的自信。上一次被這小子狠狠地耍了一次,這一次定然挽回顏面!

「我要逃走了,你叫我什麼?」

忽然,一道飄渺的聲音,從四面八方傳來,讓人分不清具體的方位。

「爺爺……只要你能逃走,老子就叫你爺爺!」

焦通天心中一喜,果然沒走!

焦通天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老怪物,對人性的把握已經爐火純青。從上一次段無涯的表現焦通天已經看出,段無涯這個人類武者,喜歡佔便宜,特別是嘴上的便宜!

這才剛給他一些便宜占,這不,聲音就傳來了!

焦通天眉頭皺了皺,剛才竟然沒有聽出來段無涯從哪裡發出的聲音。

「我沒有聽清,你叫我什麼?」

段無涯的聲音再次傳來,言語中隱隱有種戲虐的味道。

「爺爺……」

焦通天想也沒想,直接喊了出來。

「唉,乖孫,不,你這個不肖孫,竟然連爺爺都要追殺,你這個天殺的混蛋,不會是你的母親給你的父親戴了綠帽子,不知道與誰一起生的雜種吧!」

「你說啥?」

段無涯話音剛落,焦通天一陣暴跳如雷。

他是蛟龍一族,是龍族與蛇族孕育的後代,祖輩就是雜交產物。

所以,雜種兩個字,是蛟龍一族的禁忌!

焦通天顧不上探查段無涯的確切位置,一臉猙獰的在空中大吼。

「就算你認爺爺,爺爺也不認你,血脈不純,如何續我傳承!哦,對了,你們蛟龍族在龍族只********,雜種怎麼能與正宗的龍族混居在一起,那不是連純正的血脈都給攪混了嘛!就算蛟龍掛了個龍字,你們依然還不是龍!」

段無涯這些話,可謂是歹毒無比,不僅挑撥了蛟龍與龍族的關係,也能讓龍族與蛟龍族之間的隔閡進一步拉大!

你想殺我,我就想讓你們自相殘殺!

看看誰更狠毒!

「你說什麼,有種你再說一遍?」

焦通天似乎被勾起了心中的不滿與仇恨,雙眼通紅渾身戰慄的站在半空中。

「我說,你是雜種,是雜種!」

段無涯的聲音不高,卻如同一把刀子,狠狠的插進了焦通天的心臟!

焦通天仰首向天,深深的呼了口氣:「小子,你的計謀不成功!」

造化鼎內的段無涯,忽然瞳孔一縮,心中有種遇上對手的感覺。

從桂森那裡得知,龍族由於實力強勁,不將其他種族放在眼裡,除了他們龍族本身,任何種族只配給龍族做奴僕!哪怕是蛟龍族,這個身體里流淌著龍族血脈的族群,也依然被排斥在外!

沒想到,焦通天看樣子馬上就要暴走了,竟然在這個時候,焦通天竟然能如此的控制自己的情緒!

能在東海海域存活,果然有兩把刷子!

如今海族封鎖百里方圓的海域,用不了多久,整個東海海域都會被海族封鎖!既然挑撥不成功,段無涯也沒有了在這裡呆的慾望。

造化鼎由於乙木源珠的回歸,功能比以往要大了不知道有多少,要不然段無涯也沒有信心這樣與焦通天對話。上一次的教訓,段無涯刻骨銘心,僅僅一句話,焦通天就判斷出了自己的方位,而且傷了自己的元神!

這一次,不僅造化鼎更加強大,段無涯的實力,也強大了不少。雖然元神沒有進階,但元神的本質卻提升了不知道有多少!

再者,在斬殺巨型海蟒的時候,造化鼎傳給段無涯的那一段話,就有控制造化鼎的方法。利用這種控制的方法,段無涯能操縱者造化鼎,進行移動自如!

雖然速度不快,但可以突破焦通天的封鎖!

「不與你玩了,乖孫,呸呸,老子才不要你這個雜種孫子呢!老子要走了,看你們誰能攔得住!」

焦通天眼珠子都氣藍了,站在原地不停的哆嗦著,可是段無涯的方位,焦通天還是無法確定。

「天上地下,儘是傻比,老子要走,切你雞雞!」

一聲狂傲無比的聲音,在天空中回蕩,越來越遠。

「嗷嗚……小子,老子定然饒不了你!」

原本站在空中的焦通天,忽然痛叫一聲,捂著下體,仰天長嘯!

段無涯在臨走的時候,利用元神溝通天地靈氣,形成了一把靈氣小刀,狠狠地向焦通天的下體切去……

「可惜,不敢動用太多的元神之威,否則,武神大陸就會多一條太監蛟龍了……」

段無涯無比的惋惜,這一刀切下去,最多流一點血罷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