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不能忍受!!!

Home - 未分類 - 就是不能忍受!!!

「不!」落月一聲石破天驚的叫喊,忽然覺得自己的骨骼里有什麼東西被震蕩出來。

「決殺天下!」那震蕩出來的東西合成一股力量,落月雙手合十,以掌為劍,像那黑煙,像那黑冥之泉劈去了!

奇迹出現了,決殺天下一出,落月掌心金色光芒源源不斷的綻放,和黑色光芒交織在一起,它們凌厲,敏捷,密集,疾速,很快將黑煙攻擊的返回老巢。

而黑冥之泉則留下了一道深深的一道口子!

周圍忽明忽暗,它受傷了!

落月不知道那是什麼力量,反正不是自己的仙界靈力,它們根本使不出來,在這裡也使不出來,否則她就不會等到現在了。

扶起紫年,堅毅的望著他,略帶怒色。

你,怎可以那麼輕易跟我說再見?那麼輕易讓我保重?

我們,不是說好永不分開的么?

你絕不可以在這樣!

紫年心領神會,嘴角微微浮動,撫摸著落月的鬢角。

他最不舍,自然也是她!

那還用說!

這時候,素衣主人親自設下屏障,隔絕開黑冥之泉的力量,反正他已經受傷了,周圍忽明忽暗,閃爍不定……

素衣主人露面,揮揮手,讓所有人都下去,包括他的心腹。

。 沈暮沉到了這個時候,才算明白了那二老為何而爭論。她將那湯治國拉到了一旁,又將康村長拉了過來,柔聲說道:「我知道二老都是為了寧港好,可是能不能先讓我知道一下,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發生了什麼事情?」那湯治國道,「沈小姐可知,寧港之中有何產業?」

「嗯,咱們寧港有碼頭、貨站、農田、還有鹽田,現在大抵也就是這麼多吧!」沈暮沉想了想,說道。此時的寧港,主要是倚靠著商業的貿易,自身所能產出的也不過就是鹽田裡的食鹽罷了!

「嗯,沈小姐說的沒錯!」湯治國道,「可是,這麼多的產業!為什麼到現在寧港的財政還處於赤字狀態!」

「你說什麼!」沈暮沉登時眉頭一皺,道,「你說的是赤字?」

「對!」湯治國得理不饒人,說道,「財政赤字!」說完,他不知自哪裡摸出來了一個賬簿,繼續說道:「自沈小姐來到了寧港之後,領主府的收入為零!也就是說,從這裡開始創建領地以來,就一直處於入不敷出的情況!」

湯治國說完,沈暮沉登時便尷尬了起來。她見一旁的康村長的臉色難看至極,連忙走到了他的身旁,躬身行了一禮,然後才對湯治國說道:「湯伯伯,您誤會康老了!」

「哦?」湯治國一怔,問道,「怎麼講?」

「寧港建立之初,沒有一丁點的現金!而寧港的建設又是迫在眉睫,自然是向村民們簽訂的空頭契約!」沈暮沉道,「後來,情況好轉,商路開通,寧港才有了現金!而這些現金,便立馬兌現給了村民們。再後來,便是所有的收入都投入到了建設之中……也就是大家看到的寧港現在的樣子!」

「原來是這樣…..」湯治國聽說,恍然大悟,低聲說道,「那這老兒怎麼不早說…….」

見有人來證明了自己的清白,那康村長的臉色緩和許多,道:「你這老兒急脾氣,可曾聽過我說一句!」

沈暮沉見二老化解了誤會,大喜,道:「二老來的正好,我們正在為增收而苦惱呢!不知道兩位有什麼高見!」

「高見可談不上!」只見康村長口中「哼」了一聲,說道,「不過嘛,倒是有些想法!寧港的人越來越多,荒蕪的土地也開發了許多,可卻從來都沒有徵收賦稅!要是將這些賦稅收攏起來,也是一筆不小的數目!再者說,以後來的人越來越多,土地就開發的越來越多,那所得的賦稅自然就會更多!」

康村長的想法非常的簡單,無非就是利用土地來增收居民的稅賦罷了。在魔武大陸上,這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可在寧港卻還未開始徵收。即便寧港已然有了這個方面的想法,可終於還未實施。

「嗯,康老說的有理!」沈暮沉道,「不過……這是土地的稅賦,稅賦不宜太高,這樣才能使得這裡的居民安居樂業!」

「稅賦徵收,再加上商業稅賦,卻是一筆大的收入!」湯治國沉吟道,「可即便是這樣,也無法短時間內積攢出來財富!」

喜歡魔武女帝傳請大家收藏:()魔武女帝傳青豆更新速度最快。 第1298章魯哥哥

蘇蔓怔愣的下一秒,笑了。

她往後備箱里又縮了縮,然後右手緊緊攥著霍彥霆的寬厚大掌。

霍彥霆將自己手機遞出交給後方立著的蘇浩然:「蘇伯爵,麻煩你了。」

蘇浩然眼淚一下子就下來了,他趕忙瞥頭抹去,然後重重點著頭,接著親手關下後備箱車門。

回到車內,他將連接後備箱的後座靠墊稍微動了動,留給蘇蔓和霍彥霆倆人通暢的空氣。

緊接著,蘇浩然深吸一口氣:「接下來,我需要怎麼做?」

蘇蔓淡淡出聲:「你把車頭轉至南面,當時戴著頭套的我被推進後備箱的前一刻,感覺右面有光線,而聽他們的對話中知道接下來他們要吃晚飯,所以那光線是夕陽,西面的左手方向便是南面。。」

「好。」蘇浩然聽完蘇蔓的解釋后照做不誤。

車子啟動,霍彥霆一言不發只是將手臂穿過蘇蔓後頸,給她枕著,將她輕擁在懷。

「速度快了。」沒過多久,蘇蔓提醒道。

蘇浩然趕忙降速,他手心冒汗,生怕自己做不好,生怕自己沒達到蘇蔓的要求。

「第三個路口右轉。」

「停!掉頭,然後立馬右轉。」

「保持這個速度,一直往前開。」

「停。」

「……」

「這個地方停10分鐘。」蘇蔓出聲道。

蘇浩然趕忙停車,然後張望四周,此刻天色已經盡暗,接著他發現遠處有個地方泛著昏黃燈光,看上去是個小賣部:「他們當時在這裡吃晚飯了?」

「應該吧,我隱約聽到過他們吸嗦麵條的聲音。」蘇蔓應道。

蘇浩然打開車門:「他們當時肯定沒給你吃,這次我給你去買。」

「不用。」蘇蔓拒絕道,「我不想影響自己的判斷。」

聞言,蘇浩然心口猛地一顫,默默關上車門。

十分鐘說短很短,說長也很長……

「繼續開,大約過30分鐘后就應該是山路了,沿著路標一直開就行。」蘇蔓冷聲說道。

「好。」

汽車再次啟程,這段山路按照蘇蔓的指示速度開了整整一晚。

可是並未到達目的地,蘇蔓繼續各種指揮蘇浩然,兩天後蘇蔓要求吃了一塊干硬無比的大餅,然後繼續啟程。

足足開了一星期後,他們除了應蘇蔓指令簡陋地給她上了幾次廁所后,全程壓抑前進,終於在一日清晨到達一處幽靜村落的山腳。

蘇蔓牽著霍彥霆的手沿著山路緩緩而上。

蘇浩然緊跟其後。

接著蘇蔓尋進一戶農家,房子相較外面還是有些破敗,簡陋,可是對比好多年前已經改善了很多。

這時,在雞窩前面蹲著一人,蘇蔓躡手躡腳走上前去。

那人正在逗雞窩裡的母雞:「咯咯咯,老母雞,要不生蛋,要不燉了,嘿嘿嘿……」

蘇蔓眉心一展,記憶中那個傻子老公也經常這麼威脅老母雞,她捏了捏嗓子,用憨傻聲音說道:「魯哥哥,我老公,我是你的新娘子……」

邊上一直未敢鬆手的霍彥霆手心狠狠緊了一下!

而聽到蘇蔓這聲呼喚的男人,一臉茫然地轉過身來。

爹地給錢,媽咪借你生娃 「鄧魯!」

(本章完) 這個殿堂中只留下素衣主人,落月還有紫年,還有閃爍不定的黑冥之泉的光芒……

雖然如此,卻足以將他照個清晰透人。

白衣黑髮,衣和發都飄飄逸逸,不扎不束,微微飄拂,襯著懸在半空中的身影,直似神明降世。

他的肌膚上隱隱有光澤流動,眼睛里閃動著一千種琉璃的光芒。

沒有皺紋的臉頰上看不出他的年紀,然而聽他的呼吸和心跳聲那應該和紫年父親差不多的。

細長的眉毛,高挑的鼻樑,尖細的下顎,加上一雙明亮得像鑽石般的眼眸,時而閃著睥睨萬物的神彩。

不說其他,他的美就讓人看的心碎了,落月不得不承認,看到他,心裡恍惚一個動蕩而過……

到了這個年紀,還有驚世之美的老男人的的確不多了。

然而美並不是他最大的特點,他身上還流溢著一種超脫的氣質,彷彿一切與他而言都是風過不留痕……

這種超然,不是少年人會有的,而是閱歷洗禮和歷練早就出來的內韻,他必然是有個有經歷的人……

不說其他,就說一身仙界的靈力卻在冥界中佔山為王,這也足以稱為神奇了。

雖然紫年和黑冥之泉來一場你死我活的戰鬥,也知道這位素衣主人就是黑冥之泉的主人,幾次險些喪命它手,然而親眼看到他的模樣,竟然有一種親和平靜的感覺……

難道是因為都在仙界呆過的緣故?

似乎不是。

三人六眸,眸眸相對。

彼此打量對方身上的神奇,很想通過衣著了解更多的信息。

「鳳凰,能聽到他想的是什麼么?」落月心問。

「天啦,他是我見過的心防設置最強大的人,我是一絲一毫釐都別想知道……」鳳凰嘗試幾次,最終氣餒的向落月如實彙報。

這也在落月的預料之中,這樣的人,怎麼會隨意袒露自己的心扉,必然是防上加防。

還沒有來得及想想剛剛那股力量是怎麼回事,怎麼就在自己的手中出現了,但是只要紫年沒事就好,其他的都是次要的。

「但是我能感覺到他身上掩藏的靈氣……」鳳凰深深的嗅了幾口,然後再仔細偵辨「他在仙界呆了好些年,好些年,又在冥界呆了好些年,好些年,然而還是仙界呆的時間長……」

落月記得老君的機密檔案櫃,那裡的盒子她都掠過,對照起來,還真想不到哪個是他,似乎都聯繫不上,也許他本身就不再那處吧。

這樣的男子又怎麼會在那處呢……

這素衣主人看的更多的是落月,不再是紫年了。

他奇異的望著她,想找到謝熟悉的蛛絲馬跡,剛才那力量,那分明是仙界神女的力量啊,雖然只是用出了三成,卻足以讓人震撼……

多麼熟悉的力量,多麼熟悉的感覺,然而,細細觀察下來,她並不是神女,神女也不會是這般年輕的容貌,更不是這種模樣。

她年輕,美麗,從容,堪稱絕色,這一點素衣主人自然看得出來,然而神女確是另一種優雅到極致的美,和她的眼角,鼻樑,臉頰,眉梢,唇角,毫無相似處。

怕是她與神女無關了,卻怎麼機緣巧合的使出神女的力量呢。

。 湯治國作為一名成功的商人,自然有一套生財的方法。當年,他也不過是一個經營鐵金鋪的尋常鐵匠罷了。

「湯伯伯,您還有什麼辦法嗎?」沈暮沉見湯治國似乎言之未盡,連忙問道。

「發展之前,其實還要看咱們這裡有什麼?」湯治國說道,「寧港毗鄰大海,自然可以建造鹽田,也可以開發別的東西!」說完,湯治國停頓了許久,才繼續說道:「可寧港周圍沒有礦山,鹽鐵只能佔據一個鹽字!再加上,大陸對鹽鐵的控制,雖然可得暴利,但也容易被其餘國家地方所詬病!所以,與其這般,還不如加工絲綢!」

「加工絲綢?」沈暮沉疑問道。

絲綢在這個世界也是緊俏的東西,自來屬於奢侈品,可寧港並沒有人會紡紗織布加工絲綢!

「絲綢本是輔陳國的特產,還需要去打通商道,然後購買生絲,然後才能夠進行生產!當然了,還要聘請人前來教導紡織技術!這都不是一時可以完成的!」湯治國說道,「不過,鐵匠鋪倒是可以馬上開啟!就是……就是鐵礦需要從外界大量的購買!」

湯治國說完,沈暮沉登時大喜。那湯治國說的在理,光是靠著鹽田的收入,根本就不可能實現富強。那絲綢雖好,可沈暮沉前世本就是一名江湖人,也不知道紡織辦法,還得慢慢的來。倒是那鐵匠鋪,可以立馬上項目。湯治國的年紀雖然大了,但一身鑄造的手藝還在,自然可以打造出來一流的鐵器。

寧港要發展,自然也需要一支強大的隊伍。這支隊伍也需要裝備,無論從哪個角度來說,那鐵匠鋪的項目都需要立馬開工!

「我倒是覺得,咱們寧港也可以建立自己的船隊,去往輔陳交易!」就在此時,郭靈仙也說道,「這樣一來,也能實現貨物互通有無,總比總是倚靠商家的好!」

「哈哈,這個主意好!」湯治國聽完,登時哈哈大笑起來,說道,「我那兩個兒子就有現成的商隊,豈不是就是咱們寧港的?」

「這……這恐怕不合適嗎?」沈暮沉連忙說道。

「這有什麼不合適的!路上的商隊還好,那船隊的建造可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湯治國說道,「要是沈小姐覺得不合適,那就給一些股份就是了!」

「這……」

「不瞞諸位,老夫還是挺喜歡這裡的!」湯治國道,「這個事情就這麼定了!」

原本一籌莫展的事情,登時就有了轉機,眾人又出了許多的主意,可大多不可行。

「看來,只能暫時的按照康老和湯伯伯的法子,先實施起來吧!」沈暮沉見時候不早,便站起身來,說道。

恰在此時,那庭院之外又傳來一陣嘈雜的腳步之聲。眾人暗暗皺眉,卻見有人到了庭院之中,要求見沈暮沉。

沈暮沉自己也不知道發生了何事,出了房門,正見一人頗為焦急,正站立在庭院之中。那人正是村中之人,沈暮沉曾經見過幾次,只是不知此時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喜歡魔武女帝傳請大家收藏:()魔武女帝傳青豆更新速度最快。 再看這女子的眼神,那一瞬間,同樣充滿了恍惚和錯愕,恐怕她自己都不知道是何緣故,或者更不知道這是神女的力量吧……

若不是傳承,那是什麼。

傳承。

想到這兩個字的時候,素衣主人的心微微動蕩了一下,增添了感傷之色,因為傳承意味著神女已經嫁人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