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屬於高層的秘密。

Home - 未分類 - 這是屬於高層的秘密。

安九夜說的很明白了,這萬妖會有四尊無上存在,就算是玄天域的霸主勢力玄天宗也不過如此。

憑己方這些人去,無疑是螳臂當車,自取滅亡!

楊威的臉色又青紅不定起來,

「又一次,又一次!

秦浩的命就這麼硬嗎?

總有一天,等我拿到那個秘密,就是你秦浩死期將至。

就算真的有無上之境大妖幫你,也是無濟於事!」

楊威心道。

「那就撤離,在暗夜山脈去天機宗的路上設下埋伏,總不可能,我們的少宗主不去參加宗主大比吧!」

楊威對眾人冷冷說道,眸中冷光乍現。

卻當眾人敲定在暗夜山脈埋伏秦浩之時,秦浩和金虎王,無名一行人已然到達暗夜山脈的中部,也是本次萬妖會的舉辦地——天蟾仙宮!

天蟾仙宮正是天蟾真君所居住的行宮,坐落在暗夜山脈東側一座煙霧繚繞的高山之上,雕欄玉砌,紅磚白瓦,通體碧青,如同一枚鑲嵌在暗夜山脈的翡翠,泛出耀耀青輝。

「尊上,無名,下方就是天蟾仙宮了,抓緊我」

在浮雲中穿行的金虎王高吼道,剛勁的烈風在眾人耳邊嘶刮,衣袖鼓盪飄搖而起。

無名環繞在秦浩腰上的手更加緊了,她喜歡這種感覺,尊上身上清香讓她感到迷醉。

那一雙血眸也是微微一盪,無限風情羞與旁人堪說。

在無名身前的秦浩自然是無法感受到這種風情,只是無名越發緊繞的手也不禁讓秦浩心中微微竊喜。

「看來哥還是很有人格魅力的啊!怎麼以前就沒有發現呢」

右手卻往袖間一探,一張泛著綺麗光芒,無數道器芒流轉閃爍的青色面具顯現手間。

輕輕一貼,青色面具戴上秦浩臉龐,一種冷若似冰的感覺自面具上傳來。

青色面具在秦浩戴上的瞬間泛起如若水華的淡淡漣漪,又瞬息間匿於無形。

「是要什麼氣息才能鎮的住四尊無上之境的大妖呢」

秦浩心道,自強不息,努力奮鬥的炎帝蕭炎?

唯道本心,不屈服命運的羅峰?

無數主角形象自秦浩腦間流轉。

只要形象鎮得住四尊大妖,他的計劃就等於成功了一半了啊!

邪魅無敵,冷若冰霜,喜怒隨心,正邪莫變,

一個叫杜月笙的主角形象出現在秦浩腦海,出自《最強狂暴升級》,

是秦浩穿越前最火的一本玄幻書,開創了無敵碾壓流的潮流。

作者烏龜靠這一本書均訂破w,問鼎至高,年入千萬,

如同網文般bug勵志。

不服就干,就是要干就是杜月笙性格的寫照。

「行了,就是他了」

秦浩心道

一股龐大浩瀚,如淵般深沉的氣息驟然盪起。

秦浩原本堅毅的眉目也微微一變,眉宇間閃爍著似有如無的邪氣。

輕輕一笑,邪魅至極,

足以讓一個正常少女為之神魂顛倒,甘願付出一切。

「什麼,那是!」

天蟾仙宮,數位武尊修為的火猿侍衛望著那向天蟾仙宮洶湧而來的金色光團,神色駭然至極,連手間的火猿長戟都失神摔落。

「這股浩瀚的氣息,必然是無上之境的恐怖存在啊!天龍真君,南荒主宰百花仙子,東域主宰狂暴猿皇的氣息都不是如此狂暴,掠天地一切鋒芒啊,莫非,真君又請了一尊無上之境的強大存在?」

一個火猿侍衛道

「我怎麼感覺這股氣息比真君還要強大,狂暴至極,飛揚跋扈,玄天域好像沒有這號妖王,莫非?是玄天域更外的八階地域來的強者嗎?」

一個火猿侍衛細聲道,目光四掠,躲閃不定。

在天蟾仙宮說天蟾真君不如旁人強大,若是讓執事聽見,那可就鬧大了。

但這的確是他心裡話。

「吵什麼吵,你們幾個幹嘛呢,如此模樣成何體統,還有二日就是萬妖會開幕,你們要仔細審查進出人士。絕不能讓人渾水摸魚逃了進來,也不能失了我天蟾仙宮威名」

「不然,桀桀,我也很久沒吃過猴腦了」

一個尖細如鴨子般的聲音響起,他也的確是一頭鴨子。

不過卻是一頭武聖級別的噬魔鴨,吞噬一切能食之物,一雙精細銀齒更是看的眾火猿侍衛心驚膽戰。

「不敢,不敢,執事,我們再也不敢了」

眾火猿侍衛連忙撿起兵器,應聲求饒。

「知道就好,我念在你們勞苦功高,也就不為難你們了。反正這萬妖會這麼多妖怪,吞食幾個沒靠山又不懂事的小妖想必真君也不會說什麼吧!」

噬魔鴨長舌一舔,「咻」的一聲讓眾火猿侍衛又心底一顫。

「轟隆隆!」

卻在此時,一聲轟然巨響在噬魔鴨執事身後驟然響起。

噬魔鴨執事臉色陡然一青,

這是在當眾打他臉啊!豈有此理!

噬魔鴨陡然回首,

一隻金色巨虎,一個俏麗的人類蘿莉,和和一個一臉冰霜的少年出現在一個巨坑前。

「金虎,你搞什麼啊!這麼大的力,差評!」

秦浩也是不高興了,說好的裝逼全讓剛剛突破,沒有控制好力度的金虎王給毀了。

「尊上,尊上,息怒,飛太高了,而且剛剛突破有些不大適應力量」

金虎王一臉委屈道

是的,在吞服秦浩一枚培元丹,再加上金虎王這麼多年的積累,金虎王終於突破到了武帝階。

邁入暗夜山脈妖獸的高段位。

「唉,好吧,這次就放過你,萬妖會重要,你也多多注意些!」

秦浩無奈笑道,渾身的氣息在降臨之時就已然收斂,只是那邪魅一笑讓遠處幾個精靈妖族少女都露出了星星臉。

「好帥啊!」

「豈止是,簡直就是驚天地,泣鬼神的帥!」

「這邪魅的一笑,我要醉了,誰來扶扶我,哦」

無數女妖都開始議論起來,無數男妖的臉色都開始通紅起來。 「金虎王?這個萬年撲街居然又來萬妖會了?還這麼囂張?作死!」

噬魔鴨執事又怎麼會不認識三屆萬妖會都曾來過,卻一直無功而返的病虎王呢。

空有一身武聖修為,面對一個九品血脈的武尊都會唯唯諾諾的傢伙今天居然敢在萬妖會鬧事,我看這是活膩了!

噬魔鴨執事冷笑道,帶著兩個半人半妖的傢伙就想逆天不成。

看我噬魔鴨怎麼收拾你!

方才他只顧著和一隻妖艷母鴨調情呢,卻是沒有看見秦浩降臨之時的浩大場景,只是認為秦浩和無名是半人半妖的雜種罷了。

畢竟人型生物除了人類和無上之境的大妖,最多的就是這種人妖苟且而成的半妖了。

噬魔鴨執事向秦浩等人走了過去,公鴨嗓子卻帶驚訝的叫道:

「這不是金虎王大人嘛,哎呦,這是怎麼了大人,有沒有傷到哪裡啊」

金虎王卻是以為噬魔鴨知道了自己的修為,也就沒有為難這個歷屆大會都刁難自己的小人。

畢竟自己現在是大人物,心懷要寬廣,便施施然對噬魔鴨道:

「算你這個死鴨子識相,本大人卻是沒什麼事情,不過我家尊上有要事要見天蟾真君,快些速速通報,不然怠慢了我家尊上,你噬魔鴨十個鴨頭都擔待不起」

秦浩冷漠的點了點頭,失了先天優勢,只能後期裝逼來補救了。

噬魔鴨執事則是一臉詫異的向金虎王望去,這廝不僅腦子壞了,還聽不懂妖話了不成?

自己明明是一臉諷刺,他卻一本正經回答,

還扯出什麼尊上,居然還要自己通報天蟾真君,還不能不能怠慢,十萬火急!

他以為自己是誰?憑什麼有著這樣的語氣?

憑他後面那兩個修為慘淡的半妖?

還真的把自己當成什麼大人物了不成

噬魔鴨執事臉色陡然一青,

「金虎王,你在萬妖會舉辦期間公然破壞天蟾仙宮場地,還企圖夥同兩個半妖欺騙本執事,欺騙天蟾真君,豈有此理,我在這裡代表天蟾仙宮宣布你們死刑!」

「去死吧!一群雜種」

噬魔鴨執事還以為金虎王是呢個唯唯諾諾的武聖,

在不由分說之下,那一雙長舌就化作紅色長鞭陡然襲來,有無數倒刺印刻其上,鋒利無比的模樣讓見者發寒。

噬魔鴨銀齒無物不可吞食,他的長舌自然是更加凌厲,

穿透力極為強大,就連數寸青石恐怕都能陡然穿破!

「豈有此理,你這鴨實在是欺虎太甚」

金虎王氣的臉都憋紅了,有些人就是給臉不要臉,自己好生好氣說話,

非是不聽,硬要手底下見真招!

自己現在有尊上做靠山,再加上自己也突破到了武帝級別的九階凶獸,豈會虛你這隻武聖的死鴨子不成。

金虎王向前一踏,一雙眼眸驟然放出精芒,張口一吐,一道比之在與青月狼王對敵時猶勝一倍的金色玄光悍然出擊!

「不滅神光」

這道不滅神光在金虎王還是武聖修為時,只是保命手段,一旦釋放他就會力竭倒地,無再戰之力。

在金虎王突破到武帝后,比之之前,更加強大的不滅神光他可以射出七次,方在力竭,戰力提高了何止數倍。

蠻妻入懷:高冷教授不淡定 也罷,就拿你這廝來試試我的不滅神光!

「轟!」

不滅神光與噬魔鴨紅色長舌陡然碰撞,一陣轟鳴之聲回蕩在天蟾仙宮前。

群妖側目,有些看見秦浩拉風出場已然在心底給噬魔鴨執事判了死刑,得罪一個無上之境的主宰,就算天蟾真君再信任,也難逃一死。

更何況噬魔鴨執事只是天蟾仙宮一個可有可無的外門執事而已。

更多的妖族則是一臉茫然,怎麼說著說著就幹上了,也不知道誰勝誰負?

一個身影倒退飛出,落在一片空地上,青磚都紛紛龜裂開來。

卻是方才囂張跋扈的噬魔鴨執事,此時的他一臉難以置信,鮮血淋漓自嘴間滴落,一雙長舌赫然被不滅玄光斬斷一半。

旋即,噬魔鴨執事卻似乎想到了什麼狂笑不已,因為舌頭斷裂,而更加陰沉的聲音在眾人耳間回蕩。

「金虎,我失了這舌頭,你卻失了這大好性命!到底誰輸離了,哈哈哈」

「諸位,這金虎的不滅玄光著實厲害,可惜,只有一發,就會力竭,忍人宰割,這也是這貨的小秘密,可惜今天我噬魔鴨是替天蟾真君行事,斬了這廝,還望諸位行個方便」

「對了,你身邊那兩個小妖我也不會放過,我要把他們」

「夠了,放肆!」

卻當噬魔鴨執事依舊喋喋不休,甚至把火引到秦浩和無名身上時,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