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月很快從震驚中清醒過來,知道肯定是有什麼人在他面前搬弄了事非,顛倒了事實,知道這種時候他的頭腦里除了仇恨還是仇恨,根本是不可能清醒做主的。

Home - 未分類 - 西月很快從震驚中清醒過來,知道肯定是有什麼人在他面前搬弄了事非,顛倒了事實,知道這種時候他的頭腦里除了仇恨還是仇恨,根本是不可能清醒做主的。

西月對著小和卓木搖了搖頭,深深的嘆口氣,因為這個人是香妃心愛的男人,所以她不想跟他吵,也不想在他頭腦不清醒的時候多費口舌,一切等他靜下心來的時候再說。

於是,西月轉過身,說了一句,「今天你的心情不好,不是說話的時候,等你心情好了我們再聊吧。秋紅,我也累了,我們回去吧。」

「是,娘娘。」聰明的秋紅也覺察到小和卓木的不對勁,趕緊過來陪著西月要往外走!

「站住!」小和卓木一聲厲吼,人已經衝到了西月面前。「想走?先問問我手中的劍同不同意?」

「小和卓木!」西月生氣的叫起來,「你不要太過份了!我念你是香妃生前一直戀戀不捨的愛人,才沒有跟你計較,你不要聽了別人的讒言,就胡作非為!」

「什麼聽信別人的讒言?無風不起浪,後宮這麼多妃子,別人又怎麼會偏偏說到你呢!」小和卓木看來對西月害死香妃的事是深信不疑。

「大和卓木!你不管管你的弟弟嗎?」西月轉頭看大和卓木,「難道他這會兒被仇恨蒙蔽了頭腦,你也跟他一樣糊塗嗎?你們知不知道如果你們今天在這兒傷了我,你們也休想出這個紫禁城了!」

沒想到西月的話並沒有讓小和卓木害怕。

「哼!」他冷笑一聲,「自從我決定來的那天起,我就沒有做過活著出去的打算!」

「不好意思了,這位娘娘,我們兄弟倆此次進宮來為的就是替香妃報仇!」大和卓木看了看門外,跟著西月的人除了秋紅跟進來了,其他人都在院子里站著,沒有人知道裡面發生了什麼,這個時候動手再好不過。

他往門口的方向一站,擋住外面人的視線,對自己的弟弟使了個眼色。

「你們真是不可理喻!」西月見這兄弟倆都是說不通的人,氣得拉著秋紅就要走。

沒想到西月剛剛邁步,小和卓木的劍便「唰」的一聲抽了出來,秋紅尖叫一聲,那根劍已經直直的往西月面前刺來!

「娘娘!」秋紅驚叫起來,「來人啊,快點來救娘娘!」秋紅拼足了力氣叫了一聲,大和卓木毫不留情的對著秋紅的後腦勺就是重重一掌,秋紅只悶哼了一聲,便暈倒在地!

離屋子近的幾個侍衛已經聽到秋紅的聲音立刻從院子里往門邊衝過來,大和卓木拔出腰間的佩刀揮舞起來,絕計不讓他們衝進屋子。

屋內,小和卓木的劍直直的逼向西月,西月不會武功,只是憑著一種本能,左一下右一下的躲閃著小和卓的劍,連連的往後退著。 ()然而小和卓木今天是下定了決心一定要成功的,所以他手中的那把劍絕情的連連刺向西向,任憑她退到哪兒,都直直的跟著她。

轉眼間,西月已經退到了牆邊,無路再退,她驚恐的回頭看了看,看來今天是真要冤死了,早知道就不自告奮勇的要帶他們來看香妃故居。

「香妃,當初我不能阻止你的遠嫁,如今只有替你報仇血恨了!」小和卓木痛聲說著,看著已經無路可逃的西月冷冷的笑著,高高的舉起了手中的利劍!

西月絕望的閉上眼睛,到了這個份上,只有閉著眼睛等死了。

「受死吧,賤人!」小和卓木怒恨的瞪著西月,高高揚起的劍無情的落了下來!

西月的眼睛緊緊閉著,心裡在哀鳴自己的悲慘,那麼多次沒被人害死,最後竟然是死在自己好朋友情人的劍下。

然而,奇迹發生了,就在西月以為自己就要做了小和卓木的劍下冤魂時,突然,她聽到一個讓她再熟悉不過的聲音怒吼了一聲:「住手!」

西月狂喜的睜開睛睛,只見別一道明亮的劍影向著小和卓木的劍刺過來,隨著一聲清脆的「叮」的聲音,小和卓木「啊呀」叫了一聲,手上的劍就被震了出去!

西月不敢相信的看著眼前的一切,隨著劍影在空中掠過,緊接著一個黃色的身影穩穩的在她面前落下,健碩的身影如同一坐大山一般擋在了西月的面前!

「皇上!」西月又驚又喜的叫,他怎麼會來得這樣及時?

「西月,沒事吧?」乾隆側頭柔聲問西月。

「我沒事!」西月雖然這樣說,但是剛才那命懸一線的經歷還是讓她心有餘悸,她不自禁的依向乾隆的肩頭,此時此刻,這個肩頭給她的感覺不僅僅是安全,不僅僅是溫暖,還有信任,還有感動,還有說不清道不出的千言萬語。。。。。。

「乾隆?你怎麼會來?」小和卓木知道自己的行徑一旦敗露,自然是死路一條,索性也不避諱,也不再偽裝,竟然直呼乾隆的名號。

「哼,朕在你們的眼裡就那樣愚蠢嗎?」乾隆冷笑,「在宴會上朕就看出了你們的異樣,如果還讓你們得逞的話,朕這個皇帝豈不是乾脆讓給你當算了?」

小和卓木回頭看了眼大和卓木,兩個人心領神會的點點頭,事情既然已經到了如此地步,活著出紫禁城是不可能了,乾脆拼了,殺一個賺一個!

小和卓木轉頭撿起自己被乾隆擊落的劍,兩個人揮舞著劍竟然狂妄的朝著乾隆和西月衝過來!

西月大驚失色,這兩個人瘋了,在他們面前的可是當今的皇帝,他們這樣做不就是弒君?

「快護駕!」御林軍已經沖了進來,都把手中的武器指向了兄弟倆。

乾隆很鎮靜的笑了笑,示意他們不要動,「你們只要保護好皇貴妃!」

他轉臉又對和卓木兄弟倆說:「你們兩個,既然那麼小看朕,今天朕就讓你們見識見識我的本事!出來吧!」

乾隆說完,率先躍到了屋外,站在院子裡面帶微笑的等著兩個出來。

兄弟倆互看了一眼,到這個份上,他們也不怕了。西月緊張的跟著他們一起衝到院子里。「皇上,你小心一點!」她擔心的叫,兩個打一個,怎麼能這樣不公平?

乾隆給了她一個放心的微笑,手中的長劍一挑,開始了和和卓木兄弟倆的激戰。

西月過去在歷史書上看過,知道乾隆是歷代皇帝中最能文能武的一位,沒想到親眼看到他的功夫,確實讓她大開眼界。

只見乾隆在兩個人的圍功下,私毫沒有懼意,而且游刃亦余,西月雖然不懂武功,但是也能看出乾隆對會這兩個人完全沒有問題。

妖魅難逃 西月盯著這樣英姿威武的乾隆,兩個眼睛里桃心直冒,這樣的男人確實是極品,難怪宮裡的其他妃子這樣恨自己!

正當西月思緒紛飛的時候,只聽見「啊!」的一聲,大和卓木被乾隆挑飛了手中的短刀,接著又是一個飛腿,將他掃飛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

小和卓木眼看著自己的哥哥失利,正準備縱身過去幫他,乾隆飛身一躍,長劍在手中一翻,等到落地的時候,劍鋒剛好指著小和卓木的咽喉要害處!

小和卓木大驚,面色倏變,剛想舉起自己的劍反抗,乾隆卻把自己的劍鋒往前面又送了送,厲聲說道:「還要動嗎?再動朕的劍就要穿喉而過了!」

「弟弟!」大和卓木失聲驚叫,雖然知道在皇宮裡行刺皇貴妃,以和皇帝動了手,肯定是死罪難逃,但是讓他眼睜睜的看著弟弟死,他還是會恐懼!

「你殺了我吧!不能報仇我活著也沒有意思!」小和卓木仇恨的眼神瞪著乾隆。

乾隆瀟洒的長劍一收,護衛們立刻衝上來圍住了兄弟倆。

「現在你們就是死也死得心服口服了吧?」乾隆嘲笑的說,這兩個人自以為自己的武功高強無人能敵,竟然敢小瞧他這個大清朝的皇帝,太不自量力了!

「哼,反正我們進宮就沒有打算活著回去!」小和卓木沒有私毫懼意,他只懊悔沒有給香妃把仇報了。

「押下去吧!」乾隆揮揮手。

「皇上!」西月伸手阻攔,「皇上可不可以免他們死罪?」

「西月!這不是你發善心的時候,他們在宮中對你行刺,又和朕交手,無論哪一條都是死罪!」

「我知道,但是他們肯定是原因才這樣做的,我不相信他們千里迢迢從回疆趕來,就是為了送死。」

「西月,你別忘了,你剛剛差點死在他們劍下!」乾隆最恨人家傷害西月。

「就是因為這樣,我才不能讓他們死,我要問清楚到底怎麼回事!」

乾隆看著西月,怔了片刻,只好答應她,便改口說:「先把這兩個人押進天牢,擇日再行處置!」 ()天牢,和卓木兄弟倆被嚴加看管,戴上了伽鎖和腳鐐,兩個人看上去已經完全沒有了草原漢子的威風。

「你們,還好嗎?」西月站在牢門外,語氣關心的問,這兩個人現在的樣子讓她覺得心酸,有一種對不起香妃的感覺。

「哼,用不著你來貓哭耗子假慈悲!」大和卓木轉過臉,不想理西月。

「我今天來不是來做什麼假慈悲的,我只是想來問問你們,你們憑什麼那樣認定是我害死了香妃?」

「我們不會告訴你的,難道我們會傻到把人交出來再給你去陷害嗎?」小和卓木對西月的仇恨依舊在眼神里。

西月又氣又急,「你們這兩個人,死到臨頭了還這樣倔犟,你們就這樣認定了我是惡人?難道就不能是別人冤枉我的嗎?或者是那個真正害死香妃的惡人先告狀,嫁禍給我的呢?」

兩兄弟對視一眼,沒有說話,這一點是他們從來沒有想過的,密信上寫到證據確鑿,根本沒有讓他們懷疑的露洞。

「快說啊,你們不說實話,我就沒法救你們出去!」西月急得跺腳,怎麼碰上這兩個杠頭?

「我們不要你救,死就死!」

西月看著小和卓木一臉英勇就義的模樣,真是哭笑不得。她腦筋一轉,突然轉話語氣說道:「你這個人真是沒有良心,你自己要為香妃報仇,進宮來送命就算了,何苦還要搭上你哥哥的命?你是孤家寡人,無兒無女的,可是你哥哥有,他的妻子兒女還在等著他回去呢!還有,你說你對香妃鍾情忠意,那麼香妃生前唯一的願望就是你能好好的活著,而你呢?不僅要死,還非要死到她能看到的地方來,你說你自己象不象話?我是無所謂,你愛死不死好了,我說想救你們,也不過是為了香妃,要不是她,誰管你們死活。」

西月說完,故意做出無所謂的樣子走了。

留下兄弟兩個面面相覷,「哥哥,她說得沒錯,是我連累了你!」

「說什麼話呢?你我兄弟之間有什麼連累不連累的?如果怕,我就不隨你來了!」大和卓木義氣的說。

「可是。。。。。。」西月的話其實句句都進了小和卓木的耳朵,他這會兒心情很糾結。

「王爺,王爺!」

這個聲音讓小和卓木激動的跳了起來!原來在牢門外叫他的正是香妃從回疆帶來的近侍宮女,她從小就服侍香妃,小和卓木對她自然再熟悉不過!

「燕子?你怎麼來了?」兄弟倆都激動的衝到牢門前,叫著這個宮女的名字。

「兩位王爺,你們怎麼會這樣魯莽?」

「燕子,你告訴我,香妃究竟是怎麼死的?」小和卓木雙手緊緊的抓著牢房的鐵欄杆。

「香妃主子是因為觸犯了宮規,對皇上大不敬,被太后賜死的!跟皇貴妃根本沒有關係,而且她對香妃很好,根本不是她害死主子的!」燕子雙眼含淚。

「觸犯宮規?大不敬?」小和卓木看了眼自己的哥哥,「不可能,絕對不可能!燕子你是不是被那個賤人收買了?」

「王爺!」燕子跪下來,「燕子從小跟著香妃主子,和她就象親人一樣親,在這個世界上,誰也不可能收買我讓我背判她!我說的句句都是實話。香妃主子進宮以後,對小王爺念念不忘,她決定為你守身如玉,所以每晚都帶著你送給她的短刀上床休息,她說如果皇上要近她的身,就先要了她的命再說!」

「香妃!」小和卓木眼淚直流。

「不是誰皇上很寵香妃嗎?還為她蓋了別宛!燕子,你不要騙我們!」大和卓木說。

「大王爺,燕子對天發誓,絕對沒有騙你們!這個皇上只鍾情於皇貴妃一個人,對香妃根本沒有意思,他們連同房都沒有過!一切都是掩人耳目,不想讓人說閑話傳到回疆,蓋別宛是皇貴妃娘娘的主意,她覺得主子太思鄉了。」燕子把所有的一切都原原本本的說給兩兄弟聽。

「兩位王爺,你們真的錯怪皇貴妃了,她對香妃主子真的是很好,香妃主子走了以後,她也難過了好多天呢!」

小和卓木無力的坐到地上,他沒有想到,香妃為了保全對他的忠貞,到如此地步。

他無聲的落下眼淚,痛苦不堪的說:「香妃,是我對不起你,是我對不起你。。。。。。」

「王爺,事到如今,你們就誠實的告訴皇貴妃到底你們是怎麼會誤認她為的,說出來,或許她還能救你們出去,放你們一條生路!」燕子心急如焚,自己的主子已經死了,她很怕這兩位故鄉的王爺也死在紫禁城。

「兩位王爺,求你們了,香妃主了肯定也不想看見你們枉死在這裡!難道你們還要讓她的魂魄也為你們擔心嗎?」

燕子的話讓小和卓木抬起了頭,他淚眼朦朧的看著燕子,想了想,慢慢的從懷裡摸出一封信,遞到燕子手裡,說:「你把這個交給皇貴妃吧!」

西月一目十行的把信看完,已經激動到不能控制,「這是什麼人寫的信?竟然敢這樣誣陷我!我非把這寫信的人找出來不可!」

西月握著手上的信封,在屋了里來回走到,氣憤歸氣憤,但是當務之急是要先把那兩兄弟救出來才行!

「要怎麼救?要用什麼辦法呢?」西月傷腦筋的想著。把他們無罪釋放,就算她跟乾隆開口,乾隆也不見得同意,畢竟家有家規,國有國法,就算不計刺殺皇貴妃的罪命,可是在皇宮裡竟然和皇帝動了手,僅這一條也不可能說放人就放人!

「怎麼辦呢,怎麼辦呢?這封信雖然是證據,可以說他們是被人騙了,可是又不知道這封信是誰寫的,人家也能說是他們偽造的信。看來只有先拖延時間不讓乾隆處死他們,再趕緊把寫這封信的主人給找出來,這樣說不定還有轉機。」

西月嘀咕著,看來到了古代,她都可以成半個福爾摩斯了。 ()「安公公,我想請你幫我個忙。」西月滿臉笑容的對太后的近侍小安子說。

「娘娘,你有事儘管吩咐奴才做,說什麼幫忙,真是折熬奴才了!」小安子對西月很尊敬,他在宮裡混了那麼多年,皇帝面前的大紅人他可不敢得罪。

「你聽著,這件事情你別驚動太后和皇上,因為是我自己的一點小私事。」西月說著從手邊的盤子里拿出兩錠金元寶塞到小安子手裡。「我想要這後宮里所有會寫字的嬪妃們的字跡,你能幫我弄到嗎?」

「字跡?」小安子不解的看了眼西月,雖然疑惑,但是他還是沒有開口再問,他是個有經驗的太監,在主子面前,什麼話該問,什麼話不該問,他弄得很清楚!

「娘娘,放心,我一定給你弄來!」

「謝謝,小安子,你記住了,是所有人的,不管是地位最高的還是地位最後的,我都要!」

「記住了!」

西月滿意的笑笑,這件事情找小安子是絕對沒有錯的,他是太後面前寵臣,他進哪個后妃的宮裡別人都不敢怠慢,他想要點東西不可能要不到的,何況只是不值錢的字跡。

第二天,西月再一次來到了大牢看望和卓木兄弟倆,這一次,兩個人對她的態度不再仇恨和冷漠。

「你們放心,我一定想辦法救你們出去。」西月衷心的說,這兩個人不過是被人利用來對付她的,她絕不能讓他們成為一顆被犧牲的棋子。

「皇貴妃娘娘,之前我們那樣對你,我們很是慚愧。」大和卓木誠心道歉。

「沒有什麼,一場誤會,你們也是被騙了。」西月笑笑,表示無所謂,她轉臉看著一直沉默著沒有說話的小和卓木。

「我知道香妃的死讓你很痛苦,但是同時你是幸運的,因為你這一生竟然有一個女子那樣愛你,對你那樣的一心一意。」西月輕輕的說。

小和卓木抬眼看著西月。

「香妃人雖然在宮裡,但是她沒有一刻是忘記你的。」西月對小和卓木微微一笑,把手裡的一柄鑲著綠色珠寶的精緻短刀遞到小和卓木面前,「這是香妃留下的,這柄刀她無論走到哪裡都帶著,有一段時間連睡覺都不離身,我想,這柄刀你應該最熟悉了吧?」

小和卓木怔怔的看著西月手上的短刀,眼眶立刻就紅了,「這柄刀是我送給香妃的,是我和她的定情之物。」

小和卓木的樣子讓西月心裡酸酸的,她把手上的短刀往前遞了遞,「給你,我想香妃更願意讓你來保管這把刀。」

小和卓木不敢相信的看了眼西月,他顫抖著雙手接過西月手中的短刀,嘴裡呢喃著:「香妃,香妃。。。。。。」

西月不敢再看小和卓木的樣子,她怕自己忍不住會痛哭。如果香妃沒有死該多好,那樣的話,她想盡辦法也會讓香妃和小和卓木重新相聚!

她哽咽著聲音說了句:「你們等我的消息!」便迅速轉身離開!她不想讓他們看到她的眼淚。

「這兩個男人真是飯桶,還草原勇士呢!這麼多天連個女人都殺不了!」皇后聽說和卓木兄弟被抓,很是氣憤,她把希望淘寶網女裝天貓淘寶商城淘寶網女裝冬裝外套淘寶網女裝夏裝新款淘寶網女裝夏款淘寶網女裝夏裝新款裙子淘寶網女裝夏裝新款淘寶網夏裝新款裙子淘寶網女裝2012商城淘寶網女裝春裝連衣裙淘寶網女裝商城購物淘寶網女裝冬裝新款淘寶網女裝冬裝羽絨服淘寶網女裝天貓商城淘寶網天貓商城淘寶網女裝秋裝購物淘寶網女裝冬裝新款淘寶網女裝冬款都寄托在這兩個人身上,沒想到他們竟然失手了!

「娘娘,他們會牽連到我們嗎?」如月擔心的問。

「怎麼可能會牽連到我們,我的信上又沒有署名,誰會知道那信是我寫的呢?」皇后沾沾自喜。

「還是娘娘聰明。」

「唉,可惜這次又失敗了!」皇后失望萬分。

正說著,小安子進來了。

「皇後娘娘吉祥!」

「安公公,你怎麼來了?」皇后很客氣,這後宮無論時誰見到小安子都會客氣十分。

「娘娘!」小安子拿出一本經書,笑著說道:「太后在上香的時候答應幫廟裡抄經書,但是她年紀大了,眼力和精力都跟不上,所以讓各宮的娘娘主子們都幫著抄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