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著不止是眼睛,獅金敖的全身都被籠罩在金光之下,伴隨著一聲響徹雲霄的咆哮,一頭身高十幾丈的獅子出現在眾人的眼中。

Home - 未分類 - 接著不止是眼睛,獅金敖的全身都被籠罩在金光之下,伴隨著一聲響徹雲霄的咆哮,一頭身高十幾丈的獅子出現在眾人的眼中。

渾身宛若鎏金鍍造,閃爍著絢麗的光芒,渾身上下沒有一點雜色,長長的鬃毛服帖的披在脖頸處,看上去尊崇高貴;四肢如同柱子一般,筆直粗壯,蘊含著可怖的力量;鋒利的爪子閃爍著慘白的光芒,只要輕輕一下,足以穿金洞鐵。

吼~

獅金敖再次怒吼一聲,聲波之中蘊含著強大的威壓,令人心驚膽戰;後肢發力猛然躍起,就這樣直直地朝著修羅斬刀芒撲去。

鏘!

獅金敖渾身散發出耀眼的金光,雙爪比先前更壯大了一圈,爪子探出交叉抓住刀芒!

吼~

獅吼聲再次響起,獅金敖渾身肌肉暴起,在有規則的運動,頗有美感!

咔嚓!

修羅斬刀氣被撕成數般,在百里刀魂不可思議的目光中,一隻巨大的獸爪蓋向了他的腦門。

精彩!

這一場比賽讓眾人看到了什麼叫暴力美學!獅金敖狂暴霸道的打法讓很多人都暗自心驚,不敢與之對視。

當然,這個並不包括楚銘。

獅金敖回到大殿的時候,剛想挑釁地瞪楚銘一眼,卻發現對方已經消失了。

【公告】付費標準調整公告

【熱劇】《人民的正義》搶先讀

【書單】熱血玄幻大合集!

【專題】完本經典,無需追更

if(q.storage(‘readtype!=2&&(‘vipchapter<0)

(‘;

果然,當獅金敖將視線投向水晶壁的時候,發現楚銘已經站在了風雲台之上,而他的對手同樣不能小覷,正是先前以蠻力破除五行之力,擊敗陸少游的周堅。

「楚銘,給我報仇,削他,往死里削他!」陸少游見到二人對上了,也不管楚銘能不能聽見,在大殿之內大聲喊道,要讓楚銘把對方打個落花流水給自己出氣;至於能不能打敗對方,則完全不在他的考慮範圍。

陸少游的想法也代表了大殿之中的主流,周堅成名已久,即使不參加天地榜,在外界也是小有名氣,在場的很多人都對他有印象。

但楚銘更不是好惹的主了,淡淡是金鱗山、化龍池兩次第一就足以起到很強的心裡威懾了,而實力的話,戰勝擁有上古凶獸肥遺血脈的遺雙生就是最好的證明。

想來周堅也很清楚這一點,雖然楚銘平靜地站在那裡,卻給他帶來了一種很強的危機感,讓他不得不打起精神,全神以待。

「波動連打!」

沒有絲毫留手,更沒有絲毫試探,周堅上來就施展了全力,對著楚銘一陣猛攻;雙拳在空中連舞,快得只能看到層層殘影,一道道恐怖的拳勁如同暴雨般呼嘯而出。

此時的周堅就像是一座移動炮塔,對著敵人一頓狂轟濫炸!

蹭蹭蹭蹭蹭~

相較於周堅的狂暴,楚銘顯得很冷靜,沒有絲毫慌亂,雷劫劍在空中連點,每一擊動準確命中在拳勁中心,犀利的氣息從內釋放,粉碎整道拳勁;看楚銘出劍似乎都有一種欣賞的感覺,升華到藝術的高度,令人嘆服。

看上去周堅佔盡上風,實際上卻給人一種困獸之鬥的感覺;楚銘雖然一直在防守,卻一點都不被動,似乎整個戰局都被他掌控在手中,隨時都可以翻盤。

周堅自然也知道奈何不了對方,反而會將自己陷進去,如果不能儘快想辦法解決,等自己氣勢一盡,到時候再想翻身就晚了。

「破壞波動拳!」

心中一橫,仰頭厲喝,將周圍的拳勁盡數納入拳頭之中,對前方重重轟出,黑色的拳勁如同惡蛟般猙獰咆哮,朝著楚銘撕扯而去。

唰~

這一拳的威力遠超前面的漫天拳勁,不過卻依舊難以撼動楚銘,雷劫劍快速震蕩抖動,先是輕輕顫吟很快變成了刺耳的嘶啦聲,到最後甚至演變成龍吼。

對著身前輕輕一劃,天空陡然暗淡下來,無數雷霆劈下,形成了一張電網,將黑色的拳勁籠罩在內。

震撼的一幕彷彿蛟龍渡劫,那一道道雷霆正代表了天道意志,降下雷罰,任你在兇猛狂暴,依舊化為灰燼。

「爆裂波動拳!」

眼前雷威將至,周堅再次一拳轟出,相較之前這一拳顯得有些稀疏平常,如同石頭砸入水面,在虛空當中盪起圈圈漣漪;所有的一切被漣漪衝擊過之後,全都從內部爆開,炸成粉末。

「火海浮蓮!」

藍紫色的劍芒衝擊而至,勢若滔滔,摧枯拉朽,直接將爆裂波動拳的威力吞噬。

噗~

波紋漣漪被輕易斬開,如同蚊帳被輕輕拉開,而處於幕后的周堅則根本連反應時間都沒有,護體真元瞬間破碎,整個人倒飛出去。

噗~

周堅單膝跪地,在他的胸前如同岩石般的肌肉被劃開一個大口子,直達肋間,鮮血冒涌直流。

「嗯哼?」

楚銘對這一幕倒是頗為意外,他剛剛已經將火海浮蓮的威力提升至七成,沒想到對方居然擋住了。

殊不知周堅更是心驚,他身為煉體武者,對追求氣力破壞的同時,對身體強度的要求也很高;單論rou身防禦力,已經不弱於普通的中品寶器,沒想到居然被對方殘餘劍氣破開,險些將他一斬為二。

心中雖然疑惑,卻也不會放棄這樣大好機會,楚銘腳掌發力,做出了自比賽以來第一次一動位置;此時的楚銘已經對空間有了很深的感知,渡虛步法也已經修鍊到了圓滿,如果他願意,甚至可以靠著rou體的防禦,暫時性遁入虛空。

當然這個時間很短,差不多只能維持一次呼吸左右的時間,再長的話就有被撕成肉條的危險。

不過天地秘境之內的空間和外界很不一樣,想在這裡遁入虛空是不可能的了,但是速度卻是快到不可思議。

輕輕一個閃身,楚銘就已經來到了周堅的身後,雷劫劍不知何時,已經盡染漆黑,宛若裁決之劍,抹過對方的脖子!

先婚後愛之寵妻成癮 鏘!

周堅的身體不似血肉,和雷劫劍撞到一起居然發出了金屬交戈聲,劍身卡在脖子三分之一處。

卻依舊改變不了敗勢,楚銘冷哼一聲,雷劫劍快速抖動起來,借住劍吟雷鳴的震蕩之力,配合數十萬斤巨力,一舉斬下了周堅的頭顱。

楚銘勝!

眾人對楚銘取得勝利並沒有感到太驚訝,畢竟名次實力都在那擺著;沒想到的是楚銘居然贏得那麼輕鬆,同樣位列前十的周堅居然不能給他帶來絲毫壓力,甚至連衣服頭髮都沒有凌亂,呼吸如常,完全看不出是剛剛經歷過一場大戰。

接下來百里刀魂和李雲霄都戰勝了林雨澤,百里刀魂又戰勝了李雲霄,卻在後面敗給了遺雙生。

很快,又輪輪到楚銘上台了,這一次他的對手是同樣位列前十的忘蕭然,同樣是成名已久的老牌強者。

風雲台之上兩人相對而立,同樣都是一身白衣,同樣都是劍客。

忘蕭然微微一笑,一股迫人的犀利劍意沖霄而起,龐大的劍壓使的周圍的空氣粘稠如水,凌厲的氣息肆虐,發出布匹撕裂的聲音。

啵~

下一瞬,劍壓和劍意猛然收縮,化作一個巨大的漩渦,將兩人都是籠罩在內。

劍界!

這一幕讓楚銘微微詫異,不過很快也想開了,靈澤世界何其之大,武者不計其數,劍者何止千萬?能夠領悟劍意、製造劍界的人又豈會僅他一人?

心思打定,楚銘微微閉上雙眼,吐出一口濁氣;再睜眼時渾身散發出一股同樣犀利凌人的氣息。

然而就在這時,忘蕭然身上的劍意卻猛地收回體內,周圍迫人的劍壓驟然消失,恢復到了先前溫和的樣子。

這讓原本準備凝聚出自己劍界的楚銘感到疑惑,一時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是繼續釋放劍界還是收回體內,不知道對方在買什麼葯。

「你看,你領悟了劍意,我也領悟了劍意;你能凝聚出劍界,我也能凝聚出劍界;劍界對其他武者的影響還只體現在壓迫是束縛上,但是對劍客來說就大了去了,會影響劍客對劍意的掌控,嚴重的甚至能損害劍者的劍心。」忘蕭然淡笑道。

「是嗎?」楚銘不可置否,誠然對方說的是事實,但是針對的卻只是普通劍客而言,對一些劍心堅定的劍客來說,就算不領悟劍意,同樣不可動搖。

不過對劍客的干涉影響還是存在的,劍界當中蘊含了劍道規則,籠罩在他人的劍界之中會讓你對劍的感知造成混亂。

你可能以為能刺到對方,卻根本少了一大截,你感覺是按照直線出招的,實際是偏的,具體的根據劍界境界的高低,所造成的程度也不一樣。

「我發現我們對劍意的領悟和劍界的掌控都大致差不多,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們都不使用劍意和劍界,如同平常人之間的戰鬥一般,如何?」忘蕭然提議道,最後還補充一句;「當然,這是在你沒有隱藏劍道修為的情況下,如果隱藏了,那就當我……」

「我接受你的提議。」楚銘沒有讓對方說下去,乾脆了當地接受了對方的提議。

不用劍意和劍界,那比拼的就是技巧了。

對戰技巧,是楚銘比較喜歡的戰鬥方式;再者平時他也不怎麼使用劍界,大部分時候都是用來破除對方帶來的束縛壓迫,起到反制手段。

「那就開始了,留神!」忘蕭然神色一肅,率先出手;劍招輕揮,周圍頓時飄出了大片的雪花。

忘蕭然成名已久,自然也有自己的名號,他偏愛雪景,擅長藏劍於雪,變化萬千,有雪爵之稱。

漫天雪花隨著忘蕭然的動作,朝著楚銘飛涌而去;這些雪花,每一朵、每一片都是由純粹劍氣凝聚而成,按照特殊的路線步驟,將一道道、一條條劍氣凝刻成雪花的模樣,就如同手工藝術一般。

不過這可不是花架子,每一朵雪花都保持著完美的平衡,一旦受到破壞,就會崩壞;被壓縮糾纏的劍氣兇猛爆發,輕易破開天地境級別武者的護體真元。

見到這一招,讓楚銘有一種被算計的感覺;面對這樣密集的劍術攻擊,最理想的辦法就是施展劍界,就算不能將其肅清,但是只要牢牢護住周身,就能讓忘蕭然苦心凝刻出的雪花毫無用武之地。

「青蓮漫空!」

不施展劍界不代表楚銘就沒有辦法,或者就算對方不提議,楚銘也不會用劍界;雷劫劍舞動,周圍的虛空中傳來噗噗噗的聲音,一朵朵青蓮應運而生,在楚銘的控制下匯聚成一堵牆壁,巍然擋在楚銘身前,抵禦風雪!

【公告】付費標準調整公告

【熱劇】《人民的正義》搶先讀

【書單】熱血玄幻大合集!

【專題】完本經典,無需追更

if(q.storage(‘readtype!=2&&(‘vipchapter<0)

(‘;

楚銘的青蓮劍法和忘蕭然的雪劍差不多,同樣是藏劍於物,聚氣化形;二者剛一觸碰,原本的兩種平衡被同時打破,雜亂的劍氣衝擊在一起,空中不斷出來劇烈的爆鳴聲。

「怒雪!」

忘蕭然真元鼓動,灌輸到劍招之中,增持劍威;周圍的雪花越來越大,有零散的劍氣溢散而出,帶動一連串的雪花,如同臘梅枝幹一般。

華美的劍招配合瑰麗的場景,讓人感覺彷彿不是在戰鬥,而是在表演,然而每一個動作都蘊含迫人殺意,每一朵雪花都在掩飾犀利劍氣。

「亂空斬!」

楚銘的劍**絢麗確實不如忘蕭然,不過他追求的是更加實用,論起快、狠、准甚至猶再對方之上;並沒有什麼花架式,手腕反轉之間,引動藏與青蓮之內的真元,一朵朵青蓮散裂開來,犀利的劍氣密布整個空間,沒有絲毫漏縫,強推而去。

嗖嗖嗖……噗噗噗……

周圍到處都是劍氣縱橫和切割空氣的聲音,雪花、青蓮、劍氣遮蔽了整座風雲台,隱斂了二人的身影。

「滅蓮斬!」

突然,虛空之中的青蓮突然全部枯萎凋謝,四周籠罩在一股死亡氣息之內。

黑色的劍芒洞穿空氣,破開層層雪障,在虛空之中閃逝。

「狩雪!」

忘蕭然神色肅穆,這一劍讓他感到了威脅,上面蘊含的死亡凋敗氣息令他都心悸不已;長劍在空中揮舞,如同墨筆作畫,隱隱勾勒出一張巨大彎弓需要。

隨著一劍刺出,張弓滿拉,漫天飛雪化作了一支箭羽,急she而出!

鏘!

雖然忘蕭然擋住了這一劍,但是巨大的力道也讓他倒退不止,腳尖在地面上滑走,雖然依舊不失風度,卻難免有些狼狽。

噗噗噗噗~

未等他站穩身形,漫天劍雨已經籠罩而下,而楚銘則如同一隻蟄伏猛獸,隱藏在寒芒之後,隨時等待給對手致命一擊。

「雪舞長空!」

忘蕭然目光一寒,劍勢噴吐、真元狂涌;周圍雪勢大盛,隨著劍鋒舞動,有規律的飛動盤桓。

噼里啪啦!

兩股劍氣相撞,爆裂之聲不絕於耳。

渡虛步法施展,楚銘的身影在碎裂的雪屑之中隱現,朝著忘蕭然掠去,角度刁鑽,令人難以預料。

「來得好!」忘蕭然自然不懼,腳掌橫移,和對方戰在一起。

叮叮叮叮~

即使是高階強者過招也不可能全拼殺招絕式,除非是一邊倒的情況,要不然總會有普照招式的對決,更何況兩人本就壓制了劍意和劍界,目的就是為了比拼技巧。

兩人化作光團不斷交擊,每一次對撞都有上百次的互斬對刺,一時間到處都是殘影,空中不斷傳出劍刃交接的聲響,衝擊的氣勁不斷肆虐,攪動風雪亂舞。

「破!」

忘蕭然的臉色很快從凝重變得驚詫,對方的劍法技巧絲毫不再自己之下,甚至還要高於自己;在百招之後被對方抓住一個破綻,犀利的劍光閃爍,粉碎漫天雪花,如針似線般朝自己襲來。

「凝雪!」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