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必再三言謝?你的謝意我記住了,快去修鍊吧!累了一天,我回去睡覺了。」葉青嵐抬起手打了個哈欠。

Home - 未分類 - 「何必再三言謝?你的謝意我記住了,快去修鍊吧!累了一天,我回去睡覺了。」葉青嵐抬起手打了個哈欠。

葉青嵐對比賽壓根無所謂的態度,徹底激怒了周圍的葉家子弟!

頓時有些人不爽了,他們為了比賽,哪個不是日日夜夜的拚命修鍊!

現在都火燒眉毛了,葉青嵐居然還想著睡覺?

剛才發生的事情動靜太大,葉家弟子們議論紛紛,這議論聲不一會兒,就吸引了一群特殊的人。

那群人手裡拿著一些攝像用的幻影捲軸,浩浩蕩蕩地從葉紫涵的院子里垂頭喪氣地走了出來,看他們那灰頭土臉的樣子,毋庸置疑,那是被趕出來的!

為首的是一個高挑的美女,長著一張端莊秀美的臉,面露愁色,一副要被炒魷魚的樣子。

她就是整個京城家喻戶曉的人——胡蝶。

整個天衍大陸只有北凰國存在著特殊的控制輿論的組織,那就是京城聯播。

這是一個說書人的組織,後來拓跋天野得到高人指點,就徹底整合了這些說書人,妄圖控制輿論。

而胡蝶就是這個組織的一員,主要是光明正大的打探消息。

本來胡蝶是想找葉紫涵要一些消息,通過說書人傳遞出去,給她宣傳的好聽一點。

但無奈葉紫涵為人冷傲,最討厭胡蝶這樣長的漂亮的美女,所以乾脆拒人於千里之外不說,院子里的家丁侍女們,嘴巴還一個比一個毒,罵得整個京城聯播的人臉上發紅,一刻也呆不下去。

哼,狗眼看人低,胡蝶恨恨地想。

不就是葉家潛龍榜第一么?有什麼了不起?這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你葉紫涵還能成為整個天衍大陸最厲害的人?

再說了,今年的家族賽還沒開始的,你能不能再次成為第一還說不定呢!

所謂江山代有才人出,我等著看你今年哭!

就在這時候,旁邊的竊竊私語聲引起了她的注意。

周圍的葉家弟子,指著報名的祠堂那邊,指指點點的,胡蝶隱約聽到大事不好四個字。

業務能力一流的胡蝶頓時敏感了起來,湊過去露出一個令人舒服的笑容,極有氣質地問道:「請問葉家的報名賽是不是發生什麼事情了?」

「胡蝶?居然是京城聯播的胡蝶小姐?」周圍的人頓時興奮了起來,「胡蝶小姐,我喜歡你很多年了,給我簽個名吧!」

胡蝶微微一笑,從隨身攜帶的收納戒指里,拿出筆在周圍的人的衣服上、手上籤上名。

簽了十幾個名之後,胡蝶接著問道:「你們還沒告訴我,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呢。」 「哦,葉家的報名,被那個廢物葉青嵐給攪亂了,今日葉青嵐不知道發了什麼瘋,居然將負責報名賽的人大打了一頓,甚至直接把人給打死了!」

胡蝶頓時眼前一亮,簡直忍不住想要發笑了。

好好好!簡直不能太好了!今晚的消息就以葉青嵐為主吧,反正她身為這個組織的副首領,這點權利還是有的。

胡蝶看了一眼身後的工作人員:「別愣著了,咱們趕緊去葉家祠堂吧,希望還能來得及,能抓拍到幾個現場鏡頭。」

在天衍大陸有一種捲軸叫做幻影捲軸,可以記錄一定時間的記憶,這點有點類似於現代的攝影機,但是和現代攝影機不同的是,這種是依靠靈力傳說作為媒介的捲軸,這種捲軸在天衍大陸非常昂貴,如果不是太子有錢,根本無法養得起這個龐大組織的開銷。

不過也因為這個組織,葉青嵐的名聲在百姓口中非常差,幾乎是路人皆知的廢物,而太子更是通過組織傳播了一些好的消息,而風評不錯。

工作人員們點點頭,由兩人開路,隔開了胡蝶的那些熱情的粉絲,其他人跟著胡蝶一路飛快地跑了起來。

緊趕慢趕,總算是在葉青嵐走之前跑到了葉家家族祠堂。

胡蝶看到葉青嵐,簡直就跟看到自己的再生父母一樣,眼神十分熾熱,簡直熾熱的要吃人一樣。

不過胡蝶沒忘記自己的身份,先是跑到了亂糟糟的現場,開始播報:「歡迎收看京城聯播,崇嘉十五年九月十一日,京城赫赫有名的葉家家族青年賽報名開始了,我們正在為你進行現場播報。」

「我現在站在報名現場的旁邊,大家可以看到這裡剛剛經歷了一場激烈的打鬥,打鬥的雙方是負責報名的長老會的張管事,和葉家嫡女葉青嵐,」胡蝶伸手指了指打鬥的地方,「這真是一場令人意外的打鬥,勝出者居然是葉家以『廢物』聞名京城的葉青嵐。」胡蝶以標準的京城話流利地播報著。

胡蝶指了指正打算走的葉青嵐,讓手持幻影捲軸的人給了一個特寫。

「大家可以看到,已經參加過兩年家族賽的葉家三小姐,今年又報名了,那麼今年她會給我們帶來什麼驚喜呢?接下來我們會給她進行一個專訪。」

幻影捲軸發出一道白色的光芒,錄製時間剛好滿了,胡蝶鬆了一口氣。

胡蝶一個箭步走到正要往碧痕苑的方向去的葉青嵐的面前,極為熱絡地說道:「葉小姐,可以借用你一點時間嗎?」

「沒空。」葉青嵐冷冷地說道。想到自己有印象這個播報團隊曝了不少她的黑材料,而且這個組織的幕後老闆就是自己那個該死的渣男未婚夫太子拓跋天野!

這個賤男無時無刻不在黑她,巴不得葉青嵐一下子忍不住自殺呢!

給他們送新聞,當她腦袋秀逗了?!

「不會耽誤您很長時間的,葉三小姐今年的表現很令人意外,好好運作一下,整個京城的人都會將目光聚焦在你身上的,對三小姐是有好處的。」

「看來你很想變成一隻死蝴蝶!」葉青嵐冰冷地看了她一眼,她的眼神漆黑的像是深淵之夜一般,彷彿對視上,就會粉身碎骨。

向來什麼都敢說的胡蝶,背上起了一層冷汗,喉嚨像是被什麼堵住了一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葉三小姐,」胡蝶伸手扯住了葉青嵐的袖子,「請給我一個機會,相信我,這絕對是一件雙利雙贏的事!」

胡蝶想著,反正以往葉青嵐一直很傻,問啥說啥,只要自己哀求一下一定可以得到想要的資料。

葉青嵐的目光停留在胡蝶抓著她的手上,目光危險地眯了起來。

胡蝶意識到有些不對勁,可她還沒反應過來,便被葉青嵐狠狠地掐住了手腕,用力一扯,整個右邊胳膊完全脫臼。

「啊——!」胡蝶發出一聲尖銳的慘叫,捂著自己的右胳膊,淚眼漣漣,又驚又恐地看著葉青嵐,只覺得她比葉紫涵更難對付。

「下次再招惹我,就不是廢掉胳膊這麼簡單了!」葉青嵐的眼神很冷,「別抱著僥倖心理播這個消息,否則我一定會讓你徹底消失在京城!」

僅僅只是與葉青嵐對視一眼,胡蝶便覺得自己彷彿置身於一個冰天雪地的日子裡,被吊在了懸崖上,懸崖的繩子快要斷裂,半夜的山風很大,吹得她不停地搖擺,不時撞在堅硬的石頭上,撞得鮮血淋漓,也許下一秒,自己就會因繩子斷掉,而摔得粉身碎骨。

胡蝶的心中升起了一陣委屈,也許她就不該留在京城聯播,天天被總管罵不說,還到處想要黑人,這根本不是她想做的,可是如今她已經賣身皇家,想要逃脫出太子的魔掌,根本沒那麼容易。

可委屈是暫時的,胡蝶想到今晚的消息,還是不得不繼續哀求。

「葉三小姐,我求求你了,我求求你幫幫我吧!若是今天拿不到太子想要的消息,明天我就會沒命的!」

「你的生死於我何干,更何況你們這個無良組織到處黑我,你當本小姐是傻子不成!」

「三小姐,想必您也知道,這些年關於您的材料都是太子殿下親自派人處理的!這些年我知道三小姐受了委屈,但是您想想,雖然京城百姓對您風評不高,但是多為同情,而不是鄙視,您知道為什麼嗎?」胡蝶幽幽的湊到葉青嵐耳邊說了一句,又開始哭起來。

以葉青嵐的七巧玲瓏心自然知道這女子曾經暗中幫助自己,再看看眼前端莊秀美的女人哭得十分可憐,本來應該是高堂之上的白牡丹,卻淪落到了這種可憐的境地,也真是可悲可嘆。

「好,既然你誠心誠意的問了,那我告訴你個消息也無妨,就怕你不敢播……」葉青嵐鳳眸微眯,嘴角劃過一絲冷笑。

胡蝶一聽,立馬啥也不顧,各種感激的看著葉青嵐,「葉小姐請說。」

「附耳過來,」葉青嵐朝她招了招手,胡蝶趕緊湊了過去,「你今晚派人去……若是此時辦得好,我想辦法救你出京城聯播。」

胡蝶聽完之後,滿臉驚訝,一滴淚水掛在鼻子上,遲遲沒有落下,顯得十分滑稽。

「該說的我已經說了,剩下的就看你的本事了。」葉青嵐拍了拍她的肩膀,胡蝶點了點頭,回過神的她徹底興奮了起來。

胡蝶走到一個負責人旁邊,低聲說道:「馬上派幾個人,偷偷溜到葉家的……」

「太好了,意思就是只要用歡迎捲軸搜集到了證據,明天通過組織傳播,肯定很多人想要看這個熱鬧!」負責人也跟著興奮了起來。

胡蝶連連點頭,只要眼前這一關過了,哪管明天會如何!

看著胡蝶他們打算播報自己一手炮製的材料,葉青嵐十分滿意,等著他們的還真是一份巨大的驚喜啊! 葉青嵐搞定胡蝶之後,就打算回去,沒想到看到葉家祠堂外吵吵鬧鬧的,葉青嵐定眼一看,饒是她是淡定無比的人,此刻也差點吐血。

誰曾想到葉家祠堂外竟然擺了十幾張大桌子,這十幾張桌子不是干別的,而是賭局!

不知道哪個鬼搞個什麼幺蛾子,葉家的比賽竟然跟一場鬧劇一樣,搞的一堆賭博的!

「特大消息!特大消息!葉家第一廢物又參賽咯!來來來,各位葉家弟子,各位四大家族的子弟們啊,各位父老鄉親,買定離手,賭她的測試賽成績!」莊家開始大聲吆喝,「順利通過測試賽,賠率一比一千,測試賽被刷下,賠率一比一點二。」

由於上次見識過葉青嵐逆天天賦的人,都已經被關在藏經閣閉關了,因此葉家其他的人只知道她在葉浩然的幫助下,吃了一堆葯,勉強能修鍊靈力,甚至在煉藥師公會被測試出了煉藥師的天賦,並不知道她的修鍊天賦到底有多強。

「這種廢物,一局就能被刷下來,有什麼好賭的?」

「就是毫無懸念才更要買她呀,你想想看,一千兩銀子買那個廢物過不了測試賽,幾天後我們就擁有一千二百兩銀子了!」

「對對對,還是你深謀遠慮!我出五百兩買葉青嵐輸!」

……

場上的人吵吵嚷嚷,不一會兒,買她第一局輸的人,總金額就已經增加到了二十萬兩之多,大家似乎都覺得她必輸無疑。

葉青嵐從人群中擠了進來,看了一眼場上的賠率,解下了自己腰間的錢袋。

「這位客官你要買多少……」莊家真是興奮啊,「誒,你……你不是葉青嵐嗎?」

「一千兩銀票,我買自己贏!」葉青嵐淡定從容、擲地有聲地說道,如同傲世冰凰一般。

莊家一愣,立刻又開始興奮地吆喝起來了:「葉青嵐一比一千買自己贏咯,快來看快來看,快來買葉青嵐輸贏!快來咯!千年難得一見的賭注咯!買葉青嵐通過測試賽一比一千,不通過一比一點二,賺錢的機會你還等什麼?還不快點來!」

於是,整個葉家,見過葉青嵐的,聽說過葉青嵐的,全部朝這邊涌了過來。

眼見這麼多人買葉青嵐輸,湊熱鬧的人也越來越多,大家紛紛解下自己的錢袋,加入了賭博的熱潮中。

當然,各種嘲笑的話,也是絡繹不絕。

葉青嵐冷笑一聲,走出了狂熱的人群,讓你們現在笑得歡,小心將來拉清單!

葉青嵐走了之後,京城聯播的幾個狗仔偷偷地溜到胡蝶身邊,拿出幾個錄像用的幻影捲軸,嘿嘿一笑:「成了!」

「太好了,咱們走吧!」胡蝶對其他工作人員說道。

負責人卻說:「我們今天來這裡的主要任務,是採訪葉紫涵,現在葉紫涵還沒採訪到,我們怎麼能走呢?」

胡蝶冷哼一聲,譏誚地說道:「你覺得葉紫涵那種眼睛長在頭頂上的人,會接受我們的採訪?得了吧,她根本看不起我們!」

「但採訪葉紫涵,增加她的曝光度,美化她的形象,是上頭交代下來的任務,任務沒完成,我們全會吃不了兜著走!」負責人有些無奈地說道。 胡蝶簡直氣得想殺人,採訪葉紫涵這種事,簡直費力不討好!

「也就是上頭那位眼光好,喜歡葉紫涵這種集『美貌』、『修為』、『才華』、『氣質』於一體的美人,換做我胡蝶可吃不消,是啊,我胡蝶小門小戶,怎麼供得起葉紫涵這金光閃閃的大佛呢?」

「你不要命了?」負責人拉了胡蝶一把,「這話要是被人傳到上面的人耳朵里,明天你就要死在錦衣衛的大牢里了,上頭那位,對葉紫涵有多寶貝,你又不是不知道!」

「好,我知道了,我不說了還不成嗎?」胡蝶的心情更加煩悶,示意一群負責拍攝的人跟著她走到了人群中央,調整好狀態微笑著說道,「今天是葉家家族賽報名的第一天,大家可以看到現場的男弟子比較多,讓我們來採訪一下關於他們的夢中情人。」

「你好,」胡蝶將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扯到幻影捲軸前,「請問你的夢中情人是誰呢?她參加了這次的家族賽嗎?」

「我的夢中情人是葉紫涵姐姐。」少年說完,已是臉蛋通紅。

「哇,原來是葉紫涵小姐,很厲害哦,你喜歡她哪一點?」胡蝶趕緊追問道。

「我喜歡她……是因為她真的很厲害啊,年僅十七便是靈士九段了,乃是葉家百年難得一見的天才,更何況葉紫涵姐姐還蟬聯了兩屆家族賽的冠軍,要是再獲勝就能成為葉家史上最年輕的長老了,實力好強。」少年羞澀地撓了撓腦袋。

「好,讓我們來採訪下一位葉家弟子,」胡蝶眼疾手快地又扯住了一個少年,「你好,請問你的夢中情人是誰呢?她參加了這次的家族賽嗎?」

「當然,她是葉紫涵。」少年的眼中綻放出了仰慕的光彩。

「為什麼喜歡她?」

「因為她是太上長老的孫女啊,地位超然,如果可以成為她的夫君,我們蘭州葉家肯定會得到主家的提攜,更上一層樓。」

「不錯,小夥子想法很棒,」蝴蝶拍了拍他的肩膀,又拉過來一個少年,「你好,請問你的夢中情人是誰呢?她參加了這次的家族賽嗎?」

「當然是葉紫涵啊,她長得貌美如花,猶如六月嬌俏的鳳凰花,我要是娶了她誰不羨慕我?雖然我不是葉家的弟子,但我也是仰慕她很久了,她可是京城中赫赫有名的天才少女,她的修鍊速度都趕得上葉家老祖葉問天了,娶了她之後,我們可以夫妻雙修!」

……

「好了,採訪了這麼多人之後,京城聯播得出了一個權威的答案,在京城修鍊的少年們中,90%的少年的夢中情人都是葉紫涵小姐,」胡蝶對著幻影捲軸露出了一個微笑,「現在請大家跟隨著我的腳步,來看看今年的招生情況。」

胡蝶帶著舉著幻影捲軸的一行人,來到了葉家的大門外,門外擺著各種各樣的攤位,每一個攤位後面,都坐著學校的招生老師,他們的面前排了很多諮詢的學生。 「大家可以看到,北凰國百餘所修鍊學院,都已經到葉府門前招生了,讓我們來採訪一下全國排名前二十的明珠學院,」她走到一個攤位面前,微笑著問招生辦的人,「你好,請問你們這次打算在葉家招多少個學生?」

「普通學生名額不限,進入了一百強的學生,我們會提供學費全免的待遇,進入前五十強的學生,我們會提供生活費全免的待遇,進入前三十強的學生,我們會提供各種外出歷練金錢報銷以及各種旅遊基金,進入前十強的學生,我們會傾斜學院所有最優資源培育!」招生辦的人微笑著說道。

「胡蝶小姐,我們的福利更好!」旁邊的盤龍學院大喊了起來,它正是北凰國排名第九的修鍊學院。

「胡蝶小姐,先採訪我們,我們的福利才是最好的!」名列第七的朱雲學院也不甘寂寞地大喊了起來。

「胡蝶小姐,我們來自東陵國的凌風學院福利才是最好的!」

……

東宮,華燈初上。

東宮的西南側,有一座幾十丈的高樓,高樓通體朱紅,上面撒著金粉,廊柱上浮雕著金蟒,靜靜地在夜色中蟄伏著,華美而黑暗。

朱樓上,紅色的輕紗在夜風中飛舞著,如同噴洒的鮮血。

今夜無月無星,漆黑的天幕下,是燈火點點的皇城。

一個穿著厚重黑衣的男子,憑欄而立,他的衣擺隨著狂猛的夜風獵獵作響,上面綉著的金色圖騰若隱若現,他恍若一隻蟄伏的黑鷹,俯瞰著這片廣袤的山河。

他涼薄的唇微微抿著,狹長的黑眸深不見底,像是瀰漫著夜霧的深淵一般,裝滿了看不見的秘密。

他就是整個北凰國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太子拓跋天野。

桐木地板上,低沉的腳步聲響起,一個小太監低聲說道:「太子殿下,京城聯播的幻影捲軸已經送來了。」

小太監的態度恭敬而忐忑,他恭恭敬敬地將手中的幻影捲軸呈了上去。

拓跋天野伸手拿過捲軸,緩緩展開,撕開上面的薄膜。

「各位觀眾大家好,今天是崇嘉十四年九月十一日,歡迎收看京城聯播,我是主持人胡蝶,這次京城聯播的主要內容有葉家家族賽開始報名,葉家長房弟子葉晚風被廢,今年不能再參賽……」

今晚葉青嵐跟她附耳說的大消息,就是指葉晚風因為被廢,不能參加比賽的消息。

葉晚風可是去年潛龍榜排名第五的優秀弟子,整個京城誰人不知何人不曉?這個消息成為頭條,京城聯播的銷量那是刷刷地漲啊,人們最喜歡看的,就是身居高位的人,跌下來粉身碎骨!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