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心裡暗道一聲好聰明的孩子,中尉可不認為李不凡的話只是單純地勸林洛不要衝動,他知道李不凡更多的是用這句話來壓自己。

Home - 未分類 - 在心裡暗道一聲好聰明的孩子,中尉可不認為李不凡的話只是單純地勸林洛不要衝動,他知道李不凡更多的是用這句話來壓自己。

「走吧。」說完后,中尉率先向校門方向走去。

兩人相互看了一眼,皆從對方眼裡看到了疑惑,無奈聳聳肩,林洛也是在全班同學或疑惑或驚訝或擔憂的眼神中,跟著中尉走了過去。

在經過楊梓他們地盤的時候,她也是看到了跟在中尉身後的林洛和李不凡,但中尉並沒有給林洛停下來的機會,而且他也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所以林洛也只能給她一個放心的眼神,沒有說話。

楊梓看著逐漸遠去的兩人,眼裡帶著淡淡擔憂。

~~~~~~~分割線~~~~~~~

「你們先在外面等一下。」校門外停著一輛黑色的轎車,放下這一句話后,中尉打開後座的門,消失在林洛兩人的眼裡。

「人帶來了。」只是雖然隔著車門,但林洛是完全可以聽到車內對話的,現在出現在他耳朵里的,便是中尉的聲音,而聽到這裡,林洛心裡也是「咯噔」一下,因為這種話怎麼聽都不像是好話。

「讓他們上來吧。」隨後另一個聲音出現,聽這聲音,其主人年紀應該要大一些。

「你們進去吧。」果然沒一會兒,車門打開,中尉下車,對林洛兩人說道,說完他就又回到了學校里,不再管林洛和李不凡。透過打開的車門,他們能看到車內正坐著一個身穿黑色西裝的男人。

李不凡卻是先林洛一步上了車,事到如今躲是躲不了的了,那麼還不如直接面對,扭扭捏捏地也不是個事。

林洛有些詫異地看了一眼李不凡,他也沒想到這麼一個比女人還漂亮的男人,原來是這麼一種性格。

「你是李不凡,你是林洛。」兩人上車后,車上的男子看了一眼,語氣平淡地說。林洛確定自己是第一次見到這個人,所以他也是有些驚訝於對方能一口叫出自己的名字。

「請問,您叫我們來,有什麼事嗎?」李不凡再次詢問道,或許是他也能感覺到對方身份不低,問話的時候也是用上了敬語。

「是莫非和冉冥讓我這樣做的。」只是男人的回答,卻讓得林洛和李不凡都變了臉色。

~~~~~~~分割線~~~~~~~

「我說,你不是說等我上大學后要給我安排其它的訓練嗎?」冥界中,林洛指尖跳動著一縷縷冥氣,抬頭看了看莫非,又將注意放到自己的手上,問道。

「這個我已經想好了,你會有軍訓,這可是一個好機會。」莫非說道,林洛熟悉的微笑又出現在他臉上,只是林洛一直都低著頭,並沒有注意到這一點。

「哦?」林洛手掌一握,冥氣在他的手中消散,他不明白莫非說的「機會」是什麼,在他看來無論是怎樣的軍訓,都只是一個形式而已。

「這個你就不要問了,放心交給我就好。」莫非臉上的微笑迅速消失不見,說這話的時候,他的眼珠也是在轉個不停,似乎在想著這一次又應該以怎樣的形式來這抹林洛。

「信你才怪。」看著莫非「認真」的樣子,林洛翻了個大大的白眼,冥氣再次出現在他手中,沒有再搭理莫非。

~~~~~~~分割線~~~~~~~

他猛然想起來莫非的確是有和他說過軍訓,但他沒想到的是居然會是這種情況,而且西裝男嘴裡可不止是莫非一個名字,那個冉冥又是什麼人?

想到這裡,林洛不由打了一個寒顫,莫非是亡靈,既然他的名字可以和另外一個人的名字一起出現,那麼是不是意味著,那個冉冥也是亡靈?

這樣想著,他眼裡帶著震驚,直直地看著坐在他旁邊的李不凡,然後他就發現,後者也用同樣的眼神看著他。 這樣想著,林洛周圍的空氣變得隱隱有些波動,無色冥氣出現,但只是環繞在他的身邊,沒有其它的動作。

隨著冥氣的出現,李不凡吸了吸鼻子,然後他像是感覺到什麼一樣,雙眼放光地看著林洛。

「你……」他的這個舉動讓得林洛確定李不凡也是亡靈,但至於是亡靈的哪一族,林洛卻是沒辦法知道的,他張了張嘴,想要說什麼。

「能和我們說說他們兩人讓您做什麼嗎?」只是李不凡卻用自己的話打斷了林洛的話,他偏頭看著什麼都沒有感覺到的西裝男,輕聲問道。

「他們讓我帶你們去部隊。」西裝男伸手拍了拍駕駛座司機的肩膀,示意他開車,然後緩緩說道。

「部隊?」林洛疑惑道,而李不凡卻是揉著下巴,似乎在想著些什麼。

「我們去部隊要做什麼?」李不凡接著問道,從他問話的表情及語氣中,不難發現他心裡已經隱隱有了答案。

「說來也奇怪,他們只讓你們學擒敵格鬥的技巧,而且他們還說在這方面要用最嚴格的要求來讓你們完成,但至於另外的,他們只是說讓我看著辦。」「還有,他們特意還說你們的體能不需要練。」說到這裡,男人的臉上也是浮現出一抹疑惑,他根本不明白莫非為什麼會有這麼一個離譜的要求,在他看來,體能是一切的基礎,如果體能不過關,那麼一切都是不過關的。

但這條定律只是作用於人身上的,他不論如何也想不到,林洛和李不凡根本就不是人。

聽完男人的解釋,林洛瞬間明白了莫非的用意。

武術和擒敵格鬥有區別嗎?這個問題的答案一定是肯定的,而且二者之間的區別還非常大。

武術更多的是強身健體,講究武德,在與人對戰的時候往往會有諸多限制,但軍隊中的擒敵則不同,那是真真正正殺人的技巧,它和武術比起來,幾乎是沒有限制的,因為軍隊講究的就是一擊斃命。

這也是莫非想讓林洛掌握的能力,先不說他能不能找到讓林洛習武的途徑,在現在這個社會,真正的武術早已是如鳳毛麟角一般,退一步來說,就算林洛是亡靈,有著天然巨大的優勢,但是他要想練好武術同樣是需要很長時間的,莫非也不想讓林洛將時間浪費在這些事情上。

而且還有一點,就是在部隊中,還可以徹底改造林洛的心性,雖然因為變成夜靈,林洛對於人命的概念已經有些淡了,但這在莫非看來,林洛的心性還是遠遠不合格的,別看莫非表面上總是一副平淡的樣子,偶爾還會很腹黑,但他心裡可是特別狠的,這從當年林洛殺了兩個人後他安慰林洛的方法就能看出來。

林洛到也沒覺得莫非的做法有什麼不妥,莫非的用心良苦,他完全能理解。

車子掛的是軍牌,一路上暢通無阻,半小時后,林洛和李不凡就來到了軍區。

~~~~~~~分割線~~~~~~~

西裝男在車子停下后就離開了林洛兩人的視線,隨後他們在司機的帶領下來到了操場。

「林濤,你過來。」此時操場上有著許多在練習各種項目的士兵,司機看了看,對著面前一群人喊道。

隨著他的話落,一個頭上滿是汗水的士兵跑了過來,來到司機面前,敬了一個標準的軍禮。

「長官,你找我?」

「這兩個人以後就是你隊里的,未來一個月,他們的訓練量先由你們的兩倍開始,一個月後,你們會的,他們都要會。」司機指著林洛和李不凡,用不容置疑的語氣說道。

聽到那個時間,林洛和李不凡心裡也是不由一跳,學校的軍訓也不過就是半個月而已。

「看來得找個時間和楊梓說一聲。」林洛在心裡嘀咕道。

「他們兩個,能行嗎?」只是在聽完司機的命令,林濤卻是用一種非常懷疑的眼光看著林洛,語氣中同樣是不相信。

他這樣想也是正常,林洛自從痊癒出院后,他的身材就定在那裡了,又因為前面受了太多的治療,他給人的第一印象就是瘦弱,根本和健壯沒有一點關係,而李不凡就更不用說了,如果不是林濤看見他的喉結,他甚至會認為李不凡就是一個長得比較高的女孩子。

一個瘦弱,一個「女孩」,林濤怎麼也不相信他們能達到司機的要求,要知道他們是部隊的特種兵,本身每天的訓練就不少,而司機一來就讓林洛兩人的訓練量是他們的兩倍,這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命令嘛。

「你不要看不起我們好不好?」看到林濤這樣,李不凡頓時不高興了,他語氣不滿地說道,而林洛也同樣是用不滿的眼神看著林濤,沒有說話。

「是嗎?」李不凡的反應另司機滿意地點了點頭,但林濤卻是反問了一句,臉上的表情也由疑惑變成了不屑,他能看出來李不凡的年紀並不大,這種年輕氣盛的小夥子,他相信只需要任何一種方法,都能讓李不凡屈服。

「先去跑二十圈吧。」沒等李不凡再說話,他指著操場的邊緣,淡淡地說道。

他們的操場,一圈大概有五百米,二十圈就是十公里,這個量,對於任何一個普通人來說都是頗有難度的,但在林濤說完后,林洛二話不說,就向著操場邊緣跑去。

李不凡也是瞪了林濤一眼,緊跟在林洛身後,默默完成林濤給他們的第一個任務。

當然,別說十公里,就是二十公里,五十公里,林洛跑起來也是一點問題都沒有的,而且他的速度可是完全超越了人類的極限,如果他真的爆發,十公里也不過就是幾分鐘的事。

看著林洛和李不凡的舉動,林濤眼神里的不屑絲毫沒有減弱,尤其是他看到林洛以一個較快的速度開始跑,眼裡的不屑更是濃重了幾分。

「行了,他們兩個人就交給你了,這也不是我的意思,而是……」司機倒是不在意,看了林濤一眼,用手指了指天空,意思不言而喻。

「我明白。」聽到司機這樣說,林濤說道,此刻他已經將林洛和李不凡完全定義為某個大人物的孩子了,對於這種靠「走後門」進來的人,林濤是打心眼裡看不起的。

只是當四十分鐘后,跑完二十圈的林洛和李不凡站在他面前時,他的表情也是忍不住變了變,看著只是髮型被風吹亂了的兩人,尤其是李不凡那件和之前完全一樣的大紅色外衣,林濤也是不由咧了咧嘴。

四十分鐘,一萬米,這是什麼概念,林濤他們特種兵的要求也不過是三十五分鐘一萬米,這還是訓練了好久好久才能達到的目標,現在林洛和李不凡也不過是比他們慢了五分鐘,而且看他們兩個人的樣子,完全是一點壓力都沒有。

但林濤不知道的是,這還是林洛故意壓了許多速度跑的,不然他都怕自己嚇著林濤。

「還有什麼?說吧。」很滿意林濤眼裡的驚訝,李不凡整了整自己的衣服和髮型,輕笑著問道。

~~~~~~~分割線~~~~~~~

此時,軍區辦公室里。

「人我已經帶進來了。」之前和林洛兩人說話的西裝男已經換上了軍裝,肩膀上赫然有著兩桿三星。

「這次謝謝了,黃團長。」坐在他面前的那個人說道,向上看,便是林洛的老師——莫非。

「我能問一句原因嗎?以你的能力,不應該將他們放到軍隊里。」黃團長看著隨意坐在椅子上的莫非,語氣中帶著淡淡的恭敬。

「在這方面我不能教他們什麼。」莫非隨意說道。

雖然不太明白莫非的話,但是黃團長也是沒有再問什麼。

「一個月後見。」莫非起身,一邊走一邊揮了揮手,打開辦公室的門,隨即消失在黃團長的視線里。

「呼~」待他走後,黃團長也是不由地鬆了一口氣,用手一摸,才發現自己的背後早已被冷汗浸濕,莫非身上給他的壓迫實在是太強太強。

~~~~~~~分割線~~~~~~~

晚上十點。

結束了半天的訓練,林洛向著他的宿舍走去,值得一提的是一個宿舍里就只有他和李不凡一個人,雖然林濤還是認為他們兩個是「走關係」的,但在這一點上也算是他給林洛二人唯一的福利了。

只是來到宿舍樓下時,林洛卻皺了皺眉。

他看到一個人正站在黑暗裡,幾乎與黑暗融成一體,如果不是林洛目力過人,他都不能發現那裡有那麼一個人。

「你在等我嗎?」他問道。

只是他的話音剛落,那個人就如鬼魅一般出現在林洛面前,二話不說,抬手就是一爪。

林洛一驚,他能看到那人手上的指甲在瞬間暴長了十厘米,他腳下一滑,身子向後平移出一段距離。

「我一直不知道你是誰,現在我知道了。」林洛看著面前之人恐怖的雙手,還有那件在黑暗下更顯詭異的血紅色衣服,當看到他那雙血紅的眼睛時,他猛然明白。

「你可別說我欺負你。」看著雙眼已經變成一片漆黑的林洛,李不凡猩紅的眼裡帶著點點激動 大量無色冥氣從林洛身上涌了出來,讓得他周圍的空氣都有些扭曲。

毫無預兆地,他突然轉身飛快朝著部隊靶場的位置跑去,全力爆發的林洛,速度又何止是一個「快」字那麼簡單,李不凡只是眼前一花,林洛就消失在了他的面前。

「怎麼?知道自己實力弱想跑嗎?那你真是太令我失望了。」冷哼一聲,李不凡也是緊追在林洛身後。

林洛怎麼會怕?的確夜靈實力不強,但是這當然不會是讓林洛跑的理由,李不凡期待與林洛的一戰,林洛又怎麼可能不期待?在冥界中他只是和莫非切磋,但一方面莫非的實力比他強太多,雙方完全不在一個檔次上,再怎麼切磋也沒多大意思,而且莫非和林洛同為夜靈,招式也都是大同小異,現在能和血族的李不凡一戰,林洛光是想一想,就興奮得快要叫出來了。

沒錯,李不凡就是血族。

當看到李不凡那雙猩紅的眼睛時,林洛就已經有了這個結論,就像作為夜靈的林洛,在全力使用冥氣的時候,雙眼會自動變成黑色一樣,血族也是同樣的,或者也可以說當血族的瞳孔化為血紅時,就說明ta已經認真了。

而且還有一點也是血族的特徵,只要是血族的成員,不論男女,無一不是生得異常妖異,而李不凡也剛好是這樣一個情況。

至於林洛要跑的原因,其實也很簡單,宿舍樓里並不只有他們兩人,等一下萬一其他人發覺到什麼出來看,那對於林洛來說是很麻煩的,唯一一個最完美的地方,就是部隊的靶場,那裡離住宿區較遠,而且也足夠寬敞。

沒過一會兒,林洛便來到了靶場外圍,單腳一點,輕鬆躍過四米的圍牆,然後他轉過身,等著身後的李不凡。

「沒想到你還挺細心的。」李不凡同樣越過圍牆,看著離他十步遠的林洛,嘴角出現一抹弧度,但這配上他鮮紅如血的唇,也是讓林洛怎麼看怎麼彆扭。

林洛沒有說話,無色冥氣卻是瞬間來到李不凡身邊,隨即,他將目前為止自己掌握的冥氣負面效果全都給了李不凡。

「哼。」李不凡雖不能看到冥氣,但他卻是能察覺到,隨著自己身上傳來的一系列非常不舒服的感覺,他冷哼一聲,同時血脈等級完全爆發出來,想藉此來抵消掉冥氣給他的影響。

「區區王級中階,也敢獻醜?」當李不凡放出血脈的那一刻,林洛便知道了他的血脈等級,李不凡的血脈也可以稱得上一個「高」字,但他遇到的,卻是亡靈中血脈最強的夜靈。

一瞬間,林洛身上猛地爆發出一股氣勢,瞬間超過李不凡,而且還向著李不凡壓了過去。

「在實力面前,血脈再高又怎樣?」這個情況也是讓李不凡的臉色有些不自然,他輕喝一聲,就算林洛的血脈比他高,就算冥氣給了他影響,但他的實力比林洛高,這是不爭的事實。

下一秒,他再次出現在林洛面前,鋒利指甲朝著林洛的頭部劃了過去,受冥氣的影響,較之剛才,李不凡無論是速度還是力道都弱了兩分,但即便是如此,如果林洛沒有躲開,那他也是免不了皮開肉綻的結局。

林洛上身一躬,躲過李不凡來勢洶洶的一擊,還不待他直起身來,李不凡另一隻手五指併攏,直直地朝林洛刺去。

林洛同樣是不敢與其硬拼,前面因為倉促他並沒能知道李不凡的實力,但是現在他卻是很清楚,李不凡絕對已經到了玄級初階,就算是冥氣削弱了李不凡一部分的實力,但那也是貨真價實的玄級。

情急之下,林洛保持著躬身的狀態,雙手猛地抓住李不凡前刺的手,同時腳下突然一用力,整個人彈起到半空。

李不凡沒想到林洛會來這麼一出,在沒有準備的情況下,也被林洛拉了一個趔趄。

林洛是只有學過身法不假,但他一直是有和莫非切磋的,這麼長時間下來,也是或多或少掌握了一些格鬥的技巧。

落地之後,林洛掌中出現了一把黑色的匕首,一個疾步來到李不凡身側,手中匕首狠狠地朝他的軟肋處刺了下去。

看到林洛不躲反攻,李不凡俊美的臉上浮現出一抹不屑,他沒打算躲,而是對著林洛持刀的手抓了過去。

這表面上看是以命搏命的打法,但李不凡手上可是有長達十多厘米的鋒利指甲的,如果林洛還不收手,那麼還沒等匕首碰到李不凡,他自己的手就得被李不凡活生生抓斷!

無奈之下,林洛只能將伸出去的手硬生生收了回來,但這並不代表他沒有後手,只見李不凡身後的空氣出現陣陣波動,兩把冥氣化為的無色利刃悄無聲息地朝李不凡射去。

李不凡變成血族的時間還沒林洛長,當他感覺到不對的時候,已經是來不及了,他急忙回身,雙手狠狠朝著身後的空氣一揮,其中一把利刃便直接真正化為虛無,但李不凡身上也多了一個半寸大的窟窿。

帶着包子被逮 嫣紅鮮血流出來,但只是瞬間血液就被止住了,血族的自愈能力雖比不上夜靈,但也同樣不弱,而鮮血的出現,也讓得李不凡眼中的血色加深了幾分,他長嘯一聲,速度猛得暴漲了幾分,如一道血光一般朝林洛飛射過去。

林洛一驚,剛才李不凡的嘯聲竟讓他有些神志恍惚,暗道一聲不好,他急忙收斂心神,只是李不凡也來到了他身前,在一瞬間攻出十二爪,速度之快,力道之強,就像是完全沒有受到冥氣的影響一樣。

林洛只能將手中匕首化為長劍,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儘力抵擋李不凡這來勢洶洶的十二擊。

在這個過程中,李不凡前進了十二步,相對的林洛也退後了十二步,待結束后,林洛身上也是多了整整十道傷口,尤其是他前胸的一爪,傷口之深,更是隱隱露出白骨。

胸前上傳來的劇痛讓林洛咧了咧嘴,他伸手一抹,掌中冥氣湧現,冥氣是有限的,他也只能用冥氣來治療最重的傷處,至於其它不那麼嚴重的地方,他也管不了那麼多了。

暗道一聲這樣下去不行,林洛在腦海里迅速思考著對策。

夜靈本就不擅於進攻,林洛遇上的又是攻擊凌厲的血族,他不論是速度還是力量都完全比不過李不凡,不過目前唯一的好事就是李不凡也沒有馬上發動進攻,看來剛才如暴雨一般的攻勢,對他也是有一定負擔的。

但林洛也並非完全沒有處於劣勢,他最大的一個優勢就是冥氣的突然性,就算李不凡心裡已經加了小心,但是冥氣怎樣只是林洛一個念頭的事,他相信不管李不凡再怎麼小心,也會有防不甚防的時候,自己要想取勝,一定要合理利用這一點。

這樣想著,林洛的右手突然湧出大量黑色的冥氣,隨後冥氣附著在上面,讓得林洛的右手看起來既詭異又恐怖。

李不凡也是被林洛的舉動嚇了一跳,但他也只是就這麼看著,林洛想的沒錯,現在李不凡也是需要一點時間來恢復,雖然他剛才給林洛帶來了不小的傷勢,但他自己實際上也是沒有表面那麼輕鬆的。

此刻林洛的右手已經完全化為了黑色,冥氣附著在上面,就像是給他的右手穿上了一件盔甲一般,隨後冥氣實質,化為一把沒有刀柄的長刀,刀鋒延伸出一米,冷眼看去,就好像林洛的右手變成了一把黑色怪刀一樣。

這一切說來長,實則極短,完成後,林洛單腳一點,身子如出膛炮彈一般,向著李不凡飛竄過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