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問道開始解釋。

Home - 未分類 - 莫問道開始解釋。

他聚集的靈氣,是為了控制南明離火,更加的省力氣。

南明離火的控制,除了需要精神力外,還需要功力的,聚集的靈氣代替,功力的作用。

聚集靈氣消耗的功力,比起純粹使用功力控制,會節省很多,這一點對莫問道來說,是能省則省,何況他聚集的靈氣,對提升丹藥品質,作用也是非常大的。

「似乎,有些困難!」

程興眉頭緊皺。

不是所有困難,都要莫問道來解決的,他要是不自己進行思考、嘗試,都是依靠莫問道,對他來說也沒有什麼好處。

當然,現在的時間,是非常緊迫的。

莫問道看到程興,陷入了沉思,也知道剛才的問題,對程興來說是有些困難的。

「我傳授的南明離火心得,你是怎麼樣運用的?」

莫問道點明了,關鍵所在。

南明離火的使用,被莫問道加上了陣法的手段,就這一個手段悟透之後,起到的作用的非常大的。

只要運用得當,南明離火能完成,很多意像不到的事情。

隨著莫問道的提點,程興也結合了,他的理解之後,漸漸的明悟了起來,知道要怎麼樣,使用這一個手段了。

當然,這還是處於,他初步的設想,真正能實現的,還看以後的。

半刻鐘后!

莫問道已經,準備得差不多了,開始了下一步的行動。

「這小子在做什麼?」

「這些藥材要廢掉了!」

……

陣法外陷入了一種討伐聲中。

東方丹尊請來的丹師都怒了,看到了他們覺得,是讓煉製丹藥失敗的一步。 莫問道要煉製的是寶丹,十個丹師是清楚的。

只是,莫問道現在的做法,丹藥能不能煉製成功,都是一個問題了,更加不用說是寶丹了。

「你們看著我做什麼?」

東方丹尊被那十個丹師,看得心裡直發毛。

對於莫問道的做法,他也不是很清楚,也解釋不了到底是怎麼回事。

問他是沒用的,只能繼續看下去,才知道莫問道,這麼做是為了什麼。

莫問道不至於,會浪費掉這一份材料,而讓這一次丹藥煉製失敗,是不可能的事情。

「莫大哥,你這一步,沒有影響嗎?」

程興倒是直接的提問。

只是,程興的提問,外邊的那些丹師,就沒有聽到了。

莫問道對此,肯定會做出回答的,他們在外面看不明白,這個和他沒有任何的關係,外面的丹師只能看著。

「你再認真觀察!」

莫問道這一次,沒有馬上給出答案。

現在,時間是有些緊迫,卻也沒有必要,就這麼給出答案。

程興要是一點觀察力都沒有,那就有一部分是莫問道,造成這樣的後果,這個是不能做的。

對於他這一步,將所有的材料,一起進行提煉。

這一步,看起來十分的魯莽。

人力是有限的,三四種藥材,或者五六種藥材一起提煉,這個難度是有一些,並不是不可能完成。

這藥材一多,也就容易混亂,後果就不堪設想。

莫問道和傳授的心火,也就是南明離火的運用,有著對這個方面的運用。

南明離火的運用,不是這麼簡單的,莫問道傳授給程興的,程興還沒有完全的領悟,不然也不會問出這個問題了。

一刻鐘后!

「原來如此!」

程興拍了自己腦門一下。

事情並沒有他想的那麼複雜,算起來還是他自己,忽略了莫問道,傳授給他的東西。

從心火中得到了,他需要的答案,程興也不再繼續糾結這個問題,倒是陣法外的那些人,依然想不明白。

到現在,莫問道看起來,還在煉製丹藥。

基本和正常的步驟差不多,沒有看到莫問道,有什麼停滯。

也就意味著,莫問道有辦法,把藥材混雜,這一個問題解決掉。

他們在外邊,就是思考著,莫問道是怎麼樣解決的,他們看到了過程,卻看不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

其實,東方丹尊是有了,那麼一點想法。

只是那都只能說是想法,並不完成全可以,說是對這個問題的解釋。

莫問道的手段,他也大致了解一些,心火的運用,他也是有些熟悉的,卻沒有辦法給其他人解釋。

莫問道對心火的運用,他知道就好了。

把這個事情,告訴其他的丹師,只會增加不必要的煩惱。

對於心火的運用,莫問道的手段,還是非常高明的,到了一個讓人嫉妒的程度。

東方丹尊要是把這事情,給其他的丹師說出來,他們肯定會繼續問,要怎麼樣修鍊,達到那個程度。

對於修鍊的方法,就沒必要給其他人知道了。

其他的丹師,得不到需要的答案,對他肯定有意見。

或者是根據,他描述的情況,暗自進行練習,最終的結果會怎麼樣,東方丹尊就不敢保證了。

「不過,莫大哥你準備的材料,似乎多了一些?」

程興對此有疑問。

莫問道準備的藥材,多出了正常的煉製數量,這個應該是故意的。

要學習到莫問道,是怎麼樣煉製寶丹的,他就要把每一個步驟,都了解清楚是為什麼。

莫問道最後,肯定會告訴他,為什麼會這麼做。

卻不及他自己發現,提出疑問得到解答,來得更加深刻。

「我一爐丹藥,是按照十顆煉製的!」

我必將加冕為王 莫問道說出了很簡單的理由。

到了他這個層次,只要材料足夠,煉製一爐丹藥,就要做到最大化。

對莫問道來說,煉製一顆的難度,和煉製十顆的難度,是沒有什麼區別的,後者還多出了,一些成功的可能。

一爐十顆丹藥,莫問道有五成把握,煉製出寶丹。

也就意味著,他可能煉製出五顆寶丹,比起一次煉製一顆,這個幾率就大了很多。

可以說,莫問道一次煉製一顆,可能兩爐才成功一爐,這種一次十顆,就是可能是一次就成功五顆。

兩者之間的差別,就顯得很大了。

「倒是我想偏了!」

程興撓了撓頭。

莫問道的做法,是非常簡單的,他就是把問題,想得太複雜了。

以為莫問道,是為了保證,能成功煉製出一爐,才準備這麼多的藥材,失敗了一次,再進行第二次,直到成功為止。

聽到莫問道的解釋,他才知道他的想法,和事實差了多少。

「沒有什麼時間,不然我會多煉製幾種丹藥的!」

莫問道感慨一句。

距離最後一場比試,沒有多少時間了,他也不可能,煉製太多的丹藥給程興看。

他現在的目的,基本是讓程興,模仿他煉製丹藥的手法,完成最後一場比試,多煉製幾爐的話,才是一種正常的傳授。

時間緊迫的情況,莫問道也只能,使用這種非常手段了。

「你們別問,我也不知道!」

東方丹尊直接拒絕回答。

他請來的十個丹師,不說怎麼樣,都是頂級丹道大師。

即使比起東方丹尊,這一個丹道宗師有些差距,也沒有差得很多。

對於丹道宗師,他們覺得是應該,在煉丹方面,都可以解釋的,讓他們有些無語的是,他們提出的問題,只有一兩成,是得到答案的。

要說莫問道的煉丹術,超越了東方丹尊,他們是不相信的。

一個是莫問道的年紀,還有解釋莫問道的表現,都不能讓他們覺得,莫問道超越了東方丹尊,這一個丹道宗師。

能在這個年紀,成為頂級丹道大師,已經算很不錯了。

即使他們不糾結年紀的問題,莫問道的表現,也讓他們懷疑,乃至於質疑。

他們是看不明白,莫問道到底在做什麼,東方丹尊也沒有,給出合理的解釋,這些都不足以說明,莫問道的煉丹術,比東方丹尊高明,或者比他們高明。

看不懂,不表示就是高深的,有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是看不明白的,卻沒有什麼用處,他們感覺莫問道,就是屬於這一種。

「你們繼續看下去就明白了!」

東方丹尊高深莫測的說了一句。 東方丹尊最後一句話,就拉開了他們的差距,說明東方丹尊還是知道什麼的。

聽到東方丹尊這麼說,其他的丹師,也沒有什麼意見了,他們只是頂級丹道大師,東方丹尊可是丹道宗師。

頂級丹道大師和丹道宗師,差距還是有的。

東方丹尊說看下去就知道了,他們也只能慢慢的看下去,即使最終沒有什麼結果。

就當做是,浪費了一點時間,來這裡看熱鬧。

「莫大哥,是不是我煉製的時候,也要這麼做?」

程興看到了,一些不怎麼應該出現的動作。

莫問道煉製丹藥,還是有很多,不合理的手法。

應該說是莫問道的習慣,對程興這一個,接受正統煉丹教育的人,就不怎麼了解莫問道的手法。

按照莫問道的目的,他應該是完全的,模仿莫問道這一次煉製。

「你要是能完全的模仿,倒是也可以!」

莫問道給了個,不是答案的答案。

對於他煉製丹藥,是有些個人的習慣,這些都是有必要的。

程興能完全的,模仿他煉製丹藥手法,倒是可以的,成功煉製出寶丹的幾率,還是非常大的。

前提是,程興能完全的,模仿他的手法。

接受正統煉丹術的程興,肯定會無意識的,糾正他『錯誤』的手法。

被糾正的手法,也就不是莫問道的煉丹術了,沒有完整的模仿下來,那個差距就變得很大了。

正如失之毫釐謬以千里一樣,只要程興模仿的,有那麼一處不像,最終就只會以失敗而告終。

「這個倒是有難度!」

程興也不得不承認。

對於莫問道的煉丹術,和東方丹尊的還是,有很多的不同之處。

在莫問道看來,是非常有用的,在東方丹尊眼中,就是另外的一種情況了。

在東方丹尊看來,是錯誤的煉丹術,或者是近乎於無用的,也許莫問道就依靠這個,來起到關鍵的作用。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