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錢賺這種事,反正她是來者不拒的。

Home - 未分類 - 有錢賺這種事,反正她是來者不拒的。

「你說,咱們這位太子殿下是不是下了狠心要面子啊?」風看著明明心裡很肉痛,但是還是面色一派洒脫的北辰星,戲謔的開口對一旁的雲說。

正所謂情敵相對,當然分外眼紅。

先是個寒墨澤,又來個北辰星,雲現在真是要多鬱悶就有多鬱悶,他斜視了一眼風,沒好氣的冷聲道:「還不是想在小姐面前露個臉,哼,沒有眼力勁的東西,錯把珍珠當顆草,小姐才不可能看上他呢!」

一母同胞的兄弟,風當然了解雲的想法,只是恐怕真的是襄王有夢神女無意啊。

「我說你啊,這麼多好姑娘就別吊在小姐這一棵樹上了,浪費青春啊。」風內心中想好好安慰一下雲,但是雲這個樣子,他也有些不知道如何開口,只能半開玩笑的調侃了兩句。

誰知竟然還惹來了雲的一陣沉默。

見雲的臉色不好,風也有些後悔,是不是說話太過了,打擊到了他了?

良久,雲才長嘆了一口氣,苦笑道:「哥,你說的我都懂,小姐那麼優秀的人豈是我能配得上的,只是感情的事,我也沒有辦法啊……」

風聽他這麼說,淡淡的搖搖頭,「我沒有說你配不上或者配不上,而是小姐的心意不在你身上,這些年來,小姐對我們很好,因為是當我們是夥伴和朋友,而從來沒有過逾越。任何男子小姐都不曾正眼看待過一眼,原來我以為,小姐是年齡太小,沒有開竅,但是今天,你看小姐被寒墨澤帶走的時候的神情,我想就連小姐自己都沒有發現,她雖生氣,卻還是驚喜的。」

被風這麼一說,雲的心情更加鬱悶了。

想到自己的女神竟然就這麼被寒墨澤那隻豬在大庭廣眾之下給非禮了,雲真是想要出去單挑的心情都有了,他攤在舒服的椅背上,狠狠地說道:「你說那個混蛋是什麼認識小姐的,小姐這麼小,他怎麼下得了手啊!」

想到可能在更早的曾經,寒墨澤就已經對夏洛淺下手了,雲抓心抓肺的難受。

你別說,他的想法,很明顯就是對的。

在你家小姐還算是個奶娃娃的時候。

他就已經下手了。

聽到了他們對話的莫寒,突然露出了一抹賊兮兮的笑容,湊近了雲俊美的臉龐,戲謔道:「喲,你這是在肖想小姐啊!」

雲冷哼一聲:「怎麼著了,我還不能有夢想有目標啊?」

莫寒攤攤手,搖頭晃腦的笑道:「你能,你當然能。」

「不過我要告訴你,你這可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啊!」

「滾!」

……

這邊。

夏洛淺揮了揮手,淡淡的掃了眼賓客席,聲音沒有一絲的波瀾,彷彿剛剛的天價交易不是她的事一樣。

這種氣派,當真讓人賞心悅目,但又不敢小瞧了。

「還有沒想要出價的,若是沒有,這枚聚魄蓮丹就是北辰太子的了。」

回答夏洛淺的是一陣綿長的沉寂,能有如此魄力的人,除了想要博佳人一笑的北辰星能做的出來,還有誰有這樣的做為。

夏洛淺當然也想到了,北辰星的出手,可以說遠遠高出了這枚聚魄蓮丹的價值,能夠有這樣的收穫,夏洛淺非常的滿足。

白皙柔滑的小手拿起一旁的小鎚子,輕聲道:「那麼敲了三下之後,交易便完成了。」

「叮!」「叮!」……

「等一下,我們不買!」

就在夏洛淺準備敲下第三下的時候,一道尖細的女聲陡然響起,夏洛淺敲下去的手一滯,停在了半空中。

「你幹什麼!」緊接著就是北辰星憤怒的喊聲

抬眸望去,彎月公主一臉反對之色瞪著北辰星,大吼道:「你瘋了嗎?用這麼多的玄魂器就換取一枚神丹,就算你是騰龍的太子,也沒有這麼資格這麼做!」

彎月公主可沒有什麼價值對等的概念,在她看來,玄魂器這麼值錢的東西,一下給了夏洛淺這麼多,僅憑這一次的拍賣,夏洛淺就完全有可能成為帝國的第一富商。

她不甘心,她一點都不想將這巨額的財富給夏洛淺。

夏洛淺倒是饒有興趣的笑了起來,緩緩的將手中的小鎚子放下,無所謂的淡然道。

「拍賣本就是你情我願的事情,北辰太子,彎月公主不想買便不買就是,我的聚魄蓮丹,實在是不缺買主。」

夏洛淺是實話實說,畢竟靈魂類的上品神丹,就是放出消息,都不知道有多少強者會趨之若鶩。

但是聽在彎月公主的耳中,她就覺得夏洛淺是嘴硬,那個什麼聚魄蓮丹她聽都沒聽過,帝國里有的是煉藥師,尤其是國師,可以煉製出不知道多少神奇的丹藥,誰稀罕她這麼一枚名不見經傳的丹藥啊。

「你就接著吹吧!小小一個商戶,竟然靠著欺騙大肆斂財,我看真應該把你送到官府去好好懲治一番!」

想到夏洛淺今晚就算不算上最後的三樣還沒有成交的寶物,其他的拍賣品就已經拿到了上億的資產,她就心中怨氣深重。

她貴為公主,一個月的俸祿也才一千金幣,就連買藥材還有修鍊的玄器,除了靠著這俸祿,還經常要走點其他的門路。

明明她才是金枝玉葉,憑什麼這麼豐厚的東西全部都給了夏洛淺。

突然,彎月公主就想到了一個計策。

若是將夏洛淺關進了監獄,而她在來查收這家尋寶閣,這些寶物還有錢財就都是她的了。

思及此,彎月公主看向夏洛淺的眼神已經閃爍著不加掩飾的慾望了。

夏洛淺看著彎月公主,雖然不知道她到底在想什麼,但是看著這麼一雙充滿了貪慾的眼神,真是用腳趾頭都知道她的打算。

少女抬頭。

淺淺一笑。

平淡無波。 「我吹牛?我騙子?」夏洛淺有些好笑的搖搖頭。

少女一身白衣,容色絕艷,笑起來更是猶如化雪冰山,讓人挪不開眼睛。

眾人望去,呆了。

彎月公主最想毀掉的就是夏洛淺這張勾人的臉,要不是因為這張臉,寒墨澤怎麼可能會喜歡這樣勢力又裝模作樣的女人。

「怎麼?還不想承認?」彎月公主冷冷的看著她。

夏洛淺好整以暇的靠在椅背上,臉上帶著笑,眼神也冰寒無比:「我承認什麼?」

「騙了這麼多錢還想抵賴,看來不把你交給官府你是不會承認了。」彎月公主惡毒的看著夏洛淺,只要進了騰龍的地牢,看她還能翻出什麼浪。

她想法是很好,但是話音才剛落。

「啪!」

狠狠的一巴掌就打在了彎月白皙的臉頰上,頓時一個清晰的巴掌印。

彎月公主似乎也沒有想到會有人打自己,她瞪大了雙眸詫異的看著北辰星,一時之間竟不知道應該如何開口。

「你鬧夠了沒有?你看你這個樣子!簡直愚不可及!」要不是面前這人是他的皇姐,他簡直就想乾脆一巴掌扇死這個蠢貨。

胸大無腦的女人。

北辰星在心裡狠狠的咒罵一頓彎月公主,隨即,站起身來,對夏洛淺抱歉的微微一笑,柔和的聲音帶著如沐春風的真誠,朗聲道:「錢小姐還請見諒,我既然已經開口,自然不可能反悔……」

「啊!你這個混蛋!我和你拼了!」

北辰星的話音未落,一道可以劃破人耳膜的尖叫聲便響了起來,由於彎月公主實在太過憤怒,連嗓子都尖細的破了音。

她也不廢話,直接瘋了撲向北辰星,北辰星一個不查,被他撲了個正著,緊接著,彎月公主就深處她長長的指甲,狠狠的劃在了北辰星的俊臉上。

僅僅片刻,原本還溫和有禮的偏偏俊公子,此時就成了徹頭徹尾的一個大花貓。

眾人也是目不轉睛的看著這場變故,心裡都不約而同的浮現了一個想法。

那就是,這場拍賣會參加的太值得了,簡直就是千年難得一遇。

「哈哈哈哈,這叫什麼啊,狗咬狗一嘴毛嗎?」雲最是沒忍住,先哈哈大笑了起來。

眾人下意識的看了眼彎月的紅腫的臉頰,在看看北辰星基本已經毀容的臉。

你別說,形容得還真貼切。

自制力差的忍不住笑了起來,有些沒好意思光明正大笑的,只能低下頭,只有肩膀在一聳一聳的,忍得及其的辛苦。

雖然夏洛淺也看得十分過癮,若是在平時,她肯定會端著一杯熱茶,在旁邊好好的觀摩觀摩。

但是現在她可沒有這個想法,今天可是她的拍賣會,再要這麼鬧下去,還拍賣不拍賣啊。

有些可惜的嘆了一口氣,夏洛淺對著一旁的夢凌軒使了一個眼色。

夢凌軒也是無奈的攤攤手,今天這拍賣會可真是夠亂的了,來不及多想,他一個閃身便來到了二人打得十分焦灼的地方。

哦,是彎月公主單方面的凌虐北辰星。

一伸手,將兩人狠狠的甩向兩個不同的方向,夢凌軒看著這兩個鬧事的人就心煩,所以下手也沒有什麼輕重,更沒有估計他們是皇子和皇女。

反正最後就是這兩人十分狼狽的在地上拖行了一段距離才停下來了。

在抬眸望去。

眾人又是一陣低低的笑意,連夏洛淺也忍不住笑了起來。

彎月公主完全沒有開始那般高貴的樣子,披頭散髮,衣冠不整,連秀麗的容貌都因為北辰星那一巴掌毀得差不多,整張臉就跟一個腫起來的大豬頭一樣,身上沾滿了灰塵。

相比較彎月公主,北辰星這邊就更是不堪入目了。

要不是實在是現在沒有辦法,夏洛淺還真不想承認,面前這個躺在地上,臉上都是橫豎交替的划痕。連身上精美的長袍都變成了鬆鬆垮垮的碎布的此人,是她指腹為婚的未婚夫。

咦。

想想都好想打個寒顫怎麼辦?

彎月公主,心中除了怨恨就是憤怒,北辰星是她的弟弟,甚至還沒有她得父皇寵愛,竟然為了一個妖艷賤貨(夏洛淺)當眾打她!

看她回去告訴父皇,讓父皇直接廢了他的太子之位。

而北辰星因為一時大意,被彎月公主按在地上教訓,也不知是傷勢太重,還是心中羞憤,還是被夢凌軒推了一把,撞到了哪裡。

反正他是毫無意外的暈倒了。

見到北辰星受傷暈倒,彎月公主完全沒有一絲一星的愧疚,反而十分的高興和幸災樂禍。

夏洛淺見此也是無奈,她從拍賣台上站起來,緩緩的朝這個方向走來。

彎月看著這賤人那個狐狸精的樣子,就想破口大罵。

但是夏洛淺比她先一步開口了。

「來人,將北辰太子好生送回皇宮,然後將這個潑婦一樣的女人給我丟出去!」

大唐好大哥 此話一出,又是讓人一陣呆愣。

她說了什麼?

讓人送北辰星回去,當然是不錯的,但是竟然要將彎月公主丟出去?

這麼大膽?

彎月公主也顯然沒有想到夏洛淺會突然這麼說,她難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惡狠狠地看著夏洛淺,大聲道:「你敢!你這個低賤的商女!敢動我……」

話還沒有說完。

就被夏洛淺狠狠的甩了一巴掌。

這下,左臉也紅腫了起來。

恩,看起來還挺對稱的。

從第一次宮宴上見到這位囂張跋扈的公主,夏洛淺就一點好感都沒有,現如今,除了厭惡就是厭惡。

揉了揉因為用力都有些發麻的手,冷冷的看著捂著臉一臉怨毒之色的彎月公主。

夏洛淺除了冷笑就是冷笑。

她不是什麼天生惡毒之人,更不是有暴力傾向的人,相反,她很懶,懶到基本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偏偏這個彎月公主一而再再而三的找茬。

夏洛淺狠狠的握拳。

真想……殺了她!

夢凌軒是夏洛淺命令的忠實執行者,原本一個愣神間,讓彎月公主又開口辱罵小主子,他就無比的自責,現在更是一刻也不耽擱,直接甩出一道鞭子,鞭子纏繞在彎月公主的腰間,就這麼將人狠狠的從地上拉起來,向門口走去……

連碰都不想碰。 「江楠是誰?」程菲不解地問。

「就是我們的小紅娘,那天那個小姑娘!」章近臣把程菲的一隻手握在手心裡,「如果沒有她,我們不會那麼快結婚。」

「發生什麼事了?」程菲坐了下來,看著章近臣握自己的手,臉上飛起一片紅暈。

「你先看看,我再跟你說。」章近臣說道。

程菲點頭,把資料仔細看了一遍,臉上現出憐惜之色,「這姑娘也太可憐了。」

「我跟你說……」章近臣把上午在飛虎團發生的事跟程菲說了遍,程菲顰眉,「這吳副軍長管得也太寬了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