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辰丹?星階突破辰階的頂級神丹轉辰丹,有了這枚丹藥,星階巔峰突破到辰階的幾率就會提高三層!

Home - 未分類 - 轉辰丹?星階突破辰階的頂級神丹轉辰丹,有了這枚丹藥,星階巔峰突破到辰階的幾率就會提高三層!

頓時,柳山的呼吸便急促了起來。 江楠和楊振鋼過來之後在沈月家吃了晚飯,四人一起回了部隊。

下車的時候楊振鋼叫住江楠,「江楠,你等一下!」

「還有什麼事?」江楠回頭問。

沈月用手肘捅捅江楠,對她眨眨眼,「那我先回去了,你們慢慢談!」說完笑著跑開了。

「那我也先撤了!」沈祥也先回了宿舍。

楊振鋼牽起江楠的手來到訓練場,訓練場上空無一人,清冷的月光照在場邊的樹上,樹葉如披了一層銀紗閃閃發亮,風一吹髮出刷刷的響聲。

「這裡倒是涼快!」江楠笑著說。

「秋天到了,早晚都有些涼意,現在的季節是最好的時節。」楊振鋼牽著江楠來到一棵樹下,低頭看著江楠,月亮的清輝照進少女明亮的眼中,如同攢著萬千星辰,長長的睫毛在眼瞼下投下濃濃的陰影,顯得雙眸更加明亮。

楊振鋼大掌覆住江楠的眼睛,在她耳邊輕語,「把眼睛閉上,我有東西要給你!」

「什麼?」江楠閉上眼睛笑著問,纖長的睫毛微微顫動。

她聽到楊振鋼輕笑一聲,接著是悉悉簌簌從口袋裡掏東西的聲音,好像什麼被打開了。

然後楊振鋼牽起自己的手,她感覺到一個環形的東西套進自己的手指里。

心中猛地一跳,睜開眼,只見左手無名指上套進了一個銀色的戒指,銀白的戒指在月光的映衫下熠熠生輝。

「嫁給我!」楊振鋼看著江楠,眼裡滿是柔情,黑矅石般的瞳眸里閃動著亮光,如同天上最亮的星辰。

江楠的眼圈一下紅了,他這是,在向我求婚?

抬頭看向楊振鋼,月光透過樹梢照射在他臉上,斑駁的光影照在如刀刻般俊逸的臉寵上,五官顯得更加立體,線條分明的嘴唇帶著一絲笑意,帥得有如妖孽一般。

淚水漫上眼眶,江楠的心激動起來,這個優秀的男人終於要屬於自己了?

「嗯嗯!」江楠連連點頭,淚水一下涌了出來。

「傻瓜!」楊振鋼捧起女人的臉,在她額上印下輕輕一吻,然後轉向她的眼睛,把她眼角的淚吻去,接著是小巧的瓊鼻,如櫻花般粉紅的嘴唇。

江楠緊緊抓住他的衣服,踮起腳尖,既緊張又激動。

兩人鼻尖相觸,唇瓣相貼,鼻息相聞,唇舌糾纏,輾轉吸吮,他是那麼溫柔,彷彿對待一件最貴重的珍寶。

良久他才放開她,微微喘著氣,她靠在他懷裡,羞紅了臉。

楊振鋼雙眸如水,盯著懷中的小女人,小巧的嘴唇因為剛才的吻更加紅潤,他又俯下來,輕啄上她的唇,「楠楠……」語氣如浸了蜜一般,一片清甜。

「嗯……」江楠輕吟一聲,楊振鋼的氣息粗重起來,唇舌越發兇猛,緊抱著江楠的雙手收緊,彷彿要把她嵌入自己的身體里。

「振鋼……」感覺腹下有東西頂著自己,江楠的臉緋紅,他不會在這裡……心中頓時慌亂起來。

「別動!」楊振鋼的聲音暗啞,緊緊抱著江楠,江楠一動也不敢動,她是過來人又是護士哪裡不知道是怎麼回事,臉羞得通紅,身體緊繃,大氣都不敢喘。

過了良久楊振鋼氣息平穩下來,看著懷裡的小女人苦笑,「什麼時候才能吃到你?」

江楠羞得小拳頭捶過去,說什麼葷話。

楊振鋼拉著江楠坐下,讓她靠在自己懷裡,拉過她的手放在面前,如青蔥般白嫩的手怎麼看怎麼好看。

笑著說道:「戴上我的戒指就是我的人了!」

「喜歡嗎?」他輕唇她的指尖。

「嗯!」江楠點頭,想不到大魔王還挺浪漫的,會想到求婚這種事,這在後世才常出現的橋段這個時期他居然會想到。

「不過,我們平時是不能戴首飾的!」江楠看著手中的銀戒,款式簡單,就是一個指環,上面刻了古樸的花紋,不過卻很是特別,那麼好看。

「我想到了。」楊振鋼笑著從口袋裡掏出一條紅線放在江楠手裡,「不方便戴的時候就把它串起來當項鏈戴,放在衣服里別人看不見!」

「嗯!」江楠輕輕點頭,沒想到他都考慮到了。

「不許摘了!」楊振鋼強調。

江楠輕笑一聲,默默點頭。

伸手摸了摸項上的核雕,以後又多了一個珍貴的東西,它們是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兩個人給的禮物,一定要好好珍藏。

涼風習習,月色如水。

江楠依偎在楊振鋼的懷裡,身心是從未有過的安寧,這一世再也不用擔驚受怕了,有這樣一個優秀的人守護自己,這一世一定可以幸福!

「明天我們就去打結婚報告,好不好?」楊振鋼抱著江楠,握著她的手輕輕揉捏著。

「嗯,可是他們不批怎麼辦?」江楠擔憂。

「我親自拿過去,看誰敢不批!」楊振鋼咬了咬牙,溫熱的鼻息噴在江楠的耳後,她的耳根都紅了。

楊振鋼輕笑一聲摟緊她,「明天一早你就過來,我們一起去!」

「嗯!」江楠點頭,既興奮又緊張,明天真的能如願嗎?

第二天一大早江楠像往常一樣鍛煉完,洗了澡精神煥發去醫務室。

沒過多久楊振鋼就過來把江楠叫了出去,李雪梅看見二人高高興興的,臉上比吃了屎還難看。

「給我們兩張結婚報告申請表!」楊振鋼叫沈祥。

「又……」沈祥看了一眼笑意盈盈的江楠沒有說出口,這楊振鋼上次的結婚報告被拒還沒多久,這麼快又寫,能批嗎?

可是看他那個樣子似乎胸有成竹,便把兩張表格拿了出來。

兩人提筆寫起來,江楠看著自己手下的表格結婚對象一欄寫著楊振鋼的名字,而他的表格上寫著自己的名字,那感覺好微妙。

寫好后兩人簽了名,讓沈祥寫了同意的簽署意見,楊振鋼帶著江楠直接到了團政治部。

團政治部主任邢輝接待了兩人,看到兩人同時遞過來的結婚報告臉上有點犯難。

上次的還沒多久,這次又來?

「邢主任,我想不到有什麼理由不批我們的結婚報告。」楊振鋼看著邢輝說道。

「這個……」邢輝臉上有點尷尬,上次是因為吳義明暗示過,所以不敢擅做主張,可不能每次都拒絕吧,那人還是大魔王。

「有規定……」邢輝只能拿出上次的說辭。 但在狂喜過後,柳山也鎮定了下來,他看著夏洛淺,微微凝眸。

「你想怎麼樣?這些東西不會無緣無故給我的吧?」

轉辰丹這樣的丹藥,只要放出一點風聲,絕對會被無數搶破腦袋一樣的存在。就算夏洛淺本身的煉藥術獨步天下,把轉辰丹隨便送人,柳山也覺得太過誇大了。

「跟聰明人聊天就是爽快。」夏洛淺微微一笑,「我想要求你作為我夢淺閣的客卿長老。」

「你這是在侮辱我嗎?」聽此,柳山的神色驟然冷漠了下來,那目光閃爍中隱隱怒火沉積。

他攻擊夢淺閣,夏洛淺卻讓他加入夢淺閣是想要羞辱他嗎?而且,他天性洒脫,就算是實力滔天的九曲派他都不願意去,更何況讓他屈居一個女人之下!

見他的神色,夏洛淺就知道他在想什麼,她有些無語的搖搖頭:「柳山,本閣主看上去像那麼無聊的人嗎?說句不客氣的話,我只要拿出轉辰丹,辰階的強者恐怕都有願意加入的!你認為你一個星階中期很值得我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做這種無聊的事?」

「而且,最重要的事,你的實力在我之下,我要是想侮辱你,只要打敗你,隨便做什麼都能達到目的,我會拿出寶物去做這麼多此一舉的事情,向大家證明你是一個貪婪的人來侮辱你?」

說到最後,夏洛淺自己都忍不住笑了起來,這人的想像力倒是豐富。

柳山被夏洛淺說得一噎,雖然心中對夏洛淺不客氣的話說得十分憤怒,但卻也無法反駁。

她說的沒錯,事實確實如此。

「那你為什麼……」

夏洛淺站在城牆上和懸浮在空中的柳山相對而視。

「我很欣賞你的陣法天賦,我本身也是陣法的修行者,剛剛的大陣就是我的手。」少女撫了撫額前的鬢髮,艷色傾城的臉上露出了一抹淺淺的笑容,「我個人認為,這個世界上沒有付不起的代價,你不加入九曲派你的心性只是一方面,而令一方面就是加入他們對你現在沒有實質上的改變,但我不一樣,我可以給你最適合你的寶物!」

夏洛淺說這話的時候自信之色浮於言表,柳山一怔,旋即陷入了一陣沉默,彷彿是在思考夏洛淺的提議。

夏洛淺也不著急,淡淡的開口道:「你不用著急回答,到夢淺閣內喝杯茶也無所謂,我有的是時間……」

「只是現在我有些其他的事情要處理!」夏洛淺原本帶笑的神色,完全冷漠了下來,她看向在場的人中開口甚少的來自騰龍帝國的百宗聯盟的領隊田光。

「是你自己滾出來,還是要本閣主把你揪出來?田光……哦不,應該說是九尾八須狐族長老,慕容渝?」

聽到夏洛淺的話,原本唏噓的人群在一瞬間安靜了下來,眾人的目光全部集中在了低頭的田光身上,每個人的眼中都是濃濃的難以置信。

最不敢相信的就是一直站在他旁邊的獅狼,這怎麼可能?

伴隨著夏洛淺冷喝之聲在這片天地間傳盪而開,一直沒有說話的田光突然抬頭大笑了起來,旋即身上黑霧瀰漫擴散間,也是一陣波動,旋即黑霧擴散而開,一道黑色的身影,緩緩的自其中踏空而出,身形幾個閃爍間,便是出現在夏洛淺百丈之外的距離。

而容貌也由起初的不起眼的田光變成了與夏洛淺有過幾面之緣的慕容渝。

「我道是誰呢,原來是失蹤在龍鳳天的錢閣主啊,我還以為你已經死在了龍鳳天內呢,本來到這裡來就是為了消滅一些麻煩的,沒想到你還真是有膽子回到這裡既然如此,不過也正好,殺了你我的功勞就更大了,到時候尊者大人的賞賜恐怕就更豐厚了。」慕容渝目光陰冷的望著遠處的夏洛淺,冷笑道。

「還真是大言不慚!」

夏洛淺聳肩一笑,慕容渝的實力是不錯,但是現在的她根本就不會畏懼,像這種和魔人有勾結的人,她現在的靈魂紫火可不是吃素的!若是交手的話,夏洛淺有九成的把握,將這條九尾狐徹底留下來!

別說同等級之中,就是越級戰鬥,夏洛淺也不會畏懼誰!

「大言不慚的是你!你還真以為打敗了一些個小角色便足以囂張,今曰這裡,恐怕你是來得去不得!」

慕容渝冷聲喝道,但卻並未立刻動手,他並非是傻瓜,從先前夏洛淺一招解決掉魅千他也是看在眼裡,她的實力絕對不容小覷,不然九王和八王也不會栽在她手上,因此心思慎密的他自然是要略微小心一些。

「嗤!」

在慕容渝的冷聲落下時,後方的黑霧又是一陣波動,旋即地面一陣的顫抖,原本青色的平原竟然有黑色的魔力從地底湧出,而在慕容渝周圍的十幾人分別湧向各個方位,將在場的所有人都包圍起來,身上的玄力翻湧,隱隱有古老的紋路流轉:「雖然我很佩服你年紀輕輕就有如此成就,可惜就是太自大了,今天老夫大發慈悲給你上一課,不懂得收斂的人可是死的很快的。」

後方的城牆上,夢凌軒和莫寒等人見到這突然從地下冒出的黑色霧氣,面色也是略微有些變化,這個陣法他們太熟悉了,曾經就在端木家的時候親身體驗過,後來在龍鳳天他們也近距離感受過,這是魔人族特有的吞噬陣法,看此架勢,慕容渝的打算是想要將獅狼他們全部煉化!

「呵呵,真是一些老手段,本閣主都看膩了,竟然還在用。」

就在夢凌軒忍不住開口提醒夏洛淺,一陣低低的笑聲從夏洛淺的口中傳出,少女絕色的容顏上儘是意味深長的神色,「該說你小看本閣主,還是實在是黔驢技窮了?老實說跟你這種沒有段術的人交手,真是一點都提不起精神。而且見識過這麼多次這種陣法,你認為本閣主還會讓他奏效嗎?」

「放肆!」慕容渝怎麼也沒想到夏洛淺會如此的狂妄,竟然如此諷刺他,「看來果真是在龍鳳天內被關得太久,連腦子都不好使了吧!」

見到夏洛淺如此態度,那慕容渝面色也是一沉,旋即冷笑道,看這模樣,顯然也是對夏洛淺所說完全不信。 「哈哈,還真當這陣法獨步天下了?一把年紀還這麼孤陋寡聞也不覺得羞恥?」夏洛淺撇了撇嘴,對於慕容渝這等威脅之話,倒是絲毫不放在心上。

「小姐,這恬噪的老傢伙便交給你,我們把剩下的人解決了,如何?」

聽得夢凌軒的話,夏洛淺微微一笑,旋即點了點頭,夢凌軒的實力比之柳山是要差一點,但是魅千已經沒有戰鬥力了,一個獅狼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

「哈哈,既然如此,小姐,我們上了啊!」夢凌軒和莫寒大笑一聲,體內玄力鋪天蓋地的暴涌而出,旋即直接是對著獅狼撲了過去,而在其身後,莫寒也是不約而同的緊跟而上,見夢凌軒直接奔著獅狼而去,他無奈笑道:「你倒是手腳快,我還想跟那獅狼過手呢,沒辦法,我去把剩下得人都綁起來吧。」

「當我好欺負啊!」獅狼也是一聲大吼。雖然他完全沒有想到慕容瑜這個意外,但是現在他已經攻上了夢淺閣,夏洛淺也不會放過他的,起碼慕容瑜和他有共同的目標,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哼,一個一個都不自量力,找死!」

相識恰如遲暮 見到夢凌軒和莫寒暴掠而來,那慕容瑜也是陰冷一笑,陰寒的黑霧自體內暴涌而出,雙手飛速結印,那從地底下湧上得黑霧似乎變得更加濃郁了,可怕的能量波動,便是迅速的暴溢而開。

望著瞬間交手得獅狼以及那黑色霧氣!慕容渝眉頭也是微微一皺,怎麼感覺不對勁。

「不能被那丫頭給唬住了,她根本就沒有辦法對付魔人族得吞噬陣法!」

慕容渝眼芒一陣閃爍,旋即眼中掠過一抹凶芒,也不廢話,手掌一握,周遭天地間的黑色霧氣之氣便是飛速的凝聚而來,最後化為一層黑色的晶層,將所有人都包裹了起來。

「納命來!」見到夏洛淺還是一動不動得站在城牆上。

「吼什麼吼?聲音大就能贏了?」

夏洛淺微微一笑,身形一閃下便是消失蹤跡,城牆下一眾人也不由得凝眸。

「這等速度也好意思使出來。」

天空上,慕容渝眸光一滯,肅然之色浮於眼底,手掌猛的揮出,快若閃電般的轟向一旁的虛空,拳風所至處,一道虛幻的身影頓時浮現而出,邪惡得黑色霧氣便和一抹白色得倩影轟然相撞。

「嘭!」

雙掌交觸,一股陰寒與熾熱交替的勁風,陡然間自交接之處暴涌而出,周遭的空間,都是被震得扭曲了起來。

「老頭子,看清楚了,這輩子已經沒機會了,給你下輩子長點見識。」

夏洛淺的雙手對著慕容渝的陣法猛然一揮手,勁風暴涌,慕容渝的身體都不受控制的倒退而去,旋即臉色大變,因為他看到原本源源不斷濃濃的霧氣,竟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飛速褪去,不一會兒就全部消耗乾淨了,起初和慕容渝一起飛出的那些人全部都不知為何的倒地不起,慕容渝目眥欲裂,突然之間被一章打在了胸膛上,喉嚨間一聲悶哼,竟然直接是被夏洛淺一掌生生的震退了十幾步,當下臉龐上,便是湧上一抹驚色,經過這初略的交手,他方才猛然發現,如今的夏洛淺,實力竟然如此強悍!

「你究竟做了什麼?!」

魔人族的陣法傳承千年,怎麼可能被一個準星階的人給破了!

不僅如此,慕容渝清楚的記得,在一個月之前見面時,夏洛淺對付寒千媚的時候都尚還需要費不少的力氣,僅僅隔了一個月,這一次再度見面,雖說他感應到了夏洛淺的實力就增漲了起來,而且這個增漲,竟然達到了如此恐怖的地步。

城牆上,夢淺閣的一干強者見到夏洛淺居然在與慕容渝的戰鬥完全不落下風,還隱隱有在其之上的趨勢,在爆發出一陣歡呼聲時,眼中也是有著一抹難以掩飾的震撼之色,能夠敵得過慕容渝,那也就是說,現在的夏洛淺,實力至少都在星階巔峰之上!

「閣主太厲害了!她這麼年輕就達到了這個層次!突飛猛進到這種地步,果真是不服都不行啊。」

夢淺閣等人面面相覷了一眼,片刻后,皆是一聲無奈嘆息,他們平時就已經依靠夏洛淺的丹藥進步飛速了,原本以為這速度已是不慢,但與夏洛淺相比起來,卻是根本就沒有絲毫的可比姓。

「一月不見,你倒是進步飛速啊,你什麼時候破了我的陣法的?」

與眾人的驚色相比,慕容渝稍顯鎮定,但是臉色卻也十分陰沉,後者的實力,能夠有這樣的戰鬥力,確實是出乎了他的意料,但比起如今的他來,依舊還是要弱上一線。

「我早就說過了,做人要服老,我昨天就已經趕到了夢淺閣,你覺得我這一天的時間在幹什麼?」夏洛淺好整以暇的看著一臉肅穆之色的慕容渝,「別這麼嚴肅的表情,本閣主會給你個痛快的。」

聽得夏洛淺這般話,慕容渝面色頓時有些鐵青起來,他竟然被擺了一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