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 ……。

禁武令迅速在整個雲天城蔓延,禁武令一出,雲天城內任何人都不可以擅動刀兵,至於城外,穆王府完全不加理會。

單說吳銘,一路返回醉仙樓。

來時的路走的瀟洒,回去的路走的更是意氣風發。

生死鏡的出現,毫無疑問,是一個意外的收穫,而且是個大大的驚喜。

吳銘本來是想借著打擊劉家立威,真沒想到,這劉家還有如此仙寶。

收了生死鏡,吳銘將多了一個至強的殺手鐧,多了一張王牌。

另外,吳銘現在已經完成了五轉煉魔,按理說應該再次出現一種或者幾種特殊能力,可是他觀察自己的天魔霸體,似乎沒有什麼異常的變化。

難不成,五轉煉魔沒有特殊能力產生?

不可能,記憶中,戮神魔帝每一次完成煉魔,肯定都會出現一種特殊能力的。

回去之後一定要好好研究一下。

吳銘心中充滿了期待。

至於那些看熱鬧的人,似乎還意猶未盡,他們離開劉家大院,遠遠的跟著吳銘,一直到目送吳銘走入醉仙樓為止。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他們絕不相信,一個不到二十歲的青年,接連兩次挑釁劉家,大開殺戒還能完好無損的離開,不僅如此,竟然當著劉家老家主的面,把人家祖傳的寶貝給帶走了。

當吳銘等人回到醉仙樓時,剛剛進門,風笑陽和司馬雲天等人急匆匆的往外走,雙方走了個碰頭。

「吳銘兄弟,你,你回來了?」

風笑陽和司馬雲天按照吳銘的囑咐,已經將王思勞從霸皇山接了回來,剛剛趕到醉仙樓,他們擔心吳銘出事,準備去接應吳銘。

剛好這個時候,吳銘趕了回來。

風笑陽和司馬雲天打量了一下吳銘,他們發現,吳銘非但沒有受傷的跡象,反而氣色極好,而且臉上竟然隱含著一抹難言的笑意。

吳銘點了點頭道:「嗯,回來了。」

「兄弟,你,你去劉家了?」

吳銘擺了擺手示意此地並非說話之地,於是,眾人直接進了後院的一間密室。

密室中,風笑陽、司馬雲天和楚淵、柔兒、王思勞等人對吳銘此去的遭遇十分好奇,這一下,小黑可算是找到了個機會。

小黑從吳銘肩頭跳到地上,然後打開了話匣子,手舞足蹈的講述了起來,講的有聲有色,一邊講一邊還在那裡比劃,看的眾人目瞪口呆。

偶爾的時候,雷炎還會在一旁給小黑當助手。

最後,小黑說到生死鏡的時候,風笑陽等人的臉色已經變得十分嚴肅,甚至是緊張,他們好像被小黑的講述給拉到了當時的場景之中,有種身臨其境的感覺。

「生死鏡,小黑,你說的是上古八面寶鏡之中的生死鏡?」風笑陽驚愕的問道,風笑陽是蜀山劍宗的親傳弟子,所以,他對仙寶格外留意。

小黑當即回道:「對,就是生死鏡。」

這時,司馬雲天點了點頭道:「嗯,我也曾聽說過,劉家有一面家傳的寶鏡甚是厲害,不過,我倒是沒想到,竟然就是生死鏡。」

諸葛菱茹急忙說:「都別打岔,小黑,那後來呢?」

「嘿嘿,後來?很簡單啊,後來這面生死鏡就成了老大的囊中之物了。」

「什麼,吳銘兄弟收了生死鏡?」風笑陽驚愕的看向吳銘。

吳銘沒有言語,見此,風笑陽也得到了答案。

小黑繼續說:「哎,說起來也懸啊,就在老大收取生死鏡的時候,那個劉家的老家主劉鼎天帶人回來了。」 小黑像是個說書的,吳銘還真沒發現,這小子竟然還有這方面的天賦,他將吳銘如何再闖劉家的事描述的栩栩如生,外加一個雷炎配合,眾人看的是目瞪口呆。

提到生死鏡,眾人已經很吃驚了。

後來,小黑又提到了劉鼎天。

司馬雲天當即重複了一句:「小黑,你說那劉鼎天回來了?」

「我不知道什麼鼎天鼎地的,反正那老東西說他自己是劉家家主。」

司馬雲天沉吟一聲道:「嗯,那肯定就是他了。」

風笑陽看了看司馬雲天說:「雲天兄,怎麼,此人不好對付?」

司馬雲天微微皺了皺眉道:「哎,怎麼說呢。說不好對付,現在不也是被吳銘兄弟給制住了?說好對付么,此人畢竟是劉家家主,在雲天城關係也不淺啊。」

「呵呵,那又如何,現在雲天城已經下達了禁武令,難道,那劉鼎天還敢跟穆王府對著幹不成?」諸葛菱茹不屑的道。

小黑看了看眾人接著說:「你們別打岔,我還沒有講完,能不能尊重我一下?」

眾人立時無語。

小黑繼續往下講,只不過,這小子總會把問題描述的很誇張,後來連吳銘都有點聽不下去了。

「行了,小黑,你也累了,別講了。」

「老大,我還沒有說完,精彩的還在後面呢。」

吳銘頓時臉色沉了下來。

「好了,你那些故事先留著,咱們還有要緊事做。」

小黑這才有些失望的閃到一旁。

眾人不由得心中暗道:「哎,吳銘兄弟不知道從哪收了這麼一個強悍的小黑,這小黑絕對是個惹禍的主,要命的是,除了吳銘之外,只怕沒人能鎮得住他。」

這時,風笑陽稍稍猶豫后對吳銘說:「我說……兄弟,生死鏡可是難得一見的寶貝,能不能也給兄弟我開開眼啊?」

司馬雲天等人頓時來了興趣。

「是啊,給兄弟們開開眼界,震世中品的寶貝,那可不是誰都能見得到的。」

「是啊吳哥,給我們看看吧。」

吳銘沒有任何遲疑,他直接單手一晃,將生死鏡幻化出來。

現在的生死鏡依舊屬於劉鼎冠的仙寶,吳銘還沒能將其中的靈魂連接徹底清除,所以,吳銘必須要用修為壓制生死鏡,否則,已經具備了成熟器魂的生死鏡,完全可以自行激發。

生死鏡被吳銘托在掌心,外面裹著一層漆黑的魔氣,如此一來,沒有了那萬丈霞光,看上去就是一面比較普通的鏡子,只是一面黑色一面白色顯得有些稀奇。

眾人好奇的目光頓時聚焦在吳銘的掌心。

「這就是生死鏡?」

「嘶……,這就是號稱上古八面古鏡之一的生死鏡?看上去,看上去好像也沒什麼啊。」

「是啊,看起來也沒什麼厲害的。」

風笑陽看了看司馬雲天和諸葛菱茹等人,幾息之後笑道:「呵呵,你們懂什麼,現在這面古鏡只是被吳銘兄弟鎮住了,所以看不出什麼來,你們看這黑白鏡面,黑色的鏡面可以消融生命之力,而白色的鏡面卻可以修復和補充生命之力,生死鏡,定生死判輪迴,就是這個意思。」

司馬雲天聽的緩緩點頭。

豪門計:我愛翩翩虎少 「哦,原來如此,定生死,判輪迴?呵呵,這也太誇張了吧?」

風笑陽又道:「誇張自然是誇張了一些,這天下間任何事都不是絕對的,不然,吳銘兄弟只怕也回不來了。」

「呵呵,他就是個怪胎。」

「兄弟,想要抹去這面寶鏡中的靈魂連接,只怕不容易啊。」風笑陽是蜀山弟子,對寶器最是了解,於是,他有些擔憂的對著吳銘說。

吳銘輕輕點頭道:「嗯,風兄所言極是,這生死鏡的器魂之力十分霸道,不過么,呵呵呵,我有把握。」

「那就好,那就好,有了這面古鏡,兄弟,你就等於又多了張王牌。」

司馬雲天說道:「那劉家肯定不會善罷甘休。」

諸葛菱茹瞪了司馬雲天一眼道:「雲天兄,這個時候不提那些,起碼,那劉家現在是不敢怎樣,哼哼,劉家這一次賠了夫人又折兵,相信就算他們想報復,也得掂量掂量。」

這時,吳銘眼珠轉了轉,而後對風笑陽說:「風兄,上古寶鏡一共有八面,你可知道其他的幾面現在何處?」

聞言,風笑陽頓時劍眉輕挑。

「兄弟,你問這個,難道,你想把八面古鏡全部據為己有?」

「呵呵呵,隨便問問。」

這時,柔兒插言道:「我哥可不是個隨便的人,先了解一下,沒有機會也就算了,要是有機會,都弄來又有何妨?」

「呃……,呵呵,柔兒妹妹說的不錯,只不過……,這未免有點異想天開了。」

吳銘笑道:「說來聽聽,就當長長見識了。」

風笑陽點了點頭道:「嗯,也好。不過么,我知道的也有限,據說八面古鐘攻擊力最強的風雷寶鏡,好像是在紫陽仙府中,那也是紫陽仙府的鎮宗至寶。」

「嗯,這個我知道。」

「蜀山劍宗也有一面,是崆峒鏡,聽說那崆峒鏡可以查古觀今,蜀山正是因為有這面古鏡,才得到了很多關於上古秘寶所在之地的信息,而且,崆峒鏡還具有預知未來的能力。」

「預知未來?我的天,真的假的,那我能不能看到,我能活到多少歲?」柔兒驚訝的問道。

「呵呵呵,理論上說應該可以吧。」

吳銘也有幾分驚訝,預知自己的未來,這對任何人都有很強的吸引力。

「風兄,那其他的幾面呢?」

風笑陽又道:「我曾經聽說過,無塵鏡好像在神武帝國的手中,不過,我對這面古鏡並不了解,也不知道其作用和能力,至於其他的,我就不大清楚了。」

吳銘沒有對任何人講,自己已經擁有了乾坤寶鏡。

眼前的人,他都可以信任,但是有些事,還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風笑陽介紹完又看了看吳銘手中的生死鏡,他的神色略有幾分失望。

「兄弟,得了此寶固然是好事一件,不過,你若不能將之收為己用,只怕非但不是福,還是一樁禍事,匹夫無罪懷璧其罪的道理,相信你很明白。」 吳銘理解風笑陽這話的意思,說到底,還是要儘快將生死鏡滴血認主。

現在只怕整個雲天城的人都知道生死鏡落在了自己手中。

而且,他們更知道,生死鏡只是被自己鎮住了而已。

那麼,對一些別有用心的人來說,現在就是搶奪生死鏡的最佳時機。

如果吳銘將生死鏡滴血認主了,那就是另外一種情況。

如果劉鼎冠感應到他的靈魂印記被抹殺,劉家就算不死心,他也得合計合計,他們能不能扛得住生死鏡的威力。

「嗯,風兄大可以放心,哼哼,今晚,這面古鏡就不再屬於劉家。」

風笑陽略微吃驚的說:「兄弟,你是說,今晚就可以將生死鏡中的靈魂烙印清除?」

「呵呵,應該不難。」

「兄弟,這可是一件震世級中品的仙寶,我到是認為,你直接殺死劉鼎冠甚至都比直接抹去其中的靈魂烙印容易的多,你可要小心一些,否則,很可能被其反噬。「

吳銘滿臉的自信。

「放心,我心中有數,一晚足矣。」

話說到這裡,風笑陽也沒什麼再說的了。

「呵呵,你說怪不怪,這件事在我看來是不可能的,可是我偏偏就是會相信你,哎,吳銘兄弟,我風笑陽算是真的服了你。」

司馬雲天當即笑道:「哈哈哈哈,風兄,你才服啊?我可早就服了他了,這小子除了是個怪胎,而且,好像沒什麼是他做不到的。」

吳銘不想再浪費時間,於是,他乾咳了一聲道:「咳咳,好了,今天的事就到這裡。大家一定要抓緊修鍊,對了王思勞,現在你可以放開手腳做你想做的事,而且,你給我記住,要大氣,要張揚,給我打響這一炮,不必有任何顧慮,我要讓整個雲天城都知道,醉仙樓已經站住了腳。」

王思勞現在是滿肚子的話,卻不知道從何說起。

它有一腦子的經商辦法,可是這一次他萬萬沒想到,吳銘竟然把這件事給干成了,那個他認為絕不可以得罪的劉家,竟然被吳銘給打成了這樣。

「老闆你就放心吧,我王思勞要是不給你弄出個樣子,我,我也沒臉繼續在這裡呆下去。」

吳銘伸出手拍了拍王思勞的肩頭。

「呵呵,還是那句話,我相信你,放手去干就可以了。」

王思勞堅定的點了點頭,幾息之後,他的臉色又變得有些為難。

「呃……,老闆,你交代給我的任務,算算時間,還有十來天就兩個月了,恐怕,恐怕……。」

經過這一次,吳銘更加堅定了一個想法,必須要把那塊鳳血玄晶給贖回來。

自己有不死魔心,在一定程度上來說,鳳血玄晶就是自己的一條命。

這一次,如果不是還有一塊鳳血玄晶在身,吳銘真不敢想象會是什麼結果,不死魔心如果沒有鳳血玄晶的生命之力,自己恐怕就在那生死鏡下報銷了。

不過,吳銘也能理解王思勞,完不成這個任務,絕不是他的責任。

「呵呵呵,沒事,還有十來天應該夠了。」

王思勞不解的看了看吳銘。

「老闆,十來天,我,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