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刑天仰天長叫,我終於耗盡自己最後一絲氣力,我掙扎著想看一眼殿主,卻聽到殿主悲戚的聲音:「天地之力,時空凍結!」

Home - 未分類 - 加刑天仰天長叫,我終於耗盡自己最後一絲氣力,我掙扎著想看一眼殿主,卻聽到殿主悲戚的聲音:「天地之力,時空凍結!」

我終於看到,殿主在不遠處捏訣,銀白的頭髮瞬間變得花白,他站立不穩,狠狠的摔在了地上,他吐出大口的血,扶著胸口,悲戚看我。

殿主啊,請你一定要好好活著,若有來生,我定會比任何人都早一步找到你,陪你從天光乍破走到幕曉白頭,永永遠遠一直陪著你。

眼眶中不停有眼淚流出,我睜大眼睛,努力想讓自己把殿主看的更真切,卻在這時,我模煳的看到殿主後方不知何時站著拓跋奕,他手握滄瀾,直指地魔。

我意識越來越模煳,我知曉自己大限已到,在這時我生出一種強烈的不安,可我無法再看清任何人,只能隱約聽到些許聲音。

我聽到利箭的破空聲,他越來越近,越來越近,然後噗的一聲響,是利箭刺進地魔心臟的聲音,我感覺到這支箭上有著屬於冰山男的味道,之後,我就聽到他的聲音,他就在我耳邊,親昵溫暖的叫:「陌末,永別了!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替我好好活下去!」

我想問,冰山男,你想幹什麼?

可我無力動彈,甚至說不出一個字,我不知道為什麼死亡這麼漫長,讓我清楚的感覺到這些過程,讓我惶恐,讓我掙扎,讓我絕望,卻什麼都表現不出來,說不出來,叫不出來,連哭泣都沒了氣力。

天路殺神 我聽到地魔痛苦的叫喊聲,他還緊緊的抓住我,原本十幾米的身高頓時像消了氣的氣球,迅速縮小,他狂叫,可最後卻原來越虛弱。到最後,轟然倒地。

夏陌末像是迴光返照一般,一個衝擊,衝破了我的體內,她看著加刑天,癲狂的笑,笑的眼淚都留了下來。

她出生尊貴,父親是天下之主,母親是最尊貴的公主,她天賦極高,尋便三界,再找不出一個女子能與她比肩,她從小備受寵愛,無一人敢忤逆她,她容顏傾城,有無數的愛慕者真心求娶,別人夢寐以求的她都有,無數的人求娶她不要,偏偏她妄想追求一顆不屬於她的真心。

為此,她忤逆了在這個世上最疼愛她的人,她背叛了在這個世上最愛她的人,甚至,她拚死與最愛她的人同歸於盡只為護得她最愛的人周全,可是呢?她得到了什麼?她得到一顆千瘡百孔的心和依舊不愛她的人。

加刑天已經變回了原形,他靜靜的看她笑,看她笑著笑著眼淚就留了下來,他掙扎著爬進來,觸到她的手,他偷偷的運起最後一絲氣力,他勐的抱住他,他的頭依偎在她耳畔,溫潤的聲音,殺伐的愛語:「陌末,就算死,你也要和我一起死!」

他最後一個捏訣,轟的一聲,衝天的火光中,加刑天自爆元神,硝煙瀰漫之下,加刑天,夏陌末魂飛魄散。

我沒了夏陌末的靈力支撐,終於大限至。(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我走在黑暗的小道上,周圍空無一人,我茫然四顧,約莫聞到一絲地府的味道。

這個地方三年前我就來過,那時被地魔召喚來此,而後又被他帶去了異界,在異界的三年,彷彿像做了一場夢,一個有著笑與淚的夢,雖然結局不是很圓滿,我年紀輕輕的受盡折磨,三番兩次的讓我死,又讓我活,這次是真的死了,可死之前,也沒讓我有時間好好和他們告別。

一股寒流吹了過來,我打了個冷戰,對著雙手哈了口氣搓了搓手臂,還沒等身子熱乎起來,空洞的四周突然傳來熟悉的聲音。我側耳認真聽起來,似乎是冰山男的聲音。

「列位先祖在上,我周夜以第四十八代巫族少族長身份祈求先祖,以我靈魂,奉為燃燒,生生世世,永墮閻羅,以命換命,起死回生!」

冰山男的聲音決絕而肅穆,像是在進行某種儀式,我心頭大亂,腳下沒了章法,一個不穩立即跌倒在地,這是冰山男的聲音,他想幹什麼?以命換命?起死回生?

臨終前耳邊猶記得他的話語:「陌末,好好活下去。」他是早做好了這個打算的吧,不然明眼人都知道,我受了地魔一掌必死無疑。

隨著他的聲音落下,我感覺自己被一個黑色的光環包裹住,這是儀式生效了嗎?

我不要,我不要!

「周夜」我大力錘著光罩,眼淚猶如決堤般傾泄而下,「我不要你用你的命換我的命,我不要你生生世世永墮閻羅,我不要你為我起死回生!周夜,快停下來!」可是回應我的卻只有無邊寒流。

我哭著,喊著,他卻再沒有應我,我感到自己的血液又重新流動了起來,我感到自己的心臟又突然跳動了起來,我感到自己有了力氣,有了唿吸,可心口的痛卻生生讓我喘不過氣。

若是為此得了重生,這輩子我又於心何忍?

「陌末」光環不知何時已經消失,我身後突然傳來周夜的聲音,他離我這樣近。

我勐的轉過身,他懸浮在我面前,身子幾近透明,可他卻在笑,笑的清澈溫潤。

我勐的撲向他,身體卻從他身子中穿了過去,他依舊在笑,彷彿要把這輩子的笑一次性笑完,他透明的手撫摸著我的頭,輕道:「你別哭。」

我卻哭的更用力。

「世人只知我巫族有個逆天的「弒神」功法,其實不知,還有這逆天的「回天」之術。只是代價卻是要燃燒靈魂,以命換命,不過你別有什麼心理負擔,這是我心甘情願為你做的,這樣的結局才算圓滿。」

「如何圓滿?你死了,你那些答應我的諾言呢?你說你要帶我去北方看雪山,去你的家鄉看最古老的巫族,你說帶我去看煙雨江南,穿著蓑衣,在風雨里看滄桑的古城一點點被浸染,你說帶我去看蒼涼塞北,在無邊的大漠里看長河落日圓,你說只要我想去,你都會陪著我去。若你死了?你如何陪我去?」

周夜眼眸中也染上一絲霧氣,他抬頭看著遠方,語氣悵然:「這些諾言,怕是不能兌現了,就讓殿主陪你去吧,你心心念念喜歡了三年的殿主,你們應該有美好的未來,你不應該只是這裡的一個過客。」

「那麼你呢?」

他自慚一笑:「我早在巫族滅亡時就該死了,老天待我不薄,讓我了了此生最大的願望,還讓我認識了你,我這輩子最大的幸運就是結實了你,讓我體會到我的人生不僅僅只有仇恨,還有快樂和幸福。」

他的身軀越來越透明,我一遍一遍的抓住他的手,卻一遍一遍的從我手中消失,他牢牢看著我:「陌末,在這個世上,你可以善良,但不可以怯弱,你可以不強大,但不能平庸。我希望在今後沒有我的日子裡,你依舊能平安喜樂,一切安好。」

我勐的點頭,眼淚朦朧中,周夜徹底的消失不見。

一股大力把我拉回,胸中一口氣上涌,我勐的睜開眼,吐了半口的血,殿主急切抱緊我,白色髮絲垂落我胸前,他臉色慘白,用手托住我大半個身體。我怔怔無言,唯有眼淚簌簌落下。

「我們得馬上離開,**山要爆炸了!」拓跋奕閃身來到我們面前,他一手扶起殿主,一手扶起我,催動利劍,御劍帶我們離開。

我們飛離**山一里,震天的爆炸聲響徹九天,我仰頭往後看去,滾滾的迷煙中,夾雜著慘絕人寰的慘叫。這一戰,終歸是人類贏了。

只是,這代價太過沉痛。

一月後,殿主出關,而我身體也大好,大戰的清理也到了尾聲,於是和大長老一合計,打算返回三清殿。

拓跋奕在半月前已帶著大批弟子率先返回了三清殿,只餘下一些受傷嚴重的弟子和我們留在了福安城。

**山被移為了平地,大長老聯合眾多長老仍不放心,怕再生禍端,在此設了一個結界。被遷移的百姓又重回了故鄉,一夕之間,整個福安城又恢復了祥和寧靜。

紫宸殿內,我替殿主更衣,他依舊喜歡穿藍白相間的大氅,他容顏依舊絕艷,不再依舊的,是頭髮不再銀白而是花白,還有他動用禁術,徹底毀了仙根,他不可能再修仙。

我替他束髮,內心感到很難過:「世人曾預言,你是這三界大陸最有可能成仙的人,如今因為我,數次動用禁術,再無法成仙。」

他清淺笑了,好看的眉眼微彎:「即使我不曾動用禁術毀了仙根,我也無法成仙,畢竟以你的資質,是無緣修仙的,既然我們兩人不能得道成仙,不能生生世世在一起,至少,在我們的有生之年,也要不離不棄的在一起。」

這樣好聽的話我很受用,心中的愧疚之色減半,我替他撫平鬢角,毫無羞澀的問道:「那我們不離不棄,整日的在一起都要做些什麼?」

他把我拉向他,張開雙臂擁住我,聲音繾綣溫柔:「我不再是三清殿的殿主,也不再是三界大陸的至尊,從今以後,我只是你的夫,是你的天,我陪你去北方看雪山,去周夜的家鄉看最古老的巫族,陪你去看煙雨江南,穿著蓑衣,在風雨里看滄桑的古城一點點被浸染,陪你去看蒼涼塞北,在無邊的大漠里看長河落日圓,從今以後,你想去哪,我都陪著你去,我們一輩子都在一起。」

「好,我們一輩子都在一起,少了一天,都不算一輩子。」

《完》(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寒冬初過,終於迎來了那久違了的暖暖春日,不知怎的?那剛剛還是一片晴朗的天空上,卻是突然間開始變得烏雲密布起來。

轟隆隆

旋即,伴隨著那震耳的雷鳴聲過後,如同瓢潑的傾盆大雨,眨眼間就開始傾落而下。

先前還在忙碌著的人們,終於可以藉助著這大雨的到來而光明正大的偷得一絲的閑時,相互齊聚坐在一起互聊天、吹牛。

但是在那林氏家族獨居的後院中,卻是傳來了一陣「嘭嘭嘭」地沉悶聲響,在這大雨籠罩下的天地間,顯得是如此的刺耳與彆扭。

放眼望去,在那院子之中,一個約莫有著十四歲左右的稚嫩少年,正在全力出拳擊打著眼前的木樁。

嘭嘭嘭

伴隨著少年的每一次出拳,他全身的肌肉與骨骼間都會發出一聲清脆地爆響聲。

隨即,便是見到那一條條如同蚯蚓似的血管和脈絡緊繃於在他的身體上面,遠遠看去頗為地猙獰與可怕!

少年全身衣衫早已濕透,緊緊地貼在了他的身上,在這一刻已是分不清到底是汗水還是雨水?



終於,在少年不知道揮出多少拳頭之後,眼前的木樁被他又一次徹底擊成碎沫,在雨水匯聚下,向著低洼處流動過去。

「唉,武夫九段巔峰,還是未能突破嗎?只差那麼一點,就只差那麼一點就能突破啊?

三年了,整整三年了,難道真的就不能改變這一切嗎?我不甘心,真的好不甘心啊!」

再次感知了下自己那具仍舊是沒有出現什麼變化的詭異軀體,少年很是不甘地嘶吼一聲道。

呼呼呼

然而,少年的話音剛剛落下,絲絲濃郁的可怖黑氣瞬間便是從他體內漫涌而起,僅僅只是一眨眼間,就已是完全地籠罩住了他的整個身體。

緊接著,就在那濃郁的黑氣中,一雙約莫有著拳頭大小的血紅色眼睛,詭異至極地浮現在了少年的身後。

嗤嗤嗤

血色眼睛甫一出現,少年體內剛剛增加了不少的靈氣,剎那間就消失得無影無蹤,而且那武夫九段巔峰的修為,竟然也是慢慢地向下滑落起來。

僅僅只是一眨眼間,就跌落至了武夫八段巔峰境界,但是那下滑之勢卻是絲毫沒有就此停息,仍舊是繼續向下跌落著。

「該死,它又來了?怎麼辦?這不是我想要的結果,真的不是我想要的結果啊!我恨,真的好恨啊!」

感知著自己體內出現的變化,少年剛剛有些平靜下來的心情,又一次陷入了憤怒之中。

少年名叫林楓,是千葉鎮第一家族林氏宗族的大少爺,父親更是堂堂地林氏家族第一天才強者、族長林嘯!

但是上天卻好像是和林楓開了一個善意的玩笑,自他生下來的那一刻起,先是母親莫明地消失不見影蹤,跟著就開始了高燒不退,而且這一燒就是整整的三天時間。

三天時間過後,高燒下的林楓雖然保住了性命,但他的體內卻是多出了一絲莫明的黑氣出來,並且是牢牢地纏據在了他的身體之上。

從那以後,他就時常生病,每一次都是嚴重至極,幾乎每一次都是徘徊於生死之間,可奇怪的是,林楓每一次的發病都從表面上看不出絲毫的不適?

更為詭異的是,林楓每一次發病時,族中總有人會死去,或是直系,或是旁系,或是天才,或是廢物。

每每於此,林楓都能看到一雙血淋淋的恐怖大眼在注視著自己,並且伴隨著族人的死去,那雙血色眼睛也是愈發地血紅,蘊藏於體內的那些黑氣也是愈發地龐大起來!

一晃如是,轉眼間十一年間的時間過去了,在這十一年間,林楓總共發病128次,族中共計死去128人。

不得原因的林府眾人,在察覺不到絲毫的緣由后,將這一切定論在了林楓是一個天生不詳之人,他的出生本就是一個錯誤,是一個遭神靈降罪的罪人。

固此,他便成了整個林府最不受待見之人!

十一歲那年,就在林楓又一次詭異發病讓大家感到束手無策時,恰逢武師後期修為的大長老出關,被他用無上武力將林楓身上的病情深壓了下去。

誰知在那機緣巧合之下,大長老竟是神奇的和林楓建立了某種聯繫,清楚地知悉到了林楓身體的狀況:

他不僅體內沒有武魂的存在,更是未能從其身體中感知到一絲的生命氣息,那些蘊藏於他體內的「生氣」,竟然是濃郁至極的死亡之氣!

換句話來說,林楓不單單是一個體內沒有武魂,終生不能修習無上武道的廢物,更是一個活著的活死人,儘管他現下仍舊是人還活著!

聽至於此,林氏宗族壓抑了十一的怒火,終於在這一刻熊熊的燃燒並爆發了出來。

做為家主的林嘯苦於家族眾人的壓力,無奈之下一狠心,就將年僅只有十一歲的林楓驅逐到了這個空無一人的後院之中,任其自生自滅。

不服輸的林楓,在這被驅逐三年的時光里,忍受著常人難以忍受的痛苦與折磨,硬是用兩年半的時間內,從一個凡武之士修習到了武夫九段巔峰的修為與境界。

然而那上天,好像再一次和他開了個玩笑,自從半年前開始,他那武夫九段巔峰的修為不僅僅是不能前進半步,而且體內的靈力竟然是自主地開始消退起來,境界也是從九段巔峰下滑至了九段初期。

剛開始,林楓怎麼也接受不了這個事實,他想用自己加倍的努力來改變這切。

奈何他一次次的努力與付出,每每換來的都是更大的失敗與打擊,可是他怎麼也沒有想到這一次,境界跌落的會如此之快?這才多大一會兒功夫,便是已經到了武夫八前期了!

「武夫八段前期了,還是不能改變嗎?呵呵,罷了,既然不能改變這種結果,那就努力去適應這一切吧,或許還會有什麼轉機出現也不一定?」

好半天的時間,林楓方才在那傾盆大雨的澆灌之下清醒了過來,無奈地長嘆一聲后,轉身回房坐在了窗前,看著窗外那淋淋潑灑而下的傾盆大雨,體內那躁動不息的狂暴氣息,難得的平靜了下來。

天武大陸,是一個崇尚武道的世界,在這個世上,強大的武者才是世間的主流!

但是想成為一名武者並不是件簡單的事,只有擁有並覺醒了體內武魂時,他方才具備了踏上巔峰之路的關鍵一步。

武魂是每個武者與生俱來的所具有的一種屬性,它的存在與否,就決定了世人以後會所走之路的不同。

只是由於每一個人的天賦血脈與體質不盡相同,大家所擁有的武魂也是不盡一樣,強弱高低也是不盡相同。

總體來說,武魂的強大與否就關係著未來的高度與遠度!

當然,在那武者的世界中,並不是一棺並論,而是有著森嚴的等級劃分,具體來說,除了武夫境界是分九個小層面外,其境界由低至高分別為:

武夫九段、武士、武師、武靈、武王、武宗、武君、武皇、武尊、武帝、武聖、武神十二個等級;除武夫外,又分為前期、中期、後期、巔峰、圓滿五個階段。

像林楓這種天生體內就沒有武魂的廢物,活在世上唯一的作用。或許就是為大家製造飯後茶餘時的話題罷了!

「呵呵,三年了,或許在大家眼中,都已經忘記了我林楓這個活死人了吧?

也是,十四歲了,不僅本命武魂不能自我覺醒,而且體內的生氣也是越來越少,病情更是越來越加嚴重,與其這樣活著,還不如死了要快活一點!」林楓自嘲地望著窗外地大雨道。

嗵嗵嗵

這時,林楓的話音剛落,便是聽到一陣凌亂而又急促的腳步聲遠遠地向著後院方向傳來。

「奇怪?這麼大的雨還有誰會來這裡呢?難道是月兒?應該不可能吧?這麼大的雨她怎麼能這般冒失呢?」

聽著耳旁響起的腳步聲,林楓那平靜的臉龐之上,瞬間便是湧現出了一抹蘊怒,但是更多的卻是歡喜與擔憂。

林月兒,本是一孤兒,是林楓三年前被驅逐出林府,一時想不開準備跳涯自殺時,恰巧遇到了被野獸追殺的林月兒。

於是,林楓就冒死從獸口奪食,將她救了下來,但也是讓自己九死一生,險險地撿回來了一殘命。

誰曾想那個看起來不怎麼樣,而且還是面黃肌瘦的黃毛小丫頭,僅僅只是過了半年時間,便是轉變成了一個落落動人的出水芙蓉,這就使得林府上下,甚至是整個千葉鎮的年青俊傑們,全都為她趨之若鶩。

奈何這個丫頭僅僅只是除了在林楓面前展露出她那美麗的一面外,在其他人眼中,這就是一塊千年不化的寒冰,不僅沁冷傷人,更是會致人於死命!

嗵嗵嗵

林楓的等待並沒有多久,「嘭」的一聲巨響就已是突兀響起,後院大門便是被人強勢推開,緊跟著就看到了青兒那道跌跌撞撞的狼狽身影向著自己飛速而來。 「大少爺,快,快去前院,老。。。老爺他出事了!」

「什。。。什麼?青兒姐姐,你剛剛說什麼?父親他。。。他出事了?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猛然間聽到青兒的話語,林楓微微一愣后,跟著就感到內心是異常地揪疼起來。

自打自己被驅逐到這後院的三年以來,林楓無數次渴望父親能夠前來看他,並將他從這裡接回去,奈何他一次次的期盼,到最後全都換了失望與悲涼!

從那一刻起,林楓心裡就非常非常地憤恨於他,可是當他從丫環青兒口中聽到父親出事的消息時,心中的那股憤怒瞬間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大少爺,其實你並不應該恨老爺,老爺那樣做也是有苦衷的。從你被驅逐出林府正院的那一天起,老爺他就沒有回過一天卧房,幾乎一直都是住在書房之中,看著大少爺你和夫人的畫像發獃。

而且這一住就是三年,整整的三年啊大少爺,老爺他真的是被逼的呀!

今天。。。今天早上,青兒去老爺書房賜候他漱洗時,發現老爺不見了,整個書房到處都是亂糟糟的一團,四處都是打鬥過的痕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