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馬上簽字,我願意孩子當志願者。」小乖媽強調。

Home - 未分類 - 「我馬上簽字,我願意孩子當志願者。」小乖媽強調。

另兩個家長見她同意,也心動了,不治就死,就是這麼簡單,如果治還有一線希望不是?

「我們也願意!」兩個家長都站了出來。

「你看,事情不是解決了?」紀先林看了一眼林院長,他老臉一紅。

「算了,把申請表給我吧,我拿回去備案。」葯監局的人看已成定局,也不敢說什麼了。

「還愣著幹什麼?快做事啊!」紀先林瞪江楠他們一眼。

「哎!」江楠抹了抹眼角淚,破涕為笑。

「可是師父……」江楠看著已經瀕臨休克狀態的孩子,「這葯也喂不進去啊。」

「讀書讀傻了?不會碾成粉末,兌了開水灌下去?」紀先林瞟她一眼。

江楠傻笑,忘了。

「等一等!」紀先林又重新給孩子診了脈,開了點葯,「我先給孩子們提提氣,等穩定一點再吃藥,效果會好一點。」

「謝謝師父!」江楠忙說道。

「謝謝紀大夫!」幾個家長也很是感激。

接下來幾天幾個孩子按時服藥,就等著看效果。

在這期間許言讓江楠把論文給他,他幫忙潤色。

「許老師,孩子們的治療效果還沒有出來,是不是再等等?」江楠問。

「不用,我們這課題就是《全反式維甲酸在急性早幼粒細胞白血病中的運用》,並不涉及成藥,這個命題就已經能震驚醫學界了,成藥只是小眾,無關的。」許言說道。

「行,許老師那我把論文再抄一遍馬上給您送過去。」江楠點頭。

旁邊的程靜聽了眼神閃爍不知道她心裡在想什麼。

許言把江楠的論文稍稍修改之後對她說:「可以投《醫學周刊》雜誌了,等好消息吧!」

「能通過吧?」江楠沒有把握。

「一定沒問題的,這都不能通過還有什麼能通過?」許言笑。

江楠喜悅,把論文認認真真重新抄寫了一份,拿了信封裝起貼了郵票寄了出去。

想了想,江楠覺得還可以投一份在國外的醫學雜誌上,這個在國際上也可以引起關注。

等成藥正式生產出來還可以申請專利。

她知道前世這個葯大概也是這個時候被發明出來的,是兩個有名的醫學前輩,發明了維甲酸之後無償地捐獻出配方,藥物生產出來之後每盒才賣13塊錢,卻救了無數人的命。

可是因為沒有申請專利,被外國人搶注,國外賣到43美金一盒,是國內的幾十倍。

所以那個時候章老師經常從國內買葯出去,一買就是一大堆,因為國內的便宜啊。

這一世江楠再不想重蹈前輩的覆轍,一定要申請專利,讓外國人用藥也要給錢,到時候就能有更多的資金投入到新葯的研製當中。

接下來幾天江楠他們都泡在病房裡,每天觀察孩子們的病情變化,抽血檢測血液里癌細胞的變化,病情似乎一天天好轉,癌細胞一天比一天減少。

大家都喜出望外,有效果了,孩子們病癒指日可待。

這天回到學校,江楠聽到同學們都在興奮地討論,說是有本校的學生在《醫學周刊》上發表論文,刊登出來了,而且得到極大的讚賞,大家紛紛在猜測是誰,欽佩之情溢於言表。

江楠大喜,已經刊登出來了嗎?那是不是會寄一份給自己?

走到研究室,有個同學過來說梁校長找她,讓她馬上過去一趟。

江楠心想是不是梁校長也知道了?畢竟能在《醫學周刊》上發表論文是挺不容易的,也許雜誌社有給梁校長打電話?

江楠走到校長辦公室,發現許言也在,一本《醫學周刊》擺在桌上,不過兩人臉色都很難看。

這是怎麼回事?難道沒有被錄用?

「江楠你看一看。」梁坤指了指放在桌上的《醫學周刊》,雜誌是打開著的,江楠一拿起來就看到那篇《關於全反式維甲酸在急性早幼粒細胞白血病中的運用》的論文。

她心中一喜,這不是刊登上了嗎?兩人還做出這個樣子,是想故意嚇我呢?

「你看看署名。」許言的聲音很是憤怒。

江楠一看,大驚失色,署名居然是程靜,還有許言。

再一看內容,裡面的東西幾乎百分之九十九都是自己的,只不過用了另一種寫法組織了一下,就變成程靜的了。

「她這是剽竊!」江楠大怒。

梁坤和許言的臉色很黑,誰也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

「去把程靜叫過來吧。」梁坤說了一句。

許言出去讓過路的學生去叫程靜。

「梁校長,這是我的論文,相似度百分之九十九,她就是用自己的語言組織了一下,她怎麼這麼不要臉?」江楠氣得臉都漲紅了。

「我知道,剛才已經和許老師討論過了。沒想到程靜居然會做出這種事,還很聰明的給許老師也署了名,以為這樣許老師就會感激她?」梁坤冷笑一聲搖頭。

學校對論文造假一貫嚴厲,她居然敢這麼明目張胆,誰給她的勇氣?

不一會兒程靜就到了,看到許言和江楠都在,竟一臉淡定。

「這個你怎麼解釋?」許言指著雜誌問道。

「什麼解釋?這篇論文是我寫的呀,許老師也沒說我不能寫對吧?」程靜笑道,「您看我還給您也署了名呢,您是指導老師,不能忘了您對不對?」

「你這是剽竊!」許言嚴厲說道。

「許老師,沒有證據您可不能胡說八道,我怎麼剽竊了,我也參與的課題的研究,我為什麼不能寫?」程靜說道。 畢竟現代社會的石頭多半都是翡翠之類的寶石,而天衍大陸這邊的石頭,多半都是帶有屬性的。

葉青嵐不敢自稱行家,也沒有給這些店主送錢的打算,隨便看了看,便打算去往下一條街逛。

就在這時候,小火鳳凰突然興奮地說道:「娘親,那塊石頭好棒哦!看起來屬性很奇特!寶寶覺得那石頭是好東西。」

葉青嵐順著小鳳凰的目光望了過去,只見一個一塊半米長的石頭躺在桌子底下,已經蒙上了厚厚的灰塵,看起來像是多年無人問津一樣。

「你怎麼知道?」

「娘親,我剛剛進化了啊,能透視啦!」

原來小火鳳凰竟然進化能夠看到石頭內部結構,想到這裡葉青嵐就朝著小鳳凰說的那家店鋪看去。

這是位於靈石街上的一個較大規模的店鋪,足足有三千多平方米,裡面擺滿了各種各樣的石頭,這些石頭被擺放在一張張寬大的桌子上,高高地堆了起來,大的足足有一兩米高,小的只有拳頭大小。

一個店員看到葉青嵐走過來,連忙微笑著問道:「姑娘,要點什麼啊?」

「我要桌下這塊大石頭。」葉青嵐指著那個半米長的石頭說道。

那店員看到葉青嵐快要墊桌腳的石頭,差點一點血,不過他的職業素質還算比較好,並沒有因此看不起葉青嵐。

「姑娘,這石頭表面平滑,就像是山裡尋常的大圓石一樣,沒什麼特別的,放在咱們店裡,數十年都無人問津了,您確定您要?如今靈石市場大熱,原石可是一百兩銀子一斤吶,您要的這石頭,小的瞅著不便宜。」那個店員實誠地說道。

「我知道,我就要那塊石頭了。」葉青嵐點點頭說道,她還是很相信小火鳳凰的眼光的,畢竟是神獸,雖然還是幼生期,但是見識可是上古傳承來的。

「好吧。」既然有冤大頭願意送上門讓他宰,店員也懶得再勸。

此時,整個店裡生意繁忙,尤其是解石的那塊地方,更是圍滿了等待解石的人,偏偏有一個聲音嘰嘰喳喳地,吵得人耳膜生疼。

「楚源哥哥,這塊石頭花紋不好,肯定切不出好石頭,你就別幫他切了,這不是浪費時間嗎?」

「明小姐,這是我的營生。」一個極富磁性的聲音冷淡地說道。

「營生?這營生又累又苦,有什麼好做的,你要是跟我在一起了,以後這店自然有我爹派人來給你打理,我爹的御石坊在京城可是四百年的老字號了,管理經驗豐富,裡面的解石師一個個也解石技巧高超,你就儘管放心跟我一起去遊山玩水吧!」明若雪甜甜地笑著說道。

「明小姐,這店乃是我爹給我留下來的。」楚源的聲音更冷了幾分,如果不是不好趕人,此刻楚源恨不得把眼前這個討人厭的丫頭趕走。

天知道她三天兩頭纏著他,多影響生意。

「以後咱們倆成親了,我爹不就是你爹嘛,你的店自然也是我家的店了啊,你這麼見外幹嘛?」明若雪不屈不撓地說道。 「你有參與嗎?你什麼時候參與了?」江楠冷笑。

「我怎麼沒參與?對,前期我是沒有參與,但前期你們做的也是無用功啊,後期我有參與,數據不是大家共享的嗎?我怎麼不能用?」程靜笑著說道。

「你無恥!」江楠上前,「你那叫參與,什麼都沒有做,袖手旁觀,這些數據這麼來的你知道嗎?」

「你管我怎麼知道的,我就是知道了,我能看得懂,我動嘴皮子你們動手不是很正常嗎?我大四你大二,師姐叫師妹做事天經地義,許老師還沒動手呢,他不是還是指導老師?」程靜冷嘲。

許言氣得臉色鐵青,「沒想到你還是個天才?」

「許老師不敢當,還得多謝您的指導,不然我們也不知道可以用全反式維甲酸不是?」程靜嘻嘻笑。

「你以為你先發表了我們就沒有證據?」梁坤笑了,「江楠,去把你的論文拿過來,還有以前的那些。」

「是,校長!」江楠點頭。

從研究室里拿來一大疊資料,這些都放在研究室的抽屜沒有上鎖,因為萬萬沒有想到居然有人敢明目張胆地抄襲。

「這些就是用到的資料,還有我寫的改了十幾遍的論文,你那篇論文和我的論文相似度有百分之九十九,你就是抄襲!」江楠說道。

「呵呵,你發表在我之後你的才是抄襲,以為別人不知道似的。」程靜冷笑。

正說著傳達室抱來了一大堆報紙和信件,梁坤看了看,其中有一封是《醫學周刊》的信件,連忙拿出來看。

一看更是氣得七竅生煙,《醫學周刊》把江楠的論文退了回來,還義正言辭地讓學校要好好處理她抄襲論文的事。

明明是江楠的論文,就因為程靜先把論文寄過去,后寄的就被認定為抄襲,怎麼不叫人生氣。

許言拿起信看了看,臉色也是鐵青。

江楠不用看也知道是什麼了,心情很是鬱悶,自己辛辛苦苦做了這麼久的實驗,收集了這麼多數據,怎麼就成了一個抄襲者?

「程靜,你這只是自欺欺人罷了,你捫心自問這是你的成果嗎?」梁坤搖頭。

「怎麼不是?梁校長你可不能仗勢欺人啊。就因為江楠她丈夫是您兒子的戰友,您不能無條件包庇啊!」程靜呵呵笑。

「你……」梁坤要被她氣死。

許言站了起來,「事實是怎樣我們心裡都很清楚,程靜,我以課題組指導老師的身份將你開除出課題組。至於論文的事,只要我和學校聯合提出證明,向《醫學周刊》提出撤換論文的建議,我相信他們一定會給我們一個公道。」

「許老師,您不能這麼做……」程靜大驚失色,還可以這樣嗎?

「我不能?」許言冷笑,「沒有什麼不能的,你說這論文是你寫的,可以,我和學校其他老師馬上組織一個論文答辯,就以這篇論文為題你來答辯,看你能說出什麼來!」

「我……」程靜一下慌了,什麼還要論文答辯,她就是抄襲的,說實話她都不知道有些數據是怎麼來的,全反式維甲酸的化學公式她都沒有記下來。

「如果你積極承認錯誤,主動去《醫學周刊》要求撤稿,我們還可以給你個改過自新的機會!」許言冷冷說道。

程靜一下沉默了,真的有這麼嚴重嗎?那不是白乾了?

她沒有說話,跑了出去,她暫時不想承認抄襲,也許還有其他辦法呢?

「自作孽不可活!」許言搖頭。

「沒想到我們學校的學生素質這麼差,這麼明顯的抄襲她還不承認?」梁坤嘆息,「她這是自掘墳墓,以後的實習、考研、進修、畢業評價,呵呵……」

江楠抿了抿嘴,是啊,夠她受的,沒扣壓她畢業證就不錯了。

如果畢業評價上寫上她抄襲論文的評語,哪個單位還會要她?

「不過聽說她背景強大,是嗎?」江楠問。

梁坤笑了笑,「強能強得過你公公家嗎?程倚彤你還記得嗎?她是程倚彤的堂姐!」

「原來如此!」江楠笑笑,「怪不得,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姐妹倆都是一個德性。」

「江楠你放心,我會還你一個公道。你把資料整理一下,學校會出面和《醫學周刊》的同志談談,把證據給他們看,我相信他們比我們更容不下抄襲者!」梁坤說道。

「是,謝謝梁校長!」江楠點頭。如果只是自己去辯解是很無力的,如果學校出面,雜誌社的人應該就會相信了吧。

畢竟梁校長的威望在這,他也是有軍職的,而且不低,他親自出面人家會給面子去查,只要一查就能查出來,因為也太明顯了。

「許老師,我想申請專利,您看可以嗎?」江楠問。

「當然可以啊。」許言點頭。

「可是成藥還沒有做出來。」江楠說道。

「那沒關係,這是一種方法,我們就申請治療方法,只要以後有人用全反式維甲酸治療白血病不管它做成什麼葯,就是用了我們的專利,就要付錢。」許言說道。

因為在國外留過學所以對專利知識產權這個還是知道得比較多。

江楠點頭,「我明白了,我馬上去申請專利。我想在國外也申請,萬一被別人搶先申請,我們就虧了。」

「可以,這個我可以幫你,你把資料給我,我寄給我在M國的同學讓他幫忙,這樣就不用專門跑一趟了。」許言說道。

江楠大喜,「謝謝許老師。」

「我們國家現在有專利局吧?」江楠問,她對這個還不了解,因為現在國內基本沒有什麼專利的概念。

「好像有,似乎在西城。」梁坤想了想說道。

打聽了一下地址,江楠馬上準備了資料,先去京城的專利局申請專利,然後把資料給許言,讓他幫忙在國外申請專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