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澤天的雙眸微微凝聚了一下眸光,望了一眼下方的葉青嵐,不由覺得一陣好笑。

Home - 未分類 - 帝澤天的雙眸微微凝聚了一下眸光,望了一眼下方的葉青嵐,不由覺得一陣好笑。

以葉青嵐的修為,那裡還懼怕什麼燥熱。

哪怕是焚天煮海般的高溫,葉青嵐都能夠接受的了。

「娘子,是不是本尊對你的愛太過濃烈?將你快要點著了啊。」那帝澤天的薄唇微微開啟,臉上帶著一絲笑意的說道。

聽到這話,那葉青嵐的臉上有股深深的無語,這個傢伙還真是厚臉皮,竟然說出這麼肉麻的話。

而就在這個時候,葉青嵐望見天空發生了改變。

原本蔚藍如海的天空,突然變得風雲變幻起來,那空中好似一下被拔掉了電源一般,猛然間失去了所有的亮色。

那先前還不斷散發著光芒的太陽,已然被烏黑色的雲彩遮蔽的完全看不見身影。

而此刻只有帝澤天一人是那天地之間唯一的一抹亮色,一襲白衣,恍若神邸一般,屹立在天地之間。

「轟。」

那天地之間響徹起無數的雷光,那雷光好似將天地分割成了無數塊,一道道電芒擦著帝澤天的身子而過。

而帝澤天的身影在半空之中,卻是那麼的安然淡定。 葉青嵐的心中有種深深的安全感,有帝澤天在的地方,哪怕是有天塌地陷,葉青嵐也毫無一丁點的畏懼。

因為,他能,給予他大地一般的安全感。

「冥門現。」

那黑色的氣浪好似是一浪浪海嘯一般,吹拂著帝澤天所處的高空,空中發出一陣颼颼的風聲。

而那靈力更是如同海嘯一般,爭先恐後的從帝澤天的手心處往外鑽。

若是尋常靈王高手,都要被帝澤天那靈力的輸出量驚呆,因為實在是太濃郁了。

與帝澤天相比,哪怕戰鬥力再持久的靈王高手,都要自慚形愧到崩潰的邊緣。

因為兩者根本就沒有半點可比性,帝澤天對於他們是碾壓似的強橫,強橫到已經完全不需要評判了。

「快好了。」 狐妖適合家養 葉青嵐的眸子望著上空中一波波空間風暴,還有那聚攏在一起的黑色靈力團,心中已然做好了準備。

突然,那黑色靈力團緩緩吹拂起一浪更比一浪高的氣浪。

那黑色的靈力海浪,最終凝聚成了一個大門的形狀,那大門無比的宏偉高大,遠遠望去,猶如頂天立地的建築一般。

那大門之上有著無數的雕欄印記,那印記鐫刻著一個個玄奧無比的字元,很像是蝌蚪文一般,看得人心裡有種莫名的發慌。

「該出發了。」葉青嵐的嘴角勾起一絲淡淡的笑容,那身子猛地朝著半空處飛射而出。

「一路平安。」帝澤天的雙唇微微開闔,靜靜的望著那從下方不斷攀升著的葉青嵐,嘴唇輕輕呢喃道。

而那葉青嵐緩緩攀附到了空中,那眼眸禁不住望了一眼帝澤天,眸子深深的對視了一眼。

「後會有期。」這句話葉青嵐和帝澤天都沒有說出來,但是在兩個人的心中卻都是表達而出。

深深的對視之後,葉青嵐便不再兒女情長,那葉青嵐猛地全速提高遁術,朝著那寬闊無比,猶如將整個天地都頂起的冥界之門衝去。

那冥界之門中不斷散發著一波波黑色的氣浪,那氣浪極具壓迫感,也有著一股濃郁至極的毒性。

葉青嵐能夠感覺到自己的身軀,有種深深的刺痛感。

但是好在有聖靈草不斷散發著聖潔的氣息,使得那一波波黑色的靈力,都無法真正籠罩在葉青嵐的身體之上。

但即便是這樣,葉青嵐也能夠感覺到身軀之中猶如萬根毫針同時插入一般。

刺痛感深深的壓迫在葉青嵐的身軀之上,猶如夢魘一般。

「我絕不能退縮,絕不。」葉青嵐的眼眸散發出冷冷的眸光,猶如一隻要準備****重生的鳳凰一般,充滿了對人生的決斷和洒脫。

「咔擦。」那擋在葉青嵐面前的冥界之門被葉青嵐猛地沖了進去。

那好似畫布一般,不斷散發著陰森黑氣,充滿了一陣陣鬼哭狼嚎的冥界之門,猶如一道是一道烏黑的水潭,讓人充滿了深深的恐懼感。

但葉青嵐卻是毫無一丁點的畏懼,她已然衝進了這冥界之門中,為了更強的武道。 「嵐兒,一路走好。」那帝澤天的身影靜靜的凝在半空之中,那雙玫紫色的眼眸之中,有不舍在雙眸之中不斷的蘊含著。

許久,許久后,久到帝澤天都快要忘記星辰斗轉星移多少次的時候,他才默默離開。

再說葉青嵐,進入到冥界之門后,便被傳送到了一個有些陌生的區域之中,這裡鬼氣森森,就好似是一處說不出有多恐怖的鬼屋裡面。

四周黑暗一片,依稀能夠聽到若有若無的喘息聲。

葉青嵐禁不住有些感嘆,這冥界的可怖,哪怕是葉青嵐的目力,竟然好似失明了一般,根本就看不清眼前的世界。

是的,冥界之中,和天衍大陸是完全不同的兩種靈力屬性。

如果是天衍大陸的人,貿然因為時空碎片的崩碎,或者是一些天地法則的錯誤,僥倖來到冥界,那日子絕對是無比慘痛的。

雖然冥界是一處修鍊聖地,在這裡修鍊魔功,可以達到一日千里的境界。

但那只是對於一些修鍊魔道功法的人來說,對於天衍大陸的正常武者來說,冥界的靈氣猶如砒霜劇毒,那毒性會融入骨髓,讓你全身都處於一種中毒狀態之中。

「算了,我還是在這裡將聖靈草給融合掉吧,否則我在冥界等同於一個瞎子。」葉青嵐的嘴角勾起一絲冷凝的笑容,並沒有對自己的暫時失明有半點的恐懼。

恰恰相反,葉青嵐還有一種淡淡的欣喜感。

在天衍大陸,葉青嵐有帝澤天的核心庇佑,因此葉青嵐幾乎從來沒有在生死之間的拼搏的那種恐懼感,但是這冥界卻是不同。

在這裡,帝澤天註定不能隨意的撕裂空間趕過來,一切都要葉青嵐一人獨自支撐完成。

倘若惹到了真正的麻煩,那麼這惡果也需要葉青嵐後果自負。

「聖靈草現。」葉青嵐的儲物戒指之中,緩緩出現了一個品相極為聖潔的靈草,那靈草不斷散發著金黃色的光芒,恍若那微醺的日頭一般。

不過這一切,在葉青嵐那展示失明的雙眼之中,卻是根本感覺不到了。

而就在葉青嵐將聖靈草從儲物戒指拿出的一剎那,冥界的十八層地獄深處,一個身穿黑色的長袍,長袍上鐫刻著無數玄奧圖案的男子,卻是露出了詭異的笑容。

男子的身份不是別人,正是當年引動冥界和天衍大陸強者戰爭的罪魁禍首——冥皇。

而冥皇還有另一個更加傳統的叫法,則是閻王。

據說他實力通玄,已然達到了天衍大陸最強的巔峰境界。

「桀桀。」幽深詭異的宮殿之中,冥王那白皙冷傲的臉上發出了一陣陣陰冷的笑聲,那笑聲就好似是匯聚人類對於恐懼的所有內涵。

哪怕是有膽大的人聽到這笑聲,恐怕也會第一時間心神崩潰。

因為這閻王的恐怖笑聲裡面,似乎是有億萬生靈最後死前的慘叫聲融合完成的。

因此當你仔細聽閻王笑聲的時候,會有一波波慘痛無比的死亡經歷攀爬進你的腦海之中,在你的腦海裡面不斷的重演,放大著。 在那麼恐怖的記憶之下,哪怕是心智再強橫的人,也會崩潰吧?

「帝澤天,你竟然將你的女人送了進來,看來這下我要好好招待你一番啊。」那閻王的眼眸之中散發出一陣陣森冷的笑意,他對於帝澤天的恨意,可謂滔天。

以至於原本那還算俊美的臉上,此刻猛然變得無比醜陋,扭曲。

當年閻王硬生生的將冥界之門開啟,率領一眾鬼兵鬼將闖進天衍大陸之中,犯下了累累殺孽。

而當時天衍大陸的強者也是進行了殊死抵抗,而當時帝澤天一直都沒有出手,因為天地有規則,一切都有天道安排,帝澤天實力是很強,強到可以將天道踩在腳下。

但帝澤天卻不喜歡逆天而為,天道是大成的智慧。

天道若是降下劫難,那麼帝澤天通常都是不會幹涉的。

但是閻王卻是犯下了一個大錯,那就是他對於天道的理解產生了偏差。

當時天道的預示是,閻王降下大禍於天衍大陸,但是閻王卻想要趕盡殺絕,將整個天衍大陸徹徹底底的統治在手中。

因此,帝澤天對閻王出手,將閻王出手,使其重傷,龜縮進冥界的十八層幽深地獄,汲取最為極致的魔力。

這才是當時真真正正的事實,但是絕大多數的人都以為,閻王的退卻,和葉家的開山鼻祖有著莫大的關係。

事實上,葉家的開山鼻祖確確實實在抵禦冥界生靈上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是和帝澤天相比,還是差的遠呢。

只不過帝澤天一向低調,因此也是索性讓手下人以訛傳訛,將葉家的開山鼻祖神化了。

「凝形。」葉青嵐的手心之中升騰起濃郁的幽藍色火焰,那火焰不是凡物,正是冥界最為強橫的一種異火——地心蓮火。

這種火焰葉青嵐以前便知道如何提煉的方法,是用體內精血,在身上蘊化上十天十夜,期間不斷用靈力打磨,直至那異火的溫度可以滴鐵化水才算成功。

而煉製這種地心蓮火還需要一種很關鍵的藥材,那就是蓮子心。

好在,葉青嵐在早年間便將這種藥材收集好,就等著有機會進入冥界,可以用得上。

但事實還真是巧,一向只有亡靈才能進入的冥界,也是被葉青嵐踏足。

因此這蓮子心也是可以派上用場,那幽藍色的火焰的火焰很快就將那聖靈草包裹。

那幽藍色的火焰好像是流瀉的雨水一般,很快就將聖靈草給蔓延了一圈。

葉青嵐的嘴角不自覺的勾出一抹淡淡的弧度,對於那被地心蓮火包裹著的聖靈草有了更深層的認識。

要知道,這地心蓮火的灼燒里,幾乎可以達到熔煉世間一切的地步,但是這地心蓮火卻也只是將那聖靈草熔煉了一絲絲而已。

這地心蓮火到底有多熾熱,葉青嵐心裡清楚的很,但是眼前這種事情還是讓葉青嵐禁不住有些感嘆,這天地異寶的強大。

若是將這聖靈草吃進肚子裡面,一定是一種極佳的體驗。 葉青嵐望著那在手中不斷虛化的聖靈草,心中升起一股淡淡的好奇,葉青嵐想要了解這冥界的世界,但首先,要恢復視力。

葉青嵐在冥界受到了諸多的限制,這限制實在是等於綁住了葉青嵐的手腳,而這聖靈草,就是解決這一切最好的鑰匙。

「嘎巴。」

葉青嵐手中的聖靈草好似是碎掉了一般,很快,房間之中瀰漫起一股濃郁的香味。

那香味猶如將花圃深處的濃香,讓人產生一種世外桃源的感覺。

「終於凝化成了。」葉青嵐的雙眼和神識雖然根本察覺不到眼前的聖靈草有什麼變化,但是葉青嵐卻可以感覺到聖靈草的變化。

此刻的聖靈草,很明顯已經到了一種新的層次,便是氣化。

聖靈草的服用方法和其他靈藥是有著天壤之別的,要是其他的藥物只需要放置到丹藥爐之中,用靈火催發靈藥的最大藥性。

還有一種比較好的處理方法則是,將靈藥放在手心之中,用掌心之熱將靈藥的藥性激發,然後用手將靈藥掰碎生吃。

不過前兩種都是對於那種普通靈藥的,一般特別高等級的靈藥,都有著很獨特的吃法。

有些需要和其他極品靈藥一起吃,不然的話,就不是靈丹妙藥了,而是毒藥了。

還有一些則是需要用鼻子嗅,因此才會需要地心蓮火來將聖靈草徹底氣化,而葉青嵐已然將這個動作完成了。

空中那徐徐升騰著白色氣體,那氣體在空中猶如炊煙一般裊裊升空。

葉青嵐的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開始輕輕聳動那白皙如玉的鼻頭。

那鼻頭好像是世間最為璀璨奪目的珍珠一般,讓人有種說不出的美感。

很快,那空中的炊煙,就好似被引流了一般,徐徐的流入到葉青嵐的鼻子之中。

「好清涼的感覺,難道這就是聖靈草的服用感覺?」葉青嵐的嘴角露出一絲沉迷之色,嘴角輕輕嘀咕了一句。

是的,此刻的葉青嵐感覺自己的全身上下都好似注射了薄荷一樣。

全身上下沒有一處不湧上清爽的感覺,那就好似是大熱天的時候,你穿著輕薄的衣服,身上汗水淋漓,而突然,一陣冷風吹過,全身毛孔都被打開的那種感覺。

「能看到了?」葉青嵐的鳳眸輕輕的凝望著先前的世界,先前葉青嵐的世界之中被黑暗籠罩的死死的,根本看不到一絲的光明。

而如今,葉青嵐卻是可以清晰的看到眼前的世界,但這世界上的一切卻是有些超出葉青嵐的認識。

因為,葉青嵐有種,能看到還不如看不到的感覺。

這葉青嵐開啟冥界之門后,被傳送到冥界的貧民窟之中,這裡的人一個個都穿的破衣爛衫,而長相也是各個醜陋不堪,有些是紅鼻子,猶如滑稽的小丑;有些則是滿臉的血污,好似剛剛從十八層地獄被發配過來。

「這一個個長相咋都這麼丑?」葉青嵐的嘴角禁不住露出一絲怪異之色。 而那一個個醜陋的冥界之人都縮在角落裡面,臉色有些畏懼的望著葉青嵐,根本動都不敢動。

因為他們也不知道葉青嵐是什麼時候出現在這裡的,因此哪怕遲遲不敢碰葉青嵐,就是擔心葉青嵐的實力深厚,根本就不是他們能夠招惹的。

在加上,剛剛葉青嵐手心之中出現的地心蓮火,更是使得這一個個醜陋的冥界之人都怕的要死。

因此這些冥界之人都一個個趴伏在地上,誠惶誠恐的可憐,那還敢招惹葉青嵐啊。

「你們是冥界之人?什麼時候來的。」葉青嵐嘴角微微一凝,朝著角落之中一個個長相醜陋的冥界之人說道。

「我是半年前到這裡的,我的魂魄是被黑白無常勾來的,可當時我並沒有身死,就是做了一場夢,結果稀里糊塗的就被弄到這裡。」一個矮胖的男子低聲說道。

「你還好歹做了一個夢,我就更慘了,我當時就在我家老槐樹前面撒了一泡尿,結果誰能想到啊,就是這一泡尿斷送了我的性命。」另一個長相好似老鷹一般的男子說道。

「你們這好歹也有個起因經過啊,我特么什麼都沒有,就看見天地之間出現了一個黑色的窟窿,然後整個村莊的人都被吸過來了。你們說我死的冤不冤啊~~」另一個長相醜陋的男子說道。

葉青嵐靜靜的看著他們,感受了一下他們的氣息,個頂個都是魂魄狀態,也就是說冥界之人都是魂體嘍?

不過葉青嵐很快就打斷了這個念頭,魂體根本就難以領悟大成的武技招式,而修鍊上也是根本不可能達到登峰造極的地步。

當初冥界能夠給整個天衍大陸造成那麼大的麻煩,要說都是魂體,那葉青嵐根本就不會相信。

「那你們這裡最強大的人是誰?」葉青嵐的嘴角勾起一絲冷冽的笑容,戰鬥的慾望從葉青嵐的身上迸發而出。

想要了解更多冥界的信息,光靠和眼前這些冥界的下等人交談是根本不可能了解到什麼的。

越是處於低等的食物鏈,獲取到的信息也就越少,因此想要了解更多,就必須要打敗實力更強大的人。

「什麼,你竟然想要挑戰冥人?你是瘋了么?」那先前大紅鼻子的男人一下蹦了起來,神情有些焦急的朝著葉青嵐質問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