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

Home - 未分類 - 「噗!」

還在發獃的小龍捲渾身一挑,被冷冷的茶水噴了一臉,獃獃地看著易雲不知所措。

「抱歉抱歉……我哈哈,我實在忍不住了!」

跟裝備類的改版道具比起來,那些改版功法、改版武學,簡直就是小兒科!

「【玄女聖水】——取材自鴻蒙界聖君九天玄女,乃是3階聖君的第一滴甘露,用途廣泛,辟邪、驅魔、護身、空氣清新劑,更可直接服用,增加200年修為,售價15萬兌換點!」

易雲三觀盡碎!

這一刻,他自動腦補出了一個邪惡無比的畫面,朝野江邊垂釣老叟的模樣,將一個肌膚勝雪、面紅如霞、簡稱波大腿長皮膚白的大美女剝光了丟到床上,隨後便發了一些不可用語言描述的事情。

嗯,具體可以參照何離離奪取玉無瑕的陰奼玄女元陰之氣的過程……

這一刻,易雲突然有了些明悟。

難怪梟聖君會讓自己去弄什麼玉無瑕元陰,這麼奇葩的任務前所未見,原本還以為是梟聖君獨創,現在看來,根本是天意宮的傳統啊!

易雲甚至已經開始覺得,天意宮簡直是一個藏污納垢的大染缸了,身為正道大派,可暗地裡簡直堪稱邪魔外道啊!

什麼天羅教、巫神宗,比起天意宮,他們差的太遠了。

這些傢伙邪惡,是邪惡在表面上,充其量就是個街頭打打架的地痞無賴;天意宮就高端了,這披著正道領袖的皮,骨子裡簡直堪稱天底下最大的合歡宗了啊。

有幾個合歡宗傳承,能比天意宮的聖君萌更加污?簡直是巫妖王!

當然,如果朝野知道易雲此刻所想的事情,一定會跳出來,直接把他扼殺在成長的搖籃里!

簡直是太冤枉了,所謂的玄女聖水,用的是九天玄女成就聖君后的眼淚啊!!

不過這就不是易雲所能夠知道的了,誰讓朝野自己把描述弄得那麼讓人容易想歪。

幸好除了玄女聖水之外,其他的改版道具都比較正常,否則易雲真的很懷疑自己有沒有勇氣繼續看下去。

比如說什麼脈衝電磁魔法杖、地獄魔龍的血肉製作的佛跳牆、成套法器『雷神錘與軒轅黃帝釘』、核磁神山等等。

總之,看了一遍之後,易雲決定,隨便找個什麼東西都好,快點把這個什麼兌換點用掉吧!自己已經一刻都不想在這個詭異的地方多待了。

想了想,他翻回到沒有改版的兌換列表裡,看著那些熟悉的武道功法、絕學、靈器,不由得鬆了口氣。

「現在的我,講道理缺少的東西似乎不多,雖然真正擁有的天階劍法只有一招,地階劍法三招,玄階六招,看數量真是不多,但是領悟了三種道則,外加萬千劍意,我也根本不需要那麼多的招式……一招鮮吃遍天下。」

易雲揉著下巴,默默思索著,最終決定下來,兌換一些丹方。

比如那道上古丹方·北斗大黃庭,主藥效就能夠提供大量的靈力,而且是屬於那種不容易發生藥效遞減的丹藥。

易雲很清楚,自己最需要的,其實就是這類恢復靈力的丹藥。

自己的氣海雖然遠比同階修士強大,但是其靈力存儲量已經嚴重跟不上自己招式的消耗了。

這就好像是一個小孩子,原本能夠提得動20公斤的斧子,在得到了一次提升的機會後,沒有選擇把自己的力量提升到40公斤,而是選擇了把斧子的重量加到40公斤,以此來增加攻擊力。

換言之,易雲體內的靈力,根本是配不上他現在這個程度的攻擊強度的。

短時間內,想要提升氣海闊度,也是根本沒有辦法,必須要通過境界的提升才能繼續擴充氣海的容量。

易雲自己估計的話,恐怕少說也得達到心魔期,不對,至少要到達半步小宗師境界,才有可能把氣海的大小擴大。

當然,這短時間內的修為境界提升,就會自然而然的變成一個厚積薄發的過程,到時候,實力必然會有爆炸性的突破。

化虛期修士,已經開始接觸到對天地靈力的掌控,而不僅僅是自身體內靈力的運用了。

一方田地里的雨水數量積攢再多,也比不過從整個大海里,抽取那萬分之一。

所以,化虛修士的真正實力提升,是在於擴大對天地靈力的掌控範圍。

換言之,這是「領域」的提升。

如果是普通化虛修士,從化虛五層巔峰時,那麼大概能夠達到五十米左右的領域控制範圍,一旦突破進入小宗師的境界,就能夠翻一倍,達到百米內的控制領域。

但是像易雲這樣的,就比較特殊了。

這已經不是能控制多少的問題,而是……

「我不僅不能飛,還不能操控天地靈力?我特么這算什麼化虛修士,就憑藉我有一個虛魄么?」

易雲簡直是一臉懵比了,他雖然能夠抽空近百米內的靈力,但是,卻無法如同化虛修士那般,去掌控它們!

「必然有什麼地方搞錯了……」

易雲暫且將其放之腦後,突然,發現小龍捲直勾勾地盯著自己,有些不好意思道:「雖然說出來不太友善,但是還是要告訴你,你回不去了。」

小龍捲搖搖頭,此刻的她不再是那個高高在上的戰慄龍捲,而是一個得知自己的一切都是虛妄后,有些無助的小姑娘。

她咬了咬嘴唇,問道:「那個……我以後,要怎麼辦?」

易雲摸摸下巴,正要告訴她,既然你都喊老公了,那就加入洒家的後宮團吧,但是試劍台已經搶先一步有了聲音。

「試煉者不得將其帶出試劍台,異界人士,需在試劍台完成入界考核,並完成我布置的任務,如若抗拒,抹殺!」

聲音毫不留情,易雲無奈道:「嘛,你還是聽話吧,我可爭不過他。」

「……那,你會在這裡么?」

「……我覺得你出來比較好。」

小龍捲神情黯淡:「哦……」

易雲卻突然眼珠一轉,隨後直接在試劍台兌換了一樣東西,笑道:「不過,我們可以用這個交流!」

小龍捲拿著手裡的無線電,一時間竟然無語。(未完待續。) 現在已經是深夜,四周悄無人聲。

打架聲是從山坡后發出來的,宋邵言踩著草地,拉著寧安的手,示意她寬心,只是看看,不會發生意外。

寧安還是很害怕,一直跟在宋邵言後頭,緊緊貼著他走。

按理說,對方應該不會發現他們。

他們的腳步聲很輕。

宋邵言繞到一塊高大的石頭背後往前方看,果然有人在打架。

被打的是一個中年白人男人,捂著肚子和腹部在地上打滾,臉上都是血,打人的則是兩個二十來歲的年輕男人,都穿著黑色的夾克,月光下臉色不甚清朗。

寧安睜大眼睛,自己捂著嘴巴以免發出聲音。

雖然是夜裡,可這些人也太囂張了。

寧安躲在宋邵言的身後往前看。

打人的兩個男人,一個是白人,身材高大,一口流利的英文罵罵咧咧:「老子告訴你,欠錢不還就是這個下場!敢借貸不還?再給你一個星期時間,你要是還不上錢我剁了你一隻手!」

「你當我們吃素的?一隻手不夠,讓你全家拿命來償還!」

被打的中年男人鼻青臉腫,躺在地上哼哼,已經說不出一句話來。

他捂著肚子打滾,五官扭曲而痛苦。

另一個穿著黑色夾克的年輕男人沒有開口,點了一支煙,默默站在一旁抽煙。

地上的中年人又被踢了幾腳,差點背過氣去。

「小六,走了。」年輕的白人男人喊上自己同夥。

「嗯。」

不遠處有一輛車,兩人迅速上了車,離開。

打架聲停止,地上的白人中年男人還在哼哼,痛不欲生。

寧安不知道該不該管閑事,宋邵言一把將她拉回去。

他們悄無聲息離開。

寧安一路上大氣不敢出,只知道跟著宋邵言跑。

回到帳篷,她才拍了拍胸脯,深呼吸。

「進來。」宋邵言把她拉進帳篷,「今晚上的事就當沒看見,這事我們管不了。」

「我知道了,是那種金錢糾紛吧?」寧安懂,這些事確實管不了,和簡簡單單的流氓地痞不一樣,那種金錢糾紛都是有組織的。

「對,那兩個人明顯就是組織下的打手,專門做討債之類的活。」宋邵言輕描淡寫,「以前宋氏也雇過這樣的人,只要不把人打死就行。」

寧安把濕衣服都晾好,壓低聲音和宋邵言說悄悄話:「被打的那個人自己會離開吧?」

「當然,會自己離開,所以我們不用管,他也不會報警。」

「兩年輕人,年紀輕輕的,為什麼不做點別的,非要干這種拿錢的臟活。」

「一般都是黑戶,只要給錢管飯,什麼都樂意做,走投無路才這樣。」

「那個抽煙的男人你看著像不像國內的?」寧安問宋邵言。

宋邵言微微一頓,眉頭緊蹙:「像,不僅僅是像,似乎還有點眼熟。」

「是嗎?是不是月光下看不清眼花了?」寧安沒覺得眼熟,「好像就二十多歲。」

「不,很眼熟。」宋邵言就是覺得那人眼熟,說不清在哪見過。 「累不累?早點休息吧,明天早上一起去看日出。」寧安鋪好床鋪,她還是頭一次和宋邵言在外野營。

「嗯。」

他們也關了燈,將就著在帳篷里睡一晚。

宋邵言抱緊寧安,撫摸著她的長頭髮,有她在身邊,他覺得很踏實。

……

第二天一早,很多人早起去山邊看日出。

寧安也一大早就醒了,她揉了揉惺忪的眼睛,穿著一件橘色花裙子,迎著朝陽,她揮了揮雙臂。

宋邵言穿好衣服也出來了,他攬過她的肩膀和她一起看日出。

太陽一點點從東方升起,從山頭升上來,起初是淺淺的顏色,慢慢兒雲朵也被染了一層金黃。

小孩子追逐打鬧,寧安就和宋邵言一起看著朝陽。

今天仍舊是一天團建活動,等到晚上就可以組團回去。

一整天宋邵言都和寧安在一起,同事們看到他們手上的情侶戒指,都差點以為他們是多年的夫妻。

寧安玩得很開心,好像是這麼多年來第一次這樣放鬆過。

以前覺得不管什麼事自己一個人都可以,後來才知道,有人幫她承擔,她真得可以很輕鬆。

團建活動結束的時候,寧安他們這一組拿了個二等獎,得了個很大的毛絨娃娃,一隻坐立的黃鴨子。

鴨子有寧安半個人高,她抱著小黃鴨,開心得像個小孩子。

被小黃鴨爭了寵的宋邵言悶悶不樂:「我幫你抱著吧。」

「不用,你背包就可以,這個鴨子是我的。」

「你喜歡鴨子不喜歡我?」

「你有鴨鴨可愛嗎?」

「我雖然沒有鴨鴨可愛,但我比鴨鴨有用,白天可以用,晚上也可以用。」

「滾……」

那隻黃鴨子安安穩穩坐在寧安的懷裡,寧安抱著它坐在公司的大巴上,昏昏欲睡。

宋邵言坐在她身邊:「累的話就睡會,我可以幫你拿鴨子。」

「這隻大黃鴨跟抱枕似的,好舒服。」寧安閉上眼睛,「我睡會,到目的地你就叫我。」

「嗯。」

寧安這兩天玩得很滿足,很久沒有這麼瘋過,還跟宋邵言在溪水裡洗澡了。

睡著睡著,宋邵言就把黃鴨從她手裡抽走,讓她靠在自己的肩膀上。

公司大巴在公司停車場停下,天已經全黑。

宋邵言的司機早就過來了。

寧安醒了,腿有點麻,她乾脆摟住宋邵言的脖子:「你抱我吧,我腿麻了。」

以前她沒有跟宋邵言撒過嬌,她想看看跟這個男人撒嬌是什麼感覺。

宋邵言二話不說就抱起她,把她抱到車上去,還把大黃鴨塞進了後備箱。

「帶你去吃飯,去吃一家味道很好的西餐。」

「好。」寧安勾著他的脖子,「小糖果呢?要不要讓她過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