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又怎麼樣??

Home - 未分類 - 那又怎麼樣??

「姑娘,你是哪裡人,叫什麼??」

木風雪握住了鳳鳴,嘴角泛著一絲殘忍的笑容,「既然這般不識趣,那麼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

不論如何,鳳凰劍是她的!!

「呵呵……」接近嘲諷的笑聲,徹底的將她給激怒了。

只見木風雪那張原本精緻美麗的面孔,忽然扭曲了,先前還像是一個仙子,此刻彷彿那巫婆,「來人,殺了她!」

她把劍而起,鳳鳴果真是發出了鳳鳴一樣的聲音,她的眸光也變得兇狠起來。

別怪她,只怪這些人一個個都跟她作對,她已經無法忍受,她沒有那麼多的時間來對付這些,她的耐心全部被這些人磨光了。忽然她有些恍然,難道老天給她的女主光環不是要她當一個仙子一個的女主,而是當一個女主黑化記嗎??

如果是這樣的話,倒是符合她的性子了。

那麼她就來一個女主黑化記好了。

她什麼都要,凡是她看上了的,沒有人能夠搶奪。

只是,時間已經短暫過去一會兒,她的人並沒有出來,涼風吹進了她的脖頸,看到眼前巍然不動的黑衣女子,她錯愕了一下。

左右觀望了一番,依舊沒有看到她的人:「婆婆,怎麼回事?」

老嫗也是不明白,連忙轉身,想要去看看情況,忽然,一道劍光閃過打在了老嫗的身上,老嫗頓時倒地。木風雪根本就來不及阻止,只能夠眼睜睜看到老嫗噴血,變得虛弱起來。

反應過來的她,連忙轉身將老嫗攙扶了起來,可是當她觸碰到老嫗的時候,已經感覺到對方流失的生命力,將丹藥摸了出來,老嫗的嘴都無法再張開一下。

「小姐……」

老嫗只喊了一聲,就沒有了氣息。

「不管你是誰,現在我要殺了你!!!」

她生氣的倒不是老嫗的死,而是在她的面前,對方竟然什麼都不說就出手了,她一點反應都沒有。 當下木風雪提著劍就沖了過去,她知道,自己的人肯定也是這個女子動的手腳。

不管對方是誰,總之對她來說一個威脅,對方手中的鳳凰劍,是她的,她一定要拿過來。

在後面觀看的眾人,還是第一次看到如此瘋狂的木風雪,他們都沒有上去幫忙的意思,況且,他們看了一眼木冰雲,覺得這個女子有些可怕。先前那些人根本就不是那個黑衣女子動手的,而是木冰雲是壞,將那些人全部收拾了。

現在他們總算是知道,木冰雲對木風雪之間的仇恨是到了哪一個地步了。

只是,先前那些人實力也都不低,沒有想到木冰雲竟然能夠對付,他們很好奇,她還會什麼招式。不過在他們身邊的這個風首座,似乎也沒有閑著,還幫忙打理了一下痕迹什麼的。

至於那些人的屍體,被木冰雲收走了。

木冰雲垂著眸子,對於他們的打量,彷彿已經習慣。在木風雪與黑衣女子動手的時候,這些人淡然的反應,讓她的眼底帶著笑容,再加上這些日子以來。她已經非常明確,這幾個人,不會可能再是木風雪陣營的人了。

既然不是木風雪的,那就是她的了吧!

木風雪與黑衣女子已經交纏了起來,當木冰雲抬頭的時候,只聽到了一聲痛苦的慘叫,隨後就是落地的聲音,只見木風雪倒在地上,身上插著一把劍。正是那把鳳凰劍,隨後黑衣女子利落的將一抽。

「你身上有生死契約,雖然無法殺你,給你點痛苦倒是輕而易舉。」

隨後,幾人眼前一晃,那鳳凰劍在黑衣女子的手中彷彿生出了一朵花似的,在木風雪的身上舞動著,伴隨著對方慘叫的聲音。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黑衣女子輕笑了一聲:「怎麼樣?痛不痛?」

「我,不會放過你的!!」木風雪整個人躺在地上,這是對她的羞辱,「你叫什麼??我總有一天會報仇的。」

「報仇啊?」黑衣女子偏了偏頭,「那我等著你報仇咯,我也不喜歡有人過來搶我的東西,若是有一天能夠將凌跡塵殺了之後,那麼殺你就更加容易了,你說呢??最後,今後你帶著凌跡塵一同來報仇吧!」

她下手的時候,並沒有出動生命契約,因而凌跡塵並不能夠感覺到木風雪有危險。

木風雪只感覺到身體的力量在一直流逝著,有些恐慌,這個黑衣女子到底是誰??

實力竟然如此強大,肯定是在玄王之上,她才不能夠對抗。

她想自己還是太衝動了一些,若是……若是……

「冷玉,記住了。」

冷玉??

木風雪懷疑的看著冷玉:「你認識我?」

「誰不認識你??」

「你敢讓我看看你的臉嗎??」

「哦?你要看我的臉,你不怕嚇著了嗎?」

冷玉輕笑一聲,彷彿自己是什麼妖魔鬼怪似的。

木風雪心底一突,對方到底是什麼來頭,說起來她若是不過來,也招惹不到此人,於是她排除了她們之間是有仇恨的。至於對方不再動手,怕是不想觸動生命契約吧!自從她的生命契約眾人所知后,所有遇到她的人,都十分的小心。

對她來說,真的不是一件好事。

冷玉收起了鳳凰劍,走到了她的面前:「還要鳳凰劍?」

「鳳凰劍本就是我的。」

「哈哈——好一個本來就是你的,那麼,你就來取吧!」

冷玉輕笑一聲,身形一閃就消失在木風雪的面前。至於木風雪想要看看對方的真面貌,並沒有如願。此人身上的氣息十分的陌生,她似乎並沒有見過。此刻,她躺在地上,疼痛感慢慢的傳到了她的神經,不由發出了痛苦的聲音。

她想要拿出丹藥吞食,卻發現自己的手筋都被對方給挑了,心頭更是暗恨,發誓一定會找到對方,將其殺了!!

木冰雲默默地將自己的身子縮了回來:「我們回去吧!」

木風雪仰躺著,忽然就看到幾個人影從她的不遠處飄走了,雖然她沒有看清楚是誰,但是見她躺在這裡好歹走過來看兩下啊??木冰雲一行人已經回到了客棧中,至於木風雪最後是怎麼回來的,那就不知道了。

聽說是被人抬回來,那個場面十分的壯觀。

聽說凌跡塵當時都懵了,沒有想到好端端的木風雪出去了,竟然被人挑斷了手腳筋,中間一直都沒有人發現,也不知道是誰發現了這件事。那個涼亭的位置也是挑得極好,少有人才會從那邊路過,再加上現在是拍賣會,自然出來的人就少了。

木風雪的運氣還不算太差,有人路過順便將她給救了回來。據說,還被敲詐了一筆。

「哈哈,真的是笑死我了,竟然有這麼倒霉的人啊!」歐陽青青小臉笑眯眯的模樣,讓幾人的臉頰抖了抖,大小姐能不能夠這麼明顯。

木冰雲倒是好奇幾人:「你們怎麼見死不救??」

聽到她的問題,幾人十分疑惑的看著她。

「她會死嗎?」歐陽漓一臉莫名其妙,「不會死,就不叫見死不救了。」

他覺得自己也算是任性了一回了,第一次沒有聽父親的話,要去接近木風雪。他覺得,眼前的木冰雲,比木風雪更好一些。他也知道,他這是淪落了。

明明知道是沒有結果的事情,他依舊毫不猶豫的陷入了進來。他看著在場的另外三位男子,眼底一暗,反正陷入的人不只他一個人,他也不怕什麼了。時間還有還幾十年,等他成為歐陽家的家主的時候,就無法再這麼任性了。

「歐陽兄說得非常正確。」傅習凜附和道,歐陽青青與經金水都連忙點頭,覺得是這樣的。

木冰雲瞄了眼風青衣,想起剛才對方還幫自己掃除痕迹來著,也就不多問了。

「明天我準備回門派了。」

這次她該購買的東西都買得差不多了,拍賣會上的靈藥,都落到了她的手中。幸運的是,目前只差一味靈藥,就可以煉製延壽丹了。

聽到她這麼早就要回去,幾人還是有些吃驚,想起這個是她一慣的作風,就也不奇怪了。估摸著又是回去閉關吧??雷霆峰的人,都是些修鍊狂人。 第536章姜家自作孽,佛祖也救不了他

惠恩主持寺中諸事已有近十數年,他雖然出家,卻比寺中其他僧人更要明白這其中關係厲害。

那個女子身上煞氣太重,根本不是尋常人所有。

他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還好,姜雲卿已經說過,此事和寺中無關,可如果他當真出面去幫姜家,恐怕那姜雲卿會毫不猶豫的連他們落霞寺也一併坑了,否則她那句「神擋殺神,佛擋殺佛」的話是說給誰聽的?

而且在惠恩心中,那姜家和姜慶平,也的確算不得冤枉。

那命燈之事太過惡毒,今夜的陷害更是陰險無比。

姜雲卿拿下了姜家,便算惡有惡報了吧…

法隨聽著惠恩的話,眼底不由震動。

那姜雲卿,竟然如此厲害?

法言比法隨年長許多,看起來也沉穩很多,他在旁聽完惠恩的話后,開口說道:「師父,其他我倒是不擔心,我就是覺得,那姜小施主身上殺氣太重,我怕她會徒造殺孽……」

惠恩搖搖頭:

「姜雲卿身上雖有殺氣,卻無邪念,端看她今夜行事就知,她行事狠辣有餘,卻也不會牽連無辜。」

「否則她如果真要置姜慶平於死地,那西廂後院的貴客,隨便一人出事,今夜這事情就遠不止如此,不僅陳王府和姜家會一敗塗地,我們落霞寺也會跟著遭殃。」

「她這行事手段,倒也算磊落……」

惠恩回頭看了眼北院的方向,見到窗邊站著的那道纖細身影,直接撇掉了剛才的話題,對著身旁兩人說道:「走吧,今夜的事情,誰也管不了,那姜家自作孽,佛祖也救不了他。」

「任他自生自滅吧……」

阿彌陀佛。

……

惠恩領著人走後,姜雲卿在窗邊站了一會兒,穗兒便急急忙忙的送了帕子上前,想要替她絞乾頭髮。

姜雲卿接過帕子,卻沒有動手,只是讓穗兒先退下去之後,這才抬頭看向一直站在房中未曾離開的李廣延。

她之前從未曾仔細打量過李廣延,只是聽徐氏提及過,三皇子李廣延因生母早逝,從小便寄養在皇後宮中,性情溫和,喜好風月雅事,不喜朝政,哪怕已經成年,卻一直未曾入仕。

李廣延的容貌偏秀美,鼻樑高挺,一雙眼睛不帶半點威勢,反而如潺潺泉水,望著人時清亮透澈。

他眼尾天生便微微上揚,彷彿時刻都帶著笑,讓人一眼之下,便容易心生好感。

或許因為身上有著南梁血脈,生母為南梁國公主,所以李廣延臉上的輪廓遠比大燕的男子要柔和,身材也纖瘦許多,穿著一身白袍之時氣質儒雅,倒有幾分陌上人如玉的感覺。

李廣延察覺到姜雲卿的打量,有些緊張,下意識的挺直了背脊。

姜雲卿目光頓了頓,便直接垂了眼帘道:「方才多謝三皇子出言相助。」

「不用客氣。」

李廣延聲音柔和,帶著幾分歡喜:「能幫雲卿,是我的榮幸。」

他看著姜雲卿身上的狼狽輕聲道:「我方才見你淋了雨,趕緊換身衣裳吧,外間天寒,若是受涼就麻煩了。」

(本章完) 這次他們倒是猜測錯了,她不是回去閉關。先將玄器煉製出來再閉關吧!

然而,幾人剛剛談論完了,就聽見了敲門聲。

門開了,走進來的是凌跡塵。看到凌跡塵的面容,幾人彷彿明白了他為什麼會過來了。

「雪兒被冷玉挑斷了手腳筋,你們為何不出手??」

他們當時在現場,肯定瞞不住的,凌跡塵想要知道也容易。幾人也都沒有遮遮掩掩,尤其是風青衣,還一臉莫名其妙的看著凌跡塵,表示你過來質問是個什麼意思。

凌跡塵的視線是盯著木冰雲的,他知道這兩人是恩怨,但是……對啊,她們之間恨不得將對方弄死,怎麼還可能會出手相救。

歐陽青青聳了聳肩:「打不贏啊,黑衣女子太厲害了,我們打不贏,打不贏還要湊上去,這不是自找死嗎??她木風雪死不了,不代表我們死不了,掌門,你的樣子好像是在質問我們一樣??」

她可不怕凌跡塵,這個流雲派又不是他的。

她師父還是風青衣呢!!

她又沒有對木風雪出手,怪也怪不了他們的頭上,沒有落井下石,凌跡塵就應該慶幸。原本她還不覺得凌跡塵有什麼,一想到木風雪那個噁心的嘴臉,她順帶的連凌跡塵也給討厭了。

凌跡塵想起來,這幾個人的實力還比不過雪兒,那還真的是打不贏了。

忽然,他又將實現落在了風青衣的身上:「風首座,遇到了雪兒出現危機,為什麼不出手幫一幫?」

「本座抽不開身啊,本座得保護這些弟子。」

一句話叫凌跡塵不知道該怎麼說了,最終他還是看了看木冰雲,見她神色冷漠,明明就是一身紅裝,卻依舊那麼冷,每次面對他都是如此。狠狠地捏著拳頭,他就想不明白了,為何木冰雲這麼不待見他。

忽然,他的腦海有些當機了。

他深深地打量了一眼木冰雲,那個目光充滿了審視。

木冰雲的眼神並未躲閃,隨意對方怎麼看,她一切都不在乎了。

傅習凜看到凌跡塵的那個眼神,有些擔心。一時間,房間有些安靜了。

許久,凌跡塵才說道:「既然是這樣,那就算了。」他轉身離去,幾人都不明白他最後那個眼神是什麼意思。木冰雲嘴角一翹,凌跡塵,你終於發現不對勁了嗎??可惜啊,太晚了。

傅習凜眉頭緊鎖,十分擔憂的看了一眼木冰雲。

他該怎麼辦??

凌跡塵彷彿已經看穿了什麼,冰雲會不會有什麼危機??

是的,在三年前,他的那個夢已經停止了,應該是做完了那個演變了一生的夢。在最後的場景,讓他徹底的明白了整個夢境的圍繞著什麼了。最後側躺著的那個灰衣女子,與面前的紅衣女子,有著相同的面容。

他已經明白了。

他不懷疑這個夢的真實性,這怕是他們前世的夢吧!

他一直都沒有表露出什麼來,但是也想明白了,為何木冰雲一開始對他們會那麼的仇視。他也知道,那個夢境展現的一切,怕是都經歷過來,若是這樣的話,那麼……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