葯門老祖陰笑一聲,這等拙劣的偷襲,怎能瞞得住他的眼睛?

Home - 未分類 - 葯門老祖陰笑一聲,這等拙劣的偷襲,怎能瞞得住他的眼睛?

「哦?是嗎?」

然而,就在兩人都是將注意力放在靈劍上面時,一聲戲謔的冷笑聲,突然從身後傳了來。

「吼!「

而且,伴隨著冷笑聲傳出的,還有一聲,震天動地的龍吟!

轟!

純正而又恐怖的龍威肆虐天地,沐陽的整隻右臂變幻成青龍之臂,青色鱗片倒映著鋥亮的光澤,彷彿每一顆鱗片,都有著千鈞之力一般,那等恐怖的力量之感,驚的人心驚肉跳。

下一刻,沒有絲毫的花哨,沐陽握緊龍拳,一拳,狠狠轟在了器門門主的后心之處!

那一拳之下,空間,彷彿都要崩碎了開來。

開啟了荒龍噬靈體之後,沐陽的力量已經攀升到了一種無法想象的程度,而且,在之前的陰陽冥王池之中,他的身軀又是被冥王陰陽心淬鍊,無論是力量、速度,還是其他肉身上的能力,都是恐怖了不知多少倍。

所以說,這一拳之下,就是五轉聖靈境的武修者,也有可能被一拳轟殺!

轟!

強烈的死亡感在葯門門主的腦海中炸開,他面色駭變,旋即沒有絲毫的猶豫,身軀霍然射出!

但無論他的速度有多麼快,依舊是晚了一步。

沐陽的龍拳,已重重的轟擊在了他的后心之處。

轟隆一聲悶響,彷彿將整個道宗都是震的顫抖了一下。

在所有人都是瞪大了眼睛之下,那葯門門主仰天噴血,身軀猶如炮彈,直線飛了出去。

而即便他已經飛了出去,那轟擊之處,還有殘留著一道道力量波動,波浪一般擴散了開來。

那等場面,絢麗的讓人眼皮急跳。

「混蛋,你找死!」

這時候,那葯門老祖暴吼一聲,右掌握拳,以迅雷之勢轟向沐陽!

那等速度,那等迅猛,已是讓沐陽避無可避!

「不好,沐陽小心!」

這時,那易嶺、慕震荒等人都是急叫了一聲,話音之中,充滿了擔憂。

這一拳,葯門老祖明顯是使上了吃奶的力,氣急敗壞之下的攻擊,如若躲不開,那縱然是沐陽,也得身受重傷!

但是,沐陽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急速衝來的血拳,那眸子之中,不僅沒有絲毫的忌憚,反而,卻是瀰漫著不屑的譏諷。

「既然如此,那我便讓你試試,九荒亂靈閃的威能吧。」

(第一更,求加入書架,感謝各位對天下的支持!) 「既然如此,那我便讓你試試,九荒亂靈閃的威能吧。」

面對著葯門老祖狂速轟來的一拳,沐陽嘴角勾起一抹極為不屑的弧度,在眾人震動的目光之下,他連躲都不躲,那臉龐之上,也是沒有絲毫的懼色!

「哼!裝腔作勢的東西!」

葯門老祖冷哼一聲,一拳,猶如攜帶著千軍萬馬之力,恍若能夠撕裂了空間,重重的砸在沐陽的胸膛之上!

「轟隆!」

下一刻,在慕震荒等人瞪大的眼球之下,一聲巨大的撞擊聲震動寰宇,沐陽的身體猶如斷了線的風箏,直接就被轟飛了出去!

「不自量力的小子!」

看到這一幕,那葯門老祖臉上當即湧現出的勝利者的狂笑,剛才那一拳,他可是動用了百分百的力量,縱然是面對五轉聖靈境的武修者,他都有著自信將對方一拳轟殺。

更別說這個四轉聖靈境的小子了,即便你你體質再強,中了我這一拳,就算是大羅神仙來了,那也是無濟於事!

「哼,既然如此,那我就給我徹底的去死吧!」

望著倒射出去的沐陽,葯門老祖彷彿覺得還是不夠,雙掌狂速結印,血光爆發,一道道百丈大手,猶如那無數尊山嶽一般,瘋狂的自血光之中凝聚成型。

「不好,沐陽有危險。」

慕震荒眼瞳微微一縮,他實在想不出,剛才沐陽,為何不躲開藥門老祖那一拳?明明有機會躲開的!

但他現在關心的並不是這些,而是,如若沐陽再被葯門老祖轟擊了,那等待他的,只有一個下場!

必死無疑。

但他此時體內的力量已被封鎖,雖然沒有被完全鎖住,但戰鬥力,只能發揮出平時的五分之一,甚至還有所不及,如果他貿然前去拯救沐陽,那到時候,很有可能他也會跟著沐陽倒霉。

到了那時,整個道宗,就要遭殃了。

但如若不救,沐陽就有可能…

一念至此,慕震荒的臉色不由得複雜起來,但他也是雷厲風行之人,當即做了決斷。

那便是,救!

絕不能眼睜睜看著沐陽被葯門老祖轟殺!

「不管了,此次,就算是拼上性命,也不能讓那個小傢伙有絲毫的損傷!」

慕震荒眼中湧現出決絕之色,但是,就在他剛欲強行出手之際,身後,卻突然傳來了一聲溫柔動人的女聲。

「慕宗主,相信他。」

聲音溫柔,但卻蘊含著一種不可撼動的信任,傳入了慕震荒的耳中。

「嗯?」

慕震荒眉頭輕輕一皺,轉身尋而望去,入眼的,正是風柔那傾國的身影。

只見風柔美眸顧盼,凝睇著天空之中,被一拳轟飛的沐陽,眸子之中,充滿了堅信。

她相信,沐陽,不會就這麼失敗。

「難不成,這個小傢伙,真的還有什麼別的底牌不成?」

慕震荒眉頭一點點的擰起,也是看向了上空。

可是他不看不要緊,這一看,卻是讓他的瞳孔,霍然一縮。

轟隆隆!

在葯門老祖那猖狂的大笑聲中,他背後的空間突然劇烈的涌動了起來,一道白衣身影悄無聲息的出現,那種悄然,讓葯門老祖根本就沒能發現!

「吼!」

下一刻,嘹亮的龍吟之聲便猶如炸彈一般,轟然在這天地之間肆虐了開來,那道白衣身影渾身爆發出璀璨的青色光芒,而他的身軀,也是在一瞬間變成了青龍之體!

轟轟!

恐怖的力量之感從青龍體內發出,那種感覺,摧山裂岳,對他而言,不成難事。

而之後,在葯門老祖那瞬間僵下來了面孔之下,青龍仰天暴吼,龍爪成拳,一拳,恍若轟山一般,攜帶著兩種不同顏色的青光,重重的隕在了葯門老祖的背部!

「轟隆!」

滔天的巨響震動天際,只不過,令眾人震動的是,在那狂暴的一拳之下,葯門老祖的身軀並沒有被轟飛出去!

但發生在他身上的,卻是更加恐怖的災難。

青龍之拳,毫無阻礙的便是穿透了葯門老祖的身軀!

轟!

而且,在穿透身軀的那一剎那,凌厲如風暴一般的力量,便瘋狂的肆虐了葯門老祖的身體。

「呲啦呲啦!」

尖銳的爆鳴聲從葯門老祖體內發出,他的面色一下子變得無比的痛苦,一種低沉的吼叫之聲,也是從他的嗓口之中傳了出來。

「你、你對我做了什麼?」

葯門老祖身軀絲毫活動不了,咬著牙,憤怒的話語是從牙縫中擠出來的。

「呵呵,倒也沒做什麼,就是…」

說到這,沐陽抬起手掌,輕輕打了個響指。

「就是要,滅了你呢。」

「轟!」

話音剛落,葯門老祖的臉色便霍然大變,然後,在他還沒催動防禦,那種凌厲而又恐怖的力量便席捲了他的整個身體,然後被沐陽引爆,最終,伴隨著一聲震耳炸響,葯門老祖的身軀,爆碎開來。

「小賊,你找死!」

遠處,被沐陽轟飛出去的葯門門主臉龐扭曲,憤怒的暴喝聲響徹寰宇,他強行穩住身軀,雙掌狂速結印,血光爆發,體內的力量不要命的奔騰而出。

「喝!」

在他身後,五千血光身影仰天嘶吼,恐怖的戰軍之力衝天而起,然後與葯門門主的血光力量融合在了一起。

一座千丈之大的血光巨劍,攜帶著能夠斬碎蒼穹的凌厲,瘋狂凝聚成型。

「給我去死吧!」

葯門門主低吼一聲,全身青筋暴涌,雙掌合攏,隔空推出!

嗡嗡!

千丈巨劍爆發出震碎耳膜的嗡鳴,旋即化作一道急速的流光,直衝沐陽!

它經過之處,虛空已是達到了破碎的邊緣,而在他的前方,一道一道凌厲的血光劍氣,猶如血色光束一般,撕裂了空氣,首先一步朝著沐陽撕裂了去。

而面對如此之多的血光劍氣,沐陽不僅沒有絲毫的畏懼,反而那龍眸之中,湧出了狂暴的戰意。

他抬起右臂,瀟洒一甩。

轟!

明亮的海藍色光芒,猶如烈日一般,在這空間之上照耀了開來。

「吼吼!」

彷彿有著一聲聲震天動地的海龍之吼震蕩而出,海藍光芒之中,恐怖的力量威壓暴漲開來,那種感覺,就彷彿在光芒之中,一頭海神龍,正悄然蘇醒。

一旦蘇醒,那必是天崩與地裂。

「裝腔作勢的東西,給我死吧!」

葯門門主暴吼,整個人都處於一種極端的憤怒之中,一心只要抹殺沐陽!

嗡嗡!

血光長劍似乎也感受到他的憤怒,以一種更為恐怖的姿態沖向沐陽!

「倍增倍增倍增倍增倍增!」

然而,就在血光巨劍即將接觸到海藍色光芒時,五道粗獷如龍吟般的低吼,陡然從光芒之中爆出!

轟轟!

驚人的讓人頭皮發麻的力量波動,洪浪一般,轟然肆虐!

「這是什麼?」

那葯門門主自然也感受到了那種恐怖的波動,心下頓時一凜,但他也不是什麼優柔寡斷之人,當機立斷,直接操控身體朝著後方爆射而出!

那種恐怖的力量之感,給了他一種極端危險的感覺!

只不過,就在他爆退而出時,一道急速的破空聲,霸道的在這空間之上鳴響了開來!

「咻!」

一道青光,以狂暴的無法想象的速度從藍光之中射出,他的手臂上閃爍著璀璨藍光,一拳,砸爆了空間,悍不畏死的轟在了血光巨劍之上。

「轟隆!」

震耳欲聾的撞擊聲,沉悶的在這天地之間響徹了開來。

這一刻,道宗所有人,心臟,都是被共振的劇烈跳動了一下。

更有甚者,光聽到聲音,就是被震的狂噴了一口鮮血!

「咔嚓!」

在這等狂虐一般的衝擊之下,那千丈巨劍表面,直接崩開了無數道裂紋!

「碎。」

下一刻,冰冷的沒有絲毫感情波動的聲音從沐陽口中發出,然後,轟的一聲,那千丈巨劍,便被他轟成了漫天的碎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