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公最擔心的,就是家傳的醫術會斷了傳承,不過他的擔心是多餘了,葉皓軒能走到今天,如果他老人家泉下有知,一定會欣慰的。

Home - 未分類 - 外公最擔心的,就是家傳的醫術會斷了傳承,不過他的擔心是多餘了,葉皓軒能走到今天,如果他老人家泉下有知,一定會欣慰的。

過了將近一個小時,文靈的話才問的差不多了,她清了清嗓子,然後笑道:「我在問最後一個問題。」

「請說。」葉皓軒笑道。

「您喜歡什麼樣的女孩?」文靈好奇的問道。

「這個問題……我拒絕回答,完事了,回去吧。」 豪門壞老公:貪玩小妻送上門 葉皓軒臉一板。

「葉皓軒……你就滿足我這個好奇的願望吧,不然的話我會睡不著覺的。」文靈有些幽怨的說。

「這是隱私,你要清楚你是記者,不是狗仔隊。」葉皓軒黑著臉說。

「好吧,我是記者,不是狗仔隊。」文靈沮喪的收起了東西,然後她象是突然想起了什麼一樣,「你說我之前在這裡吃了那麼多的東西,會不會染上毒癮?」

「不會,那東西含的毒性低,一般不會上癮,只是接下來的一段時間,你要是不吃的話會茶飯不思,我給你開些葯,回去后吃幾天就沒事了。」

「真的?那太謝謝你了。」文靈大喜。

葉皓軒拿出了紙和筆,寫下了一個方子,交給了文靈,並囑咐她一些注意事項。

文靈小心的把藥方收好道:「這方子我得好好保存著,這可是醫聖親筆書寫啊,以後指不定能賣很多錢呢。」

「真有那一天,你賣的錢得分我一半。」葉皓軒笑道。

「想都別想,你現在會差錢用?」文靈說著突然眼前一亮道「以後我就收集你的藥方,說不定過些年以後中醫走向世界,而你也名垂青史,到時候你的親筆藥方可是一大筆錢啊。」

「有那麼一天就好了。」葉皓軒笑了笑「天不早了,早點回去休息吧,恭喜你了,馬上就要轉正了。」

「哈哈,還要多謝你了,等我轉正後拿了第一個月的薪水,我請你吃真正的大餐。」文靈興奮的說。

「可別在請我吃大煙殼了,我可受不了。」葉皓軒苦笑道。

「放心吧,下次絕對不會了,葉醫生,謝謝你。」文靈甜甜的一笑,攔了一輛計程車就離開了。

葉皓軒正打算離開的時候,陳若溪的電話打了過來。

「老婆,這麼晚了還不睡,是不是想我了。」葉皓軒接通了電話笑道。

「誰是你老婆。」陳若溪嗔道。

「遲早的事情,嘿嘿。」葉皓軒嘿嘿一笑。

「我睡不著。」陳若溪微微嘆息了一聲道。

「想家了?」葉皓軒理解陳若溪。

「恩,畢竟他們是父母,我確實想家了。」陳若溪的情緒有些低落。

「你現在哪裡呢,我過去找你,然後我們兩個一起回去,有些事情,早晚都得面對,縱然他們以前有過錯,但是畢竟是你的生身父母,你不可能不認他們的,現在他們已經知道錯了,就原諒他們一次吧。」葉皓軒道。

「好。」猶豫了一點,陳若溪還是點點頭。

葉皓軒攔了一輛計程車,向陳茵的家裡駛去,由於陳茵已經是臨產期,所以她現在醫院裡待產,季星野也請假日夜守在她身邊,所以她家裡只有陳若溪一個人。

接上陳若溪一起,兩人便向陳家駛去。

下了計程車,付了車錢,兩人一起向陳家走去,這個小區是官員府邸,登記極其嚴格,一般的計程車是不讓進去的,兩人一起並肩向陳家走去。

「我……我們還是回去吧,改天在來好嗎?」陳若溪走到了家門口,突然打退堂鼓了。

「若溪,遲早要面對的,當初的錯不在你,他們現在已經意識到自己當初做的錯了,放心吧,有我陪著你呢。」葉皓軒握住陳若溪的小手,她纖滑的雙手冰涼,陳若溪的心情可想而知。

當初陳淵下的令,確確實實的讓她傷透了心,彷彿陳若溪在他們夫婦的眼裡,不是女兒,只是一個當做利益交換的工具,換了誰心裡都有陰影的,如果不是陳若溪從小在軍營里長大,她現在早就崩潰了。

在葉皓軒的鼓勵下,陳若溪終於點點頭,和他一起向陳家走去。

兩人並肩到了門口,值勤的警衛一看到陳若溪和葉皓軒,連忙上前行了一個軍禮道「小姐,家主一直在等你呢。」

「等我?」陳若溪有些詫異。

「家主幾天前就知道你回來了,所以每天都在等你回家,你可算是回來了,快請吧。」警衛道。

陳若溪點點頭,和葉皓軒一起走進了陳家大院,這是葉皓軒第一次堂堂正正的走進了陳家的大院,他不免有些感慨,以前他都是偷偷摸摸千方百計的想混進來和陳若溪見面。 如果此時有人看到柳銘這樣狠辣的朝著自己的丹田處轟去,都會面色劇變,暗罵柳銘是個瘋子!

武者修鍊最根本就是丹田經脈,一旦丹田經脈受創,輕則修為受創下跌,重則修為盡廢,身體機能還有可能因此受到重創,成為一名比普通人還不如的廢人,更嚴重的甚至死亡!

所以柳銘此時這樣凝聚真氣,掐訣間朝著他的丹田處轟擊,在普通武者眼裡不亞於是在自毀武道根基,簡直就是腦殘行為!

但是柳銘臉上沒有一點遲疑之色,在手中真氣印訣形成之後,只是瞬息之間,他雙手便推動著印訣轟擊在自己的丹田之處,不過他不是腦殘要自毀丹田,而是要……逆轉真氣!

其實逆轉真氣或者逆轉真元,在武者修鍊中是一種極其危險的行為,因為武者修鍊功法,讓真氣或者真元都有著特定的運行軌跡。

如果在修鍊中將真氣或者真元逆行,會破壞原本的運行軌跡,擾亂自身氣機,真氣或者真元會在這種錯亂中出現失控的情況。

一旦這種情況發生,武者輕則經脈丹田受到重創,甚至五臟六腑都有可能遭受重創,俗稱走火入魔。而重則在這種錯亂中,體內真氣或者真元嚴重失控,導致在體內互相衝擊碰撞,最終的下場就是爆體而亡!

所以一般逆行真氣或者真元基本就等於是在自殘,唯有一些性情剛烈的武者在生死關頭,想跟別人同歸於盡時,才會瘋狂的逆轉真氣或者真元這些修鍊能量,也就是武者在危急關頭最拉風的殺敵方式,俗稱……自爆!

在柳銘雙手猛的按在丹田之時,渾厚的真氣在這一瞬間被強行逆轉起來,在這種逆轉展開之時,灰白的真氣霎時間變得極為狂暴,真氣逆轉間如同海嘯般從柳銘身上爆發席捲而出!

轟!!

整個山洞突然響起一聲震耳的轟鳴,狂暴的真氣在席捲爆發間,直接將柳銘身下的地面猛的轟爆,整個山洞為之一顫!

而柳銘在這一刻面色漲得血紅,張口直接噴出一口鮮血,在真氣那灰白光芒的籠罩下,整個人的體型驟然膨脹,皮膚更是赤紅一片,在上面一道道青筋迅速凸起,如同一條條蚯蚓蟄伏在皮膚之下,看起來顯得有些猙獰,像是要自爆一樣!

當然,柳銘還沒有腦殘到跑來這山洞中做出這等自殘行為,他是在展開『真武極道訣』中的逆行之法,以真氣逆轉間互相衝擊間爆發的可怕衝擊力,來打破他身上真武極境的限制!

不得不說,這『真武極道訣』的創立者著實是個瘋狂的天才,竟然能想到用這個近乎自殘自殺般的辦法,來衝擊真武極境的限制!

雖然這『真武極道訣』經過嚴密完善的推演,確實有可能以這種方式突破真武極境的限制,但修鍊者一旦有一點控制不好,下場絕對是慘得不要不要的,甚至小命就此終結!

所以,以這門『真武極道訣』來突破真武極境,其實就是在拿自己的小命去賭!

「真武極道……破!!」

當柳銘體內因為真氣逆轉爆發的衝擊力在體內丹田經脈肆虐,伴隨著極為強烈的刺痛感在體內蔓延席捲開來,體內逆亂的真氣隱隱間就要撐爆丹田經脈之時,柳銘猛的一咬牙,忍著巨大的痛苦,憑著強悍的意志強行凝聚這一股衝擊力,朝著體內那一道無形的瓶頸限制猛的衝擊而去!

砰!

隨著柳銘那低沉的話音從口中傳出后,一股混亂而狂暴的波動霎時間從他身上激蕩而來,在這種波動中,柳銘控制這那真氣逆轉產生的強大爆發力,一把轟擊在那一道無形的瓶頸上,在轟擊的那一刻,竟然有著沉悶的聲響從柳銘體內響起。

這一刻,柳銘能夠清晰的感覺到這種轟擊中,那道無形的瓶頸劇烈的震動起來。

可是在這種轟擊中依舊如同一道堅不可摧的大門一樣,雖然被轟擊有些震顫,但依舊極為頑固的擋下了柳銘的轟擊,阻擋著他要去見識這道無形大門外面的世界!

「該死的,我就不信!聖元液……給我爆!!」

這一瞬間,感受著體內中轟擊力在逐漸減弱,柳銘咬了咬牙,眼眸露出瘋狂的神色,在念頭閃過心神之際,他直接引爆了體內煉化殘留下來的聖元液!

雖然聖元液剛才被他煉化吸收,從而幫助他突破到真武九重境巔峰,同時也將肉身淬鍊到真武極境,但即便如此,聖元液也只是被消耗掉近六成而已。

而這剩餘的四成在柳銘心神的控制下,完全被引爆開來,化為一股極為可怕的衝擊力,猛的朝著那道無形的瓶頸轟擊而去!

雖然這滴聖元液只剩下四成,但這四成蘊含的能量全部被引爆開來后,形成的衝擊力絕對是恐怖的,甚至這股衝擊已經超出柳銘身體經脈所能承受的極限。

能量衝擊所過之處,柳銘的經脈直接被撐得開裂,原本膨脹的身形在這一刻竟然再度膨脹,皮膚毛孔甚至有著血珠滲透而出,整個人看起來就像是一個染血的大胖子一樣。

臉龐在這種極端痛苦下,變得有些扭曲起來,表情更是猙獰無比,這一刻柳銘看起來給人的感覺,就像是隨時都會被撐爆開來一般!

砰!!

下一刻,柳銘控制著聖元液引爆產生的衝擊力,協同真氣逆轉爆發的衝擊力,再次狠狠的轟擊在那一道瓶頸上,沉悶的轟擊聲再次在柳銘體內響起。

緊接著,柳銘能感覺到那一道瓶頸限制在這種轟擊中,出現了一道道無形的『裂縫』!

但這種轟擊的反噬,也讓柳銘再次噴出鮮血,甚至體內一些經脈無法承受住這種狂暴的能量衝擊,當場崩碎開來,就連他身上的皮膚在這一刻也崩裂開來,鮮血瞬間染紅了他的身體!

而那道無形的瓶頸限制雖然出現了鬆動,產生無形的『裂縫』,但依舊死死的限制著柳銘突破真武極境,這讓他那赤紅的眼眸露出更為瘋狂的神色!

「你大爺的!小爺就不信……我還打不破這道限制!給我……破!!」

柳銘赤紅著眼睛,渾然不顧身上的傷勢,在低吼一句后,以強大的意志力強行控制體內那一波要潰散開來的衝擊力,再次凝為一股更為可怕的衝擊力,又一次狠狠的轟擊在那一道瓶頸限制上。

轟!!

隨著一聲遠比之前那兩次聲響更為響亮的轟鳴聲響起,柳銘再一次噴出鮮血,身上的皮膚血肉再次崩裂一些。

但他的眼神卻是前所未有的明亮,一種玄妙而又奇異的強悍氣息,瞬間從他身上爆發席捲八方,這是……唯有打破真武極境后,才能形成的『真武之氣』!

在『真武之氣』爆發席捲之後,柳銘的肉身之力終於突破到了一百牛之力,甚至在這種爆發中還在不斷攀升!

與此同時,柳銘識海中的造化天碑轟然震動,一道光芒瞬間從天碑上爆射而出,瞬息間便衝出柳銘的識海空間,然後融入他的血液之中,血液驟然沸騰!

而那一種花靈古族的血脈之力,在這道光芒融入血液之後,似乎發生某種奇特的變化,血脈之力在這一刻開始覺醒爆發!

同樣在這一刻,在柳銘身上的『真武之氣』席捲爆發之際,山洞外的夜空突然響起一道沉悶的雷吼,在這一片天地中,一股強悍的氣機瞬間鎖定了柳銘! 第219章孕育的異類

此刻,觀江小區。

楊間所住的別墅內燈光明亮,在他沒有回來之前江艷非常膽小的將所有的燈都給打開了。

連廁所的燈都不放過。

走到哪都燈光璀璨,這給了她一些安全感,畢竟這麼大的住處就只有一兩個人這讓她很沒有安全感。

不過今天,這裡卻來了一個客人。

一樓的客廳里。

「張小姐,我看今天楊間要很晚才能回來,你還是別等了吧,車牌就放這裡,回頭我替他裝上去就行了。」江艷笑著說道,同時有些警惕的看著這個張麗琴。

上次來住了一晚之後她就覺得這個女人有點不對勁。

不會是纏上了楊間吧。

這可不行,先來後到,自己先佔好了位置怎麼允許有別的競爭對手出現。

張麗琴今天特意打扮了一番,臉上畫著淡淡的妝,盤起的頭髮梳理著一絲不亂。

可以說這是一個渾身上下散發出十足女人味的女人。

「沒關係,我再等等,還有一些證件沒有辦,這次既然來了順便一起辦了吧,要不然又要拖到下一次,我怕耽誤了楊總的事。」她微微一笑,顯得很有耐心。

「你是想賴在這裡不肯走了吧。」江艷神色古怪起來,不過卻沒敢說出來。

要是被楊間知道自己把給他辦證上牌的張小姐趕走了,說不定回來就要罵自己。

「可是看今天這個樣子楊間可能不會回來了,他今天任職去了,好像還有任務,我馬上也要休息了,明天還要上班了,可不能一直陪著張小姐在這裡,」江艷道。

張麗琴道;「那江小姐先去睡吧,我一個人在這裡等楊總回來就可以了,如果實在是太晚的話,也只能再借住一天了。」

聽這語氣,是今天賴定了。

江艷可以肯定,這個張麗琴肯定是想傍大款,自己好不容易抱住的金大腿有人要來搶了。

這怎麼行。

楊間只有兩條大腿,自己一條,他好基友張偉一條,已經沒這女人的份了。

「楊間沒有回來有些事情我也做不了主,而且他並不太喜歡陌生人借住這裡,如果楊小姐因為工作上的事情的確需要留一晚上的話,不如我帶楊小姐去那邊的售樓部借住一晚上?我們這裡實在是不太方便。」

說完,江艷又壓著聲音帶著幾分恐怖的語氣道:「這兩天外面死了二十幾個人,屍體到處都是,聽楊間說小區里存在靈異事件,我們這五樓更是有著一些不可接觸的忌諱,上次別墅里到處蒙著黑布你知道是為什麼么?」

「因為這裡鬧鬼,那隻鬼就在別墅里,我到現在都不敢肯定那東西到底有沒有離開,也許現在就坐在沙發旁邊聽著我們談話。」

「我上次聽楊總說過,不過提到這事情我還真應該感謝楊總,如果不是他,上次我們在市中心就出不來了。」張麗琴雖然有些心有餘悸,但卻並沒有顯得太過害怕。

不過臉上依然有些心事重重的樣子。

靠,這都嚇不走?

早知道張偉在這裡就好了,他一定有辦法趕走這個張麗琴的。

可惜這個優秀的人才被他老爸給帶走了。

就在江艷思考著各種辦法要把張麗琴這個讓自己感覺到威脅的女人趕走,坐穩自己東宮娘娘的時候,外面傳來了車輛急停的聲音。

「不是吧,這麼早就來了?」江艷有點傻眼了。

張麗琴聽到這車聲立刻鬆了口氣,身為銷售員的她很容易就分辨出這是楊間那輛賓利的車聲。

很快。

楊間提著兩個沉重的行李袋走了進來。

「你這個女人瘋了吧?一個人在家你開了足足四層樓的燈,連廁所的燈都開了,感情交電費的人不是你啊,現在電費很貴的,就不能節省一點么?果然不當家的不知道當家的難,我在外面訛錢很辛苦的。」

一進門,江艷就挨罵了。

江艷鼓起了臉:「都幾十億的人了,怎麼還在乎一點電費,我一個人在這裡很害怕的好不好。」

「你到外面看看,你就會知道外面更恐怖,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楊間道。

「楊總,您好。」張麗琴打招呼道。

楊間眉頭一挑:「你什麼時候來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