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人趕緊解釋:「別看他年紀小,他是崇陽城醫術最好的大夫!」

Home - 未分類 - 下人趕緊解釋:「別看他年紀小,他是崇陽城醫術最好的大夫!」

周進不耐煩地道:「好好好,讓他單獨留下為我醫治,你們全都給我出去。」

眾人紛紛退下,臨走還不忘威脅一番:「童大夫,別忘了你的侍女還在我們手上!」

見到那群下人出去了,童童氣憤地握緊了拳頭。有那麼一刻,他打算把眼前的周進治死。他有很多手段,讓周進表面看起來沒什麼,不過幾天之後會突然暴斃。

但童童最後還是放棄了,他還想在崇陽城混下去。如果自己真得這麼做了,勢必要背井離鄉。他一個不滿十歲的孩子,帶著個比自己大兩歲的小女孩,要如何面對外面的兇險啊!

周進見他發愣,氣憤地道:「還不快給本少爺治病!」

童童強忍著怒氣,問道:「你有何不適?」

周進掀開了背子,只見他用手捂著下面,支支吾吾地道:「下……下面不適。」

童童一陣嫌棄,但他是大夫,不管眼前的東西有多噁心,只要是病就得治。

屋頂上的辰然掀起瓦片,查看著裡面動靜,知道周進的病症后,也是噁心得不行。他乾脆移開視線,不用眼睛看,光用耳朵聽。

童童檢查了一番,道:「你只是得了普通炎症,不過那麼小的年紀,怎麼會在那種地方得炎症呢?」

周進不滿地道:「要你管,還不快快給我醫治!」

「混蛋,就這種小病還要勞煩本天才醫治,我咒你斷子絕孫!」童童心裡暗想。

他很快從藥箱取了一些藥材,放入了一隻碗中。手掌拂過,這回藥材沒有變成藥丸,而是變成了黏糊糊的藥膏。

「你自己塗吧。」童童把藥膏遞了過去。

周進迫不及待地擦拭,痛苦的表情漸漸舒展,而且變得很享受,情不自禁地喊道:「舒服!」

童童提醒道:「我會多做些藥膏,早中晚各塗一次,如果實在瘙癢難忍,亦可塗抹。不過我還是要提醒你,小小年紀,還是少些房事比較好。」

周進大吃一驚:「你……你怎麼知道的?」

童童暗自冷笑,他沒有回答,作為大夫,病人的情況他自然了如指掌。

周進身在貴族人家,絕不會因為衛生問題產生炎症,所以肯定是房事過多造成的。童童早就看出來了,周進外表強健,內里虛得很。只是周進雖能進行房事,卻還無法生育,這也使他可以肆無忌憚對待府中侍女,不知有多少處子的清白葬送在他的手上。

不過這些都是周家的事情,童童治好了病,便打算抽身離去,沒想到周進拉住了他。

「小子你別走,以後你就是我的專職大夫,從此在我手下做事,本少爺會好好照顧你的。」

童童根本不理會周進,直接出屋而去。

外面的人聽到了動靜,立刻詢問情況:「小少爺的病好了嗎?」

「好了,現在就放我們走吧。」童童淡淡地道。

誰料周進從屋中跑了出來:「本少爺的病還沒好呢,絕對不能放他走!」

今天算是遇到對頭了,周進的所作所為,只不過是耍小孩子脾氣,畢竟他只是個十歲的孩童。要是換了別人,就算再蠻橫,也不會拉著一個大夫不放手。

可正是因為周進是孩子,周府的人都要寵著他,周老爺也是對小兒子喜愛無比。那些被周進壞了清白的侍女,都是敢怒不敢言。

今日周進要把童童留下,下人們也不敢忤逆。不過他們好歹明些事理,所以有人到童童身邊輕聲說道:「你們先在府上住幾天,等小少爺的興頭沒了,自然會放你們走。」

童童氣得青筋暴起,恨不得出手毆打周進。暗處觀察著的辰然也準備隨時出手,不過他必須等童童先動手,不然自己貿然出現,反而會把童童拉下水。

「怎麼,難道你不同意?」護衛掐著玲兒的脖子,用威脅的口吻詢問。

童童快要被氣瘋了,他從來沒有受過這樣的屈辱,可為了玲兒的安危,他又不敢輕舉妄動。

「快快放開這位小美人!」周進不合時宜地喊道。

護衛一愣,雙手不禁鬆了松,玲兒趁機脫逃而出,躲到了童童身後。

周進色眯眯地盯著玲兒,只見眼前的小美人,年紀雖小,身體未發育完全,但已出落得婷婷玉立,容貌稚嫩而可愛,放在現世就是一個可愛的小蘿莉。

辰然沒這癖好,自然沒關注過玲兒的樣貌。可周進不同,他年紀和玲兒相仿,本身又閱女無數,今日看到個小蘿莉,心裡一下子就蠢蠢欲動起來。

「童大夫,這個小美人是你什麼人?」周進笑著詢問,他一心求美,連帶著對童童也禮貌起來。

「她……她是……」童童猶豫著不知該怎麼回答,若說是侍女,對方肯定會張口要人。

最後是玲兒自己回答:「我是童童的侍女。」

周進搓著雙手,邪惡地笑著:「原來是個侍女啊,童大夫,就請你把侍女賣給我吧。」

童童和玲兒同時一驚,在暗影大陸,奴僕的買賣是常有的事情,所以在周進看來,花錢買人家的侍女再正常不過。

「我不會賣的!」童童堅定地道。

周進皺眉道:「你要多少錢?放心,她以後就是我的童養媳,我一定會好好對她的!」

「我說了不賣!」童童怒吼著。

「拿下!」周進直接下了命令。

周家護衛雖然覺得此事不妥,但也不能忤逆自己的主人,立刻一擁而上圍住了童童和玲兒。

童童往藥箱里一掏,直接撒了一把藥粉出去。

但藥粉對普通人有用,對斗師就不行了。幾個斗師釋放鬥氣,直接把藥粉震散。

眼見著童童和玲兒就要被抓住了,辰然趕緊出手,一團黑氣湧來,他沒有殺人,而是純靠夜月刺客的力量,把那些護衛統統震退,然後攜帶童童二人飛遠。

辰然雖然被通緝著,但他的異能並沒有暴露,通緝令上也沒有寫清楚,所以大家看到黑氣還不至於聯想到辰然。

「剛剛那是什麼東西?」周進不滿地吼道。

「小人也不知道,一定是有高人搭救。」

「我不管,一定要讓小美人做我的童養媳!」周進撒起嬌來。

下人們無奈,只好稟報老爺定奪。

周老爺疼愛兒子,覺得一個侍女根本不算什麼,可那大夫居然不肯放人,這是不給周家顏面的行為,所以周老爺立刻行動了起來……

辰然直接帶著童童和玲兒回了醫館,兩個孩子只感覺被黑氣包裹著,等黑氣散去后,發現自己已經在熟悉的環境中。

童童看到了眼前的辰然,訝異道:「是你救了我們?」

辰然點點頭。

「哼,你居然一直跟著我們!」童童很是不滿,他沒有感激辰然,可見他從心裡排斥著眼前的刺客。

玲兒嘟著嘴道:「童童,是辰大哥救了我們,你幹嘛還擺著一副臭臉。」

童童不甘地道:「誰讓他救了,我也能保護好你!」

聽到爭吵聲,羋彩和徐來也都過來了。

「發生什麼事了?」羋彩問道。

辰然簡單講了下事情經過,羋彩馬上嚴肅起來:「我看周家不會善罷甘休的。」

童童冷笑道:「這崇陽城可不是周家說了算,我這就去城主府狀告周家!」

玲兒攔著他的衣袖,道:「算了吧,周家有錢有勢,我們去城主府狀告,他們也會想盡一切辦法脫罪,事後還會報復我們。我們就兩個人,怎麼對付他們貴族啊!」

童童平靜了下來,他仔細想了想,玲兒說得話並沒有錯,於是打消了狀告的的計劃。他又看了一眼辰然三人,突然面露怒色:「都是你們害的!」

辰然無辜地道:「這跟我們又有什麼關係?」

童童氣呼呼地道:「原本我和玲兒過著平靜的生活,可你們一來,就出現這樣那樣的事情,不是你們害得又是誰害的?你們趕緊給我走,我再也不想看見你們!」

「這……」辰然三人一陣無語,他們只當童童在耍小孩子脾氣。

「你們沒聽到我說的話嗎?趕緊給我走!那個叫徐來的,你都已經康復了,幹嘛還死賴在這裡?」童童繼續發怒。

徐來確實好得差不多了,現在離開也沒什麼問題,但他聽到童童的話語,心中非常生氣:「走就走,你這個只看重錢財的毛頭小子,總有一天會遭天譴的!」 徐來看不慣童童的高傲性格,立刻去收拾東西離開。

辰然和羋彩涅對視一眼,看來沒有必要繼續呆在這裡了,他們也跟著徐來收拾了下東西,便準備離開。

「等等!」童童忽然叫住了他們。

本以為是他轉了性子,沒想到他甩手扔出一張金票。

辰然接過金票,他給童童的是兩百九十萬面額,但此刻的這張金票只是一百萬的面額。

「還你們一百萬,在我們這兒看病雖貴,但也不是天價。本天才是有醫德的,現在還你了一些,你們也好安心上路。」童童高昂著腦袋說話。

他的這一舉動,倒是讓辰然三人對他的看法有了很大改觀。

「周家會不會來找麻煩?」辰然擔憂地道。

童童不滿地道:「你幹什麼?我還你們錢,不是讓你們同情我,現在大家兩不相欠,我的事情不用你們管,你們趕緊走!」

徐來道:「人家都趕我們走了,我們幹嘛還要死賴著?」

他率先出了醫館,辰然和羋彩也只好跟上。城主府的暗哨已經撤除了,所以辰然也不需要藏頭露尾,三人大大方方走在街道上。

「如果周家真的去對付童童怎麼辦?」羋彩心裡擔心著。

徐來不耐煩地道:「管那麼多幹嘛,你看那小子的態度,是他讓我們走的,我們何必去管他的閑事。」

「可人家畢竟救了你的命!」羋彩駁斥道。

「那也是我們花了大價錢的,據說晶核轉移手術也只需要一百萬龍幣,可那小子卻要了近兩百萬,我們根本不欠他什麼!」

羋彩乾脆看向了辰然:「小然,你覺得呢?」

辰然笑道:「我覺得吧,咱們去交易所看看,要是能有好的坐騎,我們的旅途也能更舒坦了。」

「有道理,我們趕緊去交易所吧,說不定能碰上幾件稀罕物。你幫我付了治病的錢,這次買東西的錢就讓我出。」徐來信誓旦旦地道。他知道直接還錢的話,辰然肯定不會要,所以換一種方式來償還。

羋彩不禁好奇起來:「你帶了多少錢?」

徐來撓撓頭道:「我也就帶了兩百萬,放心,這是我的私房錢。烏雲城百廢待興,我可不會向老爹去要錢。」

羋彩一陣無語,她在烏雲學院得的獎學金、科研經費,好不容易攢起來的,也就六萬龍幣,和徐來比起來,連零頭都算不上。不過錢這東西,她和辰然都不在意。

三人一路打聽,便到了氣勢恢弘的交易所。所謂的交易所,不僅僅是一幢建築,而是一整條街。

街道兩邊有各種各樣的人販賣物品,人聲鼎沸就和菜市場一般,不過在這裡販賣的東西,都不是簡單的商品。

而在街道中央,有一幢龐大的建築,招牌上寫著「崇陽城交易所」。裡面也有東西販賣,不過比外面的肯定更加稀有更加昂貴。

但最貴重的東西,會由交易所組織進行拍賣。每月的一日、十日和二十日都會進行一次,在拍賣前三天,便會將拍賣的信息張貼在交易所外,這是每個城邦的交易所統一設定的。

徐來饒有興趣地東看看西看看,每個攤位前都會駐足停留。其實很多販賣物品的人都不是專職商人,像賞金獵人這一類,在得到好東西后,就乾脆找個空位放塊麻布做生意。

所以在街道上販賣的東西,偶爾也有貴重的寶物。若是寶物主人不識貨就更好了,運氣來了你就能淘到寶。

徐來也是抱著這個想法四處看看的,很遺憾,三人並沒有找到什麼寶物,畢竟好事不是年年有的。

他們到了交易所的大門口,發現有不少人正圍在牆邊看著一張告示。

「今天好像是八日,那邊貼的必定是拍賣信息,咱們快去看看!」徐來興奮地道。

三人擠入人群,交易所的每次拍賣,都會精選出十件東西,此刻告示上就清楚寫著物品名稱,以及底價。物品的介紹雖然也有,但大多誇大其詞,坑死人不償命,就看你識不識貨了。

辰然掃視了一下,有一件物品引起了他的興趣。那物品叫星辰匕首,由星辰石鍛造,無堅不摧,底價一百萬龍幣。

介紹內容不多,光星辰石鍛造,便能體現其價值了。星辰石是世上最堅硬的物體之一,比冥隕鐵還要堅硬。換句話說,這柄星辰匕首,肯定能夠破開冥隕鐵,再加上辰然本就是刺客,這柄星辰匕首幾乎是為自己量身訂做的。

徐來和羋彩自然看出辰然的心思,徐來小聲地提醒:「我們的錢不夠,底價雖然只有一百萬,但拍賣的時候,至少會拍到十倍,乃至更多。沒有一千萬龍幣,我們別想競爭了。」

一千萬龍幣,對於一般的夜月刺客來說,就已經是全部家底了,所以,就算刺客們想找到對抗冥隕鐵的東西,結果都是鎩羽而歸。

辰然心動不已,但徐來的話也沒錯。他心中閃過一個念頭,不禁說道:「我的賞金是兩千萬龍幣……」

羋彩一驚,趕緊把辰然拉到偏僻的角落:「你想什麼呢!」

辰然痴痴笑著:「你們把我抓了,就能得到兩千萬龍幣的賞金,這樣足夠買下星辰匕首。」

「那你怎麼辦?」徐來忍不住問道。

「我自己想辦法逃出來。」

羋彩氣得俏臉微紅:「你怎麼想辦法逃出來?到時候你被冥隕鐵鏈束縛,沒準直接判處死刑,這裡沒有深淵監獄,所以也不會給你那麼多時間來越獄。」

「你們買到星辰匕首,我就能用它……」

「買星辰匕首?還沒等賞金髮下來,估計你就被執行死刑了!」徐來沒好氣地道。

辰然尷尬不已:「好像也對……」

其實還有一個辦法,那就是硬搶,只不過辰然肯定不會去考慮的。雖然現在不像刺客聯盟存在的時候,將刺客的行為管理得異常嚴格。沒有了聯盟約束,就像關紋那樣,想毀滅一座城邦便動手毀滅。但辰然去做這些事情,他是絕對不會同意的。

「算了,總有機會得到這類寶物的。」辰然寬慰著自己。

「要不我們先住上兩天,然後參加拍賣會看看。」徐來提議道。

「我們沒錢,還參加拍賣會幹嘛?」羋彩嘟囔著。

「見識一下嘛,你們應該沒參加過拍賣會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