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子參見刑堂大長老!」看清來人身份,幾人急忙行禮。

Home - 未分類 - 「弟子參見刑堂大長老!」看清來人身份,幾人急忙行禮。

「人呢?」這位長老不奈的揮揮手,示意他們免禮,拿眼盯著那隊長,看來他就是無風。

「請長老責罰,那人他是一頭妖獸,只是不知為何化為了人型。弟子無能,被它跑了。」無風急忙認錯。

「哦,跑了?」老者疑惑的反問,之前那弟子回報說有賊子在山門口悍然殺人,這讓身為刑堂長老的他勃然大怒,自他掌管青雲宗刑堂一來,從未發生過此類事惡性件。這次被斬殺的竟然還是一位長老,而且是在青雲宗門口發生的,這讓他實在忍受不了。

以他丹武境的實力,一路追蹤著無風遺留的標記而來,現在卻發現對方已經跑了,頓時讓他有種一拳砸在棉花上的感覺。

「他跑不了,刑堂十八鷹馬上就到。蒼茫山脈深處妖獸橫行,他定不會深入。你們繼續搜,記住不要分開。」刑堂長老看到他們只剩下七人,已經大概明白了事情的經過。

無風七人領命而去,只留下刑堂大長老一人。

解祤憂:宿命緣劫,浮生何歸 「若是以破武境的實力就能從無風手中逃脫,定是有什麼厲害的法寶。而這麼早就化形了,定是身後有巨大的勢力,為他提供了化形丹。這樣看來,事情並沒有表面那麼簡單了。」這老人自顧的分析著,絲毫不怕李易天逃脫。

「我來的路上發現無風留下的標記中,有幾處被暗中改動過,若非如此我定會及時趕到。看來這暗中保護他的人實力不高。如果他有絕對的實力斬殺無風等人,定不會麻煩的去改動標記。」這長老的分析竟然與現實相差無幾,看來能坐上刑堂大長老的位置,也不只是因為實力強勁。

「不管你的身份是什麼,這次招惹了青雲宗,定要你後悔不已。」

沒過多久,一行十八人來到刑堂大長老身邊。這十八人實力都很高強,都是基武境的境界。他們是青雲宗最近一批加入刑堂的弟子,這十八人是其中的佼佼者。

當初收到消息說李易天只有破武境八重天的修為,長老渾然沒有在意。本來這種事情根本不必他親自出手,但是這件事情的性質太過惡略,所以他才親自出山,帶來這十八人也只是想讓他們多學些經驗。

「你們分開搜索,不要深入蒼茫山脈深處。」大長老吩咐道,他有百分的把握能夠捉住李易天。

十八人快速的離去,大長老也開始搜索起來。

此時的李易天正在快速的深入蒼茫山脈內部,他隱隱約約的感覺到危險已經來臨。如果自己想要逃走,就必須繞著落日山脈外圍走,但是現在恐怕外面已是天羅地網。李易天一時間無計可施,只得繼續深入。 李易天逃入叢林之後,立刻快速的向蒼茫山脈內部深入。他此時身上的傷勢已經快速的恢復,體內功力充盈鼓盪,似乎隨時都能夠突破。

「看來戰鬥才是最好的修鍊方法,在生死之間磨礪自己的功力,爆發自己的潛質,然後使自己快速的提高修為。」一場戰鬥下來,李易天感悟頗深。

蒼茫山脈里古木狼林,遮天蔽日。李易天行走在其中,總是有一股被窺視的感覺。那從樹葉間隙中灑落下來的陽光,隨著微風不停地晃動著,給人一種光影迷離的錯覺。

青雲宗的搜索越來越近,李易天不得已繼續深入。但是森林深處的危險,也會越來越強。

「這幫傢伙倒是執著。」李易天憑藉著擁有神識的優勢,總能及時的避開一些強大的妖獸。但是青雲宗的人,就沒有這麼幸運了。

李易天不停地逃竄,後面不時的傳出一些巨大的戰鬥聲響,然後又很快的平靜下來。

「打吧,殺吧。看看是妖獸多,還是你們青雲宗的人多。」李易天聽著那震天的獸吼聲,心裡幸災樂禍的想到。此時李易天化身成一株兩米左右的小樹,在森林裡一蹦一跳的前進。那樹頭上的碧綠枝椏,看起來十分的靈動。

「吼~」又是一聲憤怒的獸吼聲,一頭百丈長的妖獸此刻暴怒不已,它的領地被一個渺小的人類入侵了!那刑堂十八鷹之一,此刻正竭力的防禦。他雖然是基武境巔峰的修為,但是在這道武境的妖獸面前隨時都可能會死亡。

正在這萬分危急之時,一道驚天長虹破空而來。在那妖獸驚恐的怒吼聲中,它小山般的腦袋被虹芒一擊而碎!血雨飛灑之間,刑堂大長老顯出身形。

「小心一些,繼續尋找。」大長老交代一番,虹芒一閃衝天而去。這大長老丹武境的修為還不能運用神識進行探查,如果他進入了真武境,想要搜尋李易天將會易如反掌。也幸好他沒有突破,所以才給李易天留下了一線生機。

「吼~」,正在李易天神識大開,小心前進時,一聲巨吼將他震住。他被一隻同樣擅長神識運用的妖獸發現了!這是一隻長著八隻眼睛的巨大妖獸,它的體型更像是一隻巨大的螞蟻,只是不知道放大了幾億倍。

此時它舞動著十多丈長的軀體快速的靠近李易天,那鐵鉗一般的巨大口器中,開合之間噴出一股股酸液,李易天狼狽的逃離而去。酸液噴洒在古樹之上,瞬間樹木枯敗枝葉凋零,並伴隨著「ci~ci~」的腐蝕之聲,白色煙霧裊裊升起。

「快!他在這裡!」不用這人提示,其餘的人都快速的靠近過來。那震天的聲響,就是最好的指示燈。

八眼怪急追李易天,李易天慌亂的左閃右避,躲開那些酸液攻擊。一股股強烈的酸臭味,刺激的他一陣昏沉。

「這酸液究竟有多強?」李易天回頭看到那被腐蝕一空的巨石,剛才他還在上面扶了一把,此時原地只剩下一個巨大的坑洞,而且還在繼續加深。

以李易天如此強悍的體質,都無法抵抗那散逸出來的毒氣,那酸液的強勢可想而知。此時李易天的體內也是劇毒無比,但是與這酸液比起來,就顯得不值一提了。

迅速趕來的刑堂十八鷹,顯然也看到了這八眼怪的存在。他們驚懼的不敢上前,但是八眼怪顯然不會像他們一樣那麼心平氣和。

八眼怪看到又出現了幾個人類,它頓時憤怒的又吼又叫。這後來出現的幾人顯然對它的威脅更大,它立刻捨棄了李易天,直衝幾人而去。那巨大的口器如同機槍一般,連連噴射酸液。

「啊~」一人躲避不及,瞬間被酸液擊中。一聲慘叫剛起,下一刻他的身軀已經被腐蝕一空。

李易天聽到慘叫聲時,他回頭看去,只見剛才那人站立的地方只留下一個巨大的坑洞,其它再無一物。他不由驚出一身冷汗,若是自己被酸液噴中,只怕也是一樣的下場。

「快躲開,我們不是這妖獸的對手!」一人高呼,其他人紛紛逃竄。此時還是保命要緊,哪裡還顧的上捉拿李易天。

看到眼前這一幕,李易天加快腳步,想要趁亂潛逃。

「不好,竟然是八寶通天獸!」大長老及時趕到,看到那八眼怪,頓時謹慎起來。

那被他叫做八寶通天獸的妖獸看到大長老,頓時也謹慎起來。它能夠感覺到空中的這個人類和它的實力相若,很有可能威脅到它。這妖獸立刻大噴酸液,企圖將大長老擊落。

「你們迅速去捉拿那個樹妖,我來纏住這個妖獸。」大長老急聲吩咐,他竭力躲避著酸液。這些酸液的威力他也是略有耳聞,畢竟像這種強大的妖獸,大陸上都會有一些記載。

這八寶通天獸是洪荒異種,其實力之強大駭人聽聞。傳說這種妖獸修鍊到極致,實力堪比古之大帝。

此時它就像一台高射炮,想要擊落半空中的大長老。那一股股酸液被大長老靈活的躲過,酸液砸落地面后留下一個個巨大的坑洞。

大長老纏住八寶通天獸,刑堂十八鷹立刻緊追李易天而去。

聽著身後傳來的巨大聲響,李易天猜測定是大長老和那妖獸發生了大戰。他們這種級別的戰鬥,即使餘波也能造成成片的殺傷。李易天的腳步不由的加快了幾分。

且說刑堂十八鷹急追李易天,一路上數次遭遇強大的妖獸,在付出幾人傷亡的情況下,他們終於發現,李易天竟然每次都能巧妙的躲開妖獸的領地。如此以來,他們沿著李易天走過的路線追尋,果然沒有再遭遇到攻擊。這讓他們追捕的速度大大提升。

李易天察覺到這一點后,也是十分無奈,只能恨恨的罵對方太過狡猾。但是李易天顯然沒有要停下的意思,身後的這些人只要隨便一個纏住他,他在想逃脫就難如登天了。

一路追追逃逃絲毫不停,三日時間轉眼即逝。雖然李易天一直沿著蒼茫山脈中部打轉,但是只怕也已經走出了數千里的距離。

隨著不斷的深入,李易天更加的小心起來。這裡的妖獸已經不是他能夠觸及的存在,稍不留神,就是身死道消的後果。那幫追逐的人也同樣減緩了速度,他們也絲毫不敢大意。

「既然你們敢來,那就好好玩玩吧。」李易天察覺到身後窮追不捨的眾人,決定再不回頭。既然對方要置他於死地,那他也只能拚死反抗了。

追逐與逃亡,再次上演。蒼茫山脈里的恐怖妖獸,隨時等待著美食的到來。 天空中烏雲密布,大雨傾盆而下。蒼茫山脈深處,李易天謹慎的前進著。

「若是直線距離的話,恐怕已經穿越蒼茫山脈了吧。」李易天心中暗想道,從他被追殺以來,已經半月有餘。青雲宗弟子對他窮追不捨,一路追蹤著他逐漸的深入。

李易天正在前進的腳步忽然加快了幾分,他看到了前面的一片光明!這說明前面的森林已經到了盡頭,他大可以遠遁而去。但是若被後面的青雲宗弟子追上,也再無可以逃脫的道路。他快走幾步,迅速的穿過森林,然後忽然定住了身形。

出現在他眼前的一幕,讓他不願意再前進一步。這是一片茫茫無際的赤地,彷彿天際也被染成了赤色。那高聳在一旁的巨大骨架,昭示著主人生前的龐大。

李易天回頭看了看緊追而來的青雲宗弟子,他義無反顧的踏步而去。

這裡絕對是一片絕對!那到處堆積的枯骨,已經說明了一切。踏入這片土地以後,李易天感覺更加的炎熱。似乎全身所有的毛孔都已經張開,開始往外散發著熱量。

微風吹過那些佇立這的骨架,發出一陣陣「嗚~嗚~」聲,猶如亡者的嗚咽,讓李易天聽得一陣發毛。這裡的道路幾乎鋪滿了碎骨,那是天長日久的風化,將無數的骨頭侵蝕而成的。

「怪不得沒有任何鳥獸,連一隻食腐的烏鴉都沒有。」李易天看著蒼涼可怖的環境,心裡不安嘀咕道。即便他膽大包天,在這樣的環境里也是一陣冷汗。

踩著腳下的骨茬發出「咔嚓~咔嚓~」的瘮人聲響。李易天小心的一步步走去。

「這到底是什麼凶獸的領地,竟然殺死了如此多的生靈。」李易天越看越是心驚,但是他卻沒有別的選擇,因為此時追兵已經到達。

看著這一片荒蕪的大凶之地,縱是見識過生死的刑堂十八鷹也都個個背脊生寒,這片凶地給他們的第一印象就是,森羅地獄。他們不像李易天那樣無知而無懼,他們都是在修鍊界摸爬滾打多年的人物,自然之道一些禁忌。

「怕什麼,那破武境八重天的樹妖都毫不擔心,如果真有什麼凶獸,我們跑起來也比那樹妖快吧。況且,這次它殺了這麼多人,捉到他的話,咱們的好絕對少不了。」一個領頭的開口說道。

「是呀,如果我們就此退去,怕是大長老那裡也不好交代。大長老到現在還不知道擺脫那隻妖獸沒有。」另一個人攝於大長老的積威,不無擔心的附和。

在獎賞和懲罰之間,他們選擇繼續追逐李易天而去。他們的心中都存了一絲僥倖,如果大長老及時敢來的話,他們成功捉拿李易天的機會將會更大。

「他娘的!」李易天看到眾人追來,忍不住的咒罵一聲。他現在也是心裡直打鼓,本來想要等這些傢伙被嚇跑以後,自己也趕快遠離此地。沒想到這些人鐵了心的要將他繩之以法。,如此一來李易天只能硬著頭皮繼續前進。

「嗚~~」,一聲響徹天地的巨響,久久的回蕩在這片土地上。這令人毛骨悚然的聲響,聽得李易天一陣心驚肉跳。他忽然意識到有什麼不對,在森林裡的時候天上還在下雨,怎麼這裡就不下雨了?李易天頓時遍體生寒,難道這是一個獨立的空間?

李易天不敢多想,他快速的翻過前面的一座矮山。出現在他眼前的景象又是一變,一座座千丈高的骨山出現在李易天眼前,地面上都是巨大的裂縫。道路之上四處都是屍骸,卻沒有一絲的血肉。撲面而來的死亡氣息,將李易天完全淹沒。

看著眼前的一切,李易天忽然放鬆下來,這麼詭異的地方怕是再沒有別的活物了。而李易天這點修為,在那主宰這裡的生靈面前肯定不值一提。這麼看來他悄悄溜走的可能還是很大的,想通其中的關竅后,李易天迅速的賓士而去。

看到李易天快速離去,追蹤的幾人也立馬加快了速度,事已至此他們也是毫無退路。只能儘快捉拿李易天。

翻過小山以後這裡的環境更加的詭異,一些長滿火紅葉子的樹木植根在骨山上,它們似乎是吸收了屍體的精華才得以生長起來,同時也擁有了抵抗這裡惡略環境的方法。

李易天慢步走到一棵火紅色的小樹旁,這些數似乎散發著極高的溫度,李易天走進十步之內就感覺到了可怕的高溫。

「這麼高的溫度,這些樹這麼存活下來的?這些定是異種!」李易天走進以後,感覺更加的震撼,那樹上的紅色如同燃燒的火焰,似乎在風中輕輕的搖曳。

「空氣中的雨水定是被這些樹身上的高溫給蒸發了。」李易天暗自猜測。

他越過樹木繼續前行,正在這時,他忽然感覺到一股巨大的吸扯之力,就像是深入了他的身體之中,在迅速的抽取他的生命里一樣。

「怎麼回事?我的生命力在快速的流失?」李易天驚恐無比,他樹身上的葉子迅速的長大、變黃、飄落,然後再次發芽、生長,就像是快速的經歷了一個個的生長曆程。一年四季彈指而過!

「就像是我在抽取別人的生命精華時一樣!」他不禁聯想到那些被自己吸乾的對手的凄慘下場。此時他終於意識到這種死法的恐懼。

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生命力快速流失,就在這短短的一瞬間,小槐樹上的葉子已經凋落了一地。這種恐怖的事情還在繼續循環,好像永遠都不會結束一般,除非李易天死亡。

李易天終於慌亂了起來,他急忙轉身,想要逃離此地。但是迎面而來的刑堂十八鷹顯然不是這麼想的。

只剩下十三個人的他們,此刻正一臉獰笑的圍攏過來。

「跑啊!怎麼不跑了?你這小樹苗?是不是這裡太熱了你的樹根受不了了啊?」一人不無得意的諷刺道。

「它害死了我們這麼多人,應該先把它的樹枝全部削掉,然後做成一個樹棍,哈哈哈~」一陣肆意猖狂的大笑。

「我覺得應該把它的樹根全部砍掉,然後架在火上燒上三天三夜。」一個人更加陰狠的說道。

李易天現在自顧不暇,自然沒空搭理他們。他把自己的根系扎進泥土裡,這才感覺情況好了許多。但是他的樹葉依然在快速的凋落。此刻他眼神陰冷的看著對面十三個人,一副束手待擒的樣子。他要看著這些勝券在握的傢伙,痛苦哀嚎的樣子!

「怎麼回事!我這麼感覺到如此的虛弱?」一人首先驚恐的叫道,身邊幾人疑惑的看著他。

「我體內的法力在快速的流失,你們沒感覺到嗎?」緊接著另一人急忙大吼。

「一定是這樹妖高的鬼!快宰了他。」一人說著,立刻發動攻擊李易天,可是他的攻擊在空中時已經快速的消散。

幾人看著這一切無不驚恐的瞪大了雙眼。

「不是那樹妖,這地方有古怪,快離開這裡!」他們迅速的察覺得到了事情的根本原因,想要立刻逃離這裡。

在這短短的瞬間,他們體內的法力已經快速的枯竭。他們的頭髮,指甲等迅速的生長起來,他們三十歲左右的樣子也變得蒼老起來,如同五十多歲的樣子。

「想跑?那就先過了我這一關!」大槐樹舒展枝椏,攔住幾人的去路,顯然是要在此決一死戰! 李易天雖然生命力也在快速流逝,但是他作為樹妖壽元綿長,比起幾人卻是強了太多。

況且李易天是一個瑕疵必報之人,這些人不惜追殺他萬里之遙,此時落在他的手裡,李易天即使拼著損失壽元,也要將他們永遠的留在此地。

幾人一聽頓時慌亂起來,此時他們法力盡失。雖然肉身依然強悍,但是比起以肉身強硬著稱的妖獸還是有太大差距。若是強拼,只怕會被活活消耗死,畢竟這裡的時光流速太過可怕。稍待片刻,就有數十年的光陰流逝。

「咱們分開跑!呆在這裡只有死路一條!」一人急忙吼道,然後率先朝一旁跑去。

李易天伸出數十根枝條,迅速的抽打過去,將那人砸到在地。其餘幾人紛紛四散逃開,李易天不斷出手,將他們一一抽翻在地。

「你們不是要砍光我的樹枝嗎?跑什麼跑啊?」李易天以牙還牙,順勢捲起一人,將他砸在地面上,頓時揚起一陣骨塵。

「不是說要把我在火上烤個三天三夜嗎?來啊!」李易天諷刺道,將四散逃開的眾人全部砸翻在地,一個個口吐鮮血,狼狽不已。

「跟他拼了!宰了這g日的!」眼看逃跑無望,這些人心中的狠辣被激發出來,雖然明知不敵,但是他們依然前仆後繼的撲來,期望能夠殺了李易天。

「哈哈~,想殺我?痴心妄想!」李易天大笑道,他枝條不停地抽打,將撲上來的眾人再次擊退,這些人身上雖然傷勢不重,但是都是一臉的絕望。

看著他們快速衰老的容顏,李易天也並沒有表面上表現的這麼淡定。那能夠加快時光流速的神秘之力,讓他心顫不已。若是讓他也嘗試一番,怕是也會被嚇破膽。況且此時,他也在不斷的衰老下去。

這十幾個人在不斷的攻擊中,迅速的老化。他們的臉上漸漸失去光華,褶皺快速的堆滿整個臉頰。那本來合身的弟子服,也隨著他們身材的不斷佝僂而顯得寬鬆起來。

「我不想死啊!」在這最後關頭,終於有人露出了懦弱的一面。

緊接著哀嚎聲此起彼伏,他們不再進攻,似乎已經放棄了掙扎,滿眼都是絕望與恐懼。李易天再也沒心情多呆哪怕一分鐘。這些人的生命無多,李易天也懶得殺他們,準備讓他們在這裡受盡折磨而死。

就在這時,那刑堂大長老終於趕到。他遠在天際之時,就看到了這裡的一幕。雖然他震驚無比,但他還是急速趕來,企圖拯救這些門下的弟子。畢竟這十幾人都是這一代的精英人物,如果他們全部死亡,對於青雲宗來說也是巨大的損失。

李易天看到架虹而來的刑堂大長老,頓時一顆心沉到了谷底。他一咬牙,大步繼續向凶地深處走去。

這大長老實力太高,揮手間就能將李易天化成飛灰。若是被對方抓住,怕是想死都是一種奢望。所以他寧願深入凶地內部,或許還有一線生機。

隨著李易天的繼續深入,他的生命之力也流失的更加迅速。這種時光的流速,越是接近內部,就越發的快速。

「大長老救我!」那些已經白髮蒼蒼的老人,看到大長老到來,雙眼中立刻爆發出一陣光彩,大長老定會帶他們安全離去。他們急聲高呼,想要得到拯救。

此時李易天身上的樹葉凋落的更加迅速,那些新鮮的葉子幾乎一發芽,下一刻就凋落在地。李易天的體內也傳來一陣陣的虛弱,雖然大槐樹的壽元很長,但是畢竟不是無限。這短短的一會兒,彷彿已經度過了數百年。李易天的身體機能也在迅速的衰退下去。

大長老終於到了那十三人的身旁,但是此刻他的眼神里充滿了憤怒!在他急速靠近的短短時間裡,他震驚的看到幾位弟子快速的衰老下去,生命力從他們身體里流逝一空。當他到達時,幾位弟子已經奄奄一息。

「大長老~、、、」這名弟子還未說完,就已經咽下了最後一口氣。

這些弟子全部死去,沒有一人倖免。他們的屍體以更加驚人的速度快速腐爛,融化,化為一堆白骨。

「我要宰了你!」大長老怒發如狂,他仰天咆哮。一行十八人滿懷信心而來,竟然全部折在了這裡。然而對方這個只有破武境八重天的小樹精,竟然毫髮無傷!

大長老駕馭長虹激射而去,他含憤出手,勢要一擊斃敵!大長老鼓盪全身法力,一道驚天劍芒直刺李易天後背。

看到這來勢洶洶的一擊,李易天絲毫不敢抵抗,他後背處的樹皮快速的相互擠壓,如同一塊厚重的板甲一般將背部護住。同時他竭力的向一側跳躍,企圖躲過這一擊。

那驚天劍芒瞬間到了李易天後背處,劍芒雖然被這裡的時光之力迅速的消耗了許多,但是仍然勢不可擋的擊中了李易天。

「咚~」無盡光華爆射而出,又瞬間泯滅,如同幻覺一般。

李易天被一劍擊飛,他的身體如同敗絮一般飛出去百丈遠,一時間不知是死是活。只有地上那深不見底的巨坑,顯示著這一擊的巨大威力。

大長老一擊將李易天擊飛,並不確定是否殺了李易天。他掂量再三,還是一飛而起,他要確定李易天的死亡。

大長老體內的法力也在快速的流逝,生命力也隨著他不斷的深入而加劇消耗。

李易天所化的樹再次身化為人形,躺在地上一動不動,似乎真的死亡了一般,沒有一絲的生機。

就在這短短的瞬間,大長老體內已經沒有足夠的法力支撐他飛行,他迅速的跑到李易天身前,手中鋒利的法寶直刺李易天後背。此刻他的生命力消耗過巨,他只想補上一刀,然後遠離這裡。大長老突破丹武境以後擁有將近千年的壽元,但是此時卻快要消耗一空。他的容顏也在快速的衰老下去。

鋒利的法寶發出一聲龍吟,朝著李易天露出森森白骨的後背刺去。就在這時,李易天忽然轉身,任由寶劍對他開腸破肚。同時李易天雙手化出兩條藤蔓,將大長老死死纏住。他此時已經無力再伸出多餘的枝條,只求能夠拖住大長老一時半刻,讓他流逝更多的壽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