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堯看著喬伊的屍體,一言不發。

Home - 未分類 - 方堯看著喬伊的屍體,一言不發。

只有米笙哽咽著斷斷續續的講述:「……教官像是發現了異常,他猛的推了我哥一把,我哥被推開,教官被子彈打中了手臂,伊伊姐姐見教官受傷,緊張的朝教官撲過去,然後第二槍就響了,伊伊姐姐就……就……」

她捂住嘴,哭的說不下去。

做筆錄的女警輕聲問:「你口中的教官是死者什麼人?」 ?更新時間:2011-11-06

山脈之中,蠻獸吼聲動天,好似天雷在震動,山林之中落葉翻飛,姚揚變色,這裡也不知道具體的位置,已經發現了恐怖的蠻獸,想要傳過去似乎很難。

姚揚不知道外邊到底是什麼情況,誰知道外面有沒有追殺的人,若是有的話,怎麼逃避還是一個問題。

姚揚皺著眉頭苦思。含雨坐在一邊,姚揚和含雨青澀的皮膚都好像變成了鬼一般。

「你知道你家的位置嗎?」姚揚開口問道。

「這個…我不知道…不過我大致知道方位。」

「那你知道怎麼聯繫你的家人嗎?不然咱們很難走出去。」姚揚最終說出了事情的關鍵,不知道家的具體位置,只知道一個大致的方位,若是外邊沒有人追殺還好說,若是有人追殺,怎麼躲避是一個問題。

姚揚現在被拉扯到了這件事情之中,外人若是追殺,姚揚沒有辦法,甩掉含雨?姚揚捫心自問做不到,姚揚是一個有血性的人,而且還是一個男人。

唯一現在要做的就是求救,希望含雨的家人能夠來接應一下,將來若是有什麼事情也好辦,姚揚也能夠看到希望看到的典籍。

「我知道怎麼聯繫家人!」含雨說著,從懷中拿出了一塊玉佩,玉佩晶瑩剔透,散發著一種迷人的光輝。

含雨拿在手中,一道陰冷的寒氣從含雨身上發出,含雨在這一刻變了一個人一般,渾身散發著一股冰冷嗜血的氣息,氣息之強,姚揚都不敢靠近,彷彿含雨身上散發出來的,那是天地間至寒之氣。

姚揚在一邊都能感受到那種刺骨的寒冷,姚揚默默運轉道經,紫色的泉水涌遍全身,刺骨的寒意才從身體之中慢慢淡化直至消失。

接著,一道符文從玉佩之中飛出,轉瞬之間化作了一道流光朝著天邊飛去。

速度之快不亞於光速了,姚揚這樣的視力都只是看到了一道流光,可見速度之快。

「好了,發出去了,我們走吧!」含雨這一刻好像變了一個人一般,之前一直依賴著姚揚,現在好像變成了一個有主心骨之人,比姚揚還要強勢,姚揚被這一轉變驚得會不過神來,好半響才驀然的從地上站了起來,跟在含雨的身後朝著荒原走去。

太陰聖族之中,據說是這片大陸上最早的一個門派,許多門派都是從太陰或者太陽聖族之中脫穎而出,慢慢的發展成了現在這樣一個局勢。

太陰和太陽聖族是人族兩大巔峰種族,一直佔據著不可撼動的地位,雖然已經沒落了,但是沒有人可以小瞧這個種族,畢竟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再者說來,在這兩個種族之中據說都有聖器,也就是說是聖人留下的兵器,還有不可靠的消息說,太陰和太陽兩個種族之中據說都有皇族之兵,那可是不得了,皇者可是無限接近大帝的一種稱號,而皇者之兵那更是了不得。所以雖然這兩個種族沒落了,但是仍然把他們放在頂尖勢力上!

這一天,太陰聖族之中的未來的聖女,蔣含雨因為貪玩,不見了蹤跡,全族上下都焦急的尋找,太陰聖族之中的聖女可是嬌貴無比,那是太陰一族未來的希望!老祖也同時被驚動了,要知道,這個未來的聖女可是老祖最疼愛的一個孩子,現在消失了,老祖都著急了。發動了太陰聖族的所有人,並且發出號令,誰要是能夠找到太陰聖族的聖女,賜玄陰經一卷!這個懸賞的內容可是非同小可,玄陰經號稱這片大陸上人族最古老的經書,許多大帝都曾經觀摩過!

這一個懸賞引起了軒然大波,而就在這個懸賞已經發出的時候,天邊一道流光飛到了老祖的手中,老祖輕輕捻住這一到流光,在老祖的手中化作了一個個的文字。

「來人,蔣非凡,你帶人去把含雨找來,就在他們失蹤的附近的山脈。跟她一起的有一個男子,一起帶回來見我!」

婚寵之老公乖乖就擒 「是,老祖!」一個年輕的男子叩拜後轉身退去,隨即化作了一道流光消失在了天際之中。

「含雨,你知道什麼方位嗎?就這樣走下去什麼時候是個頭?」兩人已經走出了山脈之中,姚揚隨時小心的看著天空之中,害怕那些騎著蠻獸之人從天空之中飛過。

不過一路上格外的寧靜,好像之前追捕的那些人都消失了一般。

姚揚心中一陣陣不安,好似暴風雨的前兆一般。寧靜的有些過頭了。

「你有沒有感覺到寧靜的有些過頭了?周圍的蠻獸似乎都不再嘶吼,荒原上格外的寧靜,甚至都沒有微風,這是怎麼回事?」姚揚說出了心中的不安。

「我感覺到了,他們來了。」含雨沒有說話,冰冷的雙眸掃視著四周,停了下來,不再往前走。

這個時候的姚揚好像一個被包養的小男人一般,跟在含雨的身後,而含雨冰冷的雙眸在四周掃過。

「出來吧,我知道你們是來找我的。」含雨對著周圍的空氣說道,炙熱的太陽下,含雨周圍全是刺骨的冰冷。

「竟然被你看出來了?」一到陰冷的聲音在空曠的荒原上傳遞的格外的遠。接著三道身影從含雨的周圍顯現出來。

「不錯啊,竟然還有心包養一個?」其中一個嬉笑著說道,臉上掛滿了戲謔之色。

「狗嘴裡吐不出象牙!」含雨冷冰冰的說道。

「跟她廢話幹什麼?拿下,這個男的也不能放過,竟然能夠逃避我們的追捕,我得好好問問他怎麼做到的。」

「上!」三道人影瞬間朝著含雨衝來,含雨身上的寒意越來越重,姚揚不由的後退了幾步,站在不遠處看著眼前的這三個人。

「第二秘境!」姚揚看了一眼之後瞬間就看明白了,這三個人都是第二秘境之人,而且身上都帶著靈器,姚揚就是被其中一個人所傷。

他們出手沒有什麼神力鎖鏈這等低級的東西,全是一個攻伐聖術,三個人渾身上下充斥著陽剛的氣味,周圍的荒草都被燃燒了。而含雨的周圍則是陰冷的結成了一層寒冰。

一道道絢麗的光芒在天穹之上閃爍而過,靈器閃爍著光芒在姚揚的頭頂劃過,天穹好似被撕裂了一般。

周圍的石塊,灌木,都被無情的撕裂,轉眼之間四個人已經打了將近三四個回合了,兩邊不相上下。

姚揚沒有放棄學習的機會,一邊揣摩著自己的心法,一邊看四個人的爭鬥,在打鬥之中,姚揚領悟了很多,但是卻是說不清楚。

「殺!」突然之間,含雨身上綻放出一道漆黑的光芒,好似黑夜一般,一輪新月在含雨身軀的後面浮現,周圍百米之內都被籠罩在黑夜之中!

「異象!」姚揚大吃一驚,這可是不得了,第二秘境最大的攻擊手段就是異象,而能夠領悟異象之人都是天資絕佳之輩,而之前的韓陽領悟的異象僅僅是在湧泉之境,沒有今天這麼大的威力。

冰冷的氣息在荒原之上瀰漫,姚揚不知道這種異象究竟是什麼名字,但是姚揚卻感覺到了威力,一道道逼近含雨的火焰都被含雨身上散發的冰冷的氣息凝結在了半空之中。冰冷的火焰好似火炬一般,好似被冰箱瞬間冷凍一般,在天空之中化作實體。

「新月?」另外一邊三個人吃驚的說道。

「哼!不想死快點滾!」含雨冷冷的說道,語氣之中沒有一絲的感情。

「看看驕陽再說吧!」一邊說著,在領頭的那個人身上散發出一股炙熱的氣息,炙烤著天穹,在男子身後浮現了一抹驕陽。驕陽緩緩升起,和新月對立。兩邊不相上下。

姚揚看到了這裡心中有些擔心,畢竟這邊只有含雨一個人,而另一邊卻有三個人,不管怎麼比,含雨怎麼可能會比他們厲害?況且兩邊都是異象。

驕陽,新月。

「噗!」沒有堅持多久,含雨口中噴出了一口鮮血,臉色蠟黃,身後的那一抹新月也變得暗淡了起來。

「你快走,我…不是他們的對手!」含雨在最後一刻讓姚揚快跑,姚揚能跑嗎?姚揚跑得掉嗎?

「哼!三個大男人欺負一個小女子,你們羞不羞?」姚揚這個之後給含雨一個安慰的眼神,然後就這樣站了起來。

姚揚不是不想逃,而是根本就逃不掉,面對三個敵人,而且每一個都比姚揚的修為高深,姚揚如何能逃?既然逃不掉不如出來一戰,男人既然活不下去了,不如戰死。

姚揚站了起來,身後一抹紫色的泉眼慢慢的浮沉,紫色的泉眼抵擋驕陽的炙烤,姚揚臉上布滿了汗水。

看到紫色的湧泉,含雨臉上閃現了一絲喜色。

「你既然想找死,那我就成全你。」帶頭的那個人臉上閃現了一絲鄙夷之色,他根本看不起姚揚這個湧泉四重天的廢物。

「哼,我也說了,若是我姚揚沒死,他日必定滅掉你太陽聖族,以泄我心頭只恨!」姚揚說這句話的時候很冷靜,臉上看不出喜悲之色,比起剛才的含雨,姚揚更加的面無表情。

「雨落三生。」姚揚默默的念出了這個詞。瞬間紫色的泉眼沸騰了,慢慢的在姚揚的身後升起,好似感覺到了姚揚心中的憤怒,紫色的泉眼沸騰的更加厲害了。

【今日第一更…收藏,求收藏。】 還有兩三天時間,即將抵達傳說中的仙緣聖地,傳送舟上四人都興奮不已。

不過一個時辰之後,一個不可思議的事情,便出現在木流眼前!

怎麼會?

木流獃獃地眺望自己的右前方,看到枚眼熟的藍色六芒星正靜靜漂浮。

他一個失神后,慌忙跳起,從袖裡取出星圖與宙間定位法寶,趴在桌上好仔細測定,然而片刻之後,他茫然地抬起了自己的頭,額上……有汗珠滲出。

「發生什麼了?」

真小小第一時間察覺到木流氣息的紊亂,本就因為剛才那淡淡殺氣掠過心頭的而五感大開的真小小,丟下還在奮筆疾書著各種坑人丹方的木爐,快步走到船頭。

「這……這……」木流不知道怎麼解釋才好。

「我們……走過這裡!」目光只是輕輕掃過船舷,真小小的眸子輕輕收縮了一下。

「是的,我們走過這裡,那枚六芒藍星,是我的星標。」沒想到笑笑如此敏銳,木流壓下慌張,手指右前方的星辰解釋:「可能是我剛到這裡時情緒太激動了,以至於航向出了問題,在原地打了個來回,你放心,這一次我肯定一秒都不走神。」

一邊說話,木流一邊快步走到傳送舟的舵前。每隔十幾個呼吸,便重新確定一次星標。

「哈哈哈哈!一貫嚴謹的木流,也會犯這種錯誤呀!」根本沒將現在情況放在心上的木子茗大笑著拍了拍木流的肩膀,畢竟粗心這種事,實在很少在木流身上見到。

「笑笑!你快過來!我這化獸丹丹方可寫好了,你快把你說的那禁聲禁五感的蟬籠術給我好好看看!」

船尾的木爐,深情呼喚著真小小的名字。

「先不玩了,你過來。」

只有真小小的小臉綳得緊緊地,表情甚至比木流更加嚴肅。

一個時辰之後……

眾人的右前方,又出現了一枚藍色的六芒星。

「我去!又來了!這特么是在原地打轉轉了呀!」木爐一拍大腿,扯開嗓子嗷嗷高叫起來。

「這是怎麼回事?」木子茗一臉震驚,直到現在都沒有清楚是怎麼回事。

「定位法寶,已經全部失效了。」木流雙手攤開,臉色鐵青,經常隨父親遊走寰宇,他也是頭一回遇見這樣的狀況!

「空間迷宮!」

木爐低吼一聲!

他曾流浪星間,跟著星際游商四域旅行,在寰宇中的見識遠比真小小、木流等人豐富得多。

「不過,這不像是……自然形成的空間漩渦……」

在所有人都將目光轉移到木爐身上時,他又自顧自地補充一句。

「木家傳送舟,不但擁有木家家徽烙印,而且防護盾、避裂陣、預警鈴……一應俱全。斷然不可能毫無預兆地便陷落在空間陷阱里。我們很有可能,是被人設計了!」

這一席話,立即說得木流與木子茗心中冷颼颼滴……

離炎星域內。

一般無人會向木家修士出手。

一是木家丹修與世無爭。

二是靈丹妙藥奇貨可居,其它五姓家族都對木家極為依賴,一旦木家遇難,定可得到八方支援,所以一般星匪,只要不是腦子有病,想被人一鍋端了,都絕對不會染指木家傳送舟。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萬獸朝凰》,微信關注「優讀文學」,聊人生,尋知己~ 米笙抽泣了幾聲,看了喬醉一眼:「教官叫喬醉,伊伊姐姐是他的親姐姐。」

警察又詳細的問了許多問題。

問完之後,領頭的警察派了幾名警察護送他們。

回到喬家,家庭醫生已經在待命。

喬醉被抱進卧室處理傷口。

萬幸的是,子彈只是擦過喬醉的手臂,失血不少,但傷勢不很嚴重。

警方的法醫會對喬伊的屍體了簡單的屍檢后,喬伊的屍體被帶了回來。

管家一邊哭,一邊指揮著人籌辦喬伊的喪事。

顧君逐坐在客廳的沙發上,許久許久,雕塑一般,眼珠都沒動一下。

葉星北把兩個孩子交給段岩冰,讓他帶兩個孩子上樓休息,她在顧君逐身旁坐下。

她握住顧君逐的手。

以前,顧君逐落在她身上的手總是灼熱的。

可此刻,他整個手掌冷的像一塊冰。

葉星北心臟絞痛了下,雙手將顧君逐冰冷的雙手裹在中間,輕聲說:「我知道你很難過,我也很難過,可是,逝者已逝,不管你怎麼傷心,伊伊都不可能再回來了,我們現在當務之急,是抓住兇手,只有把那個兇手抓住了,才不會有第二個人離我們而去,顧君逐,你說我說的對不對?」

顧君逐眼珠動了動,垂眸看她。

她的眼中映著他的身影,滿滿的心痛和擔心。

他緩緩舒了口氣,閉了閉眼,片刻后,睜開眼睛,目光不再如剛剛那樣木然僵直。

他把手從葉星北掌心中抽出來,捏了捏她的手臂:「放心,我沒事。」

葉星北點頭:「嗯,我知道。」

嘴裡這樣說著,可他怎麼也不像沒事的樣子。

不管怎樣,葉星北希望抓住兇手報仇的念頭,可以讓他轉移注意力,暫時忘記喬伊去世的傷痛。

顧君逐深呼吸了幾次,努力的平復心情。

他又閉了閉眼,片刻后睜開,取出手機,打給顧柒,「小七,你去查這兩天,方家的人和什麼人接觸過,重點查方明珠,其次是方易弦,查他們本人的行蹤和手機、電腦、信件,所有細節都要仔仔細細的查。如果他們兩個沒有異樣,就查他們的心腹,貼身保鏢、傭人、管家,每一個都不要放過!」

在偌大的風城找一個不知道是人是鬼,還死死藏起來的兇手太難了。

從方家人身邊排查,找到線索的可能性更大。

顧柒肅然領命,掛斷手機。

葉星北握住他的手,「你懷疑方明珠和方易弦?因為兇手的目標是方堯?」

兇手第一槍是沖方堯開的,只是喬醉發現了什麼,將方堯推開了。

第二槍或許也是沖方堯開的,只是喬醉受傷,喬伊擔心弟弟,不顧一切的沖向弟弟時,恰巧擋住了方堯,第二槍才會射中喬伊。

顧君逐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葉星北皺眉,輕聲說:「可如果是方明珠雇兇殺人,她最恨的不應該是米笙嗎?她愛小喬,米笙搶走了小喬,所以她恨米笙,可她和方堯的關係以前似乎不錯,她沒理由雇兇殺方堯。」 ?更新時間:2011-11-06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