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明白這是『精』靈族的弓箭齊『射』的聲音,代表著『精』靈族晝夜無休,每兩小時一次的攻擊又開始了!

Home - 未分類 - 他們明白這是『精』靈族的弓箭齊『射』的聲音,代表著『精』靈族晝夜無休,每兩小時一次的攻擊又開始了!

不過不管是虎人士兵還是奴隸團的獸人奴隸對此都早已習以為常,再也『激』不起他們半分緊張和恐懼的情緒了。

奴隸們井然有序地退進了營地工事,接下來三五成群的休息聊天去了。

拖雷拉著巴圖魯走到一個僻靜的地方,看了看四下無人,壓低了聲音對身邊的巴圖魯道:「看來你的那個兄弟也不是個好元帥啊!」

「為什麼這麼說?」巴圖魯不解地道。

「明知道這種攻擊沒有作用,他為什麼還要繼續?這不是白白『浪』費戰士們的生命么?」拖雷搖頭道。

「我想他一定有他的道理吧!」巴圖魯雖然也不明白,但他還是要為了自己的兄弟說話,他堅信顏龍這麼做一定有他的用意。

「希望如此吧!」拖雷嘆息道,畢竟這個人的能力高低,跟自己黑犀一族的未來有著直接的關係,身為族長的他不能不擔心啊!

「你們聊的滿開心嘛!」這時候兩人身後傳來了一個低沉的聲音,用的居然是純正的天龍大陸通用語。

拖雷和巴圖魯駭然轉身,就見他們那個矮小的虎人小隊長剛查正背著手站在他們的身後,微笑地看著他們兩個。

「***了!」拖雷和巴圖魯心中一沉,暗暗握緊了手中的斧柄。

虎人小隊長感覺到兩人身上突然爆發的殺氣,連忙擺手道:「別誤會,我沒有惡意!」見兩人滿臉不信的表情,又道:「走,到你們的營房裡聊聊!」

拖雷和巴圖魯有點『迷』『惑』,但還是將虎人小隊長帶到了自己的營房,畢竟那裡現在沒人,就算殺人滅口也方便些。

拖雷關好了房『門』,冷冷地注視著好整以暇的虎人小隊長道:「剛查隊長,你究竟想怎麼樣?」

巴圖魯站到了虎人小隊長的背後,和拖雷一前一後對虎人小隊長形成了包夾之勢,大有一言不合,就要殺人滅口的架式。

「剛查?」虎人小隊長一愣,然後笑了,低頭從臉上取下了一樣東西,然後才抬起頭道:「你說的是被我『弄』死的那個虎人吧?」

「人類?!」拖雷手中的車***斧噹啷一聲掉在了地上,差點砸到他自己的腳。

「老巴?剛分開就不認識我啦?」那人轉過身來,對還沒搞清楚狀況的巴圖魯笑道。

「你,你是顏龍兄弟?!」巴圖魯嘴巴張的老大,腦子一時間有點轉不過來。

「可不就是我啦!」顏龍指著自己的鼻子,笑的很開心:「不過我們還是小聲點好!」

巴圖魯這才回過神來,趕緊捂住了自己的大嘴。

拖雷滿臉疑『惑』地對巴圖魯道:「老巴,這個人不會就是你跟我提起的那個……」

巴圖魯連連點頭,低聲道:「沒錯,就是他!」

顏龍抬起頭看著拖雷這個身高比自己高出一半有餘,體重怎麼看都頂自己十個八個的超級壯漢,有點咋舌地問巴圖魯道:「老巴,他就是你說的黑犀人?」

巴圖魯笑道:「沒錯,我的兄弟拖雷,而且他是黑犀人的現任族長,以後大家就是自己人了!」

顏龍的興奮溢於言表,都快笑開『花』了:「你好拖雷,我是顏龍!」

他本想跟拖雷握個手呢,但是看看對方那蒲扇一般大小的巨掌,還是放棄了,

「你好,你剛才怎麼,怎麼變成剛查的?」拖雷結結巴巴的問道,現在他滿腦子都是問號:一來他不明白顏龍怎麼能夠變成虎人小隊長的樣子,二來被顏龍深入虎『穴』的膽『色』給徹底震撼了。

「是啊,剛才可把我們倆嚇了一跳,差點就要拚命了!」巴圖魯跟拖雷的想法完全一樣。

「雕蟲小技,沒什麼的!」顏龍微微一笑,戴上了藝人面具,瞬間又變成了那個虎人小隊長的樣子:「幸好那個傢伙個子比較矮小一點,不然我還真裝不像呢!」藝人面具畢竟只能改變外在的樣子,身高和體重是無法改變的。

「真是神奇啊!」頭腦簡單的拖雷和巴圖魯哪裡見過這種奇事?當下把兩人看的一陣瞠目結舌。 「不說清楚,我們是不會走的。」

腳步一頓,樗里晨光咬牙堅持,但額頭傳來的重壓,已令他眼角溢血,神魂顫抖。彷彿隨著一個時辰時限將至,只要自己不踏入星門內,便得……死!

「嘎嘎嘎嘎……你們兩個小傢伙,大概還不知道什麼是星主令吧?老夫哪裡會知曉你們任務的全部內容,老夫不過也只是一個看門的,上面那位說了,讓老夫來為兩個小輩開個門,老夫便來。至於你們兩個,去了泰藍星要做什麼,自然也是上面那位到時候會布置的事,與我無關。不要以為一兩句話便能威脅老夫,畢竟走與不走,都是你們的選擇。要知道,開啟這扇星門,是要消耗巨大靈氣的,你們死在門前,老夫正好少出一分力氣。」

把話說完,老頭兒便雙手抱胸,懶洋洋地站在一旁,不再理會真小小與樗里晨光的舉動。

「我們走!」

雖然星主令對自己的壓迫感不強,真小小感覺自己隨時都能違背它的意願,但看樗里晨光咬牙堅持的模樣,真小小把心一橫迅速推著他踏入星門中。

「老夫就說嘛……乖乖聽話才是對的。」

看門者站起,將自己的手按壓在星門機關上,光影一閃,二人就此消失於燦爛光火中,被瞬間挪移出了沈域去!

「不過既然是離殿下要人,老夫篤定,你們兩個小菜雞回不來了。」

眺望二人消失的方向,看門者臉上,浮現出一抹將上位者心思看透的微笑。

恰在此時,一個翩躚身影無聲而來。

「就是這扇門嗎?」

沈雪舟手指看門者,夢法無聲發動。

老頭身體一晃,彷彿從夢中驚醒,他轉過身子,看到真小小與樗里晨光正站在星台前,抬腳向門內踏入的畫面。

咦?

人還沒走?

剛剛是自己的幻覺?

下意識地,再一次將手壓在星門上,看門者目送二人離開。同時嘴裡發出與前一秒一樣的冷笑。

「老夫就說嘛……乖乖聽話才是對的。」

「不過既然是離殿下要人,老夫篤定,你們兩個小菜雞回不來了。」

「媽蛋!這話老夫怎麼好像說過一次了?」

「還有,這一回發動星門,比往常累一倍有餘……看來老夫是老了……得回家好生修養,呀呀呀,多吃幾隻靈雞補一下。」

群星化為流火,倏地在眼前閃過。

已經踏上前往泰藍星的旅程,樗里晨光額頭可怕的重壓驟然消失,擦去眼角溢出的鮮血,樗里晨光臉色鐵青地祭出自己的卜算工具。

此時真小小化為自己身前的一團光,不能阻止自己卜算未來。

手指在熟悉的法寶上輕點。

樗里晨光的眼底,無聲出現霧白之光。

算師之境,與修為關係不是很大,入虛、惜福、問天、逆神、斬道、因果仙人!

在招搖星時,他已完全踏入自己爺爺渴望而不可及的入虛之境,來到沈域,吐納離炎靈氣,再加上在成天煉製食丹的同時,以心算之法默默修行,樗里晨光感覺自己,已經觸摸到了惜福的門檻。

以結丹,可算化神。 遲展的話,像是對葉星闌的又一次批判,葉星闌的臉色,更加蒼白了幾分。

剛剛所發生的一切在他腦海中一遍一遍回放,他忽然發現,顧君逐說的是對的。

他口口聲聲說他疼愛葉星北,可他內心深處卻並不是這樣想的。

過去的五年,葉星北被他以各種各樣的理由罰過無數次。

對葉星北的輕視和懲罰,已經成了習慣。

在他的潛意識裡,葉星北是不需要被珍重的。

不管是為了葉家,還是為了他,葉星北都是可以犧牲的。

如果葉星北是江正行的女兒,他這樣對葉星北,還能說一句父債女償。

可葉星北不是。

北北是他大伯的女兒。

他爸爸是跟在大伯身邊長大的。

大伯是他爸爸最敬愛的人。

甚至,大伯和大伯母,是為了尋找他爸爸,才在車禍中喪生。

葉星北的身份已經變了,他的思想卻還沒轉變。

他對葉星北的關心和疼愛,還只停留在嘴上。

在他心底深處,葉星北還是過去那個他可以任意打罵、任意犧牲的葉星北。

想通了這一點,他面如死灰。

他是在什麼時候,變成了這麼噁心的人?

北北做錯了什麼,他要那樣對待北北?

顧君逐和遲展說的都是對的。

師世峻如果要鞭打的人是葉星離,他死也會護住。

可因為那個人是葉星北,他輕而易舉就推了出去。

他搖了搖頭,無法面對那樣齷齪的自己。

許久之後,他閉了閉眼,平靜了片刻,眼睛睜開,愧疚的看向葉星北,「對不起,北北,是我的錯!我做的不好,我不配做你哥哥。」

「沒關係,」葉星北聳聳肩膀,無所謂的笑笑,「我知道,你就是習慣了嘛!沒事,我也習慣了。」

反正葉星闌從來也沒對她好過,以前什麼樣,現在還是什麼樣,她也沒什麼落差感。

不管怎麼說,當年如果不是葉家收留她,她和小樹就不會有這五年安穩的生活。

她終究是欠了葉家的。

堂哥堂妹,處的好,是親人。

處的不好,親兄妹還有反目成仇的,又何況只是堂兄妹?

她想通了。

只是,心也冷了。

以前不知道葉星闌是她親堂兄時,不管葉星闌對她怎樣,她都是感激涕零的。

感激葉星闌給了她和小樹遮風擋雨的地方,感激葉星闌讓她成為光芒萬丈的「星芒」。

可知道葉星闌是她堂兄之後,她的心態就變了。

她渴望得到更多。

渴望葉星闌能像一個真正的堂兄那樣對她好。

說白了,就是她太貪心了。

可她控制不了。

葉星闌不能當她是妹妹,她也不能像以前那樣,毫無條件的對葉星闌好。

或許她是忘恩負義的白眼狼?

她不知道。

她只知道,葉星闌讓她很傷心,很疲憊。

她不想再過這種生活了。

她看著葉星闌,輕聲問:「闌哥,你覺得我欠你的恩情,還清了嗎?」

葉星闌愣了下,神情更加愧疚:「北北,你別這樣說,你從沒欠過我什麼。」 ?「不說這個了,老巴,你們談的怎麼樣了?我可是專程為這事來的!」顏龍問道,為了這件事他可是費盡了心機,『混』進奴隸團營地的過程更是驚險萬分,要不是自己此時實力大增,還真不一定『混』的進來呢!

他此時已經改變了這次就把黑犀人全部裝進水月『洞』天裡帶走的初衷,因為一來黑犀人被分割成了許多小隊,二來看他們也不是很快能學會咒語的材料,再說還不知道人家願意不願意跟著自己『混』呢!

本來他是可以讓碧『玉』準備一些符文的,但是大家都不同意他一個人隻身犯險,所以他是偷偷『混』在這次攻擊的『精』靈族戰士里溜出來的,準備不夠充分。

「就沖你為了我們一個人『混』進這裡來的膽『色』和情意,我拖雷和黑犀一族以後就跟你『混』了!」拖雷一拍『胸』脯,慷慨『激』昂地道。

在他眼裡,顏龍雖然是依靠那個神奇的面具『混』進來的,但是能夠輕鬆幹掉一個虎人的小隊長還不被別人發現,膽『色』和實力那都是無庸置疑的了,而身為尊貴元帥的顏龍為了自己這些奴隸,甘冒生命危險『混』入敵軍營地,這份情意更讓豪爽重情的黑犀人族長感動萬分。

巴圖魯說的果然沒錯,拖雷的確是個識英雄重英雄的爽快漢子。

「太好了!」顏龍大喜道:「現在不是歡聚的時候,等以後我們再好好喝幾杯,你們先把信得過的兄弟們聯絡好,這是行動的時間和大概方案,你們先看下!」說著將早就寫好的計劃取了出來,遞到了巴圖魯手裡。

巴圖魯和拖雷面面相覷,為難地道:「我們都不識字的!」

顏龍暴汗,只好大概地為他們講解了一下,等他們『弄』明白了之後才道:「你們儘快準備,我現在還要趁『亂』去收集點情報呢!」

「老爺您會說虎族的話嗎?」雖然顏龍現在外貌是個虎人,但是拖雷還是有點為顏龍擔心,畢竟顏龍此時是他們黑犀人一族重獲自由的唯一希望。

至於叫顏龍老爺,那是獸人們對貴族的習慣『性』稱呼。

「不會!」顏龍雙手一攤道,他也在為這個問題頭大,自己『混』入奴隸的營地倒是容易,但是想『混』進戒備森嚴的軍事設施恐怕就難了。

「我倒是會一點,但是現在教您也來不及!」拖雷道:「我看老爺您還是趕快回去吧,這裡太危險了!」

巴圖魯也為自己的兄弟擔心:「是啊顏龍兄弟,你還是趕快回去吧,為了一點情報冒險不值得!」

顏龍搖了搖頭,來自二十一世紀地球的他非常明白情報對於戰爭的重要『性』,沒有情報,『精』靈族的軍隊就相當於是一個瞎子和聾子,仗要怎麼打?想了半天,顏龍腦中靈光一閃,興奮地道:「有辦法了,現在一般不會有人來這裡吧?」

「『精』靈族的進攻停止前,一般不會有人來!」拖雷回答他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