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左護法的速度,極端的恐怖,幾乎是數息間,便走出現在了逍遙子等人前方,出聲冷笑道。

Home - 未分類 - 那左護法的速度,極端的恐怖,幾乎是數息間,便走出現在了逍遙子等人前方,出聲冷笑道。

望著那再度出現的攔路之虎,逍遙子面色也是一沉,這左護法的實力強得恐怖,按照他的感應,這傢伙,恐怕至少都是達到了分神後期的地步,比起北狂都是要強上不少。

「青雲大道斬!」

身後青雲子的面色,也是因為左護法的出現有所變化,但緊接著,他便是立刻擺脫對手,對著左護法出手,大片的元力凝聚於青雲劍上,虛空中虛化出一道祥和的雲刃,狠狠的對著後者劈了過去。

「青雲大道斬,呵呵,老夫對它倒是頗感興趣,此次將你擒了后,這青雲宗的絕學,便歸老夫了……」

面對著那雲刃的凌厲氣勢,左護法卻是淡淡一笑,大手猛的一握,滔天元力凝聚,直接是凝聚成一道巨掌,一巴掌便是拍在了那雲刃上,可怕的力道,竟然是生生的將那雲刃拍散而去,旋即勁風不減,對著逍遙子等人抓去。

「青雲大道拿來戰鬥的確不行啊……」見到青雲大道斬的攻擊效果,青雲子也是忍不住的苦笑了一聲。

「咻!」

巨掌抓來,逍遙子等人也是速度驟然暴漲,險之又險的將其避過,不過在他們身後的那些傢伙卻是沒了這等好運,巨掌抓下,即便是是他們之中有著一位實力達到了元嬰巔峰的頂尖強者,但其身體,依舊是在那一掌之下崩潰而下,爆成一團血霧。

對於身後傳來的眾多慘叫聲,逍遙子卻是無暇理會,他的目光,死死的盯著前方的左護法,這個傢伙的位置,剛好是站在空間封印被震散的地方,也就是說,想要在那裡撕裂空間裂縫,那麼便必須把這個老傢伙給打退。

「看來,你把我當紙糊的了么?」逍遙子目光閃爍,一把將弄中拎著的年輕宗老等人丟向青雲子,旋即心神一動,隨天行步法運轉,毫不猶豫的便是化為一道光芒掠出,噙著可怕力量的勁風,直接是對著左護法籠罩了過去。

「咦?這麼快的速度。」

面對著逍遙子那瞬間爆發異常凌厲的攻勢,左護法眼中也是閃過詫異之意,他沒想到逍遙子一直在隱藏實力。

「速度雖強,不過終歸是速度而已……」詫異歸詫異,但那左護法卻是沒有絲毫的退後,滔天元力涌動,手掌揮動間,便是化為數百丈龐大的元力巨手,輕易的便是將逍遙子那凌厲的攻勢盡數接下,偶爾掌風翻動間,浩瀚的元力,震蕩空間不已。

「亨,不跟你玩了,老東西。」

「自然大道!」

自然大道,一出手便是施展了所能動用的最強攻擊,逍遙子也明白,面對著這種同級彆強者,要想不被耗在此處,尋常攻擊,已是無作用。

八卦道圖凌空高掛,一形成,逍遙子手掌猛的一握,金木水火土五種色澤不同的元素,頓時在掌心成漩渦狀凝聚而起,然後彼此交融,僅僅是數息間,便是凝聚成了一道擁有著五種顏色的光團,五色光團一成形,一股股自然大道的氣息便是蕩漾而出,但卻令人凝重,看似祥和的光團如此讓人心悸。

「大道交融,給你試試威力!」

無色光團剛剛凝成,逍遙子手臂便是一枰,光團帶起一道絢麗的火光閃電般的掠出,最後在左護法不遠處,轟然爆炸而開。

「轟!」

驚天動地的能量爆炸響徹著天地,瀰漫著毀滅之力的元力風暴瘋狂的肆虐著,凡是靠近風暴數百丈之內的任何異族之物,都是會那股餘波所波及,身體直接是在瞬間化為灰塵,最後被自然消散而去。左護法也不例外,身形瞬間成灰。

那些年輕宗老看到逍遙子此等戰力,不禁瞪大眼睛啞舌,剛想對逍遙子讚歎,卻被虛無的高空上傳來的一句話哽咽在了喉嚨。

「不愧是夜梟子的師傅,能把這具**毀掉。」

元力風暴席捲天地,然而,左護法那冰冷之聲,卻是依舊緩緩的從那元力之中傳出,旋即,眾人便是見到,元力風暴之中,滔天的黑氣暴涌而出,居然是生生的將風暴的肆虐止了下來,一道靈魂體踏著虛空,一步步的走出,一身衣袍無風自動,獵獵作響,面目陰森。

「能單獨以靈魂體形態走動,生前至少也是合體期,果然,黑花宗所有高層都被異族強者融合了,真是噁心。」

見到那竟然毫髮無損的左護法,逍遙子面色也是微微一變,這還是他首次施展自然大道來戰鬥,五色光團的威力強大的讓人意外,但沒想到,即便是這樣,也是無法重創「左護法」,能活到現在的異族之物,的確是極端的恐怖。

「那老傢伙的氣息有些不穩定,看來你剛才那一擊對他還是造成了傷害,不過想要重創他,還不夠……」青雲子面色凝重的道。

「我們必須儘快脫身,不然其他門派宗老一旦被盡數剿滅,我們也難逃此地!」青雲子再次沉聲道。

逍遙子默默點頭,目光望著遠處那一臉森然與冷笑的左護法,突然深吐了一口氣,沉聲道:「師兄,你還記得嗎?我們的師傅對我們說過,這個世界上,就沒有自然之道解決不了的事情。」

聞言,青雲子一怔,這時候扯這個幹嘛?但這個時候也沒時間多問什麼,只得等著逍遙子下句。

逍遙子面露微笑,身體開始散發出自然的氣息,身後的自然道圖開始大漲,八卦陰陽圖案開始轉動,一股比剛剛還要恐怖的氣息緩緩凝聚,只見逍遙子慢慢道:

「我明白師傅說的話了,世界上就沒有自然之道解決不了的問題,要有,那就搓兩個!」 韓渡回道:不快,我已經打120,將閆茹月送到牛頭鎮醫院,你去黃明山下,將她的車子開到醫院來,我安排好人和你碰頭了。

我靠,你不是說等我來開車,然後送她去醫院嗎?鄧錄發出一段帶有咆哮感的回復。

情況有變,我們提前到了黃明山下,她的狀況又很不好,所以我打了120。

好吧,我現在就趕去黃明山下,在醫院等我!

鄧錄回復完,關了手機,坐網約車趕往黃明山。

此刻天色已開始蒙蒙亮,道路上又無其它車輛,鄧錄他們不出十分鐘就到了黃明山。

他下了車,抬頭看到前方空地上停著的閆茹月的車子。

他快速奔跑過去,四處尋找韓渡所說的與他碰頭的人。

老黃一直站在車子另一側,此刻發現有人來,從這一側走出。

鄧錄猛然看到一個頭髮稀疏,臉色枯黃,快五十歲的矮小瘦弱人影,嚇得不斷退開。

他實在被老黃的外表嚇到,即便是第一次見面,但第一眼就從他身上感受到很危險的氣息。

「有人讓我給你車鑰匙。」在鄧錄嚇得想轉身逃跑的時候,老黃伸手遞過去一把車鑰匙。

鄧錄這才慢慢鎮定下來,凝視著他,有些猶豫道:「你,就是韓渡所說的與我碰頭的人?」

「是。」老黃站在原地一動不動道。

鄧錄心裡著急與閆茹月見面,壯著膽子走過去,從老黃手裡小心翼翼地拿起鑰匙,然後勉強一笑道:「多謝你給我車鑰匙,你要一起去醫院嗎?」

「不去。」老黃同往常一樣發出低沉沙啞的聲音。

鄧錄聞言如釋重負,他根本不想和老黃坐一輛車,雖然他們只是第一次見面,又沒有什麼過節,但老黃給他的感覺真的很不安,他心裡在疑惑韓渡怎麼會認識這樣的人。

「那,那我走了,謝謝你。」

鄧錄說完,快步轉身坐上駕駛座,隨後發動車子,火箭般離開。

他的開車跑遠,其實還不時通過後視鏡觀察老黃那邊的情況,見老黃沒有跟來又是鬆了口氣。

只是在他最後一次通過後視鏡觀察老黃時,他突然發現老黃不見了,他以為是因為位置偏離,已經觀察不到老黃,竟是好奇地停下車,探頭往後方看了看。

那裡一片空蕩蕩,已經不知老黃去了哪裡。

「真是個怪人,什麼時候不見的,速度還真快。」

他自言自語一句,然後發動車子繼續趕往牛頭鎮醫院。

當他終於抵達醫院,停好車子急匆匆跑進醫院后,韓渡正在前台處等著他。

「韓渡,她現在什麼情況?」鄧錄一來就焦急發問,因為憂心閆茹月的安危,連老黃的事都忽略,不然他肯定要好好打聽一下老黃的來歷。

「別擔心,她已經脫離危險,醫生已經給她注射了強效解毒劑。」韓渡一手拍在他的肩膀上。

「帶我去看看她。」

韓渡正有此意,轉身往搶救室方向走。

一直到現在,裡面的醫生護士才從裡面出來,見到韓渡,醫生主動道:「你來了,傷者已經沒有危險,我們正要將她轉移到看護病房,你應該是她的家屬吧,這段時間建議一直陪在她身邊。」

韓渡指了指身邊的鄧錄,道:「你搞錯了,他才是傷者的家屬,我只是負責送她來醫院的朋友。」

鄧錄也當仁不讓,向醫生說:「是的,後面由我來陪著她就行,醫生我能去看看她嗎?」

「可以,不過請保持安靜,傷者正在休息,估計要過一段時間才能醒來。」醫生倒不關心誰來看護她。

鄧錄於是衝進搶救室,裡面一名護士正推著昏睡的閆茹月往外面走。

韓渡跟在他後面,一眼見到閆茹月的臉色已經恢復正常,除了依舊看起來有些虛弱,呼吸已經非常平穩。

鄧錄從護士手中接過推車,輕聲道:「讓我來推吧。」

護士點點頭,在旁邊指引鄧錄往看護病房走。

一直進了看護病房,將閆茹月抬上病床躺好,鄧錄才開始和韓渡說話:「她這次來醫院,肯定用了不少錢,你報個數給我,我將錢轉給你。」

鄧錄這是知道韓渡此前手頭很緊張,所以想替他分擔。他不知道韓渡現在有了賺錢的渠道,經濟問題已經難不倒他。

「不必了,我沒有保護好她,讓她意外被毒蠍叮傷,這筆費用理應由我來出。」

「可是,你還要運作探險隊,如果把錢用在這裡,後面會不會鬧虧空?」鄧錄還是想要由自己來付閆茹月的醫藥費用。

韓渡沒有過多解釋,也沒有更改主意的打算,淡淡笑道:「我說過不必了,我去外面買三份早餐來,你在這裡照顧她。」說完離開,也不等鄧錄繼續開口。

韓渡離開醫院后,在路上停歇了片刻,注意力回到腦海中。

現在三個試煉任務都是完成,說好的獎勵應該兌現。

此前由於韓渡在搶救閆茹月,系統很人性化,沒有打擾他,現在主動道:「恭喜宿主,一路過關斬將,三個試煉任務都是出色完成,現在按照約定,將最後一點許可權值發放,請宿主查收!」

頓時,韓渡注意到系統資料表彈了出來,日常任務那一欄,有非常悅耳的聲音傳出:「叮,新增許可權值一點,累計獲得許可權值一百點,高難度任務成功解鎖!」

而後,日常任務裡面的三種不同難度任務出現,隨之自動切入高難度任務,並且顯示「默認領取」。

這時候,一大片文字介紹覆蓋系統頁面,韓渡認真看了起來。

很高興宿主終於成功解鎖高難度任務,現在,子虛幻境巨人遺骨探險任務開啟,此任務屬於極度危險級別,因此沒有時間限制,宿主能活著返回就算成功,屆時將有豐厚獎勵回報。

看完這一行字,韓渡的注意力全在「子虛幻境」與「巨人遺骨」上,看來這是一個建立在系統虛擬場景里的高難度任務,他經歷的試煉任務場景,應該也是這裡面的一部分,那些巨型蝗蟲、十公分長毒蠍、大鱷龜都是子虛幻境里的生物。 第二百四十三章再遇強敵

「我明白師傅說的話了,世界上就沒有自然之道解決不了的問題,要有,那就搓兩個!」

逍遙子面露微笑,身體開始散發出自然的氣息,身後的自然道圖開始大漲,八卦陰陽圖案開始轉動,一股比剛剛還要恐怖的氣息緩緩凝聚,這一次,直接出現了兩個由五種元素組成的元力光團!

「哼,要不是我自然之道才初成,凝聚不了風和雲兩大元素,才不要這麼麻煩。」逍遙子額頭上冒汗,瞬間被元力蒸發。顯然,同時凝聚兩個五色光團對於他來說並不輕鬆,但嘴上依舊喃喃道。

身上散發出祥和自然氣息,身後八卦圖暴漲,逍遙子不顧青雲子臉上的驚愕,兩個五色光球被揮了出去。

頃刻間,可怕的毀滅風暴在廣場之中席捲而開,凡是被這種餘波所波及之人,除了少數實力極強者,大多數人的身體,都是在瞬間化為灰燼,那等威力,可真的是真正的毀天滅地。

「這老瘋子……」

面對著那擴散而開的毀滅風暴,那些原本打算攔截下逍遙子他們的強者,也是不得不抽身急退,即便是強如左右護法等人,都是只能在此刻旋轉退避三舍。

風暴持續了足足數分鐘,方才逐漸的淡化,而隨著那毀滅波動的散去,那地面之上,也走出現了一個數萬丈龐大的巨坑,坑洞之底,一片漆黑,彷彿看不見盡頭,那等恐怖的破壞力,看得黑風等人,眼瞳都是有些緊縮。

風暴散去,陰陽護法二人的目光,第一時間便是轉向了逍遙子等人逃竄的地方,卻是僅僅見到一道正在徐徐癒合的空間裂縫,而逍遙子等人的身影,卻已是盡數消失不見,顯然是從那空間裂縫中逃了出去。

「該死的!」

見到這一幕,陽護法面色也是一片陰沉,低罵了一聲。

「怎麼讓他們給跑了……」黑風的身形也走出現在陽護法身旁,沉著臉道,那各宗門宗老等人,此刻已是盡數被其擊殺,在一名分神中期巔峰面前,後者顯然並沒有太多的抗衡之力。

「這個小子的確有些本事,不愧是夜梟子的師傅,難怪能夠讓我黑花宗屢次吃癟……」陰護法目光陰沉,不過倒並沒有怎麼推脫責任,逍遙子先前所爆發而出的破壞力,就算是尋常的分神後期強者都是無法達到,而且在他們所得到的情報中,逍遙子也的確具備這種戰鬥力,吃虧的話,倒並非是什麼值得可笑的事。

「不能讓他們順利的逃脫,雖然如今不再懼怕消息傳進中州,可畢竟南部還有這麼大一個硬茬,若是殺了他們的話,也能省去日後麻煩……」黑風皺眉道,逍遙子這宿敵實力比他高,如今自然是不想見到後者逃出生天。

「先解決這些傢伙的事,我們的任務是給王恢復元力,至於逍遙子等人,哼,哪有那麼容易逃脫,在廣場空間外,還有著玄冥二老坐鎮,傳信給他們,讓他們分出一人,務必將逍遙子截殺!」魂焱冷聲道:「若非他二人要幫助二宗主大人穩定空間封印,那小子,怎可能撕裂空間裂縫逃生……」

「嗯……」陽護法也是點了點頭,望了一眼這血腥之味衝天而起的空間,眼中不由得掠過一抹殘忍笑容,森然道:「有了各宗門高層血液精肉的滋養,相信王不久便能恢復實力,到時候,王便是能夠成為數千年之內,第一位完整復甦的異屆至高強者,到時,整個青木大陸南部,都將會被納入我黑花宗的統治,就算是中州,我們也有了抗衡的資本!」

「本來這一天能夠提早許多年來到的,結果都被星象門給搗毀,當年王剛復甦,便被這些傢伙聯合重創,休養了這麼多年,方才恢復巔峰,不然的話,倒也不用太過忌憚中州。」黑風語氣恨恨的道。

「能夠統一南部,一切都是值得,青雲宗傳承了一些對我們不利的東西,太過難以對付,若是他們日後與中州強者聯手,還真是能夠對我黑花宗造成威脅,必須將其除去,而且那刑家……就連全盛時期的王都對其相當忌憚。」

陽護法沉聲道,在提起那個「刑家」這兩個字時,他的眼中,也是掠過一抹懼色,彷彿是想起了當年的那一場驚天動地的慘烈之戰。

靈魂體的陰護法取出一枚丹藥吞服而下,旋即目光陰寒的望著下方那些還在殘存的戰鬥,不由得陰冷一笑。

「動手收集血脈精肉吧,有了這些,王或許便是能夠再進一步,到時候,方才是我異族徹底動手之時!」

距青木戰場約莫數百里之外的一片空間,突然間扭曲而起,一道空間裂縫浮現而出,旋即一道道有些狼狽的身影,不斷的從中掠出,待得落到山峰上時,眾人方才如釋重負般的鬆了一口氣,總算逃出了那個必死的牢籠。

「沒事吧?」

青雲子也是抹了把冷汗,能夠從那黑花宗的封鎖之中逃出生天,不得不說是一個奇迹,不過旋即他的目光便是投向一旁的逍遙子,望著後者胸膛上的傷口,面色微變的道。

「無妨……」

逍遙子輕咬著牙關,手掌在傷口一抹,一屢屢的木屬性元力便是遁入那傷口之中,頓時間,竟然是爆發出陣陣白霧,一絲絲的黑氣,被木屬性元力從傷口中逼出。

在將傷口之內蘊含的侵蝕勁氣化解后,逍遙子這才鬆了一口氣,將一枚丹藥塞進嘴中,略作回復,這才轉頭望著後方那片異常安寧的山脈,誰也無法想到,在這山脈內的那一片空間中,此刻,已是血流成河,屍橫遍野……,

一旁,那被逍遙子從廣場中救出來的十來位各宗年輕宗老,面色悲戚的對著山脈的方向跪下身子,其中有著幾位女子,更是忍不住的輕泣出聲,一直生活在自己宗門高高在上的她們,從來沒有如此的無助與絕望過。

比起其他人,青雲宗的兩位年輕宗老倒是要略微平靜一些,雖然眼中依舊是無盡的悲意,可至少表面上沒有流露出來,經歷大變,兩人彷彿都是成熟了不少。

「逍遙子道友,大恩大德無以為報,日後若是有機會,必以命想報……」一位北門宗老轉過身,對著逍遙子和青雲子重重的一抱拳,沉聲道,在他身旁,其他人也是彎腰行禮。

「好好活著吧,不用報答什麼,如果不是各宗宗老以命相搏,誰也逃不出來……」

逍遙子擺了擺手,對於這些年輕宗老等人的遭遇,他心頭也是有些同情,從今天開始,這些天之驕子也不再是什麼最為璀璨的明星,他們將會如同自己一般,需要依靠自己的力量,而至於能否振興宗門,那便是得看他自己的能力了。

「接下來怎麼辦?」青雲子輕嘆了一聲,道。此次青雲宗損失的宗老高達三十多位,說不傷心是假的。但現在最重要的,是宗門怎麼樣了?從黑風他們的口氣來看,恐怕各宗門都遭到襲擊了吧。

但對於青雲宗,青雲子還是比較放心的,他是掌教,所以他知道青雲宗真正的實力有多強,有些隱者可能連他都不知道!再說了,青雲宗的天、日、月三大秘境里,還有三位不知何年月的老祖!

「異族強者行事太過殘暴,必然會讓得他們成為眾矢之的,不過這些宗派勢力對於異族來說,卻是如同螻蟻般難以引起注意…」

逍遙子眼露沉吟之色,片刻后,道:「我必須前往中州,如今青木大陸之上,能夠與異族抗衡的,也就唯有中州蒼茫宗,發生這種事,他們必然不會袖手旁觀,否則,等其餘的異族強者覺醒,我們必然也難逃大劫……」

從黑花宗能夠輕輕鬆鬆將他們這些高層趕盡殺絕的情況來看,就算是換做南部其他宗門,恐怕都只會是同一種下場,而當然,換成正道修真者聯盟,那結果還會更加的凄涼,和潛伏了這麼多年的異族相比,依舊還是有著一些差距。

逍遙子從不相信異族會放過正道修真者聯盟,聽說連原先歸順黑花宗的傀儡門都被殺戮殆盡了!所以說,他必須儘快的想辦法,不然到時候黑花宗對正道修真者聯盟出手,那結局,不會比今日這一幕好多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