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頗自己是施展了《九陽天功》才能爆發出這樣的氣勢,可李牧如今依然是武宗境九階,為何能爆發出這樣的氣勢?

Home - 未分類 - 景頗自己是施展了《九陽天功》才能爆發出這樣的氣勢,可李牧如今依然是武宗境九階,為何能爆發出這樣的氣勢?

氣勢,並非氣息,和代表修為,卻是戰力強弱的一種外在表現,越是戰力強橫的人,氣勢也越強大。

李牧如今的氣勢就很強大,足以和景頗媲美,證明說他的戰力也足以和景頗爭鋒。

「轟!」

輪迴的力量席捲向景頗,在剝奪他的元氣和精氣,有一縷縷流光從他身上湧出,被吸進了虛空裂縫中。

「該死……」

景頗大叫,舞動斷龍刀,連續劈出十幾道刀芒,這才將虛空裂縫劈碎,斬斷了輪迴的力量。

可是,漫天黑洞驟然浮現,形成了一道天幕,被李牧催動,向著他壓落下來。

一縷縷金色的武元從李牧氣海中湧出,灌注進印訣中,使得崩天式和破滅式的威力越發的強大,那黑洞光幕也越發的凝實,充滿了壓抑的力量,令天穹都碎裂了,被壓塌了一大片。

「如今氣海中的武元變得更精練了,雖然氣海還是氣海,並沒有凝聚成極點,化生出武道金丹,可武元的威力卻著實大了不少。」李牧施展散手,催動武元,自然而然感知到武元的變化,發自內心的笑了。

這一次他可謂因禍得福,本來是要被漫天刀光劈死的,可最後《真武天章》爆發,不但讓他的體魄蛻變,抗住了漫天的刀光,還令他氣海中的武元變得更加的精純,威力也更大了一些。

也正是因為武元的精練才令李牧的戰力提升了一大截,足以和景頗媲美了。

「轟!」

成百上千的黑洞轉動起來,像是一個個磨盤,要將一切磨滅掉。

可怕的力量瀰漫出來,碾壓向景頗,令景頗身邊的虛空碎裂成一片片,被成百上千黑洞吞噬。

「九陽滅天!」

感受到巨大的危機,景頗長發倒卷,氣勢如狂,仰天一聲咆哮。

一道道光芒從景頗的身上亮起,一共九道,衍化成九顆臉盆大小的太陽,懸浮在他的身邊,如九日凌空,火燒蒼穹。

九顆太陽懸浮,在逐漸變大,氣勢也越發的澎湃,景頗髮絲倒卷,仰天咆哮,在瘋狂的催動九顆太陽,讓九顆太陽散發出的氣勢越發的強大。

可惜,李牧根本不等他將九顆太陽催動到極致,黑洞天幕落下,淹沒了火光,將九顆太陽定住。

李牧飛身而上,施展《輪迴槍法》第八是式,虛空之刃,一連劈出九道虛空之刃,將九顆太陽劈碎。

「不……」

景頗大叫,很不甘心。

九顆太陽還未衍化到極致便被李牧以虛空之刃劈碎,且此刻《九陽天功》的作用也開始退去,景頗的修為在飛快的降低。

一轉眼間,景頗便從武尊境一階巔峰跌落下來,修為重新跌落回武宗境九階。

「哈哈……」李牧大笑,從天而降,立身在景頗的身前,「你的《九陽天功》不頂用了。」

「我不甘心,『九陽滅天』未能衍化到極限,否則必會將你轟殺成渣。」景頗神色瘋狂,很不甘心。

「你當我是傻子么,還讓你把絕招衍化到極致,你怎麼不等我突破到武尊境在和我一戰,那時我一定打得你滿地找牙。」李牧冷笑,也不和景頗廢話,舉起青蛟破陣槍,準備解決這一場戰鬥。

看到李牧舉起長槍要殺景頗,很多人都忍不住驚呼,更有人大聲提醒,讓李牧手下留情,殺了景頗會得罪死坎天候府,後果很嚴重。

對此,李牧根本不理會,他已經得罪了元英,得罪了飛雪劍派,哪裡還會在乎多得罪一個坎天候府?

「咻!」

就在這時,一道劍光飛來,如長虹驚天,銳氣千條,絢爛無比,直指李牧后心。

可怕的勁氣撕裂了空氣,如神輝一般,將武鬥場堅硬的地面都出現了一道痕印,有火光迸濺。

海賊之文虎大將 這一道劍光很可怕,讓人心驚,李牧若是被刺中背心,很可能瞬間斃命。

「哼……」李牧轉身,一拳將劍光轟碎,看向劍光飛來的地方,「你是想阻止我殺景頗嗎?」

一個俊朗的年輕人御空而來,他一手持著長劍,殺氣騰騰的盯著李牧,很顯然剛才那一道劍光就是他發出的。

這個年輕人年紀也不過二十來歲的樣子,修為也在武宗境九階,身上的氣勢很強大,鋒芒畢露,像是一柄出鞘的利劍。他一步步走來,手中長劍嗡嗡的爭鳴,吞吐劍氣,激射在地面上,鏗鏘作響。

「不,景頗的死活跟我沒關係,我來這裡,只是為了殺你。」年輕人聲音很冷,一如其人。

李牧疑惑,不記得何曾得罪過這樣一個人。

就在這是,人群里響起了驚呼聲,有人認出了這個年輕人,大聲叫道:「劍無一,他就是劍無一,飛雪劍派最強傳人。」

一瞬間,人群嘩然,都看向那年輕人。

「劍無一,飛雪劍派最強傳人。」李牧心中一動,頓時恍然,「難怪他說只為殺我而來,八成是我殺死那幾名飛雪劍派弟子的事被他知道了。」李牧對此早有準備,倒也並不吃驚。

看向劍無一,李牧道:「你要為你們飛雪劍派那幾名弟子報仇?」

劍無一神色冰冷,點了點頭,「他們是我飛雪劍派的弟子,你殺了他們,我自然要為他們報仇,否則豈不讓人以為我飛雪劍派好欺負?」

「可你知不知道我為什麼要殺那幾人?」

「我無需知道。」劍無一搖頭道,「他們是飛雪劍派的人,就算是有錯在先也只能由我飛雪劍派來執行處置,輪不到外人插手。你殺了他們,我自然要殺你,等殺了你我會查清楚究竟是怎麼回事。」

李牧心中一嘆,劍無一既然這樣說,那就沒什麼好談了。

「出手吧。」李牧手中長槍一震,道:「讓我看看飛雪劍派萬年來最強傳人究竟有有多強。」

「如你所願。」劍無一點頭,手中長劍一劃。嗤啦一聲,劍光憑空而起,飛射向李牧。

這道劍光足有數丈長,貼著地面飛過,劃出一連串火星,轉眼間便到了李牧的面前,要將李牧剖成兩半。

「鐺!」

李牧震動長槍,將劍光震碎,同時飛身而上,以《輪迴九槍》攻伐,同時施展崩天,破滅,戮仙三式散手,全力出手。

一時間虛空之刃飛舞,黑洞光幕浮現,輪迴之力瀰漫,全都席捲向劍無一。 「這人的戰力竟然這般強大,難怪能擊敗景頗。」劍無一眉頭一皺,李牧全力出手,展現出來的戰力非同一般,強大如他也感覺到了壓力,不得不收起輕視之心,小心應付李牧。

一道道劍光從劍無一手中長劍上飛出,像是神虹一般,嗤嗤作響,每一道劍光劃過虛空,都會將虛空撕裂,出現一道裂縫。

「轟轟……」

《輪迴九槍》激發出的虛空之刃,破滅式衍化出的巨大的黑洞,戮仙式撕裂開的虛空裂縫……

在璀璨的劍光之下,這些盡皆炸開。

「這個劍無一單論修為並不見得就比景頗高多少,也就和我武元沒有凝練之前相差不大,比我現在還不如,可他的劍術卻非同一般。那種劍芒太過鋒銳了,幾乎無堅不摧。」李牧心中凜然,感覺有些棘手。

劍無一在修為上並不算多麼強大,可劍術修為卻高的離譜,每一道劍光都鋒銳無匹,可斬開一切。

和李牧一樣,劍無一心裡的驚訝也著實不小。

他號稱飛雪劍派萬年來最強傳人,本身修鍊的就是飛雪劍派傳承了十幾萬年的絕世法訣,劍術修為更是非比尋常,就算是飛雪劍派一些老輩人物也自嘆不如,言稱以他的修為和劍術,整個九黎王朝能與他爭鋒的不會超過十人。

可如今,李牧卻能和他斗個旗鼓相當。

那豈不是說,李牧的戰力已經足以排在九黎王朝年輕一代前十了?

「他現在的排名在第18位,看來有些低了。」劍無一心中自語,手中長劍卻並沒有半分停滯,朵朵劍花綻放,飛射出一道道劍光。

不只是劍無一覺得李牧的排名低了,很多圍觀的人也覺得李牧的排名太低,被嚴重低估了。

天驕榜上,景頗排名第十五,可他和李牧一戰卻落敗,可見李牧的排名至少應該在第十五名。

而劍無一的排名則比景頗還要高,在第九名,李牧能和他斗個旗鼓相當,至少排名也當在第九或是第十。

龍戰,季天行等人也不由得看向李牧,一個個神色都一些凝重。

對龍戰等人來說,天驕榜排名前十才是他們的目標,如今李牧具備躋身前十的戰力,意味著又多出了一個強大的競爭者。

「你們以為李牧能否擊敗劍無一?」季天行忽然開口說道。

「不知道。」

「很難判斷,兩人的戰力都很強,不到最後誰也猜不到究竟誰勝誰負。」

紫鳶,龍戰,許飛,秋寒月等人都搖頭,不敢斷言誰能獲勝,畢竟到了李牧和劍無一這等境界,勝負往往只在一線之間,不到最後一刻,誰又能猜得到?

「咻咻……」

一道道劍光鋪天蓋地,或化為上古神獸,或形成龍捲風暴,瘋狂的席捲向李牧。劍無一動用了全部的實力,不敢有半分的保留,玄妙的劍術如羚羊掛角,又如天外飛仙,令人驚嘆。

「轟!」

李牧雙手結印,崩天式,破滅式,戮仙式交替施展,一會兒衍化出巨大的拳頭崩裂開天穹;一會兒撕裂出駭人的黑洞,漆黑一片,像是要吞噬一切;一會兒又劈出十幾道可怕的虛空裂縫,比天刀還要嚇人。

在兩人交手的時候,景頗早就已經退開,衝天而起,拖著傷體,也不和任何人說話,要悄然離去。

對景頗的離去李牧並非無所察覺,不過他正和劍無一交手,難以分心。

「景頗,這次算你走運,下次再來,我必殺你。」李牧傳音,殺機毫不掩飾,景頗既然要用他的血來給自己的刀開鋒,他自然也不會把景頗的命當一回事。若是再戰,一槍殺了便是。

景頗身影已經遠去,聽到李牧的傳音忍不住哼了一聲,道:「等進了飛仙秘境再決生死。」

「好,我等著。」李牧淡笑傳音,不再理會景頗,專心應付劍無一。

李牧和劍無一大戰,從武鬥場一直打到虛空中,又從虛空中打到武鬥場上,可謂勢均力敵,難分伯仲。

持續的大戰,《真武天章》急速的運轉,氣海中武元瘋狂的消耗,又飛快的誕生,像是經歷了一次精練,變得更凝實了一分。

「在修為不突破的前提下,可以通過不斷地凝練武元來提升實力,或許我可以走這樣的路子,借與人大戰之機刺激《真武天章》,令武元變得更加的凝練。」李牧心中一動,開始瘋狂地揮霍武元。什麼樣的招式更消耗武元就用什麼樣的招式,怎樣打能更快的消耗武元就怎樣打。

如此一來,李牧身上武元噴薄,如煙霞一般,浩浩蕩蕩,氣勢磅礴,把一眾圍觀的人都嚇住了。

「他不怕氣海中的元氣消耗太快難以為繼嗎?」

「李牧這是在幹什麼?要知道氣海雖然號稱海,可終究空間也是有限的,儲存的元氣不可能真的無窮無盡,等到元氣耗盡,他就只能坐以待斃了。」

人們議論紛紛,都對李牧這樣的做法難以理解,感到很困惑。按理說到李牧這個境界的人,不應該沒有這點常識,也不應該這樣做,可李牧偏偏就這樣做了,讓所有人都困惑不解。

他們自然不會知道李牧是要用這樣的方式來激發《真武天章》,使自身的武元更加的凝練。

「你是想快點死嗎?好,我成全你。」劍無一也對李牧的做法很費解,不過下手卻半點不心軟,劍法越發的凌厲。

……

一刻鐘之後,李牧還在瘋狂的揮霍武元。

這讓一眾圍觀的人全都感覺不可思議,似乎李牧身上總是會出現一些讓人難以理解的事情。

如此瘋狂地揮霍元氣,正常人早就元氣枯竭了,可李牧卻生龍活虎,沒半點虛弱的樣子。

《真武天章》很神奇,李牧肆無忌憚的揮霍非但沒有讓氣海中的武元快速耗盡,反而激發了《真武天章》,令《真武天章》凝練武元的速度大增,竟能跟上他消耗的速度,所以不會出現武元枯竭的情況。

並且,李牧這一番瘋狂的揮霍反而使氣海中的武元更加精練了一些。

「哦,應該差不多了。」

這個時候,李牧終於停了下來,身上的氣勢並沒有變弱,反而更強大了一些,這是因為氣海中的武元更加凝練了。

李牧撲向劍無一。

如今李牧武元更加凝練,氣勢更勝,而劍無一卻消耗巨大的,氣勢稍弱,此消彼長之下,如何是李牧的對手?

《輪迴九槍》,崩天式,破滅式,戮仙式……

李牧以《輪迴九槍》結合三式散手,全力攻擊,劈出漫天的虛空之刃,衍化出巨大的黑洞天幕,氣勢如虹,威壓駭人。

「噗……」

最終,劍無一被轟飛,大口咳血,臉上滿是震驚。

李牧飛身撲了上去,乾脆和劍無一近身戰,捨棄了青蛟破陣槍,施展崩天式,破滅式與戮仙式,在方寸間攻殺,打得劍無一飛退,咳血不止。

「這……到底發生了什麼,怎麼會這樣?」

人群里有人大聲叫喊,不明白為何戰局傾斜如此之快。

李牧的動作太快了,轟飛劍無一,飛身撲上,施展散手攻殺,快的如同閃電,只是轉眼間就令劍無一重傷,很多人都沒有看清楚究竟是怎麼回事。

「你……」劍無一心中一樣困惑,下意識的想要開口詢問,可還未說完就見李牧一拳打來,讓他剩下的話生生的憋了回去。

李牧修鍊三式散手足有半年時間,幾乎已經融會貫通,再加上他乃是真武道體,體魄無雙,近距離大戰,佔據了極大的優勢。

轟!

一聲大響,空氣炸開,一小片虛空崩碎。

李牧一拳將劍無一轟飛,令劍無一衣袍碎裂,不在完整,成了布條,很多地方都露出了白花花的皮膚,像個乞丐一般。

「啊……」劍無一大叫,心中怒火狂涌。

他乃是飛雪劍派最強傳人,何曾有過衣不蔽體的時候,如今在人前如同乞丐,簡直讓他發狂,恨不得吃了李牧。

劍無一大聲咆哮,施展絕世劍術,殺向李牧。

可是,他此刻元氣消耗太多,又身受重傷,即便是劍術再高明又如何是李牧的對手?

「噗!」

李牧欺身到近前,結結實實的一拳轟在劍無一的胸口,令他胸骨碎裂,大口吐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