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疆未死!

Home - 未分類 - 無疆未死!

無疆未死!

「不破不立,唯有捨棄肉身,以十位東靈結丹修士的生機內丹重鑄身體,我才能徹底走出朧境,擁有化神之實。所以我所選的劍子……除了子墨劍心實在篤真,著實深深吸引我魂外,其餘四人,皆在劍道上有所長,但心術不正,死不足惜。」

說話同時,神無疆的手,又伸向石城與朝魯,後者驚恐得直接自斷心脈,想給北岩有個交代,卻萬萬沒有想到,自己自爆的光焰還沒來得及升起,便被神無疆一掌拍滅,而後體內丹核、生機……包括蘊養的魔刀,也一併飛入無疆戰神的手裡。

「而刀子嘛……」神無疆深吸一口氣,極力剋制自己臉頰的抽搐:「大概立雪兄深知吾意,選的刀子,不是魔修,便是北岩人!同樣死不足惜!」

什麼?

魔修?

北岩人?

眾人盯著「何滿」緩緩倒下的身體,的確在他的自爆中,感覺到了與東靈功法截然不同的靈氣運行方式!

「不不不不!我只是性子頑劣一些,絕不是死不足惜……」

石城絕望搖頭,但根本改變不了步同伴後塵的宿命。剛尖叫一句,身體也軟棉棉地倒在地上,雖然還有呼吸,卻因失去丹核,很快將在痛苦中死去!

眨眼之間,整個祭劍陣里,還能站起的人,只剩下抱在一起瑟瑟發抖的咎子墨與岑元青二人……他們驚恐地想要後退,卻發現自己所在的劍陣,不知什麼時候已化為一個死牢,阻止他們出逃。

「你們可以怨恨本尊,可以唾棄本尊……但本尊守護東靈的心意,從來都沒有改變過!」

的確是沒有什麼為自己繼續辯解的興趣,根本無視四周幾乎崩潰與癲狂的目光洗禮,無疆戰神出手如電,身體近一步於虛空中凝實,每一個呼吸,都那麼真切,更凝重的化神威壓,出現在天天之間!

至尊回歸!

這應該是好事一件呀!

東靈修士們吞著口水,強迫自己接受發生在眼前的畫面。

連東殿與靈門的太上祖們,都為輔戰而自甘淪為炮灰,死幾個小小結丹,換回一尊化神至尊鎮界,這代價,著實渺小得可以忽略不計!

何況無疆戰神,根本沒想著遮掩與修飾,直到殞神峰戰線都要潰散了,才被逼不得已,吞噬七人生機,重回天地!

「你們是我東靈的英雄,我們會銘記你們的名字。」

「放心去吧,你們的家人,我們會好好安頓。」

眼中帶著不忍,臉上又掛著釋然,岑元青與咎子墨耳畔,響起各種聲音。 ?更新最快,書最齊的就是方平吃了一記閉門羹,咂咂嘴訕訕道:「陀前輩能原諒小生,那實在是太好了。()」

他也不知說什麼才好,只知對方此時一定還保留著幾分成見,不是一時半會便能消釋的。自己實際上沒有半點惡意,剛才全是好心,想幫對方一把,可是,好心沒有得到好報,他也是頗覺委屈。

「不是好人。」陀印尺又瞥了一眼方平,便邁著八步腳向他居住的方向輕快地走去。

是不是好人已不重要,方平並不在乎對方的評價,他只想跟對方作一番交易而已,其他的事情擺一邊。他連忙追上去,叫住對方:「陀前輩,還請留步。小第272章萬丈淵生有話要說。」

陀印尺微微一驚,向側邊跳開兩尺,非常警惕地盯著方平,手裡兩把勾鐮刀晃了晃,一副自衛的架勢。他以為方平是要行兇。

「小生沒有惡意。」方平連忙解釋道:「只是想請陀前輩鑄造些兵器而已。」

「還有別的話要說沒有?」陀印尺冷冷問道。

方平攤開雙手,搖了搖頭。

「那跟我來吧,等我吃飽了再告訴你條件,要是你滿足了我的條件,就幫你鑄造,否則,就別奢望了。」說著,陀印尺快步朝前走去。

方平與牛王二人面面相覷,也只得尾隨著陀印尺,從新返回到那片桃源小天地。

陀印尺與童子二人只顧自己吃飯,也不招呼方平與牛王,似乎是忘記了周圍還有這麼二個人。半晌,他吃完了飯,才走進一間打鐵作坊里開始鑄造,好像還在思考向方平提什麼條件。

方平與牛王也跟了進去。

對方沒有開口,方平也不想多言,條件是對方的,自己多說無用。進到打鐵作坊,只見到陀印尺左手拿鐵鉗,鉗著一條長鐵,口中噴出烈第272章萬丈淵焰,瞬間便把鐵條燒紅,接著右手掄起大鐵鎚,重重砸在鐵條上。這裡沒有風箱,沒有火爐。只有一個大鐵砧。他打鐵是頗具特色的。

見到對方的鑄造方法頗為奇特,方平也是饒有興趣地觀看起來。

此時,陀印尺彷彿才記起方平,於是用滄桑的嗓子道:「我給自己定下一條規矩,凡是來找我鑄造兵器的人,必須得滿足我的條件,你答不答應?」

「請說。」方平雙手抱胸道。

陀印尺停下了手中的活計,盯著方平,道:「你要鑄什麼兵器?」

他是根據對方所要鑄的兵器而提條件的,難度大的則相應條件亦高,反之而低。他從來不做免費的工,也不收金銀作為報酬,他只要他想要的東西。他把這一切看作是對等的交換,是雙方各自有所需,彼此滿足對方的需要,誰也不欠誰的。

「一百個槍頭。」方平邊說邊從儲物戒指里取出那塊隕星石,遞給陀印尺。

陀印尺接過來瞧了瞧,道:「這是一塊上等的隕星石,混合精鋼打造一百個槍頭也是綽綽有餘了。一般而言,我只向對方提一個條件,不過鑒於你把我修鍊火氣的冰鼠消滅了,我向你額外加多一個條件,要是你能滿足我的條件,便幫你鑄造。否則,就不要指望了。」

聽完對方的話,方平心裡暗暗罵了一句:好心著雷打!

不過,他沒有將不忿的神色表現在臉上,微笑著點頭道:「沒問題,說吧,看看你的條件如何,要是我完成不了那就算了。小生也從來不勉強別人。」

「第一個條件,你要賠償我的損失,搞到我修鍊火氣的速度下降,賠我二朵四階的火種就可以了。」陀印尺提出了他認為頗為苛刻的條件,翹著鬍鬚盯著方平。

他是鐵匠,不是煉製火種的能手,作為一個武者,他也需要火種來修鍊。

還以為對方會提出什麼刁難的條件,原來也不過如此,或者對於其他不是煉製火種的武者而言,這個條件也算得上苛刻條件,一般的出售火種的市坊都不會有四階以上的火種賣的。但對於方平而言,實在是小菜一碟。

方平早已煉製了一些五階以下的火種收在儲物戒指里,主要是準備給石傀符用的,此刻便能立馬取出來,手裡拿著兩枚已封裝好的五階的雷霆怒焰,遞給陀印尺。

「喏,正好有兩枚五階的火種,比你所要求的還要高一階。也沒有更高的了,權且用著吧。」方平不屑道。

陀印尺瞪大了一雙眼睛,簡直不敢相信,一臉的錯愕。他也是當場想出的這個難題準備難一難方平,想不到對方居然還拿出五階的火種,打鐵對於他而言是家常便飯,但煉製火種對於他來說則是一件難以上天之事,如今見到有兩枚五階的火種,不禁眉開眼笑。

「想不到我隨口說的,竟然夢想成真了!」陀印尺兩眼發光,連忙接了過去,臉上的那種傲然之色也消散了不少,對方平投以和藹尊敬的一瞥。

方平環抱著雙臂,道:「還有另一個條件呢?說吧。」

陀印尺拿著火種端詳半天,確認是真貨,才道:「至於第二個條件嘛,你聽好了,你就到萬丈淵給我拿一塊玄冰鐵上來,不要雜質太多的,記住了。第一個條件是額外的,第二個條件才是我真正需要的。」

萬丈淵是深海里頗為危險的地方。

「我不知道萬丈淵到底在哪裡?」方平如實道。

「他會告訴你的。」陀印尺指了指牛王。

方平瞥了一眼牛王,見他一臉的茫然,知道那個叫萬丈淵的地方必定有古怪,不過事已至此,也沒什麼選擇,只要有信心,成功機會還是有的。

「好,一言為定。當我拿到玄冰鐵來之後,你就開工,是不是?」他確定一下。

陀印尺點頭道:「對。」

……

方平與陀印尺講好條件之後,便立刻帶著牛王離開了五魂谷。

他一邊走一邊想,自己一年前在攻打黑妖林時,搜到的鐵石有血紋鐵與龍紋鐵,就是沒有玄冰鐵。這玄冰鐵也算得上一種好鐵石。要是對方要龍紋鐵石,那可隨時回去拿來。

「剛才看你的臉色似乎是要我不要答應陀印尺的條件,為什麼?」方平問身後的牛王。

牛王帶著二分驚恐的口氣道:「師傅,你不知道萬丈淵那是什麼地方,那裡屬於巫師的地盤。並且裡面有極為兇狠的獸類,一旦進去就不容易出來,甚至有可能殞命。」

聽到說是巫師的地盤,方平首先想到了當日見過的血巫,據說那廝是三大巫師之一,若是遇上對方,那還真難說會有什麼後果。

「難道是那個血巫的地盤?」方平又問道。

「這個倒不一定。」牛王道:「反正那裡就屬於巫師的地盤,並不允許其他武者前往。那裡有禁陣的。倒沒有巫師在裡面。但只要武者進入禁陣,巫師是會知道有人闖進去的。」

「這麼霸道,那我偏要去看一看。」方平倔強的性子又表露無遺。

……

四家將中只有忍者神龜圖蒙可以在海里自由行動,其他人在水裡不能呼吸到氧氣。

方平回到莊園,便立刻把圖蒙叫來,「圖蒙,你帶我到萬丈淵去一趟。」

圖蒙也是一臉驚訝,他從小便在海里混,海洋里哪個地方比較危險,他都了如指掌,聽到方平說要去萬丈淵那種極度危險的地方,忍不住問道:「公子,為什麼去那裡呢?」

「去拿玄冰鐵。」方平言簡意賅道。

「可能不值得去啊,太過危險,恐怕是有去無回。」圖蒙勸道。

方平就是這樣一個人,下定了決心要去做的事,是不會隨便改變的。他想到自己現在已擁有了中位戰神的武技實力,加上在海里又能自由呼吸,即使是遇上危險也沒甚畏懼。

「沒有付出,那有收穫?」他反問一句。

忍者神龜被問住了。

方平笑道:「要不你帶我到萬丈淵外圍,然後你回來就行了。」

「那不行,要去就讓我陪公子一起去。」忍者神龜堅決道。

「好,我們出發吧。」

……

從火岩大莊園到萬丈淵大約一天路程。

方平與忍者神龜二人先是騎馬到海邊,便棄馬從水裡游泳前進。因萬丈淵是在海底,而四周又凈是大大小小的旋渦,是以不能駕船前往。

幸好二人都是極熟水性的,在水裡前進也頗為迅速。當去到萬丈淵的外圍時,便發現那周圍的海底里到處都是大大小小的坑,坑裡冒著熱氣,好像吐出的一串串氣泡,向上浮出去。

越是接近萬丈淵便越能感受到那股巨大的吸力。

「那裡就是萬丈淵?」方平浮在海水裡,已瞧見了數百丈之外的海底有一個巨大的陷坑,許多海水不停地往裡倒灌,也不知那些海水流到哪裡去。

「對!那就是萬丈淵!」忍者神龜臉色有幾分畏懼,畢竟他也很少來這裡。雖很早便知這裡是萬丈淵,但一生中還沒有真正進入過萬丈淵。

方平停了下來了,問道:「你進入過裡面么?」

「沒有。」忍者神龜如實道:「據說這是巫師的地盤,我們跟巫師相來不睦,也就很少來這裡。只聽說過裡面有強大的禁陣與獸類。」

方平見到那個陷坑的口呈圓形,大約方圓數里,單是聽那倒灌進去的海水的巨大的嘩嘩聲,就足以使人震憾。

「要不你就在這裡等我,我到裡面去瞧一瞧,如果一天沒出來,那你就自己回去莊園。」方平回首對忍者神龜道。

圖蒙搖頭道:「我已發過誓,一定要跟隨公子,守護著公子,絕對不會讓公子去冒險,要我卻在這裡袖手旁觀,不如殺了我。」

方平見對方說得這麼堅決,也不勉強他。

「走吧,不過要小心,隨時可能會有意外情況。」方平叮囑道。

「明白。」

二人開始繼續向前游去,漸漸地到了萬丈淵的邊緣地帶,水流的聲音如雷鳴。不過,此時,方平與忍者神龜都好像不能再向前進一步,並且感覺到呼吸極困難,身體好像被某種神秘力量束縛住,每向前一步,便要遭受一分虐待,若然如此下去,恐怕剛走到萬丈淵的入口便要累死,身軀要被壓扁。!!! 葉星北愣了下,無語的看他,「你胡說什麼?修哥怎麼可能追求我?我哥家和修哥家是鄰居,我認識修哥很久了,修哥如果想追求我,早就追求我了,還會輪得到你?」

「什麼意思?」顧君逐的眸光更加危險:「你的意思是,只要他追求你,你就會答應?」

葉星北想了想,搖頭,「應該不會。」

顧君逐的臉色好了一些。

葉星北繼續說:「修哥的母親是個女強人,每次看到我,都是用眼角看我,修哥要是追求我,我估計她能買兇把我給做掉,我沒機會嫁給修哥。」

「什麼意思?」顧君逐臉色又冷了,「要是他媽也相中你了,他追求你,你就嫁給他?」

葉星北看著眼前神色像變色龍一樣變來變去的顧五爺,覺得好玩兒。

她伸指尖戳了戳顧五爺那張比女人還好看的臉,「你這已經兩個假設了,第一,假設修哥喜歡我。第二,假設修哥的媽媽不討厭我。

可事實上是,修哥不喜歡我,修哥的媽媽也討厭我,那我的答案重要嗎?」

「非常重要!」顧君逐說:「你的答案有助於我幫你判斷,你的眼睛瞎不瞎。」

「滾!」葉星北捶他,「是不是我只要喜歡別人就是眼瞎,只有喜歡你眼睛才不瞎?」

顧五爺高傲的昂了昂下巴,「難道不是嗎?季修拿什麼和我比?」

沒他有錢。

沒他長得帥。

沒他家世好。

沒他能力強。

他方方面面都強勢碾壓季修好嗎?

只要眼睛不瞎的人,當然是喜歡他顧五爺,不會喜歡季修!

葉星北白他一眼,懶得搭理他。

這貨就是從小順風順水,要什麼有什麼,想做什麼就能做成什麼,一路春風得意,被寵壞了。

愛情和長的帥不帥、有沒有錢、家世好不好,又沒什麼關係,純粹就是眼緣。

有的是白富美不喜歡高富帥,偏偏喜歡矮矬窮。

再說了,修哥又不是矮矬窮!

雖說錢財家世那些一目了然的東西,修哥確實比不上他顧君逐,但是顏值身材這些軟體,卻蘿蔔青菜,各有所愛好吧?

就算她覺得顧君逐確實長的比她修哥好看,可沒準兒就是有很多人,喜歡修哥那一口呢?

顧君逐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葉星北的腰眼:「葉星北,你怎麼不說話?如果季修真追求你,難不成你還想給我戴綠帽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