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個?」夏侯祭與百里流月二人同時裝傻。

Home - 未分類 - 「哪個?」夏侯祭與百里流月二人同時裝傻。

「就是那個嘛!」姬詩繁急得跺腳,偏偏她又不好意思直說,可又抵不住心裡的好奇。

「到底是哪個?」百里流月難得覺得有趣,這小姑娘實在有趣。

「就是,就是那個嘛!」

「你不說出來,我們怎麼回答?」夏侯祭一本正經淡淡道。

「哎呀,你們怎麼就聽不懂呢?就是那個,那個啊!每個夫妻結婚當晚,都會的那個!」姬詩繁捂住了雙臉,完了,臉好燙,不會爆炸吧?

夏侯祭與百里流月聽了相視而笑起來。

「小丫頭片子不學好,非得問這個,我們可不會回答你。」百里流月難得寵溺的敲了敲姬詩繁的頭。

姬詩繁捂住全臉,感覺沒法見人了!她最近也就是多看了幾個人間的春、宮、圖。小黃書什麼的,所以比較好奇嘛!

「什麼小丫頭嘛,我才不是小丫頭片子呢。」姬詩繁不滿的嘟囔道,隨後跟了上去:「祭大人,月姐姐,等等我啊!」 凌刀閣主在財產交割的時候,一方面暗中派人回上域,把這件事情告訴給了刀天帝知道。

並說自己把凌刀閣送出去,是迫不得已,否則的話,他們會被龍皇滅魂。

以此來洗清自己的過錯。

另一方面,他派人努力將財產分好,把一切能給的財產都劃到龍皇的名下。

足足用了三天的時間。

當然,這三天里,都是暗中進行的。

在神域,同樣也有喜歡收集消息的勢力與家族。

萬一被他們發現,一定會大肆宣揚。

這可不是凌刀閣主想要看到的事情。

可惜,他做的非常隱秘,卻依然被一些有實力的信息豪門發現。

各種凌刀閣易主的消息,從酒樓、茶館或是修鍊場場里傳了出去。

頓時,下域之地,全是一片震驚。

他們簡單有些不敢相信。

凌刀閣在下域之地,已經是最強的豪門,為什麼會易主?

關鍵易主的對象,他們連聽都不曾聽說過。

這也太難以置信了。

一時之間,下域之人的人,開始關心那個少年是誰,有什麼來頭,是不是某個天帝的兒子。

這個天帝會是第幾天帝。

各種猜測,布滿所有議論的地方。

此刻,林天佑安心的住在凌刀閣。

他之前洗澡還是用澡盆。

現在,直接用豪華的浴池。

畢竟他現在是名義上的凌刀閣主人。

一切都是按最高規格的標準來享受。

他本來以為狂獸山的人會第一時間趕過來。

畢竟他殺了狂獸山的人,還把狂獸山看中的凌刀閣搶走了。

對方一定不會善罷甘休。

但讓他意外的是,對方並沒有出現。

「狂獸山的人居然不來,真是讓我失望。

本來還打算順勢把他們一起接收掉。

現在看來,還得我親自過去找他們才行。」

林天佑愜意的躺在豪華浴池裡泡著仙水澡,內心卻想著各種事情。

還有醉酒仙人,這個也要找。

他的絕天兒還要成為星辰元劍的劍靈呢。

沒有醉酒仙人的幫忙,他可沒有辦法做到。

事情挺多。

發展自己的忠心部下,轉移劍靈,還要探查陰天子的下落。

這些事情,每一件都是不可或缺的。

但林天佑知道,自己不能急。

越急越容易把事情搞砸。

「我得到凌刀閣的事情,想必也傳到了那些天帝的耳朵里。

不過這裡是下域之地。

窮奇那傢伙說過,天帝自恃身份,絕不會來下域之人。

即便要來,也只是派出部下來而已。

不過他們並不算什麼。

唯一要注意的就是不死天帝。

他或許是一隻稍微厲害一些的螻蟻。

被沾在身上,也會給我帶來一些小麻煩。」

林天佑目光明滅,淡淡的自語道。

不得不說,這裡的仙池澡真是太舒服了。

即便成了真神,林天佑泡起來也有種飄飄然的感覺。

兩個小時后,林天佑泡好澡,便離開了住處。

凌刀閣辦事處。

林天佑神識掃過,輕易就找到了窮奇的下落。

他一個身法施展出來,便直接瞬移到了窮奇的房間。

信步在房間走動,林天佑笑了笑,這窮奇看來也在泡仙池澡。

裡面的水聲連外面都能聽到。

他正準備進去叫窮奇出來。

卻又聽到裡面傳來了女人的聲音。

林天佑微微停步。

神識掃動,果然,僅了窮奇之外,還有兩個妙齡女子也在場。

林天佑笑了笑,看來這窮奇也是一個好色之人。

「豹閣主,你來了是嗎?

我這就出來!

哎呀,你這傢伙雖然年紀老,但很懂我嘛,這兩個美人我很滿意,哈哈!」

一會,從浴池起身的聲音響起。

窮奇帶著一身還沒有擦盡的身軀,懷抱美人,就這樣走了出來。

「大、大哥?」

看到站著的人後,窮奇本能反應就是把懷裡的女子向外推開。

兩個嬌滴滴的女子,哪裡會想到窮奇么這麼粗魯,被推的摔倒在地,痛的尖叫出聲。

「都給我滾出去!」

窮奇大聲罵道。

雖然跟林天佑結拜了,但說實話,他並不知道大哥是什麼樣的性格。

萬一不喜歡他這樣好色,豈不是惹大哥生氣了?

「大、大哥,你怎麼來了?

也不派人通知我一聲?」

窮奇有些緊張的說道。

「本少還以為你只是個惡人,沒想到,你還好這一口。」

林天佑輕笑著說道。

他並沒有生氣。

愛美之心人盡有之。

林天佑以前還是捉鬼龍王的時候,也是一個喜歡欣賞美色的男人。

只是現在成熟了,又有自己心愛的未婚妻,所以不會再像以前那樣,看到美人就走不動路。

「大哥,您別取笑我了,都是豹家的那個老頭,非要送我美人。

我怎麼推辭都不收回去,沒辦法,我只能笑納。

要是大哥不喜歡,我立刻就把她們送人!」

窮奇高聲說道。

「豹閣主送你美人,看來心思不純啊!」

林天佑咧嘴冷笑。

寧可討好窮奇,也不來討好自己,這讓林天佑非常不爽。

難道說,窮奇在豹閣主的心裡,比他還要值得討好嗎?

「豹閣主應該是借送禮來討好我們。

以此來表明他對咱們的忠心。」

窮奇說道。

「是嗎?」

林天佑咧嘴一笑,「可是我現在卻聽出來你在為豹閣主說好話啊!」

此言一出,窮奇頓時打了個哆嗦。

「沒、沒有啊,我只是實話實說!」

「如果他不送你美人,你還會這麼說嗎?

只怕你會第一時間就讓我滅掉他的神魂吧?」

窮奇沉默了。

龍皇說的沒錯。

要是沒有收豹閣主的這些好處,他一定會建議龍皇把豹家全部滅掉。

這些畢竟都是刀天帝的人。

誰知道等刀天帝派高手過來時,豹家人會不會叛變?

此刻,他因為收了豹老閣主的好處,所以拿人手短,便開始為其辯解起來。

看來,這一切都是豹家算好的。

「大哥,我錯了,我不該收他們的好處!

這次我是鬼迷心竅,下次再也不敢了!」

窮奇低下了頭,向林天佑道歉。

知錯就改,這是窮奇的一個優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