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朱點頭圍著段譽轉了一圈道:「沒錯,你的身型和我們公子相似,這樣正好。」幾人商量定后,阿朱就開始將自己和段譽易容成喬峰和慕容復。等他們都弄好后,果然和真人沒什麼分別,只要別和他們打起來就不會穿幫了。一切弄好啊,一行人立即趕去天寧寺。

Home - 未分類 - 阿朱點頭圍著段譽轉了一圈道:「沒錯,你的身型和我們公子相似,這樣正好。」幾人商量定后,阿朱就開始將自己和段譽易容成喬峰和慕容復。等他們都弄好后,果然和真人沒什麼分別,只要別和他們打起來就不會穿幫了。一切弄好啊,一行人立即趕去天寧寺。

剛來到天寧寺,果然看到西夏兵士把守,三人剛靠近就有士兵叫道:「你們是誰?閑雜人不得靠近這裡。」

阿朱說道:「你去通報赫連將軍,就說喬峰、慕容復和葉楓前來拜會。」

沒一會就通報讓三人進去,進到裡面,看到一群的西夏官兵坐著休息,三個惡人也在,這時赫連說道:「你們來找本將軍何事啊?」

阿朱抱拳道:「在下喬峰,聽聞本幫弟兄被將軍所擒,特來懇請將軍高抬貴手放了他們,他們有什麼得罪之處還請將軍海涵。」

這時岳老三說道:「你就是慕容復?聽說你的以彼之道還施彼身很厲害,我想看看你有什麼本事?」

段譽一驚說道:「不知道你要看在下什麼本事呢。」

岳老三得意道:「我師傅凌波微步厲害非常,如果你能用出他的本事我就相信你了。」

段譽鬆口氣心裡暗笑道:「好,那我就試試吧。」說著就使出凌波微步,將岳老三刷的團團轉,幾招后,段譽抱拳道:「承讓!」

岳老三爬起來說道:「你真厲害,比我師傅段譽使的還厲害,你是真的慕容復沒錯了。」

這時赫連說道:「葉楓,這次是丐幫的事,你也要管閑事嗎!」

指尖暖婚:晚安,紀先生 葉楓笑道:「喬峰是我大哥,他都來了你說我能看著嗎?」

赫連一驚叫道:「什麼!喬峰是你大哥?」

葉楓淡淡道:「有什麼問題嗎?」

赫連連叫幾聲好,就說道:「既然如此那這位就是喬峰沒錯了,不過要我交出丐幫的人做夢,拿下他們。」這時周圍的士兵都將三人圍住,突然所有人都一軟倒下,赫連驚叫道:「悲酥清風!」

阿朱一見立即道:「太好了,我們快去救他們。」說著就跑進後院,葉楓進去時笑笑看了眼那個慕容復扮演的將軍。將幾個長老救出之後,三人立即離開,碰到這些老熟人阿朱會立即暴露,既然救了幾個長老,那其他的就不用自己幾人操心了,三人立即趁機離開。

出來后,和王語嫣和阿碧會合,接著就要送王語嫣他們回燕子塢,在段譽一再要求下說護送三人,就跟著一起去。現在葉楓是非常想碰到一些高手好吸收一下內力,不過那個萬塔一直不出現,自己可不敢隨意離開段譽。

來到燕子塢,剛好看到慕容復幾人和鳩摩智在聊天,段譽一看到就一驚,葉楓拍拍他的肩膀道:「有我呢,怕什麼。」

在慕容復將鳩摩智介紹給大家時,鳩摩智突然看到段譽興奮的指著他道:「活劍譜!」慕容復一驚暗暗念叨「活劍譜!」

葉楓立即站在段譽面前說道:「哦!鳩摩智你好像要對我三弟不利啊,看來今天你的功力是恢復了!」

鳩摩智一看到葉楓一驚,暗道:這下難辦了,這傢伙實力自己不是他對手啊。這時段譽指著他說道:「慕容公子,這傢伙就是殺害玄悲大師的兇手,當初玄悲大師死的時候他剛好在大理,又剛好他會無相劫指。」

鳩摩智立即大驚叫道:「你亂說,小僧沒有殺過什麼玄悲大師!」

慕容復怒道:「原來就是你陷害我,害我被武林各派誤會。」說著就拔劍攻去。包不同和風波惡也跟著圍攻鳩摩智,但是雙方武技差距過大,慕容復根本不是鳩摩智的對手,幾招后就沒打敗。不過他只看下葉楓就不敢對段譽出手,這時王語嫣說道:「葉大哥,請你救下我表哥。」

這時段譽也跟著求情,葉楓無奈,加上確實想吸下鳩摩智的內功,立即使出凌波微步,接著一拳震出,鳩摩智一驚也立即一掌劈出,砰的一聲,葉楓被震退半步,果然論內力,葉楓並不是鳩摩智的對手,不過幸好他**要強於他很多,接著再次上前,使出大力金剛掌,鳩摩智也使出火焰刀,呯的一聲,火焰刀氣被震散,葉楓的手只是麻了一下就恢復。就使出凌波微步,將龍爪手扣向他的手腕。鳩摩智一驚,立即再次使出火焰刀,葉楓一一避過,接著一爪抓出,鳩摩智無奈只能一掌迎上,葉楓笑笑手一變轉攻向他的肩膀不是攻來的一掌,在鳩摩智一驚中葉楓抓住他的肩膀,同時被他一掌震在胸口,不過葉楓可不怕受傷,立即催動北冥神功將鳩摩智的內功吸來。

鳩摩智大驚,這傢伙又吸自己內力,這次知道自己想掙脫是不可能就連續幾掌拍向葉楓,不過葉楓根本不管,反正受傷后最多兩個小時就恢復了。在將鳩摩智驚恐中將他功力吸掉9成,最後流一絲讓他慢慢修鍊回來。放開鳩摩智后,他強忍著全身的無力感,咬牙使出輕功逃離。

這時風波惡叫道:「你怎麼放過這個妖僧?」

葉楓笑道:「他是吐蕃國師,如果殺了他吐蕃可能會接機功擊大宋。」葉楓暗道:找個理由太簡單了,這其實就叫圈養。

慕容復立即抱拳感謝,不過剛沒說幾句,王語嫣的娘王夫人進來,看看幾人後狠狠的奚落了慕容復幾句,接著看幾眼段譽接著看下葉楓就要王語嫣回去,本來她想帶走段譽的,不過有葉楓在估計不太可能了,王語嫣無法只能跟著回去。看著王語嫣離開,段譽就要想慕容復道別,不過慕容復看中了段譽的身份,就一個勁的要拉好雙方的關係,同時用王語嫣來勾住段譽。

轉天,段家的四大護法就來了,要接段譽回去,葉楓就和段譽準備回大理。他記得麗薩說過這裡還有一些劇情的,不過可能是他將鳩摩智吸了大量的內力,他才不敢出手了,葉楓也因此有20年的精純功力了。

路上,葉楓幾人突然收到聚賢庄要召集英雄大會對付喬峰,葉楓和段譽立即要趕去,四大護法也沒意見,他們知道段譽三個結拜后也很贊同的。可是來到聚賢庄后,這裡的管家說武林大會結束了,葉楓就將情況仔細的問了一遍。得知喬峰被一個黑衣人救走就放心,既然事情結束大家就準備返回大理,這時慕容復幾人剛好趕到,段譽看到王語嫣也在,立即眼睛一亮,剛準備上去搭話,鳩摩智跟著趕到,不過他一看到葉楓,下意識的一退,接著立即說道:「小僧是來參加這次武林大會的,並非惹事。」

葉楓笑道:「哦!可惜這次大會早已經結束。」

鳩摩智一愣,看看周圍確實沒多少人就說道:「是小僧來遲了,那小僧告辭了。」說完不等葉楓搭話就施展輕功離開。段譽笑道:「二哥,這個鳩摩智被+激情小說/class12/1.html你打怕了。」 「夠了,媽!」高晨遠面無表情的打斷她的哭喊:「我沒媳婦了,左羨和我分手了,你不用再擔心我娶了媳婦忘了娘了,沒什麼媳婦了……」

高母像是被人一把掐住了脖子,哭嚎聲驟然停了。

她震驚的瞪大眼睛看著高晨遠,難以置信的重複他的話:「左羨和你分手了?」

「對,」高晨遠面無表情的說:「左羨和我分手了,所以我沒什麼媳婦,媽你可以放心了。」

「不不不……」高母連連搖頭,「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你和左羨都在一起住了那麼久了,她那麼喜歡你,她怎麼可能和你分手呢?她肯定是鬧脾氣了!對,小丫頭就會使這招,你冷她幾天,你冷她幾天,她難受了,她就會回心轉意了……」

「媽,我沒和你開玩笑,我說認真的,左羨真的和我分手了,她現在很討厭我,看到我就像是看到什麼可怕的病毒一樣,恨不得離我遠遠的,她不可能再回心轉意了,」高晨遠自嘲的勾起唇角:「媽,你現在滿意了?你再也不用擔心我娶了媳婦忘了娘了,你可以放心了。」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高母連連搖頭,不肯接受這個事實:「你自己說的,你說左羨喜歡你,你說左羨什麼都聽你的……」

「是啊,以前是這樣沒錯,但現在不是不一樣了嗎?」高晨遠譏諷的勾起嘴角:「以前她不知道,我有個不要臉的妹妹,還有一個拿著農藥瓶子去她家裡喝農藥的媽,她現在知道了,她被嚇到了,她不想和你們這樣的人成為家人,於是她就和我分手了!她說了,以後不想再見到我,不許我再去糾纏她,不然的話,她就報警……」

高母看著高晨遠,目瞪口呆。

她兒子一直說,左羨對他多好多好,說他們兩個在一起,是左羨主動追求他的,左羨聽他的話,他說什麼就是什麼,從來不敢違抗他的話。

左羨對他也確實好。

給他出錢幫他們老兩口租房子。

還給他女兒交學費。

她三兒子大手大腳的給老大和老二家裡花錢,左羨也從來不吭一聲。

她很得意,覺得左羨很愛她三兒子,愛的死去活來,離了他三兒子就活不了。

所以,她面對左羨時,才那麼有底氣。

左羨離不開她三兒子,還不由著他們折騰,他們想怎樣就怎樣?

可事情和她兒子說的不一樣。

左羨居然要和她兒子分手!

她慌了,「三兒,你以前可不是這麼說的!你說左羨愛你愛的死去活來的,她什麼都聽你的,既然她那麼愛你,她怎麼可能和你分手?」

高晨遠心中酸澀。

他以前對他爸媽那麼說,是因為男人的自尊心在作祟。

他不想讓他爸媽知道,他能和左羨在一起,全都靠他低三下四的哄著左羨,鞍前馬後的伺候左羨,才讓左羨慢慢的喜歡上了他。

心裡越是自卑的人,嘴上就越愛吹牛,生怕別人瞧不起他。 「續命草本身可有毒性?」

俞琬琰看了看通身碧綠的草,在山崖的夾縫之中生長的很是茂盛,而在它們的周圍,一棵雜草都沒有看到。

這很明顯不正常。

如此情況,想必續命草本身就有毒性,將方圓幾米外的峭壁都給佔了,以至於其他地方因為受到影響而寸草不生。

慕子琪一心撲在了續命草上,聽到這個問題一愣,繼而看向了一側的慕淵。

對方凝眉片刻,也搖了搖頭。

「續命草有沒有毒性,古籍之中並未記載,不過還是小心為好。」

俞琬琰點點頭,從自己的背包里拿出來一雙灰色的橡膠手套,遞給了慕子琪。

「便宜你了,這可是唯一一雙手套,帶上它可以保護你的手。」

只要續命草的藥性和橡膠沒有化學反應,這雙手套就應該能夠起到隔離的作用。

慕子琪欣喜的接過去,看了幾眼它的形狀,便知道如何戴上了。

「謝謝皇嫂,這續命草倘若賣了錢,我分你一半兒!」

某人相當大度。

俞琬琰滿頭黑線,這傻孩子,當真是鑽到錢眼裡去了。

慕子琪將繩子綁在身上,另一頭拴在了一棵百年老樹上,隨即運氣輕功,以匕首為輔助,一個起身,不出幾個呼吸間便到達了續命草的旁邊。

伸出帶著手套的右手,將續命草慢慢的從懸崖的夾縫之中,連土一起取下,保證它的生命力。

因有備而來,取下一棵之後,他便放在了背包的一處空出來的地方,緊接著去挖第二棵,第三棵……

直到這裡僅剩的幾棵,還沒有手掌般大小,慕子琪這才惋惜的停手。

不能斬盡殺絕啊,萬一哪一天又用到了呢?雖然這破雨林他再也不想來了,但架不住這裡有寶貝。

「褚先生,拉我一下!」

上面的褚行聽到聲音,雙手去拉繩索,將他一點一點的拉了上來。

「怎麼樣,順利嗎?」

慕子琪微微抬起下巴,給了眾人一個傲嬌的神情。

「當然順利,小爺出手,哪有失手的道理?」

「哦?這麼厲害,玉佩怎麼被一隻猴子搶了去?」

俞琬琰不忘挖苦他,見他無事,便朝著山猴的洞中走去,打算取回被順走的東西。

雨林之中從無弱者,比如食人蟻,就算體積比較小隻,但匯聚在一起,便成了雨林之中最為恐怖的存在。

而能夠在雨林連綿起伏的山巒之中有一席之地的山猴,也不會如表面上如此簡單。

令人慶幸的是,山猴也就是調皮了些,不會將人類視為敵人,除去速度奇快很難被抓住之外,也沒有其他可擔心的了。

但……

當眾人使出渾身解數,都未能追上那隻拿著慕子琪玉佩的山猴的時候,俞琬琰的心中只剩下了「卧槽」兩個字。

那隻山猴回身,見眾人沒能追上它,便停在了一處石頭上,一隻手拿著手裡的玉佩反覆的看,另一隻手撓著自己的後腦勺,嘴中還時不時的發出咯咯的聲音。

很好,確定了,它是在逗著他們玩。

「怎麼辦?小爺有一天竟然也能被一隻破猴子耍?真是丟盡了臉!」

慕子琪累的呼哧呼哧喘氣,用殺人的眼神盯著遠處的猴子,對方非但沒有害怕,反而笑的更加大聲了。

「咯咯,咯咯咯咯!」

那隻猴子一個抬手,玉佩便落到了懸崖的最上面,在風中凌亂的飄蕩著,像是隨時都肯呢個落入懸崖之中。

那樣子,威脅的意味很明顯。

「你!你這隻死猴子,快給小爺收回來!」

慕子琪看到這一幕,頓時氣急敗壞。

慕淵笑了笑,思索了片刻,便放下了自己的背包,從裡面拿出了一塊牛肉乾。

當著眾人以及那隻猴子的面,撕了幾片吃了起來。

果然,那石頭上面的山猴被慕淵的動作吸引,抓住玉佩的手指,慢慢的從懸崖邊收了回來,隨著慕淵的動作,嘴角可疑的留下了一串透明的水滴。

眾人:「……」

這死猴子,沒想到是個饞猴!

慕淵見它比剛才乖了很多,便將手裡的牛肉乾往身前遞了遞。

猴子見狀,嗖的一聲竄了過來。

眾人只見一陣風吹過,慕淵手上的牛肉乾已經不見了蹤影。

俞琬琰回身,便看到了極為人性化的一幕。

只見那猴子將剩下的一點牛肉乾迫不及待的丟進了嘴裡,慢慢的咀嚼,臉上露出享受的表情,小表情呆萌呆萌的。

她嘴角抽了抽,感覺這隻猴子怪單純的。

「現在怎麼辦?它速度太快,要是想從我們手上搶牛肉乾的話,我們根本搶不過它們。」

慕子琪抓抓自己剩餘的幾塊牛肉乾,臉上露出一副肉痛的表情。

慕淵無語,從身上又拿出了一塊牛肉乾,向前一步走到了猴子的前面,伸出手指了指玉佩,沖著它搖了搖頭。

那猴子似乎明白了慕淵所要表達的意思,歪著小腦袋想了片刻,一雙大黑眼珠眨巴眨巴,最終將手裡的玉佩給拍到了地上。

放棄了。

慕子琪眼中迸發出驚喜,便將地上失而復得的玉佩給撿起來了。

還好還好,玉佩總算是回來了,不然等他回到汴京城,母妃知道丟失之後還不得家法伺候,這塊玉佩可是外祖家的寶貝!

慕淵見山猴將玉佩物歸原主,右手一拋,那塊牛肉乾便被拋到了半空之中,沖著山猴所在的位置而去。

山猴準確的接住了那塊牛肉乾,再次享受般的吃了起來。

「到集合的時間了,我們走吧。」

見山猴獨自一個吃的香,眾人回身,原路返回。

————————

到達集合地的時候,褚行幾人也已經回來了,兩隊人馬幾乎是一前一後到的。

俞琬琰一隊收穫了幾棵草藥,而褚行幾人,則是摸清楚了黑熊的具體位置。

「莊主,世子,我們找到黑熊了,就在這幾座山的後面,如今它也在山洞之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