愷撒和公主殿下先把坑爹扶回房間,讓他好好休息。

Home - 未分類 - 愷撒和公主殿下先把坑爹扶回房間,讓他好好休息。

從坑爹房裡出來,愷撒笑道:「早點睡吧,明天還要繼續集訓呢。」

「等一下。」公主殿下拉住了愷撒,然後看著愷撒的臉,認真地說,「你要小心一個人。」

「休斯嗎?」愷撒說,「我知道羅伊家盯上我了,休斯那人雖然很強,而且行事作風有點邪異,但沒事的,我會注意。」

「休斯當時是要注意的。你這人身上藏著一堆秘密,嘴巴又嚴得要命,我也不多問你和十二圓桌家族又是怎麼回事了。」公主殿下白了愷撒一眼,有些惱火卻又無奈,隨後她臉色一肅道,「不過我讓你小心的人,不是休斯。」

「那是誰?」愷撒驚訝道。

「茉莉。」

驟然聽公主殿下吐出這個名字,愷撒愣了愣,沉默下來。

公主殿下盯著愷撒的眼睛,繼續說道:「你還沒來的時候,坑爹衝上去和休斯拚命的架勢,不太對勁。其他人或許都沒察覺到,但我的能力很特殊,那時候我感覺到一股非常隱晦的咒文波動落在了坑爹身上,然後他就不管不顧地衝出去了。」

愷撒蹙眉:「你覺得是茉莉動的手腳?」

「咒文波動的源頭正是她那個方向。」公主殿下肯定地說,然後問道,「1-100號龍脈咒文中,有能夠刺激人之情緒的咒文嗎?比如,忽然讓人失去理智地發動攻擊。」

愷撒心想當然有,而且不止一個。2號恐嚇,12號忿怒,44號灰色……這些都是能影響人情緒的龍脈咒文。

「茉莉的能力和實力,我其實不太了解。」愷撒想了想,實話實說,「不過,如果說她有能力悄無聲息地施展一個12號忿怒,用以激怒坑爹,我不會覺得太驚訝。畢竟她的資源序列還在我之上呢。」

愷撒頓了頓,不解道:「問題是,如果真是她的話,她為什麼要這麼做呢?」

公主殿下微微一笑:「這就要問你了。愷撒,你和茉莉,到底是什麼關係?」 「我和茉莉?」

愷撒想了想,說,「我救過她一次,其實只是舉手之勞,後來她也進了青木學院,我和她就沒什麼來往了。」

公主殿下撇撇嘴,一臉不信。

愷撒無奈道:「我沒騙人啊。她男朋友換了一個又一個,但我絕對不是其中之一。哼,當初也不知道是誰到處傳,說我和她談過戀愛……反正我沒喜歡過茉莉,也沒和她過交往。」

公主殿下見愷撒說得認真,不由愕然道:「就這樣?」

愷撒聳肩:「就這樣。」

公主殿下皺著好看的眉毛想了一會兒,最後嘆了口氣,說:「我也想不通。總之你小心點吧,別把女人想得太簡單啊。女人……是很複雜的。」

愷撒笑著哦了一聲,可公主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沒真正理解。

「……算了,先不說這個了。」

公主殿下搖搖頭把茉莉的事放在一邊,認真看著愷撒,問,「你的實力是怎麼回事?在資源部有收穫?」

三公主不愧是三公主,愷撒的實力變化瞞得過別人,卻瞞不住她。

雖然第一段瞬開無形無跡,但打出來的戰果是看得見的,公主殿下很確定:以前的愷撒沒有一拳把休斯打飛出去的能力。

這說明愷撒一定在資源部獲得了什麼。

公主殿下盯著愷撒,等他回答。

除了小龍的存在,還有龍道的事,愷撒在其他方面還是很坦誠的,毫不避諱地把自己選了「瞬開」的事說了。

然後不無鬱悶地道:「現在我學會了第一段瞬開,爆發力明顯比以前強了一大截,問題是我的速度好像沒有明顯的變化。」

是的,愷撒的速度,沒有因為學會瞬開而變化太多。

提升倒是提升了一點,但十分有限,完全達不到書里說的「讓你成為速度最快的人」這種堪稱天下極速的程度。

愷撒不由長吁短嘆起來,抓了抓頭髮,有些惱火。

公主殿下回想起愷撒一拳打飛休斯的爆發力,無論如何都無法將擁有那種堪稱變態的爆發力的人,和龜速愷撒聯繫到一起。

公主盯著愷撒看了好半天,有些遲疑地問:「愷撒同學,我問你啊,你……該不會是故意扮豬吃虎吧?」

「什麼叫扮豬吃虎?」

「哦,我看到地球街出品的爽文系列里有這麼個辭彙。」

公主殿下耐心解釋說,「簡單來說,就是明明很厲害,但故意表現出一副不行的樣子,等敵人各種裝逼各種飛的時候,再狠狠踩人打臉。嗯,應該就是這樣。」

「所以?」

「所以說啊,你是不是故意在扮演一頭速度很慢的豬,打算吃某頭老虎?」

愷撒無語地看著公主殿下,沉默片刻,才幽幽地說:「我從記事起就一直扮演一頭速度快不起來的豬,被人各種欺負,內心卻在哈哈嘲笑說:廢物們,不知道我的速度其實很快吧!就這樣,我扮演到現在十五歲,扮演了十幾年。——你覺得我是這麼自虐的人嗎?」

「好吧說得也是。」公主殿下嘆了口氣。

雖然愷撒這人很會隱藏,但如果他真的出於某些理由而隱藏自己的速度,一隱藏便是十幾年,那也太不可思議了。

一夜無話。

第二天,太陽照常升起。

今天是特別的一天。

當然不是因為昨天晚上的地球街風波,而是因為——今天是藍老師的實戰課,正式進入正軌的日子。

藍老師履行了她的諾言,果然沒有再讓鷹和學生們打。

她仍是那身襯衫搭配鉛筆裙的打扮,微笑地看著特訓一班的學生們,說:「從今天開始,我來和你們打。我會讓各位同學充分了解你們自己,也了解我。最終的目的,是讓你們真正了解『戰鬥』。」

一名男生躍躍欲試道:「藍老師,和你打有什麼規矩嗎?」

藍老師說:「規矩就是爭取不要輸給我,在我手上撐得越久越好。」

馬奇笑道:「老師您能打敗我們的前任實戰教練,實力肯定比我們強多了,我們怎麼可能對上你不輸?」

藍老師有些俏皮地眨了眨眼,豎起一根手指,說:「因為,我只會用1級風雷法師的力量和你們打。」

說完這句話,整個特訓一班,變得死寂一片。

公主殿下蹙眉道:「1級?即便她的戰鬥經驗和手段無與倫比,但只用1級的力量對上4級甚至5級的風雷法師,她能不輸就算了不起,她居然說讓我們盡量不要輸?坑爹,如果你媽媽的話,會怎麼看?」

坑爹想也不想地說:「我媽媽會說:這個女人肯定瘋了。」

說完坑爹就身子一抖,心中一寒,因為愷撒正惡狠狠地盯過來。坑得連忙攤手說:「不是我說的,是我媽媽說的。啊不,我媽媽也沒說,是我猜她會這麼說。總而言之,我對藍老師沒有任何意見,不是罵她。」

公主殿下拍了愷撒一下,壓低了聲音問:「你覺得呢?我知道你和藍老師關係不一般,但客觀的說,你覺得她真能用1級的力量跟我們打?」

愷撒張了張嘴,不知道該做何回答。

公主殿下嘆道:「你看,你心裡其實也覺得這太離譜了,沒錯吧。我看所有人都是這麼認為的。」

班上不知何時響起了低低的議論聲。

學生們有的困惑,有的不屑,有的認為藍老師在故弄玄虛,有的則流露出憤怒的情緒,認為這是藍老師對大伙兒侮辱。

要知道特訓一班的學生,哪個不是驕傲自負的天才學員?就算你是老師,1級打5級,還說什麼讓我們盡量不要輸,是不是太瞧不起人了!

「你怎麼看?」文晶身子微仰,低笑著問後排的蘭頓。

蘭頓看了一眼鷹,只見鷹面無表情,眼神深處卻隱隱有些擔憂,於是蘭頓淡淡地說:「我覺得藍老師今天會丟醜。」

文晶嘆息著點點頭:「我也這麼認為。」

很快,第一個學員被點名走上寬敞的講台,與藍老師面對。鷹走到兩人中間,說道:「戰鬥,開始!」

話音落下,那男生立刻開啟了風雷體質,風雷之力滋滋地流轉全身,他腳步一點,人已如炮彈般彈射出去,正面沖向藍老師。

與此同時,他以極為流暢的速度,抽出了懸於腰間的一柄細長的彎刀。 每個風雷法師在4級時,將決定自己的專屬武器,這男生的武器就是彎刀。

他身為5級的風雷法師,開啟了風雷體質,拿出了專屬武器,而且看他的步伐,似乎還是一門頗為玄妙的實戰體術。

面對這樣的威勢,在場任何一名學生都不得不認真起來。

「喝!」

一聲厲喝,男生舉刀力劈向藍老師。

這一擊沒有任何花哨,就是全力爆發和正面碾壓,鐵了心要以等級和力量優勢,直接壓制住對手。

這一刻,愷撒不禁繃緊了身體,即便他心中對藍老師深具信心,依然忍不住捏了把冷汗。

5級的風雷法師真的厲害,藍老師只用1級的力量,便無法動用風雷體質,也沒有專屬武器,甚至連個像樣的龍脈咒文都用不了!

這怎麼打?

藍老師動了。

她做了兩個動作,都是很簡單的動作。

第一個動作是上步,很隨意的一步,甚至有一種主動把自己往刀鋒上湊的感覺,可偏偏一步跨出,她便極險卻又很自然地穿過了刀光,擠到了那名男生的身體側面。

然後藍老師做了第二個動作。

她伸手在男生身上點了一下。

按理來說,1級的力量無論如何都無法擊潰5級的敵人,就像一個小孩不可能打傷一名全副武裝的大人。

但藍老師這一指頭下去,那男生身子驟然僵住,然後臉上露出極為古怪的表情,人就一點點委頓下去,最後縮成了一團,不停地抽著冷氣,卻好像因為全身肌肉都不受控制,呼吸非常困難,一張臉不由憋得通紅。

藍老師蹙起眉頭,臉色變得不太滿意,責怪地說:「前些天我發給你們每個人的針對性的指導意見,你沒有好好看嗎? 娛樂圈頭條 認真研究過的話,你應該在我第二擊的時候才會倒,而且你頂多只會站不起來,不會全身肌肉痙攣。」

那男生呼呼地倒吸著氣,哪裡回答得了。

藍老師揮揮手,示意鷹把人扶下去,然後轉過身來,看著全班目瞪口呆的學生們,說:「下一個。」

特訓生們一個個上台,然後一個個下台。上台時,有人意氣風發,有人全神以對,有人鋒芒畢露,有人不動聲色……但他們下台時都是一個樣,躺著。

站著上去,躺著下來。

鷹在一旁看著,臉皮不由微微抽搐,似乎被勾起了某些不好的回憶。

他比教室里這些學生更清楚藍老師是個什麼樣的人,隱藏在那清麗溫和的外表之下的,是一顆軍人的鋼鐵般的心臟。

鷹還記得自己剛被調到藍老師麾下時,還暗自欣喜,覺得有機會一親芳澤,或許還能憑藉自己的樣貌、天賦、以及不錯的前途,和這位漂亮長官發展出點什麼。

短短三天之後,鷹便老老實實地收斂了雜七雜八的念頭,將藍老師列為了心目中最為可怕的那類上司。

當渡踉蹌著慢慢走下台時,教室里已是一片死寂,學生們看著藍老師的目光,簡直如見妖魔!

誰說之前那名實戰老師是魔鬼教官?眼前的藍老師才是!

而當休斯也在藍老師的手下堅持了十招后落敗,在場所有人都臉色蒼白,臉上的表情不再是震驚,而是……駭異。

這是沒道理的。

1級對5級,十招擊敗休斯,這是沒道理的。

藍老師的實力之強,完全是沒道理的!

公主殿下無比凝重地看著台上的藍老師,壓著嗓子,一字一頓地說:「愷撒同學,你看藍老師的打法——」

愷撒明白她想問什麼,沉緩無比地說:「嗯,藍老師的打法,簡直就像戰鬥法師一樣。甚至於……更強。」

日子就這樣一天天地過去。

愷撒每天的生活,就是精準規律的上課、集訓、自主訓練,並在這個過程中努力積攢積分。第二階段的瞬開很貴,第三階段更貴。而愷撒的打算,是盡一切可能,在這次集訓期間,換到全套的瞬開。

至於體術、咒文、裝備、捲軸這些修鍊資源,愷撒只是偶爾看看。他現在的全部注意力都在瞬開上。

還是那句話,因為這是根本。

兩個月的時間轉眼而過。

這天,一個驚人的消息在學生們之間傳播開來:這次春季集訓的最終成績測評,會以一次面對整個青木城的公開大比的形式進行!

「……看來,兩個月前,我從文晶那裡換到的消息是真的。」

實驗部的某處,渡看著茉莉、洛、還有馬奇,緩緩地說,「集訓最後三天,會是面向全城的一場大比,決出前十。這樣的大手筆,以及公開集訓內容的事,以前可是從來都沒有的。果然,這次集訓后的青木狩獵季,和以往截然不同!」

兩個月前,入境三關之後,學生們等老師到來宣布資源序列的期間,渡曾以積分和文晶換取過一個情報。

當時文晶給的情報很簡單,卻讓當時的渡感到不可思議。

文晶當時說:「今年的青木狩獵季,不會只是帝國東部的一場狩獵活動,而將是整個帝國的一場盛事。而這次春季集訓的成績,將決定狩獵季的名額。這個名額的分量,很重。」

渡初聽到時,覺得不可思議,後來看到那三名學院代表,才覺得這事有些可能,如今則得到了確切的證實。

所以,特殊的不止是這次春季集訓,還有今年的青木狩獵季。

或者說,正是因為狩獵季特殊,才導致集訓變得特殊!

一時間,所有的特訓生都在討論這件事。

「聽說了嗎?公開大比的消息?」

「嗯,聽說了,這消息是哪漏出來的?」

「廢話,當然是老師覺得我們是時候知道了,所以故意放出來的消息。」

這時候,在愷撒的房間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