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次,他們就算想幫,也是無能為力。

Home - 未分類 - 這一次,他們就算想幫,也是無能為力。

薛神劍臉上露出冷厲的笑容,身上的殺意毫不遮掩,這時要動手殺王歡,誰也無法阻止。

陸安和畢懷兩人怨恨的看著王歡。

「剛才你不是很蠻橫嗎?早就告訴過你,有些事不是拳頭大就能解決問題的。」

「我們是天尊屬下,除了天尊之外,沒人能夠動我們。」

說著兩人的臉上都露出一絲得意的笑容,王歡搶走他們的須彌袋沒關係,一旦王歡被處以極刑,這些東西還是他們的,諒這些人也不敢說半個不字。

這種得而復失的感覺,彷彿就像是撿了一條命回來一樣。

「王歡啊王歡,你讓我們說你什麼好呢。」莫奇勝也長聲嘆息。

到了這個地步,他們也是無計可施。

「這有什麼不好說的,天尊難道就不能有錯?」

「難道這兩人不是貪贓枉法之輩?」

「就因為他們是天尊的僕人,就能夠任由他們吸那些在前線拚死奮戰弟兄們的鮮血?」

薛神劍寒聲道:「死到臨頭,還不知悔改,還在這裡非議天尊,這就是你最大的過錯。」

這也是大家明知道陸安兩人胡作非為,依然睜隻眼閉隻眼的原因。

因為這裡面,牽扯到大羅天尊,還輪不到王歡說三道西。

王歡雙手抱著胳膊,一臉淡然:「我是在替天行道,誰敢動我!」

薛神劍拔出長劍,眼裡露出一絲殺意,厲聲道:「對天尊不敬,我就能殺你!」

「你敢!」

黑贏三人站在王歡面前。

「怎麼?你們三位還想包庇他不成,別忘記了他剛才說的話,這是你們三位能保得了的嗎?」

薛神劍一臉不屑,要是平時,他對三人畏懼,可是王歡自己作死,別說黑贏三位八重天仙王,就是再來三位,他也不怕。

三人臉色一陣難看,就在猶豫不決之時,王歡從三人旁邊大步邁出來。

「三位前輩不用為難,薛神劍想要殺我,恐怕也沒這個資格。」

見到眾人疑惑的目光,王歡又道:「既然我非議的天尊,要動手也輪不到薛神劍,沒有天尊的點頭,你們誰敢殺我啊。」

「難道你又能代表天尊的意思?」

薛神劍臉色一變,王歡就是因為禍從口出,才被抓到把柄。

他可不想被王歡抓住把柄。

「我當然代表不了天尊。」薛神劍首先把王歡的話堵死,順勢把劍收起來,眼裡露出一絲譏笑:「你以為給我挖了個坑,我就會傻乎乎的跳進去,在我面前耍花樣,你還嫩了點。」

「那你呢?」

「還是你們……都站出來,你們誰能代表天尊殺我?」

王歡的目光從四周一一掃過。

薛神劍皺起眉頭,沒想到王歡這麼狡猾。

這時,誰敢對王歡動手,都會被扣住一個代替天尊的意思。

陸安和畢懷兩人心裡暗暗著急,眼看就能殺掉王歡取回他們的東西,現在又卡在這裡,心裡自然不甘。

唯有殺了王歡,才可以名正言順的取回須彌袋。

兩人相視一眼,忽然齊齊點了點頭,旋即瞪著王歡,大聲喝道:「你高興的太早了,我們有天尊法象,可請天尊定奪。」 「要等什麼?」凌奕辰不解道。

凌蒼冽將目光望向頭頂的天空,「等雪染,她應該已經開始行動了。」

凌奕辰又傻獃獃的注視著凌蒼冽許久,終於道:「四弟……你不傻了?」

凌蒼冽揚起好看要人命的笑容,「我本來就不傻~

當日夜裡,迦葉帝還在御書房審批公務,總管太監奉茶走了進來道:

「陛下,有位曾在皇後身邊當值過的馮嬤嬤想求見您,她說自己有莫大的冤屈要對陛下說。」

「馮嬤嬤?」迦葉帝想了想,這個人他確實有些印象,「宣她進來吧。」

馮嬤嬤走了進來,跪在迦葉帝面前就開口說道:

「老奴是跟隨著皇后陪嫁進宮的,後來在惠妃生下大皇子不久,皇后便放老奴出宮了,陛下,老奴今日入宮,想把過去的事都一五一十的跟您交待了……」

漆黑的夜裡,幽雪染一個人站在宮外,她披著猩紅色的披風,在夜風中,披風被吹的獵獵作響,幽雪染捋了捋被吹亂的髮絲。

忽然,她就聽到了御書房裡傳來玻璃被砸到地上摔碎的聲音。

凌蒼冽不知何時來到了幽雪染身旁,他站在風口的位置,傾長的身姿為幽雪染擋住了冷風。

「沒想到你這麼快就把出宮二十多年的馮嬤嬤給找到了。」

幽雪染淺笑道:「我以武林盟主身份下發了密令,全城搜索,就算這馮嬤嬤鑽到了地底下,那些本事高超的江湖中人也能將她找出來。」

說到這裡,幽雪染抬眸看了凌蒼冽一眼道:「你現在不在對宮裡的人隱瞞自己了么?」

「因為時間差不多了。」凌蒼冽說道,幽雪染疑惑的眨了眨眼睛。

凌蒼冽微笑著:「韜光養晦了這麼多年,我也該從幕後走出來了。」

幽雪染知道凌蒼冽一直以來都在謀划著什麼,而且他的背後有很強的一股勢力,只是他究竟打算做什麼,幽雪染卻怎麼也猜不透。

第二日,迦葉帝突然又釋放了惠妃,而皇后則被迦葉帝下令,罰抄皇室宮規,祖訓一百二十遍,沒抄完,就不得踏出自己的宮門一步。

迦葉帝也釋放了赫炎,只是他直接命人把赫炎帶出娑羅帝都,不准他再踏進娑羅帝都一步。

與此同時,選美大會的告示已經貼滿了迦葉的每個都城。

人們議論紛紛,都好奇著世界上最美的聖獸,它到底是有多美,而什麼樣的美人,能令聖獸臣服呢?

在一張告示牆邊,金玉釵捧著剛買好的菜,對著選美大會的告示駐足了良久,八品的聖獸,只要是絕美之人就可能得到它。

金玉釵像是著了魔一般走上去,將告示直接給撕了下來,放入自己的袖子里就轉身離開了。

隨著夏日夜祭的臨近,娑羅帝都內侍奉大巫女的巫祝殿的祭司們也開始忙碌起來。

夏日夜祭並不是年年都會舉辦的,而是要等到見習巫女進行考核的時候才舉辦。

見習巫女才夏日夜祭上經過重重的考核,祭司們確認了她擁有成為迦葉巫女的資格。

過不了幾年,舊的大巫女就會從四方塔內釋放出來,新的大巫女將進入四方塔內,繼續守護著迦葉的和平。 第743章是宸少開口,讓顧小姐治療

顧雲念這才鬆了口氣。

功德簿幾次升級,原本靈氣稀薄的靈泉,蘊含的靈力也跟著濃稠起來。

這是上一世從來沒有過的。

有靈泉的蘊養,至少慕司宸的性命,是暫時保住了。

現在她要做的,就是想辦法修復他被內力震碎的五臟,不留後任何後遺症地修復好他破敗的身體。

將慕司宸留在了竹樓的卧室,顧雲念下樓,去了藥房。

在回江城的直升機上,顧雲念就考慮好了治療的方案,只是慕司宸的情況比她預想的更嚴重,方案要做很大的修改。

顧雲念開始配藥,全用的是功德簿升級后再種植的藥材。

隨著功德簿的升級,空間中除了靈泉,就連空氣中蘊含的靈氣都有所增加,再種的藥材,也生長得更快,藥效更佳,靈氣十足。

抓藥、萃取、融合。

顧雲念全部身心都投入到了製藥當中,治療室外面,雲水謠他們卻焦急地等待著。

「怎麼就沒有聲音?」蕭源更是著急地趴在了治療室的門上,試圖聽一聽有什麼動靜。

可這門是慕司宸特意定製的門,不僅是隔音效果極佳,就連安全性都是最頂級的。

只要顧雲念在裡面不開門,除非是用烈性炸藥,否則外面的任何人都別想闖進去。

蕭源又從門上滑下來,急得在門外團團轉。

「好了!宸少會沒事的!」滕逸遠伸手把蕭源從門上撕下來,漠然地說道。

只是垂在身側的右手,緊握著毫無血色的拳頭,泄露了他的不平靜。

這時一行人匆匆趕到,「大哥,少……宸少現在情況怎麼樣?」為首一人提著藥箱,目光掃到雲水謠,語氣停頓了一下。

「還在治療中!」滕逸遠語氣微微凝重。

「這……」男子微微蹙眉,開口想說什麼,被滕逸遠又打斷,「是宸少開口,讓顧小姐進行治療。宸少吃了顧小姐準備的葯,才堅持到了現在。」

男子頓時不說話了,只如雕塑一般,和滕逸遠一幫筆挺地站在門外,一動不動地等候著。

雲水謠奇怪地看了後來的幾個男子一眼,並沒投以太多的注意,她的心神都放在了還生死未卜的慕司宸身上。

已聽蕭源說過了慕司宸的傷勢情況,那麼重的傷,她只怕那孩子撐不住。

突然,雲水謠的手機鈴聲響了。

她一看是顧雲念的師兄紀鴻遠的電話,才想起顧雲念晚上還有約,連忙接通,替顧雲念解釋。

「不要意思鴻遠,忘了給你們打電話說一聲。念念這邊朋友出了事要急救,我們已經回了江城,現在她還在治療室。」

這種情況,紀鴻遠他們清楚很正常,他們也是做醫生的,沒少遇到有緊急的病人忘了給家裡人說一聲,表示很理解。

輕咳了一聲,紀鴻遠的年齡比雲水謠大,卻是跟顧雲念同輩,每每跟雲水謠打招呼,都有一些不自在。

「那麻煩雲小姐給小師妹說一聲,等她治療結束,休息好了,再給我回一個電話。」

一更

(本章完) 眾人表情肅然,天尊法相跟那些普通人參拜的神像完全不同,這是已經有真靈的神像,天尊能通過法相,洞悉事情的一切。

誰也沒想到陸安和畢懷兩人竟然有天尊的真靈法相。

這一刻,兩人神態非常嚴肅認真,大聲道:「請,天尊法相!」

聲音落下,眼前的空間裂開,一道神像從空間裡面出現在眾人眼前,法相上發出陣陣金光,充滿神聖。

雕像惟妙惟肖,好像真人一般鮮活。

現場眾人一片肅靜。

「拜見天尊!」

當見到天尊法相出現,包括眾多八重天仙王,也齊齊跪下,向著神像行了跪拜大禮。

當得知陸安和畢懷兩人請出天尊法相的時候,大家都知道王歡必死無疑了。

跪拜后,大家抬頭看向周圍,竟發現還有一人站立在天尊法相面前,所有人臉色大變。

「王歡,見天尊法相,如見真身,你還不跪拜!」

「畜生,為何不跪拜!」

眾人皺眉,能成為天尊,不僅需要實力超群,還是大功大德之人,德行服於宇內。

陸安道:「你無視天尊法威,我請天尊法相斬你,還不跪拜!」

王歡沖著天尊拱了拱手,微微彎腰拜下,算是行禮。

不過這禮在眾人眼裡,卻成了褻瀆,因為王歡行的禮是平輩之禮,並非參拜之禮。

看到王歡隨意的行禮,畢懷臉上冷意疊疊,寒聲道:「你好大的膽子,見了天尊不跪,真是死性不改!」

王歡笑道:「天尊也是修士,我也是修士,天下眾生平等,我與他行了道友之禮,有何不可!」

「放肆,你竟敢與天尊稱道友!」

薛神劍目光雪亮,沒想到王歡這麼能作死,看向王歡道:「你太狂妄了,天地間能與天尊稱為道友的,就寥寥幾位,你又算什麼?」

「現在陸道友與畢道友請出天尊法相,可斬王歡!」

陸安沖著天尊法相磕頭,然後站了起來,悠然道:「王歡,不過二重天仙王,初立微末功勞,驕橫野蠻,請天尊下旨,當斬王歡。」

他微微一笑:「王歡,你沒想到我們會請出天尊法相吧?」

「現在,還不下跪領死!」

其他人都看向王歡。

莫奇勝等人臉色一陣難看,本來還有周旋的機會,但天尊法相請出之後,他們已經沒有說話的餘地了。

王歡的行為,在他們看來已是冒犯天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