澹臺玉歌搖頭溫柔的笑道:「我不想參與這次比賽。」

Home - 未分類 - 澹臺玉歌搖頭溫柔的笑道:「我不想參與這次比賽。」

「長姐,小白哥哥也會去。」澹臺玉瀲依舊淡笑,全學院的人都知道,澹臺玉歌心繫赫連白,他們兩人,在大陸看來也是天造地設的一雙。

果不其然,澹臺玉歌眸光微微一亮。

「到時候與我們一組的,只要得到第一名,都會住到觀星樓去,你與小白哥哥不就近水樓台了么?」澹臺玉瀲淡笑。

這兩姐妹,從哪裡看都是一樣的,模樣有七分相似,就連脾性,都那樣的溫和。

只是不同的是,澹臺玉歌的溫和,是端莊,是淡然,是有著大氣度的胸懷,並且外柔內剛,是真正的溫和;而澹臺玉瀲的溫和,從容不迫,看似溫和,其實是個腹黑的主。

「我答應你,我去。」澹臺玉瀲輕聲說道,嘴裡的笑意怎麼也掩藏不住。

「那長姐,我就先回去了。」澹臺玉瀲起身,便回去了。

嵐宣院內。

眾人已經到齊。

星火面露喜色,激動道:「那我現在就去報名,把我們所有人的名字都記錄在一個隊伍裡面!」

「星火,記得是以我們嵐宣院為主啊。」赫連丹不忘提醒道。

「知道了,我只要能住進觀星樓就滿足了。」星火說著,嘿嘿傻笑著,右手撓了撓後腦勺。

第二天,一個震驚全學院的事情傳了開來。

嵐宣院,奕宣院以及雲宣院幻宣院四院聯合,都是天才少男少女的組合,是報隊伍以來的最強聯盟!

誰都知道,林若定會在比賽的時候,去挑戰百里流月,即使由於年級不同的原因挑戰不成,也一定會想方法下手!不過如今有如此多的天才少年少女護著,林若還能得手嗎?

整個學院都在看著這場好戲。

……

林若的老師林譚,是當今世上數一數二的強者,他原本已經入了歸真境九階,就快要破境去往上界,卻因為某些原因,他違反了這個規則,留在了這個世界。

至於林若,則是他抱養的一個女嬰,收來作為學生,養了她十六年。

林若的住所也與其他學生區別開來,和她的老師林譚一起居住在離殿。

此刻,離殿內。

林若聽著外部的消息,冷笑一聲,她的膚色變得黑了些,眼神比以前的傲氣里多了些沉沉殺氣與暴戾,這都是她這一個月以來,往東去魂脈一角,無盡瘋狂的屠殺那裡的魂獸的結果。

如今,她就不信,還不能在氣勢上震懾百里流月!

接著,林若讓一個跟班小弟也去報名組隊的隊伍了,又讓全學院震驚了一次,林若竟然準備單槍匹馬來比賽?!

這太囂張了!

學院長老室梅隔江長老只覺得蛋疼,這群孩子也太胡鬧了些,把比賽當什麼了?!

梅隔江痛定思痛,去找了林譚一次,希望他能夠勸退林若,不過林譚卻稱病拒絕訪問。

這代表了什麼?

這代表了,林若所做的一切,都是林譚同意的!

梅隔江不明白,一向穩重的林譚,為何任由自己的學生如此胡鬧?! 不日,令人緊張又期待的比賽終於即將到來了。

在一群老師以及長老的帶領下,全學院近乎四千多名學生站在學院廣場上。

梅隔江站在高台之上,微笑著望向下方的少年少女,以及男孩女孩們,他們都是大陸的花朵,未來的希望啊。

此次比賽由梅隔江長老主持,至於赫連城副院長,由於身體抱恙,不能參加。

赫連丹知道之後,以為只是平常的病,應該過幾天就會好的,所以只是擔憂了一會,便將此事拋之腦後了。

百里流月卻明白,赫連老頭的時間是真的不多了。

梅隔江走到高台正中央,雙手揮起,口中念念有詞,接著,整個學院廣場周圍都散發出了一陣白光,那是聖潔的白光。

只是睜眼閉眼間,眾人便消失在原地,從而進入到了另一方天地中。

此處是一個幽謐的樹林中央圍城的一處空曠之地,足以容納將近四千人。

新生們不敢想象,前一刻還在學院廣場上,怎麼下一刻就來到這處森林裡了?

梅隔江站在四千人學生面前,面露慈祥,微笑著道:「你們所處的地方,是我帝國學院的院長,也就是南霽雲院長所創造的空間,名叫:雲荒。」

此話一出,學生堆里瞬間轟炸開來了。

整個大陸沒有一個人不知道南霽雲的名字!

他是大陸千古以來開天闢地的絕世第一強者!也是大陸少有的空間單屬性魂師!他開創了帝國學院,是帝國學院的第一任也是唯一一任院長,他強大,強大到無可比擬的地步!他身懷絕世寶藏,身體里流淌著神獸白澤的血脈,是大陸以來永遠不可打敗的神話!

自從兩百年前,他歸真破境,歷經天劫,從而去往上界,這一界的人們便再也獲得不到他的消息,但他那強大的身影永遠活在所有人心目中!大陸所有人都相信,南霽雲大人,一定也會在上界掀起一番狂潮!

然而如今,梅隔江長老卻告訴他們,他們此刻正身處於南霽雲院長的空間雲荒里,這怎能不激動!

梅隔江看著這一群年輕人激動狂喜的模樣,不由啞然失笑的搖頭。

過了片刻,梅隔江終於再次出言說道:「大家安靜下來。」

梅隔江一出聲,樹林里瞬間便靜謐下來,眼巴巴的瞅著他說話。

「在雲荒里,每個隊伍之間不能走散了,因為此處極大,極容易迷路。現在,大家先跟我來。」

說著,梅隔江轉身走向前方。

四千名學生相繼走來,不忙不亂,秩序井然,有條不紊。

來到了一處空曠的草原里,因為要比賽三天的時間,梅隔江讓各個隊伍搭帳篷。

在外界,各大公共地點皆閃現出了雲荒里的一幕幕景象,人群駐足觀望著。

帝國學院是大陸唯一一個學院,學院內的比賽同樣是大陸的事情。這也是所有剛入學的新生展現他們幾個月以來所學到的東西,展現他們的風采,所以將這些畫面公諸於眾,也利於那些宗教門派,以及各大神殿選取天才。

是以,這場比賽,便是向世人展現新生力量以及天賦的時刻。

這些比賽,其實是新生的主場。 「唉,沒想到林少還沒找到,倒是被敵人先發現了我自己。

我還沒跟著林少變強呢,我答應林少的事情也沒有做到呢。

真不想就這麼憋屈的死去啊!」

萬成無奈的感嘆了一聲。

他當時見到林天佑那霸氣無雙的樣子,便下定決心要去追隨。

想跟在林天佑的身邊,好好學學如何變強。

但林天佑給了他一個要求。

那就是讓他當上月牙派的掌門。

只有掌門才有資格追隨。

他下定決心,這次回月牙派,就努力將掌門人的位置爭取過來。

可惜,事事難料。

他還在綠園山澗的領地,這就要被敵人滅殺了。

萬成目光來回閃爍著,他不想就這麼死在對方的手裡。

雙腳暗暗蓄積魂力,還想做最後的反抗。

但凡一個有理想的人,總不能輕易就放棄抵抗吧?

「怎麼,萬成,你還想著逃跑嗎?

真不是我看不起你,有我師傅在,你連一絲逃生的機會都沒有。

即便沒有我師傅在,憑我的身法,你也逃不掉。」

見到萬成那困獸猶鬥的模樣,朴鷹頓時就笑了起來。

一個上位鬼神強者,加上他這麼一個中位鬼神強者,如果還能讓萬成逃掉了,那他就不用在這片世界里混了。

「年輕人,老老實實的等著被殺吧,反抗只會讓你更加痛苦!」

遠處,弈劍雲的聲音傳了過來。

明明相距數里之遙,可聲音就好像在耳邊說出來的一樣,這就是上位鬼神強者的實力。

「聽到了沒有,這個聲音是我師傅的。

你應該知道他的大名,弈劍門的頂樑柱,劍劍雲!

前幾個月我師傅還去鬼神宮挑戰了破軍劍。

試問一下,洪荒世界這麼多強者,有幾個人能有資格挑戰破軍劍的?

而我師傅卻做到了。

面對我師傅的話,你就乖乖的服從!」

朴鷹興奮的向萬成說道。

師傅的事迹,他每次說出來,都感到特別的光榮。

破軍劍啊!

至尊之下最強的男人,別人光是聽到這三個字,就嚇的瑟瑟發抖了。

而他的師傅卻敢過去挑戰。

這得有多強的勇氣才能做到?

雖然最後敗了回來,但至少命沒有丟掉。

世上有幾個強者可以從破軍劍的劍下活命的?

他師傅弈劍雲估計是唯一能做到的人了。

「就一定要殺我嗎?

我對你們並沒有什麼威脅吧?

給個活路行不行?」

萬成看著朴鷹,大聲問道。

「想活命,可以!

告訴我那個得到六把飛劍的小子在哪裡,我立刻放你離開!」

遠處,弈劍雲的聲音再次傳了過來。

萬成頓時就啞然了。

搞了半天,對方的目的並不是為黑白棋子報仇,而是為了搶走林天佑手裡的飛劍。

那六把飛劍聽說是祖巫帝江煉製,對於強者們的吸引力太大了,沒有哪個強者會輕易放棄。

如果是換成萬成自己,估計他也會這麼做。

「抱歉,我並不認識那個少年。

我跟他只是萍水相逢。」

萬成無奈的開口。

他這話倒是沒有說謊。

跟林天佑接觸的時間,總共不到三天。

他只知道林天佑很強,他想跟著林天佑變強而已。

「既然這樣,你就沒有活命的籌碼,朴鷹,滅了他的神魂!」

弈劍雲冷漠的聲音傳了過來。

「遵命!」

朴鷹咧嘴冷笑。

這個萬成看上去忠厚老實,而他最喜歡的就是欺負老實人。

「既然你們不肯放放我一馬,那就只有戰了!」

萬成全身的魂力釋放而來。

反正怎麼都是死,那他就要像個男人一樣,堂堂正正站著死!

「萬成,反抗只會讓你受盡折磨!」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