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蟲子虛影變的極其黯淡時,隱隱能夠看到被那柄短刃給斬成兩半,化作兩團黑氣向身後一卷而去,再次撲到了那人的肩上,隨後在他肩頭上的那隻蟲子刺青上一閃滲入了進去,要是離的近話仔細看去,就會發現他肩頭的那隻蟲子刺青顏色變的暗淡了一些。

Home - 未分類 - 那蟲子虛影變的極其黯淡時,隱隱能夠看到被那柄短刃給斬成兩半,化作兩團黑氣向身後一卷而去,再次撲到了那人的肩上,隨後在他肩頭上的那隻蟲子刺青上一閃滲入了進去,要是離的近話仔細看去,就會發現他肩頭的那隻蟲子刺青顏色變的暗淡了一些。

與此同時,那人的手臂猛然一顫,如同被火燒了一樣迅速收了回去,在收回的過程中可以看到看他的碰撞頭中間多了一條血線,此時正緩緩地向外滲著鮮血。

在陳偉那一斬下,那人隨著靈器上傳來的力道順勢向後退了出去,「噔噔噔」腳下連續退出數步后,這才慢慢收住腳步,收住腳步后那人根本毫不停留,轉過身就向巒遙身邊急竄而去。

跪下,我的霸氣老公 「想跑?沒那麼空易!」

居然起了殺心,要想敲山震虎,那就把事捅的越大越好,弄出的人命自然也是越多效果才越好!

只有事捅的越大,那對上面的震動也才越大,也才越能達到自己的目的,越能試探出族長和祭祀妹妹兩個老傢伙的底線在哪裡,知道底線以後他才越好定位自己,才知道自己以後該怎麼做!

隨著話聲喊出口,那柄靈器已經已經飛了回去,再次回到了他的身前,在一陣銳利的破風聲中,靈器已經再次揮了出去,直奔那人的背影而去。

「救我!」

聽到身後傳來的利嘯聲,那人的臉色登時大變,一邊加快了速度向巒遙的身前奔去,一邊扯著嗓子發出凄厲的慘叫聲。

在那人發出喊聲時,那四名壯漢已經奔到了阻攔著裡面眾人的攔桿的前方。

「大膽,還不快點住手!」

欄杆上面還有一道鎖,此時想要出手阻止顯然已經來不及,四人的臉人上同時閃動著焦躁和不安,幾乎一起出聲喊道。

「你們讓我住手那我就住手?那不是太沒有面子了,另外,我的膽子當然不小。」

陳偉的眉角挑了挑,看似漫不經心地向那四名壯漢瞄了一眼,但手底下非但沒有慢下來一絲一毫,反而把揮出的知刃催的更加勁疾,帶動起流也發出更加尖銳的嘯聲。

此時那拿著鑰匙的壯漢的手掌才剛剛攀上欄杆的鎖,至於巒遙那裡,生怕把事攤到自己身上似的,在那人衝上來的時候反而急速向一邊移去,和那人盡量拉開距離。

「巒遙,你好……」

眼前要麼是施救不及時,要麼就是有意躲避,那漢子的臉上的絕望中摻雜著灰敗,不由的提高嗓門吼了一嗓子。

「撲!」

一道悶響聲傳來,他只覺得背後一陣刺疼,疼的他把沒說完的話生生咽了回去。

(未完待續。) 靈器刺入那人的身體后,那人卻還沒死去,嘴裡發出悽慘的吼聲。

「這個慘叫聲還不夠,既然要敲山震虎,那就讓你一路喊到嗨!」

在那人慘叫的時候,陳偉的眼裡閃過一道無情地冷漠,直視著被短刃刺中的那名漢子,低聲自言自語。

還不等話聲落下,他的眼睛閃了閃,手裡捏了個法決,待手指停下后他的手臂向外一揮,一股神念隨著他手臂揮動向前蔓延而去,瞬間就傳遞到插在漢子背後的靈器上。

當他的神念傳遞至靈器上時,那柄短刃上光華閃了閃,隨後整隻刃身動了起來,由下而上,向上著上部撩了上去。

畢竟不是由身前發出,所以短刃的力道和速度都差強人意,只不過向上移動了一點就撞到了他的骨頭上,隨著短刃不斷挫動,與骨頭髮出一陣讓人牙酸的「咔咔」聲,。

雖然短刃沒能把那人的骨頭給切斷,但卻把其給死死頂了起來,骨頭被頂起的同時牽動他血肉,一陣極度不適的感覺傳來,讓他臉色變的更加難看的同時不扭抽搐扭曲著,一聲接著一聲的發出不似人聲的慘叫,陣陣慘叫聲傳入耳中讓聽到人心裡一陣陣發毛。

若只是受了這麼一點傷的話,只要救治得當,那他還有極大的可能活下來,可要命的是那柄短刃由他肩頭冒出來后,刃口斜了斜直向他的脖子削了過去,並且好巧不巧地正中他的動脈,雖然斬痕不深,卻深入了他動脈一半的位置。

巒遙的臉上變了顏色,他甚至已經在心裡後悔剛才魯莽地和陳偉作對,本以為眼前這四名壯漢是自己抱著的大腿,要知道這幾名壯漢可是這裡職權最高的現管,很多時候比部落里的族長還管用。

不過,要是說陳偉在這四名現管還沒出現的時候擊殺自己手下那名手下那是因為這四人臨管不力沒有及時趕到,可現在當著這四人的面卻還敢擊殺另一句手下,並且還有意讓他找罪受,那這就值的深思了,畢竟他要是背後沒有那麼大靠山的話絕對不會不敢攤上這麼大的事!

就在巒遙低頭沉思地時候,隨著一道「咔嚓」聲響起,陳偉的短刃終於把那名漢子的骨頭切斷,隨後暢通無阻地一路向上衝去,轉眼間就從他的肩頭沖了上去,眨眼之間就由胸腔至肩頭把那名漢子上身的上半份給切成了兩片。

「撲通」一聲悶響,那名漢子已經倒在了地上,在煙塵瀰漫著,鮮血順著傷口「咕嘟嘟」地冒了出來,一大片殷紅淌了一地,身體不斷抽搐的同時嘴裡還在發出不似人聲的慘嚎,並且隨著他的慘嚎聲越來越響,鮮血向外流淌地更加通暢。

在那名漢子落地的同一時間,攔桿上的鎖「嘩啦」一聲響落了下來,隨後大門被從外推了開來,兩名漢子一路小跑著沖了進去,摸出那不知道什麼材料織就的網和他的頭上甩去。

反正眼前這哥們隨便怎麼撲騰也只是在臨死掙扎,無論如何他也不活不下去,掛掉了也只是個時間遲早的問題,陳偉根本就沒有再次出手的打算。

聽到攔桿大門處的那鎖聲時,他的目光向門口瞄了瞄,隨後向自己的靈器一召,受到感召后,短刃發出一聲低鳴,由那人的傷口處緩緩退了出來,隨後一聲嗡鳴聲響起,那柄靈器凌空向他身前倒飛了過去。

「呼」地一聲厲嘯,那柄靈器在空中劃出一道殘影,眨眼間就到了他的身前,隨著光華一閃,那柄靈器已經接近了他的手掌,隨著幽芒一閃,那柄靈器已經飛入了他的掌心,一閃間就消失不見,落入了他的靈海之內,就此沉寂了下去。

就在短刃落入靈海的同一時間,那四名壯漢手裡的網已經甩到了陳偉頭頂,隨著四人手臂擺動,那隻不知什麼材料織就的網已經兜頭罩下。

看著大網由上至下,順著頭頂往自己身上罩來,陳偉的眼裡並沒有一絲慌亂,反而嘴角掛著一絲微笑,絲毫也不反抗,而是一臉淡然地等他們把自己捆起。

見陳偉並不像之前那樣奮起反抗,反而極其識趣的配合,那四人心裡只覺的一絲意外,隨後也就恍然了。

而且之前已經都商量好了,要是陳偉膽敢反抗時怎麼收拾他的招數此時卻完全失去了效用,有種一拳打在棉花里的鬱悶感,鬱悶的有種想揍人的感覺,但想到陳偉有所恃時,又不得不把心頭的鬱悶壓下。

「行了,你們一個個都別給我在這裡站著,還不快點把這裡收拾了給我滾去喂妖獸,要是哪頭妖獸被餓的瘦下來,有你們好看的!」

在陳偉的身份確認之前不好拿他開刀,四人自然而然的就把滿腔的不爽發到了其它人的身上,其中一人猛然抬起頭來,沖周圍還在圍觀的不明真相群眾低吼一聲。

那人的喊聲響起,還在一邊圍觀的所有人都悻悻地收回目光,除了苟雄帶著剩餘的手下在那裡收拾同伴的屍體外,其它各人紛紛向分配給自己的獸欄走去,轉眼間就消散了個乾乾淨淨。

從陳偉出現到那四名壯漢把陳偉再次捆起,那名一起倦縮在牆角極少抬頭的老頭悠悠地站起身來,也不知道是年紀太大還是腿腳不好,慢悠悠在吊在眾人身後身內走去。

圍觀的人走後,場中除了閉著眼睛的陳偉之外,只剩下四名壯漢了,其中三人把目光齊齊向其中一人的臉上瞅去。

「這件事情極為棘手,你們就算再看我也沒有什麼用,我根本做不了主,說來說去還是要報到族裡去聽由族裡掌權的人來決斷。」

見其它三人齊齊向自己瞅來,帶頭那人緊鎖著眉頭,把目光避了開去,悠悠地開口說道。

「小傢伙不是中州之人吧?也不知道你在哪裡學了這麼一點拖里拖沓的攻擊手法,你這也是碰到了這幾個只懂得一點皮毛的蠢驢了,這才能把他們斬殺當場,要是碰到厲害對手,今天倒在地上就是你了。」

突然一道聲音在腦中響起,陳偉猛然睜雙眼向四周瞅去。

頭髮花白的老頭此時正好轉過一個拐角。(未完待續。) 「要是你把他當做你的靠山的話,那你可就算是走到頭了,告訴你,那老傢伙除了比別人活的年齡大一點,在這裡也會看臉色之外,再也沒有其它本事了,要是他真有本事的話早就離開了這裡,根本不用來做這些又臟又累的活。」

在陳偉向後看去時,四人中其中一人順著他的目光向後瞄了一眼,發現所看的人是那名頭髮鬍子俱都花白又行動不便的老傢伙時,眼裡閃過一絲鄙視,轉念又想到他的靠山又可能是落里某位牛比轟轟的大人物時,不由的皺了皺眉頭,耐著性子開口。

等等,被這層網罩住的話靈力就根本透不出體外,難道說這玩意隔絕的只是被網罩住的人,而對於外面傳來的靈力卻根本就不阻攔?或者說這老傢伙的實力極高,以至於高到這層網對他根本就不起一點作用?

想到前一種可能的時候,陳偉還不覺的怎麼樣,自己能夠接受,但是想到后一種可能的時候,他的心裡一震,看向那老傢伙的眼神都不一樣了,變的火辣辣的,就加呼吸也變的略略有些急促起來。

直到那老傢伙的身影消失以後,陳偉深吸了一口氣,那顆砰砰亂跳的心這才變的平靜了一些,整個人尋也從那種盲目的崇拜中變清醒了過來。

等等,這老家看起來這麼虛弱,怎麼可能有這麼叼呢?要是他真有這麼牛比的話,那還呆在這裡搞毛線,早就離開這裡了!一定是這張網出現了點問題,根本阻擋不住靈力的滲透?

想到這種可能的時候,陳偉感覺到自己找到了真相,為了證明自己的猜測是對的,他的神念一動,直向靈海內探去,一絲靈力在神念的引導下由靈海內一陣盤旋之後順著經脈向外衝去,眼看就要衝出體外時,被身外的那張網一阻再也無法寸進。

陳偉不信邪的再次加大了對靈力的催動,但那股靈力順著經脈向外衝去時,撞到身外那張網的時候與剛才的結果沒什麼兩樣。

不光我身外的這張網攔不住那了的靈力,甚至他在這裡呆了這麼久,不要說這獸坊里這些二貨看不透他,就連那族長和祭祀也沒有察覺到他身上的異常,這老傢伙果然藏的好深呀!

就是不知道他到底在這小部落里要圖謀什麼?或者說他是借著這個部落掩藏身份,在圖謀什麼更大的事情?

想到這裡,陳偉的眼睛閃爍了兩下。

陳偉此時把全部身心都放在了對那個老傢伙的身上,反而忽視了自己此時身處何處,當他注意到周圍的環境時,赫然已經處在了一間烏漆抹黑的地方,而他的身上的那張網也已經被除卻,換成了一根繩子捆住了他的手和腳。

繩子並不十分粗壯,而且也並不像那張網似的把他的靈力給隔絕開,隨著神念一動,沉寂在胸中的那柄靈器發出「嗡」地一聲低鳴,順著靈海盤旋一周后猛然向外衝去,一閃個閃爍間就已經到了他掌中。

要是只憑自身的力氣他根本不可能把捆在手腕上的繩子給掙開,但有短刃在手,那可就大大的不一樣了,當然,他還不至於二的搖控著靈器凌空去割手腕上的繩子,畢竟他的手心裡可沒長眼睛,而且他還沒自認為氫靈力能夠控制的那麼精準。

所以,當靈力出現在掌中時,隨著他的手腕一晃動,靈器劃過一道幽芒向他捆在手腕上的繩子割去。

「嚓」一聲輕響,捆在手上的繩子應聲而斷,化成了數截落到了地上,繩子落地的同時,他只覺的手腕上一輕,束縛盡去。

手掌得了自由,捆在腳上的繩子自然就不是個事,陳偉根本不費吹灰之力就把它給搞定。

「吱呀!」

還不等陳直起腰來,身前大門就發出一聲響,隨後一陣耀眼的光亮從門口透了進來。

在一陣腳步踩著地面的響聲中,數道人影由他面前的大門走了進來,兩步之間就已經站在了他的面前。

「聽說你在獸坊里殺了人是吧?而且殺死的還不只一人?甚至還有一人是你當著他們的面殺死的?」

站在他面前的族長悠悠地開口,話語間也不見如何震怒,而是極其平靜。

族長的反應既在陳偉的意料之外,又在他的意料之中,既然有了心理準備,那心情的波動自然就不大,就像一池湖水被微風吹過一樣,雖然也出現微不可見地波紋,但卻沒有起一個漣漪。

「是的,我是殺人了。」

陳偉回答的既直接又乾脆,根本就沒有一丁點想要釋的意思。

「好!很好!非常好!果然是條漢子,對我兒子牟隆下手狠,對其它人下手更狠,還真的是個狠角色,也夠坦誠!」

扣到陳偉的回答,族長突然笑了起來,聽那語氣似乎還對他蠻欣賞似的。

事若反常必要妖!有些人就是這樣,越到對你下狠手的時候,表面上非但不表現出一丁點狠辣,反而會對你越罷和善,而當他把你當做親人一樣對待的時候,那就是你厄運臨頭的一刻,而眼前的這位族長恰恰就是這種人。

「反正瞞也瞞不住,與其藏藏掖掖、躲躲閃閃,還如痛痛快快的說出來,這樣大家都輕鬆。」

雖然感覺到危險的氣息距離自己的越來越近,但陳偉還是盡量保持著平靜,同時也提高了警惕,靈力在靈海內不斷地盤旋著,而那柄靈器也不再是沉寂在靈海,反而以刃尖為軸心緩緩地轉動著。

正如自己分析的那樣,族長的意圖的非常明白,在自己沒有展現出任何利用價值的時候,絕不會放過任何一個把給擊殺的機會,所以人不得不警惕起來。

他相信族長收到自己弄出人命消息的時候,祭祀那個老傢伙絕對也知道了這一切,只是不知道現在躲在哪裡偷偷地看著眼下發生的一切,所以自已必須要拿出真本事來,要不然的話,那老傢伙根本就不會閃面的,畢竟誰也不會為了一個沒用的人去得罪另外一個強勢人物!

哪怕此前他已經在暗中影響著陳偉部落里的太子爺牟隆進行過追殺,但現在還是必須得再試一次。

想想也就明白,就算把他放在祭祀的位置上,他也會抓住機會多試探多方几次。(未完待續。) 「我呢,平生最喜歡的就是直來直去的人,所以你的話讓我很真誠,既然你把一切都告訴我了,我自然也不會太過為難你,更不會因為幾個無關緊要的人要了你的命。」

族長臉上的笑容依舊,沖陳偉點了點頭,揮了揮了手,雲淡風輕地開口。

等等,這怎麼好像有些不對,這族長怎麼不按套路來呢?事情的發展不應該是這個樣子才對,有這種能夠輾壓我的絕對優勢下,他應該輕輕鬆鬆地就把我給弄死在這裡才對?為毛卻這麼多的廢話,這族長到底在玩什麼花樣?

聽到族長的話,陳偉一愣,就連正在瘋狂運轉的靈海也跟著頓了一下,眨巴著一雙眼睛瞅著眼前的族長,半張的嘴巴跟本就合不攏。

「當淆,做為一個部落里的族長,很多事情也是身不由已,雖然我很想完全放你一馬,但部落里所有的人都在看著我,所以你這次死罪可恕,但活罪難逃,這樣的出理方式你沒有意見吧?」

族長的似乎沒有看到陳偉那副不敢相信的神情,反而不緊不慢地再次開口。

這老傢伙到底是在鬧哪樣?難道是祭祀那老傢伙和他私下商量過什麼?要不然會有這種什麼死罪可恕活罪難逃的結果,但是,這個活罪難逃又是個怎麼個難逃法呢?

聽到族長的話,陳偉半張著的嘴巴終於合攏,然而心裡卻不再平靜,一張臉不停地變化著。

「所有人做過的事情,無論是對還是錯,自已都要承擔後果!來人,給我把他捆起來!」

族長面對著陳偉淡淡地開口,隨後向門外招了招手,斷然開口。

他的話聲剛剛落下,門外便響起了紛亂的腳步聲,隨後一道道人影攏亂了門口的光線,隨後由大門口沖了進來,緊接著一陣繩子在空中揮動的「嗚嗚」聲響起。

既然說了可罪可恕,那你特瑪的現在又讓人把我捆起來是幾個意思?這是要捆起來打死的節奏?真以為老資就那麼好容易讓你給捆起來?捆起來后又怎麼做?你自己不出手,而是讓你這群手下弄死我對吧?告訴你,你想多了!

「反正弄死一個兩個也沒事,估計再多弄死兩個也不會對現狀有多大改變!既然你們想玩,那我就陪你們多玩一陣!「

在揮動繩子的「嗚嗚」聲中,陳偉低聲嘀咕了一句,隨後閃里閃過一絲厲色,隨後面色一正,已經漸漸歸於平靜的靈海再次翻騰起來,渾身散出一若有若無的殺氣。

族長看向陳偉的眼睛閃爍了兩下,隨後眼底閃過一絲期待,並沒有一丁點想要出手的打算,反而緩緩向後退了幾步,定定地站在門口。

自族長退到門口后,自然而然就給幾人騰出了地方。

無論四人在獸坊里的實權有多大,但不管怎麼說他們都是部落里的一員,現在部落里的族長就站在身後觀望著,所以他們當在要在族長的面前的表現一番,在彼此的對視中,他們輕輕鬆鬆的就由對方的眼底讀懂了彼此的心裡想法。

微不可察的點了點頭后,幾把手裡的繩子揮動的更加勁疾發,在空中劃出一道道虛影,似乎把空氣擊出了一圈圈漣漪。

「去!」

隨著這個字舌尖炸響,沉寂在靈海里的短刃一震,隨後發出「嗡」地一聲響,隨後一閃間由消失在了靈海內,隨著他手裡幽光閃動,那柄靈器已經出現在了他的手裡,隨後幽芒一閃,那柄短刃由他的手掌心射了出去,化作一道幽暗地殘影向對面的壯漢****而去。

眼看著陳偉揮出的靈器將要到達面前時,正對著短刃的那人嘴角閃過一絲冷笑,隨著一陣筋骨內一陣輕響聲傳來,正揮舞著繩子的手臂猛然一頓,而正在空中急速飛舞的繩子沒有持續力氣的支撐,速度頓時變的緩慢了一些。

不等繩子靜止下來,那壯漢的手臂擺動,同時手腕向前一甩,手裡的繩子受到力氣的牽引猛然向前甩去,在「嗚」地一道輕鳴聲中,繩子在空中劃過一道殘影,如同鞭子一樣向飛來的短刃狠狠抽了上去。

隨著繩子距離短刃越來越近,壯漢的眼睛也越來越明亮,嘴角也跟著微微翹起,絲毫不掩飾其內心的真實想法。

做為同伴,其它三人對於正揮動繩子的實力還是極為自信的,他們似乎已經看到了壯漢手裡的繩子擊中短刃后短刃在哀鳴中摔落地下的一幕,剛才還稍稍有些提著的心也跟著放回了腔內,甚至他們臉上的笑容比起壯漢來更加燦爛。

在四人喜形於色的同時,雙眼一直緊盯著前方的陳偉嘴角也向上提了提,在壯漢手裡的繩子將要擊中短刃時,他的食中二指並起,猛然向前點出,在前伸的同時稍稍向外偏了偏。

手指點出的同一時間,短刃光華一閃,速度也在瞬間變的極快,提高了至少一成還要多,眨眼之間就在壯漢的繩子下消失。

短刃消失的一瞬間,壯漢已經發現,雖然他已經及時收住了向下揮出的姿勢,但慣性依然帶動繩子向下擊去。

「轟」一道悶響聲傳來,壯漢手裡的繩子重重地落在了地面上,在一陣塵煙瀰漫中,將地面擊出了一道印子。

手底下擊空,壯漢自然心頭一驚,根本來不及收起繩子就急速向後倒退而去。

其它三人發現同伴擊空,臉上的笑容瞬間凝固在了臉上,除了一人提起繩子護往同伴身邊,其它兩人在怒吼中提起腳步向陳偉身前迎了上去。

壯漢退的速度快,而被陳偉全力催動的短刃飛行的速度更快,還不等他的腳步落地,一陣撕裂空氣的聲音已經在他身邊響起。

要是做為旁觀者,聽到這聲音自然不會提心弔膽,但做為與陳偉對敵之人,這道聲音對壯漢來說無異於勾魂的鎖鏈聲。

心頭大驚的同時,壯漢的眼睛縮了縮,加快速度退後的同時向聲音傳來的方向看了一眼,只見靈劍似乎化成了一道輕煙,只一閃間就在那光線不十分明亮的房間里幾乎失去了蹤跡,只有其帶起的尖銳破空聲還在提醒著他危險非但沒有解除,反而距離他還越來越近!(未完待續。) 看到其它兩名壯漢揮著繩子向自己身前奔來,陳偉眼睛微微縮了縮,腳下快步向後退去。

眼前這群王八蛋手裡的拿的繩子和他們使用的那張網是可是一樣的材料,被捆住以後會經歷什麼,陳偉心裡可是一清二楚,所以不管怎麼樣,他可是能避就避,絕對沒有讓他們把自己給捆住!

有靈力傍身,陳偉移動的速度自然就快了許多,但眼前這群哥們原本可就是以肉身強度見長,所以在先天優勢上比陳偉就強上了許多,再加上他們所處的地方空間太小,而且他們手裡的繩子在甩動的過程不自然地被拉長了許多。

如此情形下,哪怕陳偉退的再快所能起到的作用也是極微,才剛剛退出一步,耳邊就傳來「咚」地一聲,同時他的後背與身扣那面牆來了個親密接觸,撞的他體內氣血一陣翻滾。

在他後背撞到牆面的那一瞬間,放出的靈器也在已經到了那名和他直面相對的漢子身前,也正是在這一撞之下,那柄原本向壯漢飛去的短刃一顫,刃尖向下偏了偏,而此進的靈器正處於高速飛行的狀態。

感覺到短刃上的絲絲寒意正對著胸口時,那壯漢要是說心裡不緊張那是假的,心提起來的同時把所有注意力全部放在了正向他身前竄來去的靈器上,哪裡會想到陳偉在撞擊中突然會把靈器改變方向。

所以那柄靈器飛出的方向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讓他根本就沒有一丁點防備。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