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張賀走了進來。說:「陛下,大事不好了!」

Home - 未分類 - 這時,張賀走了進來。說:「陛下,大事不好了!」

「怎麼了?又出什麼事了?」

張賀開口道:「才子學院中的才子們全都跑了出來了!他們四處題詩,辱罵聖女有違人倫,是不貞淫女!還說陛下您尋私包庇,不是明君所為!」

「放肆!」

楚天涯大怒:「當初我看在他們都是才華出眾,不想耽誤了他們。這才為他們建造了才子學院,好讓他們好好發展。以後能為我無雙國多做貢獻!沒有想到,在這麼關鍵的時候,他們不但沒有出面為朕想個好辦法,平息眾怒。反而還在這裡無事生非!真是豈有此理!來人吶!」

「陛下!」柳先生再次開口說:「陛下萬萬不可動怒!我想那些才子們也只不過是一時衝動。陛下千萬不要因為一時的氣憤鑄成大錯啊!」

「是啊!」風戰天也開口說:「他們這些人雖然不能夠上戰場保家衛國。可是,這些人的主意還是很多的。留著他們也許會對我們無雙國有用啊!」

楚天涯重重的拍了一下龍椅,長呼一口氣。說:「這個不能殺,那個也不能動,他們都快要造反了,我卻拿他們沒有辦法!我這個國主當的是不是有些太窩囊了?」

「陛下!」司徒尚開口說道:「現在是關鍵時期,我們先暫且忍一步。等到時機一到,一切還不是陛下說的算嗎?」

楚天涯擺了擺手,說:「算了,算了!你們說說,這些人應該怎麼處置吧!」

柳先生想了想,說:「陛下,老夫覺得還是應該把他們趕去東城。讓他們集中在一起,總比分開來好控制!」

「好吧!就按照柳先生的意思去辦吧!」

「是!」幾名侍衛應了一聲,便出去了。

柳先生做夢也沒有想到,他的這番提議會讓以後的東城變成一片血海!

將近傍晚的時候,三方面的鎮壓已經結束了。有一半的百姓因為這次鎮壓而退出了遊行活動。可是,仍舊有大部分的人頑抗到底士。兵們無奈,這才與他們發生了爭鬥。經過一番屠殺之後,剩餘的百姓們全都去了東城。而風神俊和鐵牛也帶著數萬士兵將東城徹底包圍了起來。形成了一段隔離帶。

得到這些彙報之後,楚天涯總算是鬆了口氣。他長呼一口氣,說:「還好最後的狀況還能夠控制。大家也都回去吧!朕有些乏了!」

風戰天等人聞言,全都退了出去。

回到風府,風戰天坐在會客廳中發獃。

風府的危機已經解除了。風御,司徒傲天等人也都來到了會客廳中。

雪如夢見到風戰天,急忙問道:「父親,事情怎麼樣了?」

風戰天搖了搖頭,說:「不太樂觀啊!現在帝都三方面的暴民已經得到了壓制。可是,無痕他們卻是一點消息都沒有。真的是讓人擔心!」

「也許這是一件好事!」雪如夢說:「說不定無痕已經帶著芷柔遠走高飛了!只不過,他們兩個怎麼會……」

「唉!」

風戰天嘆了口氣,不再說話。

一陣劇痛之後,風無痕皺著眉頭醒了過來。他緩緩睜開眼睛,發現自己已經跌落在了谷底。看著幾乎高聳如雲的懸崖上方,風無痕不由得暗暗慶幸:自己還真是命大!這麼高都死不了!

他打量了一眼四周,發現周圍除了長長的藤蔓就是光禿禿的地面。除了這些,還有一個巨大的山洞。

咦?山洞!

風無痕微微一愣,自己該不會是遇到了什麼老套的劇情了吧?在這個山洞中會有個絕世高手,等著自己三拜九叩之後,然後傳給自己幾百年的功力?或者這裡會有什麼絕世神兵等著自己去撿?這是不是有點太離譜了!那些可都是金大大的創作手法啊!

風無痕正在胡思亂想著,突然,打了一個激靈!

姑姑呢?他急忙四處察,看這才看到風神芷柔正靜靜的躺在距離自己不遠的地面上。

風無痕強忍著自己身上所傳來的劇痛,來到了風神芷柔的身邊。他用手指在風神芷柔的鼻子下方比了比,感覺到還有呼吸后,這才放下心來。

他輕輕抬起風神芷柔的手,開始為她把脈。

風神芷柔的脈搏跳動的很正常,看來只是短暫的昏迷。應該沒有什麼事情!風無痕抓著風神芷柔的手腕,緩緩的為她輸入天地靈氣。

漸漸的,風神芷柔蘇醒了過來。她睜開眼睛,第一眼就看到了風無痕。她輕輕的問:「我們死了嗎?」

不等風無痕回答,風神芷柔一下子撲進了風無痕的懷裡。說:「你為什麼這麼傻?為什麼不好好的活下去?你還這麼年輕,還有大好的前途!」

風無痕好一陣無語!看來自己的這個姑姑是以為他們已經死了!

風無痕輕輕的拍了拍風神芷柔的後背,說:「姑姑!哦,不對!芷柔,不要再哭了!我們並沒有死!我們只不過是掉進了懸崖而已。」

「什麼?我們沒有死?」

風神芷柔聽到風無痕的話,先是一喜,隨即又失落了起來。

「為什麼?為什麼我沒有死?如果我死了,這件事情不就可以平息了嗎?」

「芷柔,你不要這樣!事情都已經發生了,擔驚受怕是沒有用的。我們總要去面對!」

「可是,無痕,我很怕!我們犯下的錯誤實在是太大了!天理難容啊!」

「芷柔,你不要怕!再說了,這並不是你的錯!你是為了救我才會這麼做的。如果真的有人敢阻止我們在一起的話,我一定不會放過他的!天理,什麼是天理?我就是天!我說的話那就是理!」

說到這裡,風無痕的身上散發出強大的氣勢!一股傳說中的王霸之氣從風無痕的身上向四周擴散!

「好!好一番豪言壯語!沒有想到你年紀輕輕,口氣倒是不小!」

「什麼人?」

風無痕心裡一驚!急忙轉過身看向山洞的方向。

只見一個男人坐著一個輪椅從山洞中慢慢的出來了。

他滿頭篷亂的白髮,一張褶皺的臉上滿是傲氣。身上的衣服破破爛爛,兩隻手緩緩的搖動著木製輪椅的兩個輪子前行著。

風無痕驚得不是他的這一番裝備,他震驚的是自己剛剛明明已經用感知力在周圍感應了一遍,發現沒有任何異常之後才放心的和風神芷柔聊天。沒有想到,自己居然沒有感應到他的存在!看來,這個老傢伙一定是一個**oss!

想到這裡,風無痕暗中戒備。表面上卻是笑嘻嘻的說:「敢問前輩是何人?小的若是打擾到了前輩,還請前輩見諒啊!」

白髮老人瞥了一眼風無痕,冷冷的說:「少來那套虛偽的禮數!我最看不慣的就是這個。想要知道老夫是什麼人,那就先接我一招!」

說完,抓過一旁的兩根藤條,向著風無痕丟了過去。

風無痕閃身躲開了飛來的藤條。

白髮老頭一見,呵呵笑了:「咦?沒有想到你這小子居然還真有兩下子。那我可就不留手了!」說著,雙手一抖。兩根藤條再次向著風無痕飛去。

風無痕再次閃身,兩個藤條就這麼深深地刺進了他身後的山壁里。

好強大的實力!

風無痕看得心裡一驚,飛身踩在了藤條上,踏著藤條向著白髮老頭跑了過去。

白髮老頭卻是不緊不慢的抖了抖藤條,那模樣就彷彿是在哄蒼蠅一般。

可是,風無痕卻明顯的感覺到了自己腳下的藤條有大力傳來。自己直接被震到了空中!

風無痕穩住身形,在空中對著白髮老頭打出一記滅天掌。頓時,一道巨大的紫色掌印從半空中落了下來。直接將白髮老頭照在其中!

只見白髮老頭抬起右手,對著天空低喝一聲:「破!」

「砰」的一下子,風無痕的滅天掌瞬間被打散。

風無痕從空中落了下來,抬起右腿對著白髮老頭就是一記飛腳。

白髮老頭抬手,將風無痕的右腳抓住。讚許的點了點頭,說:「小子,沒有想到你還是個高手!不過,咳咳……老夫有些累了,還是不要再打下去了!」說著,手上一用力,直接把風無痕甩飛了出去。

風無痕一連翻了好幾個跟頭,才卸掉白髮老頭的力道。他站在地上,怒氣沖沖的說:「憑什麼你說打就打,你說不打就不打?我今天還真就不信這個邪了!我這年輕力壯的大帥哥。還打不過你這已經入土半截的殘廢糟老頭子?」說完,他的身上釋放出紫色的光芒!

一見到這種紫色的光芒,白髮老頭不由得露出了驚疑的表情:「紫色玄氣?你,你才是二階玄者?」

… 白髮老頭皺眉思索:「不對啊!如果你真的是二階實力的話,不應該有這麼強的實力!這是怎麼回事?」

風無痕見白髮老頭一個勁兒的在那裡悶頭想著問題。忍不住催促道:「你這老頭是怎麼回事?到底打不打啊?」

白髮老頭沒有理會風無痕,還在那不停的思考著。

風無痕也不管他在做什麼了,抬腿就要往前面沖。

就在這時,白髮老頭突然大喊一聲:「我想起來了!我就覺得這種紫色的光芒有些眼熟,沒有想到,隔了這麼多年我又見到了這種奇怪的現象!」

他的大叫聲把風無痕嚇了一跳!風無痕一個踉蹌,差一點摔倒在地。

他對著白髮老頭不滿的說:「你到底是怎麼回事?打架還有時間發獃!」

白髮老頭又咳了咳,說:「不要再打了。經過剛才那幾下子,我就已經知道你不是我的對手了。」

「我會不是你的對手?」風無痕不信的說:「老頭,我實話告訴你。我還有很多絕招沒有用呢!」

「唉!」白髮老頭嘆了口氣,說:「既然你非要繼續打下去,那老夫就陪你好好玩玩!」說完,他的身上猛地騰起了黃-色的玄氣。

「六階強者!」

風無痕和風神芷柔同時驚呼出聲。

知道了白髮老頭的實力,風無痕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不打了!這架沒法打了!」

老頭子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玄氣,微微苦笑。道:「沒有想到,我的功力已經跌落到六階修為了。看來,我真的是撐不了多久了!」隨即,他收起玄氣。對著風無痕說:「小子,你真的不打了?」

「不打了!」風無痕垂頭喪氣的往坐在地上,說:「你說吧!你想要怎麼對付我們?」

白髮老頭呵呵笑了笑,說:「你小子真的是很有意思!你們放心,我沒有惡意的!剛才你們的話我都聽到了。雖然,具體的事情我不是很了解。可是,有一點我卻是很清楚!」

他說到這裡,頓了一下。轉過頭對著風神芷柔說:「小姑娘,一個女人這一輩子最大的夢想是什麼?還不是能夠找一個真心實意對自己好的依靠!我看你身邊的這個小子就很不錯!雖然表面上一副弔兒郎當的模樣。但是,他卻是肯為了你跳進這深不見底的山谷。這就可見他對你的真心了!」

聽到白髮老頭的話,風神芷柔的心結微微的打開了。

風無痕一聽到老頭子居然在幫自己說話,一下子跳了起來。說:「老頭,從我剛才第一眼看到你,我就知道你不是個壞人!至少不是太壞!」

白髮老頭無語了!

「你小子這是在誇我嗎?」

風無痕不好意思的乾笑了兩聲。

白髮老頭瞪了他一眼之後,緩緩說道:「好了!你們兩個跟我來吧!」

「無痕!」風神芷柔警惕的拉了拉風無痕的衣服。

風無痕則是輕輕的拍了拍她的手,安慰著說:「放心吧!沒事的。 軍嫂重生記 如果這個老頭想要動我們的話,憑他的實力根本不用這麼麻煩的!」說完,拉著風神芷柔跟了上去。

走在最前面的白髮老頭雖然沒有說話。可是,他的嘴角卻露出了讚賞的笑意。

白髮老頭帶著風無痕他們順著山洞往裡走。這個山洞真的是別有洞天!在外面看已經是很大了!沒有想到裡邊更是寬闊!就算是皇宮中的金殿也不過如此了!

風無痕左看看,又望望。他發現這個巨大的山洞中還有很多的小洞口。而且,在這山洞中居然一點也感覺不到黑暗。反而有好幾處的地方都在散發著淡淡的熒光!

風無痕好奇的走到了那幾處地方看了看。發現在那裡都藏著一顆臉盆大小的發光寶石。這種寶石風無痕是認識的。夜明珠就是用這種寶石打磨而成的。沒有想到,在這個山洞中居然有這麼多顆!

幾人正前行著。白髮老頭他轉身來到了一旁的一個小山洞中。風無痕和風神芷柔也跟著走了進去。

兩人剛一走進去,立刻就感覺到熱氣撲面。定睛一看,原來在這裡有一個地下溫泉。

白髮老頭說:「小子,我看你的身上似乎有瘀傷。快點進這水裡泡一泡!這水很神奇的!能夠化解你的愈傷!」

「好咧!」風無痕早就迫不及待了。這可是正宗的溫泉水啊!他飛快的脫著衣服。風神芷柔驚呼一聲,跑到了外面。

風無痕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後一縱身跳進了水中。

不得不說,這裡的水還真的有些不一樣!風無痕剛一跳進去,立刻感覺到有絲絲的靈氣順著皮膚鑽進了自己的體內。

白髮老頭在一旁笑呵呵的說:「小子,怎麼樣?老夫沒有騙你吧?這水很奇特吧!如果不是有這水,恐怕老夫早就死了!」

泡了一會兒,風無痕感覺全身舒爽。他從水裡爬了出來,穿好衣服后,把風神芷柔拉了進來:「芷柔,你也泡一會兒吧!很舒服的!」

風神芷柔輕輕的點了點頭。

就這樣,風無痕和白髮老頭轉身走了出去。風神芷柔來到水池邊,開始寬衣解帶。幸虧這裡的水流是流動的。不然的話,風神芷柔寧願不洗也不會用兩個男人洗過的水來洗澡。

「小子,你的玄功很邪門兒啊!從哪裡學來的?」

在外面,風無痕和白髮老頭聊了起來。

風無痕白了他一眼,沒好氣的說:「你管的著嗎?我就不明白了,你一個六階高手怎麼會對我這個晚輩動手!我可是只有紫色玄氣的弱者啊!你欺負我能有什麼快感?」

白髮老頭瞥了一眼風無痕,說:「少在這騙我老人家!你小子的實力至少也是四階巔峰!只是不知道你這紫色的玄氣是怎麼弄的。記得我師傅他老人家也和你一樣,都已經達到了八階修為,卻還是紫色的玄氣!」

「八階修為!」風無痕忍不住一個勁兒的乍舌。突然,他想起了什麼。對著白髮老頭賊兮兮的問:「哎,我說老頭。你說我會不會是你師傅轉世啊?」

「滾吧!」

白髮老頭瞪了風無痕一眼,說:「我師傅會向你這麼猥瑣?不過,仔細想想,自從我見到你的第一眼開始,我就覺得看你很順眼。也許,這就是緣分吧!」

「我靠!你千萬不要這樣說!我可沒有什麼不正常的愛好!」

聽到風無痕這麼說,白髮老頭也不生氣。而是一笑了之。看來,他真的是很看好風無痕!

等到風神芷柔出來的時候風,無痕已經和白髮老頭聊的特別熟了。其實,風無痕也挺喜歡這個老頭的。雖然實力強的嚇人。可是,卻是一點架子都沒有,十分的平易近人!

「無痕!你們在聊什麼呢?」

風神芷柔來到風無痕的身邊,也坐了下來。

「沒什麼,就是……」

風無痕的話嘎然而止!他獃獃地看著風神芷柔。此刻的風神芷柔頭髮還濕漉漉的,發梢正往下滴著水珠。由於水溫有些溫熱,風神芷柔的肌膚也被泡的白裡透紅,十分好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