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之中,李寒清瞬間將自己的初靛技能綻放了出來,而後又是一陣紫氣電光閃過,紫寒槍瞬間舞動出來,紫龍吟猛然之間將對面大地之上的一個氤氳在月光之氣中的龐然大物瞬間吞噬捏碎!

Home - 未分類 - 黑暗之中,李寒清瞬間將自己的初靛技能綻放了出來,而後又是一陣紫氣電光閃過,紫寒槍瞬間舞動出來,紫龍吟猛然之間將對面大地之上的一個氤氳在月光之氣中的龐然大物瞬間吞噬捏碎!

「轟隆隆……」

並且一旁由淡藍色聖潔光暈凝聚而成的天雷嘯盾瞬間擋住了了周圍一以及天空之上的陣陣轟擊,成功做到了以自己的一人之力對付眾人。

「嗷……」

正當這些小廝戰鬥攻擊到李寒清的天雷嘯盾之上時候,天雷嘯盾十分穩定的將這些攻擊阻擋了下來,並且十分虎視眈眈的綻放出無數的龍吟之音,細細觀去,這道淡藍色屏障外圍之上還是帶有無數的月光潔白之色。瞬間凝聚出來,好像又是一陣的穩定之氣籠罩期間。

李寒清微微一笑,而後接著說道:「這便是我的月靈之力——『躍龍』!」

「紫、氣、萬、鈞!」

只見到李寒清將對面的眾位戰鬥小廝瞬間召喚到了一起,而後腳下又是一陣舞動,頓時將其聚集了過來,順勢打出了一記凝聚的荒雷電光之氣!

……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

正當李寒清自己一人緩緩的在幻境之中暗暗修行的時候,泛海宗小隊的一行人正在另一個幻境空間之中緩緩的修行著團隊小隊之中的默契度。

其實,在上一次李寒清小隊和修羅小隊之間相互對決的時候,那一次就已經暴露出來其小隊的劣勢,整個小隊之中的戰鬥力雖然是很強的,但是默契還是有些不足,有的時候僅僅依靠著李寒清獨自一人進行著戰鬥挽救全局,這樣的發展下去,小隊的是不能夠長遠的,必定要是依靠著足夠成功的默契度!

每一個璞術者小隊都有自己各自的特點,只不過是新穎程度不同罷了。這樣的一個狀態之下,李寒清小隊之中的成功度,就是在於他們這個隊伍的不斷反思和革新……

「嗡……」

一陣璞術者真氣的鳴動,而後只見到林穆緩緩的出現在了李寒清的面前,微微一笑緊接著緩緩的說道:「怎麼樣了?」

「呼…」李寒清將這些戰鬥的小廝全部解決了之後,猛然之間深吸了一口氣,而後接著一笑道,「實力太弱,沒有什麼意思。」

林穆嘴角微微一動,而後全身上下都被一陣陣的狂烈之氣所籠罩道:「我們兩個比試較量一陣如何?」

李寒清身體之中的陣陣都璞術者真氣籠罩期間,感受著林穆強大的真氣衝擊轟鳴。這樣的一陣真氣實在是太強大了,要是按照人界的排布的話,恐怕應該已經到了『通髓』的一個等級了。真的是令人震驚!

「你要戰,我便戰!」李寒清將紫寒槍猛然插到了地上,隨即緩緩的將背後的無極赤炎劍拔了出來,隨即十分豪氣衝天的對著林穆說道。

林穆仰頭哈哈大笑沒有說什麼,單手一揮頓時之間將那柄充斥著無盡殺意的黃金三叉戟頓時之間舞動而出,僅僅是憑藉著揮舞著的陣陣爆裂之氣,便是好像陣陣的殺氣利箭一般向著李寒清衝擊而來!

「躍龍之力!」

李寒清心中默念,隨即接近著將自己身體之上的真氣瞬間轉化成無盡的皎潔月光之力,瞬間化作一道屏障一般的護在了自己的身體前方,頓時將其阻擋了下來……

「喲呵,你的月靈之力還真不錯。」林穆閉著眼睛緩緩的感受著李寒清新領悟的月靈之力,有些得意的說道。而後突然之間體內之中的一道真氣飛速流轉,瞬間將這個場地之中幾乎全部的月光之氣吸收了進來。額頭之上那兩個月光環形的形狀圖案頓時明亮了起來,好像是充斥著無數的神力一般!

「銀月禁錮!」林穆黃金三叉戟瞬間舞動,帶有無盡月光之力瞬間將這些月光之力轟擊了出去……

只見這些月光之力瞬間凝聚,頓時之間在空中又是飛速的撒開,好像是一道道灑金的光暈一般,瞬間化作無盡的牢籠一般。直接將李寒清的身體之上禁錮其上,瞬間舞動而出。直接令李寒清不能夠移動半分。

這次可是真是危機十分!

電光火石之間!眼見得李寒清瞬間被無盡狂烈颶風吞噬,隨即又是見到了林穆好像是一個氤氳在無盡的月光之中的惡魔一般,猛烈的向著李寒清衝擊過來!

「唰!」

正當林穆緩緩的衝擊而來之時,突然只見李寒清竟然離開了這裡,原地之上僅剩下一柄紫寒槍。李寒清的身影根本無法見得……

「破!」

黑暗之中,李寒清腳下的驚殤步法瞬間流轉,猛然之間來到了林穆的身後,又是一陣猛烈的轟擊,無極赤炎劍頓時轟擊在了林穆的背後,無數繚繞著的赤炎熔岩紅光,被一層淡淡的皎潔月光包圍在外層之中,瞬間朝著林穆襲來。

「你怎麼會逃開我的銀月禁錮?」林穆『嗡』的一聲將李寒清的轟擊躲了過去,瞬間又是一道轟擊,隨即十分疑惑的對著李寒清說道。

李寒清微微一笑,而後接著說道:「我和你說過了,我的這個月靈之力名字叫做『躍龍之力』!這個名字也就是說輕巧靈動,其中的實力妙不可言,你的實力自然是比不上了!」

「小子,你少激我!我不吃這一套!」林穆知道李寒清這是激將法,也沒有去往心裡,而後手中又是一陣舞動,猛然之間將黃金三叉戟頓時橫立在自己的胸前,頓時朝著李寒清襲擊而來。無盡刮動著的風聲瞬間流轉。

「銀月十動!」林穆十分激動的將自己的技能頓時轟鳴而出,直令李寒清的頭皮陣陣的發麻……

「散墨?劍火亂舞!」

李寒清見狀並沒有多做停留,隨即又是腳下一陣猛烈的舞動之氣。腳下不斷的變換著八卦陣型,好像是無盡的風動一般衝擊著對面的林穆,好像是無盡的烈火在燎燎草原之上,瞬間蔓延過來一般,那樣的迅猛,直接令人難以多做停留!

只見到天空之中一陣赤炎火紅顏色的利劍形狀光暈,巨大的赤炎光暈劍之外正是一層淡淡的潔白光暈,瞬間十分筆直的朝著林穆衝擊而去…… 時間飛逝,永不止步。

李寒清暗暗的思量著清晨的時候和林穆進行的試煉,其實李寒清也知道自己的試煉實力不如林穆,可是林穆總是有意無意的好像是在讓著自己一般,這樣的一個狀態之下,李寒清知道林穆是為了自己好,讓自己有很大的一個成長空間。這樣的一個情況之下,李寒清已經穩穩地有些進入精黛的璞術者等級之中。

俗話說,『精黛一到,修行難過』。

這是千百年間流傳下來一個在修行界之中存在的修行話語,其意思也就是在說,璞術者修行界之中的人一但進入了精黛的一個等級境界之後,很難在依靠著自身的修行等級的晉陞,很大一種情況,修行等級的提升必須是要外界的輔助進行著提升……

這也就是為什麼阮老五和葉蟬兩個人一直久久的沒有等級的提升,很長一段時間停留在精黛的一個境界之中。一但到了精黛的等級之後,便是璞術者的一個修行分水嶺,這樣的一個時間之中便是璞術者最難的階段。一但將其度過之後,以後的修行道路便是順暢了許多。

可是修行的等級一但達到了精黛之後,如果欲要向上衝擊的話,必須要是依靠外界的能力,但是!是什麼樣的一個外界方法呢?便是沒有多少人知道了,修行等級突破精黛之後的人,基本上就是隱藏下來的世外高人。這也就是修行界這些年來漸漸衰敗下來的原因……

……

一夜無話,次日天明。

「嘭、嘭、嘭……」

陣陣急促的敲門聲音響了起來,李寒清頓時之間從修行之中清醒了過來,聽著這樣的動靜應該是有什麼緊急的事情發生了一樣。

「怎麼了?」李寒清推開門緩緩的對著門外說道。

映入眼帘的是阮老五的樣子,看著阮老五微微有些著急的樣子而後接著說道:「寒清,快去看看吧,仙擒暝國的人來月魂暝國挑釁來了!」

「喲呵,仙擒的人還真是威風了啊,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了。」李寒清壞壞的一笑,而後接著十分悠閑的對著阮老五說道,「不著急,叫著柔柔他們,我們先吃個早飯!」

阮老五有些不解的說道:「這樣的緊急的一個情況,我們還要這樣的悠閑嗎?」

「嘿嘿,林穆身為月魂暝國的主,要是連這樣一點情況都不能應付的話,就不要叫他做這個國主了!」李寒清微微一笑接著說道。

……

慕容雙雙聞了聞身上衣服味道,而後接著對李寒清說道:「哥哥,這個衣服上面實在是太難聞了。我們為什麼非要穿上他們月魂暝國的衣服呢?」

此時,李寒清小隊之中的一行人全部都是身著月魂暝國的衣服,並且將自己的全身上下都隱藏在黑暗之中。看起來十分神秘的樣子!

李寒清緩緩的說道:「在暝夢之界中,我們人界的便是惡魔,所以一定要小心裝扮,不要給月魂暝國找這種不必要的麻煩。」

慕容雙雙點點頭,隨即幾個人便是緩緩的走著來到了月魂暝國的大門之處……

眼見得,大門之處正是聚集了許許多多的人,一眼觀去足足有三四百人之多,頃刻之間,分為了兩隊人馬,一隊人馬全部都是穿著青藍色的衣服,全身好像都是氤氳在陣陣陰暗之中,十分令人膽寒,李寒清知道,這就是仙擒暝國的人。

可是,李寒清就是沒有看到當日里在暝夢之界外圍見到的那兩個自稱仙擒暝國的人。

而自己小隊所處的這一隊人,便是月魂暝國的人。都是和李寒清穿著一樣的衣服……

「林穆國主。為何今年之中對我們仙擒一族的徵兵加重了許多,難道說和人界的對戰之中,我們仙擒一族人,就不是暝夢九國之中的子弟嗎?我們國家人的鮮血就會白白的流失嗎?」仙擒暝國的隊伍前面站著一個六七十歲的瘦小老頭子,十分囂張的對著站到眾人面前的林穆說道。

這個名叫七爺的老者,緩緩的站在一棵充滿著積雪的大樹之上。無盡的風霜吹過,真是直令人心膽寒。這個老者也是一陣殺氣十足!

林穆緩緩的聽著這個老頭的話語,李寒清能夠明顯的感覺出來他心中陣陣的氣憤之情,但是這樣的一個上位者,見過的市面何其大,能夠被這樣的幾句簡單的話語所打敗嗎?

只見到林穆微微一陣冷笑,而後結著說道:「七爺這樣的話語說的未免有些寒了九國的心,現在正值暝夢之界和人界的大戰,暝夢九國之中都是向著戰場之中送著自家的子弟,七爺所說單單隻有仙擒暝國的子弟消耗最多,這樣的話語恐怕難以服眾吧。」

「你就是放屁!」這個名叫七爺的仙擒暝國的老頭十分得理不饒人的接著說道,「就是我們仙擒暝國的子弟消耗最多!」

後來的時候,李寒清知道了,在這九國之中,仙擒暝國的子弟是九國之中最多的一個。不過他們全部都將自己國家的子弟藏了起來,這樣一來導致了各個國家之中都不了解仙擒暝國的具體實力。這一招虛虛實實的招式實在是太過犀利!

「嗡……」

一陣十分幽長的璞術者鳴動之音響起,李寒清頓時期間感受到了一股巨大月光之氣席捲而來,頓時好像是無盡的潮水涌過來一般,那樣的一陣舞動而來的勢力,直接令在場之中一些修為等級較低的人當時就被衝擊的昏厥了過去……

林穆身為上位者,暝夢九國的直接負責人,現在竟然被這樣一個仙擒暝國的執事逼問到如此的地步之中,實在是太過難堪了。但是介於年齡的一個界限,林穆並沒有發作起來,可是!這樣的一個事情並不代表著林穆沒有任何的反應。這樣強大的一陣真氣涌動,暗暗地也就代表著林穆的態度。

李寒清自然明白了這其中的事情,心中暗暗的為林穆讚賞!

「寒清,人界和暝夢之界現在正在交戰嗎?」阮夢柔緩緩的小聲對著李寒清說道。

李寒清點點頭,而後接著說道:「是啊,自從帷馬天獸出世之後,人界便和暝夢之界戰鬥起來,要不是這樣的一個情況之後,我們現在來到暝夢之界也不至於這樣一個窘迫的情況!」

……

林穆大手一揮,而後十分低沉的聲音說道:「月魂執事,將軍隊列表交付七爺手中!這上面都是最為真實的記錄,記錄了九國之中全部出站的人名單!」

這位仙擒暝國,全身氤氳在陣陣黑氣之中的老人,七爺接過列表,根本就沒有去往心中。便是淡淡的掃了一眼,隨即十分冷淡的說道:「誰知道這份列表是不是你們刻意製造出來的,真假根本就是不可信!」

林穆心中一陣舞動,陣陣的殺意湧上心間。欲要將這個七爺頓時殺掉!

李寒清微微一笑,而後體內之中的九印轉氣術瞬間流轉。緊接著便是附著其上剛剛獲得的月靈之力——躍龍!瞬間凝聚成一種十分強大而又靈動的力量,手下微微一揮,頓時暗暗的朝著天空舞動看而去。

「轟隆隆……」

一陣十分強大的風動頓時閃現了出來,頓時之間直搖晃的七爺所在大樹陣陣作響,欲要成為墜墜之勢,行事十分危機!

可是這個時候,七爺便沒有察覺到,此時他的心中還在陣陣的盤算著應該怎麼樣給月魂暝國的人找麻煩,甚至羞辱他們……

「嘭!」

一聲短促的轟鳴之音響起,頓時之間樹梢之上的陣陣白雪頃刻之間落了下來,頓時就將七爺完全的打造成了一個『雪人』!

「哈哈哈……」

李寒清帶頭笑了起來,隨即緊接著人群之中便是陣陣的爆笑,那樣的一個嘲笑的聲音好像是山崩地裂一般,都在暗暗的嘲笑著這個七爺。連同仙擒暝國的人都是陣陣的忍俊不禁!

「哼!」七爺頓時滿臉大窘,但是又不好說些什麼。只能陣陣的冷哼隨即好像是發現了什麼一般,接著說道:「林穆,你們月魂暝國的子弟竟然敢對我無禮,真是好大的膽子!」

林穆一陣冷笑,而後接著說道:「誰能證明是我們月魂暝國的子弟所為,再者說,七爺。我一直敬重你老人家,但是!你可千萬不要給臉不要臉!別忘了,我林穆才是這個暝夢之界的主!」

陣陣猛烈烈風瞬間衝擊著大地空氣,林穆的一陣舞動著實正是無盡的展現著霸王之氣。令眾人無盡的膽寒之情!

「哼!」七爺又是一陣冷哼,而後說道,「你等著,九國大會的時候,我們再做分曉!」隨即七爺便帶著仙擒暝國的子弟離開了這裡……

「仙擒·七殺!」

七爺臨走的時候還不忘記一陣暴怒之氣,隨即瞬間只見到一陣爆裂之氣,如同衝天的陣陣黑暗之氣一般,瞬間將不遠處的一座山頭衝擊而斷!

李寒清微微一笑,緩緩的注視著這個老者…… 九印轉氣術:第一重境界『除陰毒』;二重『明神目』;三重『固體魄』;四重『融真氣』;五重『固其身』;六重『化如一』;七重『隨心動』;八重『晃地動』;九重『破天威』……

夜晚十分,華燈初上。

月魂暝國中

李寒清雙腿盤坐其上,雙眸緊緊的注視著緩緩漂浮在天空之上的那些金色字體,充滿了無限的聖光之氣。而後緩緩的將其念了出來,這正是當日里李寒清在泛海宗後山的這個神秘山-洞之中獲得的獨特的真氣修行方法——九印轉氣術!

這樣的一個功法確實是令李寒清的修行道路之上獲得了許許多多收穫,包括真氣的調節提升。可以說是幫助了李寒清修行很大的忙,可是現在這樣的看來,自己無論怎麼樣,也不能進行下面的一個修行的階段了。好像是停滯不前了一般……

「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呢?」李寒清緩緩的說道。

「嗡……」

一陣十分幽長的璞術者真氣鳴動之音響起,而後只見到一道衝天的金光霎然出現在李寒清的面前,隨即又是見到一個龐然大物一般的『白胖子』出現在了自己的面前,隨即又是見到多日沒有見到的『酒神』前輩。

「呵呵,小子。你不是那裡錯了,現在你就已經到了晉陞『九印轉氣術』的境界了!只不過是你的心不靜罷了。」酒神先是喝了一口酒,而後十分憨憨的樣子對著李寒清笑笑說道。

聽了酒神的話語,李寒清暗自點點頭,而後接著想到。由於這些日子的事情很多,自己的心中真是紛亂不堪,並且這些天來在月魂暝國的修行,一直令自己全身上下的殺戮之氣增加。這樣的一個狀態之下,自己怎麼會將真氣修行好呢?

緊接著李寒清朝著酒神微笑著點點頭,隨即自己進入了修行的境界之中。

在這樣的一個修行之中,李寒清好像是來到了一個充滿了雲層仙界之中的地方。自己身體周圍不斷漂浮著的遊動雲絲,好像是無盡的真氣不斷的湧進自己的生身體之中一般,這樣的情景之下,李寒清感到自己的心中安靜了下來,並且身體之上的渾濁之氣,緩緩的清除了出去,這真是一個天大的好情況。

「呼……」

大約有一炷香的時間過後,李寒清從緩緩的入定之中醒了過來。

只見到此刻李寒清的全身上下都被陣陣的淡藍色包圍縈繞著,好像是充滿了無盡的遊動聖潔之氣一般。

「恭喜你,『九印轉氣術』已經達到了第三境界——『固體魄』的狀態之下。嘿嘿……」酒神暗暗的感受著李寒清的身體變化,緩緩的說道。

正所謂『固體魄』:璞術者修行戰鬥之時,身體體魄為首要的第一因素,一但形成了這樣強大體魄,此人的修行道路便是順利成功了一步。並且,李寒清這樣的一個九印轉氣術無形之中也是成為了輔助其自身身體外圍緩緩的形成了一個無形的保護層!

……

「嗡、嗡、嗡……」

正當李寒清緩緩的來到了阮老五房間外,想著欲要進入屋中的時候,突然只見到阮老五的屋中陣陣的衝天赤炎紅光現世,並且伴隨著陣陣的真氣冥亂之音,令人擔憂!

月魂暝國之中守衛森嚴,所以應該不可能有前來偷襲者,那樣的話,就是說明了阮老五現在應該自己在屋中,李寒清霎時間靈光一動,而後接著想到,那日自己從這個修羅暝國小隊之中得到了一件速度璞器——赤炎追雲靴!

並且將這件速度璞器交到了阮老五的手中,令其順利璞化,自己留在身邊使用!

結合現在這樣種種的情況來看,李寒清馬上聯想到阮老五現在應該是在璞化這件璞器。也就是想到這裡的時候,李寒清停住了自己的腳步,沒有十分莽撞的進入屋中。李寒清知道一但在璞術者璞化璞器的時候,被突發的情況襲擊或者打擾的話,這樣的情況,很可能導致其走火入魔,後果不堪設想!

「嗡……」

一陣璞術者鳴動之音響起,隨即只見到,李寒清猛然之間將自己全身上下的真氣流動起來,將阮老五屋子外圍全部都包圍了起來,這樣的一個情況也是一但遇到了這樣的一個緊急的情況,能夠馬上做出反應……

時間飛逝,永不止步。

轉眼間,李寒清為阮老五守護了整整一夜。

「寒清,你在哪裡做什麼?」林穆看著李寒清這樣的舉動,而後緩緩的走了過來,而後接著說道。林穆的手中還拿著厚厚的一打微微泛黃的紙張。

李寒清緩緩的看著林穆手中泛黃的紙張,他知道這是『幽冥九山』的資料;隨即緩緩的感受到阮老五應該已經將赤炎追雲靴成功璞化,緊接著便是放下心來,而後緩緩的走到了林穆的身邊。

「這就是『幽冥九山』的資料嗎?」李寒清對著林穆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