鴻軒知道,雖然清婉靈身為閣主也壓制不住清家閣的野心,但是她說兩年動手那必定是兩年。在這兩年中,他知道不可能晉級武王境界,所以也只能聯合勢力,盡全力不讓神仙居毀在他自己的手中。還有一份極大的期望,就寄托在那山洞中的秦蒼身上。希望他能夠在兩年中突破武師,到達武靈境界。

Home - 未分類 - 鴻軒知道,雖然清婉靈身為閣主也壓制不住清家閣的野心,但是她說兩年動手那必定是兩年。在這兩年中,他知道不可能晉級武王境界,所以也只能聯合勢力,盡全力不讓神仙居毀在他自己的手中。還有一份極大的期望,就寄托在那山洞中的秦蒼身上。希望他能夠在兩年中突破武師,到達武靈境界。

不知不覺又過去了兩個月,秦蒼突然感覺關元穴盤旋著氣渦,並逐漸滲透玄丹,隨之玄丹變得明亮,並有所漲大,其中彙集了一股龐大的能量,隱隱有著滿溢的感覺。氣渦停止了盤旋,但玄丹並沒有縮小。秦蒼知道,此時的自己已經處於玄士圓滿了。

「玄士圓滿!距離玄星級別也只剩下一步之遙了。」秦蒼嘴角上揚,但看著洞門,並不知道已經過去了多長時間,也不知道外面的情況怎麼樣了。但沒有達到玄星級別他只能繼續修鍊,就算神仙居此刻已經覆滅,清家閣已經開始了征戰殺戮。沒有玄星的實力,出去也是送死!

「玄星!」秦蒼索性不再去想,拋開一切雜念,從懷中取出了那金品土屬性玄功《力遁破川》。

從脈絡圖上分析來看,《力遁破川》的攻擊方式是將拳頭猛擊在地上,打出一道土屬性勁力,與《碧荊刺環》一般,可以將意念之力灌輸進這道勁力,然後控制它潛入到地里,在敵人毫不知情的情況下,出其不意的攻擊對手。

「好一招《力遁破川》!」秦蒼興奮的喊道:「這一招實在太妙了。利用土屬性與大地相融合,從而隱藏殺招,麻痹對手,出其不意,克敵制勝。」想到這裡,秦蒼繼續盤膝而坐,先用感知探得玄丹,發現那一絲土黃色的光亮后立即用意念之力滲透玄丹,從而抽調而出。

「往哪跑。」就在秦蒼快要抓住那一絲土屬性的時候,突然感覺到玄丹內,金屬性與水屬性居然相撞起來。

(終於趕上了第四更,好累哈···連續了三天四更,兄弟們給點力哈。5555~~) 「該死,又來了。」秦蒼暗罵一句。當時在抽調木屬性的時候,就遇見了金屬性的阻擾,用水屬性才將其壓制,但此時卻是兩種屬性同時暴動。秦蒼一時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環金臂》所創造出的金屬性能量與擁有《川江指》的水屬性能量不分上下,對轟間,秦蒼腹中傳來陣陣絞痛。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秦蒼額頭早已布滿冷汗。撞擊越來越猛烈,秦蒼已經開始支撐不住了,意念之力所抓住的那絲土屬性眼看就要被兩種屬性的衝撞擊碎,秦蒼心急如焚。

土,旺則水淹,多則金埋。都說木賴土生,不妨試試用木屬性來制止金與水的躁動。雖然木屬性在秦蒼體內成形不就,但是《碧荊刺環》所帶動的木屬性威力絲毫不比金與水差。秦蒼頓時極力運轉玄丹,金屬性與水屬性能量像是受到了指示一般,停止了對轟,而玄丹中霎時冒出一股青綠色能量體,如同一道屏障堵在了金屬性與水屬性的中間。就在這時候,秦蒼意念猛然一抽,在木屬性的護送下,成功將土屬性抽調而出。

秦蒼一喜,好在有驚無險。既然土屬性已經出現,那就趕快修習《力遁破川》來穩定,加強土屬性的能量。他也期待這五行齊聚是一種什麼樣的景象。

心中默念著口訣心法,腦中飛速的轉動。按照那張修習圖紙上,秦蒼一坐又是半年。在這半年中,外界早已慌亂,清家閣已經大肆準備著覆滅神仙居,雲飛門與天獅樓也表明了態度與神仙居共存亡。清家閣又怎會在乎他們的決定,擁有著劍帝畫像的他們就算再來兩個武靈也是不懼。人心惶惶,怕再掀戰亂,致使名不聊生。

鴻軒望著秦蒼修鍊的山洞卻不知道裡面的秦蒼到底修鍊的怎麼樣了,只要達到玄星級別必然會招來天地玄劫,想要度過這個玄劫很不容易,但只要衝破六道玄雷就能稱之為玄星強者。「秦蒼,我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你身上了。」鴻軒垂首黯然道。

洞中,秦蒼頭頂竟然盤旋著金、綠、藍、赤、黃五彩光圈。秦蒼已經感受到黃色的土屬性已經呈飽和狀態。玄丹周圍也環繞著五顆五屬性球體。是要將其融合嗎?秦蒼心中想著。不過按照五行屬性互相排斥的狀態來看,根本就不可能實現。秦蒼一咬牙,不管怎麼樣,先試試再說。

當下心中一狠,意念之力包裹著玄丹,慢慢的推動著五種屬性球體慢慢靠近。突然,就在五個球體相觸的一瞬間,秦蒼爆發出一聲慘叫。腹內的玄丹瞬間發生了爆炸。能量漣漪似乎都要將肚皮破開。霎時,秦蒼噴出一口鮮血,只感覺全身的勁力都被抽光,眼皮無力的垂下,整個人也昏死過去。

秦蒼夢中感覺來到了一個黑暗的空間,緊接著一道紫金色光芒閃過,整個空間都明亮起來,但出現在秦蒼眼前的卻是一片廢墟。廢墟內,秦蒼突然看到了五個與自己一模一樣的人影站在自己面前,每個人手中都拿著一把蒼穹魔飲劍,但每個人身上閃得光芒都不一樣,就好似代表著五種屬性。

終於,五個不同屬性色的秦蒼開戰了。金屬性的秦蒼首先對著木屬性的秦蒼揮劍砍去,但是火屬性的秦蒼卻是對著金屬性的秦蒼使出焚煥身,赤紅色的火蟒呼嘯而去,金屬性的秦蒼忙打出環金臂想擊碎火蟒,但卻絲毫沒有效果。火蟒瞬間纏上了金屬性秦蒼的身體,並逐漸看到,金屬性的秦蒼逐漸消融。就在這時候,水屬性的秦蒼跑來救金屬性,飛快的打出川江指,火蟒頓滅,金屬性的秦蒼受傷,但似乎水屬性不想饒過火屬性,又是一記川江指打向了火屬性,火屬性感覺到了危機,頓時想跑,卻見土屬性的秦蒼擋在了火屬性身前。川江指打在了土屬性身上就跟沒有效果一下,瞬間被其吸收。這時候被火屬性救下的木屬性卻好似沒有了良心,居然對著土屬性的秦蒼打出碧荊刺環。

看到這裡,秦蒼一陣奇怪,這五個自己在相鬥,怎麼都沒有一個準確的目標啊,就好似混戰,但混戰中又要救人,被救的人卻還恩將仇報。

突然秦蒼心中一屏,他想到了,這五個自己就好比五種屬性,金、木、水、火、土本就相生相剋。金屬性要打木屬性—金克木。火屬性卻來相救,並對抗金屬性—木生火而克於金。水屬性相救金屬性並攻擊火屬性—水克火生於金。土屬性相救火屬性並遭木屬性攻擊—土生於火而克於木。

秦蒼懂了,五行相生相剋本就是一個矛盾體,自己還想將之融合,真是蠢到了極點。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秦蒼終於醒了過來。雖然乏力卻感覺並沒有受多大的傷。突然感覺有雙小手在推著自己,秦蒼騰的一下坐了起來,一看,正是那手臂上的小傢伙,拍了拍小嬰兒的腦袋,微笑道:「剛剛是一道紫金色光帶我看清了五行的原則,想必應該就是你吧。」

小嬰兒卻瞪著圓溜溜的小眼睛迷茫的望著秦蒼,似乎在發獃,小嘴掛著老長的口水,也似乎長出了兩顆乳牙。不時的揮動著雙手發出『咿呀···咿呀』的聲音。看著小嬰兒極其可愛的表情與動作,秦蒼也樂了。

「不過,謝謝你救了我。」說完,秦蒼看了看洞口,又對著小嬰兒笑道:「也不知道現在時什麼時候了,不過我還沒時間陪你玩,你一個人轉轉吧。」秦蒼也不知道這個小嬰兒到底是一個什麼,但是看樣子也不會平凡。

現在懂得了五行之道,秦蒼再也不敢有將五行屬性融合的想法了。就在這時候,秦蒼的身後突然傳出了小嬰兒的聲音:「爹···爹,五行也如同···戰鬥。」

秦蒼猛睜開雙眼,瞪著小嬰兒問道:「你···什麼時候會說話的!」但見到小嬰兒又恢復了安靜,一個人東張西望的,也只好無奈的搖了搖頭。想象著小嬰兒的話,秦蒼頓時陷入了沉思:「五行,也如同戰鬥?」 戰鬥?秦蒼奮力的回想著自己所經歷過的一場場戰鬥。並將其與五行相結合。第一次真正的生死戰鬥應該就是在南村對戰飛雲幫幫主許飛雲,那是一場越級之戰,自己憑藉玄境圓滿的實力,擊殺一個玄士初期的級別令很多人為之震驚。在秦蒼看來,這一戰,他必勝。因為許飛雲達到玄士級別完全是因為雙山盟的幫助,傳授玄功,致使他雖然達到玄士級別,但是虛而不實。恰恰相反,秦蒼穩紮基礎,努力修鍊達到的玄境圓滿,並身懷身法玄功與多種攻擊玄功。他自知,若是再來兩個許飛雲,他一樣擊殺!這一點充分說明了以實勝虛的本質。

「對!」秦蒼心中一喜,以實勝虛不就是五行中土勝水的原因嘛!水弱逢土,必為淤塞。秦蒼就好比是厚實的泥土堵住了通道,許飛雲似水,想要漂流而過,卻被淤塞其中。有了這一點,秦蒼頓時得到了啟發。

金蛟山寨中,秦蒼憑藉自己必然無法戰勝馬三軍,焚煥身能困住馬三軍已是不易,若還想攻擊就更不可能。但是在最後千鈞一髮之際,小鳳幫助秦蒼,用《幻冰欄》將其封住,秦蒼才能夠用環金臂將其擊斃。再次聯想到,與小鳳聯合就好比水一般融合。而馬三軍一團火焰就算被一盆水澆不滅,但是,兩盆水相加必然熄滅。以眾勝寡,故水勝火。

接下來,在蒼冥山下,秦蒼憑藉一己之力,擊倒韓家與莫家數百人。那數百人由於受驚,都分開逃散,秦蒼實力本就勝過他們,混在其中就像是轉木一塊,而韓家與莫家數百人就好比鬆軟的泥土,當然敵不過自己。以專勝散,所以木勝土。

火與金的對戰,秦蒼不免想到了前不久自己與顧濤的一場戰鬥。顧濤如同鐵板一塊,並絲毫不在意秦蒼的攻擊,但是秦蒼並不氣餒,心中怒火狂飆。並在接下來的戰鬥,秦蒼與其死死相拼,最後也以環金臂挫敗顧濤,可以說這是一場以精勝堅的戰鬥,想一想,這不就是火勝金的原因嗎?

好了,至於最後金與木的對戰,秦蒼臉色不免露出了笑容,類似的戰鬥他經歷很多。金勝木本就是以強勝弱,這是無論在哪都不變的規律。

「終於懂了!」秦蒼心中驚喜萬分:「這就是所謂的五行!」運轉起玄丹,五屬性同時浮現在玄丹的周圍。「既然你們要戰,我就讓你們戰好了。嘿嘿,不過出場順序得有我來安排。」

秦蒼挑出了土屬性與水屬性。讓兩道屬性互相撞擊,明顯土屬性戰局上風,但就在水屬性將要落敗的時候,秦蒼運用意念將其對撞停止。收起了稀薄的水屬性,秦蒼運用木屬性戰敗了土屬性,緊接著用金屬性戰敗木屬性,隨後便是火屬性戰敗了金屬性。接下來只剩下火屬性還漂游在玄丹的周圍。

「同歸於盡吧!」秦蒼輕笑一聲,立即將那稀薄的水屬性召喚出來,並讓他與本就弱小的火屬性相撞。終於,在火屬性熄滅的那一瞬間,水屬性也被其蒸發。

「現在,就是我融合你們的時候了。」秦蒼知道,五行不但有著相剋,還有著相生。已經無力的金與水首先在玄丹中融合,再將木屬性放入玄丹,隨後火、土併入。「大功告成!」

只見此時,秦蒼的頭頂突然出現了一個五綵球體,並隨著玄丹的運轉而轉動。很快,秦蒼再次進入修鍊狀態。現在所要做的就是鞏固這個五行融合的全新屬性。這一步完成,也許到達玄星也就是時間的問題了。

不知不覺又過了半年,外界都亂成一團,方北郡的大小勢力包括居民都人心惶惶,還有三個月戰亂就要降落到自己身邊。神仙居能不能勝還不知道,如果覆滅,清家閣將會如何處置方北郡。

三個月很快就過去了。清婉靈在酒樓中與鴻軒的兩年之約也將到來。雖然兩人的心中都無比的複雜,但是這一戰,無可避免。

「整整兩年了。」萬芸站在神仙山上,兩年使她個子也長高不少,身材高挑勻稱,比起以前更加富有女人味。兩年前的這個時候,正是自己三人看見清家閣主清婉靈的。清家閣要打來了,秦蒼卻在哪裡,在她印象中,什麼困難,只要有了秦蒼的出現都能夠迎刃而解。他擔心行遠鎮中自己兩年多未見的父親與那些傭兵們。尋天寶眼被清家閣知道,使她都不能去見父親一眼。

神仙居的主閣中,澤雨老人與雲耀川早已在其中等候,楊吉雲亮等兩派高手都已經趕來,他們要做的就是幫助鴻軒保住神仙居。

就在這時候,天際傳來一聲大笑:「神仙居的,還不出來受死?」

「是清家閣的清天宏!」澤雨老人猛然站起,說道:「果然還是來了!」

「婉靈來了。」鴻軒內心掙扎,他的的確確感覺到了清婉靈的氣息。

三人飛出主閣,只見清婉靈與清天宏兩人立於當空,身後飛著五隻『青川雄鷹』,每隻青川雄鷹的背後都站著五名清家閣人,而且實力都在武師級別。

神仙居與天獅樓、雲飛門的武師級別加起來也不過三十,清家閣的確很強大。

「神仙居已經完了,王澤雨,雲耀川,你們居然敢幫助神仙居與我們作對!」清天宏一聲大喝。雲飛門門主雲耀川卻笑道:「誰不知道你們清家閣想的是什麼,神仙居被滅,還有我雲飛門的活路嗎?」

澤雨老人踏空上前一步,老眼怒視著清天宏:「你清家閣若是離去,我們也不會與清家閣動手!」這句話已經是妥協,但是清天宏怎會罷手,冷笑一聲:「做夢!」

一直沒有說話的清婉靈此時卻眼神複雜的看著沉默的鴻軒,大聲說道:「只要鴻軒遣散所有神仙居弟子長老,並宣告覆滅。清家閣就此撤退。」

「閣主!」一聽清婉靈的話,清天宏立即有些急了,語氣憤怒道:「你若是撤退必須要給我,給整個清家閣一個理由!」

清婉靈並沒有看清天宏一眼,也沒有搭理他的話。只是閃著期盼的眼神看著鴻軒,等待著他的答案。 鴻軒搖了搖頭:「婉靈,你想錯了。並不是沒有了神仙居我便沒有了負擔,神仙居必須要傳承下去。絕不能毀在我手上。」鴻軒知道清婉靈的想法,認為只要神仙居不在,自己就能夠沒有後顧之慮的陪伴著她。知道今日非戰不可,鴻軒不知覺的將目光投到了神仙山的另一面。

聽完鴻軒的話,清婉靈頓時如同站在萬丈冰窟,徹底的心灰意冷。目光變得冰寒,後退一步,指著神仙居喊道:「給我殺!」

清天宏心中最為興奮,立即對著清婉靈叫道:「你速速拿著劍帝畫像解決鴻軒,我攔住澤雨老人與雲耀川。」說完,一步跨向王澤雨與雲耀川方向。

「鴻軒,千萬小心清婉靈手中的劍帝畫像!」澤雨老人囑咐一聲,立即與雲耀川殺向清天宏,在他們看來,只要了結了此人,憑藉鴻軒與清婉靈的情義,這場浩劫也會避免。

「寸極飛破!」一把飛刀瞬間由雲耀川手中射出,直逼清天宏上身。澤雨老人也沒有留手,由身後抽出一根錫金拐杖,衝上前去攻清天宏下路。但清天宏並沒有因此而驚慌,轉身躲開飛刀之後抬起一腳,踩向澤雨老人的拐杖。但就是瞬間,雲耀川的飛刀又向自己逼來。險險的避開,踏空退回數十米,對著清婉靈叫道:「閣主還等什麼!快拿出劍帝畫像除去鴻軒,神仙居不攻自破!」

那二十多個清家閣武師也降落到神仙居內,與楊吉、顧濤等人展開了大戰,畢竟人數佔優,楊吉等人戰的也是相當輕鬆。神仙居的弟子也早已被鴻軒安排躲在山上,以免遭到殺戮。

「婉靈。」鴻軒持劍望著清婉靈:「難道我們非得這樣不可?」

清婉靈壓制住心中的悸動,冷冷的說道:「青川海邊,我等你兩年你都沒有來,那時候我就決定,要你神仙居覆滅。」

從懷中取出劍帝畫像后,清婉靈低頭道:「都是你逼我的。等你走後,我會立即去陪你的。」

這句話一說出,鴻軒望著那一片廣袤的神仙山脈,輕笑道:「也許,神仙居就毀在我的手中吧。」

清婉靈慢慢的展開著那捲劍帝畫像,意念之力一射而出。鴻軒似乎已經絕望了,劍帝畫像的威力就連神仙山都能被其毀滅,而且,要他對清婉靈動手,他似乎也做不到。

「為什麼?為什麼你不來阻止我,你明明有時間阻止我的!」已經完全的展開劍帝畫像,清婉靈含淚問道。

「對不起,婉靈。」

就在這時,清天宏大叫道:「閣主,動手啊!」

「鴻軒,小心!」澤雨老人與雲耀川幾乎同時喊出。他們想不到清婉靈居然真的會展開劍帝畫像要殺死鴻軒。

就在清婉靈猶豫的時候。天際突然出現了五彩雷雲,頓時,天地能量一齊湧向雷雲並使其越來越大。不時,雷聲滾滾,漸漸向著後山飄去。

所有的人都驚奇的望著這一幕,只有幾個武靈強者知道,這種現象表明著,在宜洲大陸將又會出現一個武靈。而且看到這玄劫的雷雲甚是奇怪,平常玄劫的雷雲都是依照個人的屬性而定色,但是這朵雷雲卻是閃著五彩光芒,不會渡劫的人擁有者五種屬性吧!

其他人都不知道,只有鴻軒清楚,是秦蒼,秦蒼將要達到武靈級別了。

「是那小子?」清婉靈問道。

「是,就算我死了,他也會保神仙居沒事!」鴻軒說道,心中充滿了希望,他所期待的一刻終於到來了。

「他能抵擋住劍帝畫像的力量?」清婉靈冷笑一聲:「難道你的希望就是他?」

「我相信他能!」鴻軒輕笑著自通道。

「那我就要你親眼看著,任何抵抗都是無效的!」清婉靈冷哼一聲,居然收起了劍帝畫像,飛退數十米。

清天宏一看清婉靈居然沒有殺死鴻軒頓時氣急,一招逼開澤雨老人與雲耀川,轉身來到清婉靈面前,憤怒道:「你為什麼不殺他!」

清婉靈只是平淡的說道:「我的事情不要你過問。」

「你的事?這關係到我們清家閣!」清天宏此時也不管她是什麼閣主,畢竟實力相差也不大,聲音近乎咆哮。

清婉靈沒有搭理,眼神還是定在鴻軒的身上,心道:「鴻軒,我要你徹底死心。等你唯一的希望也破滅了,也許你就能夠遣散神仙居,跟我在一起了吧。」清婉靈太愛鴻軒,根本就沒想殺他。在她認為,鴻軒不肯放棄神仙居是因為秦蒼,他所要做的就是讓鴻軒破滅這個想法。

鴻軒盯著雷雲飄去的方向,澤雨老雲同雲耀川一起來到了他的面前:「是那個孩子?」澤雨老人問道。

「是的。」鴻軒笑著點了點頭。

「真是太好了,不過他真的能夠對付劍帝畫像嗎?」雲耀川問道。

「我賭這一次!」雖然鴻軒對著秦蒼有著希望,但是這一切都是他在用自己乃至整個神仙居賭。結果,他並不知道。

「若是那孩子無法阻止劍帝畫像,你們就此回去吧。只要你們在,雲飛門與天獅樓才有一線希望。」

「鴻軒···」

秦蒼睜開雙眼,感覺自己與以前似乎沒什麼變化,只是稍稍運轉玄丹,周圍的空間也會跟著波動。似乎還可以接用一股外界的力量,來提升自己能量。秦蒼從修鍊台上站起。居然發現自己懸空而立。「達到玄星了嗎?怎麼一點感覺都沒有啊?」秦蒼心中想著,一陣迷茫,但是踏空而行的確是達到玄星的標誌啊。

「管他呢,終於達到玄星了!我也可以回到蒼玄大陸了。哈哈。這種實力,就算在蒼玄大陸也能夠稱之為強者!爹娘,師父,蕭伯父,瑩兒,小鳳,等我,我很快就能回去了!」秦蒼心情無以言表。看看那個小嬰兒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回到自己手臂上,秦蒼感受著懸空行走的感覺,興奮的來到了洞口。輕輕敲打了三下,洞門頓時大開,掀起一堆塵土。

「咳咳···」秦蒼撥開塵土,也不知道自己在洞中修鍊的多久,看著門口都已經長滿了青苔,秦蒼一怔:「神仙居,也不知道現在的神仙居怎麼樣了!」就在秦蒼想著的時候,突然一道五彩雷光射下,秦蒼毫無防備的被當頭一劈,雷電貫穿全身,秦蒼頓時麻痹,好在片刻就恢復了知覺,抬頭怒罵道:「什麼東西!」

(三更了···) 「五彩雲?」秦蒼抬頭看著天際,一朵龐大的五彩雷雲中,翻滾著五色電蛇,滾滾雷聲迴響在天際。秦蒼瞪大了眼睛:「這···這就是達到玄星要度過的天地玄劫?」回想著以前聽人所說,達到玄王就是逆天,達到玄星那就是逆人的存在,會招來天地玄劫,據說雷分六道,而且一道比一道更加威猛。剛剛秦蒼已經平白無故的已經挨上一道了,現在也應該只剩五道了。

「哼,阻止不了我的。」秦蒼輕笑一聲:「今天,就讓我與這天地來鬥鬥,看看你的威力到底有多剛猛!」

看著雷雲翻滾的劇烈,秦蒼當即做好準備,躍躍欲試,勁頭十足。瞬間,雷雲中再次射出一道五彩閃電,對著秦蒼當頭轟來。秦蒼冷笑一聲,感受著雷電中蘊含的能量,頓時揮拳迎上。

轟···秦蒼手臂一麻,身體受力,頓時猛摔在山岩上。甩了甩髮麻的手臂,秦蒼,對著五彩雷雲狂妄道:「難道只有這一點威力嗎?真是不過癮!」

這一句話說得極響,回蕩在山谷中久久不散。靜靜關注著後山玄劫的鴻軒等人不免一陣冷汗。這秦蒼搞什麼鬼,居然對著玄雷不屑,這才是第二道而已,後面的四道威力必定更加兇猛。若是掉以輕心,晉級失敗是小,說不定活活被六道玄雷劈死!

不時,第三道玄雷力劈而下,雷電比起前兩道更加粗長,其中蘊含的力量更是不容小覷。「既然如此,川江指!」秦蒼大喝一聲,指尖一道藍色劍光閃出,頓時與雷電相撞。轟的一聲巨響,在兩光交接的時候,鴻軒他們都看在了眼裡。爆炸的餘波竟然連大地都為之震顫。秦蒼看著兩指間,臉上充滿著喜意:「這麼強的威力,我都沒有想到。」以前的川江指打出的劍光都是淡藍色,而現在的劍光不但顏色變深,就連威力都如此之強。不時對著五彩雷雲仰頭道:「還是太弱,還是太弱!」

「他···居然敢用玄功與玄雷相抗,這小子不是怪物吧!」雲耀川對著鴻軒問道。

鴻軒搖了搖頭,嘆息道:「不知道啊,我只知道,他是劍帝的轉世重生。」

「劍帝···的轉世重生?」雲耀川與澤雨老人都目瞪口呆。似乎在懷疑這個世界還是他們所在的世界嗎。重生就算了,居然前世還是那九百多年前的神話,劍帝!太不可思議了。

「第四道,來吧。」秦蒼大叫一聲。那五彩雷雲如同聽見了一般,頓時又向著秦蒼猛砸一道雷電。

「果然一道比一道兇猛!」秦蒼冷哼一聲:「碧荊刺環!」秦蒼早已結好手印,並迅速凝聚碧荊刺環,對著第四道玄雷拋去。又是玄功與玄雷相撞產生的天地間一陣炸響,只見其周圍的幾座峰頂都被泛出的氣浪擊裂,岩石滾滾而下。

「別磨嘰,第五道!」秦蒼吼了一聲。

楊吉、顧濤與清家閣人也停止了相戰,只見楊吉小聲道:「我聽出來了,這,好像是秦蒼的聲音啊。」

「是的,是秦蒼的聲音。」顧濤說完才反應過來:「這麼說,秦蒼那小子···」

「達到武靈境界了?」楊吉接道:「這小子,太妖孽了吧,我記得我見到他的時候,他才是武師中期。與我倆一般。」但歸根結底,他們倆心中有了無比自豪感,這個豪氣萬丈的武靈青年是自己的朋友。

就在他們說話間,五彩雷雲已經射下了第五道玄雷。秦蒼猛的揮出閃著金光的拳頭。環金臂與第五道玄雷相交,秦蒼周圍的岩石盪起數丈之高,就連秦蒼所處的洞口都深深的被砸出一個大坑。

「嘿嘿。」秦蒼迅速從坑中爬起,身上的衣服與臉上布滿了灰塵,居然還是笑的輕鬆。突然對著玄雷大叫道:「玄劫!現在該輪到我反擊了。」

「什麼,反擊玄劫?這小子瘋了?」雲耀川對著鴻軒說道。但鴻軒並沒有說話,眼神死死的盯著後山觀察著動靜,作為神一般的劍帝的轉世,什麼不可能都是可能的。

「看,那小子真的飛上玄雷了。」澤雨老人指著玄雷大聲喊道。

清婉靈也在關注著後山,當看見秦蒼居然飛向玄雷,口中喃喃道:「他在找死嘛?」

「快看,是秦蒼。」楊吉立即拉著顧濤興奮的喊道。

「居然是那小子。」雲亮來到楊吉身邊說道。在神仙居中,他倆早就冰釋前嫌,而雲亮因為落敗給了秦蒼而改變了心態,覺得自己並沒有什麼值得驕傲的。此時的他再跟秦蒼比起來,更是覺得自己修鍊如同龜速。

轟···終於,五彩雷雲向秦蒼劈出了最後一道。秦蒼踏空而行,泛著金光的右拳迎上了第六道玄雷,並在其擊中自己的時候,伸出左手,猛的將玄雷橫空劈斷!玄雷瞬間消失,代表著秦蒼玄星渡劫已經成功。此時的秦蒼赫然已經是一名真正的玄星強者。

成功了,我終於成功了。秦蒼突然被一層五彩光芒籠罩,霎時便有種脫胎換骨的感覺。骨骼如鋼鐵一般堅硬,肉身也變得極為強大。感受著玄丹內的變化,水晶般棱形的玄丹此時也變成了六角芒星的形狀,所儲存的力量比起以前何止強大了一倍。五彩光芒消失,秦蒼頓時發現面頭頂的五彩雷雲已經不見了。

「也不知道現在的神仙居怎麼樣了。」秦蒼頓時拋出感知,竟將整個神仙山脈都籠罩其中。「啊!那是···清家閣清婉靈?鴻軒,澤雨老人。」

「他成功了。」鴻軒激動道:「他成功度過玄劫了,我們有希望了!」

雲耀川搖頭感嘆道:「這麼囂張的渡劫,我想都不敢想啊。」

澤雨老人摸了摸花白的鬍鬚笑道:「哈哈,畢竟我們還是老了。」

「鴻軒。」清婉靈突然上前一步說道:「既然你覺得這孩子能夠破掉劍帝畫像。那我們打個賭!若是他無法抵擋劍帝畫像的威力,你遣散神仙居。我退掉清家閣。」

「依你!」鴻軒說道。

「鴻軒,你真的這麼有把握?」雲耀川小聲問道。

就在這時候,只聽天際秦蒼一聲大笑:「這麼多人,看來我出來的正是時候啊!」

(四更完畢~~) 話音剛落,秦蒼已經出現在眾人眼前。雖然衣服有些破爛,臉上也布滿了塵土,但還是掩飾不了俊秀的臉龐。身負漆黑重劍,狹長的眼眸中那雙深紫色的瞳孔顯得更加明亮,不時透露著厲光。十九歲的秦蒼比起兩年前也成熟了許多,身材依舊消瘦,個子卻長高了不少。但他的容貌也將會保持在這一刻,不管是十年後或者百年後。

踏空而行,秦蒼感覺到雲縱步真正的速度。所謂乘風而行,踏雲而走才是雲縱步的真諦。速度比起在陸地又何止加快一倍。不時便閃到了鴻軒的身邊。

「恭喜你了。秦蒼。」鴻軒笑道。

「這一切都得感謝你,看來我出來不算遲啊。」秦蒼笑著回道。

鴻軒看著對面的清婉靈對著秦蒼說道:「一點沒遲,正好。不過一會你得小心點。如果你真的無法阻止劍帝畫像,還是保命要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