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靈珠會在這座沙峰裡面嗎?我們要如何進去?」醜醜上下打量面前高大的沙峰蹙眉道,只要拿到火靈珠,他們就可以離開這個鬼地方。

Home - 未分類 - 「火靈珠會在這座沙峰裡面嗎?我們要如何進去?」醜醜上下打量面前高大的沙峰蹙眉道,只要拿到火靈珠,他們就可以離開這個鬼地方。

沐傾狂雙眸微眯的打量第五座沙峰,這沙峰和其它山峰沒有多大區別,只不過上面沒長任何植物,而是由黃沙組成的,火靈珠會在這裡面么。

他們要如何讓它出來,或者他們怎麼進去這座沙峰里,這沙峰很大,裡面肯定有洞或者什麼的空間。

「我們現在就在這裡休息,明天早上再行動。」現在他們也弄不懂狀況,不如一邊休息一邊想辦法。

其它人微微點頭,而後大家圍坐成一個圈,全部盯著面前的沙峰,驚心動魄的過了四座沙峰,希望最後這座沙峰也能讓他們輕易過去,然後拿到火靈珠。

沐傾狂靠在聖輕鴻懷裡,心裡是有些激動的,拿到火靈珠,他們就找到了兩樣東西,再拿到鮫人族聖女的眼淚,聖輕鴻的寒體就能改變了,這樣她就能隨時觸碰他。

紅鸞站在旁邊一直沒有入睡,她在想要如何引出火靈珠,火靈珠就藏在這座沙峰裡面。

她曾聽說有人進來過這裡,但最後也沒有拿到火靈珠,而是在這裡喪命了,她看了看坐在地上的沐傾狂等人,他們還真是一點也不著急,竟然有心情休息。 沐傾狂自然是著急的,只是現在天色這麼黑,就算她著急,也不能冒然行動,更不能拿大家的生命開玩笑。

已經走到最後關頭,她希望大家都平平安安,不要在最後出什麼事,不然她心裡會內疚死的。

隨著夜色越來越暗,空氣里終於有了一絲涼意,所有人都累了,也不管身上有沒有汗臭味,倒地就睡了起來。

「你睡,我守著。」聖輕鴻將沐傾狂攬進懷裡輕聲道。

沐傾狂借著夜色盯著他白皙俊美的臉,笑道,「不,我要陪著你。」

「笨蛋。」聖輕鴻將她更緊的摟在懷裡,還好這裡溫度高,他的身體雖然冷,卻對她造不成什麼不適。

沐傾狂在聖輕鴻的哄聲下控制不住在他的懷裡睡了過去。

聖輕鴻看著懷裡的她,心裡全是心疼,讓她跟著他受苦了,他多麼希望把她捧在手心,讓她每天過舒適開心的日子,什麼都不用去想,只要無憂無慮的做他的王妃。

他的寒體治好了,她的血咒怎麼解?

每當想到她的血咒,他就一陣痛心,銀瞳里翻滾著熊熊怒火。

後半夜,眾人幾乎都睡了,唯有聖輕鴻還清醒時,突然一陣風刮過來,他剛睜開眼睛想抬頭看,卻發現自己的身體動不了了,下一刻,他感覺他的身體在發生變化,借著夜色,他看到其它人的身體都在發生變化。

沐傾狂睡得很安穩,估計是因為在聖輕鴻的懷抱里,他冰冷的身體只讓她感覺舒服,便睡得很沉,一直到第二天清晨才醒來。

她有意識時感覺身下怪怪的,她伸手摸了摸,似乎摸到了黃沙,她立刻警惕的睜開眼睛,當看到面前的情形后,她一陣目瞪口呆。

「輕鴻,輕鴻……」沐傾狂雙手搭在聖輕鴻身上急急叫喚著,她昨晚明明躺在他懷裡,而此時的聖輕鴻卻變成了一個沙人,一動不動。

沐傾狂的心緊緊揪了起來,她朝其它人看去,雙眸瞪得大大的,臉色刷地一片慘白,他們,他們全部被沙子包了起來,看起來沒有一點生命跡象。

她又看朝站在遠處的紅鸞看去,只見她也變成了一尊沙人站立在那裡。

沐傾狂快速檢查自己,只有她一個人是正常的,其它人全部變成了沙人。

她站起身子看著所有人,心裡很是焦急,怎麼會這樣,為什麼會這樣。

「醜醜,快醒醒……」

「肥肥,快睜開眼睛……」

「小龍龍,起來,快起來……」

「花心,不要睡了……」

「……」

沐傾狂跑到每個人面前大聲叫道,只是不管她如何叫,都沒有一個人回應她。

看著地上的沙人,沐傾狂只覺得身子一陣發虛,她走到聖輕鴻身邊,伸出雙手緊緊抱著他,「輕鴻,你不要嚇我,我會想辦法救你們的。」

一定有辦法可以救他們的,這肯定是第五沙峰弄出來整他們的。

沐傾狂摸了摸聖輕鴻被黃沙覆蓋住的臉,眸光異常堅定道,「你們要堅持住,我一定會想到辦法的。」

PS:今天晚上七點有答題送VIP活動,還有其它禮物,感興趣的菇涼們可以來參加哦,沒有進讀者群的親可以去騰訊微博搜:凌薇雪倩,我的微博有公布活動群號,可以加進來玩哈,大家還可以一起討論下書,加群註明在哪裡看的書。沐傾狂自然是著急的,只是現在天色這麼黑,就算她著急,也不能冒然行動,更不能拿大家的生命開玩笑。

已經走到最後關頭,她希望大家都平平安安,不要在最後出什麼事,不然她心裡會內疚死的。

隨著夜色越來越暗,空氣里終於有了一絲涼意,所有人都累了,也不管身上有沒有汗臭味,倒地就睡了起來。

「你睡,我守著。」聖輕鴻將沐傾狂攬進懷裡輕聲道。

沐傾狂借著夜色盯著他白皙俊美的臉,笑道,「不,我要陪著你。」

「笨蛋。」聖輕鴻將她更緊的摟在懷裡,還好這裡溫度高,他的身體雖然冷,卻對她造不成什麼不適。

沐傾狂在聖輕鴻的哄聲下控制不住在他的懷裡睡了過去。

聖輕鴻看著懷裡的她,心裡全是心疼,讓她跟著他受苦了,他多麼希望把她捧在手心,讓她每天過舒適開心的日子,什麼都不用去想,只要無憂無慮的做他的王妃。

他的寒體治好了,她的血咒怎麼解?

每當想到她的血咒,他就一陣痛心,銀瞳里翻滾著熊熊怒火。

後半夜,眾人幾乎都睡了,唯有聖輕鴻還清醒時,突然一陣風刮過來,他剛睜開眼睛想抬頭看,卻發現自己的身體動不了了,下一刻,他感覺他的身體在發生變化,借著夜色,他看到其它人的身體都在發生變化。

沐傾狂睡得很安穩,估計是因為在聖輕鴻的懷抱里,他冰冷的身體只讓她感覺舒服,便睡得很沉,一直到第二天清晨才醒來。

她有意識時感覺身下怪怪的,她伸手摸了摸,似乎摸到了黃沙,她立刻警惕的睜開眼睛,當看到面前的情形后,她一陣目瞪口呆。

「輕鴻,輕鴻……」沐傾狂雙手搭在聖輕鴻身上急急叫喚著,她昨晚明明躺在他懷裡,而此時的聖輕鴻卻變成了一個沙人,一動不動。

沐傾狂的心緊緊揪了起來,她朝其它人看去,雙眸瞪得大大的,臉色刷地一片慘白,他們,他們全部被沙子包了起來,看起來沒有一點生命跡象。

她又看朝站在遠處的紅鸞看去,只見她也變成了一尊沙人站立在那裡。

沐傾狂快速檢查自己,只有她一個人是正常的,其它人全部變成了沙人。

她站起身子看著所有人,心裡很是焦急,怎麼會這樣,為什麼會這樣。

「醜醜,快醒醒……」

「肥肥,快睜開眼睛……」

「小龍龍,起來,快起來……」

「花心,不要睡了……」

「……」

沐傾狂跑到每個人面前大聲叫道,只是不管她如何叫,都沒有一個人回應她。

看著地上的沙人,沐傾狂只覺得身子一陣發虛,她走到聖輕鴻身邊,伸出雙手緊緊抱著他,「輕鴻,你不要嚇我,我會想辦法救你們的。」

一定有辦法可以救他們的,這肯定是第五沙峰弄出來整他們的。

沐傾狂摸了摸聖輕鴻被黃沙覆蓋住的臉,眸光異常堅定道,「你們要堅持住,我一定會想到辦法的。」

PS:今天晚上七點有答題送VIP活動,還有其它禮物,感興趣的菇涼們可以來參加哦,沒有進讀者群的親可以去騰訊微博搜:凌薇雪倩,我的微博有公布活動群號,可以加進來玩哈,大家還可以一起討論下書,加群註明在哪裡看的書。 沐傾狂放開聖輕鴻站起身子朝四周掃視著,除了黃沙就是黃沙,第五座沙峰上面也沒有任何異樣。

她快速邁步朝第五沙峰走去,她剛走近,突然從沙峰上面飛出兩條身形巨大的黃金沙龍,龍身上散發著璀璨的金光,很是耀眼。

兩條黃金沙龍張開大嘴虎視眈眈的盯著沐傾狂,似要吃了她一樣。

「為什麼要把他們變成這樣。」沐傾狂拿出黑鞭指著黃金沙龍厲聲問道。

「想拿火靈珠必須付出代價,他們就是代價,小姑娘,只要你打敗我們就能拿到火靈珠,不過他們只能永遠做沙人駐立在這裡。」左邊的黃金沙龍冷傲道。

沐傾狂握黑鞭的手緊了緊,身體微微僵了僵,他們永遠做沙人,那她要火靈珠做什麼。

「不,我既要火靈珠,也要他們恢復原本的樣子。」沐傾狂異常堅定的強勢道。

「貪心不足是不會有好下場的。」右邊的黃金沙龍嘲諷道。

沐傾狂嘴角浮著冷笑,「我怎麼就貪心不足了,我們是靠自己的實力走到這裡來的,我就要拿到火靈珠,還要我的朋友全部好好的。」

「那就得看你有沒有本事救活我們,想拿火靈珠就打敗我們。」左邊的黃金沙龍傲慢的冷哼道。

沐傾狂咬了咬牙,揮動手裡的黑鞭朝左邊的黃金沙龍狠狠抽去,啪的一聲,黑鞭上釋放著強大的暗元素如離弦的箭直抽黃金沙龍。

「嗷嗷………」

兩條黃金沙一起發出嘶嘯聲,同時它們身上散發著懾人的強大勁氣。

沐傾狂明白它們和昨天對付的巨形沙人一樣的厲害,或許比它還要厲害,此時,她一刻也不敢放鬆,全心全力的對付著面前兩條黃金沙龍。

沙山被沐傾狂的力量和黃金沙龍的力量弄得一陣猛烈的搖晃,空氣風雲變幻,強大的力量在空氣里洶湧的波動。

沐傾狂似瘋了般,一個招式也不敢停,不斷揮著鬥氣和鬥技分別攻擊它們,只是黃金沙龍也很厲害,而且它們還有兩個,量沐傾狂招式再多,也有些應付不來。

「嗯………」沐傾狂悶哼一聲,身子朝地上重重砸去,半途中,她迅速釋放鬥氣護體,最後才安穩的站在地上,不過她背上受了重重一擊,嚴重影響了她。

「小姑娘,我勸你放棄吧!」右邊的黃金沙龍勸著沐傾狂,她的實力還太弱。

沐傾狂咬了咬牙,把嘴裡腥甜的味道壓下去,從空間戒指里拿出暗黑魔杖,咬牙絕決道,「我不會放棄的,我要我的朋友全活著,我也要火靈珠!」

現在所有的希望全部在她身上,她怎麼可能輕易放棄!

「狂妄!」左邊黃金沙龍高聲冷哼,她還真不怕死。

沐傾狂緊緊抿著唇,狹長的丹鳳眼裡浮著濃烈的殺氣,即而,她念動咒語釋放暗黑魔杖的暗元素力。

「石破驚天!」她高舉暗黑魔杖厲聲吼道,只見暗黑魔杖釋放出來的力量全部化成巨大的石頭朝兩條黃金沙龍兇猛的衝去。沐傾狂放開聖輕鴻站起身子朝四周掃視著,除了黃沙就是黃沙,第五座沙峰上面也沒有任何異樣。

她快速邁步朝第五沙峰走去,她剛走近,突然從沙峰上面飛出兩條身形巨大的黃金沙龍,龍身上散發著璀璨的金光,很是耀眼。

兩條黃金沙龍張開大嘴虎視眈眈的盯著沐傾狂,似要吃了她一樣。

「為什麼要把他們變成這樣。」沐傾狂拿出黑鞭指著黃金沙龍厲聲問道。

「想拿火靈珠必須付出代價,他們就是代價,小姑娘,只要你打敗我們就能拿到火靈珠,不過他們只能永遠做沙人駐立在這裡。」左邊的黃金沙龍冷傲道。

沐傾狂握黑鞭的手緊了緊,身體微微僵了僵,他們永遠做沙人,那她要火靈珠做什麼。

「不,我既要火靈珠,也要他們恢復原本的樣子。」沐傾狂異常堅定的強勢道。

「貪心不足是不會有好下場的。」右邊的黃金沙龍嘲諷道。

沐傾狂嘴角浮著冷笑,「我怎麼就貪心不足了,我們是靠自己的實力走到這裡來的,我就要拿到火靈珠,還要我的朋友全部好好的。」

「那就得看你有沒有本事救活我們,想拿火靈珠就打敗我們。」左邊的黃金沙龍傲慢的冷哼道。

沐傾狂咬了咬牙,揮動手裡的黑鞭朝左邊的黃金沙龍狠狠抽去,啪的一聲,黑鞭上釋放著強大的暗元素如離弦的箭直抽黃金沙龍。

「嗷嗷………」

兩條黃金沙一起發出嘶嘯聲,同時它們身上散發著懾人的強大勁氣。

沐傾狂明白它們和昨天對付的巨形沙人一樣的厲害,或許比它還要厲害,此時,她一刻也不敢放鬆,全心全力的對付著面前兩條黃金沙龍。

沙山被沐傾狂的力量和黃金沙龍的力量弄得一陣猛烈的搖晃,空氣風雲變幻,強大的力量在空氣里洶湧的波動。

沐傾狂似瘋了般,一個招式也不敢停,不斷揮著鬥氣和鬥技分別攻擊它們,只是黃金沙龍也很厲害,而且它們還有兩個,量沐傾狂招式再多,也有些應付不來。

「嗯………」沐傾狂悶哼一聲,身子朝地上重重砸去,半途中,她迅速釋放鬥氣護體,最後才安穩的站在地上,不過她背上受了重重一擊,嚴重影響了她。

「小姑娘,我勸你放棄吧!」右邊的黃金沙龍勸著沐傾狂,她的實力還太弱。

沐傾狂咬了咬牙,把嘴裡腥甜的味道壓下去,從空間戒指里拿出暗黑魔杖,咬牙絕決道,「我不會放棄的,我要我的朋友全活著,我也要火靈珠!」

現在所有的希望全部在她身上,她怎麼可能輕易放棄!

「狂妄!」左邊黃金沙龍高聲冷哼,她還真不怕死。

沐傾狂緊緊抿著唇,狹長的丹鳳眼裡浮著濃烈的殺氣,即而,她念動咒語釋放暗黑魔杖的暗元素力。

「石破驚天!」她高舉暗黑魔杖厲聲吼道,只見暗黑魔杖釋放出來的力量全部化成巨大的石頭朝兩條黃金沙龍兇猛的衝去。 每一塊巨石都帶著兇猛的衝擊力,沐傾狂趁著石頭攻擊黃金沙龍,揮著暗黑魔杖朝其中一條黃金沙龍惡狠狠的擊去,雙眸里泛著冰冷的寒光。

如今,她必須打敗它們,這樣才能拿到火靈珠,她一定會想辦法救醒他們所有人的。

黃金沙龍正在應付那些巨大的石頭,感覺後面強大的力量撞過來后,它擺起龍尾朝沐傾狂瘋狂抽去,空氣瞬間盪動起來。

沐傾狂運起體內的鬥氣,在身上形成一層白色的鬥氣紗衣護體,靈活的身子利落的躲開它的攻擊,即而翻身又快速朝它的身上重重砸去。

「嗷……」黃金沙龍被擊中發出一道尖厲的怒吼。

沐傾狂趁勝追擊,手裡的暗黑魔杖帶著強大的暗元素力不斷揮舞里,半空中,巨石滾滾,她和黃金沙龍在巨石中斗的你死我活。

她的每一招都充滿了強大的煞氣,雙眸狠厲的緊盯著黃金沙龍,注意它的每一個動作和招式,好找最好的攻擊空隙,一招擊敗它。

黃金沙龍沒想到沐傾狂中了它們的攻擊后還能這麼的厲害,當下再也不敢小瞧她,便也打起所有精神全力對付她。

「黑暗束縛。」沐傾狂又是一聲大喝,只見燦爛的黑光朝黃金沙龍籠罩而去。

黃金沙龍怒叫一聲,龍尾瘋狂的擺動,一道道勁氣如波濤般洶湧的朝沐傾狂撲去。

沐傾狂就知道它會這樣,所以她利索的躲開了,暗黑魔杖趁著黃金沙龍處理黑暗束縛時,當頭一棒朝它的腦袋狠狠敲去。

砰的一聲,陣陣黃沙飛揚,黃金沙龍的頭竟然被沐傾狂那重力一擊正在慢慢飛散。

「嗷嗷……」黃金沙龍臉上一片猙獰,身子瘋狂的扭動,即而張嘴朝沐傾狂衝去。

沐傾狂見狀,拿著暗黑魔杖懸浮在原地,釋放斗聖的巔峰極鬥氣,怒聲道,「排山倒海!」

深厚的鬥氣勢洶洶的朝張開大嘴的黃金沙龍如閃電般極快奔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