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萬寧急促的喘息噴了下來,熏得喬輕雪一陣噁心,怒聲喊著。

Home - 未分類 - 秦萬寧急促的喘息噴了下來,熏得喬輕雪一陣噁心,怒聲喊著。

「我當年真是瞎了,居然會喜歡上你這種人!居然還會為了你,到處為你借錢,養著你和外面的女人!為了你甚至去做陪酒女郎,給你還錢!」

「要不是我,怎麼能成全你勾搭上那麼有錢的少爺!輕雪,你該感激我對不對,哈哈……」秦萬寧一把扯開喬輕雪的衣領,露出一大片潔白的肌膚。

「啊!」她驚叫一聲。

喬輕雪痛得渾身戰慄,眼淚在眼圈裡打轉,「你快住手!快住手!」

秦萬寧居然要在笑笑面前對她做這種事,這個變態!

「我在監獄里憋死了!看著別的男人,我就恨不得喝你的血!」秦萬寧用力捏著喬輕雪細白的肌膚,邪惡地低吼著。

「別怕我不能滿足你,我會好好的滿足你!」

「啊!」喬輕雪拼盡所有的力氣掙扎,還是不能將秦萬寧從身上推開。

笑笑嚇得哭了起來,不住扭動著,想要跑過來保護媽咪,可繩子緊緊捆在床腳上,她根本動彈不了。

「賤人,讓我看看你在那時候,有多騷!」

秦萬寧低下頭,就重重地吻上喬輕雪的脖頸,留下一朵一朵噁心的痕迹……

喬輕雪無助的淚水奪眶而出,用力仰頭看著不遠處的笑笑。

她看不清楚笑笑那一雙藍色的眼睛,看不清楚笑笑眼睛中的淚水,但能切實感覺到笑笑心底的恐懼,猶如刀子凌遲她的心……

「不要……不要……求你不要……不要在我的女兒面前……」

她嗚咽哭著,眼淚顆顆滾熱,燃燒她每一寸的肌膚。

殷凱,你在哪裡?

快來救救我……

顧若熙最近的氣色很好,開始坐在桌子前畫設計稿,聽著鉛筆在潔白紙張上沙沙沙的聲音,可以讓她忘記很多事情,不再去想那些揪住心口的疼痛。

距離和席初雲訂婚的日子越來越接近了,如果她沒記錯,好像就是明天。

很多事情,都不用她去分心,席老告訴她,「只要準備好做一個美麗的新娘就行了。」

已經安靜了很久的手機,終於響了。

她欣喜若狂地拿起來接聽,都來不及去看來電人的姓名。

「喂……」帶著期盼的聲音,好像在盼望著,電話那頭傳來她深深思念的那一把富有磁性的聲音。

當那頭傳來一聲「若熙」,將顧若熙所有的希冀,粉碎成齏粉。

打來電話的人,不是陸羿辰,而是祁少瑾。

「真是好久沒聯繫了。」顧若熙笑呵呵的聲音,不讓自己的失落泄漏出來。

「最近有些忙,沒有跟你聯繫。」祁少瑾的聲音很平靜,沒有太多的情緒在其中。

「哦,呵呵……」

瞬間就好像沒了該說的言語,靜默在彼此的電話中流淌。

「若熙。」

祁少瑾忽然呼喚了一聲,帶著點猶豫的無奈,還有一些期盼。

「嗯?」

「你真的要訂婚了!」

「……你怎麼知道?」她聽說,和席初雲訂婚的對象,席老並未向外公布。

祁少瑾輕笑一聲,「猜也猜到了。」

「呵呵……到時候來喝喜酒。」除了這句話,她都不知道要說什麼了。

祁少瑾那頭沒有身影,她卻感覺到了他傳遞而來的一種心痛。

「對不起,少瑾。」

「為什麼跟我道歉。」

「……」她又不知怎麼說了,「總之就是對不起。」

她低頭看著自己中指上,那一枚還沒摘下來的鑽戒,璀璨的光芒,總是刺眼的。

「我不想聽這種話。」

「可我對你說的,只能是這種話了。」不然還能說什麼,對於一個對自己情根深種的男人,她也只能道歉。

「若熙,和黑道扯上關係,對你很不利。」祁少瑾的口氣,依舊那麼關切,那麼溫柔,讓顧若熙的鼻頭,一下子就酸了。

這些天,她不是沒有期盼過,陸羿辰能打電話過來,要求她回頭,哪怕是罵她一句也好。

可……

陸羿辰自此再沒跟她聯繫過。

那個高傲的男人,被她這樣傷害過,不會再回頭了吧。

「不早了,早點休息吧,你的訂婚宴,我一定會去。」

掛了電話,被撥亂的新潮,遲遲不能平靜下來。

顧若熙抓緊手機,埋著頭,手指總是在屏幕上滑來滑去,真的好想將電話給陸羿辰撥過去,哪怕是用想念小王子的借口,只要打過去,哪怕是聽一聽他的聲音也好。

遲疑了許久,她都沒有鼓起那份勇氣。

不住刷新朋友圈,就希望看到小王子能發布一些動態,哪怕是一點點的痕迹也好,也不會讓她的心這麼空落,連點踏實都沒有。

可刷新了一遍又一遍,依舊沒有小王子的隻言片語。

就連消息窗口,小王子也再沒有給她發一條信息。

不住翻看之前,小王子和陸羿辰的自拍,心口酸脹的難受,哪一種被他們父子拋棄的感覺,越來越清晰。

但她也只能按住心口忍著,是她先拋棄他們的啊。

一夜輾轉難眠,畏懼著這一天的倒來,但這一天,還是到來了。

傭人早早就敲門進來,要為顧若熙梳洗,換上禮服。

專業的化妝師為顧若熙上妝,梳髮型。

她望著鏡子中,敷了厚厚一層粉才遮住的黑眼圈,平靜的臉上沒有任何錶情。

席老一早就過來,穿著一套米白色的唐裝,精神矍鑠,笑得合不攏嘴。

「爸爸等這一天,等了幾十年,終於盼到這一天了。」

席老走到顧若熙的身後,望著鏡子中,顧若熙妝容精緻的一張臉,笑呵呵道,「爸爸的小童真漂亮,跟你母親一樣的漂亮。」

顧若熙的目光是冷漠的,沒有任何錶情起伏,依舊靜靜地看著鏡子中,白色禮服加身的自己。

她清楚記得陸羿辰說過,他喜歡她穿白色的衣服,就好像一個不染纖塵的精靈,也如一縷白色的陽光,落入到他的心口中。

她緩緩勾起唇角,聲音很輕很輕地開口,「放心吧,我會遵照約定,順利訂婚。」

席老臉上的笑容有一瞬的定格,掙扎半晌,才勉強的笑著道,「小童,不要怪爸爸。這麼多年,爸爸了解初雲,他是能給你幸福的最佳人選,他會一輩子對你好。」

「我希望你是從父母的立場出發,而不是從利益的立場。」顧若熙起身,目光淡淡地從席老蒼老的臉上掠過,最後落在站在門口楊舒容的身上。

此生真正關心她的人,只怕也只有媽媽了,一直擔憂著她,一再地對她說,「若熙啊,不要勉強自己,顧南山那種人,就喜歡強迫別人做一些不喜歡做的事!喜歡操控一切,他當家當慣了,你不要屈服他。」

顧若熙知道,她不該勉強自己,可……

有些事,不是不相信陸羿辰,而是她真的害怕了。

她要保護的人那麼多,小王子,媽媽,哥哥……他們沒有能力自保,她只能像個大太陽一樣,用自己的光芒去照耀他們,委屈自己,也只能忍著。

「不就是嫁人!女人終究會嫁人,席老說好,便是好的。」

顧若熙輕飄飄的聲音,毫無重量,卻如驚鴻掠過席老的心湖。

「小童……」

「還是叫我若熙吧,我喜歡若熙這個名字。」

顧若熙從席老的身邊走過,直接出門。

宴會還有兩個小時開始,大家都上了車,趕去酒店會場。

席老故意沒有在A市最豪華的皇城酒店舉辦訂婚宴,便是為了避開陸羿辰,而是選擇了另外一家,祁氏集團旗下的高級私人會所。

很多賓客都已經到了,記者們也都簇擁在大廳中。

顧若熙去後台休息室休息,等待典禮開始,等待自己的身份,從陸羿辰的前妻,變成黑道帝王席初雲的未婚妻。

顧若熙一個人在休息室里,站在窗前,看著窗外霧蒙蒙的天氣,心中說不出來的凄茫。

休息室的門,被人輕輕推開。

她從窗子的倒影,看到一身淺綠色禮裙的葉薇薇走了進來,就站在她身後兩步的位置,還對著她笑。

「顧顧,恭喜你。」葉薇薇笑顏如花。 『乾坤刀法,上為乾下為坤,左為乾右坤,乾坤扭轉混元一體,混元一體幻化虛生,刀芒迸發一擊斃命,此乃乾坤刀法最高境界,乾為天坤為地,源於天地間的刀法,能斬盡天地間因果,超出天地的卻不能,初學者切記用刀修鍊,以左手為乾右手為坤,反覆修鍊至左右手互博能迸發綳勁方才用刀修鍊,刀者鋒利,不能用生鏽大刀,乾坤刀法對刀要求極高,修鍊第一至第五層需品質為紫色的精良好刀,第六層第九層需品質為金色的無雙寶刀,而第十層需要品質紅色的極品寶刀,如若強行用綠色品質的破舊大刀修鍊,刀毀人亡慘不忍睹,切記切記!』

夜千鳴細細研究著創者忠告,大為讚歎,乾坤刀法居然如此大氣磅礴,宛如巨人扛刀矗立與天地間,有著開天闢地之氣勢,只是這樣的刀法用來戰鬥,殺傷力會不會太大?傷及無辜可不好。

仙皇意識博學多才,加之深厚理解和分析能力,夜千鳴稍微藉助意識便可透徹理解生澀難道的乾坤刀法,值得一提的是乾坤刀法屬於夜千鳴自己的意識,只要他能深刻理解,翻開第一頁是人形虛影,只見虛影手握大刀,怒髮衝冠,滿臉威嚴,再看手中大刀精芒閃爍,居然這般栩栩如生,若非夜千鳴定力好,恐怕會被虛影嚇到,第二頁,同樣是人形虛影,只不過兩者姿勢不同,顯然前後是連貫的,第三頁,第四頁,一直到第十頁都是同一個人形虛影,一共十個不同的姿勢,看完十頁夜千鳴微微一笑合上刀法,紙上學來終覺淺,要知此事必躬行,夜千鳴喃喃著開始比劃起來,左右手一下一上,一左一右,既然手中無刀,雙手便是刀,二且是雙刀!

以手為刀,夜千鳴反反覆複數十次,熟悉了十個動作后他聚氣凝神,然後快速連貫一口氣打出十個動作,哈,一聲輕喝,雙手合十向前『刺出』,微絲不動,沒有絲毫變化,功法所說的『罡風』並沒有出現,本來夜千鳴連貫打出十個動作必然會產生有不小威力的『罡風』,如果手中握刀就是刀芒,可現在並沒有,夜千鳴皺眉道,「難道速度開不夠快?既然這樣還可以再快,更快。」

呼呼呼,房間內他快如風,雙手更是出現殘影,身體配合達到了完美境地,修長而不顯瘦弱的身軀展現出了優勢,這一次夜千鳴相信必定會出現想要中的罡風,雙手合併猛的向前『刺』去,微絲不動,同樣沒有絲毫反應,只有一絲絲涼風。

夜千鳴抹了抹額頭汗珠,進過數十次反覆訓練,即便再硬的身軀也會疲軟,若是其他人恐怕兩遍就累的夠嗆。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可為何破不了乾坤刀法,難道速度還不夠快嗎?不可能,我已經使出十層氣力,如果這樣的速度還達不到乾坤刀法要求,那可就沒轍了,等等,對於所有修鍊者來說體內真氣是必不可少的,沒有真氣,就像人沒有吃飯一般,沒有精神沒有動力,力量的來源正是真氣,而我,有過真氣嗎?」夜千鳴把玩著茶杯自言自語道。

說起真氣,夜千鳴的確沒有,一點也沒有,他甚至不知道如何得到真氣,如何控制丹田內真氣,天地間的氣無形無味,很難感覺到,修鍊者們想要得到便需要靜心打坐,心靜自然凝,凝便是凝集天地間的氣,身軀完全融於天地間時,天地間的氣會把身軀當做『自己人』,既然是自己人,氣就會共享,而這時你需要做是用精神力抓住這一部分氣,這樣就可以得到真氣,而通過這樣的方法得到的真氣異常龐大,要知道天地之力不可抗拒,哪怕只能得到其中很少一部分也有著驚人力量,修鍊者們根本不可能達到這樣的境界,很大部分靜心打坐只能抓取到一些不純正的氣,正因為這樣,天國大陸才會出現各種各樣的真氣,陽神門的陽氣,碧落門的碧落真氣,還有鴻蒙紫氣,太初煞氣,當然這些氣並不是天國大陸主流,數十萬修鍊者大多遵循了古老打坐修行得到真氣。

「原來如此,乾坤刀法創造者默認了修鍊刀法者擁有真氣,因而並沒有提到體內沒有真氣如何修鍊,體內沒有真氣者是修鍊者嗎?」夜千鳴捫心自問,既然找到了原因,夜千鳴便不再困惑,真氣和功法相輔相成,卻也可以分開修鍊,夜千鳴是這麼想的。

想明白后夜千鳴再次快速修鍊,直到累到不行,他精力異常驚人,也許是因為在這之前從未修鍊過任何功法的緣故,很快他感覺肚子有些餓了,於是打算去找吃的,可碰巧的是,夜千鳴開門的同時,對面房間也開門了,而對面房間正好是夜千鳴偷聽三人的房間,他本想關門退回去,這個時候碰到對方可不是好事,大半夜的准沒好事。

可讓他疑惑的是對面雖然開門了,卻沒有看到人影,夜千鳴微微皺眉鬆了口氣才走出房門,關好房門轉身,對面房門也關上了,夜千鳴淡淡道,「裝神弄鬼!」

「不是喲,我口渴了,房間沒有水!」嬌弱聲音響起,可在夜千鳴聽來卻如打雷一般,他渾身汗毛都豎了起來,脖子有些僵硬緩緩低頭。

扎著二個衝天小辮,小辮子上拴了二個小紅球,一身毛茸茸的衣物,乍一看是一隻大兔子,冷靜看是一個小女孩子,仔細看,是一名少女,這也太小了點吧?!

夜千鳴咽了咽口水,撓頭道,「小妹妹,這麼晚了外出可是很危險的,你口渴嗎,我房間好像還有些水,要不然····,」可不等夜千鳴說完,小女孩瞪眼打斷道,「我才不是小妹妹,只不過沒有什麼存在感而已,壞人?壞人遇到我只有被打的份,不等壞人出手,我就收拾了他們,你現在還好好站著,顯然不是壞人!」

我可能是個假王爺 「哈哈,我當然不是壞人,肚子餓了想去找點吃的,哦,我叫夜千鳴,小妹妹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儘管說就是,你叫什麼呢?」夜千鳴笑哈哈問道,顯然無視了她所說。

小女孩樣子的女子低著頭,似乎有些鬱悶的自言自語,「果然沒有存在感啊,嘛,算了,反正習慣了,你叫我雪兒就行了,我去找水了再見!」自稱雪兒的女子對夜千鳴揮了揮手,一蹦一跳向著樓下走去。

「雪兒!」夜千鳴收攬笑容,從小葉子口中得知兩名男子和雪兒是一夥的,而兩名男子是天山守護者,那麼眼前小女孩省份不言而喻,天山守護者!

夜千鳴聳了聳肩,摸了摸額頭冷汗,既然對方是天山守護者,該如何做他自然明白,不過他十分好奇,這樣的女子憑藉什麼加入天山守護者組織,難不成女姬王喜歡這樣的小蘿/莉?

下樓前,夜千鳴環視樓下,除了中年女子外並沒有看到任何人,他有些疑惑,小女孩去哪裡了?找水喝去了外面嗎?奇怪。

小心下樓,女子很快注意到夜千鳴,夜千鳴撓了撓頭道,」肚子餓得慌,能不能給我弄點什麼吃的,隨便什麼都行!」

「哦,你等一會,我給你煮碗面,」女子微笑著轉身進入后廚。

夜千鳴下樓,再次環視樓下,依舊沒有看到任何人影,他甚至多看了幾眼距離掌柜台處最近的桌子,沒人。

此刻已是深夜,屋外十分死寂,偶爾聽到啪啪的鳥兒拍打翅膀聲響,估摸是被樹枝掉落的雪打中了,摸了摸肚子,夜千鳴坐在距離掌柜台最近桌子坐下,原因很簡單,有一盆暖和小火,紅紅的木炭在冬天很吸引眼睛。

搓了搓手掌,夜千鳴將雙手放在火盆上,一雙大手直接將小火盆全部覆蓋,很快他感覺手掌傳來熱量,舒服了不少,可這時,一句埋怨讓他從頭涼到腳底,「喂,你這樣我還怎麼烤火,欺負我手小嗎?」衝天辮女子對夜千鳴翻了一個白眼,然後雙手抓住夜千鳴一隻手,往邊上挪了挪,這樣一來火盆被一分二,夜千鳴一隻手佔了一半,衝天辮兩隻手佔了一半。

夜千鳴身體僵硬,而那隻被雪兒抓住的左手似乎僵硬了,他該笑還是該大喊有鬼?兩者都不可能,不管是仙皇意識,還是曾今那個淡定帝傻小子夜千鳴都不可能這樣做,夜千鳴只是不明白,為什麼?

汪汪,門外大黑吼了兩聲,不管是因為什麼原因,總之夜千鳴回神了,他艱難側頭,憋出了一個笑臉說道,「你找到水了?」

雪兒搓了搓手,然後放到小嘴邊哈哈氣,然後再放到火盆上,然後在放到嘴邊,如此反覆數次,等到小手暖和了她才淡淡道,「沒呢,沒有熱水,正燒著呢,樓上兩個傢伙喝了很多酒,把水也當酒喝了,現在睡著了,苦命的我只有自己找水喝了,」雪兒說著,用小手摸了摸眼角,很像那麼一回事。

「你下樓后一直在這裡?沒有出去嗎?」夜千鳴將信將疑道,可誰知女子長長嘆氣道,「苦命的我,沒有存在感真是可憐,我一直在這裡烤火呢,剛才和老闆娘一起啊,出於禮貌我不好意思霸佔火盆,所以手被凍了,本來可以真氣禦寒的,可我真氣太少了。」

夜千鳴哦了一聲淡淡道,「你的意思是,在我面前可以明目張胆霸佔火盆,」女子嘻嘻一笑,「差不多吧!」

夜千鳴嘴上雖這樣說,心中早已驚駭,他終於知道天山守護組織為什麼會收留女子,沒有存在感?傳說中的隱身術嗎?! 桌前,一少年認認真真烤著火,旁邊一女子嘟著小嘴烤著火,本來在別人看來這應該是小浪漫一幕,可仔細看女子,就變得怪異起來,她實在太小了,做男子小小妹還差不多。

圍坐在桌旁,兩人都不說話,女子一看就知道不是那種會主動開口的,夜千鳴可不想和這樣這麼奇葩的女子扯上什麼關係,且不說她嬌小身軀如何如何,如果真如夜千鳴猜想,她擁有隱身術,那可惹不得,不然什麼時候自己被監視,什麼時候被下黑手都不不知道,得罪這樣的人可不明智,小人和女子一樣最難養,少得罪。

雖然不說話,可如此近距離,夜千鳴即便是坐著也高出她許多,稍微俯視,一覽無餘,她的頭髮洗得很乾凈,沒有一絲多餘的,烏黑髮亮,夜千鳴甚至還聞到了淡淡香味,顯然不是胭脂的,而是頭頂的二個小紅球,小香囊嗎?再往下是臉頰,一張娃娃臉,沒有酒窩,美人胚子一個,眉目清秀,小嘴時時刻刻都是濕漉漉的,微紅,不知道用了什麼高級貨,再往下是白皙的脖頸,和嬌小身軀倒是十分協調,再往下是?兩團凸起,透過毛茸茸的毛兒,可以看到正在發育的小白兔,可這時,夜千鳴感覺後背發涼,女子微微抬起頭,認真看著他,不惱怒,也不發火,只是看著,不大不小的眼睛卻讓人有些膽怯,這是所謂的煞氣嗎?

夜千鳴微微皺眉,目光微微移動,面對女子眼神他並不心虛,只是覺得奇怪,她的眼神和整個人可一點也不『搭配』,好像不是她本身的一樣,不過夜千鳴並沒有在這個問題上深思下去。

雪兒輕輕撓了撓臉頰,抬頭道,「夜千鳴,你是從外面來的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