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藏在那男同學家裡的時候,

Home - 未分類 - 其實藏在那男同學家裡的時候,

對方也給她找了不少他母親的衣物來替換,可惜陳雨茉嫌棄那些衣服款式蠢笨老土,大多數時候還是堅持要穿自己的那身長裙,若是平時,她穿著美美的裙子長發飄飄的模樣,即使在末世也是一道極美的風景。

可惜老天不給她面子,一場暴雨不僅讓她飄逸的長裙因為吸了水汽沈重的像是綴了鉛,

更是冷的她不斷發抖,看起來瑟瑟可憐。不得不說陳雨茉心思轉的極快,也很會利用自己的優勢,

當她刻意表現出無助和柔弱的樣子時,的確很能打動男人的惻隱之心。

她顫著身子發抖的樣子,

連對她無甚好感的王毅剛還有李業都多看了兩眼,便是那兩個小保安都在猶豫著是不是該脫件衣服給她,更別提那兩個原本就被她迷住的大學生,兩個男生一左一右的將她攏在中間,

更是爭先恐後的將自己的外套脫了給她披上。

不過讓陳雨茉失望的是,

她特意想要打動的兩個人,

卻沒有一點兒多餘的反應。

人群中最幸福的當屬越蒙,睡熟的他整個人被越冥抱在懷裡,

他雙臂摟著越冥的頸子,整個人窩在男人的懷抱里,睡的天昏地暗。不說方才水從門縫裡滲進來,就是後來整間屋子進水,大家幫著抬貨架搭建更高一些的安全島,

他都沒有一點兒被吵醒的意思,就那麽被越冥抱著不說,還有個上了年紀的男人伸手捂著他的耳朵,

不讓噪音傳到他耳中。

幾個大學生也不過是剛剛脫離父母的年紀,看到越冥那麽縱容寵愛越蒙的樣子,

面上雖然裝出不屑,似乎在鄙視越蒙這麽大還需要爸爸照顧,其實內心深處無一不羨慕到了極點。

末世來臨,大家被困在城裡,

通訊設備失靈,到處都有遊盪的喪屍等著吃人,他們逃又不敢逃,

想聯繫父母也聯繫不到,平時幾個人聚在一起也都是暗自強撐著,如今看到越蒙如此幸福的在父親懷抱里心安理得的享受照顧,

不由又羨慕又嫉妒!

陳雨茉雖然也享受著兩個男生的照顧,卻也不時的瞥一眼越蒙,眼中無意識的流露出一抹,恨不得自己變成越蒙被越冥抱在懷裡小心照顧。

雨似乎一直沒有要停的意思,

房內的水越來越深,再繼續下去,只怕這個安全島也不會安全。雖然氣溫比較冷,但是聽著這纏綿的雨聲,眾人還是不由自主的睡了過去,陳雨茉也睡著了還做了個夢,夢中她被越冥小心翼翼又憐愛至極的抱在懷裡,而越蒙也是一幅迷戀神色的看著她,

英俊成熟的父親,陽光帥氣的兒子,

風格截然不同卻又同樣出色的兩父子都圍繞在她的身側。

陳雨茉就如同女王一般,讓兩個如此出色的父子都拜倒在她裙下,

她的心中說不出的得意和滿足,在夢中大享齊人之福!

可惜夢還沒結束便被人打斷,卻是越冥他們那群人在各自收拾自己的那堆食物。

天色蒙蒙亮,大雨還是沒有停,

積水已經快蔓延到安全島上,

幾個人已經下了所謂的安全島踩在積水裡,水深竟然沒過了膝蓋!

幾個大學生也都被吵醒了,但是卻沒有人動作,看著那些沒膝的積水還有灰濛濛的天色,還有那外面雨點打在積水上的聲響,在這種又黑又冷還是雨天的時候,貿然出門很顯然是極其不理智的,況且喪屍們是不需要休息也不怕下雨和低溫的,幾個大學生看著他們準備離開,

幾乎都認為他們瘋了!

越蒙安穩的睡了一夜,此時此刻顯得格外精神,幫著越冥將兩個人的食物用塑料袋包了幾層好防水,然後各自靠近門邊竟然是一幅要離開的樣子。

″越蒙,你們要去哪?″陳雨茉可不甘心就這麽被這群人給甩下,

忙不迭的站起來。

越蒙無奈的回頭,

″當然是離開這裡,陳小姐,你和你的同伴可得堅持的久一些,

但願有緣再見。″

當然越蒙心裡其實是根本不想見的,

但是他深知女主光環的厲害,猜測女主不會這麽容易掛掉,所以客氣話還是要說的,萬一日後再碰上呢?

陳雨茉怎麽會這麽輕易的答應,見越蒙他們去意堅決,忙不迭的道,″不如大家一起,也好有個照應啊!″說完不等越蒙拒絕,

又忙說,″我們這麽偌大一個國家,

就算遭逢巨變或者毀滅性打擊,

總會有像我們一樣的倖存者的,剛開始的混亂只是暫時的,政府肯定會將倖存者重新召集到一起,

這個時候,要麽原地等待救援要麽就是前往北京,我想政府肯定會在那裡成立第一個收容和救援中心,

北京才是我們最後的希望!″

越蒙面無表情的聽著,在心裡默默的對著台詞,發現一個字都沒錯,

果然是開始過劇情的CG動畫了麽

還不待他說些什麽,自從陳雨茉這群人出現後一直不怎麽說話的越冥,竟然接過話。″陳小姐說的不錯。″

越蒙立刻撇了越冥一眼,而陳雨茉臉上露出一抹自信的淺笑,她就知道若是一味的表現出自己的柔弱,是不可能打動越冥這種成熟又如同王者一般的男人,你必須要展現出你的聰明才智還有一定的前瞻性來,這樣才會讓他刮目相看一番。

在看到越冥贊同她之後,

陳雨茉自信更甚,然後她聽到越冥問,

″陳小姐你和你的同伴都打算前往北京?″

陳雨茉環視了身後眾人一眼,其實眾人大多數還是屬於茫然的狀態,根本不知道未來要如何打算,但是陳雨茉方才的那一番話卻讓他們產生了一種「北京就是最後的希望」這種強烈的感覺來,於是眾人竟然不約而同的點頭。

陳雨茉看到眾人這麽配合,

心中也不由的有點兒得意,她這又將自己的領導能力很好的展現了,越冥的心裡應該要重新定位自己了吧,她可不是那些空有美貌的花瓶,越冥應該很快會意識到,自己就是他最好的選擇,一個美貌與智慧並重的賢內助!

然後滿心期望的陳雨茉聽到那個男人用優雅悅耳的男低音說道,″既然不同路,那麽就此告辭。″

陳雨茉頓時愣住,

就那麽一瞬,越冥已經拉開便利店的大門一馬當先的率先走了出去,剩下的人全都毫不猶豫的跟上。除了兩個小保安,其實在聽了陳雨茉一番慷慨陳詞之後,

他們也有點兒想要去北京尋找希望,但是看著仍舊站在安全島上發獃的幾位大學生,

兩個小保安還是堅定的轉身追了上去。

屋外已經走遠的越蒙看著越冥笑的特開心,″哈哈哈,

這一招簡直絕了!″

越冥看著他的笑顏,

眼中神色幽深。

作家的話:

女主表示:怎麽會這樣!他不是應該贊同我的意見,然後一起準備前往北京,通過一路的共同患難,發現我的優點和長處,從而逐漸被吸引麽,最後和我雙宿雙飛呀blablablabla

越蒙表示:女主,其實你的夢還沒醒來吧。

越冥皺眉:小蒙!不準再搭理她! —

越冥從來不是一個被動的人,就算在極其不利的情況下,他也要把主動權掌握在自己手裡。況且,對別人而言等同於毀天滅地的末世,對於越冥這些從來都在刀口舔血的家夥來說,末世的到來反而給了他們更多的自由。

最起碼那些殺傷性武器不用再藏著掩著不敢用,而他們厲害的身手也可以毫不猶豫的施展出來。

車子被泡在水裡,且不說能不能繼續發動,光是這場不停歇的大雨,

讓整個城市變成了一片內海,

就已經不適合車子這類需要在馬路行駛的交通設備了。

眾人在天色未亮的時候就開始出發,到天色大亮也不過穿過了幾個街區,所有的街道幾乎都積著水,淺一些的也沒過了腳踝,深一些的地方甚至到了腰際,這些水明顯幫助了喪屍們,原本行動遲緩的喪屍在水裡依舊能保持同樣的速度,

水對他們似乎完全沒有什麽影響,

但對人就不同了,

水裡的阻力讓人類的速度下降許多。

這讓躲在城市各個角落裡的倖存者數量進一步減少,

這一切都在悄然發生著,然而也不是絕對。

越冥一腳踹開沖著他們張牙舞抓撲過來的一隻喪屍,他身側的越蒙一揮手將那喪屍的頭打爛了,一擊得手之後,越蒙笑眯眯的看向越冥,

一幅等待表揚的模樣,他們的配合默契十足,看上去一點兒都不像是第一次合作。

越冥看著他翹著小尾巴求誇獎的樣子,

眼中閃過一抹寵溺的笑意,〃還不錯!繼續努力。〃

的確是不錯,看上去纖細瘦弱的越蒙,一鐵棍能打爛喪屍的頭骨,這也是不小的力氣,

況且在眾人心中,越蒙幾乎算作是隊伍里最需要保護的人。

可誰知道,

那個被眾人以為是0戰鬥力的人,結果竟然有不俗的表現,

這真是一個不小的驚喜!

就連明伯都忍不住點頭,

〃蒙少爺的姿勢力道不錯,

就是動作還有些僵硬。〃

〃要不要跟著哥學兩招?〃肖林擰斷一隻摸到自己身前的喪屍頸子,邊轉過頭看著越蒙建議道,

他倒是有心想好好訓練一下越蒙,雖然眾人都會注意保護他,但他若是自己也有自保能力,豈不是又要安全幾分。

越蒙高興的點頭,這一路眾人總是小心的將他保護起來,

害他根本沒有出手的機會,越蒙後來也想通了。之前的越蒙只知道花錢泡妞和吃喝玩樂,末世來臨,

像他這樣的廢物本來是應該死的最早的,可是架不住他有個對他寵過頭的厲害養父,手下還有一堆身手不錯的護衛,

可惜眾多的高手還是在護送他上京的路上,為了保護他而一個個的犧牲掉了。

原文中肖林似乎就是為了從喪屍口下救出越蒙,才代替他被喪屍給咬了。凡是被喪屍抓傷咬傷的人,

都會被感染喪屍病毒變成和他們一樣的玩意兒,肖林不願意變成那種噁心的東西,最後選擇開槍自殺了,

臨死前他讓越冥替他帶句話給章白,他們同為越冥的心腹左右手,感情自然深厚不同一般。只可惜越冥自己也沒有活著去到北京,肖林的那句話最終還是沒有帶到章白耳中,現在看著這個活生生的人物,想到那個讓人唏噓的遺憾,越蒙忍不住下了個決心,

這一次他會努力自強不連累任何人,肖林心裡的話留著見到章白的時候自己說吧。

其實除了這個原因之外,越蒙還需要一個契機,一個能讓他自然表現出他會用槍的機會,

前生便是神槍手的越蒙,雖然最後被人廢了一雙手,但是開槍時的那種感覺早就深深刻入了他的靈魂里,可是這個越蒙不會用槍!不只不會,

他還幾乎沒有碰過槍,要是他拿到槍就會用,

豈不是無故惹人懷疑麽?所以他必須要有一個機會和原因!

就如同肖林願意教他,他可以假裝慢慢的學會和熟練起來,

日後眾人也就不會懷疑。況且這群人中,肖林用槍如神,由肖林來教他槍法的話,這真是最完美的選擇。

〃這雨也不知道要什麽時候停!〃

越蒙看著依舊淅淅瀝瀝的雨點,

心情變的沈重起來,

他有種不安的感覺,這場雨持續的時間未免太長了,整個城市幾乎都被淹沒在積水中了,人類的活動又受到了更大的限制,

搜尋食物的難度更大了,面對在水中活動自如的喪屍,人類能依靠的速度優勢也沒有了。

〃我們暫時不動,

等著雨停再看看。〃

肖林帶著其餘幾人將這間超市的每個角落都搜了一番,確認沒有遺漏,

這才動作迅速的將食物都收集到了一起,然後藏在這棟樓里一個隱蔽的房間里,幾人在超市裡找了些乾淨的衣裳換上,將身上的濕衣裳換下,然後架在火堆邊慢慢烤乾。

明伯他們幾個就圍著火堆燒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