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心吧,蘇蘇、這不是夢,以後你就跟著哥哥吧。」王梟微笑道。

Home - 未分類 - 「放心吧,蘇蘇、這不是夢,以後你就跟著哥哥吧。」王梟微笑道。

現在的蘇蘇,有著絕世的容顏、但卻像個小孩子一般,如果不跟著自己,就憑她這傾國容顏便能給她帶來無盡的災難。

為今之計也只好繼續照顧她了。

接下來的幾天里,小丫頭的身體日漸轉好,漸漸的已經能勉強從床榻上起來,到外面的夾板上晒晒太陽了。

「哥哥,琉蘇姐姐他們的彈奏的樂曲好好聽,你教我行不行?」樓船夾板上,王梟正在閉目凝神,聽著兩個小女僕演奏的空靈之聲,不遠處的水面上、司徒慧穎風姿絕然的傲立於水面之上,一柄長劍舞動著優美的劍訣,不時釋放出的水藍色劍氣猶如煙花一般、煞是好看。

「哦,蘇蘇也想學武嗎?」王梟睜開眼睛,看著這永遠帶著一絲童真的美人兒。

「學武?」蘇蘇好奇的看著王梟。

「琉蘇幽若他們修鍊的是音波功,修鍊到極致可以傷敵於無形,不過對靈魂的要求極高,蘇蘇你的靈魂因為失去部分記憶,變得有些不穩定,不適合修鍊音波功的。」王梟笑道:「不過你可以像慧穎師姐那樣,修鍊劍術。」

「劍術,好啊好啊,司徒姐姐的劍術也很漂亮,就跟有錢人家過年放的煙花一般漂亮呢。」蘇蘇欣喜的道:「等蘇蘇學成了就給哥哥放煙花看。」

「呵呵,修鍊劍術就是為了放煙花?」王梟微微一笑,也不多說什麼。

「把你的手伸出來,我看看你的資質。」王梟笑道「你的傷勢差不多已經全好了,是可以修鍊了。」

「嗯,哥哥快幫我看看,看我能不能修鍊,等我厲害了,也可以保護哥哥的。」蘇蘇激動的道。

「好,我來看看。」王梟拉起小丫頭的纖纖玉手,沉入靈識、仔細查探起來。

漸漸的,王梟的臉上浮現出了驚喜若狂的神色。小丫頭修復后的經脈骨骼無一不是堅韌無比,而且隱隱有一絲蓬勃的疑似先天之氣的氣流在小丫頭體內無意思的亂串,不斷的滋養著她的身體。

「先天靈體?」王梟心中大驚,這怎麼可能、之前王梟也給小丫頭粗略診斷過、並沒有發現這股先天之氣啊。

「難道是因為補天印?」王梟心說。補天印的神奇王梟早已經知道、這玩意是以創世青蓮所產生的精純生命之氣為代價施展的,號稱可補天缺。

這些日子,自己給這丫頭打了不下萬餘記補天印,所產生的功效自是非同凡響,療傷的同時也順帶改造了此女一番。

難道它還能改變人的資質不成?

「怎麼了哥哥?是不是蘇蘇不適合修鍊啊?」蘇蘇見王梟驚愕的樣子,明媚的雙眼閃過了一絲擔憂和焦急。

「不,不是、蘇蘇的體質是億萬中無一的先天之體,最是適合修鍊了。」王梟笑道:「哥哥是在想,現在該教你什麼功法呢」

「啊,這樣就好,這樣就好。」蘇蘇高興的就像一個小孩子,蹦跳起來。

說到修鍊功法,王梟反而頭疼了。蘇蘇這丫頭的天資太過出色,先天靈體、如果不修鍊體術,卻是有可惜了、且修鍊一般的煉體功決也是浪費。

只是頂級煉體功法都是各大勢力不外傳之謎,王梟身邊也沒有、普通的煉體功法卻是白白糟踐了蘇蘇的天資。

像羅浮學宮的混元聖靈體這種頂級煉體神通,修鍊成功之後便有著跨一大境界的戰力。若非附屬神通稍差,那就是個混沌星辰訣一個水平的了。

「三位前輩,沖雲府的傳承功法混沌星辰訣能不能交給這個小丫頭?」略一思慮之後,王梟便開始溝通躲在沖雲府中的星月三仙。

「這恐怕不成,混沌星辰訣是沖雲府最核心的傳承,歷來只傳核心弟子。」青靈仙子有些猶豫的回應道:「而且即便是核心弟子,也只有闖到第五座浮島才有資格修鍊。現在沖雲府弟子中,除了少主您之外、也就你那個青楠師姐修鍊了混沌星辰訣,這小丫頭要想修鍊……」

「我是府主繼承人,難道就沒有資格讓人修鍊沖雲府的功法?再說沖雲府想要擴張,靠我一個人只怕也不行吧?」王梟連問道。

三仙沉吟良久之後,終於回聲道:「罷了,混沌星辰訣修鍊條件苛刻,即便是你那位青楠師姐雖然有了功法,也沒修鍊出個所以然來。少主能找到一個合適的修鍊者也不容易,只要少主能保證沖雲府傳承不外泄,且這少女不背叛沖雲府,便讓她學了吧。」

「好,那就多謝前輩了。」王梟笑道。

「先謝我,這小丫頭雖然是先天之體,但如果過在星辰本源之力方面沒有建樹、即便修鍊入門了,今後也很難提升的。」青靈仙笑道。

「蘇蘇這是《赤霄戰神訣》,地級高階功法、乃是當年我們青薇宗一群玄王強者在五行神山所得之物,是青薇宗不外傳的震宗功法,你要想修鍊,便得要加入青薇宗、這規矩我也不能破。」王梟面色鄭重的對蘇蘇道:「你是否願意加入青薇宗,且永不背叛?」

「哥哥是青薇宗弟子,蘇蘇也願意加入。」蘇蘇一臉認真的道。

「好吧,從今往後你就是青薇宗弟子了。」王梟微微一笑,指導著蘇蘇完成了功法傳承。

「功法只是基礎,戰技、境界、經驗才是戰力倍增器。」樓船前夾板上,王梟開始了教授生涯。

「劍法且不著急修鍊,你現在必須熟悉自己的身體,兵刃乃是身體的延伸,如果連身體都控制不了,修鍊兵刃只不過是個笑話。」王梟一臉認真的道:「我現在教授你大路上最普遍、也是最難修習的基礎拳法,七星拳、如果你有一天能將七星訣修鍊到第七重境界,七星連珠、那時候你就能踏入星辰本源的門欄,也就可以修鍊此界最上成的煉體功法,混沌星辰訣了。」

說完之後,王梟拉開架勢、一招一式的仔細演練起來。

「主人,快看、那妖孽已經到了七星拳第五重境界巔峰了,呀、還領悟了勢,差一點就到天人合一之境了。這……」五天之後,樓船夾板上,小女僕琉蘇咋咋呼呼的吼道。

短短五天世間,小丫頭在眾人眼中儼然成了妖孽般的存在,一套七星拳在她的手中從笨手笨腳到了出神入化的第五重、身體幻動間拳影翻飛。

僅僅五天世間,卻取得了尋常天才數年的成績。與之相比,就連王梟也是黯然失色。

七星拳乃是大陸上公認的最難修鍊的基礎拳法,也是最考驗資質和悟性的。沒想到在這小丫頭手中卻是簡單至極。

「第六重了,橫掃六合……」

「啊,是融境,她已經進入了天人合一……這」一旁觀看的司徒慧穎眼中升起了濃濃的驚羨之色,這樣的修鍊速度、太令人匪夷所思了。難如登天的境界感悟在這小丫頭這裡卻猶如吃飯喝水一般簡單。

彷彿她本來就是為修鍊而生的一般。

不僅是七星拳訣,就連那《赤霄戰神訣》的修鍊,小丫頭也是進境飛快。在體內流轉的先天之氣的配合之下,短短几天功夫、便從一個毫無半點修為的普通人,跨過了玄徒九段,成了一名五段玄士。

功法進境神速倒是可以解釋,畢竟那先天之氣非同小可,再加上前些日子嗑的大量頂級丹藥的剩餘藥力,就算提升的再快王梟也想得通。

但境界的飆升卻是需要自己去感悟去體會的……

「看來師弟你這次是撿到寶了。」震驚過後,司徒慧穎有些艷羨的道:「師弟你境界這麼高,有空也指點一下我啊,還有幽若妹妹她們、再這麼下去,過不了幾個月蘇蘇就能超過我們了。」

「沒那麼誇張」王梟笑道:「也好,正巧現在有時間,便教教你們、再過幾個月,羅浮學宮招收弟子,你和琉蘇她們可一定要進入羅浮學宮,只有進入聖地,才有更多的歷練機會。」

樓船在洛水河上一路穿行近一個月之後,終於到達了中央大陸。

又過數日,王梟領著一行人來到了朱雀聖城。

這一來一回,足足用了近半年時間。

半年一過,中央大陸的形勢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首先,最令人感到震撼和不安的是三大神遺族、天神山、蓬萊閣,混元仙境三家與十大宗門之中排名第二的混元劍宮,排名第九的鐵幕,以及七大皇朝之中的天火、天都,幾大勢力公開宣布組成同盟,七大聖地級勢力聯手、整個中央大陸頓時為止顫動,所有人都感覺到,一場即將席捲整個中央大陸的暴風驟雨快要來臨了。

本文來自看書網小說 三息。

這是並封替江佑一得出來的結論。

那個餓狼的硬挺時間,只有三息。

三息是個什麼概念?一呼一吸此為一息。三息不過就是短暫的三次呼吸罷了,三秒不到,頃刻即消。在這三息之中,江佑一要瞬身到這餓狼的身前,並且要打出絕殺的一擊。

「來了。」

不等江佑一琢磨出個對策,並封也只剛提醒了一聲,對面那一股磅礴的吸力便已然呼嘯而至。

這前面的流程,江佑一他算是輕車熟路了。先是不反抗,而後用雷霆瞬身轉身。但之後他一直都憋著那一股氣,死死的盯著,默默的醞釀著,終於,終於!

當斥力消退,他二話不說腳下一抹雷霆閃爍,他駕著雷霆轉身便呼嘯而去,可是!

他還是近不了身。

江佑一露出身形的時候,立著那七頭餓狼還有個三四米遠。而在那七頭餓狼的身體周遭是布滿了雷霆,灑遍了火海。

「冊!這小狼崽子還真夠雞賊的,知道你的瞬身秘術離不開雷霆與火焰。」並封嘆了口氣,「所以提前在自己的身體周遭布下這些電網、火光,為的就是讓你近不得身。」

江佑一剛站定身子,三息一過,那邊兒馬上就亮招子了,而且這一回上來那就是一股斥力,把江佑一推的就跟炮彈一樣,一下子就給甩了出去。

「這滑頭。」並封又罵了一句,「不過他這也算是失算了,待會兒他給你吸拉的時候,你就主動迎過去,這樣還能借把力。」

「要你說。」江佑一笑著懟了一聲,他這手上已經捏好了雷霆之怒,就等著那餓狼扥自己了。只要他一改吸力,站這兒咱就把雷霆之怒往那兒甩。你不讓我雷霆瞬身,我就借你的雷把你自個兒炸了。

可萬沒想到,這斥力過去了,吸力是來了,但是吸力的方向卻變了。

這一次那股吸力是以江佑一為中心,瞬間爆發出來的。也就在這爆發的一瞬間,周圍的那些個磚瓦泥牆,甚至連腳下的青磚泥石都被他自個兒給吸了上來,附在他的身子上,眨眼功夫就把他給包了個瓷實,非但如此,這些泥石磚瓦還在不斷的向中間擠,這是要把自己活活兒的擠成肉泥!

這還不算完,那邊兒的餓狼七個狼頭是齊刷刷的仰天長嘯,雙手平攤,是用力的上舉,那感覺看上去就像是懷裡抱著一座山,他要把山頂上天似的。

隨著他的動作,以江佑一為中心形成的那個石球也開始了向上漂浮。一邊兒漂浮還一邊兒繼續凝聚周圍的石頭、泥塊,那速度可不慢,轉眼它就離地有了七八十米,轉眼它的直徑也就有了三四米。到這會兒,江佑一他要不是仗著那副被霸下祝福過的身子,換成別人估計早就成了肉醬了。但饒是如此,他也是痛苦的不行,真心覺得再來一會兒自己的骨頭可就要碎了。

「想想辦法啊!」識海當中佑一他跟並封那兒吼著,可是並封它也是急的撾耳撓腮,但就是什麼辦法也想不出來。

把自個兒那傳承數萬年的記憶都翻遍了也沒找到過類似的情況,這可真是要了個親命。

就在這一人一蟲急的如熱鍋上的螞蟻,可幾番掙扎卻依舊是徒勞無功的時候,忽然間一道劍光掠過,江佑一便頓覺渾身一陣輕鬆,人也跟著落了出來。

「思奇!」佑一下意識的便喊了出來。

可剛喊出來他便覺得不對,思奇的劍縹緲如仙意境高遠,但又充滿了捨我其誰的王霸之氣,大有一種天地唯我一人已的氣勢。可是這一劍,勢大力沉,果猛乾脆,雖然威力十足,但是那意境與思奇比起來,真是弱了不止三分。

「是青帝!」

江佑一還沒反應過來,並封則認了出來。它驚呼一聲,江佑一也便跟著轉過頭去,但見得一頂天立地的青色巨人傲立在神兵巨塔的法相金身之前,手持著一桿青竹,那青竹之上綠芒成鋒,赫然成了一把寶劍。

傳聞里他田家的先祖那也是一位了不得的人物,雖然不是十大帝王,但是這名號裡頭也有個尊貴的字樣,人稱青帝。琴棋書畫詩酒花,青鋒綠葉走天涯。十方無敵心寂寥,柴米油鹽醬醋茶。

這位爺是黑暗帝國晚期的一位傳奇劍客,他的妻子則是當時名動天下的小醫仙。他們兩人在江湖上那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留下的傳說,吟唱的故事,那是說上三個月都說不完。後來他們在高庭歸隱,這才延綿出田家來。

小醫仙的醫術在田家世代傳承,鮮有外傳。不過青帝的劍術則教化天下,概不存私。所以如今天下的劍術流派,哪一門裡頭都有他的影子。

只是,向他這樣的劍客,千百年來後面就只出過一個龍少羽。再往後,哪怕是歷代的劍仙都有所不及。對了,插一句,還記得咱們學城裡頭曾經有過一位了不起的人物,叫張三么。葉帝張三,人家成名的時候就是被譽為青帝再世,是最有希望達到他的程度的男人。哪怕是如今的酒劍仙南川七,都沒有過這麼高的讚譽。

總而言之,田野這是用了祖傳秘術,招來了青帝顯聖。這一露面兒,隨手一劍就解了江佑一的圍困。跟著它轉身便盯上了神兵巨塔的法相金身。

如今神兵巨塔的法相金身已然是恢復完整了,巨塔他抬眼兒瞧了瞧對面的青帝化身,勾了勾嘴角,冷冷一笑,「怎麼著,以為隨便兒拉塊虎皮就能扯大旗了么。小子,我就讓你瞧瞧什麼叫真的假不了,讓你明白明白,我與你之間,那就是天與地的差距!」

說罷了此話,他右拳猛然一揮,那法相金身亦是長拳直衝。

對面的田野則是一臉漠然的看著巨塔,只微微的牽動嘴角說了兩個字,「落葉。」

天地間,血花四濺。 第321章種豬少爺

除此之外,天神山、蓬萊閣、混元仙境這三個從開天闢地之初就一直傳承下來的聖地級勢力更是公開宣布,與其它十大聖地宗門一般,參與每三年一次的弟子招募。

要知道三大神遺族勢力從古至今便宣揚它們是諸神後裔,視其餘玄修為草芥螻蟻、從來都不外收弟子的,現在忽然轉變策略,準備招錄普通人。這就十分令人費解了。

第二個消息,出自於羅浮學宮、羅浮學宮玄聖級強者天雪真人月余之前成功突破到了至尊之境。

消息一出,整個大陸都為之驚愕不已,要知道不朽至尊級強者、在這浩淼的大陸上也是數萬年乃至十數萬年一出的存在,羅浮學宮忽然出現一名至尊級強者坐鎮、頓時聲威大漲,要知道、天雪真人在突破之前可是能夠力戰至尊強者的存在,這一突破、那還了得、一下子變成了大陸上最頂尖的存在了。

傳說天雪真人突破之後,第一時間便找上了天神山的那位星辰至尊、雙方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最終的結果卻是天神山宣布停止對以王梟為首的一群所謂「仇敵」的追殺,屠魔戰場一役所結下的仇怨似乎就此一筆勾銷了。

接著,在天雪真人和朱雀至尊的倡議之下,羅浮學宮、天水、天風兩大皇朝與朱雀玄武青龍白虎四神獸家族結為同盟陣營。七大勢力聯手、組成天道聯盟,神威絲毫不下於三大神遺族陣營。

羅浮學宮與四神獸家族、天水天風兩大皇朝結盟組成天道聯盟的消息傳出之後,剩下的七大聖地宗門和四大皇朝也坐不住了。

很快,以十大宗門中排行第一的太一教為首的七大聖地宗門組成玄天盟。

而七大皇朝中的天星、天月、天陽三大皇朝卻沒有加入太一教為首的玄天盟,而是單獨成立了一個號稱星空聯盟的勢力。

短短數月之間、大陸二十四大聖地勢力因為不知名的原因紛紛聯手,組成了四大陣營。

四大陣營中尤以天星天陽天月三大皇朝組成的星空聯盟最為弱勢。以三大神遺族聯盟最為強勢野心也最大。

然而,半月之前的一場激烈衝突卻讓世人都改變了這種看法。

話說星月聯盟成立之初,三大神遺族為首的神之聯盟似乎看準了星月聯盟弱小、準備一舉吞併之,哪料到名不見經傳的日月星三大皇朝竟然一口氣出動了兩名至尊級強者,正面與神遺族三大至尊一戰,竟是絲毫不落下風。

兩名忽然冒出來的至尊級強者似乎從來就沒有在玄氣大陸上出現過、他們的出現一舉改變了玄氣大陸的勢力格局。

就這樣,短短半年不到時間,玄氣大路上的人類玄修勢力徹底成了四足而立的態勢,即以神遺族為首的神之聯盟,四神獸家族與羅浮學宮、天水天風兩皇朝組成的天道聯盟,以七大宗門勢力組成的玄天盟,日月星三大皇朝組成的星空聯盟。

四大勢力形成之後,混亂的玄氣大陸竟然出現了短暫的平靜,各方相互忌憚、一時間也不敢相互挑釁。

大多數玄修對於最近半年玄氣大陸的巨變感到十分不解,即令他們想破腦袋也想不出這些聖地級勢力是得了什麼失心瘋,好好的日子不過、非要無緣無故的搞風搞雨。

四大勢力組建之後,各自開始收攏大陸上的天級、地級勢力,或是威逼、或是利誘,短短世間內竟然將原本海納百川的玄氣大陸變成了涇渭分明的四大勢力。

除了明面上的一些變動之外,更深層次的變化卻是不為外人所知。

朱雀聖城。

「師弟,青楠師姐和卓雅師妹就住在這裡?」一進入朱雀聖城,司徒慧穎便皺起了眉頭。對於不是修鍊火屬性本源的她來說,充滿了熾烈熱意的朱雀聖城實在不是一個好的所在。

不僅是她,就連幽若琉蘇兩女臉上也有絲絲的不舒服,倒是蘇蘇丫頭、一副極為享受的樣子。

總裁的完美甜心 這小丫頭確實是個天才,或者說就是個怪物、真正的怪物。

一月時間,小丫頭不僅將七星訣修鍊到了第七重大圓滿的境界,一舉踏入了星辰本源之力的門欄,凝練了星辰本源核心。

踏入星辰本源之力的門欄之後,小丫頭終於可以修鍊沖雲府的核心傳承功法,混沌星辰訣了。

然而,修鍊混沌星辰訣之後,令人瞠目鴃舌的一幕再次出現。短短數日時間,小丫頭竟然一舉修鍊到了混沌星辰訣第三重,這種修鍊速度令王梟徹底震撼了。

要知道,混沌星辰訣的修鍊講究的是水磨工夫,肉身力量必須一點一滴的積累,而這小丫頭的體內、彷彿有著某種不知名的神異力量一般,支撐著它一路勢如破竹。混沌星辰訣的能量積累在她這裡似乎根本就沒必要。

或者說她體內有著某種精純程度絲毫不亞於星辰之力的神奇力量。

「沒錯,他們倆現在是暫時居住在這裡,青楠師姐現在應該在朱雀神山修鍊,她的青鴛聖靈傳承與朱雀族的朱雀傳承鳳凰傳承同屬一脈,在神山修鍊卻是事半功倍。」王梟微笑的解釋道。

王梟一人帶著四位大美女在聖城中穿行而過,卻是引來了不少人的矚目,四大美女之中、司徒慧穎和蘇蘇都是鍾天地靈秀而生的傾國之色,幽若和琉蘇兩個小女僕稍差,也是絕對的天香國色,四大美人各有千秋,鶯鶯燕燕的旋繞之下,令王梟成了諸多男性玄修矚目和嫉妒的存在。

好在這裡到底是聖城,來往高手絡繹不絕、無論是什麼存在到了這裡都不敢輕易造次,再加上王梟等人一看就不是善茬,倒也沒遇到什麼麻煩。若是在聖城之外,就憑王梟獨擁四大美人的架勢,就足夠引來許多自命風流的俠士「鋤強扶弱、英雄救美了。」

未多久,一個火紅色樹蔭遮蔽之下的小型莊園出現在一行人眼帘之中。

「滾開,再不讓開本座可要對你不客氣了。」莊園前方,一名身著紫色玄衣、看上去風流儒雅的少年人正領著一群銀衣護衛堵在莊園大門口處,手中懷抱著一束不知道是什麼名貴靈花編製成的紅色花束,一臉討好的看著門口處的綠裙少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