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陪小昶玩!就陪小昶一個人!」

Home - 未分類 - 「明天陪小昶玩!就陪小昶一個人!」

齊傾笑道:「好。」

「真的?!」小昶激動地坐起身來了,「真的只配小昶?不帶上父親?」

「當然是真的!」齊傾也坐起身來,「你父親要開始工作了,以後媽媽會更多的陪小昶的!」

「工作?」小昶眼睛都亮了,媽媽工作起來的時候

起來的時候也是不管小昶的,父親當然也是一樣,「那媽媽要工作嗎?」

「媽媽不用。」齊傾道,「以後我們母子就靠著你父親養!」

「太好了!」

「所以小昶也要對父親好些。」齊傾繼續道,「父親工作賺錢養我們很辛苦的。」

小昶用力點頭:「好!」

只要不跟他搶媽媽,他就對他好些,還可以也喜歡他!

「媽媽媽媽,小昶愛死你了!」

「睡覺!」

「好!」

小昶乖乖地躺下睡覺了,很快便墜入了夢鄉,睡的甜甜的!

而齊傾並未入睡,看著兒子熟睡了之後,便起身穿了衣裳,去找孩子的父親去了,雖說金熙現在真的該恢復正常的生活了,可一想到那日找到他的情形,她還是擔心,「還沒睡?」

金熙趕緊起身,「你來做什麼?這晚上天都冷了!」

「我來了你還不高興了?」

「當然沒有!」金熙趕緊道,「我就是擔心你著涼!」

齊傾笑道:「怕你睡不著,便過來陪你。」

「真的?」

「人都來了,還有假嗎?」

金熙摟著人,「不管那小子了?」

「不叫不孝子了?」

「夫人都發火了,我哪裡還敢!」

齊傾哼了哼,「知道就好!」

金熙低頭靠在了她的肩上,汲取著她身上的馨香,「阿傾,以後我會好好的賺錢養家,也不跟那小子掙,不過你也不許不理我,更不許不讓我進屋。」

「我什麼時候不讓你進屋了?」齊傾好笑道。

金熙道:「沒說,可你都生氣了,我還敢去跟那小子爭?」

「都當了父親了,就這點氣量?」

「我才當了父親沒兩個月……」

「感情是在怪我了?」

「當然不是!」

「那是什麼?」

「我愛你。」金熙抬起了頭看著她。

齊傾失笑,「你啊!小昶還小,等過上兩年,你便是想跟他爭,他也不樂意跟你爭了!」

「還要兩年?!」

「好。」齊傾退了一步了,「等他適應了,便自己睡。」

金熙一臉喜色,「真的?」

「愛信不信!」

「阿傾。」

「又怎麼了?」

金熙沒有回答她,低頭便吻上了她的唇,分別多年,便是相見之後,他們之間最親密的舉動也只是擁抱,開始的時候沒不孝子阻礙,可是當時他整個人的神智都混亂,一心只想著死死地纏著她,一刻也不離她,哪裡還有心思去想那些事情?後來情況好了一些了,可是卻冒出了那個不孝子,自然便更無法進一步親近的,當然,當年他對她做出的那些事情也有一些影響。

分別多年,這一刻便如同久旱逢甘霖一般。

可是在最後的一刻,金熙卻戛然而止了。

「不行!現在還不行!阿傾……阿傾……對不起……對不起……現在還不行……阿傾……對不起……」

齊傾有些愣了。

「阿傾……」金熙抬起頭看著臉色緋紅的她,「別生氣好不好?不要生氣好不好?再等等!現在還不行……對不起……你別生氣好不好?」

齊傾喘勻了氣,抬手撫著他的背,「沒事,我不生氣。」

「真的?」

「嗯。」

金熙笑了,雖然有些不自然,不過還是鬆了口氣了,他很想很想要她,可是現在還不行!他怕她再懷孕,他怕!雖然她的身子沒有之前他們編造的那般糟糕,可他不敢冒險!

誰能保證下一個孩子可以像小昶一般母子平安?

他不能冒這個險!

「阿傾,我們就要小昶一個孩子好不好?就生一個就夠了!」

齊傾撫著他的臉,也似乎明白了他為何忽然間停下來,「好。」

「我愛你!」

「我也愛你。」

……

第二天早上醒來看不到媽媽,然後又聽下人說媽媽昨晚上半夜就去找父親了,小昶有些不高興了,用早飯的時候看到父親,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最後還直接哼哼道:「今天媽媽要陪小昶出去玩,就陪小昶一個人!」

「嗯。」金熙給齊傾碗里添粥,簡單明了地回答了兒子。

小昶瞪大了眼睛,「你沒聽到我說什麼嗎?媽媽就陪我一個人!」

「聽到了!」 重生之全能男神:雲爺拽翻天! 金熙終於看向他了,「你放心,今天不跟你搶媽媽!」

「真的?」小昶有些不信。

金熙道:「父親有事情辦,你好好陪你母親玩,知道嗎?」

「我當然會好好陪媽媽了!」小昶心裡的不高興消失了,也不跟他爭母親媽媽的稱呼了,「媽媽你快點吃,吃飽了我們就出門!」

他一定要好好的玩!

「慢點吃,別噎著。」齊傾失笑不已。

……

金熙果真實現了承諾,用過了早膳之後便送了他們母子出門,看著漸行漸遠的馬車,心裡冒出了無數次要追上去的念頭,可是最終還是被理智給壓下了。

瘋狂過後,他要做的就是理智!

他找回她了,還多了一個兒子,從今往後,他不再僅僅是一個人,他有妻有兒,他要養妻活兒,要為他們遮風避雨,為他們親手打造一個美好幸福的將來!

他必須冷靜自持,必須繼續努力!

送走了妻兒,轉身回到了屋子中,換過了一身衣裳,便往吏部去了,從今晚后,所有的風雨他來承擔!

……

小昶真的很高興,心裡也決定了再少討厭他一些。

齊傾的心情也不錯,兒子高興,丈夫也恢復正常了,一切都是好好的,她如何會不高興?

而今天也的確是打算好好陪兒子玩一天,除了補償這些日子對他的冷落之外,便是他們該離開了。

讓孩子最後一次在京城好好的玩。

母子兩人興緻勃勃地到了街上,不過這才下了馬車沒多久,便遇上了不速之客了…… 不速之客,褚鈺是也。

「褚叔叔。」小昶還是很有禮貌地開口叫人,不過卻沒了之前的喜歡了,因為媽媽說父親發瘋把他摔下樓是因為褚叔叔騙父親說媽媽死了,生他的時候生死了,姨姨說死就是再也見不到媽媽的意思,所以,就算他不喜歡父親,可也還是不喜歡有人這樣說媽媽!

媽媽才不會死了!

齊傾的笑容直接消失了,自從那日翻臉之後,她便再也沒有見過褚鈺,也沒聽到關於他的任何消息,而便是已經雨過天晴了,可當日的憤怒還是沒有消失,「小昶,我們走吧。」

直接抱起兒子走了。

「齊傾。」褚鈺苦笑,攔住了他們母子,當日的事情的確是他做的過了,所以這般長時間他也沒來找她,只是總不能一直這樣下去,就算有緣無分他也還是不想沒了這個朋友!

齊傾冷眼道:「褚公子有何指教?」

「當日的事情是我過了。」褚鈺道,「我道歉。」

齊傾冷笑:「道歉?齊傾承受不起!」

「齊傾……」

「若是褚公子沒事,請讓路。」齊傾不等他說完便道。

「我明日便要離開京城了。」褚鈺沒有攔著她,但還是繼續道,「齊傾,或許以後想見面便難了。」

齊傾頓住了腳步。

褚鈺心中一喜,「對不起,我真的沒想到會是那樣的結果,不過好在他們父子都沒有出事。」

齊傾轉過身。

「對不起。」褚鈺繼續道歉。

齊傾垂了垂眼帘,終究是鬆了口,「算了,他們父子沒事就好。」

「謝謝。」褚鈺笑道。

齊傾看著他,「可是褚鈺,我們只是朋友,永遠都只會是朋友,不管有沒有金熙的存在,結果都一樣。」

這般多年來,褚鈺對她的付出她不是不知道。

不說這般多年的幫助,便是當初他讓馬騰去攪亂金熙的婚禮,她便不能當做什麼都看不到。

只是,她還是無法給予他想要的回報。

「我知道。」褚鈺笑容中添了一絲苦澀,也有一絲的釋然。

齊傾繼續道:「其實你也不必這般嫉恨金熙,娶了我,對他來說不能算是一件好事,你看看他這些年過得是什麼日子便知道了。」

「的確。」褚鈺沒有反駁她的話。

齊傾也笑了笑,「所以啊,我們只是朋友,你該高興,該慶幸才是。」

「我會的。」

齊傾低下頭看著兒子,「小昶,跟褚叔叔說再見。」

「褚叔叔,再見。」小昶很聽話地揮手,雖然媽媽好像不生他的氣了,不過小昶還是沒有辦法跟之前一樣喜歡他。

褚鈺哪裡看不出孩子的心思,不過這已經不重要了,「嗯,再見,以後好好聽你媽媽的話,孝順媽媽,知道嗎?」

「小昶當然會孝順!」小昶有些不高興了,這話讓他想起了某個人老是罵他的話,他才不是不孝子了!

褚鈺走了,他知道這一次真的要完全退出她的生活。

……

齊傾並沒有多少離別的傷感,朋友之間,只要知道彼此都好,便夠了,如今的褚鈺,也不需要一個心永遠都不在他身上的女人惦記掛懷,而她,也有自己的人生需要過,各自珍重吧。

「媽媽,你不高興嗎?」小昶有些擔心地看著母親。

齊傾笑了笑,「媽媽哪裡有不高興?」

「媽媽都不笑。」小昶道。

齊傾笑著道:「那現在笑了不是嗎?」

「媽媽……」小昶不信,「不要騙小昶!媽媽不高興,小昶也會難過的!」

齊傾失笑:「媽媽沒有不高興!」

「真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