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人或者數人的戰鬥也不會一打就是半天,先不說丹田的先天之氣禁受不住那麼長時間的消耗,文無第一,武無第二,哪怕兩個等級相同的武者戰鬥也是會很快的分出勝負,畢竟決定勝負的原因太多了,實力等級評價只是一個大致標準,影響勝利的往往取決於判斷、實戰經驗、地理環境、衣甲武器、反映速度……

Home - 未分類 - 兩個人或者數人的戰鬥也不會一打就是半天,先不說丹田的先天之氣禁受不住那麼長時間的消耗,文無第一,武無第二,哪怕兩個等級相同的武者戰鬥也是會很快的分出勝負,畢竟決定勝負的原因太多了,實力等級評價只是一個大致標準,影響勝利的往往取決於判斷、實戰經驗、地理環境、衣甲武器、反映速度……

很快四個老者都被青水打了一記追捕術,本來就沒有青水快的速度,現在更慢了,速度就是力量,速度在一定程度上佔盡了絕對優勢,有了速度就能退可守,進可攻!

舉重若輕!

青水的重達三千斤的北斗七星劍此時如狂吠掃落葉一般,劍招還是最簡單的基礎劍訣,只是快到了令人眼花繚亂的境界。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嗤!

青水抓住機會左手中的長針扎在了一位老者的後腦,老者瞬間倒地,死活不知!

天神護體!

青水再次用同樣的方式放倒一人!

剩下的兩人也不過堅持了不到一盞茶的時間,被青水的銀針射倒!

青水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四個老人,嘆了一口氣抬頭看向已經遙遙在望的後院,那裡的氣息越來越清晰了。

青水回頭看看這一路,自己打倒了長老級別的二十七人,打倒太上長老級別的八人,風家的家底有多大,按說這些應該也該是風家最高實力的八成家底了。

二十七個武皇巔峰初級到兩郡之力,八個三郡的左右的實力,已經是一個可怕的力量存在了。

雖然風家在星月殿勢力很大,但先前這些都是風家本家的人,也許他們並沒有請什麼外人吧,自己還沒有資格讓風家找幫手吧!

青水一步步堅定的向著風家後院的方向走去!

轟!

就在此時,風家的大門卻是塌了,許多武者湧進了風家!

「你們繼續,我們只是路過!」

「我們純碎觀看!」

「終於可以看到了。」

「是啊,先前能憋死人!」

……

許多人湧進了風家,跟在青水後面百米的距離就不再跟了,笑話,百米以內到時死都不知道是怎麼死的。

既然那下面的用進了風家,擁有飛禽的武者直接也飛到了風家的上空,整個天空到處都是飛翔著妖獸飛禽,五顏六色好不壯觀。

能擁有飛禽的武者本來就不多,但現在卻是漫天遍野一般,稍微弱一點的飛禽就要被排擠。不敢在那些高等級飛禽的上空。

兩女和蒼無涯等人也毫不例外的飛進風家,火鳥的威勢在這裡也算是一流了,但也有比現在火鳥強大的飛禽出現。

那是一個女子乘坐的一隻巨大的冰鶴,通體湛藍色,比起火鳥還要大了好幾倍,在這裡算得上最大的飛禽了,雙翅展開,長寬足足有五十米,遮天蔽日一般。

女子披著一個大斗笠,看不到模樣,穿著一身湛藍色衣裙和冰鶴說不出的協調。那身姿峰巒起伏,極具曼妙,也許是冰鶴的湛藍色緣故,讓人感覺上面的女子也是冰冷至極。

冰鶴飛的位置最高,特別醒目,也特別顯眼,巨大湛藍色的飛禽比起火紅的火鳥還要漂亮,那是一種絢麗的美。

「好美的冰鶴,好美的人!」

「青雲州社么時候出現這號人物,這冰鶴估計是武皇巔峰的妖獸了。」

「不會是別的州路過的強者吧!」

「招兒,不想死就別去招惹她,你不夠人家秒的。」一個老者向著身邊乘著銀鷹的男子喝道。

……

「血屠,今天的事情你不要插手了好不好?」風沙漠輕輕的向著對面的那個紅光滿的老者說道。

這裡喝茶的已經只剩下風沙漠和那個紅光滿面的老者,那些閑雜的和風家的其他上不得檯面的武者基本上都被暫時遣散了。

「風老頭,你認為我打不過這個小子。」紅光滿面的老者呵呵笑道,臉上的笑意特別溫和,只是熟悉的人就會知道他這血屠的名字是染出來的。 475【虎獅獸皇,金剛巨象】

「風老頭,你認為我打不過這個小子。」

「我今天本來是讓你來看戲的,你不是天宮的人,也不是我風家的人,還是別趟這趟渾水了。」風沙漠漫不經心的說道。

「你我三十年的交情,還有我現在已經不算是妖獸宗的人了,我欠你的一條命今天必須為你擋住這個青水,我說過,如果風家除了你沒有人能攔住他,就讓我動手,只有那小子踏過我的屍體才能和你對戰。」血屠笑呵呵的說道,那話中的誠意和堅定的語氣不容人反駁。

「咳,那我們就一起出去吧,看看這個妖孽般的年輕人能達到什麼樣的程度。」風沙漠起身慢慢說道。

風家死了這麼多人,而且是他的直系,更是風家最得力的人,但此時風沙漠那乾枯滿是褶子的臉上並沒有什麼大的變化表情。

「風老頭,你現在後悔嗎,這麼多的風家得力後輩死去。」血屠和風沙漠並肩向著後院外走去。

「一個家族的發展、衰敗、再崛起……只要不是被人斬草除根就沒事,沒有長久不衰的家族,這種情況風家不是第一次出現了。」風沙漠平淡的說道。

血屠沒有再說話,他知道這一戰風家基本上算是徹底沒落,風家的中堅力量基本上死傷殆盡了,就算那個青水死在自己和風沙漠手上也改變不了風家沒落的結局。

因為風沙漠已經沒有多少日子可活,只要風沙漠一死風家就會沒落成一般的家族,因為風家武皇巔峰級別的武者沒有了。

剩下的一些先天和武皇級別的根本走不上檯面,除非在風沙漠死之前風家能出個能抗鼎之人,不然風家的苦日子將會在風沙漠死時開始。

……

遠遠的青水看到一個老者和一個大和尚緩緩走出後院,青水神識告訴青水其中一個就是風沙漠,而另一個比起風沙漠的實力絲毫不遜色,這讓青水眉頭擰起。

老者身體修長,一身銀絲衣衫看起來很樸素,但卻是比起那些金絲銀彩或者錦衣金甲更加大氣名貴,雪白的長發、眉毛和天宮老祖宗有的一拼,垂到小腿部位,在陽光下醒目無比,平添三分妖氣。

而他身邊的那個大和尚,身材高大魁梧,身高至少在兩米以上,粗大的身子比起身旁老者粗了三倍有餘,一身金色紗衣同樣看起來不凡,走起路來有些臃腫的身子反而輕靈無比,濃密的雪白眉毛倒是如常人一般,鬍子被颳得乾乾淨淨,不過讓人感覺他並不比旁邊的風沙漠年輕多少……

老者手裡提著是一把銀色長劍,只是閃動這如月光一般的光芒,柔和中有著一種莊嚴,大和尚背後則是一把巨大的「鉞」,長短比起老和尚還要長一點,在背後斜背著,上面布滿了蕭殺之氣。

遠遠看到那個陽光下一身血衣的青年,這一刻即使是風沙漠也感覺到這青年是那麼的不俗,那麼的耀眼。

「你們看,居然是血屠!」有人驚呼。

「血屠?什麼東西?」有個微胖的青年迷茫的問道。

「小子,居然沒有聽過血屠的大名,就你那先前的一句話足夠被血屠斬殺你全家了。」一旁的一個中年矮胖的男人說道。

聽到矮胖中年男人的話,那個微胖的青年忍不住打了個冷顫,識趣的閉上嘴巴!

「這位大哥,我也不知道血屠,大哥給我們說說吧,省的小子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一個看起來賊眉賊眼的年輕人討好的說道。

「知道妖獸宗吧!」

「嗯嗯,知道,妖獸宗是崛起最快的一個大宗派。」青年呵呵笑著連忙說到。

「血屠是妖獸宗的人,只不過離開了,但他的實力當時在整個妖獸宗也是在前三,而且還有一隻武皇巔峰的妖獸。」中年胖男子輕輕說道。

「真的這麼厲害?」

「什麼叫真得這麼厲害,血屠,他屠殺的人沒有一萬也有八千。」中年矮胖男人不屑的看了青年一眼,意思很明顯,就是你這青年沒有見識。

……

「血屠,這次我來打吧!」風沙漠和血屠站定后輕輕說道。

「風老頭,你以為我不是對手?」紅光滿面的老者看著遠處緩緩走近的青水再次這般說道,這已經是第二遍說了。

「當然不是,這樣吧,如果我不是對手,你在出手幫忙可好。」風沙漠說出的話輕描淡寫,如果讓外人聽到一定會驚掉大牙。

「風老頭,我說過這次我來打!」紅光滿面的老者看著風沙漠堅定的說道。

「那我們直接聯手殺了他你看如何?」風沙漠看著越來越近的青水說道。

「我丟不起這個人,你看看周圍多少人,即使贏了還有什麼臉面。」血屠搖頭拒絕的說道。

「這些比生命還重要嗎?」風沙漠輕輕的說道。

神祕夜妻:總裁有點壞 「如果是這樣我寧願死!」

「那好,既然你執意如此,我答應你,但你要在第一時間招出你的妖獸。」風沙漠看著血屠說道,神情同樣也很堅定。

血屠看著風沙漠臉上露出微笑,點點頭,他知道風沙漠是讓他不要掉以輕心,不惜用這種方式讓自己用出全部實力。

直到這時,青水距離他們已經不足百米!

「風老頭,今天我就是戰死你也不許出手。」血屠輕輕的向著身旁的風沙漠說道。

風沙漠點點頭,他知道血屠的的性格,所以只要血屠能用盡全力,贏得可能性還是很大的,他就是怕血屠自恃實力開始不肯招出他的妖獸而因為大義遺憾終生。

吼!

血屠一手握住背後那巨大的越,向著天空狂吼一聲,只見身邊突然多出一隻巨大的妖獸。

青水一驚,感受到那強烈的氣勢波動!

武皇巔峰級別的妖獸!

青水怎麼也沒有想到居然是一隻虎獅獸皇,先前的議論青水已經讓青水聽到,知道這個血屠是妖獸宗的人。

青水停下來,看著眼前的龐然大物,長度足有十米,高六米,身寬足有四米多,猙獰的巨大虎頭,紫色的獅身如小山一般,渾身散發出令人膽顫的氣息。

吼吼!

虎獅獸皇仰頭向著天空吼叫兩聲,那響徹雲霄的吼聲直接讓空中許多妖禽散開,甚至幾隻先天初級的飛禽直接從空中掉了下來,惹起一片混亂,更是砸死數十人。

只有空中的那隻湛藍色冰鶴沒有受到任何影響,只是發出幾聲悠遠清亮的鶴鳴聲!

青水抬頭看看空中的那隻巨大的冰鶴,知道這冰鶴至少也是武皇巔峰的妖獸,比起這隻虎獅獸更有優勢。

青水盯著這隻巨大的妖獸,可以清晰的感受到那強大的實力,同時想到這妖獸宗強大不是沒有理由的。

這個老和尚居然擁有武皇巔峰這樣的妖獸,這實在出乎青水的意料,青水感覺就是這個老和尚助陣應該也是意外或者另有原因吧,畢竟自己的實力也是在今天他們才知道的,而且也不知道自己的實力到底有多少。

越是未知越是讓人擔憂!

「哇,虎獅獸皇!」

「好強大,要是我有一隻虎獅獸皇就好了。」先前那個賊眉賊眼的青年滿眼都是艷羨的說道。

「我一定要成為一個強者!」

「什麼時候我也能帶一隻虎獅獸皇在九州大陸縱橫。」周圍許多人發出艷羨的聲音。

……

風沙漠緩緩後退然後靜靜看著!

「你既然不是風家的人,就不要枉送性命了。」

青水看著血屠皺起眉頭說道,如果沒有金剛巨象,青水現在都不知道該怎麼辦,想戰勝這隻虎獅獸皇都應該是未知數。

青水不知道這隻虎獅獸皇的實力,但感覺它的攻擊力應該在六郡上下,防禦力應該在三郡,比起自己強大很多。

在武皇級別的妖獸中算是中等偏上的實力了!

「哈哈哈,你真以為自己殺了幾個武皇巔峰就了不得了?武皇巔峰之間的差距也是很大的,你有信心戰勝我這隻虎獅獸皇?」

青水皺眉,如果自己出手,還真不好說!

「這年輕人真是狂妄,居然說出這樣的話,莫非是被嚇的糊塗了。」

「是啊,看來這年輕人今天要葬身虎腹了。」

「這麼好的人才死了也太可惜了。」先前的那矮胖的中年男人嘆道。

「真納悶,天宮出這麼個逆天的人才怎麼就舍的讓他死在這裡呢?」

「姐姐,青水怎麼還不招出大象呢?」火雲琉璃向著滄海明月問道。

「應該快了,我們要相信青水。」滄海明月一眨不眨的看著下面的青水說道。

……

下面的人議論的熱火朝天,冰鶴上的女子卻是一動不動,誰也看不到她的神情,但卻是都能感覺到她在認真的看著下面。

吼!

虎獅獸皇又是一聲沉悶的虎吼,巨大的身子微微的搖動,死死的盯著眼前的青水,盯著這個渺小的人類。

青水知道事情到了這一步,只有打倒對方了,一路殺來青水盡量節省實力,就是為了對付風沙漠或者另有其他強大的存在。

「就讓我的虎獅獸皇陪你玩玩吧!」血屠看著青水笑道,那笑容在那光頭大臉上顯得很殘忍。

「那倒不用,讓我的妖獸來陪它玩吧!」

青水說完直接招出了金剛巨象!

昂!

一聲巨大的吼叫傳出,雖然沒有那次天賦覺醒時震撼,但同樣讓人發怵,只憑聲音就已如此。

金光閃閃的金剛巨象出現在青水前邊,站在虎獅獸皇前的金剛巨象顯得有點小,畢竟體形小了一半。

金剛巨象頭上的「叱吒風雲」和「霸王雄風」,特別是金剛巨象背上「霸王雄風」讓許多人不管男女都有種衝動,都想象坐在那霸王雄風上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