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頭人大叫一聲之後,立即帶著手下衝出房門。但是就在此時,房門突然關閉,進去的人還沒有來得及撤出來,便聽到陣陣的慘叫之上傳偏了整個黑暗的夜色之中。一瞬間,二十三十人就損失了五六個。頓時,整個客棧開始沸騰了起來。

Home - 未分類 - 領頭人大叫一聲之後,立即帶著手下衝出房門。但是就在此時,房門突然關閉,進去的人還沒有來得及撤出來,便聽到陣陣的慘叫之上傳偏了整個黑暗的夜色之中。一瞬間,二十三十人就損失了五六個。頓時,整個客棧開始沸騰了起來。

「呵呵,我的房間是你們這些宵小之輩能夠隨便進出的嗎?」

頓時,在大家的耳中,想起一個了冷冷的聲音。聽到如此的語氣,這希爾人的身體一震顫抖,嚴重充滿了恐懼。還沒有有來得及慘叫,眼前頓時只看見幾條人影閃過,可憐的孩子啊!在這一剎那間有死了好幾個人。

「出來,你們這些膽小鬼,有本事出來和大爺單打獨鬥,不要耍這麼卑鄙的手段啊!!!」

看到自己的手下一個個的倒在了血薄之中,零頭的魔族之人頓時顯得十分的憤怒,頓時大叫起來。

「哈哈哈,單打獨鬥,就憑你!!!」

聽到這個魔族之人的叫聲,那道冷冷的聲音立即響起。想到自己堂堂一個魔族的高手,竟然沒有看到自己的敵人長得什麼模樣,自己的手下就損失過半了。

「啊!!!混蛋!!!」

頓時,只感覺到魔族的領頭人的身上,一陣強大的氣息陡然增加,向著房間之內一陣亂打。這些個木頭構建的客房,在強大的能量的轟擊之下,瞬間變成了粉碎,頓時只看見整座客棧搖搖欲墜的樣子。

「走!!!」

莫痴看到客棧就要坍塌了,頓時大喝一聲,便帶著布魯茜、王煌,還有霸天、徐峰、李光武幾人率先從二層的樓上跳到了大院之中。

「哈哈哈,看你們這回往哪裡跑,給我上,殺了他們!」

在魔族領頭人的一聲令下,剩下的十幾個魔族的人,快速的將莫痴六人團團圍住,便快速出擊,全力的向著莫痴等人發起了強大的攻擊。

「那個領頭的是里和我的差不多,其他的人的實力只有幾人達到了宗級,交給你們了,我來對付領頭的那個。」

莫痴看著這些魔族之人,立即將各自的任務分了下來。頓時只見得布魯茜等人快速的閃開,與這些人展開了近距離的廝殺。魔族之人現在的優勢是人數眾多,在實力之上大家相差不大。確切的說來,莫痴這邊的人的實力,要稍微的牆上一些。戰鬥剛剛開始,就聽見魔族之人中陣陣的叫聲傳來,一個個可伶的孩子,就這樣不甘心的離開了這個美麗的花花世界了。

「天魔功,去!!!」

魔族的領頭人,此時被莫痴糾纏住,看到自己一方的人在迅速的減少,頓時大怒,直接全力出擊,想要將眼前的這個人擊退,好去幫助自己的人。可是,他沒有想到的是,莫痴的功力居然不在自己之下,頓時心中十分的震驚。

幹事偶到了敵人的招數凌厲,招招要人性命。莫痴不敢大意,快速的發揮自己的力量,護住了自己的身體,然後出掌抵禦對方的攻擊。

「斗轉星移,給老子破!!!」

「砰砰砰」

當莫痴的真氣能量與敵人的力量碰撞在一起的那一瞬間,頓時傳來一聲劇烈的爆炸聲響。就在那一刻,兩人的身影快速的向後震飛而去。頓時爆炸的氣流四溢,在客棧的小院的空間裡面,根本就無法容納這麼多龐大的能量。在能量過去,無論是什麼東些,瞬間就變成了灰燼。此刻,這裡變成了一片廢墟。

魔族之人頓時遭受到了如此龐大的氣流的衝擊,頓時受到了不小的影響,都被強大的氣息震得吐血。當然,正在激戰中的布魯茜等人,也好過不到哪裡去。

尤其是徐峰、李光武和霸天三人,更是顯得十分的狼狽。而魔族的領頭之人和莫痴,吃屎十分的驚訝對方的強大,嘴角也流出了血液。此時向著周圍看去,只見得地上全是魔族之人的屍體,很多屍體之上都在七竅流血,慘不忍睹。

看到這樣的畫面,魔族的老大的臉色,頓時變得難看起來。此時,幾十個魔族之人,能夠站起來的人已經沒有幾個了。一瞬間,莫痴這方的實力佔到了絕對的優勢。莫痴冷冷的看著自己的對手道:「怎麼樣啊!我二哥送給你們的這份大禮喜不喜歡啊?」

「啊!!!你們都給老子去死吧!竟敢殺了我魔族這麼多的弟子,死吧!!!」

聽到莫痴的話,魔族的帶頭人頓時神經一下子崩潰了,頓時向著莫痴瘋狂地殺過來。

「布魯茜,那幾個人你們應該沒有問題吧?一個不留,全部給我殺了!」

「好,莫痴,你小心點兒,你的對手有些麻煩!」

「好,沒事兒!」

莫痴說著,快速的與魔族的頭兒激烈的戰鬥在了一起。頓時一陣身影交錯,好不激烈啊!

「你們魔族的人都快要死光光了,沒有想到你還看得下去啊?」

「你就是莫天是吧?我們是不計代價要你的性命,只要能夠殺了你,能夠得到你身上的那兩件寶貝,就算死一些人那又何妨啊?」

在客棧的不遠處的房屋之上,莫天的聲音頓時在也之中響起。頓時,也聽得另外的一個冷冷的聲音回道。聽到那人的語氣,根本就不在乎自己族人的死活,這倒是讓莫天十分的無語。

「難怪你們被稱為魔族,連自己人的死活都不顧,真是連畜生都不如啊!」

頓時,莫天的聲音極度的諷刺,惹得那人大陸道:「小子,你少在這裡給老夫說風涼話,趕緊交出寶物,老夫給你留下一個全屍。」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超越武極》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超越武極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陳凜邑語氣淡淡。

「憑什麼?」安風鳳目帶了冷意:「違約金我付得起,你沒辦法強行讓我跟你繼續保持合作關係。」

「既然你攤開來說了,我也不跟你隱瞞,如你所見,我之前的身體狀況不是一般的糟糕,糟糕到已經學會給自己扎針輸液的程度。那些你看到的東西,都是之前買來供我使用的。」

陳凜邑說著這話,眼神里不見絲毫波動。

「本來我也習慣這種日子了,反正我也有錢,就這麼續命也不錯,可是這終究是違反生物本能的,越是這樣,我的身體越是虛弱,之後的壽命自然也不會長。可那天,我一個人瞞著高助理,從醫院出來,走在街上亂逛。

那時候正是晚上的飯店,霓虹閃爍,食物的味道到處飄散,就那麼走著,我聞到了銀杏的苦味兒。說來也怪,明明是吃不了東西的人,嗅覺味覺反而比很多人靈敏。隨後我看到了一條銀杏路,就是你們學校那條,我看見一條街的美食店,那些最青春健康的學生開心的聊天吃飯,然後,我看到了你。」

安風:「我知道自己長得很美很出眾,你一眼看到我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

「……」

陳凜邑維持很好的冷漠面孔出現了一絲破綻。

他保持語調,接著道:「那天那個黃燜雞店裡人很多,還在外面搭了桌子,而你剛好坐在外面,別人都是至少兩個人一起吃飯,只有你一個人占著一張桌子吃的起勁。」

安風點頭,一個人吃飯,那是她經常做的事情,沒錯。

「而你面前的食物,辣味隔著很遠都飄到了我的鼻子里,那一瞬間,看著你吃東西的樣子,我居然……有了一種想要進食的感覺。」

安風:「剩下的我就都知道了。」

陳凜邑:「嗯,然後我就花五塊錢買了你的所有消息去找你。」

安風:「……」

她覺得『特別貴』水壺在呼喚她的手。

陳凜邑:「之前我確實如同你說的那樣,但是這幾天,我似乎慢慢體會到了一日三餐的樂趣,也不像是之前那樣當做任務去完成,所以我希望我們能繼續合作關係,這樣我的心理也會慢慢改變。」

安風:「打感情牌?可惜我就是個鐵石心腸的人,我不會同情你,更不想要幫助你。」

陳凜邑早已料到,也不多做勸說,只是淡淡開口。

「安風,原名安平,蜀川道州市人,從小跟在外公外婆身邊於鄉鎮農村讀完小學,小學二年級時候父母離異,現母親在藍白國定居,身價上億,繼父為藍白國前十財團掌握人,還有一個比你大三歲的無血緣關係名義上的哥哥。

父親,因為婚內出軌凈身出戶,是個普通務工人員,繼母無業,家中有一個十二歲同父異母的弟弟,還有一個繼母帶來與你同歲小一個月的妹妹。

你作為當時父母唯一的子女,被判給了父親,而你父親凈身出戶,周圍人都以為你家境貧寒,都不知道你的母親時常單獨給你巨額的生活費。

從小成績優異,道州市中考狀元,免費在道州市一中學習,學校每個月補助生活費,後為道州市高考理科狀元,蜀川省前十。道州市一中給了你大筆的獎金,你也被錄入T大材料學院材料系高分子材料專業。

也就是說,從十五歲開始未用過你父親的一分錢,都是自食其力。」

安風面無波瀾。

這些東西,就算揭露,也勾不起她一絲情緒。

陳凜邑說著,眼中倒是有了絲讚歎。

「極具商業頭腦,利用母親和從小存的獎金投資理財,現今資產超過百萬,而據我得到的消息,文點男生向大火熱門,已經賣了影視,改編漫畫遊戲的《風火》小說,作者就是你,這樣算來,才二十歲的你,已經是個能拿出千萬資金的……小富婆。」

安風盯著陳凜邑,卻見陳凜邑不在意的輕笑。

「可惜,這只是我掌握資產的零頭。」

安風點頭。

「嗯,我知道你是小說原型里的標配總裁,但錢到了一定程度,就只是一個數字,我現在掌握的錢,已經能滿足我所需要的,所以,這之外的錢財,根本誘惑不到我,無欲則剛,你錢多,對我,沒區別。」

「無欲則剛,這句話很正確。」說著,陳凜邑的嘴角微微勾起:「你的慾望是明擺著的,我之前所說的那些大廚影響不了你,那王小二麻辣燙,也影響不了你?」

說完,陳凜邑滿意的看著安風本無波瀾的神色化為翻湧的震驚。

「怎麼樣,現在你還是那個鐵石心腸的人嗎?」

陳凜邑的聲音在她耳邊,而她的神思卻陷入了王小二麻辣燙這六個字內。

王小二,人人都要學習王小二,要做革命小烈士。

年幼的安風,那時候還不叫安風,她叫安平。

這是隔壁開藥店的表叔給取的名字,他說她性格過火,需要多平靜,安平的媽媽也覺得這個名字好,她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夠安貧樂道,平平安安,這是一個母親想要看到的最大的幸福。

可安平知道,自己的性格其實是隨了自己的母親,她的母親也一樣是個過火的性格。

要強,眼裡揉不得沙子,她媽媽是家裡的老大,典型的女強人。

可她的媽媽沒有人給取一個消火的名字,她的媽媽就叫王火,人們曾經因為這個名字,在她媽媽生氣的時候笑稱為,大王發火。

安平聽自己的外婆說,王火腦瓜子很聰明,成績在學校從來都是第一,可是,改革的春風吹進來,吹開了沿海地區的門,將消息吹到了閉塞的中部。

她的媽媽聽說外面一天掙得錢相當於這裡工人一個月工資后,不聽任何人的勸阻,堅定的退學,只拿了幾十塊錢,就坐上了通往東岸沿海的綠皮火車。

外婆說起這件事情的時候忍不住嘆息。

在外婆的那個時代,讀書是一件奢侈的事情,尤其是對於女孩子來說,特別是家裡有很多孩子而身為中間的那一個女孩子來說。

安平的外婆是文盲,一個連自己名字都不會寫的老人。

可是安平知道,她的姨婆,也就是外婆的姐姐和妹妹都不是文盲,她們都上過小學,可獨獨外婆沒有上,而外婆幾乎所有的姊妹都說過,她的外婆是個勤快的孩子,家裡什麼事情都會做,年紀雖小,做的卻比姐姐哥哥都好。

所以家裡大人捨不得,就沒讓她去讀小學,省一份兒錢,還能多個勞動力。

安平小時候,外婆不止一次說過,她要是能有讀書的機會,之後哪裡還是安平的外公能娶得上的。

而對於自己大女兒的這種決定,安平的外婆很是無奈,遺憾的嘆了許久的氣。

但在女兒離開的那一天,安平的外婆還是偷偷塞給了女兒許多皺巴巴的零錢,不住的叮囑王火在外要好生照顧自己,在目送女兒坐著拖拉機離開后偷偷抹著眼淚。 第247章族老天魔老人

「呵呵,這樣的話我聽得多了,看你倒是魔族中地位不低的人,可否將你的大名告知在下啊?」

莫天只感覺到,魔族的告訴沒有出現幾個,頓時心中一陣疑惑。莫天一邊尾隨魔族的人潛伏到這裡,就看見他們開始向著紅雲客棧發起了攻擊。本打算前去幫助莫痴等人殺敵的,但是就在自己將要動身的那一瞬間,莫天頓時感覺到了不遠處有一股強大的氣息慢慢地靠近,頓時將自己的氣息收攏,躲在了屋頂之上悄悄地觀察了起來。

不不久之後,莫天只看見紅雲客棧瞬間倒塌了,本來還擔心莫痴他們現在有危險,但是就在客棧坍塌的那一瞬間,便看見六條熟悉的身影從窗戶之上跳下,落在了客棧的小院之內。看到莫痴等人沒有危險,就開始打量起不遠處的哪裡,一直在琢磨,到底會是一個神秘樣的高手呢?

「小子,我叫天魔老人,是魔族的族老,你能夠死在我的手中,也算是你的榮幸了!」

聽到天魔老人的話,莫天頓時哈哈大笑道:「哈哈哈,這樣的話,我莫天聽了不止一次兩次了,想要我莫天的性命和寶貝,那就看你有沒有這個能耐了?」

莫天說著,便對著對面的房屋盯上發起了一擊。就在莫天出招之際,頓時只看見對面的房屋之上,一個渾身透露出邪惡的氣息的老者騰身而起,閃現在了莫天的面前。

「嘶!!!這個天魔老人的實力與太上長老的相差不大,看來遇到對手了???」

天魔老人的出現,他的實力頓時讓莫天吃驚不已。很明顯,天魔老人的實力,竟然是聖級實力。感覺到了天魔老人是一個難纏的對手,莫天頓時倒吸了一口涼氣,直勾勾的看著眼前這個瘦骨如柴的老者。

「哈哈哈,我還以為天魔老人是一個威風凜凜的男人呢?原來是一個怪模怪樣的老頭啊?」

莫天在古書上看到,魔族之人手中有著一部功法,叫住《天魔功》,是一部十分邪惡的修鍊功法。凡是修鍊了此功法的人,一定會變得跟鬼一樣,瘦骨如柴,怪模怪樣的,十分的難看。現在有幸一見,不由得不讓莫天吃驚。

不過對於天魔功的厲害,莫天也知道十分的強悍,只是沒有領會過,現在到時想試一試。莫天知道,以自己現在的實力,再加上黃金戰戟的話,就算是不能戰勝天魔老人,但是保命應該是不成問題的,頓時出言激怒天魔老人道。、

「小子,想要激怒我嗎?收起你的那一點兒小小的心思吧!我天魔老人哪裡會不知道你的如意算盤啊?」

莫天的心思,現在頓時展現在了天魔老人的面前,但是臉上倒是絲毫的不擔心。莫天暗自將真氣能量快速的運輸到了拳頭之上,正當天魔老人沉浸在誇誇奇談之中的時候,一拳向著天魔老人攻擊而去。

「哼,就憑你尊級巔峰的實力,也敢與老夫戰鬥,真是不知死活!!!」

聖級強者真的不愧是聖級強者,在莫天全力出擊的時候,只見了眼中頓時閃現了一絲戲謔的光芒,乾枯的手掌一揮,頓時空氣中的氣流隨之而動,輕易的將莫天的攻擊化解了。

「這!!!」

對於眼前的這一幕,莫天驚訝無比,頓時只感覺渾身一顫,快速的向後退去。

「好厲害的天魔功啊!!!」

看到莫天眼裡的吃驚的表情,天魔老人甚是得意,頓時喋喋的大笑道:「小子,現在知道什麼叫住自不量力了吧?」

「呵呵,天魔老人是吧?你恐怕是高興得太早了吧?」

莫天的話,頓時讓天魔老人一愣,頓時有些疑惑的插著莫天的這邊看來。頓時,只感覺到莫天的氣息陡然增加。看到莫天的氣息,直接達到了尊級巔峰,只差一點兒就擁有聖級強者的氣息一樣強大了,頓時眼裡顯得十分的驚訝。

「哼,就算你的氣息大增,尊級實力還是尊級實力。」

天魔老人雖然震驚,但是心中還是那般的傲氣,認為自己的實力對於莫天這個小娃娃來說,那是不可震撼的。頓時冷冷的說道,一個閃身來到了莫天的面前。在這一瞬間,莫天感覺到了天魔老人的掌力之上,恐怖的氣息向著自己逼近。頓時眼裡一凝,大聲喝道:「狂拳第九式!雷電之力!!!」

莫天在這兇險無比之時,連連出招抵抗。但是,莫天頓時只感覺到自己的力量,根本沒有取到多大的攻擊作用,幾乎都在與天魔老人巔峰力量快速的消耗掉了。

不過莫天的雷電之力還是十分的恐怖的,天魔老人此時身體與之接觸了一下,雖說沒有收到實質性的傷害,但是還是感覺到身體一震麻木。只是這正感覺還沒有堅持到一分鐘之久,這種感覺就消失得無影無中了。

「哼,雕蟲小技,也敢在老夫面前顯擺!!!」

「砰砰砰」

頓時,莫天的胸部裸露在天魔老人的眼裡,實實在在的挨上了天魔老人的一掌。不過還好的是,莫天連續出擊兩招,倒是抵消去了他的不少的力量。頓時只看見莫天的身體被震得快速的飛出去。在這一瞬間,莫天只感覺到體內一陣翻滾,猶如萬箭穿心一般的鑽心的疼痛傳遍了全身。在自己的嘴角之上,還不停的流出大量的鮮血。

莫天的身體倒飛了好幾丈之遙,才穩定了下來。莫天似乎有些驚恐的看著遠處的天魔老人,慢慢地抬起右手拭擦了一下嘴角的血液。

「媽的,這個老傢伙似乎比太上長老還要厲害,老子真的不是他的對手啊!看來還得仰仗黃金戰戟了!」

莫天十分吃驚,這個魔族的族老,居然這麼厲害,自己根本不是他的對手,就連一招都敵不過,頓時心中十分的惱火。莫天查看了自己的胸前,感覺到傷勢十分的嚴重,但是咬牙堅持了一下,立即精神召喚了一下黃金戰戟。

「咦,終於要使用哪個東西了嗎?」

頓時看見莫天的身上一陣金光燦燦,天魔老人的眼睛頓時眯成了一條線。雖然聽說過莫天的手中有一柄強大的武器,聽得旁人吹得十分的了得,自己倒是十分的想見見這是一件什麼樣的寶貝,到底有多厲害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