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浠聽到沈天衣的回答,龍眸之中,微微閃過一抹失望,隨即苦笑道:「我就知道你不會這樣就輕易離開的。也罷,我不會勉強你的。不過,我們既然已經來了北海,若是發現了傳送陣的蹤跡,我們去看看也是無妨的。如今萬年過去,那傳送陣能否再用,還是一個問題呢。」

Home - 未分類 - 烏浠聽到沈天衣的回答,龍眸之中,微微閃過一抹失望,隨即苦笑道:「我就知道你不會這樣就輕易離開的。也罷,我不會勉強你的。不過,我們既然已經來了北海,若是發現了傳送陣的蹤跡,我們去看看也是無妨的。如今萬年過去,那傳送陣能否再用,還是一個問題呢。」

「好,這個我可以答應你。若是感應到了傳送陣的存在,我們便去看看。但眼下時間緊迫,我也不能花時間去刻意找尋傳送陣。不過你放心,等華夏的事情一了,我定然會帶你前往靈界的。」沈天衣鄭重的說道。

「我不信你就不會一直跟著你了。」烏浠笑了一聲,隨著虛幻的龍尾在巨龜的龜殼上拍了拍,道:「大傢伙,你回海里去吧。他日我真身若是能夠得以復活,且還能回來的話,我定然送你一場機緣,讓你跨越凡獸,晉陞成靈獸之軀!」

說罷,烏浠便是再度化為一道血紅光影,對著沈天衣的眉心爆射而去。

微信關注”和閱讀”,發送「免費」即享本書當日免費看 隨著烏浠回到沈天衣的識海之中,那巨大海龜也是沉入了海中。雖然這般巨大的海龜極其稀少,但沈天衣也沒有將之留下的意思。一來是他對這樣的普通海族已經沒了什麼興趣,二來這大海龜說起來對他還有指路之恩呢!

知道了這裡是北海附近,沈天衣自然不在多擔心了,按照烏浠的指示,只要貫穿了北海,就能見到了陸地了。即便那陸地之上不是人類的聚居地,至少也能讓眾人停下休整一番。要知道,沈天衣從裂天石碑起飛的那一刻,就沒有停止吸收過靈石,否則即便以他吞靈境後期大巔峰的實力,也耗不住連續飛行七日時間啊!

北海的海域面積,似乎有些超乎意料的廣闊,又是飛了三日時間,還沒有抵達到北海的中央海域,唯一值得可喜的是,胡偉第一個又做出了突破,肉身實力提升到了歸靈境後期之境,這便是元神境界高強的好處。若非是他的元神境界突破暴漲,以胡偉的資質想要從歸靈境中期提升到歸靈境後期,最少也得半年時間!眼下,卻僅僅只用了十天!

又複數日過去,燕長風也是得以突破,進入了歸靈境後期的境界!而姚秋洪的氣息有些浮動,顯然也已經到了快要突破的邊緣!

至於風夜雨,氣息只是稍微強橫了一些,但距離吞靈境初期巔峰還有不少的距離。從吞靈境初期到吞靈境初期巔峰所需要積累的靈力值幾乎已經是整個歸靈境大境界的全部靈力值了,所以即便是一個階段的提升,也並不是想象中的那麼容易!

絕色總裁的超級高手 「嗯?」

這一日,盤膝坐在裂天石碑上吸收靈石當中靈氣的沈天衣,忽然雙眸一睜,臉上露出了一抹詫異。

「是大陣的氣息!」烏浠這時候也是忍不住驚喜的叫道。

「是大陣的氣息不錯,可惜,這個大陣的殘餘能量已經不多了。」歐辛子也是開口道。

「既然感應到了大陣的存在,我們便下去看個究竟,也好為未來進行傳送做個識路準備。」沈天衣淡然一笑,對著已經元神恢復開始修鍊的張衡悄然傳音道:「大師兄,此地海底有大陣氣息,我下去瞧看一番,你們在上面等我。」

「大陣?」張衡眼神當中掠過一抹疑惑之色,似乎也想感應一番,卻是並未感應到,想來是他的元神境界太低不夠觸及那大陣的所在,所以才無法感應。

「是的,這裡是北海中央海域,下方的大陣極有可能就是當年修仙界整體遷徙之用的空間傳送陣,所以我打算下去瞧看一下。」沈天衣並未隱瞞的傳音道。兩人之間的交流都是通過傳音來的,以免驚擾正在修鍊的其他人。

「這裡竟然是北海中央海域!」張衡明顯也是被這敏感的地理位置震驚了一把,眼瞳之中閃爍著一絲興奮的神芒,對著沈天衣傳音道:「師弟,既然你能感應到大陣的位置,那便去瞧看一下。當年我和師父其實來過這裡一趟,只不過當年師父也沒能找到大陣所在的位置。既然你有感應,那就去看看大陣是否還能在用吧。不過,一切記得小心!」

沈天衣倒也沒想到當年師父和大師兄還來過這裡找尋北海傳送陣,但此刻也是沒多想,應了一聲后,就是利用玄龍之力護身,跳入了下方海水之中。

看到沈天衣的身影消失在海水之中,張衡也是喃喃的輕聲道:「師弟的元神感知力難道已經達到凝丹假境的境界了嗎?否則的話,當年師父也是吞靈後期大巔峰的元神境界,怎麼會在北海中央海域轉悠幾月也未曾感應到大陣的氣息呢?」

「唉,可惜了,若是師弟肯衝擊凝丹境的話,我方定然可以多出一位凝丹境的高手了吧。不過,師弟也有他的打算,這事兒也強求不得。畢竟,高等金丹也意味著日後的修鍊速度快慢,為了應付魔劫而讓師弟匆促結丹,倒也是我的想法太過自私了些。現在只希望師父能夠凝丹成功啊,否則的話,那風童當真是不好對付啊……」

……

華夏,華瑞市。

罪城已然重新落入歸來之後的風童手裡,此刻,風童正在一張豪華大圓床之上,和一名抓捕而來的年輕美女赤身大戰著,那年輕美女從起初的反抗,到最後也只能無力的靜躺流淚,默默承受著風童一次又一次的猛力衝擊!

啊!

猛然,風童精關一開,一股灼熱的熱流急速噴發而出,令得那年輕美女渾身一陣劇烈的抽搐,口中也是忍不住發出一聲舒暢的叫吼來。雖然她明知道自己在被眼前這個可惡的壞人凌辱,可是那種極致的快.感,的確令她的身體舒服到了極致。這種強烈的快.感,讓她的心靈幾次想要墮落開去……

「嘿嘿,處.女的味道果然好極了啊!雖然採取的純陰之氣不如和毒女雙修得來的毒靈力多,但卻勝在極為精純。若是我能再吸取百名處.子元陰,踏入凝丹境初期巔峰也是毫無問題了!」風童看著那躺在床上身體微微抽搐的美麗女人,嘴巴輕砸的笑眯眯說道。

砰!

正當風童笑聲一落的時候,那原本緊閉的房門,卻是被人一掌震開。隨即,一道美麗的嬌影,也是含笑走了進來。

「毒女,你怎麼來了?莫非,你又想來跟本魔君大戰幾個時辰?」風童笑眯眯的看著來人,眼神當中閃爍著一抹又愛又怕的隱晦神色。和毒女這個極品雙修鼎爐一起合歡,雖然每次都能讓他的毒靈力獲得不小的增長,可是他每一次也得非常的小心,因為一旦他不注意,就會被那名器之穴帶來的強大快.感而刺激的一瀉千里!

雙修合歡,誰能堅持到最後,誰的受益就是最大,若是風童當先把守不住精關,也會被毒女給反採補了去。而且,那名器之穴的吞靈能力極為的可怕,不僅連陰陽交匯產生的能量都能吞噬吸收,甚至在他精關失守的那一刻,連他的血氣和精氣都會被毒女掠奪不少!

這些日子以來,風童和毒女在天魔窟秘地之中,合歡了無數次,其中他便失守了五次,而這五次,卻讓他體內的精氣流逝了將近十分之一!若非因為這五次的失利,只怕風童此刻的修為已經越步上了凝丹境初期大巔峰!而今,他採補處.子之身獲得純陰之氣,更多的也是為了想要儘快恢復體內損失的精氣!

ps:大年初一,秀才給支持邪醫的兄弟姐妹們拜年了!哈哈,恭喜發財,紅包拿來!快點給你們的小侄女發紅包吧!嘿嘿……

微信關注”和閱讀”,發送「免費」即享本書當日免費看 因為有了失去精氣的代價,讓風童在和毒女行事合歡的時候,也是變得更加小心了去,這讓他每次身體承受快.感的時候,心裡又不得不提心弔膽的注意剋制自己,讓他無法真正享受到那種合歡之樂!

試問,一個一心注意自己啥時候會射,硬忍不射的男人,豈能真正感覺到那種為所欲為的極樂之感呢?而且,隨著毒女在雙修之中,實力不斷提升,在魔窟當中,毒女更是也遇到了屬於她的機遇,讓她的實力一下子又復得到暴增!這實力的提升,直接也使得毒女的承受力變得更強起來,風童想要儘快征服毒女,已經不太可能了。所以每一次的交合之後,他即便佔據了更多的雙修增益,但也累的跟死狗一樣了。

不過,雖然風童對毒女的身體已經不像之前那般的留戀,但卻那極品之穴的快.感,卻又是他從別的女人身體上無法得到的,更何況,和毒女合歡,他的實力也可以得到突飛猛進。這讓風童對毒女有些忌憚之餘,卻又不忍毀了這個女人。畢竟,這個毒女,可是他一手造就出來的高手,又是他的極品雙修鼎爐!

不過,風童也不是一個笨蛋,他已經打算好了,一旦毒女的實力接近於他,即便再不舍,他也要幹掉毒女,否則的話,一旦兩人實力相近,在雙修之中,一個大意說不定他的精氣就會被那女人的名器之穴吸得乾乾淨淨,那樣他一代魔君可就死的太冤枉了!

這種事,風童也絕對不允許發生。

不過,現在的風童倒也不擔心這一點,因為毒女的實力雖然提升很快,但如今也不過是歸靈境中期而已,跟他相比,還是弱爆了去。以風童的猜測,在自己達到神動境之前,這個女人還是對他構不成威脅的。這才放心的讓毒女一直留在他身邊,讓他時常採補,提升修為。

此刻,見到毒女突然闖了進來,風童也是絲毫不以為意。若他是君,毒女的身份就相當於後了。為了能夠從毒女身上採補到更多的陰元,風童也不介意讓這個女人多擁有一點權力。而且,這個女人在床上的技巧,也讓風童很是滿意。

「魔君大人如今只喜歡這些處.子之身,哪裡還會想著人家呢?」鐵千雪妖嬈的一笑,輕扭著腰肢就是在床沿邊上坐下來,輕笑著瞥了一眼床上無力呻吟的美麗女子,淡笑道:「這位小妹妹,你是不是覺得很委屈很難過?」

那美麗的年輕女子,雖然是第一次見到鐵千雪,但自然也看得出來這兩人乃是蛇鼠一窩,根本不願搭理鐵千雪,顫抖著濕潤的睫毛就是閉起眼睛來,唯有一行貝齒輕咬著紅唇,默默忍受著內心的屈辱。

「唉,姐姐我可是真心問詢你的,若是你真的覺得委屈和難過,相信我開口,魔君大人一定會放過你的。只可惜啊,你不珍惜,但姐姐我心地善良,不忍看到你如此委屈難過的樣子,還是讓姐姐我幫你解脫吧!」鐵千雪頗為憐憫模樣的嘆息一聲,那風童卻是臉色一變,可是他來不及阻止,鐵千雪已經彈指一射,頓時一抹墨綠光彩飛射而出,正中在年輕美麗女子的心口!

噗!

墨綠光彩激射之中,輕易的就是穿透進了美麗女子的肌膚,進入了女子的心臟之中,那女子一聲悶哼都沒有發出來,只是渾身一陣抽搐,就是周身開始泛著青色起來,而那青色越來越是濃郁,最後化為深深的墨綠色澤!

「毒女,你為什麼殺了她?她至少還能被我採補一次的。」風童不悅的冷哼一聲道。雖然鐵千雪不出手,這個女人多半也會在第二次的時候被他的毒體浸染而死,可至少還能再干一次啊!

鐵千雪嬌媚白了一眼風童,雙手輕摟著風童的脖子媚聲笑道:「魔君大人,你寵幸於她,還不是想要採補她的純陰之氣嘛,人家也不怪你沾染別的女人,你還來說人家,真是讓人家好生心酸。而且,人家哪有那麼狠心,她還有一口氣吊著沒死呢!」

「再說了,這個女人的純陰之氣已經被魔君大人你採補過了,已無大用,難道她的身體,還能有人家的身體更令魔君你著迷嗎?只要魔君大人想要了,人家可是隨時洗乾淨了身子等著魔君大人您來採摘呢!至於這個女人的身體,魔君大人你就讓人家養養毒嘛,而且,被人家養毒過的身體,可是對魔君大人您的魔蛆也有極大的好處呢,這可是一舉多得的好事,魔君大人,你說對嗎?」鐵千雪柔聲說著,雙手已經捏上了風童的巨大,讓風童心中的怒意漸逝,眼神取而代之的則是無盡的yin意,心中暗道:「我要乾死這個放蕩的女人!乾死她!」而且,風童心中也明白,鐵千雪有點說的不錯。

這一次,他找到了記憶傳承當中的魔窟所在,成功的找到魔器,只不過,卻是沒有發現記憶傳承當中的自我封印的巨魔,而那巨魔,原本是給他灌輸傳承者的師弟,萬年前乃是靈嬰境的實力,雖然萬年自我封印,靈力流逝可能會導致那巨魔實力下降不少,但放在如今,也絕對還是一個極強的絕頂強者。

可是,本該存在的巨魔卻是並未存在,而且,魔窟之中,似乎還發生過劇烈的打鬥,還有崩毀的滔天魔氣殘留,這讓風童當時也是駭然不已,心中暗自覺得不妙,按照當時他所見到的情形判斷,他那所謂的便宜師叔可能已經被人幹掉了。

之後,風童在魔窟周邊抓了不少人,直接掠奪了那些人的記憶,這才知道大約在幾個月前,魔窟周邊曾經發生過劇烈的轟響,但具體發生了什麼大事,這些普通人並不知道。風童也知道想要從這些普通人的記憶找到準確信息是不可能的。他只需要確定這裡是不是發生過大戰就行了。而搜魂的結果,證明了他的猜測,他的便宜師叔多半被人幹掉了。

於是,風童就帶著鐵千雪在魔窟周邊蹲點了數日,發現沒有異常之後,這才進入了魔窟當中尋找魔器。經過一番搜索,不僅讓他找到了魔器,更是讓他在魔窟深處的一個隱秘之所,找到了他師叔鄭摩天的魔嬰!

魔嬰,就是指修魔之人凝聚的元嬰!是屬於修鍊者靈力、元神共融形成的一個新生體,也可以稱之為修鍊者的第二分身!

原本風童看到他師叔的魔嬰,也是嚇了一大跳,魔嬰獨立而出,說明他師叔的肉身已經被毀了,他生怕他的師叔會奪取他的肉身,可是當他發現鄭摩天的魔嬰已經虛弱無比,氣若遊絲的時候,他卻是狂喜起來!直接二話不說,將鄭摩天的魔嬰抓捕而來,拍散了鄭摩天的最後一點神念,將鄭摩天的魔嬰之力吞噬吸收了去!

不論是魔嬰還是靈嬰,都是最精純的能量和元神融合形成的,對於修鍊者而言,可謂是大補之物,吞噬而下,都可以直接增進修為!雖然鄭摩天的魔嬰已經虛弱至極,但能量還殘餘了不少,讓風童吞噬之後,直接破入了凝丹境!而在風童煉化鄭摩天魔嬰的這段時間裡,鐵千雪也沒有閑著,在魔窟當中大肆吸收著瀰漫著的魔氣,這裡的魔氣似乎被人封印在了魔窟之中,並未散逸出去,倒是正好保持的極為濃郁,讓鐵千雪在這般環境之下修鍊,修為蹭蹭的漲,不到十天時間,就是修鍊到先天後期大巔峰的程度,最後,她無法突破進入歸靈境,索性就在魔窟當中閑逛,找尋可能會有的機遇,沒想到她這樣的舉動,真的讓她找到了屬於她的機遇,那就是得到了鄭摩天留下的傳承玉簡,讓她學會了其中的養毒之術!

所謂養毒之術,就是以體為母,以他人身體為爐,讓自己的毒力進入別人的身體,將別人身體當中的血肉、能量等等全部沾染成自己的毒力,讓自己的毒力在別人體內繁衍、擴散,等別人的身體當中的毒力擴散到全身之後,再進行精鍊、融合毒力,最後收回精鍊之後的毒力,從而達到提煉毒力且讓自己毒力變得毒性更強的目的!

這是一種極其殘忍和歹毒的方法,因為在養毒的過程之中,被作為毒爐之身的人,還不能真的死去,只能活活承受著身體的毒變之痛!

鐵千雪得到養毒之術,猶豫一番后,便是一咬牙,按照養毒之術上所說的方法,先在自己的丹田凝聚全身毒力,形成巨毒丹種!凝聚巨毒丹種,可以說,也是一個生不如死的過程,不僅需要抽調全身的毒力,還要反覆令自己的身體毒變九次,最後方才能夠凝聚出巨毒丹種!那九次身體毒變的痛苦,也是讓鐵千雪的心性變得更為殘忍起來,而她成功凝聚出巨毒丹種的那一刻,她也是順勢進入了歸靈境,更在隨後幾日修鍊之中,將實力一舉衝到了歸靈境中期!

微信關注”和閱讀”,發送「免費」即享本書當日免費看 如今,作用在那名美麗年輕女人身上的毒力,其實正是鐵千雪體內的巨毒丹種!這巨毒丹種想要壯大毒性,就要以別的生命體為爐為養料,最後蘊養在她自己的體內!可以說,修鍊巨毒丹種,本來就是一件極其邪惡的功法!

床榻之上,兩條光.溜的軀體緊緊的交纏在一起,男子附身在女子身上狠狠的衝刺著,爆出一陣陣宛如獸吼一般的叫喝,而女子則是發出一陣陣舒暢的yin聲尖叫,但若是仔細觀察,便可以瞧清那女子驚叫的口腔里,卻是微微隱忍著什麼……

「竟然還沒到巔峰嗎?這個女人,承受力越來越強了,嗎的!換做是普通女人,老子這麼賣力,只怕已經泄了十次不止了!」風童一邊怒吼緊挺腰桿,一邊心中暗自苦悶。他已經強忍精關許久了,可是卻一直不敢鬆懈啊,一旦鬆懈,合歡巔峰爆發出來的陰陽交合之能定然會被鐵千雪吞吸大半,而且,他還將失去自己的精氣!這精氣,也並非是鐵千雪刻意吞噬的,而是鐵千雪身體自發性的吞噬作用,否則的話,風童定然會對鐵千雪進行這方面的約束。但屬於身體自發性的舉動,他連苦都無處訴啊!誰讓他也想從鐵千雪身上得到莫大的好處呢?

每一次交合的時間越長,最終爆發開來的陰陽能量就越強!這也是風童和鐵千雪之間實力晉陞如此快速的一個重要原因,因為兩人都想要得到巨大的好處,所以都是刻意隱忍著,延長著時間……

「嗎的,老子就不信搞不定你一個女人!」風童眼眸當中綠意大盛,狂吼一聲,長槍爆挺而出,飛速聳動的頻率,終於讓鐵千雪啊的一聲,洪水一片泛濫!

「轟!」

隨著鐵千雪一泄,風童也是跟著射出了精華,陰陽兩道能量在兩人體內交接之處爆發開來,頓時形成一股頗為龐然的純粹能量,風童和鐵千雪二人皆是在滿足當中,貪婪的將這份能量瓜分吞噬去了,只不過,風童得其八,而鐵千雪只能得到其中之二的能量。這也是鐵千雪,若是換做別的女人,只怕一個交合下來,就會被毒性浸染至身,就算實力得到提升,也定然活不了十天。而如果風童再弄對方一次,就會更快的毒發身亡!

「魔君大人,您真是越來越厲害了。下次可不可以讓人家一次嘛,你看,人家的實力還怎麼低,以後怎麼幫你對付沈天衣那群人呢?人家可不想拖你的後腿啊,人家是真的很想能夠幫助魔君大人你呢!」雙方將能量瓜分之後,鐵千雪摟著風童的脖子,便是嬌媚的說道。

風童眯眼一笑,道:「對付沈天衣那伙人,本魔君一人就足夠了。毒女,你只要乖乖當本魔君的女人就好了。你放心,本魔君答應過你,一定會為你向沈天衣討回公道的。」他心中卻是暗道,想要本魔君讓你一次,嘿,如果只是能量被你多分一點,本魔君還不介意,可是讓你一次,就被你吞掉部分精氣,除非本魔君腦袋抽了,不然你別想了!

鐵千雪眼底掠過一抹寒光,不過,臉上還是附和著嬌媚的笑容道:「既然魔君大人有這樣的信心,那我就做魔君大人的小女人好了。不過,日後等魔君大人將那沈天衣擒下之後,可一定要交給我來處理。人家可是要用他的身體來養毒的。」

「哈哈,好的,沒問題。不過,眼下你還是收回這個女人身上的毒力吧。我的魔蛆們可是有點等不及了。」風童陰陰一笑,在鐵千雪挺翹的嬌臀上猛力一拍。

鐵千雪絲毫沒有不滿之色,嬌媚一笑,一根手指就是戳在那已然氣絕的女子身體上,體內毒力一轉,便是將年輕女子體內的毒素全部抽掉了出來。而那年輕女子的身體原本已經變得烏黑無比,但卻在鐵千雪抽調毒力之下,身子緩緩的又復白皙起來,而那種白皙,則是毫無血色的慘白。

「雖然這具屍體當中已經沒了精血,但毒化之後的肉體,卻也殘餘了不少毒力,正好供魔君大人您的魔蛆享受。」鐵千雪嬌聲一笑,收回手指來,氣息隱隱又壯大了一分。而風童也是嘿笑一聲,意念一動,一道黑色魔蛆的身影從窗外飛射而來,直接沒入那女子的屍體當中……

這一次,風童回來,強大的不僅僅只是他個人,那些被他豢養的魔蛆在魔窟之中,同樣也是獲益匪淺,如今,這些魔蛆已經並不依賴於他身體的蘊養了。所以風童都是將這些魔蛆散布在周圍,亦可以當做監察之用。上一次風夜雨驟然襲來,就是魔蛆察覺了風夜雨體內沒有腦蠱的氣息,判定為敵人,所以才主動攻擊,將風夜雨暴露了出來!

……

華瑞大學上空,一張巨大的甲殼狀法寶停滯在上空,這甲殼狀的法寶,似是放大的圓盾,可是又並非是圓盾,在甲殼的四周邊緣部分,卻探出四條鋒銳的粗大齒刃,齒刃呈著墨黑之色,卻散發著凜冽的寒光!

甲殼法寶之上,有著兩道人影屹立其上,一道人影全身裹在黑袍之中,腦袋之上涌盪著一陣黑色霧氣,讓人看不清他的面容,而他的四肢也是裹在黑袍之內,未曾顯露出來,唯一可以看出來的就是,這是一個身材不高,但卻四肢粗壯的矮胖子般的人物……

矮胖子邊側,則是站立著一名身材高挑的美貌女子,只不過這女子面容之上清冷如霜,眼瞳當中掠閃冷冷寒意。

「小青,你說那小子和另外幾人就是進入了這裡的一個傳送陣,後來就消失了?」矮胖子低沉的問道,聲音當中有些慍怒的意味。

「鰲祖大人,正是如此。那日屬下眼見沈天衣等人就是進入了下方的樓舍里,啟動了一個傳送陣被傳送走了。屬下本想也跟著過去,可是怕陣法啟動的波動驚擾到沈天衣等人而被發現,所以就一直逗留在外面未曾進入其中。可是,就在幾日前,那傳送陣被另一名青年強者給毀了。」小青眼中冷意稍斂,對著矮胖子恭敬的說道。

微信關注”和閱讀”,發送「免費」即享本書當日免費看 「青年強者?」被黑霧籠罩的鰲祖眉頭一皺,隨即冷聲道:「那人是何來歷?」

「屬性不知。不過,那人雖然一直未曾釋放出氣息,但屬下卻能感應到,對方也是一名凝丹境的強者!」青紋碧靈蛇恭敬的說道。畢竟她當初也是一位凝丹境的強者,所以,即便風童當日未曾流露出任何氣息,可是她還是捕捉到了身為凝丹境強者隱晦流露出的丁點強大氣場。

「青年的凝丹境強者?」鰲祖低沉的重複了一句,聲音有些陰沉起來,喃喃自語道:「以地球界如今的條件,能夠造就一個能夠擁有龍魂之氣的那小子,已經是十分邪異的事情了。如今又出現了一個凝丹境的青年高手,莫非,那人也是靈界來人?」

「什麼?大人懷疑那人也是來自於靈界?」青紋碧靈蛇驚道。

「暫且還無法確定。待我見過他后,便能有所分曉了。哼,不過,就算他是靈界當中的人,也沒什麼,只要不是神動境的強者,本尊還不放在眼裡。」鰲祖冷笑道。

「那是自然。鰲祖大人的強者,又豈是那些人類可比的。」青紋碧靈蛇連忙說道。

「行了,你不必如此恭維我,人類之中,也不乏強大的存在,只不過,那卻是在靈界而已。如今的地球界,嘿,三個和我同境界的人,本尊也完全可以碾壓他們。」鰲祖淡淡一笑,隨即便道:「既然那人會對那小雜種出手,想必也是那小子的仇家。你且帶我去見他,若是他的實力尚可,嘿,本尊就收他做本尊的妖奴!若是他不答應,嘿,不管他是哪方勢力的人,本尊也要他有來無回!」

鰲祖冰冷的笑聲之中,透著一抹強大的殺意,這一次,他可是有目的的被送入地球界,雖然是被當做棄子一般的扔棄進來的,但只要他成功了,回去之後地位就會得到大大的提高,那時候,享受的修鍊資源也足以讓他變得更加強大!

從靈界跨越星際的被傳送而來,過程是十分危險的。一百個被傳送的人,只怕也未必能夠有一個能夠活下來!而且,從高級星界傳送到低級星界需要的消耗也是極其龐大的,所以,一般情況下,是不會有大勢力的人願意將自己一方的人送入低級星界的。一則是太過危險,二則是代價太大!

可是,幾十年前,因為一則消息被透露到一位妖尊耳中,最終讓這個妖尊咬牙大出血,耗費了不菲的材料,建造了十個星際傳送陣!將十名未曾化形的凝丹境妖獸傳送向了地球!哪怕只是為了那一絲希望,那位妖尊大人也願意一試!畢竟,那個消息是關於不滅元神第三殘篇可能流入了地球啊!只要能夠得到不滅元神的其中一個殘篇,他的實力也將會大大的提升!

只不過,在十位被傳送者當中,九名傳送者死在了空間亂流當中,唯有天魔玄龜甲殼硬厚,保住了一條小命。而天魔玄龜也知道自己會被傳送過來,說明他在妖界是沒有多大潛力,不被重視培養的存在。但如果他能夠為那位妖尊大人找到不滅元神的第三殘篇,他就會因此被那妖尊大人重用!

至於當中的赤狐等人能夠六人全部活著來到地球,當真是極大的幸運加身了!

如今,鰲祖得知一名強大存在乃是青年人,便是想到可能是靈界其他方勢力的人得知了不滅元神的消息,也派人過來搶奪第三殘篇了。所以,他對於那未曾謀面的年輕強者,自然也是抱有強烈的殺意!若是能夠收為妖奴,就會成為他的助力,不能收為妖奴,不管對方是不是靈界來人,他都會將之除卻!若是靈界來人,他就必定會除掉風童了。

青紋碧靈蛇自然不敢違背鰲祖的命令,當即就指引著鰲祖,來到了罪城上空。

「嗯?凝丹境初期,果然很年輕呢,看他的骨齡,竟然才二十六歲!而且,他竟然身居天魔毒體,莫非是陰毒魔淵的人?」來到罪城上空,鰲祖元神下探之後,頓時臉色微變,他震驚的不是風童的實力修為,而是那天魔毒體的體質!這等體質,即便在陰毒魔淵之中,也是被當做天才一類的弟子重點培養的存在!

「這等絕佳資質,若他真是屬於陰毒魔淵的人,陰毒魔淵又豈會捨得將這等天才送入星際傳送陣?」鰲祖心中又是疑惑一聲,有些不解。他是經過星際傳送陣的,自然知道星際傳送當中的危險極其的可怕,稍有不慎,就會隕落在途中!

青紋碧靈蛇站在鰲祖身後不敢多言,只是聽著鰲祖的嘀咕,心中也是頗為震撼,二十六歲的凝丹境?那等資質的確是很逆天了!同時,她又非常嫉妒人類的天賦,要知道,尋常妖獸能夠進階到凝丹境,至少也要數百年的時間才可能啊!而人類,卻天賦強大者,卻只需要短短十幾年的光陰!

「咦?他竟然發現本尊了?嘿,有趣!」鰲祖忽然驚疑一聲,臉上蕩漾著一抹冷笑之色,驀然就是黑袍一掀,露出一隻粗壯的手臂來,那手臂之上,竟然覆蓋著層層黑色的鱗片,著實嚇人的很!

可是,他的手臂嚇人,遠遠比不上他那手臂一揮,一拳轟砸而下的威力驚人!

轟!

隨著鰲祖驟然動手,一道巨大的黑色拳影就是猛衝而下,直接轟響了罪城!轟隆之上中,高樓崩塌,化為粉末,無數取樂在罪城之中的男男女女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就慘死在鰲祖的驟然一擊之下!

咻咻!

兩道人影驟然在煙霧之中暴沖而上,而直到此刻,罪城周邊的人類方才從短暫的驚愕之中,變得驚叫起來,連忙發瘋一般的向外逃去。他們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只知道罪城的突然間毀掉了,無數人死在裡面了!

「閣下究竟是何人,為何突然對本魔君出手!」風童帶著鐵千雪縱身掠上天空,和鰲祖相對百米,便是臉色陰沉的冷喝問道。他能感覺到對方的強大,所以一開始並未立即出手,雖然他的心在滴血啊!剛才那一擊,他至少有近百條進化到暗黑魔蛆階段的噬元魔蛆慘死掉了!好在他的魔蛆都沒有集中在一塊,否則,那損失只會更大!而且,他更能感覺到,剛才眼前之人出手,並非是刻意的針對他,否則他絕對不會如此輕易的就避免了對方的攻擊!

剛才那一擊,只是對方在給自己下馬威而已!風童很明白這一點!

「我是什麼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什麼人?」鰲祖淡淡的說道。

風童眼神一冷,隨即眼眸微眯道:「我是什麼人,閣下難道不知道嗎?若是閣下連我是什麼人都不清楚,又為何對我出手?」

「你的廢話很多!我再問你,你是什麼人,來自於何方勢力?倘若再說一些無關緊要的話,那就去死吧!」鰲祖冰冷的說道,渾身的氣勢也是瘋狂的爆騰而出,那強大的氣勢,讓百米之外的風童也是深感巨大的壓迫!讓他臉色節節大變!

「凝丹境後期大巔峰!」風童眼瞳漲縮的驚喝道。

「嘿!」鰲祖冷笑一聲,算是承認了。

風童深吸了一口氣,雖然他自認自己已經很強大了,可是在對方這樣的實力面前,他也知道自己再是強悍,也難以匹敵。就算死拼到底,最後能夠給予對方一些重創,但死的人還會是自己!凝丹境的等階差距,一階便是鴻溝之別!

而在風童身邊的鐵千雪,則是心中更加震撼,沒想到除了風童之外,竟然還有更加強大的存在!

「我名風童,無門無派!不知閣下找我有何事情?」風童低吸了一口氣,壓低姿態回道。這一次,他也不敢自稱本魔君了,畢竟形勢比人弱啊!

「無門無派?」鰲祖眼中精光一閃,眯眼道:「你說的可是真話?」

風童心中暗怒,老子說了真話你又不信,你他.媽.的到底想要怎樣啊!不過,這話他可不敢真的說出來,對方實力強大,能不為敵人,風童也不想招惹這等存在,只是心中暗自記恨著,只等有一天自己的實力也達到凝丹境後期,一定要好好的出這口惡氣!

「我之所言,句句屬實。」風童壓下心頭的怒意,回道。

「好。既然你無門無派,那麼你就來給本尊當妖奴吧!日後跟隨本尊馳騁天下,本尊也不會虧待了你!」鰲祖淡淡的笑道。

「什麼?!」風童聞言,頓時臉色大變!隨即那低調下去的眼眸之中,驟然火氣,驀然抬頭森然的看著鰲祖怒道:「你想讓我做你的妖奴?原來你是半化形妖獸!」

「怎麼,你不願意?」鰲祖冷笑道。

「哈哈哈哈!」風童驀然仰天狂笑,不屑的看著鰲祖冷然道:「想要讓本魔君做你的妖奴,你做夢!倒不如你來給本魔君做靈獸還差不多!」

風童簡直氣瘋了!自己堂堂一代魔君,即便眼下實力不如這個半化形的妖獸,他也不會自甘墮落的去給對方當妖奴!而且,對於對方如此直接的狂妄,也是深深的激怒了風童!

微信關注”和閱讀”,發送「免費」即享本書當日免費看 如果,對方只是有點強勢而已,為了不招惹這等強敵,風童還能壓下這口氣,暫時作一次隱忍!畢竟,他也不是一個愚昧之人。可是,眼下對方竟然想要他臣服,做對方的妖奴,這就讓風童的肺徹底的氣炸了!

很顯然,鰲祖的霸道無理的要求,已經觸怒了風童能夠容忍的底線了!所以,他也不在繼續裝孫子的隱忍下去,而是冷臉回駁起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