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啪,啪,啪。」粉衣女子他們的們字還沒等說完。臉上便狠狠的被沈凌兒打了幾個耳光,瞬間鮮血順著嘴角就流了出來。

Home - 未分類 - 「啪,啪,啪,啪。」粉衣女子他們的們字還沒等說完。臉上便狠狠的被沈凌兒打了幾個耳光,瞬間鮮血順著嘴角就流了出來。

「啊!」秦哥哥他們竟敢打我,你可要給我做主,粉衣女子捂著被打的臉頰對著藍衣男子說道。

被她這麼一喊,藍衣男子才回過神來。實在是剛才的一切發生的太快,他只覺得眼前白影一閃。接著就聽見打人耳光的聲音響起,再看的時候,一切都結束了。彷彿什麼都沒有發生一般。

他眉毛微微一皺看著天堂道:「這位公子,就算倩兒說話有些過了。可你們也不該出手打人吧。」

「打了又怎樣呢?」柒色聞言抬起頭說道。

藍衣男子聞言看去,卻在看見柒色絕色的容顏之時。想說的話就這麼的哽在哪裡忘記要說了。他發誓這是他這輩子見過的,最美的女人。怎麼會有女人生的如此的天香國色呢?

而剛才挨揍的粉衣女子,本來挨揍就不爽,這又看到柒色的絕色容貌,加上藍衣男子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柒色看,更是讓她心裡的火越燒越旺。

「你們知道本小姐是誰嗎?竟然敢出手打我,我是不會放過你們這些賤……。」

「啪,啪,啪,啪,啪,啪,啪!」又是一串清脆的巴掌聲,直接把粉衣女子沒說完的話給打沒了。粉衣女子只覺得眼前一片小星星,晃了幾下『噗通』一聲,昏倒在地。藍衣男子回神一看,粉衣女子被人生生的給打暈了。

「來人,還不把倩兒扶起來。」藍衣男子對著身後的人說道,立即從另一邊隊伍出來兩個丫鬟,把粉衣女子扶起來坐在一邊。

「你們?我們素不相識,不知幾位為何出手如此之重?」藍衣男子沉了沉臉色說。就算他覺得柒色長得極美,但是,事情畢竟不能這麼算了。不然他也沒法跟倩兒交代。

「你也說了,我們素不相識,那就管好你身邊人的嘴。什麼話能說,什麼話不能說都不知道嗎?既然有膽量說不該說的話,就要有能力承受後果不是嗎?」柒色輕輕一笑的說道。

敢罵他們是下人?說他們是賤人?沒直接殺了她,已經算是便宜她了。

「這?倩兒不過是年幼,說話有些過了而已。幾位何必計較?還把她打暈過去。」藍衣男子看了眼一邊正被丫鬟伺候的倩兒說道。

「年幼?你的意思是年幼就可以為所欲為了?我看她至少也20多歲了吧。那還叫年幼?」柒色嗤笑著說道。

「這,就算如此,不過是幾句話而已,難道幾位還容不得別人說不成?」

「沒錯。」

「你?你們……。」藍衣男子一時被柒色堵的無言以對。

這時昏過去的粉衣女子悠悠醒來,臉頰的火辣疼痛讓她氣的雙眼冒火。

「來人啊,給我殺了哪些賤人,我要他們全部都死。」粉衣女子大聲對著自己身後的護衛喊道。

『呼啦』一聲,一群護衛就把沈凌兒幾人圍在了中間。

柒色嘴角微微揚起,而沈凌兒則一直低頭,吃著手裡的烤肉,彷彿剛才發生的一切都沒看見一般。天堂和白浩也一樣只是忙著吃自己手裡的食物,根本無視周圍的一群人。

他們悠閑的態度,讓一邊的藍衣男子也有點不滿的皺起眉頭,他不明白這些人究竟憑藉什麼如此囂張。竟然無視這麼多圍著自己的人,還在那邊吃個沒完。雖然他們的烤肉的確是非常的香,不然他也不會過來想討買幾塊。

「都站著幹嘛,還不動手給我殺了這些賤……」

「啊~」

隨著粉衣女子一聲慘叫,一截舌頭飛上去轉了幾圈,又掉落在藍衣男子腳邊。i男子一看驚嚇的退後一步。不敢相信有人會在這麼多人的眼皮底下,就割了倩兒的舌頭,而且他們竟然一點都沒看清楚,這是何等的實力?

「啊,秦哥哥,起可可,我,我的和頭。嗚嗚。」粉[更多精彩小說請進入「點」]衣女子沒了舌頭含糊的哭喊著。

藍衣男子看著哭鬧著的倩兒,眉頭皺的更加深了。對著倩兒身邊的丫鬟道:「趕緊把你們小姐帶到一邊上藥去。還愣著做什麼。」

「哦,是,公子。」丫鬟連忙應道,扶起一直哭的粉衣女子到一邊去了。

藍衣男子轉身看著沈凌兒幾人問道:「如果幾位不能給我一個很好的解釋。那麼今日就休怪秦某得罪了。」

「解釋?你想要什麼解釋?」沈凌兒用方帕擦了擦嘴角,抬頭看向藍衣男子悠悠的問道。

藍衣男子在看到沈凌兒的時候,只覺得呼吸一滯,他本以為剛才的柒色已經是絕美之姿了。

可是眼前的女子青絲如墨,白衣勝雪,吹彈可破的肌膚,嘴角一抹淺淺的笑容掛起。她的眼睛明亮深邃,讓人看進去便無法自拔的深陷其中。她整個人宛如出水芙蓉,純潔美麗,卻又帶著幾分冰冷寒意,美艷的不可方物,氣質出塵脫俗,傾國傾城,如九天仙女下凡塵,風華絕代!是誰?她是誰?這是此時藍衣男子最想知道的事情。

「姑娘是?」

「在下秦林,敢問姑娘芳名。」秦林壓根忘記了,之前自己都說了什麼?不知覺中脫口而出。

「怎麼?不要我給你解釋了?」沈凌兒依舊含笑的問道。

「哎,剛才都是她咎由自取。姑娘又何須解釋呢。」秦林想了想道。跟眼前女子一比,江倩兒簡直就是一根草。

「呵呵,是嗎?既然如此,那你們都留下命吧。」沈凌兒淡淡的說道。

「什麼?」秦林有些反應不過來的道。

「我說你們都留下命吧。」沈凌兒好心的重複一次說。

「哦,可是,還不知道姑娘芳名呢?」秦林依舊反應遲鈍的追問道。

「我的名字可是一字千金哦。」沈凌兒笑笑說道。

「姑娘的意思是?」秦林有些不懂的問。

「想知道我的名字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你確定你有帶夠那麼多錢了嗎?我的名字真的很貴的。」沈凌兒說。

「哎,這?」秦林終於明白沈凌兒的意思了。可是,就因為明白了,他才很無語,他怎麼從來沒聽說問個名字還的給錢的?

「姑娘覺得多少錢才能告知芳名呢?」就算無語秦林還是忍不住想知道的問道。

「嗯……那就30億金幣吧。」沈凌兒慢悠悠的突出一句讓秦林吐血的話來。

「30億?」

「金幣?」秦林有些找不到語言的重複道。

「沒錯,怎麼了?沒有?」沈凌兒看著秦林驚訝的表情道。

「呵呵,姑娘,你是在開玩笑吧?」秦林乾笑幾聲看著沈凌兒問道。

「我從來都不和陌生人說笑的。」沈凌兒笑著說。

「哎,這也太貴了吧。」秦林有些無語道。

「貴嗎?你是覺得你們這些人的命不值30億?」沈凌兒挑眉問道。

「什麼?我們的命?」秦林有些不解的問道。

「沒錯哦,你該不會以為你身後的那個女人,罵了我們就掉個舌頭就完事了吧?」沈凌兒一副看白痴的眼神看著秦林說道。

「你?」

「我怎麼?」

「她現在已經如此了,難道還不夠嗎?」秦林終於有些生氣的問道。

「她這樣,你也說了是她咎由自取,難道這樣就想沒事了。很抱歉,對於辱罵了我們的人,這樣是遠遠不夠的。」沈凌兒依舊淡淡的說道。

「那麼,你想怎麼樣?」秦林看著眼前的沈凌兒幾人,有些感覺不妙的問道。

「怎麼樣?我不是說了嗎,要麼留下你們的命,要麼30億金幣。」沈凌兒平靜的道。

「你?你們別太過分!你們可知道她可是北越國的公主江倩兒,你們今日割了她的舌頭,就不怕北越國追究嗎?」秦林臉色難看的說道。

「怕又怎麼樣呢?難道我們害怕,她就不追究了嗎?既然敢割掉她的舌頭,我們自然是不怕了。 大佬你親媽又黑化了 這麼簡單的道理,你都不明白?真不知道北越國的第一家族秦家,是怎麼立足在北越國的。」沈凌兒撇了一眼秦林說道。

「你們究竟是什麼人?」秦林防備的看著沈凌兒等人,他沒想到沈凌兒竟然可以輕易說出自己的身份來。

「你現在不該問我們怎麼知道的,還是想想你們是想生想死吧。」沈凌兒說道。

「哼,要錢沒有,要命一條。」秦林不信他們真的敢殺了自己說道。

------題外話------

謝謝寶貝:暗夜未央1張月票

今天又是周一啦。哎。每個星期真的是,很希望有那麼1,2,3,4,5,6,7天不去上班。(*^__^*)…… 「嗯,不錯,有骨氣,只是,難道沒有人告訴你,比起骨氣命更重要嗎?」沈凌兒笑了笑說道。

「哼,你既然知道我的身份,我就不信你敢真的殺了我。」秦林有恃無恐的說道。

「哦?原來是這樣?那好吧,我就成全你。」沈凌兒說著手一揚,數十枚梅花針飛了出去,秦林和江倩兒身後,所帶的護衛隊還沒有反應過來,一個個便應聲倒地。每個人的眉心都有一個小黑點在往外流血不止。

秦林瞪大著眼睛不敢置信的看著,地上數十個屍體,他無法想象如果剛才自己也被射中,此時是不是也如同地上的屍體一般,死於非命了?

「現在輪到你了。」沈凌兒的聲音幽幽的在秦林耳邊響起。

「你?你殺了他們?是你殺了他們?」秦林驚恐的看著沈凌兒道。

「嗯,是的。他們的死都是因為你哦,要不是你說什麼,我不敢殺了你們,也許他們就不會死了。你身為他們的主子,卻拿他們的性命,呈一時的口舌之快,我真是為他們可惜哦。」沈凌兒態度可惜的說道。

沈小姐說的好像自己有多善良一般,完全忘記了,這些人都是被她揮手之間奪取性命的,其實沈小姐並不是濫殺無辜之人,這些人只能說是沾了江倩兒的光了。

沈家的暗衛中,其中有一人名叫瀋河。原是北越國人,只因當年瀋河的父親,在街上無意中,撞了一下這個江倩兒的娘親,就被她的娘親,帶人殺了瀋河的父親,母親,弟弟還有妹妹等一家上下50多人,連僕人都沒有放過。年幼的瀋河被母親塞在狗窩裡面,看著自己的親人一個個死在眼前,赤紅著雙眼,緊緊咬著嘴唇才讓自己沒出一點聲音,逃過一劫。之後被宋家收養,培養成暗衛,而這件事情卻如同一根毒刺,在他心裡一天都不曾消失過。

而關於沈家49個人的恩怨糾葛,他們雖然只跟沈凌兒說過一次,但是,沈凌兒過耳不忘的本事,可是都記在了心裡。剛才一聽秦林說,那個被自己割掉舌頭的女人,叫做江倩兒的時候,沈凌兒就沒打算輕易放過這些人。

怎麼著今天也的給瀋河收點利息回來是不是?沈小姐暗自想著。

「你就不怕北越國皇室和我秦家的追殺令嗎?」秦林回過神來看著沈凌兒說。

「怕?我為什麼要怕?你又不知道我誰?」沈凌兒氣死人的說道。

「你。」

「我什麼?倒是你,是準備跟他們去下麵糰聚呢?還是準備付錢呢?」沈凌兒看著秦林難看的臉色說道。這個秦林還算有點城府,這樣的場面竟然還沒嚇個好壞,還不錯。這是沈凌兒對秦林的看法。

「秦哥哥,我,我不想死。秦哥哥。」這時從護衛被殺中回過神的江倩兒剛好聽見沈凌兒說的話,嚇的哭著對秦林說道。

秦林聞言厭惡的看了一眼江倩兒,什麼都沒有說,要不是因為她出口不遜,今日他們也不會落得如此下場。江倩兒看見秦林厭惡的眼神,心裡委屈不已,想她堂堂一國公主,何時受過如此待遇,都是眼前那個美麗的女子所害,只要她活著回去,一定要父皇殺了她全家。江倩兒心裡恨恨的想著。沈凌兒要是知道江倩兒的想法,一定會開心不已,因為她也是那麼想的。

「雖然我很想給你錢,但是,我身上沒帶那麼多。不如你跟我回府去拿如何?」秦林想了想說道。他不能死,而且他也不想放過眼前這幾個人,想要錢?哼,他就好好的給他們錢。

「是嗎?既然沒錢那就把命留下吧。」沈凌兒根本不吃他那一套的說道。

「什麼?你?我給。」秦林狠狠的瞪著沈凌兒說。

然後走到江倩兒身邊沒好氣的說道:「把你身上的錢都拿來。」

「給,秦哥哥,這些是全部,我沒有了。秦哥哥,我,我不想死。」江倩兒哭著摘下手上的儲物戒指道。

「別哭了。還不都是你,不然也不會死那麼多人了。」秦林接過江倩兒給他的儲物戒指,態度惡劣的說道。

「我,我,秦哥哥我。嗚嗚。」江倩兒聽見秦林的話,哭的更凶了。秦林厭惡的看了一眼江倩兒,轉身走到沈凌兒面前,遞上自己和江倩兒的戒指說道:「這是我們身上所有的錢財。現在我們身上只有這麼多。」

「這樣哦?那就請公主還有秦公子寫個欠條吧。他日我自會讓人帶著欠條登門去取的。」沈凌兒接過兩枚儲物戒指微微精神力一探,初步估計大概也有個1億多的寶貝說道。

「什麼?欠條?你們…。」秦林沒有想到,自己把身上所有值錢的,都給了沈凌兒,她們竟然還嫌棄不夠。還要他們寫欠條。他長這麼大第一次被人如此侮辱,他會記住他們的。

狠狠瞪了沈凌兒絕美的容顏一眼說道「這裡沒紙沒筆我如何寫給你欠條。[更多精彩小說請進入「點」]」

「呵呵,發誓就行了。真要是寫在紙上,我還擔心你賴賬呢,所以,還是發誓吧。」沈凌兒淡淡的說道。

秦林銀牙暗咬,終於明白了。沈凌兒絕對是故意的,看著沈凌兒的雙眼都要噴出火來了。

「哎,你不要用這樣崇拜的眼神看著我,不然我會誤會,你對我有意思的。你也許不知道,凡是對我有意思的人,都已經去見閻王了。」沈凌兒看著火冒三丈的秦林,不怕死的說道。

沈凌兒的話說完,遠在神界天宮的洛辰,和正在地府吃著辣烤小鬼的閻王都齊齊打了一個大噴嚏。

「難道是小凌兒想我了?」洛辰摸摸鼻子低估道。

「又是那個人在算計本神,哼。」閻王吃了一口剛剛烤好的小鬼說道。

「你們不要太過分!」秦林從齒縫裡擠出這句話來。要不是他忌憚沈凌兒剛才出手的實力。他早就恨不得上去掐死沈凌兒了。

「我累了,想休息了。」沈凌兒突然說了一句。

然後便聽見『刷,刷。』兩聲,從死去的護衛身上,飛出兩柄寶劍,分別抵在了江倩兒和秦林的咽喉之處。

秦林和江倩兒還在想沈凌兒突然說累了,是什麼意思的時候,發現自己只要稍微一動,就會命喪黃泉了。

秦林心裡震驚不已,他發誓他一直盯著沈凌兒的,可是卻沒有看到她,是怎麼出手的?何時出手的?她到底是誰?

而江倩兒則是害怕不已,她不想死啊。她還這麼年輕,她真的不想這樣就死了。嚇的一動也不敢動的說道:「不要殺我,我發誓。」

「我江倩兒在此發誓,欠眼前之人…」

「柒色。」沈凌兒開口說道。

「我江倩兒在此發誓,欠眼前之人柒色30億金幣,回去之後一定會,會準備好金幣全部歸還,如若不還,天地誅殺!」隨著江倩兒的誓言落下,天地規則降臨,江倩兒眉心沒入一絲紅線。

抵在江倩兒喉間的寶劍,也在她發誓之後,『嗖』的一聲落在地上。

沈凌兒等人又把目光轉回秦林身上,秦林在江倩兒發誓的時候,心裡就在暗自估量著,沈凌兒一行人的實力,實在是太過強悍。如果能將這幾人拉到自己的家族之中,為他所用,或者是這幾人能夠跟他結為朋友,他日成為他的助力。那麼,他在家族中的地位就無人可以撼動了。

可是,究竟要如何做呢?沈凌兒沒有給他太多發獃的時間。從他晦暗不明的眼神裡面。沈凌兒早就猜到了,他在打什麼主意。真是不知道死活,竟然把主意打到自己等人的身上。

「你還有5秒鐘時間。」沈凌兒看著秦林說。

「等一下,我願意發誓。但是,你要答應我一個要求。」秦林聞言急忙道。

「你沒有資格跟我講條件。」

「你?」

「5、4、3、2……」

「我秦林在此發誓,今日欠眼前之人柒色30億金幣,他日定會全部奉上,如若不還或者拖欠,天地誅殺!」誓言落下,寶劍落地,一絲紅線隱沒在秦林的眉心不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