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事實上,他們再也沒有下一次了……零和赤井秀一這輩子唯一的對抗以平局告終。

Home - 未分類 - 不過,事實上,他們再也沒有下一次了……零和赤井秀一這輩子唯一的對抗以平局告終。

茱蒂駕車帶著秀一離開了。零打開了車門,剛剛坐定就被紫原千夏狠狠地給了一巴掌。

「啪!」

零捂住被打的一側,道:「你打我?從小到大你從來沒有打過我!」

「你太過分了!」紫原千夏怒道,她生氣,並非是因為零傷了赤井秀一,而是零將自己困在車內,一切不讓自己插手,這樣的日子她過了五年,所有人都將自己蒙在鼓裡。甚至零的蛻變,零的成長她也完全沒經歷,最後只是接受了他變成zero這一個事實。她不喜歡這樣,她很討厭這樣!

可是,在零眼中完全不能理解紫原千夏,他簡單地以為,紫原千夏的憤怒是因為他傷了赤井秀一。什麼時候起,他和姐姐之間有了這個男人的介入,一向疼他愛他的姐姐會為了赤井秀一而掌摑自己……他有點不能接受。

零單手駕車,將紫原千夏送到一家高級飯店附近,甩給她一張卡,冷聲道:「自己去吃東西,我有事,先走了。」

一路的悶悶不樂讓紫原千夏懶得多說,她下了車。

零繼續單手駕車,開往組織的研究所。

「幸田,zero先生來找你了。」一個研究員對幸田花衣道,「他的車就在樓下。」

幸田花衣一臉嬌羞地收拾了幾樣東西,下了樓,拉開了車門。

「zero。」她用愛慕的眼光看著他,這個帥氣的男子。

「包紮用的東西都拿來了么。」他的聲音依舊很冷。

「恩,怎麼,你哪裡受傷了么?」

他側身將靠近車窗的左手手臂給幸田花衣看,一發子彈欠在肉里,袖子早已鮮血淋漓。但是他的手之前一直放在駕駛席的側面,是旁邊位置的死角。所以,紫原千夏根本不知道茱蒂其實開了兩槍,一槍打斷了繩索,另一槍給赤井秀一報了仇。

「哎呀,怎麼這麼不小心。」幸田花衣細心地幫他包紮起來。

月光下,零看著那張與幸田熏衣一模一樣的臉悸動起來。既然在姐姐那裡傷了心,恐怕也只有你能給我慰藉了,熏衣…… 夜晚1:00

杯戶市立酒店。24層的酒店走廊里,一陣歡笑聲打破了夜的寧靜。

「哈哈哈,zero,你真是對我太好啦!」伴隨著一陣高跟鞋聲,一個女人倚靠在零的肩頭,略帶醉意的笑著。

「花衣。」零有些溺寵的看著肩膀上的女人,但腦海中浮現的卻是另一個女子的身影。

零輕輕按了按太陽穴,過量的酒精讓他感到頭痛。從口袋裡拿出了房卡,打開了門。

房間里一片黑暗,零還未來得及合上門。幸田花衣火熱的唇就覆了上來。零一隻手扶著花衣的長發,另一隻手關上了門。

在酒精的催動下,兩人愈發肆虐,一個綿長的吻結束,零一個公主抱將花衣抱到了床上,驟然,空氣中傳來衣服撕裂的聲音。輕薄的羽絨被遮蓋了兩人的身形……黑夜隱藏了太多的纏綿,伴隨著女人的嬌喘聲,更添了几絲**。

兩人是那麼的盡興,卻忽視了那細小的一聲翕動。

伴隨著「刷」的一聲,屋內瞬間亮堂起來。背對著門口的零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幸田花衣卻發出了一聲尖叫……因為一隻黑洞洞的伯萊塔正對著她。

零輕輕翻身,被子滑落,露出傷痕纍纍的胸膛。他睜大了眸子看著眼前的人。

「哦?看來我來的不是時候,打擾了zero先生的雅興。」嫵媚的聲音中包含著無盡的悲戚,嘴角那一絲戲謔的笑容看起來是那麼苦澀。

剛剛,紫原千夏吃過晚飯準備走路回家,但是在路過杯戶市立酒店的時候,看到零的車停在路邊,零醉醺醺的摟著幸田花衣向酒店內走去。她忍不住跟了上去。

「zero……怎麼又是這個女人?」花衣驚恐的扯了扯被子,顫抖著問道。

「呵……」零露出一個淺笑,伸手將地上的衣服扔給花衣,「花衣,我很抱歉,不過看來今晚我們只能到這裡了。」

「為什麼?zero,這女人到底是什麼人……她怎麼可以就這麼堂而皇之的闖進來打擾我們的好事!」花衣有些憤懣,但是礙於那支槍,卻也只能過過嘴皮子。

「幸田小姐是么。但願我沒記錯,我是cinderella,我想你大概聽說過。」紫原千夏露出了與零一模一樣的笑容,姐弟兩人相似的面龐就這樣對峙著。

「c……cinderella!你就是父親提過的琴酒的……」花衣的驚呼聲卻被一聲槍響打斷。一發子彈擦著她的臉頰嵌入床頭。

「幸田小姐,我給你3分鐘,馬上穿好衣服滾。」最後的那句話很明顯的戳中了她的雷區。

很快,幸田花衣就沒了影子。只剩下姐弟倆人。空氣中荷爾蒙和酒精的氣味參雜著。紫原千夏皺了皺眉。

「我……」換好衣服的零走到紫原千夏面前,身上的傷疤是那樣的扎眼

「啪」

紫原千夏又狠狠地一個掌摑打在他的臉上,臉上不爭氣地劃過一行淚水。她還不解氣,

下一掌正要扇來,零卻伸出一隻手抓住了她的手腕。

「紫原千夏,你夠了!」零大聲道。

「我夠了?到底是誰夠了!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在做什麼!」紫原千夏怒喝道,她從小到大從沒打過零一下,更沒有吼過他。可是這一次,從剛剛經歷過那件事之後起,她就怒從心生。心中被憤怒的火焰煎熬著,發瘋一般的痛著,那其中更多的是自責和悔恨。

「我很清楚我在做什麼!我在和一個女人……」

「啪」紫原的另一隻手揮來,零猝不及防,狠狠的挨了一巴掌。

「你渾蛋!」紫原千夏咬牙道,「這些亂七八糟的都是誰教你的,啊!」

「誰教的?」零輕輕一挑眉,「還不是你,我的好姐姐。為了達到你的目的,你不是可以和任何人上床嗎!」

「你……」紫原的臉色瞬間雲翳起來。

「難道我說的不對么?那琴酒算什麼,赤井秀一又算什麼!」零幾乎吼了出來。

紫原千夏不可思議看著眼前的零……他和十年前的那個單純可愛的小男孩真的是一個人么,為什麼同一雙眸子流轉著不同的神采……曾經她最珍惜的零真的逝去在這流年裡了么……她忽然覺得好無力……

「我這樣做……還不是為了……」紫原低聲道。

「為了什麼?為了我?!為什麼你總要以為了我的名義去傷害自己!從前是這樣,現在還是這樣!」

「因為……你是我唯一的弟弟……」

這句話瞬間shock到了零,他獃獃的愣在了原地

兩人就這麼對視著,久久無語。

「為什麼要和幸田花衣在一起,是不是因為她很像熏衣。」紫原千夏打破了沉默。

「不,世界上只有一個熏衣。」零說完,又加了一句,「至於幸田花衣,呵,熏衣的一生都不過是她的一個複製品,那麼同樣的滋味她也應該試試看,不是嗎?」零的嘴角露出一個冷笑。

紫原千夏的神情越發憂傷,她輕輕低了低頭,露出一個慘淡的笑容。該怎麼形容她的心情呢,無奈,苦澀,嘆息,悲慟,自責,悔恨……這些感情一起湧上心頭的感覺是那麼令人感到壓抑,幾乎窒息。這麼多年的苦心孤詣,全部枉費了,熏衣的死讓他變成了這種她最不喜歡的模樣,她多麼希望時光可以迴轉,多麼希望眼前的零還是兒時那個單純可愛的紫眸男孩……

「這樣做真的有意義嗎?恨她就要用這麼決絕的方式傷害她嗎……她也只是個女孩子,這麼做太過分了。我的零,不會這樣的……」最終,她只能低低的說出這樣一句。然後把頭壓得更低,以免零看到她斷了線的淚水。

一步,兩步,三步……零走到了她的面前。用一隻手的食指和中指輕輕托起她的下巴:「要我說幾次你才會懂,那個白痴的零早就死了!還有,你根本沒有資格指責我的決絕,因為你才是最狠心的那一個,一直以來你都用一種憐憫的姿態扮演著一個溫柔的姐姐,然而這一切只是表面的假象罷了,你所執迷的不過是從那個曾經的我身上獲得的那種能夠保護弱者的自豪,然而,時間在改變,我也不再被你掌控,我的成長讓你無法接受自豪感的喪失,於是你就把我一個人永遠的拋棄在了黑暗裡。所以說,冷酷絕情的從一開始就是你,因為一旦我的天真泯滅,你便吝嗇的連一個最簡單的笑容都不肯給予,就這樣打破了我10年以來所有的幻想。也就是說,什麼家,姐姐,一切的一切不過只是我一個人在自作多情!這樣的你是多麼的殘忍,我——恨——你!」

一瞬間,時間彷彿凝固了……

紫原千夏不可思議的看著眼前比她高出許多的零,淚水還在憑自地淌下,但是這一瞬間,她的腦海中卻一片空白,她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淚如雨下。天很暗,陰陰沉沉的,朦朧之中,她,寒汐,經歷了對於她來說,撕心裂肺的一場痛……

寒汐,殺手界第001章后,可能會有親們說真噁心,寒雪竟然是同性戀,還是喜歡自己的姐姐,可汐兒想說,愛了就是愛了,沒有什麼大不了,真的,愛是一種很奇怪的東西,自己無法剋制的一種東西,所以,汐兒寫了一個同性戀,但親們不要擔心,這不會是**小說的,小小劇透一下:南宮落和寒雪都穿越了,而且寒雪穿越到了一個男子身上,哈哈,這下,親們明白了吧。 「嘶——」頭很痛,而意識卻慢慢回歸,寒汐驚訝了,自己不是死了嗎,剛想到這裡,寒汐便自嘲的笑了笑,自己竟然不是在做任務時失敗而死,竟然是死在了自己當做生命的親生妹妹的手下,真真是可笑,可笑之極!

過了好長時間,寒汐才開始觀察自己自己身處的地方,這一觀察,寒汐不免小小吃驚的了一下,自己竟然在一個古香古色的房間里,環往四周,那用上好檀木所雕成的桌椅上細緻的刻著不同的花紋,處處流轉著所屬於女兒家的細膩溫婉的感覺。靠近竹窗邊,那花梨木的桌子上擺放著幾張宣紙,硯台上擱著幾隻毛筆,宣紙上是幾株含苞待放的菊花,細膩的筆法,似乎在宣示著閨閣的主人也是多愁善感竹窗上所掛著的是紫色薄紗,歲窗外徐徐吹過的風兒而飄動,轉過頭去,是閨中女兒都有的梳妝台,上面擺著一面用錦套套著的菱花銅鏡和大紅漆雕梅花的首飾盒。

寒汐看了看自己的手,這根本不是自己的手,這雙手細膩,柔軟,但很小,這,絕不是寒汐的手,因為寒汐常年握槍,所以手上全是硬繭,寒汐跳下床,走到了銅鏡前瞟了一眼,寒汐便呆住了,這,這分明是她小時候的樣子啊,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寒汐的腦子裡充滿了重重疑惑,腦子裡冒出一個想法,莫非自己……

「吱呀——」伴隨著刺耳的推門聲,寒汐的房間里緩緩走進來一個丫鬟,看到寒汐不在床上,眼底有著一絲擔憂,一絲緊張,當看到寒汐在銅鏡前時,那名丫鬟長長的舒了一口氣,臉上的緊張也都煙消雲散了,取而代之的是驚喜,「小姐,你醒了,你終於醒了,真是太好了,奴婢這就去稟告老爺,夫人去」丫鬟匆匆的跑出了房間,而寒汐從那名丫鬟走進來的時候,便一直觀察著她,寒汐發現那名丫鬟好像對她很緊張,可以看出來,她是真心對待寒汐的。

在這個異世,有了一個真心對她的人,寒汐覺得真好,前世,沒有一個人對她是真心的,全都背叛了她,但是今生,寒汐相信,就算全世界都背叛了她,也會有一個人永遠站在她的背後,支持她,相信她,對著她堅定地說「小姐,沒關係,還有奴婢呢,奴婢會永遠站在你你的身後,守護著你,小姐,有奴婢在,不要怕。」而那名丫鬟,名叫洛兒。

這一世,寒汐發誓,對她好的,她定會百倍守護,甚至去付出生命,不惜一切代價,而背叛她,對她心存不軌的人,她定會殺之,恨之,定會讓那個人生不如死……

———————————————————————————————

嗚嗚,親們有沒有被感動,嗚嗚…… 「汐兒,我的汐兒,你終於醒了,真是太好了。」人未來,語先到,寒汐一聽這聲音,便知道這個人也是真心對待寒汐的,隨著寒汐的猜想,門口緩緩走進來一個貴婦人,身穿淺色羅裙繚姿鑲銀絲邊際,水芙色紗帶曼佻腰際,著了一件紫羅蘭色彩繪芙蓉拖尾拽地對襟收腰振袖的長裙。臉上布滿了驚喜,這便是寒汐在這個異世的娘親——宮詩瀾。

伴隨著宮詩瀾的走進,門口又走進來兩名女子,一名身著一襲白色拖地煙籠梅花百水裙,外罩品月緞綉玉蘭飛蝶氅衣,內襯淡粉色錦緞裹胸,袖口綉著精緻的金紋蝴蝶,胸前衣襟上鉤出几絲蕾絲花邊,裙擺一層淡薄如清霧籠瀉絹紗,腰系一條金腰帶,貴氣而顯得身段窈窕,氣若幽蘭。這,便是寒汐在異世的爹爹的大哥的夫人——孫明雅。

名身穿一件略嫌簡單的素白色的長錦衣,用深棕色的絲線在衣料上綉出了奇巧遒勁的枝幹,桃紅色的絲線綉出了一朵朵怒放的梅花,從裙擺一直延伸到腰際,一根玄紫色的寬腰帶勒緊細腰,顯出了身段窈窕,反而還給人一種清雅不失華貴的感覺,外披一件淺紫色的敞口紗衣,一舉一動皆引得紗衣有些波光流動之感,腰間系著一塊翡翠玉佩,平添了一份儒雅之氣。這,便是寒汐爹爹的弟弟的夫人——玢星。

「大嫂弟妹,汐兒真的醒了嗎?」帶著淡淡的疑問和期待孫明雅和玢星開了口,「真的,是真的,大嫂弟妹,你們看,汐兒真的醒了,就站在那裡。」隨著宮詩瀾指的方向孫明雅和玢星向寒汐的方向看去,果真,看見了身穿粉色拖地宮裝的寒汐站在那裡,可孫明雅和玢星發現,雖然寒汐相貌還是原來的相貌,一切還是原來的一切,可總覺得哪裡好像變了,是哪裡變了呢,思考了半天,孫明雅和玢星知道了,是氣質,對,就是氣質,原來的汐兒性格溫婉,喜歡安靜,說好聽點是淑女,大家閨秀,說不好聽的,那是軟弱,可是,現在的寒汐,神情冷漠,臉上沒有一絲感情,宛如紫水晶般的眼眸深的不可見底,其他人一看,便猶如墜入冰窖,全身都寒冷,讓人很難看出來,她心裡到底在想什麼,而且,連寒汐身邊的氣場都變了,原來的寒汐,很安靜、很安靜,靜的讓人難以發現她的存在,而現在的寒汐,周圍布滿了威嚴,冷漠而又憂懶的眸子讓人明白,她,寒汐,不是墜入凡間的可愛天使,也不是知書達理的公主,而是撒旦,是冷血無情的惡魔,是高高在上,主宰人們命運的冷酷女王,彷彿隨時可以去取走人命運的撒旦。可是孫明雅和玢星就喜歡現在的寒汐,因為現在的寒汐更加懂得如何保護自己。

「大嫂弟妹,汐兒現在怎麼樣了?」孫明雅和玢星開口問宮詩瀾。而宮詩瀾,一拍腦袋,驚呼:「瞧我這記性,光記著通知你們來看汐兒了,卻忘記問汐兒怎麼樣了」宮詩瀾說完,一臉的愧疚,只聽孫明雅柔聲開口道:「弟妹,沒關係的,你也是太高興了,真的,沒關係。」「是呀,是呀,大嫂,你就不要自責了,沒事的,我們問一下汐兒就是了。」在一旁的玢星看見宮詩瀾還在愧疚,也開口勸道。

「汐兒,怎麼樣,現在感覺怎麼樣了,有沒有哪裡痛,告訴大娘,大娘替你報仇」孫明雅開口問道。

「多謝大娘擔心,汐兒好多了。」寒汐這次是真心的,自從宮詩瀾,孫明雅,玢星三個人進來到現在,寒汐知道,、她們三個是真心對寒汐的,對於對自己好的人,寒汐也無法冷下來。

「傻孩子,我們是一家人,就別說謝謝了」孫明雅慈愛的開口說道。我們是一家人,一家人……孫明雅的這句話一直在寒汐的腦海里揮之不去,她,寒汐,有家了?,這個家真好!沒有小說中的宅斗,沒有陰謀詭計,真的,很好。從今往後,我定會守護你們,直至末日,直至死亡!

———————————————————————————————

汐兒也(vˍ;;;;v)想~向寒汐那樣,有人對我說,我們是一家人。。。。。。。。。。。。。。。。。。。。。。。。。。。。。。。。 感受著從來沒有過的溫暖,寒汐久久不能回神。前世,寒汐和寒雪的父母被殺害了,寒雪和寒汐便成了孤兒,那一年,寒汐十歲,寒雪八歲,寒雪和寒汐在一年後被一個黑道老大收養了,做了黑道老大的千金,然而寒汐,卻毅然而然的選擇了做一名殺手,為父母報仇,而寒雪則在寒汐和養父的庇佑下成長,可她們的養父,早在十年前就死了所以只有寒汐和寒雪相依為命……

過了好久,寒汐才回過神來,她明白,現在不是兒女情長的時候,她對這個異世完全的不了解,知彼知己,才能百戰不殆,然而寒汐卻什麼也不知道,所以,要站在世界的頂端,俯視眾生,必然要了解這個異世。

「娘親,汐兒失憶了,娘親可不可以告訴汐兒這裡的一切?」寒汐緩緩的開口說道,語氣很柔很柔,不為別的,只為宮詩瀾是她的娘親,是她在這個異世對她一心一意的娘親。

寒汐認為失憶沒什麼,然而對於宮詩瀾,孫明雅和玢星來說,就猶如五雷轟頂一般了。

「汐兒,你老實告訴娘親,你真的沒有哪裡不舒服嗎?」帶著淡淡的疑惑,宮詩瀾開口問道

「娘親,你就放心吧,汐兒沒事的,相信汐兒吧,好了啦,娘親,真的,汐兒沒事的,相信汐兒嘛」見宮詩瀾似乎不相信寒汐所說的話,寒汐做了一件她從來沒有做過的事——撒嬌。這一撒嬌,宮詩瀾的心都軟了,怎能不相信。

終於,在宮詩瀾,孫明雅和玢星的一上午講解下,寒汐明白了,自己身處的是一個歷史上從未有過的大陸,也就是架空,在這個大陸上,分為四個大國:雲國,羽國,南風國,和蕭國,而自己,便是雲國王爺寒風的女兒——寒汐,寒汐十三歲便被封為郡主,賜號汐,然而,最讓寒汐震驚的是,在古代,哪個男人不是三妻四妾,侍妾成群,而寒風,和寒汐的舅舅寒雲,寒滇卻始終只有一個女人,宮詩瀾,孫明雅和玢星。寒汐很羨慕自己的娘親和大娘,一花一草一世界,一生一世一雙人。這,別是寒汐所要的愛情。

了解完自己的身世,接下來就是調查真正的寒汐的死因了,寒汐了解到,真正的寒汐雖貴為郡主但性子過於軟弱,所以經常叫人欺負,這次她的昏迷,就是經常欺負寒汐的李尚書的女兒李夢璃和李夢璃的表姐劉雲一手造成的,因為寒汐雖軟弱,卻深的皇帝,皇后,太后和各宮嬪妃的喜歡,前幾天,皇上下旨,將寒汐賜予三皇子南宮逸辰,這南宮逸辰可是雲國第一美男子,雖性子淡漠,卻長得十分帥氣,但是,南宮逸辰一點也不喜歡寒汐,很想退婚,但因為皇上的極力勸阻,所以,此事只好作罷。而李夢璃和劉雲都傾慕於南宮逸辰,聽說寒汐被賜給南宮逸辰后,兩人既羨慕又嫉妒,所以聯手將寒汐推下水,以致真正的寒汐死亡。

了解到這裡,寒汐眯了眯眼睛,揚起了一抹四十五度的微笑,不得不說,寒汐笑起來傾國傾城,但所有了解寒汐的人都知道,這抹笑,像是惡魔的微笑,令人死亡,所以,李夢璃和劉雲要遭殃了。

推我下水是嗎,我定會讓你生不如死!

———————————————————————————————

一花一草一世界,一生一世一雙人。親們,有沒有被感動,這就是汐兒想要的愛情,劇透一下:第一個男主出現了,南宮逸辰的漫長追妻路就要開始了。 這天,玢星去寒汐的房間——縈絮閣去探望寒汐,發現寒汐的院子里丫鬟太少,除了那日真心對待寒汐的婢女洛兒外,就只剩下了兩個婢女,嘻嘻,其實是寒汐嫌人多不清凈,才把丫鬟趕走的,其實憑寒風和宮詩瀾對寒汐的寵愛程度,縈絮閣至少有二十名婢女

在玢星二話不說的拉扯下,寒汐連解釋的機會都沒有就被玢星無奈的拽到了一個地方——婢閣去專門挑選丫鬟,在簡單的篩選后,寒汐的周圍只剩下了二十名丫鬟,,望著丫鬟一個個卑順的樣子,寒汐竟然從有些丫鬟的眼角里看出一絲淡淡的不屑,寒汐眼底閃過一絲瞭然,冷清的開口:「我要的婢女,必須要為我出生入死,不能做到的出列!」話音剛落,四周響起一片唏噓聲,緊接著有三名婢女出列,接著,寒汐又開口說道:「我要的婢女,必須只有我一個主子,不能做到的出列!」同剛才一樣,四周響起一片唏噓聲,緊接著又有五名丫鬟出列,只見寒汐的眼中充滿了不屑,這,便是這些丫鬟的真面目吧!?虛偽。朱唇緩緩開口:「最後一個條件,我要的婢女,每一個人,要麼會武功,要麼有特長,否則,憑什麼當我的丫鬟。」寒汐話語一出,丫鬟們的反應也不小,其中,有一個婢女大膽的說「小姐,你讓我們會武功,可我們只是一個丫鬟而已,怎麼可能會武功?小姐,你這不是欺人太甚嗎?」這說話的婢女名叫水兒,是寒府的掌事婢女,平時囂張管了,今天看見這寒汐選婢女的條件,發現自己一條也做不到,很是氣憤,想著寒汐的性子也比較軟弱,便大點的開口說到,眼裡,也充滿了不屑,鄙夷和憤慨。「小姐,你還是把條件……」不等水兒說完,寒汐冷酷的聲音便傳入了每一個人的耳朵里:「大膽,你一個丫鬟,憑什麼本小姐這樣說話,你自己不符合這三個條件,那是你性子很好嗎自己沒有本事,憑什麼怪本小姐,你只是一個丫鬟而已,你拿什麼跟本小姐作對,你拿什麼跟本小姐這麼說話,別忘了,你在怎麼囂張,別忘了,你,只是一個丫鬟而已!」望著寒汐冷酷如雪的神情,水兒忍不住的打顫,害怕,這小姐平時不是性子很好嗎,今天怎麼會……寒汐好像會讀心術似得,開口說到:「本小姐以前性子軟弱了一些,但不代表本小姐沒有脾氣,誰若是犯了我的大忌,我定會讓誰生不如死!來人,寒府掌事婢女藐視家規,欺下犯上,賞五十大板,挖其雙目,砍斷手腳,挑其筋骨,毒啞嗓子,泡在酒罈子里,做成人彘!」寒汐雙手背後,傾城的容貌充滿了寒冷和冰霜,被風揚起的素白裙角和三千秀髮,無一不張揚著她的狂妄,囂張,本來水兒想著這寒汐畢竟以前性子軟,現在也強不到哪裡去,頂罰自己一個月的俸祿,到時候自己在一求情,這罰,不就免了嗎?可一聽寒汐說的話,在看寒汐的神情,根本不想是在看玩笑,水兒土嚇的面如土色,根本沒有平常的囂張,水兒趕緊去求情,可卻沒腦子的想向一旁的玢星求情,其實,寒家人,只是對家人好而已,對其他人,和寒汐一樣——冷酷無情,所以,玢星也是對水兒不理不睬,根本不管水兒的苦苦哀求,反而,還向侍衛說:「還不趕緊把這賤婢拖下去?!」玢星抱歉的走到寒汐跟前,開口說到:「汐兒啊,實在是對不起,大娘原想著是多幾個人照顧你,可沒想到……算了,改天大娘把自己院子里的丫鬟給你幾個!」而寒汐,一改對水兒的冷酷無情,柔聲開口:「大娘,沒有關係,汐兒不介意的。」寒汐說完,對著水兒以及所有的人說:「你們,可以囂張,可以狂妄,但,也要看你們有沒有資本!」說完,和玢星揮袖長揚而去……

從此,在寒府,再也沒有人敢惹寒汐了,因為,他們全都看見了水兒的下場。

———————————————————————————————各位,汐兒會努力碼字的,加油! 最近這幾天,寒汐無聊得很,因為經過上次的「水兒事件」后,整個寒府的下人對待寒汐都畢恭畢敬的,再也不敢造謠生事了,若不是怕寒汐一個藐視尊規的罪名下來,趁機把自己幹掉,恐怕一見到寒汐,就會立馬跑掉吧。汐兒:活該,誰讓你那天那麼狠呢?某寒瞪了汐兒一眼,幽幽地說道:還不是因為你?」

電光火石間,寒汐忽然想起來,她在現代的時候,有異能:可以傾聽人的心聲,可以控制萬物,寒汐的血可以起死回生。寒汐認為,既然自己都穿越過來了,那麼這異能應該也可以穿越時空吧?

這一想法讓寒汐振奮不已,忽然「嘶嘶——」的聲音傳入了寒汐的耳中,抬頭一看,窗外的櫻花樹上趴著一條竹葉青,正愁著沒有試驗物的的寒汐揚起了一抹45c的惡魔微笑,心中默念一個咒語,寒汐四周的物品全都漂浮了起來,隨手抓起一支純金的步搖簪子,伴著凌厲的風,步搖穩穩地插在了竹葉青的七寸之處,寒汐蓮步快速的移動,用那支步搖將手掌劃開了一個口子,鮮血流入那條蛇的口中,不出片刻,原本還奄奄一息的竹葉青立馬變得生龍活虎,竹葉青一抬頭,便看見了寒汐還未消散的45c陰慘慘的笑容和寒汐手中握著的帶血的步搖,那條蛇嚇的像一支離弦的箭,長揚而去……

這時,聽到寒汐的房間里傳出聲音,洛兒將房門打開,發現寒汐的手爛了,還流著血,洛兒什麼話也沒有說,卻急急忙忙的在寒汐的房間找葯治療,寒汐二話不說,抓起洛兒的手,洛兒的心裡話便傳入了寒汐的耳中:「怎麼會這樣,小姐,你痛不痛啊,都怪洛兒,沒有保護好小姐。」聽完了洛兒的心裡話,寒汐的心中暖暖的,鼻子卻酸酸的,這是寒汐第一次想哭,真的,就算那時寒汐的父母死了,寒汐也只是說要堅強,不能哭,所以,經歷了多少風風雨雨,寒汐也沒有哭過,然而,這次,寒汐是真的想哭了。因為,在這個異世中,洛兒是她見到的第一個關心她的人,洛兒,有你,真好,你,是我願意花一輩子的時間守護你的第一個人。

「洛兒,不要哭,小姐沒有事,不用擔心,你看。」洛兒驚奇的看著寒汐的傷口慢慢的癒合,睜大了眼睛,這,這是怎麼一回事?看見洛兒驚奇的目光,寒汐嘆了一口氣,幽幽地說道:「其實,你家小姐,自從昏迷醒來后,便有了異能,你家小姐我可以傾聽人的心聲,可以控制萬物,而且我的血可以起死回生。」看著洛兒閃閃發光的眸子和崇拜的神情,寒汐無奈的嘆了一口氣,這洛兒,怎麼,怎麼這麼傻?這麼傻的可愛?寒汐的眼中充滿了淡淡的無奈和寵溺。汐兒:大家別誤會,寒汐眼中的寵溺只是朋友間的一種寵溺,大家一定不要誤會哦。————————————————————————————————————————————————————-

咳咳,好吧,汐兒坦白,自己是看了不一樣的美男子后,才突發異想,給咋們的親親女主也添加了異能,親們不喜歡,也別拿板磚砸汐兒哦,很痛的。 今天一大早,寒汐便被洛兒又拖又拉的拽下了床,嘴裡還碎碎念著;「我的小姐誒,今天可是你的爹爹和你的舅舅的回來的日子,小姐不可以在賴床了,快起來,讓洛兒為小姐梳洗一番,定讓小姐美美的。」只見洛兒上忙忙,下忙忙,而寒汐,雖說是起床了,但一雙晶瑩的紫水晶眸子就還閉著呢,正當寒汐睡得昏昏沉沉的的時候,耳邊響起了洛兒平地驚雷般的聲音:「好了,大功告成,小姐,你看看怎麼樣?」這一聲音,把寒汐下的猛然驚醒,雖說寒汐是個殺手,睡覺時還保持著警惕,但寒汐從小就有賴床的習慣,加之寒汐知道,洛兒是不會傷害她的,所以,寒汐睡得很沉。聽見洛兒的話,寒汐看了看銅鏡里的自己,嬌艷的朱唇,琉璃般的眸子,紫色的眼影,在別人眼中,是傾國傾城的仙子,然而,讓寒汐用一個字來形容的話,那便是——俗,太俗了,濃妝艷抹,完全不是自己的風格。

寒汐不管洛兒的苦苦哀求,硬是把洛兒趕了出去,自己化妝,大約過了三刻鐘,就在洛兒等不及,準備衝進去時,房門打開了,寒汐一步一步從房裡走出來,縈絮閣里所有的下人都驚呆了,美,真美,要說剛剛的小姐是傾國傾城的妖精,而現在的小姐便是出淤泥而不染的仙子,只見寒汐三千及腰青絲挽成一朵素雅的墨花綰,額前貼月牙狀的流蘇狀,剛好將右額的淤青遮住,斜插著翠綠色的玉簪,清麗素塵,後面讓綠袖梳成流雲鬢,剩下的墨絲集中在一處尾垂留肩,再配上今天選的碧綠的翠煙衫,散花水霧綠草百褶裙,身披翠水薄煙紗,肩若削成腰若約素,簡直是「肌若凝脂氣若幽蘭。嬌媚無骨入艷三分」風髻露鬢,淡掃娥眉眼含春,皮膚細潤如溫玉柔光若膩,櫻桃小嘴不點而赤,嬌艷若滴,腮邊兩縷髮絲隨風輕柔拂面憑添幾分誘人的風情,而靈活轉動的眼眸慧黠地轉動,一身淡綠長裙,腰不盈一握,美得如此無瑕,美得如此不食人間煙火。

寒汐看見驚呆的嚇人,暗暗發笑,蓮步緊湊,拉上還未回過神的洛兒,離開了縈絮閣,走向了寒府的大廳,在來的路上,經過了寒汐的娘親,宮詩瀾的樓房——漪瀾苑,看到了美艷的娘親,於是寒汐和宮詩瀾兩人一起說說笑笑的走向去寒府大廳的路上,不一會,便到了大廳——重華閣……——————————————————————————————————————

嗚嗚,汐兒的爸爸有些不贊同汐兒寫小說,昨天還罵了汐兒,不過,親們不用擔心,汐兒不會放棄的,汐兒一定會更到最後,親們相信汐兒吧!那啥,廢話就不多說了,汐兒去碼字了,親們給汐兒加油吧, 這重華院中是說說笑笑,而寒府外是人聲鼎沸,百姓們呼叫者,擁護者,那個王爺,那個他們心中的英雄,那兩個兄弟,他們回來了,這,真是太好了。

「夫人,小姐,老爺回來了,老爺回來了」洛兒慌慌張張的跑進了,聽見洛兒說的話,寒汐和宮詩瀾驚喜的站了起來,一掃前面臉上的焦急,取而代之的是喜悅,寒汐和宮詩瀾揮了揮衣袖,連忙跑出去迎接寒風,而寒風,在回家的路上,心中充滿了滿滿的喜悅,然而,遠遠望去,寒風看見了寒汐和宮詩瀾相依相偎的情景,根本不搭理他,於是,寒風吃醋了,為什麼會這樣,自家媳婦和女兒不是應該衝上來擁抱他嗎,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於是寒風衣袖一揮,眨眼間,便利用輕功飛奔到了寒汐和宮詩瀾的身邊,宮詩瀾給了寒風一個甜甜的微笑,而寒汐,則直接看了她一眼,點了點頭,於是,寒風沒有等到自己想象中的擁抱和熱淚盈眶,只好欲哭無淚的,帶著自家媳婦和女兒走進了重華院。而寒雲和寒滇,走進重華院的第一件事,不約而同的都是便是找自家媳婦,找來找去,怎麼著也找不到自己媳婦,於是,寒風和寒滇的心都拔涼拔涼的了,臉黑的跟個包公似的。「大嫂(弟妹)明雅(星兒)呢,大嫂你看見她們了嗎?」「兩位舅舅不用擔心,大娘可能是想給你一個驚喜,兩位舅舅就不要生氣了。」聽了寒汐的話,兩人點了點頭,表示贊同,然後,她們才後知後覺的發現,是寒汐在於他們說話,因為原來的寒汐性子軟弱,無論寒雲和寒滇怎樣熱情,寒汐都只是膽小的不敢回話,如今寒汐竟然和他們說話,做舅舅的,真是太幸福了。

在寒汐還沒有反應過來,寒雲便已經抱住了寒汐,嘴裡還念叨著:「我真是太感動了,小汐汐竟然主動和我說話了,真是太好了,我真的好感動啊!」說完,寒雲還把頭在寒汐的胸前蹭來蹭去,活脫一副受感動的樣子,而旁邊看的人全都目瞪口呆了,這,風王爺竟然,竟然會,會這樣?真是太不可思議了,眾人拍了拍自己的小心臟,我們絕不會承認自己看過這麼樣的王爺,我們什麼也沒看見,對,我們什麼也沒看見。

此時的寒雲根本沒有發現,寒汐的無良爹爹正瞪著他,心裡也是一陣不爽:那是他的女兒啊,憑什麼在寒雲那裡,寒雲,還老子的女兒。心裡想完,便用武功把寒風推了出去,自己左手攬著宮詩瀾,右手抱著寒汐,心裡那叫一個得意,老子回家去嘍。只留下了哭喪著臉的寒雲和正在偷笑的寒滇。————————————————————————————————————

嘻嘻,今天這一更過後,汐兒的文文就超過一萬字了,雖然對於親們來說,不算什麼,但對於汐兒來說,這是一種鼓勵,汐兒會繼續加油碼字的。 今天,寒府的縈絮閣依然上演著洛兒叫寒汐,寒汐硬是不起床的一幕戲了,雖然縈絮閣的下人們應經知道他們的小姐喜歡賴床,但今天不同,今天,小姐可是要去參加宮宴的啊!在這麼重要的日子裡,小姐怎麼可以賴床呢,不行,絕對不行。

終於,在洛兒永不知疲煩的碎碎念之下,寒汐終於醒來了,當洛兒想要為寒汐梳妝時,寒汐想起了幾天前去接爹爹和舅舅時,洛兒給她畫的妝和搭配,寒汐不由得打起了寒顫,「洛兒,你下去吧,我自己來就可以了,相信我。」寒汐說完,不由分說的把洛兒趕了出去,自己開始裝扮起來,大約過了一柱香的時間,寒汐出來了,儘管見過寒汐的美貌,知道寒汐猶如仙子般美,可洛兒和縈絮閣的下人卻還是有一次驚呆了,美,真是太美了,美得令人窒息,寒汐身穿素白宮服一身,雅緻玉顏、傾國傾城,一頭烏黑的髮絲翩垂芊細腰間,頭綰風流別緻飛雲髻,輕攏慢拈的雲鬢里插著紫水晶缺月木蘭簪,項上掛著圈玲瓏剔透瓔珞串,身著淡紫色對襟連衣裙,綉著連珠團花錦紋,內罩玉色煙蘿銀絲輕紗衫,襯著月白微粉色睡蓮短腰襦,腰間用一條集萃山淡藍軟紗輕輕挽住。手如柔荑,膚如凝脂,領如蝤蠐,齒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裊娜纖巧,柳眉籠翠霧,檀口點丹砂,一雙秋水眼,肌骨瑩潤,舉止嫻雅。唇不點而紅,眉不畫而翠,臉若銀盆,眼如水杏。

邁著蓮步,寒汐走到了寒府門外,看見了宮詩瀾,今天的宮詩瀾她臉朝花束、身形苗條,長發披於背心,用一根粉紅色的絲帶輕輕挽住,一襲白衣,鮮花一映更是粲然生光,只覺她身後似有煙霞輕攏,當真非塵世中人,待她轉過身來,才見她方當韶齡,不過十八歲年紀,肌膚勝雪,嬌美無匹,容色絕麗,不可逼視。

寒汐緊湊過來,說道:「娘親,你今天真美呢!」宮詩瀾笑了笑,打趣道:「就你貧嘴,娘親還沒有你美呢!」兩人談笑風生,終於等到了寒風,今天的寒風,退去了幾天前的戰袍,穿上了一個黑素袍,俊美絕倫,臉如鐫刻般五官分明,有稜有角的臉俊美異常。外表看起來好象放蕩不拘泥,但眼裡不注意表露出的精光讓人不敢蔑視。一頭黝黑茂密的頭髮,一雙劍眉下卻是一對頎長的桃子樹花眼,布滿了多情,讓人一不小心就會淪陷進去。高挺的鼻子,厚薄適中的紅唇這時候卻漾著另人目眩的笑顏。

現在,寒汐終於知道了為什麼寒汐這麼美,因為,宮詩瀾和寒風,女的美,男的俊,生下來的寒汐遺傳了兩人的基因,自然也是美。三人說說笑笑之間,走進了軟轎,寒汐不知道,這一次宮宴,她惹了一身的桃花債。———————————————————————————————————————————————————————————-

親們,接下來的一章,會有許多的美男子哦,第一男主南宮逸辰也要閃亮登場了,汐兒去碼字了,親們,為我加油哦! 過了好久,寒汐一行人的轎子終於落了下來,剛停下轎,寒汐正準備下轎子時,耳朵里聽到了一陣對話:「三哥,你真的要去那個廢物寒汐為妻嗎?」這個為南宮逸辰打抱不平之人,正是五皇子:南宮礿。「四弟,你傻啊,三哥怎麼會喜歡那個廢物,你看她那個性子,三哥可能喜歡她嗎?」說完,還給了南宮礿一個毛栗子,這人,正是四皇子:南宮煜,聽到這裡,寒汐挑了挑眉,自己,是廢物?笑話,堂堂一屆殺手之王,又怎麼會是廢物?

正當南宮逸辰一行人聊得正歡的時候,一頂轎子引起了他們的注意力,這頂轎子,正是寒汐的轎子,他們敢斷定,轎子裡面有人,可為什麼就是不下來呢?

南宮礿性子最急,一把衝上前去,準備將轎子揭開,看看裡面究竟是誰,可正當他準備走上前時,寒汐的轎子打開了:一雙柔軟無骨的手揭起了淡紫色的沙層,寒汐從那裡面走了出來,而此時的寒汐嘴角掛著嘲諷的笑容,寒冷的眸子掃過此時已經獃滯的南宮逸辰一行人,南宮逸成首先反應過來,明白她是寒汐,嘴角也掛起了玩味的笑容,這寒家的小姐也不是傳聞中那麼軟弱,傳言不可信啊,這小妮子,有趣,真有趣,不知為何南宮逸成想起來寒汐將會是自己的王妃,心中就是十分的開心。

過了好長時間,南宮礿和南宮煜才反應過來,他們在背後議論的人,就在他們旁邊,聽著他們的講話啊,南宮礿首先打破了這沉默:「你。你你,你怎麼會在這裡,你,你你你,全都聽到了?」估計是嚇得不輕,南宮礿說話都語無倫次的,寒汐揚著惡魔微笑,緩緩走到了南宮礿的面前,在眾人還沒有反應過來之前,給了南宮礿一個過肩摔,隨即,在南宮逸辰玩味的微笑下,走到了南宮煜的身邊,趁著南宮煜慌亂時,拔下一支碎玉玲瓏簪,朝著南宮煜的穴位點去,寒汐前世當過醫生,自然知道人的穴位,不出片刻,南宮煜便動彈不得,心中充滿了驚愕,為什麼?她不是個廢物嗎?怎麼自己連招架之力都沒有?此時的南宮煜和南宮礿只想仰天長嘯,傳言不可信,傳言不可信啊!

寒汐冷聲開口道:「我不喜歡別人在背後議論我,如果你們真的在背後議論我了,那麼,龍有逆鱗,觸者,死!」最後一個字,寒汐念得特別的用力,清楚。寒汐的眸子掃過南宮逸辰一眼,看的南宮逸辰那叫一個心神蕩漾,自家媳婦就是漂亮,連瞪人,都那麼的魅惑人心,而寒汐,原本只是想瞪他一眼的,沒想到,看見南宮逸辰這崇拜的眼神,寒汐覺得,南宮逸辰有病,而且,南宮逸辰還病的不輕。

要是南宮逸辰此時可以聽見寒汐的心聲,肯定就要吐血了,小心臟就要碎成一片一片的了。

寒汐在眾人驚訝的眼神注目下,走進了皇宮大殿……而南宮逸辰,把南宮煜的穴解開之後,便尾隨著寒汐的腳步,走進了大殿……什麼都不重要,自家媳婦才重要!————————————————————————————————————————————-

咳咳,今天,是汐兒的生日,所以。。。。。。,請親們諒解哈。 因為寒汐來得早,所以大殿上,人煙稀少,只有個別宮女來回走動,打掃衛生。

剛邁進大殿的寒汐發現,身後一直有人跟著她,回頭一看,不是別人,正是南宮逸辰,只見南宮逸辰又充滿愛意的眸子盯著寒汐,這讓寒汐很不舒服,寒汐加快腳步走道自己的位子上,試圖擺脫南宮逸辰這個煩人精,然而,哪知,寒汐自己走到哪裡,南宮逸辰就跟到哪裡,這讓寒汐有些欲哭無淚,不是說南宮逸辰性子冷酷無比,殺人如麻嗎,為什麼,如今成了一個粘人的樹袋熊?

南宮逸辰剛想上前去說話,卻被一聲故作嬌柔的聲音打斷,「辰哥哥——」這說話之人,正是前幾天,將寒汐推下水的李夢璃,隨即走來的還有她的表姐劉雲。

自己的好事被打斷,南宮逸辰的臉,隱忍的漆黑無比,若不是想給自家媳婦留一個好印象,他早就把李夢璃和劉雲殺了,走過來的李夢璃看見南宮逸辰和寒汐在一起,立馬,眸子裡邊閃過一絲恨意,隨即有掩飾起來,假裝天真的問道:「辰哥哥,汐,汐兒姐姐,你們在幹什麼啊,可不可以算上璃兒一個啊?」她雖然討厭寒汐,但為了保持形象,又為了可以看住南宮逸辰,李夢璃咬牙切齒的叫了寒汐一聲汐兒姐姐,當然,這汐兒姐姐叫的很異樣,南宮逸辰和寒汐都聽出來了,隨即,寒汐站了起來,手扣住了李夢璃的下巴,冷清的說:「既然不想叫,那就不要叫,勉強叫出來的,那叫虛偽,我不介意你這樣,或是死!」寒汐的手往下一帶,李夢璃的下巴就這樣脫臼了,此時的李夢璃覺得,寒汐好像就是一個魔鬼,不,不是好像,就是,他是就是一個魔鬼,可以隨時取走人的性命,真是太可怕了。

雖然很疼,但李夢璃還是不忘裝可憐,轉頭對著南宮逸辰哭訴著:「辰哥哥,你看,汐兒姐姐欺負我,璃兒好疼啊,辰哥哥。」李夢璃說完,還不忘給南宮逸辰一個媚眼,而南宮逸辰,發現寒汐已經走了,剛想追上去,李夢璃就黏住了他,而一旁的劉雲也虛情假意的跑過來安慰李夢璃:「好了妹妹,汐兒妹妹也不是故意的,乖啊。」劉雲不為別的,也只是想在南宮逸辰的面前裝的溫婉大方,知書達理一點。

此時的南宮逸辰,眼看著寒汐越走越遠,都快沒影了,而自己卻被這兩個黏人精粘的脫不開身,心裡很是煩惱,回過頭看著這兩個虛情假意的人,心一橫,也不顧什麼政治權利,用武功把李夢璃和劉雲甩在了一邊,自己趕緊去追自己的親親老婆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