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覓閉著眼睛雙手環抱的坐在沙發上,看起來並不像是來玩的,更像是來修身養性的。

Home - 未分類 - 南覓閉著眼睛雙手環抱的坐在沙發上,看起來並不像是來玩的,更像是來修身養性的。

因為遊戲有輪空,所以有人下的時候就會來找南覓。

有幾個看見南覓進來的女人也都對南覓有著想法,這個男人,長得是真帥啊。

比慕大少還帥。

慕大少有了南茵茵她們是不能肖想了,可眼前的男人……

恰逢這個時候有人正好輪空了,趕緊湊到南覓身邊。

「岑先生有女朋友嗎?」其中有一個女人問著南覓,眼裡還帶著光,像是非要刨根問底一樣。

南覓搖著頭。

她沒女朋友,至於男朋友……也沒有。

說不定以後會有的,就是不知道是誰。

看見南覓這樣的回答,對南覓有想法的女人倒是喜聞樂見。

沒有男朋友的話,那她們的機會豈不是就大的多? 女人都來問南覓關於感情方面的問題,男人來找南覓也是聊關於遊戲方面的問題。

南覓倒是都能回答的上來,誰讓她優秀呢。

看著所有人只要遊戲輪空了就往南覓那邊跑,沒有一個人去找她的,南茵茵心裡頓時不是個滋味。

她今天找這些人來是來玩的,她才是組這個局的人,她應該是被眾星捧月的對象,她應該像女王一樣被這些人捧著才對。

可是這個突然出現的岑瑾尋卻又搶走了她的光芒。

這個男人簡直像南覓一樣賤!

南茵茵握著酒杯的手用了用力,緊接著一杯接一杯的灌著酒。

因為慕凡的遠離,因為今天的焦點被突然搶走。

除了南覓,沒人注意到此時南茵茵跟瘋了一樣的喝著酒。

這肯定是她願意看到的啊,只是慕凡願不願意看到……這就不一定了。

看了一眼手機,已經晚上十一點了。

南覓覺得時間夠了,她在這白白的坐了這麼久,慕凡要是再不出現,那她今天不就白費力了。

南覓今天拿的手機是岑瑾尋特意給她定製的,又經過權一的多次加工,比市面上的要高級的多。

她早就設定好了程序,慕凡看到的手機號一定會是酒吧的號。

南覓覺得自己實在是太聰明了,就是把這麼好嗯高科技用在南茵茵和慕凡身上,實在是有點浪費。

「抱歉,我想出去抽根煙,馬上回來。」南覓朝著眾人說著。

其中有一個人說要一起去,南覓也沒拒絕。

打電話的人又不是非她不可。

南覓低頭看了一眼手機,點了一個發送。

對象正是藍溪蕊。

她讓藍溪蕊用她另外一個手機給慕凡打電話,她另外一個手機可以和這個手機聯網,也能屏蔽掉她的手機號。

藍溪蕊知道怎麼做,所以南覓根本不用擔心。

她給藍溪蕊發的消息中包括了要和慕凡說的話,還有關於包間里的那些人,至於其他的,她相信她的溪蕊姐一定能夠圓滿完成的。

慕氏集團——

慕凡正在為公司的事情煩心。

之前明明和澤曜商量好的生意,現在因為澤曜的單方面不願意而告吹。

本來就是他們慕氏貼著人家澤曜的,現在澤曜不願意,對澤曜的損失很小,可對他們慕氏的損失卻很大。

他也正在為這些費心費力。

桌上的手機響起,慕凡看著是一個陌生號碼打算拒絕的,但又怕發生什麼事情,最終還是拿起了電話。

「請問是慕大少嗎?」藍溪蕊坐在沙發上,一遍說著話還一邊看著南覓給她發的消息。

這丫頭的想法還真多,這麼損的想法也虧得她想。

藍溪蕊並不覺得南覓做的有什麼不對,南家對她都那樣了,要是她是南覓的話,早就拿著刀把南家的那一家子給砍了好吧。

「我是,你哪位?」慕凡聽著是給找他的,心中有些疑惑。

都這麼晚了,給他打電話能幹什麼。

「我是尋樂酒吧的員工,南茵茵小姐現在在我們酒吧,我看她有些喝醉了,您要不來接一下她吧。」 藍溪蕊說的聲情並茂,在那一刻她覺得,如果她不是和經紀人的話,估計她的演技比娛樂圈裡的很多花瓶都好。

慕凡聽到南茵茵在酒吧的消息,眉頭明顯皺了皺,但還是不相信對方說的話。

「你說茵茵?別開玩笑了,她現在正在拍戲,不管你的用意是什麼,不過請你不要亂說,茵茵不可能去那種地方的。」慕凡顯然是不相信藍溪蕊說的話。

藍溪蕊聽見慕凡信誓旦旦的話皺著眉,這傢伙怎麼回事,她難道說的不真嗎?她的演技難道不好嗎?為什麼不信?

「抱歉慕大少,我真的沒有騙您,您要是不信的話,我還是建議您和南小姐打個電話比較好。」

藍溪蕊也沒有忙著掛電話。

她現在的角色是酒吧的員工,理應顧客至上才對。

慕凡沉默了許久,最後也只是說了一句:「我知道了。」

然後在藍溪蕊猝不及防之下掛掉了電話。

藍溪蕊臉色一愣,她知道慕凡這是相信了,可就是不願意去相信。

反正她現在任務完成了,之後南覓要怎麼做就看她的了。

慕凡坐在辦公桌前想著,整個人都因剛剛的那一通電話顯得心神不寧。

明明下午的時候,茵茵還跟他說是去拍戲的,結果現在去了酒吧?

慕凡顯得有些煩躁,他不喜歡她的女人去酒吧,以前南覓雖然沒和他在一起過,雖但南覓為了他真的從來都沒去酒吧過,可現如今茵茵卻去了。

最後,慕凡還是撥了南茵茵的電話,只是響了好久,也沒人接。

如果是像平時那樣在拍戲的話,至少助理也會接一下電話的,難道真的是去了酒吧。

慕凡拍了拍桌子,直接從椅子上站起來,拿起衣服和鑰匙直接出了辦公室。

他要去尋樂。

南覓和那個說完一起抽煙的男人站在走廊盡頭。

這大概是從上次在路亞之後第二次抽煙的,雖然上一次的煙還被容樾澤給抽走了。

兩個人只在走廊盡頭隨便聊了一下,南覓看了一眼時間,半個小時已經過去了,直接和同行的人一同回到了包間。

只是在聊天的時候他聽到了一句,那是那個同行的人隨口說的一句,估計以為南覓是聽都沒聽到。

今天的酒水全都是南茵茵付錢。

南覓嘴角暗自勾了勾,南茵茵付錢是吧,那她就不客氣了。

玩遊戲的人依舊玩著遊戲,至於南茵茵,還一杯酒接著一杯酒。

南茵茵喝的酒度數其實一點都不高,根本就不是那種容易醉的酒,只是喝多了臉卻容易紅。

「現在會不會太晚了?我覺得我也該回去了。」南覓朝著吳秋聳聳肩,她剛剛就說過的,她要早點回去。

吳秋也看了一眼時間,有些不太願意。

南覓看著吳秋不願意的樣子,裝作一臉理解。

「那就多玩一會吧,不過現在酒都喝完了,再點一些酒吧,沒酒多沒意思啊。」南覓說話的時候很隨意。

南茵茵付錢是吧,不坑南茵茵一把她就不叫南覓。 與此同時,酒吧門口。

慕凡開車直接衝到了尋樂,酒吧里的工作人員有的是認識慕凡的,就算慕凡沒去過酒吧,但就憑慕凡在網上的曝光度,不認識他的人也是少數。

「慕大少,您可真是稀客啊。您是來找南小姐的吧,我帶您去吧。」工作人員趕緊迎了上來。

一看這架勢就是來接女朋友的,外界都說兩個人的關係好的不得了,過不了多久就要訂婚了,如今看來的確是這樣的。

慕凡皺著眉,問了工作人員一句:「茵茵真的在這?」

慕凡又抬頭看了一眼牆上標識的酒吧的電話,號碼很短,可就是和剛剛給他打電話的那個一模一樣。

看來那個工作人員並沒有騙他。

工作人員倒是一臉納悶,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不是來接女朋友的嗎?怎麼連女朋友在不在這都還不知道啊。

「我帶您過去,茵茵小姐今天還叫了好多酒,我覺得您還是勸勸她吧,雖然跟她一起的人還有很多,不過和太多酒實在是不妥。」工作人員明顯是個話癆。

每說一句,慕凡的臉色就暗沉了幾分。

「誰輸了誰就得繼續喝,不然其他人可不會放過昂。」

「茵茵快來,一起喝!」

慕凡進去的時候,又是一群人酒杯碰酒杯的景象。

他不是不讓南茵茵喝酒,只是不想讓自己的女人來這種烏七八糟的地方。

他的女人必須是清純的不能再清純的人,以前南覓就是因為那件事他才不願意跟南覓在一起了,現在南茵茵也這樣?

雖然南覓也在喝著酒,可是對於那一群比較風鬧的人,南覓格外顯得獨善其身。

門從外面突然被打開,有人不樂意了。

不知道他們正在裡面嗎?不知道敲門嗎?

「誰他媽打擾我們喝酒呢,不知道裡面的人是誰……」

一句話還沒說出口,就看到已經走進來的慕凡。

「慕……慕大少。」

說話的人明顯慫了,雖然他們跟慕凡也是朋友,可慕家比他們家,明顯還是要更勝一籌的。

南覓坐在沙發上表情十分慵懶。

喲,來的還挺快。

「這誰啊?」南覓故意問了一句。

「他是茵茵的朋友,慕家的大少爺。」吳秋在旁邊小聲的說著。

慕凡臉色鐵青的看著一群人,一眼就看到了站在中間有醉醺醺的南茵茵。

南茵茵看到慕凡的時候,瞬間清醒了不少。

「慕……慕凡哥哥。」南茵茵的表情十分不可思議。

怎麼慕凡哥哥就來了呢。

「南茵茵,你真讓我失望。」慕凡冷著臉看著南茵茵,他還以為南茵茵真的不會來這種地方。

南茵茵趕緊上前拉著慕凡的手臂,可下一秒,直接被慕凡毫不留情的甩開,然後徑自離去。

南茵茵真讓她噁心。

南茵茵眼淚流的稀里嘩啦的,怎麼慕凡哥哥就突然來了呢。

緊接著,南茵茵反過身惡狠狠的看著南覓,「怎麼你一來慕凡哥哥就來了,是不是你和慕凡哥哥說的!」

除了這一點,南茵茵也想不到別的原因了。 南覓還沒開口,旁邊就有人自覺的幫南覓說著話。

「茵茵你怎麼亂說呢,瑾尋剛剛還在問我慕少爺是誰呢,他連慕少爺是誰都不知道,還怎麼和慕少爺聯繫。」說話的人是吳秋,南茵茵這樣說她帶來的朋友,她當然不樂意了。

南茵茵顯然是不信的,「他剛剛不是出去了一趟嗎?肯定是那個時候他通知的慕凡哥哥。」

雖然她喝了那麼多,可是她真的一點都沒醉啊。

南茵茵說完這句話,在場所有人都笑了起來,包括南覓,好像是在嘲笑南茵茵的愚蠢一樣。

「剛剛瑾尋兄跟我一起出去吸煙了,全程他都在跟我講話,連手機都沒掏出來過,怎麼聯繫慕大少啊,茵茵,你想太多了吧。」一群人笑話著南茵茵,沒想到南茵茵會有這麼蠢的一天。

南覓繼續躺在沙發上,聽著這些笑聲格外的舒服。

然後面帶笑容但有些詫異的和南茵茵說道:「你要是再不去追你男朋友的話,他可能就真的走掉了。」

南覓指了指外面,覺得自己真是個好人。

現在還在為南茵茵和慕凡的感情操心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